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绳语者 ♥

夜行后山自缚 第一章

夜行后山自缚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今年21岁,是个漂亮的女孩子,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1.70的个子,身材也很好哦,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老公比我大3岁很帅的哦,我在他那里做秘书,嘿嘿其实我们家境都不错不需要工作的~不过我想我反正无聊嘛~当作监视他了啦所以就做个小秘书好了。

下班了,放下手中的笔,我来到老公的经理室门口,“老公,晚上去那里吃饭啊?”

老公放下手里的文件,走过来抱着我的腰,吻了我嘴嘴一下,然后说:“婧婧乖,今天我有些重要的文件要处理完才能回去晚上还要去外地见几个客商,你先回去吧,记得路上小心点,我办完事情就回家欺负你。”

我手在他胸部轻轻的掐了下说:“哼~我知道了啦,那你少喝点酒,不许和别的女人咬嘴嘴,多注意身体那我先回家了啦。”

老公气的一边呵我痒痒,一边说:“我知道了知道了,你把自己‘处理’好了等我回家解救你。”

我一边笑一边挣脱出来,伴随着老公的坏笑说:“我才不欺负自己类^-^,我走了。”

伴随着高跟鞋清脆的哒哒声,我来到了公司的车库,坐在车里我想老公今天大概是回不来了,那自己何不自己好好的开心一下,把自己计划好久的散步计划实施一下多好,想到这,我转动车钥匙,脱下高跟鞋,换好平底鞋开车进入了路途中,可是我去的不是我和我老公的家是另一处住宅。

继续阅读夜行后山自缚 第一章

♥ 作者: moshui ♥

墨水和莹的性福生活 第一章

墨水和莹的性福生活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初识

在床上打了个滚。

早上七时

*嗡嗡嗡*

一股震荡的声音伴随着一些

*咕啾咕啾*

的水声响起,来自双穴的剧烈震动叫醒了瘫在床上的紫发少女,两根紫色的圆柱从少女的小穴以及菊穴内伸出且不徐不缓地扭动着,将少女的花心和肠肉搅地淫水连连,伴随着一声勾人心魄的淫叫,床上仅仅披挂着一件白色衬衫以及白色丝袜的紫发少女睁开了充满媚意的紫瞳。

我的名字是墨水,重度爱好露出癖,同时具备抖S与抖M的性癖,最喜欢用各种粗大的性玩具粗暴地玩弄自己只有144cm身高以及49kg的肉感淫萝莉骚躯,在玩弄的过程中也不忘用污言秽语侮辱自己并录像,然后在S心发作的时候对着录像里浪叫喷水的自己自慰。

舞动着双足摸到床沿,我夹着双穴内激烈搅动着淫肉的两根阳具闹钟,吃力地穿上了放在床边的透明水晶高跟鞋,在双足痉挛似地颤抖中,忍耐着水晶鞋底部的轻微电流贴片透过丝袜的刺激挪到了洗漱室。

继续阅读墨水和莹的性福生活 第一章

♥ 作者: 问题少女诗韵 ♥

富家千金的女奴体验 第一至四章

富家千金的女奴体验 第一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性奴体验

「呜??」

我在黑暗中挣扎了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

眼前一片黑暗,感觉到一个布质的眼罩正在封住我的视力。我的口中咬住一个塞口球,鼻子被橡胶塞子封住,令我只能用嘴呼吸却不能叫出声音,一丝口水由我的嘴角流出,我感到面颊快湿透了,说明我保持这个姿势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我的头上戴着一个隔音耳机正放着细微得快听不到的声音,我侧了侧头,把耳机压向地面用力磨蹭,「啪~~」耳机移开了一点,令我的耳朵终于听到外面的声音。

「呜?」「唔??唔??」「啊??」「呼?」各种女性柔和悦耳的声音,都因为塞口球而言语不清,这些声音都在一个不太大的空间中回荡着,背景伴有交通工具的发动机声,令我知道我正被运送到一个神秘的地方手脚都传来酸麻的感觉。

