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husk ♥

execute

execute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叫晓,是一名初二的男生。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不过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暑假到来了,父母外出旅游,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于是我打算做一下刺激的事情。我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了一个信息,大概意思是到那个地址体验极限的酷刑,我本想着是和SM差不多的东西,于是便做了准备去了。

他给出的地址十分奇怪,而且离我现在的住处也比较远。我到了省外,一步步的询问那个地址在哪。经过几天的搜寻,我终于找到了这里。这里看起来是一个十分偏僻的位置,但是那个生锈的巨大铁门和网上的图片一模一样,于是我便断定是这里了。

那个网站上说晚上十二点进入铁门,就可以找到他了。

果然,十二点后,我推开铁门进去,走过一段幽暗狭窄的长道,一个看起来很新的门出现了,我按照网上的图片输入了密码,门开了,后面是一个巨大的房间,装修也看起来十分华丽。

我走进去,身后的门自动关了起来,我准备回头看时,却发现一个男人就在我的身边,可把我吓了一大跳。

继续阅读execute

♥ 作者: qq231600 ♥

我的调教经历

我的调教经历 – 黑沼泽俱乐部

2019年7月20日 更新至第四十七章

第一章 渊源和觉醒

我的受虐倾向可能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看到电视剧情节里的父母拿着扫帚或者鸡毛掸子打孩子的剧情就会很兴奋。当时就会设想,如果之后父母打自己要享受一下,可每次被打都很委屈,心理状态不好,所以每次被打还是哭的很厉害。还有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小时候看一个儿童杂志,小象因为犯错误,被大象卷起树枝抽打屁股,就会希望自己是那只小象。以前亲戚搬家,新买的衣柜,还都是空着的时候,我会藏进去,想想自己是被人抓住了,困在了黑暗的牢里。等逐渐长大了,放暑假一个人在家,会拿出乒乓球拍打自己屁股,打得有种毛毛的麻木感觉就会停手,这种痛感很快就会消失了,觉得没有意思,玩了一两次也就不玩了。也还是小时候暑假的晚上,睡觉前会脱掉所有衣服,关上灯,站在床上。床就在窗边,会想象自己被人看光。只是小时候还没有到青春期,身体还没有发育,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后来网络逐渐发达,从打屁股这个关键词搜索,终于了解了自己的属性。

看过很多小说,因为首因效应吧,对大清军营中的女犯这篇小说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我还是初中,乳房已经有些隆起,可还没体验过性高潮,对小说里的男人们对女人下体趋之若鹜无法理解,不过在看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下面湿了,状态就像小说里发情的女主。

再后来,寒假的时候,因为家里有学校发的用来编中国结的红绳,所以就尝试了睡觉的时候把自己两只脚的大拇指绑在一起,觉得很有拘束感,很兴奋,就这样连着很多天绑在一起睡。直到有一天,因为绑着脚会有些不舒服,所以需要把腿加紧来缓解,发现腿夹着好舒服,而且一下一下地夹,特别明显地发现自己正在朝着某一个阈值前进,似乎在翻一座山,不知道到达阈值之后会怎么样,终于,我高潮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初二寒假。后来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才知道手淫或者自慰是为了让自己达到高潮,从前真的不理解生殖器官有什么好抚摸的。

第一次高潮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有了一次就想尝试能不能一晚上两次,可有时候夹了很久都到不了第二次。所以接着上网查,原来真正能让女人到达高潮的器官是阴蒂,自己就在厕所里找自己的阴蒂,可是只有皮,没有那个小豆豆一样的部分,不过在尿道口的上面那部分还是很敏感的,所以后来自慰都开始用手按揉那个位置。现在看来,其实就是自己的阴蒂包皮有些长,不过既然当时没影响使用也就继续。后来也成功地一晚上高潮两次了。

在发现高潮之后,又看了很多小说,印象深刻的有《女警泪》(可能是这个名字),讲的是女警苗秀丽,从那之后才逐渐了解了肛交,也逐渐在脑子里接受了这件事。因为还是处女,所以我也只能尝试开发肛门,可过程一点都不顺利,而且塞进去一个不粗的东西还很疼,也就放弃了,还是接着采用按揉阴蒂的方法自慰。

继续阅读我的调教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