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退休调教师辰 ♥

婷兰物语——婷篇 第五至八章

婷兰物语——婷篇 第五至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项圈、口球和主奴契约

周6早上上网订了个大红色的带链项圈,大红色的网眼口球,一个粉红长TD,6节充电电池一个充电器,地址直接填了婷的。跟上周一样又回家呆了2天,周一上午回宿舍。打开QQ

“在吗?”“在吗主人”这2天晚上婷都给我发了留言,这会在线

“来了”“这2天你都在等我?”

“是啊,都没看你上”

“想我吗?”

“没有拉,只是……哦对了,答应给你的照片”

婷发过来两张图片,一张是她在练舞时候拍的,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鹅蛋型的脸,白皙微红的皮肤,古典精致的五官,大红的紧身衣将她完美的身材以及舞蹈的柔韧感安全展示出来,我看呆了,随手拍的照片上浮现的她简直是件艺术品。另一张是在公园里和另一个女生合拍的,湖边的美景映衬着化一般微笑的两人,那个女生也挺漂亮,不过跟婷比起来少了一些灵气。

继续阅读婷兰物语——婷篇 第五至八章

♥ 作者: 退休调教师辰 ♥

婷兰物语——婷篇 第一至四章

婷兰物语——婷篇 第一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随着网络的普及,物质的丰富,二次元和网游文化的渗透,SM相关文化接受群体逐渐的低龄化普及化。作为一个82年出生年近40的老网民、SMER、老宅男,仅以个人经历为题材,加工修饰后做成此文。

以此献给涉世未深的新生代SMER

望后生谨慎

写实为主,撸点不足,虐心预警。

为了响应邓小平的“电脑要从娃娃抓起”的号召,初中时候家里给我配了台486电脑,还送我去培训班,后来办了上网,那时候163拨号上网又慢又贵,33.4KB的带宽1小时要5块钱,我算是中国最早接触网络的那代人吧。

那时候网络上的资源远不如今天丰富,有关H的内容大多以光盘为载体,视频有限,文字和图片倒有不少,那时候硬盘只有500MB,为了藏盘子不被家人发现也花了不少功夫。国内的相关网站多以聊天室和BBS的形式存在较具代表性的“黎家大院”,不过以文字居多,内容匮乏,凭着14岁的欲望和本身对网络的探索精神,终于走出过门踏上了日本的网站。最先接触到SM相关的网站是”smclub”一个唯美绳艺图片网站,跟今天商业化的日本AV片不同,那时候女优的图片更像是艺术作品。看着一张张漂亮的女人被麻绳在身上勾勒出美丽的造型,我从此对SM产生了兴趣。

日文虽然浏览网页没问题,但是纯文字的就看不懂了,偶尔能找到一些体积很小时间很短也不很清晰的小片段。台湾的文化受日本影响较多,繁体字看起来也不是很吃力,一些较大一些的电影从台湾的网站上可以下的到。往往一个电影呢会被分割成十多个压缩包,挨个下载后解压成一个视频文件,下载完一个一个小时左右的视频,顺利的话需要1周左右的时间,有时候某一个压缩包出错或者下不下来就白费功夫了。在等待中想象也是一种美。

网上和现实中得我很不同,在那个年纪。现实中我很内向,看到喜欢的女同学脸会很红,又不敢跟她说话。做错事也脸红。长相和学习成绩一般般也没有谁关注到我。我单恋了一个女生10年,一直藏在心里没人直到,直到参加完她的婚礼我才放下。

继续阅读婷兰物语——婷篇 第一至四章

♥ 作者: killone123 ♥

魔武世界的拘束系统 第十九至二十四章

魔武世界的拘束系统 第十九至二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九章 浪荡入狱

花姐起来,看到羽然就感觉到了她身上的不同,她到没有感觉到神生命力,只是羽然刚刚获得的巨量魔力还控制不好,外泄的压力给了她一种很大的压力,这是真正的大魔导师的压力。

羽然高兴的过去抱住花姐给了她深情一吻,毕竟这半年是在这个姐姐的庇护安排下安心成长,才走到这一步的,羽然内心对花姐是充满着感激的,完完全全把她当自己的亲姐姐看。花姐感觉到她的兴奋也疯狂的回应着。

良久唇分,羽然高兴的告诉花姐自己的修为突破了,别的不好交代,只说了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大魔导师了。

