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husk ♥

男娘训练学院 第一章

男娘训练学院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男娘训练学院能成为性服务行业教育界的常青树,一方面与政府出台有利政策和特别的资金援助有关,但更多的是学院前沿的科技视野和尖端的教育管理体系。现在,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男娘训练学院。

一 身体管理&改造

男娘训练学院对于学生身体的改造和控制的严格度在业内几乎是无人不知。

入学时,学校会让学生在一张条约上签字,按下指纹,作为学生入学的证据。签下条约便意味着学生将人权转交给学校,无条件的服从于学校,终身从事性服务行业。此后,男娘训练学院可以随意调教改造学生的身体,租借或交易学生的所有权。

学生在入学时,学校会在学生的大脑皮层上安装一种特制的小型设备,被称为“控视者”。“控视者”可以将其监测的数据,如学生的位置,身体状况等传递给学校信息管理处。这些信息精准无比,如学生在什么时候肛门或者尿道被插入,异物插入的深度,什么时候高潮,高潮的激烈程度等等都能完整的监测。

继续阅读男娘训练学院 第一章

♥ 作者: husk ♥

男娘训练学院招生广告

男娘训练学院招生广告 – 黑沼泽俱乐部

男娘培训学院招生中!

男娘训练学院是HUSK组织成立的专门培养年轻男娘的学校,立志于让青春期的男孩子们有机会体验到超常的快感和成长,同时也为社会减小人口压力。

男娘训练学院拥有良好的教育资源,学生们的主调教负责人均为女性,在保证新生入学时免受尴尬的困扰的同时也方便了学生与老师的谈心以及预防非训练时间段的奸淫。

男娘训练学院的训练道具均由HUSK本部生产,质量可以得到绝对的保障,舒适且耐用。负责真人性交训练的训练师们均由HUSK精心挑选,性能力强,身体健康。

如果你是正在青春期的男生,但是却对肉棒十分痴情,或是对前列腺快感有所好奇,欢迎来到男娘培训学院,在这里,我们将对你进行最合理的调教和改造,让你轻松享受到被侵犯的快感!

继续阅读男娘训练学院招生广告

♥ 作者: 青蛇也有爱 ♥

禁锢之心 第一章

禁锢之心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宁泽的美女室友

宁泽将自己的科幻感十足小摩托停在路边,望着眼前恢弘大大门一时间感慨不已。之间眼前的大门宽度足有300米,圆拱形型的大门横跨两边,中间一条笔直的大道直通向里。侧边矗立着一把巨大的剑,上边刻着几个白天仍然能看出点点光辉的几个大字——天舟皇家学院。

就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宁舟也着实有些惊讶,一个中学的学校大门竟然如此大气。虽然比不上几个贵族大学的奢华,但是在同等学校中绝对首屈一指。天舟皇家学院虽然名字里带一个皇家,但也是接收平民学生的,只要成绩过关,就能进入。不过和大家子弟想必还是有差别的,不过一般都是些不明显的地方。比如生活方面,私下里,或者一些比较隐蔽的规矩。但是一般情况下同学之间都还是平等的。

而今天刚好是新生入学的最后一天,刚满16岁的宁泽自然是做为新生入学的。本来宁泽是不想来的,天赋异禀的宁泽虽然才满16岁不久,但是已经在小有名气,主要是在科研和学术领域。但是父母却逼着宁泽来这里上学,而且总是有些神秘的说这里和他想的不太一样,但是又不说明白。最终拗不过父母的宁泽只能选择妥协,大不了相当于换个地方做自己的事情罢了。

在心中稍微感叹了一下大门的恢弘之后,之前因为被逼着过来的郁闷也稍稍减弱。心中多少有了一些对这里的期待,希望这里能给自己带来一些新鲜感吧。随后翻身下车,随之那科幻感十足的小摩托车在周围几个人惊讶的目光中,一通变换化作了一个类似手提箱的形状。而宁泽提起手提箱,手腕一翻,手提箱也不见了踪迹。随后便在一众人更加差异的目光中向大门内走去。

继续阅读禁锢之心 第一章

♥ 作者: capricandy ♥

性奴训练学校 序章

性奴训练学校 序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节 进入校园

我带着充满恐惧的心情,站在一处老旧的公车站牌前,候车。不是公车,而是校车。来自一所我百般不愿意就读的学校。

几个月前的我绝对想不到,我现在所面临的这种窘境;更绝对想不到,我的后半生会被简单的一张信纸给毁了。

那封信其实是一封入学通知,更确切的说法是,那是一封卖身契。新学校是一间私人开设的「国际」学校,从那毕业的学生都会被送到各国「工作」。虽然薪资优渥,但以后就没有返家的机会了。

能够到国外工作,虽然听起来非常诱人,但如果知道是什么样的工作,大概没有一个女孩子会想要有这工作机会。但每一年还是有极少数被迫入学的倒霉鬼,偏偏我便是其中一个。

那封信纸现在就在我手上提的小提包内,那提包是我现在唯一的财产。

在我身旁有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长发女生,双眼恍神地望着地面,会让我注意到她的原因是,她跟我很相像,在这个本来今天不该有班车的站牌前等候,神情也带着一点哀伤。

(难道她跟我相同处境?也要到那所「恶魔学校」?)我心里一直在思索着,如果是的话,那么她将很有可能是我未来的同学,而我也可以藉由跟她聊天陪伴来减缓自己对未来与未知的恐惧,相信她也很需要如此。但如果不是的话,那无疑是让自己墬入更深的深渊,况且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询问。

但这问题在不久后获得了解答,一辆巴士就这样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车门缓缓开启,一位中年女子拿着一叠纸走了下来,瞄了一眼那叠纸之后,又看看我们,开口说:「曾O晴。」我身旁那位女孩剧烈颤抖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我…是…呜…」竟然哭了起来。

名字中间会留空是为了避免「撞名」惹来麻烦,况且以后用到名字的次数也不多

中年女子也没有理会她,又说:「黄O莉。」那是我的名字,我答话时才发现我声音也哽咽了。

「上车吧!」中年女子先走上车去,留下我们两人对望,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对望,她跟我以及所有会坐上这班车的女孩一样,都是长得标致又拥有着好身材的小女生,没想到这本来应该招妒的条件却先给我们招来了厄运。她眼眶还有点湿湿的,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增添几分令人不舍的可爱。我看见她的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轻声说着「走吧!」便走进车中。

继续阅读性奴训练学校 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