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Evan ♥

女孩的手术

女孩的手术 – 黑沼泽俱乐部

考试时,因为进入考场太急,在考试中间我就感到想上厕所,但有不好意思,我不得不憋尿到考试结束。当蹲下后液体从膀胱中排出时的那种感觉,让我感到一种精神上的愉悦,从那时开始,我迷上了憋尿,不过因为没有外力辅助,我也只是憋得稍微长一点时间而已。后来我男朋友发现了我的这个小秘密,不过他并不反对,反而表示了支持,包括买来各种尿道

塞。不过使用尿道塞可以有效防止尿液外流,只是每次都要从尿道中拔出尿道塞感觉很麻烦,而且一不注意就会搞到到处都是尿液,所以在男友的建议下,我决定去安装一个尿道锁。

因为不是病理性原因,所以医院不会帮我安装,男友找到他的一个朋友,借用了一件无菌室帮我装上据说是从日本进口的尿道锁,而且除了尿道锁以外,还会送我一样东西作为生日礼物。在男友的安排下,我被推进了无菌室,打上了麻醉后,我渐渐陷入了昏迷。

这个被推进来的女孩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友,不过她的爱好有些特殊,居然喜欢玩憋尿,不过这样也好,我也挺喜欢玩弄别人的尿道,这样也不错。我看着我朋友特地从日本买回来的性玩具,就要将它安装在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身体里,我感到有点兴奋。

继续阅读女孩的手术

♥ 作者: Evan ♥

绝望的箱子

绝望的箱子 – 黑沼泽俱乐部

对于珍妮,我们做了几乎可以想到的任何事情。仅仅经过了三年,她被可以想象中的任何方式改造和操作着。尽管我对她的强健体魄非常惊讶,但当听到从她那被膨胀的口球撑开的下巴下面发出的轻微的呜呜声的时候,我忍不住感觉不想继续再对她进行折磨了。三年前,当她写信给我说她想自己的身体变成永久捆绑的样子的时候,我简直无法相信会有这样的人存在。但当经过几个月交流之后,我们终于见面了,而我则意识到她是玩真的。她来的时候只有19岁,她长得很漂亮。虽然只有5英尺6英寸高(约1.7米其实挺高了),她已经有38D丰满的胸部。身板这么娇小显得双峰呼之欲出。她对自己的胸部非常引以为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穿了一件紧身的体恤衫,下身是包臀漏肚脐的短裤。我仍然非常确信她会在最后一分钟打退堂鼓,然而她急切的签了自己的卖身契,然后喝下了我拿出的药剂。几秒钟后珍妮便昏睡过去。

继续阅读绝望的箱子

♥ 作者: Evan ♥

囚瓶中的瓶女

囚瓶中的瓶女 – 黑沼泽俱乐部

“阿娜,饭做好了没啊。饿死了。”我抱怨道。“快拉快了”阿娜答道

“小笨蛋,又在慌手慌脚了。”我嘻嘻笑着摸到她的背后。”不笨你哪会让我去入瓶啊。”阿娜嘟着小嘴撒娇道。

我暗笑,这丫头倒是真可爱啊。于是,没忍住,又把阿娜抱进了房间,玩了几小时主人和犬的游戏。

那时候我的收入虽然不低,但是工作非常忙,在家阿娜作为25岁年轻女人,又有很高的需求,我不能每天都满足她的要求,于是从网上看到了瓶装女这个概念后,我一直很兴奋,也希望阿娜能够答应做瓶女。开始时候阿娜不愿意,毕竟做瓶女就要被去掉四肢装进瓶子中,永生放弃人权,成为物品,没有自由。其实难道我愿意么,我花了大钱送她去Jp国犬校学习犬化,就这样把培养出来的小美女犬毁掉,我怎么会不心痛。但是后来她想通了,既然有我爱她,她还要自由做什么,家里又可以用侍女,她不用干活,要手脚做什么,何况瓶子的特殊功能能够让她获得满足,为什么不进去呢。于是,阿娜在我生日的时候终于答应了愿意做我心爱的瓶子,一辈子服侍我,来作为我的生日礼物。我当时开心地用蛋糕糊了她一脸。阿娜也被我的快乐感染,深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阿娜再过几天就要入瓶了,毕竟还是要害怕的,这个是正常表现,晚上依偎着我睡觉的时候还经常带着一丝恐惧,经常问我:”老公,入瓶真的有那么痛苦吗。”我摸着她柔软的长发安慰她:“入瓶很痛苦,但是也很幸福,做人,幸福和痛苦总是相互依存的啊,有那么巨大的痛楚,当然就有那样的幸福,别担心了。”阿娜似乎还想问些什么,但是看我的和蔼的样子,放心了不少,于是伏在我胸口,安静地睡着了。