我忍着麻痛轻轻活动一下双手,可以感觉到双手被皮质的手套绑在身后。手套紧紧的包住我的手,令我的手指无一丝的活动空间,双脚则被并起来向后绑着,小腿和手套被绑在一起,手脚都没有太多活动空间。

我用力扭了扭腰,身体没有像我预期一样转身,却有一种拘束感拉住我的身体,感觉是有人用几根皮带把我固定在仰躺的姿势。这些皮带连到我的颈环,腰部,单手套,大腿的位置,令我怎样也不能移动分毫。

继续阅读富家千金的女奴体验 第一至四章

♥ 作者: 未知 ♥

缉毒女警之恶堕 第一至四章

缉毒女警之恶堕 第一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女警的暴露

广西、云南边境地带一直是毒品走私的胜地,无论多少次的严打,无论多少毒枭的沉浮,都无法阻止丧尽天良的人们前仆后继般的加入走私贩毒的行列,这里只有利益。

我出生在广西,不过从没有固定的在什么地方居住,记忆中的童年总是在不停的转学,我父亲是生意人,在明里是做珠宝,古董生意,但是私下里也是在走私贩毒。从我14岁偶然发现他的真实生意后,我就跟着缺少帮手的父亲走南闯北了。

到了现在,22岁的我也和父亲一样是一名大毒枭,事实上我们已经拥有了几乎用不完的财富。在明面上我还是房地产大亨,借着国家房价上涨的风,房产的收入远远高于风险巨大的毒品生意,我还有一家私立的大型医院。

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上线下线都是要吃饭要生存的人,你不为自己也的得为他们,不然谁断了他们的财路谁就的接受他们的报复,有人说,你把上下线接好,不就可以从容退出了么?那么,一个知道关系自己生死秘密又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还有存在世界上的必要么?

父亲已经开始享受生活了,换句话说,他退出了,我接手了他的生意,他真的很幸运,有我这个儿子。而我没有可以接手我的生意的人,我只能等到可靠的人接手我的生意,我才能安全退出,这是这个游戏的规则。主要是还我知道,我永远安全!!!

继续阅读缉毒女警之恶堕 第一至四章

♥ 作者: 宵l夜 ♥

五毒战衣 第十一章

五毒战衣 第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一章 黑寡妇

忽然那个少妇丢下几个烟雾弹,毒烟雾快速散去时她已经换了一身装束:只见她全身都是细密的黑丝网袜,只有阴部大大的裸露在外,脚上穿着特殊的护腿,像木屐一样从大脚趾旁穿过,包裹整个脚掌同时裸露出脚跟,小腿则是几根粗线交叉,显得无比性感;上身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忍者服,裙摆连大腿一半都盖不住,同时窄的只能遮住蜜穴与股沟,显得屁股特别肥硕挺巧,一条小小的腰带系在腰部,然后两条紫色丝带从腰部伸向脖子,只是盖住了乳头,上面又加了份特别的装饰——一只小巧的蜘蛛刺破衣服锁住乳头,伸出细长细长的爪子扣在乳根;双手也和双脚类似,首先是一件食指与中指穿过绳线,小臂处交叉,黑丝网袜包裹中的手指也变得很有诱惑。最后是头部,一条项圈锁住脖子,蒙面黑布盖住了脸和鼻梁。

一个性感的女忍者就此出现了。

此时她乳房上的蜘蛛开始运动,八条腿像爪子一样用力的挤压着她硕大的乳房,打量的乳汁顺着乳头的管子绕过肩膀,流向手臂的发射孔。

“噗嗤!噗嗤!”说时迟那时快,小可立刻被少妇射出的丝线捆成粽子挂在口中,一对大大的眼睛无助的看向罗小丹。

“对不起!”罗小丹突然夺路而逃,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参与到这件事来。

继续阅读五毒战衣 第十一章

♥ 作者: 未知 ♥

莫娜的改造

莫娜的改造 – 黑沼泽俱乐部

莫娜觉得衹过了一眨眼的时间,这令她心存怀疑:“我的头发不可能这么快就定型了!”。

然而发型师助理已经切断了烫发机的电源,在检查了罩住莫娜脸部的巨大头盔后,便小心翼翼地移开了它——对于一个烫发机来说它显然过于复杂和庞大了。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您的发型师马上就会过来完成最后一道工序。”