花姐也替她高兴,「哟,小淫娃吃了大半年的精液,终于升级成大淫娃拉,以你淫魔法的施法速度,这下姐姐都治不了你了呢。」

听她真情流露,羽然这才对自己的姐姐实力有个清晰认识,以她要到大魔导师才治不了,花姐至少也是天阶武者巅峰,离称圣一步之遥。

「哇,姐姐你这么厉害啊,结果在这里开个拘束用品店,隐藏的那么深呢。」

「哈哈,小淫娃,你不是隐藏得更深吗?男人们要是知道他们天天干的肉便器是大魔导师,还不吓得阳痿了?」

「哎哟,姐姐你又取笑我。」

继续阅读魔武世界的拘束系统 第十九至二十四章

♥ 作者: killone123 ♥

魔武世界的拘束系统 第一至十八章

魔武世界的拘束系统 第一至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初遇系统

「我这是在哪?这是死后的世界吗?」阳光洒在脸上,凯瑟琳慢慢睁开了眼睛,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旁边有小溪流过,四周是茂密的森林。

慢慢坐起来,口干的要死,挪动到小溪边猛喝了几口水

「这是我的身体吗?」不经意间一瞥,发现自己面目秀美了许多,一头金色大波浪也变成了黑长直,皮肤白皙吹弹可破。

站起来打量打量自己,170多的身高也变成了160多,目测一下165,两条腿倒是又白有直,感觉年轻了不少,17,8岁的样子,身着一件棕色的破布衣,有些破洞但是还好关键部位能够挡住。

「越看越像上一世老滚5的开场,这里该不会是中世纪吧」

「我这是怎么了?穿越这么不科学的事情也能发生在我身上?」满脑子疑问不得其解,蹦蹦跳跳试了下身手,

「这身子弱的可以啊,根本没怎么锻炼过,随便活动活动喘个不行,上一世的身手得重头再来了,身体不行,这胸还蛮大,看上去得有d了吧,偏偏这腰还这么细,累死老娘了」

「先看看原来学过的内功能不能锻炼出来」说干就干,凯瑟琳盘膝做好,把上一世自己练的内功路线回忆一遍,开始尝试提气。

继续阅读魔武世界的拘束系统 第一至十八章

♥ 作者: FriNun ♥

假装援交骗钱的少年 第三章

假装援交骗钱的少年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叫做爱丽丝了。」

被取名为爱丽丝的少女,浑身赤裸着被皮带死死地捆在拘束椅上。

由橡胶制成的假阳具被固定在在钢管上,由小型马达的提供动力,在少女光洁的小穴中扑哧扑哧的抽插着,带出丝丝晶莹的液体。

「看起来,你和装置的相形很好呢。」身着名贵西装的中年男子站立在拘束椅的一侧,嘴唇上下翕动着,显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唔……唔唔……」

被塞着口球的嘴悲鸣着,被皮带捆绑着的四肢挣扎着,但反抗也仅只有这种程度而已了。

虽然在来履行合约之前,就已经做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重口的程度似乎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继续阅读假装援交骗钱的少年 第三章

♥ 作者: reminisce ♥

Enduring Game 第三十六至四十章

Enduring Game 第三十六至四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十六章

“该起来了,汝婷” 我揉着惺忪的双眼,看见学姊正站在床边叫我起床。

“唔…” 习惯性地想打哈欠,但是戴着美颜罩没办法张大嘴巴,只能变成从鼻子深吸一口气。

“快八点半了,我们要赶紧准备出门,不然就赶不上参加比赛了” 学姊匆忙地说。

“嗯嗯” 我点点头起身准备下床,才刚走踏出第一步就马上清醒了,因为我又忘了漫步环还没开启走路功能,身体失去平衡差点跌倒。还好我及时扶住床边。

“妳小心一点,别又跌倒了” 学姊看我绊了一下,关心地说。

“唔嗯” 我微笑着点头回答。然后调整步伐改成碎步走,这时却发现昨晚刚穿上的律动球,正随着我的步伐在阴道里晃动着。

走到了书桌前拿起手机,开启了说话和走路功能后,便往浴室走去,上个小便再简单地冲个澡后,回到房间把睡衣脱掉,准备换上比赛要穿的晚礼服,突然想起礼服是露背的,戴着胸罩会露出背带不好看,于是我把胸罩给脱掉,这时看见那两颗粉嫩的乳头翘立在乳尖,我心想晚礼服胸部没有衬垫,这样直接穿上一定会激凸的。于是我拿出之前买的胸贴,然后一左一右地贴在了敏感的乳头上,把挺立的乳尖给压扁在乳房上,虽然不太舒服也只能这样了。