继续阅读囚瓶中的瓶女

♥ 作者: Evan ♥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三至十四章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三至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三章 野外

早晨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体上,驱散了我的寒冷,看日头好像也不过早晨七八点钟,再过会中午也许会很热,肚 内感觉空空如也,让胃部也难受起来,我这是多久没吃东西了?嘴里也觉得有点干,想到昨夜被赤鹰灌进去那么多椰奶,还得感激下他,要不我觉得我现在站着都成问题, 看着明净的天空,温暖的太阳,总感觉自己是眼睛好像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又看了看身后的高山和密林,想到会不会突然跳出个豹子野猪什么的,自己给自己吓的一抖,看来不走不行了,自己给自己鼓励,小雅你行的,你不想死在这荒郊野外就坚持走下去!

山洞离可以开车进来的小路没有多远,让我不至于瞎走但山路那种高低不平或松软不一的路面让我举步维艰,路面还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石子,让我更是小心翼翼的,细细的鞋跟总是插进松软的土里,为了保持身体平衡现在完全靠脚尖的那几个平方厘米,虽然脚腕上的脚镣显的短小玲珑,但加上高跟鞋一起也有2公斤左右,可对于现在的我感觉有点重,脚镣环设计的虽然不再磨脚腕,可现在的重量卡在脚腕上每步都会让我感觉到疼痛,也许和脚腕上的伤卡在脚腕上每步都会让我感觉到疼痛,也许和脚腕上的伤没好的关系,大腿环现在更是限制住我移动的姿势了,想要稍微迈大点步子都得扭动着屁股交错着大腿才行,所以每走稍微大点步子大腿环都会让体内阳具棒跟着一动,没一会就让我再次感觉到那种随时被贯穿的痛苦感!

好想休息一会啊,可回头看了看,自己努力了这么久才走了不过两百米左右,路边都是小树和杂草从,没有依靠我可不敢蹲下休息,蹲下了再想站起来就难了,脚趾也因为长期站立而感到酸痛,脚腕我想也被镣环再次的弄伤了,向前看了看,前边百米好像是个转弯,这中间的路好像也没什么可以依靠的地方,咽了咽口中阳具棒,匀了匀口气,继续向前方慢慢的挪动着,树林中再次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继续阅读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三至十四章

♥ 作者: Evan ♥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十一章 黑暗

村口,几辆特警警车急速驶来,原本在暗处放哨之人已经被打晕控制,警车直接冲向了村边那个小院,由于这小院周围没有什么遮挡物,只能包围了再强攻!

院内!唠叨男把两串长长的流苏似的耳坠挂在女孩的两只耳朵上,接着合上小环扣,取来那已经融化的金属溶液注 入预先留下的槽孔,没一会小环扣就会成为一个整体无法再次打开,耳环坠主要部分为特殊金属,坠子上镶嵌有各色水晶,在灯光照射下反射出各色的星光,接着他把束腰围在了女孩的腰上,调整好后束到最紧,接着在背后结合处锁死,从此她的腰围将会始终保持在20英寸的小蛮腰,而且束腰会使她要始终挺着胸撅着屁股,从侧面看得始终保持着S形身段,她以后想向前弯腰就很难了,当然她那已经吊在项圈上的双手早已经让她习惯了这个姿势,只是现在更加的严格了,接着大腿环两边外侧被链接在束腰下边的外侧的小D环上,长度绷的紧紧的!中间的那根8厘米的短链只链接好了半边,下边得把贞操带与阴道棒放入才好链接!

“陈先生!下边要不你亲自来?”唠叨男一手拿着那根阳具棒,一手拿着贞操带的附件与带子递给旁边正在欣赏的年轻男子!

“哦!哈哈!我挺乐意为她效劳的!她的第一次我没有得到,但这最后次由我亲自送上也不枉我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钱!”

“阳具棒底部金属部分设有卡口,刚好与贞操带预设口契合!对就这从一边划进去就可以卡住,接下来你只要把它塞进女孩的身体里就行了“唠叨男在一边不断的指挥着!

