♥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四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振动:假天堂与真地狱

估摸着过了一夜,我已然被昨日的痒刑折磨到了失神。大脑是空白的,顾不上恐惧,顾不上挣扎,只剩下了无边的绝望。

调教人开门进了房间,熟练地抚摸了一边我的白丝双脚双腿和那凸起。羞耻的是,虽然隔着一只CB锁,但本能的还是有了反应。

调教人转过身,拿出了一只电击器,不由分说地扒开我的裤袜,开始在我的腿上贴电极片。三下五除二贴完之后,调教人竟然解开了我的口塞球。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力气喊叫,更何况这是在公海的岛上……

转头又看见调教人手上多了两个跳蛋,她解开CB锁,拿出了我的小鸡巴之后,用一个橡胶套套住了我的龟头,把跳蛋一左一右塞了进去。最后,我的右腿上多了一个腿环,电击器的控制盒、跳蛋的开关都塞在了这下面。以前看“电影”的时候经常看到这种情节,自己自慰的时候也经常用这个手法。不过被捆绑着强制振动刺激,肯定是不一样的。跳蛋开启,高频振动立刻开始刺激整个龟头。调教人把我的裤袜拉了回去,转手就开启了电击。一次,两次,三次…

继续阅读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四章

♥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二至三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二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开启:羞耻与高潮

不知不觉,箱子里开始弥漫着一股很诡异的香味,像是花香一般但很却是说不上来的不自然。我紧张地急促呼吸,殊不知正缓缓失去意识。

待到醒来,我被安置在一间房间里的一张躺椅上,房间里空无他物,而我的两手被麻绳死死捆住置于背后,两腿则被强制左右分开,绳子捆住脚腕吊在空中,将两腿之间的凸起毫无遗漏地展示于他人。口中的口塞球似是已经被换过,尺寸变得更大了,压住了我的舌头使得连呜咽都很困难。我尝试着挣扎,发现绳子异常的紧绷,手脚几乎是无法移动半点。刚刚还套在前面的圆筒和后面的棒柱已经被取下,但疼痛感却依旧火辣辣的侵袭着。

就这样半迷糊半清醒地被放置了许久,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人。我以为这肯定又是个男人,但没想到进来的是一个女人。这女人的面容异常的冷峻,身着黑衣黑丝袜,左手还有一跟明晃晃的皮鞭,甚是恐怖。她缓缓走到我身边,凑近耳边冷冷地说道:

“很想做女人是吗?那就对了,在这里,你会真正的成为一个女人,永世不得反身。”

继续阅读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二至三章

♥ 作者: sadhoinhaze ♥

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二章

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老爷,就在这下车吧……”看了看车窗外,菊之助惊魂甫定。软糯的声音幽幽飘进悠介耳朵里,耳根也被一股甜腻腻的气息吹得麻酥酥的。悠介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不胜酒力睡了过去,菊之助的身子就被他放在膝上,而自己面庞便这样贴着菊之助的唇口。

“不是,这里,是?没到你的住处吧。”悠介虽然初到江户,也是知道车子还未到地方,看了眼窗外,“这里是个风吕屋……”

“那位武家大人买了我一个晚上,若是我这个时候回去,会被主人责罚的,恩公您好人做到底,到天明再送我回去吧。这样我也好有个说法……”菊之助对着悠介叩头不止。

“也罢,喝了这么多酒,现在也难受的很,泡个汤解解乏,休整一番,若白天出门也不至太失礼。”悠介扶起菊之助,在茫茫夜色中下了车,顺手给了车夫几个赏钱,跟着菊之助进了风吕屋。

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风吕屋已经没客人了,只有一位坐在油灯下数铜板打发时间的老妇,她听见声响,慢悠悠地抬眼,见到只披了一件羽织的菊之助,竟是见怪不怪的样子,反倒对悠介眯着眼打量了起来,“这位武家老爷眼生得很呢……”那语气和花街游廊的老鸨极像。

继续阅读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二章

♥ 作者: 辰汐MorningtTide ♥

美妙之书 第五章

美妙之书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加速的引擎声把城市中的灯光和空气里的喧嚣全都甩在脑后,曙星咬住下唇,用力捏紧改装电动车的把手,迎面的风被头盔分割开,无视掉零零散散的目光,随速度在夜景中穿梭

疾驰的曙星最终停在了一家偏远的小店门口,第一眼看上去会让人联想到的是大报亭而不是门口标着的“咖啡馆”。只不过……

灯是灭的,门是紧锁的,牌子上写着停业公告的字是黑的,摘下头盔的曙星是茫然的

连忙翻出手机,回应很简单

“家里出事了,没有办法维持那个小店了,现在忙着赚钱呢,不过如果你……”