继续阅读Enduring Game 第三十六至四十章

♥ 作者: 86 ♥

纯白恋缚曲 第二章

纯白恋缚曲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忘记删除之前的群号了,沼泽请加新群1071159406

第二章 樱乃的游戏 其一

虽然樱乃此时已经失去了意识,新吾也没有一点想要对自己的妹妹下手的意思,樱乃对于他来说是需要关心照顾的亲人,而不是他的泄欲工具。更何况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美羽,此时对自己妹妹下手可就不仅仅是趁人之危,也是对自己和美羽的背叛了。

轻轻除下樱乃身上的绳圈装置,取下口球,期间数次和樱乃身上衣服的接触和近距离观察让新吾放弃了帮妹妹脱下这件丝袜连体衣的想法。

因为这件衣服与樱乃的身体贴合的非常紧密,就算想要从刚刚失去意识的樱乃身上脱下也避免不了把她再次吵醒,所以新吾直接帮樱乃盖上了被子。

虽然这边已经处理好了,但是对于新吾来说还有几个不得不解决的问题,除了让樱乃解释一下这些服装和道具是怎么来的以外,现在应该先弄清楚樱乃到底在这个兴趣上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继续阅读纯白恋缚曲 第二章

♥ 作者: jiangyouda ♥

憧憬英雄 第六章

憧憬英雄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黑发四刀平的姬发式,类似于祭祀装的红白连衣裙,像灵梦一眼的14岁娇小的少女,用死寂的深灰色瞳孔从上到下仔细地审视了一下电子显示屏,再看了一眼面前那贵妇一般高贵的少女。

“密瑟琳小姐,从检测报告里,并没有发现你的身体有任何的异常。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会为您预约更适合的英雄进行检查。”

“不用了。”密瑟琳站起来,向着“巫女”鞠了一躬。

“等一下,密瑟琳小姐。”“巫女”一脚踢开凳子,再纵身一跃,在空中一转身,稳稳地落在门前。

“莉亚医生,还有什么事情吗?”密瑟琳的双手交叉着放在小腹下,看起来十分淑女。这里是我的错觉?

“我可以确定witch并没有对你的身体做出任何的改造。但我怀疑witch留下一些陷阱。”莉亚拉住密瑟琳的手,“帮助受苦难的人是我的责任,我不能放着你受到witch的伤害不管”

“谢谢医生。我有两个相关领域的朋友,如果有需要我会继续来找你的。”难道witch就只是简单地将魔力做的跳蛋塞进来了,没有一点改造?不管怎么样检测都没有发现一点问题,那里是我应激性创伤?

“请在一星期之内来我这里复检。不用预约。”莉亚仍然板着一张脸,双手合十,“愿慈悲保佑你。”

继续阅读憧憬英雄 第六章

♥ 作者: sex-yu ♥

少女的国庆露出冒险 第一章

少女的国庆露出冒险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又是国庆,我看着日历表,决定开始一个在心里潜藏了很久的大胆计划。

从学校回到家之后,我就在给自己不断浣肠,直到菊穴里只有稀稀的透明粘液流出。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做饭,而是将慢性催情药和利尿剂混在营养剂里喝了下去。

然后我穿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的白色裤袜,我是一个裤袜控,特别喜欢双腿被裤袜紧紧包裹的感觉,穿着丝袜的双腿相互摩擦时的快感总会让我欲罢不能。

不过这次的裤袜可是我特别准备的,80d的白色裤袜恰到好处的略微透肉,看起来特别色情。并且在收到了裤袜之后,我还用马克笔在裤袜大腿根部,胯部和臀部的位置上写满了淫秽的字符,比如几个正字,精液便所,性奴隶,变态痴女什么的。不仅如此,这条丝袜甚至还是开裆的,当我张开双腿的时候,我那淫乱的下体就会完完全全的展现出来。

接着我从我的sm道具箱子里找出了一副大腿扣和四个同一款式的粉色有线遥控跳蛋,我将两个皮革材质的粉色大腿扣牢牢的锁在了大腿的中部,跳蛋的粉色遥控器也被我塞进了大腿扣在大腿内侧预先留下的空隙内,四颗粉红色的小可爱逐一被塞进了他们该在的地方,而那种被异物侵入的快感差点就让我达到了今天晚上的第一次高潮。