莫娜没有对一个烫发机为何需要与电脑连接表示任何的疑惑,衹是慢慢坐起身来,感受着前所未有地轻鬆。她将自己刚才的恍惚归结为瞌睡的原因,却没想到几分钟前“烫发机”令她沉沉睡去,趁机将高能粒子注入她的大脑,在她的潜意识中写入了固化指令;同时一盘特制的磁带缓缓运作,全新的思想和观唸被莫娜的大脑不断地消化吸收。

莫娜的意志好像一头代宰的可怜羔羊,在高科技的蹂躏下毫无抵抗地被分割、消灭、重新改造。原来的莫娜仍然好好地躺在那里,然而真正的莫娜却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如今的她与之前的那个女人已经完全不同。

继续阅读莫娜的改造

♥ 作者: 宵l夜 ♥

五毒战衣 第十章

五毒战衣 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章 铁蜈蚣(下)

“什么!”凌若彤大惊失色,电话那边如今只剩下嘈杂的声音,她没有时间犹豫,立刻拉起小可的手,“姐姐带你出去散步好不好?”

可就当她们走到门口时,最终形态的凌若玄已经在等着了。此时她的双腿正被紧紧包裹在旗袍的下摆中,一条粗大的蛇尾挡住她们的前路。

“妹妹?”凌若彤不知所措的看着凌若玄,她发现此时凌若玄的眼睛已经变成金色,是她的第二人格在控制!而自己身上既没有武器,也没有装备,“可恶!”凌若彤抱起小可想往后退,却被她的尾巴摁在了墙上,然后从自己怀里抢走了小可!

“放开我!快放开我!”小可拼命的挣扎着,凌若玄也没有对她怎么样,就只是将她抱住,把头搂在自己胸里。而此时凌若彤还被高高的摁在墙上,焦急的看着这一切。

渐渐的,小可停止了挣扎,小脸贴在凌若玄裸露的乳房上,深吸一口气:“有妈妈的味道。”随后她抬起头,“带我走吧。”

“不!”凌若彤大叫道,她不明白小可为什么会这么顺从,她不明白麒源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想要阻止凌若玄带走小可,可她的蛇尾移动速度极快,一下就没了影。

凌若彤也跟着匆匆的往她去的方向赶,一推开门就看到小可正被拘束在床上,口里塞着口塞,头上戴着插满管子的头盔,时不时有气无力的挣扎一下。下身的小腹此时已经闪出了蓝光——那是一个蜷缩蜈蚣的淫纹!

继续阅读五毒战衣 第十章

♥ 作者: 未知 ♥

小倩的自我改造日记 第一至十八章

小倩的自我改造日记 第一至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觉醒

我的名字叫宁小倩,18岁,女,162cm,46kg,肤白貌美,看上去文静可爱。今年刚刚上大一,临床医学系。

故事的最初开始于我十二岁,那年我上初一,完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懵懵懂懂的小女生,没有什么特别的,成绩倒是班级前列。

晚自习非常无聊,因为我成绩比较好,偶尔不去上老师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我本人自然是去附近的游戏厅玩。家境比较富裕的我零花钱也比小伙伴们高上一大截,整个晚自习泡在游戏厅里完全没有问题。

可能是吃坏了肚子,在游戏厅里的厕所蹲了十多分钟,却一点便意都没有。

正当我准备提裤子走人的时候,听到隔壁有男人的粗重的喘气声,好奇的我从厕所下面的缝隙看到一双大号皮鞋,估计有我两只脚的长度,看起来是站着面相便池,这使我相当好奇,他明显不是在上厕所,那会在厕所干什么呢?

