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Evan ♥

女孩的手术

女孩的手术 – 黑沼泽俱乐部

考试时,因为进入考场太急,在考试中间我就感到想上厕所,但有不好意思,我不得不憋尿到考试结束。当蹲下后液体从膀胱中排出时的那种感觉,让我感到一种精神上的愉悦,从那时开始,我迷上了憋尿,不过因为没有外力辅助,我也只是憋得稍微长一点时间而已。后来我男朋友发现了我的这个小秘密,不过他并不反对,反而表示了支持,包括买来各种尿道

塞。不过使用尿道塞可以有效防止尿液外流,只是每次都要从尿道中拔出尿道塞感觉很麻烦,而且一不注意就会搞到到处都是尿液,所以在男友的建议下,我决定去安装一个尿道锁。

因为不是病理性原因,所以医院不会帮我安装,男友找到他的一个朋友,借用了一件无菌室帮我装上据说是从日本进口的尿道锁,而且除了尿道锁以外,还会送我一样东西作为生日礼物。在男友的安排下,我被推进了无菌室,打上了麻醉后,我渐渐陷入了昏迷。

这个被推进来的女孩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友,不过她的爱好有些特殊,居然喜欢玩憋尿,不过这样也好,我也挺喜欢玩弄别人的尿道,这样也不错。我看着我朋友特地从日本买回来的性玩具,就要将它安装在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身体里,我感到有点兴奋。

继续阅读女孩的手术

♥ 作者: Evan ♥

囚瓶中的瓶女

囚瓶中的瓶女 – 黑沼泽俱乐部

“阿娜,饭做好了没啊。饿死了。”我抱怨道。“快拉快了”阿娜答道

“小笨蛋,又在慌手慌脚了。”我嘻嘻笑着摸到她的背后。”不笨你哪会让我去入瓶啊。”阿娜嘟着小嘴撒娇道。

我暗笑,这丫头倒是真可爱啊。于是,没忍住,又把阿娜抱进了房间,玩了几小时主人和犬的游戏。

那时候我的收入虽然不低,但是工作非常忙,在家阿娜作为25岁年轻女人,又有很高的需求,我不能每天都满足她的要求,于是从网上看到了瓶装女这个概念后,我一直很兴奋,也希望阿娜能够答应做瓶女。开始时候阿娜不愿意,毕竟做瓶女就要被去掉四肢装进瓶子中,永生放弃人权,成为物品,没有自由。其实难道我愿意么,我花了大钱送她去Jp国犬校学习犬化,就这样把培养出来的小美女犬毁掉,我怎么会不心痛。但是后来她想通了,既然有我爱她,她还要自由做什么,家里又可以用侍女,她不用干活,要手脚做什么,何况瓶子的特殊功能能够让她获得满足,为什么不进去呢。于是,阿娜在我生日的时候终于答应了愿意做我心爱的瓶子,一辈子服侍我,来作为我的生日礼物。我当时开心地用蛋糕糊了她一脸。阿娜也被我的快乐感染,深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阿娜再过几天就要入瓶了,毕竟还是要害怕的,这个是正常表现,晚上依偎着我睡觉的时候还经常带着一丝恐惧,经常问我:”老公,入瓶真的有那么痛苦吗。”我摸着她柔软的长发安慰她:“入瓶很痛苦,但是也很幸福,做人,幸福和痛苦总是相互依存的啊,有那么巨大的痛楚,当然就有那样的幸福,别担心了。”阿娜似乎还想问些什么,但是看我的和蔼的样子,放心了不少,于是伏在我胸口,安静地睡着了。

继续阅读囚瓶中的瓶女

♥ 作者: Evan ♥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十一章 黑暗

村口,几辆特警警车急速驶来,原本在暗处放哨之人已经被打晕控制,警车直接冲向了村边那个小院,由于这小院周围没有什么遮挡物,只能包围了再强攻!

院内!唠叨男把两串长长的流苏似的耳坠挂在女孩的两只耳朵上,接着合上小环扣,取来那已经融化的金属溶液注 入预先留下的槽孔,没一会小环扣就会成为一个整体无法再次打开,耳环坠主要部分为特殊金属,坠子上镶嵌有各色水晶,在灯光照射下反射出各色的星光,接着他把束腰围在了女孩的腰上,调整好后束到最紧,接着在背后结合处锁死,从此她的腰围将会始终保持在20英寸的小蛮腰,而且束腰会使她要始终挺着胸撅着屁股,从侧面看得始终保持着S形身段,她以后想向前弯腰就很难了,当然她那已经吊在项圈上的双手早已经让她习惯了这个姿势,只是现在更加的严格了,接着大腿环两边外侧被链接在束腰下边的外侧的小D环上,长度绷的紧紧的!中间的那根8厘米的短链只链接好了半边,下边得把贞操带与阴道棒放入才好链接!

“陈先生!下边要不你亲自来?”唠叨男一手拿着那根阳具棒,一手拿着贞操带的附件与带子递给旁边正在欣赏的年轻男子!

“哦!哈哈!我挺乐意为她效劳的!她的第一次我没有得到,但这最后次由我亲自送上也不枉我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钱!”

“阳具棒底部金属部分设有卡口,刚好与贞操带预设口契合!对就这从一边划进去就可以卡住,接下来你只要把它塞进女孩的身体里就行了“唠叨男在一边不断的指挥着!