继续阅读少女的国庆露出冒险 第一章

♥ 作者: 佳蘅(cctt646592) ♥

加布里埃尔·范·赫赛尔

加布里埃尔·范·赫赛尔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部分 第1章

我叫威廉•范•韦特林,来自济里克泽(译注:荷兰城市)的一个港口小城。我说我来自那里,只是说说而已。事实上虽然我在那里出生,但已经很多年不曾回去了。我是个海员,也是个商人,住在荷兰皇室领地在印度一个叫巴达维亚(译注:今雅加达)的普通城市里。我虽然年轻,但靠着自己的努力,已经当上了荷属东印度公司的高级雇员。伟大的荷属东印度公司,是全荷兰的骄傲。

我感谢上帝,为自己的成就自豪。我还没结婚,不是因为巴达维亚没有能勾引起我兴趣的女人,恰恰相反,那里多的是。在我看来,巴达维亚对于那些想体验一番异国风情的放荡公子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这里有数不清的美女,一看就知道你想干什么。我曾无数次和那些棕皮肤的美女躺在一起,她们在床上的表现火辣如同这里的天气,使我的身心都得以满足。尽管我对她们都很满意,但却不能同她们结婚。我的妻子,按照社会习俗的要求,必须是白人、新教徒,并且对床笫之事一无所知,让她的丈夫可以从头教起。

虽然巴达维亚有很多女人,可荷兰姑娘却没有几个,而且看起来,上帝在创造她们的时候吝啬于赐给她们美貌。最要命的是她们的父亲,要么是牧师,把女儿教育得对性保守,要么同我一样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很清楚即使是最杰出的年轻人也放荡不堪,因而把女儿们牢牢保护起来。

这就是我,范•威廉•韦特林,26岁,迫切想要改变悲惨的未婚现状。现在是1832年,我站在货轮格罗宁根号上,10年来第一次回乡。我回去是为了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见见我的家人,以及最重要的,找个妻子带回巴达维亚。

第2章

我在鹿特丹下了船就马不停蹄地去了公司的办事处,办完事情后我先给自己找了个过夜的地方,然后进城去打算找点乐子。鹿特丹的女人很有名,但却满足不了我。在尝惯了东方美人的滋味之后,即使是技术最好的荷兰女人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庸脂俗粉。一想到就要在这样的女人中找个老婆就让我提不起兴致。不过好在一番折腾之后我在穿上憋了几个月的身心都得到了缓解。一天后,带着清醒的头脑和空乏的体肤,我坐上了回家的公共马车。

我的家人见到我都很高兴,我也一样。家族里有新人降生,也有老人去世。然而在虚度了几天光阴之后,我迫切地感到必须赶紧完成我回家最重要的任务,也就是找个老婆。于是我走进客厅,我的父亲正和两个朋友一边抽烟一边喝酒,我打断他们:

“父亲,如你所知,我到现在还没结婚。”

“是的我知道,”他说,“你得想办法改变这种状况,给自己找个真命天女共度一生。”

“父亲,老实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巴达维亚没多少女人,至少没几个配得上我的荷兰女人,我这次回家,最主要的,就是想找个老婆。”

“这是个好想法儿子。”

“但是父亲,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上哪找老婆?我熟悉的那个荷兰已经变了样,到哪里才能找一个和我门当户对的姑娘?我根本不知道要从哪着手。”

“小伙子,下午来我家喝咖啡吧!”说话的人叫雅各布•范•赫赛尔。他在济里克泽因为富有广受尊重,我也尊重他,但却是因为别的原因。他年轻时花了很多年乘船遍游七大洋,到过巴达维亚和其他很多地方。

当晚我俩一起抽烟喝酒,我的父亲因为生意上的一些事情没有和我们在一起。他问起了我在巴达维亚的经历,然后很巧妙地将话题引到了我在巴达维亚和女人鬼混的事上。聊天的气氛很快变得热烈起来,他也讲起了他当年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和小姐们鬼混的故事,还有他对女人的看法。“管着她们,你得控制她们我的小伙子!”他大声叫道,“得调教她们,给她们好好上一课!”

继续阅读加布里埃尔·范·赫赛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