正当我思索着,隔壁男人提裤子出门了,连手也没洗,厕所也没冲,听起来像是直接出了门。我偷偷的伸出小头,看了下四周,只有我一个人在厕所,好奇心驱使着我迅速进入隔壁隔间,锁上了门。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这个人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自己观察了便池,一点也不黄,果然不是在上厕所。仔细找了一阵,发现墙上有一大滩白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刚上初中的我完全没有一点相关方面的知识,仔细闻了闻,有一股腥腥的味道。用手摸了摸,黏黏的。我用手将白色液体刮刮刮下来,用另一只手搅动,发现这种液体越来越粘,想倒进便池,发现它粘在手上,这可怎么办。

继续阅读小倩的自我改造日记 第一至十八章

♥ 作者: 如临大敌 ♥

魔王的惩罚 第二章

魔王的惩罚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却内有洞天的,深深的山洞里,一大群人,约摸有三四十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正坐在地上,围成一圈。他们的中间,放着一个亮着光的提灯。这提灯很暗,在一片漆黑的山洞深处,只能照亮它周围的一小块区域,它的光芒甚至都照不到这一圈人的脸上。黑暗中,只能隐约看见围成一圈的一个个模糊的人影。这些人影都低着头,一声不吭,仿佛是在进行什么仪式——然而这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仪式,他们只不过是无话可说而已。如果有光照在他们的脸上,就能看见,他们的脸上,尽是凝重。

这是“勇者”组织,当初是为了团结所有想要反抗魔王的残暴统治而建立的,是个秘密的组织,有数个秘密的据点。组织一共有三十九个人,都是人类王国实力高强的精英——不过即使他们一起上也不是魔王的对手。因而,他们的战略就是通过暗杀来杀掉魔王。

那刺杀失败的勇者,正是这个组织之前的成员。那场刺杀,他们筹谋了多年,经过精心的设计和计划,却还是失败了,这本就对组织成员的士气给予了巨大的打击,更可怕的是,成员们亲眼见到了那个坚定、勇敢、一身正气的硬骨头趴在魔王的脚下哭着求饶的样子。他失败的那一天,刚刚三十出头的领袖,大家心中,唯一比那个人意志更坚定、更能撑过各种困难的人,一夜间白了头发。

继续阅读魔王的惩罚 第二章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六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六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六章 失手杀死布莱妮,被改造成“雪姑娘”

圣诞演出结束之后,娜娜休息了好久才恢复精神,就在她休息的这段时间,她每天晚上都要忍受隔壁卧室里布莱妮讨人厌的浪叫声。

自己在教授的演出上出力更多,现在却是布莱妮更受教授的青睐,她身上带的淫具也更多了,教授在布莱妮的大阴唇上各打了三个洞,在上面穿上了不同的环。布莱妮蠢笨的脑子像是变聪明了一点,她感受到了娜娜怨怼的情绪,经常撅着屁股,对娜娜炫耀她的环,尽管她穿孔的伤还没好,两片肥厚的肉唇总是高高的肿着。

终于,轮到娜娜去做教授的床伴了,她开开心心地爬到教授的床上,使尽了浑身解数在做爱的时候发骚发浪,可教授却毫不在意,只是像平常一样,在第二天早上重新用媚药清洗娜娜平常佩戴的各种调教工具,然后把她锁会笼子里。

回到了笼子里的娜娜性欲很快就回来了,她开始不断地自慰,可是心情烦躁总是不能达到高潮。这时,她作恶心起,因为布莱妮趴着的地方离她很近,肿胀的阴唇就夹在她两腿之间,娜娜只要把手指伸过去,就能勾住。

娜娜一下子就勾住了布莱妮的阴唇环,然后用力一扯,扯的时候她还大喊了一声“臭骚货”不过因为她嘴里浓密的肉芽,喊出来后就变成了“湿丁可火”。【stink whore】

布莱妮显然被娜娜出乎意料的行为吓了一跳,她慌乱无主的想要逃开,因为阴唇被大力拉扯确实挺疼的,可她的阴环正被娜娜勾在手里,怎么能逃走。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