继续阅读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 作者: Lady Million ♥

姚乐的假期生活 第三章

姚乐的假期生活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刚刚从公司回到别墅中的姚乐洗完了澡,更换了身上被淫水弄湿的衣物,正准备休息一下的她忽然接到了她的女秘书林昕的电话。

“姚姐,麻烦你来公司一趟,我有点重要的事情必须和你当面说”
“好吧”姚乐无奈地回答道。
“抱歉在你的假期打扰你了姚姐,我在你办公室等你”
“没事的,我马上就到”

于是姚乐只好又走出门去,向公司走去,走进办公室中,刚刚把门关上,一个黑影突然从门边的角落里窜出,从后方用棉布堵住了姚乐的嘴,姚乐只感觉一股困意袭来,无力地瘫软了下去,彻底的昏死过去……

突然被水泼在身上,一股凉意袭来,姚乐顿时惊醒,她发现自己仍然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只是身上的衣物都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她最喜欢的黑色高D长筒袜,子宫口一阵酥麻感传来,姚乐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移动,下身被一根很长的柱子顶进了小穴里,无论她怎么移动都脱离不了这跟棍子,蜜穴被异物插入的感觉让她有些难受同时也有些快感,不过姚乐知道现在不是享受的时候,她观察起了自己身下的神秘装置……

继续阅读姚乐的假期生活 第三章

♥ 作者: 雨轩格格 ♥

灰色人生 第五章

灰色人生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坐在这个特殊的床上,我被强制的看着自己的改造过程,这种体验真的无法形容。只见主人拿着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仪器蹲在我两腿间,在不停的扫描着什么,足足扫描了二十分钟才停下,这时候主人才开口道:“这是个小型的3D建模设备,主要是给你的尿道进行建模,根据建模来调整我要给你装备的东西的的大小,好了现在可以正式开始了。”主人还是用强力的医用胶带分开我的阴唇,露出我的尿道口,这次主人拿出来一个细长的开口器缓缓插入了我的尿道,不停的进行扩张,由于打了麻药,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看着这个开口器越开越大,我也跟着紧张起来。“放松,这才只是开始,我的目的是要一点点破换掉你的尿道,一会才是正戏!”主人冷漠的说到。一直到我的尿道被扩张成一个直径一厘米左右的圆孔,主人停了下来,拿出来一个按着着长针头的注射器,开始给我的尿道里注射,边注射主人边介绍到:“这个药剂是注射在你的尿道壁上的,要沿着你的尿道壁注射一圈,这个药剂的作用就是要引起你的尿道壁增生,使你排尿困难,但是由于你的尿道括约肌在松弛剂的作用下失效,膀胱的尿液就会不停的进入尿道,然而你尿道口附近的的尿道壁会严重增生,将你的尿道完全阻塞,你会体会到一种明明就在尿道口却尿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将伴随你一辈子!”我听的心里阵阵发慌,这样我岂不是会被尿憋死!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主人的注射已经结束了。

继续阅读灰色人生 第五章

♥ 作者: NuoMiii ♥

我被人工智能调教了! 第三章

我被人工智能调教了!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首次的露出调教

“今晚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呢。”丹尼戏谑的说道。

“不要!不要!主人,饶了我吧,我已经受不了了。”

“不不不!!!母狗!!母狗已经受不了了!求主人今晚饶了母狗!!”

此刻的我已经身心俱疲,身体因为啜泣不停的颤抖着,我一只手抓着丹尼的裤腿,抬头哭泣着哀求丹尼。

但是丹尼没有理会我,走到床边拿起我脱下的黑色丝袜,把一头系到了我脖子上,就像条狗链一样。我不敢反抗丹尼,只能低着头,低声啜泣着。

“这样一来更像只母狗了呢”,丹尼向后退了两步说道。

“来,叫两声听听。”

我扬起哭的梨花带雨的脸,望着丹尼。他正一脸玩味的表情,好像在期待着我的表现。

“跟我装委屈没有用,主人只喜欢听话的母狗,快点叫!”

“汪…汪…”

我只能忍着强烈的羞耻心着学狗叫了两声,但我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脸也羞得通红。

“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看着丹尼阴沉下来的脸色,意识到是因为自己叫的声音太小没有让丹尼满意,但是如果大声叫的话,很可能会被隔壁房间的同事听见,这可怎么办。不过比起被同事听到那种不确定的事,丹尼的巴掌可能下一秒钟就会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于是我鼓足勇气,大声地叫了两声。

继续阅读我被人工智能调教了! 第三章

♥ 作者: glacialsun ♥

玩具 第十三章

玩具 第十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抬头一看,是小白,他正赤身裸体地跪在地上,只见他的双脚分别拴着两根铁链,铁链向后穿过固定在地上的滑轮,向上伸向天花板的机组里。他的脖子上也戴着项圈,上面连接着的铁链伸向斜上方,穿过固定在天花板上的滑轮,再折向机组。

他的双腿分开着,大小腿保持直角,而腰背基本与地面平行,他的双手被固定在身后,全靠自己的腰腹力量保持着这个艰难的姿势。

因为项圈上锁链的拉拽,他既不能抬头直起身子,也不能低头趴下去,不然就会被勒住脖子,但仅仅是这个姿势,并不会使他发出惨叫。

小白的胸口、乳头、铃口、分身、阴囊、会阴、菊花,都分别从四面八方插满了长长的银针,像是几朵灿烂的绣球花,盛开在了那里。

而且,乳头、铃口、阴囊、会阴、菊芯,还分别有电线从哪里接出来,连接在他身后的一个电箱上,是这个东西在使他发出惨叫。

那声惨叫过后,小白疲惫的呼喊声开始持续传来,“主人,白奴错了,饶了白奴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其实以他的角度位置,根本看不到我们进来,他只是不停地再重复而已。

继续阅读玩具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