“嘟……”曙星疲惫地挂断电话

其实自己完全不懂咖啡,只是很喜欢口中苦涩散开后的回甘,用有别于其他饮料的味道来给空白的自己找点新鲜感,还有看着窗外远处城市的梦境,等着老板给自己泡上一杯热咖啡的惬意

虽然她根本不喜欢喝咖啡,但是在汐出现之前,自己唯一能放下戒备的地方就是眼前这个小木屋

继续阅读美妙之书 第五章

♥ 作者: sadhoinhaze ♥

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一章

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本人细泉巳尔,近日回乡变卖祖产,无意间得一卷破旧书稿,名为《玉树流光地狱变》。不知何年写成,章节大多破损,仅存几段尚可辨识,现摘录一则故事如下,供大家赏读。

菊之助是江户有名的色子(男妓)。曾是良家子的他,十五岁那年家中横遭变故,家人被杀,他则被卖到了男娼馆,成了一个以色侍人的色子。数年过去,二十岁已算高龄,本应被主顾老爷们弃之如敝履,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肤白貌美,竟与刚入行时的样子未有改变,特别是他穿着振袖的仪态,几乎可以和文静的贵小姐乱真,加上天赋异禀的体质,让他在阴间茶屋(男妓工作的地方)里仍然保有高人气,出场的价格亦是水涨船高了。

津汀悠介是来自熊本藩的武士,面如冠玉,长身玉立,他父母早亡,家中不算富裕,所以二十出头依旧未曾婚娶,上司有意栽培,想收他作婿养子,便荐了他作随扈跟着藩主嫡子来到了江户。初来江户,原熊本的同侪给他接风,提到:晚上一定要他见识赛高之料理。悠介不是个好口腹之欲的人,更担心同侪花多了钱,人情难还。一开始婉拒了邀请,可是同侪盛情难却,只好半推半就,被拉拉扯扯地推进了一间装潢华丽的房间。“这里真不像料理亭呢,也许是江户特有的风格吧…”悠介心里暗自嘀咕着。

而做东主的同侪在门外高声喧哗起来,“女体盛什么的?不行,特别是生鱼片,会变热的,口感就不好了。”

继续阅读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一章

♥ 作者: solard ♥

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五章 虐杀

「呜呜呜……唔唔唔……」在一个破旧的贫民窟里,王雨欣正被一大群的乞

丐奸淫着。她的小嘴,阴道,肛门,乳房全部被肮脏的肉棒占据着,满身精液,一身污秽的王雨欣,散发着浓浓的恶臭,屈辱的泪水在她污秽的脸颊上留下两行清晰的泪痕,一股股口水混合着精液,还在肉棒的抽插下不断流出。

「呼呼呼……虽然公主的烂穴松的掉渣,但还是很过瘾啊……哈哈哈……」

「那是……毕竟人家可是公主嘛!就算已经是个被人玩烂的烂货了,干起来也还是爽。」「啊啊啊……我不行了……射了……呃……」插入王雨欣小嘴的乞丐,一把狠狠按住王雨欣的脑袋,将肉棒插入她的喉咙最深处,将大量浓稠的精液射了进去,呛的王雨欣不住地翻着白眼。

「说到底,还是公主的小嘴干的最舒服,那口技啧啧啧……没的说。」那个射完精的乞丐拔出肉棒,看着翻着白眼的王雨欣居然将精液从嘴里漏了出来,不由地一巴掌扇过去,恶狠狠地道:「妈的,谁允许你把精液吐出来的!」「啊……好痛……」王雨欣屈辱地看着面前的乞丐,无神的双眼满是泪光,然后一吞咽,将口中腥臭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给老子舔干净!」乞丐将肉棒抵在王雨欣的脸上,王雨欣屈辱地流着泪,看到那又再度抬起的巴掌,王雨欣赶忙将肉棒含入口中,认真地舔抵着。

「啊……好爽……这样才对嘛!」乞丐一脸爽快的样子,抬起的巴掌也放了下去,任由王雨欣的小嘴套拢着。

继续阅读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 作者: 未知 ♥

奴隶护士

奴隶护士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痛苦的休息室

「啊!」每月例行的医疗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坐在角落带着白色护士帽的藤塬奈美忽然低唿了一声。

「怎么了?奈美姐?你怎么脸色那么差?」坐在隔壁的同事藤香低声关心的问着。

「没…没事,可能是会议室里面的空气不好所以我有点头痛。

我还是先出去到外面透透气好了,如果有点到我的话请帮我照一下。」轻扶着额头,奈美略显狼狈的从后门安静的离去。

开会结束后,医疗人员都重新回到所属的工作岗位上忙碌了起来。

身体不舒服的奈美在护理站的桌上趴着休息片刻,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容易发现的红晕。

「奈美姐,刚会议结束时院长请我转告你去见他哦。」「院…院长有说找我什么事吗?」「嗬嗬…奈美姐已经等不及了吗?刚刚开会确定了要派现在的小儿科护理主任高田前辈去东京的研究医院支援呢。我想院长一定是想跟你讨论关于升迁到主任来替补的事吧。」奈美听了尴尬的笑了一笑,不擅长工作场合私下竞争的她不知该怎么回应。

