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幻想的神 ♥

迷梦戏言-欧阳童篇

迷梦戏言-欧阳童篇 – 黑沼泽俱乐部

交叉,缠绕;

樱红在雪白上婉转,错落有致。

在显眼的红绳之下,少女的娇躯微微颤抖,紧闭的眼睑稍动,似要醒来,却终究失了声息,只余嫩肉轻动,欲要逃离束缚,却又无能为力。

少年嘴角微勾,洁白如玉的双手牵引细绳从身前顺下,于双股之间略一停顿,接着猛一用力,粗大的绳结便深陷入隐秘之地。

继续阅读迷梦戏言-欧阳童篇

♥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五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五章 凐灭:惩戒与猎杀

再一次被关入小铁笼监禁许久之后,我已经记不得是过去了多少时间,只记得我被注射了几次营养液之后,就被“释放”了出来。调教人给了我一双白色帆布鞋命令我穿上,又给我的手脚上了镣铐。回头一看,还有很多一样打扮的调教人在给她们各自的伪娘做同样的事情。再低头,我的脚镣被一根大铁链穿过,和后面的伪娘们串在一起。

“听我命令,所有的小奴隶们,起步向前走!只要有人摔倒,所有的伪娘性奴们就要跟着一起抽五十下鞭子!如果不想让大家都一起被打屁股,就好好服从命令!”

皮鞭已经在调教人的手掌中发出恐怖的噼啪声。

我深知这皮鞭的威力,不敢怠慢,同时也祈求着身后的伪娘们千万不要摔倒。

今天显然非常幸运,我们都平安到达了目的地。调教人过来解开了镣铐,拉着我们一个个地进了大房间,安排我们都坐在位子上。当然,手脚还是被束缚起来。观察了一下房间,今天是倒过来让我们这些伪娘观看些什么,而不是像先前一样把我们扔到台上被底下的人“观赏”。

继续阅读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五章

♥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四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四章 药剂:抗争与难耐

再度醒来的时候,我并不在以前的牢房里,而是被监禁在一个小铁笼里。我抬起头,竟然发现笼子在数米的高空之中,而我边上、底下铺满了一模一样的小铁笼。有的铁笼空空荡荡,铁锁没锁上而任由笼门在空中来回拍打发出骇人的金属摩擦声;而大部分铁笼则都监禁着像我一样的伪娘受害者。这些伪娘都身着白色的全身丝袜衣,距离我较近的几个,我还能看到她们下体被残忍地锁上了平板贞操锁。

等下?那我……由于突然置身这陌生又阴森的环境,我甚至都没察觉到我自己也被强制换上了白色丝袜衣,而我的下体,也一样被残忍地上了贞操锁,不要说让下体“正常”地勃起,此刻我都感觉不到下体的存在。双手还能正常移动,双脚却仍旧被铁链牢牢束缚。

我不太明白这是又要施加什么新的性虐酷刑,于是我努力着侧过身,转向离我最近的一个伪娘受害者。我想问问她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把我们移到这里来。可是,我张开了嘴,却完全无法发出声音来。

继续阅读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四章

♥ 作者: 未知 ♥

我的乳胶生活 第三章

我的乳胶生活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场景一:第一天

“叮咚~”是悦耳的门铃声,我【BB】穿上拖鞋,从沙发上跳起来,给她开门。“啊,我来了,你怎么找了个这么偏僻的地方住。”“就是便宜啊。”

我一边帮她接过行李,一边放下手机。“吃过饭了吧?”“嗯”“那我们,,,开始?”“行吧,反正准备也要时间。”我便打开了热水器,指了指卫生间,让她前去洗澡。我去卧室里面开始找我的装备。

还是那样,不过这次我们 更愿意玩乳胶PLAY。于是我那出了我的全包胶衣,穿上假阴,带上肛塞,插上导尿管,给自己的身上抹上滑石粉,一点一点的穿起来。不一会我便穿完了。正好她洗完澡出来。“欸,你穿好了啊。那我也穿吧。”

继续阅读我的乳胶生活 第三章

♥ 作者: Converse1970 ♥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四章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玉足受难

因为连续的潮吹喷水,沈溪已经不再动弹。我放心地从她口中拔出了堵塞依旧的那只袜子,穿回了她的脚上。不得不说,沈溪的双足真的是如此“美丽”——不仅仅是外形美丽,“内在”也是如此。即使是被捆绑监禁在地下室里一动不动,她的双脚还是充满着那骚臭的味道。既然已经好好把玩过了她的私处,那么接下来就玩弄她的双足好了!

不过再这之前,我可不想让她恢复了体力,重新开始呼救。于是,我干脆就用自慰棒堵在了她的口中。再转身给沈溪穿好帆布鞋,我满意地离开了这里。

虽然一开始我并不想让沈溪睁开眼睛,让她看到她眼前的一切,让她知道她身处什么环境,不过长期蒙着眼睛,可能会给她的眼睛造成不可逆的损害,而且不能带来更好的羞辱效果。与其蒙眼啥也看不到,不如让她好好地看着自己被调教的羞耻淫荡模样。

当然让她知道是我在制造这一切是断然不行的。也正因此,我准备好了面具,一个白色的鬼面。我想沈溪看到这恐怖的鬼面,或许会直接吓尿都说不定!

继续阅读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四章

♥ 作者: Converse1970 ♥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二章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绝望淹没

好好欣赏了一番沈溪被自己的帆布鞋笼罩、强制呼吸骚臭气味之后,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在她的声音式微之后,我确定了她已经没了力气,这才放心地解开捆扎带,取下了那只帆布鞋。

“浑蛋!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虽然已经没了力气,沈溪却还在强撑着抵抗。我也不想出声,毕竟我要是开口说话,就一定会被沈溪认出来。于是,我转而拿起了早已备好的藤鞭,狠狠地鞭打在她的两腿中间。

沈溪“啊”的一声惨叫,之后就陷入了连续的急促喘气之中。即使是这样,沈溪也还是用微弱的声音,重复着一句话:

“你根本就不敢杀我,你根本就不敢杀我……”

继续阅读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二章

♥ 作者: Converse1970 ♥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故事所有情节与角色名字均为虚构,与现实绝无联系。

文章仅供消遣娱乐

真实生活中胆敢做出如此行径的,必将得到最严厉的惩处

序章

匆匆步入小巷道,环视一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我翻开了脚下的窨井盖,沿着梯子爬进了下水道。沿着墙壁上斑驳的记号,我走到一扇小铁门前,拧开了门锁。

拉开电灯,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被蒙住双眼的少女。她被绑在椅子上,强制打开了双腿以示人。虽然已经被捆绑的严严实实毫无动弹的余地,可是少女似乎仍然不甘心地在挣扎、在呜咽。我站在原地,外表毫无波澜,但其实,在内心,火焰已然开始轰燃。

我转身点起了一支烟,大脑则止不住地开始回溯过去。就像这污浊下水道里的水流一样,所有的东西,都开始汹涌而下。

这个少女,被如此绑缚在地下的密室,并非是毫无起因的。

继续阅读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

♥ 作者: 未知 ♥

神秘游戏 第一章

神秘游戏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轮回时投错了胎

如果一觉醒来,你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你会如何?有多陌生?坦白说,我不知道。因为目前来看,我的双眼只能分辨眼前不足半米距离上的物品——即便是半米以内,仍然是模糊不清的。但我并不是瞎子或者高度近视,相反,我体检时的视力是远超常人的。我猜测我的眼睛里应该是戴了某种美瞳,因为我到感觉到眼中有些异物。这让我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不能说明我的眼睛出现了问题。

尽管如此,但我的处境依然很不妙,我能感觉到身上紧缚的绳索。那似乎是龟甲缚,穿过胯下的绳索勒的很紧,这使我的淫穴很疼,好像处女膜被撕裂了一样。我的身上应该是没有任何衣物的,毕竟能感觉到来自麻绳的粗糙,这大概会让我的淫穴流出不少淫水吧?尽管我看不到。

或许我的奶头已经硬了,但上面大概是被无情地夹上了两个夹子,并在上面吊上了两个铃铛,从伴随身体晃动时从奶头传来的轻微拉扯以及清脆的铃声可以证实着我的猜测。

脖子上传来的微凉且紧箍的触感让我明白,自己的脖子上一定有一个金属项圈,并且是量身定制的,不然可没这么紧。我想,上面大概还有一根栓狗用的铁链子吧?毕竟,晃动身体时除了铃铛的声音,还有铁链之间的撞击声。

继续阅读神秘游戏 第一章

♥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二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二章 虐足:冰冷与逆流(2)

很快我又堕入了半昏半醒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被浸泡了多久,才被黑衣人打捞起来带回了基地里。由于意识并不清醒,我只能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用蛮力脱掉了我的靴子和光腿袜,尔后就因为重归室内的温暖而彻底昏迷了过去。

醒来之后,守在边上的调教人就立刻将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带离了房间。走了不多久,经过了一间较大的房间,赫然见到了一个伪娘被单腿捆绑在空中,口中被塞着一只白袜,下身又是被套着榨精机疯狂榨精。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望向她的两只脚,果不其然只有一只脚穿着先前见到的那种白色中筒花边袜和黄色帆布鞋。我只听见她身边的恶魔说了一句话,就明白了一切:

“还敢挣扎!把鞋袜都挣扎掉也没用!这么爱挣扎,给你连续榨精到死为止,让你好好挣扎!”

调教人没让我停下看着,催促我前行。即使这样的刑罚自从我被绑架以来也没少经历,现在也没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的内心也依然再次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继续阅读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二章

♥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一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一章 虐足:冰冷与浸湿

调教人打了一下响指,又是一群黑衣人进来了。他们解开我的束缚,一样粗暴地架着我走出了房间,下了楼。走到一扇大门前,待到大门缓缓打开,我傻了眼:大门外便是一片冰天雪地,寒风呼啸,冰雪飞扬。被架起来的时候我的脚对着前面,可就算是被光腿袜和靴子双重绒毛的包裹,我的双脚也感受到了寒冷,更不用说身体的其他地方了。这群黑衣人却是像根本感觉不到一样继续向外走,一直到了森林里一条小溪流边上才把我放了下来。

两个人开始在我脚边上挖坑,另两个人则把我双手举起来束缚在树上。我冷的发抖,也惊恐地发抖,只觉得这挖坑是真的大事不妙。突然,其中一个黑衣人抓住了我的双脚就往坑里按,另一个人则迅速把挖出来的冰雪往回填埋。恐惧害怕和冰天冻地的双重作用下,我使劲踢动双脚双腿想要挣脱,奈何黑衣人力大无穷抓着我双脚根本不能动弹,我就眼睁睁看着我的双脚被极寒冷的冰雪慢慢包裹起来,埋没到烟筒靴的口子附近。光腿袜、烟筒靴根本不是冰雪的对手,我的双脚几乎是瞬间就感到了刺骨的寒冷。我左右挪动双脚,希望能借助皮靴的厚重松动冰雪再踢开,可是黑衣人马上洒了一些水下去,我脚边的冰雪就被完全封冻得死死的。不过好在冰雪没有因为我的体温化作融水,否则冰水进入靴子和光腿袜之后,将会更为刺骨难受。

继续阅读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