「恭喜奈美姐!」护士站里另外一位甜美小护士雪子恭贺着,「奈美姐最近好事不断哦。叁个月前才跟你那个温柔又多金的科技新贵男友订婚,再升迁到小儿科护理主任的话那就真的是爱情与事业都双收了呢!」听了雪子的话,奈美眼中的光芒暗了下来。

继续阅读奴隶护士

♥ 作者: 未知 ♥

爱虐母女

爱虐母女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叫杨青雅,是住在大安区某区的女生,我才高中三年级,每天搭捷运上下课,我与我的妈妈一起同住也已经五年了,从爸爸五年前过世后,我和妈妈也就相依为命了。

这天,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我一如往常的前往补习班准备做大学考试的准备,但今天的补习班却因为停电而无法继续上课,我只好提前回家了。

我跟以前一样的从包包内拿出钥匙开门进屋,但客厅却是一遍昏暗,只剩妈妈的房间有透出光来,我走向妈妈的房间。

「妈今天比较早回来?」

我心底自己这样问,我走向前去,打开这扇沒关紧的木门,眼前的画面却令我永生难忘,我宛如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

妈妈,全身赤裸,脖子上戴着鲜红色的大型犬项圈,乳头上夹着发出声响的铃铛,下体用麻绳做成的丁字裤,妈妈的双手戴着手铐,脚上也戴着铁鍊做成的脚镣,而远处的地板上,放着一个脸盆,脸盆里放着一块正方型的冰块,冰块里冰着两支钥匙。

妈妈看见我像看见鬼一样,拼命的尖叫,想挣扎逃开却被铁练所束缚。

继续阅读爱虐母女

♥ 作者: 墨染彡 ♥

千姿优雅俱乐部 第八至十章

千姿优雅俱乐部 第八至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八章  收专属女仆

墨叶和司沐两人说是7天但其实是花了14天,两人效果的叠加让她们有更多空闲的时间来了解这个集团。

和胧月聊过女仆的事,胧月的答案是敷衍的,“我只负责介绍但最后看你们自己谈。”虽然有合约有协议,但这个真要被说出去这个合约,在现在社会中还是不具有什么效力。

胧月给消息说是大后天开业也就是10号,要过来兼职了。还有3天时间,能应该处理好女奴和别墅里女仆的事。

在收服莫尤欣和王薇恩让其变成了欣奴和诺后,开始把最后的隐患要解决,司机夕,在墨叶的打赌,交心下成为她们的姐姐,并且有达成契约。现在就只有两胶装女仆啦。

小美和小梦是高中在一次漫展上认识的,而且还是胶衣圈子里的大玩家,而且还是一些乳胶服饰的合作模特,所以钱不缺,乳胶服饰等也不缺。和胧月认识也是一次乳胶服饰走秀上认识。由于羡慕胧月身上的那套装备,有了一些交集。

这次胧月叫她们来也是给她们一个机会,聊了很久,两人有些纠结,一边是自由自在的啥也不愁的大玩家,一边是要去伺候别人,但能有套能长期穿戴不脱的全套胶衣,想了很久,晚上两人才下决心,去伺候别人吧为了胶衣。只要时间不长就好了嘛。

调教两奴的时候,小美两人有帮忙,同时也很眼热,奴身上的乳胶装备,都是能永久穿戴不脱的。而她们现在这身女仆胶衣,只是能长期穿戴,她们和司沐签合同期间是3个月时间。

继续阅读千姿优雅俱乐部 第八至十章

♥ 作者: Evan ♥

绝望的箱子

绝望的箱子 – 黑沼泽俱乐部

对于珍妮,我们做了几乎可以想到的任何事情。仅仅经过了三年,她被可以想象中的任何方式改造和操作着。尽管我对她的强健体魄非常惊讶,但当听到从她那被膨胀的口球撑开的下巴下面发出的轻微的呜呜声的时候,我忍不住感觉不想继续再对她进行折磨了。三年前,当她写信给我说她想自己的身体变成永久捆绑的样子的时候,我简直无法相信会有这样的人存在。但当经过几个月交流之后,我们终于见面了,而我则意识到她是玩真的。她来的时候只有19岁,她长得很漂亮。虽然只有5英尺6英寸高(约1.7米其实挺高了),她已经有38D丰满的胸部。身板这么娇小显得双峰呼之欲出。她对自己的胸部非常引以为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穿了一件紧身的体恤衫,下身是包臀漏肚脐的短裤。我仍然非常确信她会在最后一分钟打退堂鼓,然而她急切的签了自己的卖身契,然后喝下了我拿出的药剂。几秒钟后珍妮便昏睡过去。

继续阅读绝望的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