继续阅读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十一至十二章

♥ 作者: Evan ♥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六至十章

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六至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 日常1

几天后,”小雅!起床了,快醒醒啊,小雅~要不今天我又要迟到了哦~”王磊正在用他那特殊的叫床方式叫着他面前的女孩,只见他一只手握着女孩乳环链坠着的铃铛,把 女孩双乳头扯的向上突起又松下,又各个方向扯了一圈, 惊人的乳房也随着乳头的扯动也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弹性足又饱满圆润,一次意外他发现扯动这条链子就可以让 女孩持续进入高潮,而且还不用担心扯坏乳头等,所以这条链子也差不多是她的命门所在,每次他只要一握住这条链子,女孩很快就会投降饶命!

“呜~磊!松开,快松开~”

“嗯!醒了就好,我还要上班养你这个小懒猪,这几天你天天睡还没睡好啊,我问过胡主任,说你体内应该残留有嗜睡的药也快没了,今天吃过早饭后你应该加强些锻炼了,不能老是不动弹!”王磊一边唠叨一边抱起了我走向了卫生间!

早晨,我已经习惯了被他叫醒抱起,给我刷牙洗脸梳头发,然后给我放尿排便,原来自己下体内的尿道锁和肛门锁都可以手动打开和关闭,听磊说好像自动排泄只是安全选项需要,所以不用担心被胀死,问他为什么知道,他说随我来的还有张说明书,作为证物那张说明书还在警局做化验,今晚应该可以拿回来了,很想知道那张说明书上写了些什么!

小口小口的吃着饭,看着面前的王磊,有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照顾着,淡淡的幸福感充满着我的心,有他在就好!“我吃饱了,你快吃吧!好像都有点凉了!”

继续阅读小雅的拘束生活 第六至十章

♥ 作者: 雨轩格格 ♥

灰色人生 第一章

灰色人生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叫紫轩是一个M,一个只能作为M而生存下去的女人,而现在的我却失去了我的主人,主人要离开圈子了,留下了破败不堪的我独自在这个空荡的别墅里生活下去,我不明白,我跟了主人五年,难道主人对我就没有一丝丝的感情吗?如果没有感情,为什么要把我时时刻刻带在身边呢?我尝试着寻找答案,但是没有什么结果,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我的主人一次!

2013年是我认识主人的第一年,那时的我还只是一个学生,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我的主人,一个外表看起来很阳光的男人,在相处了两个月之后,我把自己交给了他,那天我知道了他是个S,也是在那天我知道了他叫杨征,在那之前我从未知道过他的真实姓名,他只问了我一句话:“你要跟着我,做我的奴吗?”不谙世事的我对奴隶这个称呼是那么的陌生,我抬头望着他:“奴是什么?我现在不就是你的女人了?为什么还要做你的奴?”他哈哈大笑:“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做我的奴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我会给你烙上我专属的烙印,无论你走到哪里,别人都会知道你是我的所有物,不会再有人窥视你,而你也不会再有正常人的生活,你会快乐,但也会有痛苦,而这些都将会是我给与你的!我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如果你同意了就来找我,不同意的话我们就此别过,做一对陌生人就好了。”

继续阅读灰色人生 第一章

♥ 作者: 空气 ♥

燕国皇室的秘密 第一章

燕国皇室的秘密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那里!别让他们跑了!”一位满身血迹的少年在一位少女带领下躲到了一个草丛里面

“人呢?”

“到处找找!其中一个受伤了!绝对跑不远!”

眼看着追兵原离,男子也是松了口气

但她面前的女子可就不是这样了,而是拿出一把刀来对着男子“都怪你!”

“哦……?你可敢下手……”男子有些虚脱地说,毕竟吃了一记能量弹可不是闹着玩的

“怎么不敢?!”女子握紧手中的刀顿时此刺向男子,但距离脖子还有几分距离便整个人颤抖的趴在地面上“哈~哈——为什么我的身体……哈~还是这么铭感……”

继续阅读燕国皇室的秘密 第一章

♥ 作者: 未知 ♥

高中母犬

高中母犬 – 黑沼泽俱乐部

李明成——这是在这个县市最具影响力的一个名字,拥有一间高中、一间大学、一家饭店,同时也是国内一间科技大厂的董事长。他人脉极广,黑白两道都有结识,因此在地方上几乎可以说是霸主般的存在。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成就也让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心爱的老婆。

如果可以选择,李明成愿意舍去一切成就来换回自己心爱的妻子。可以说,事态变成今天这般,他完全也不想要。而现在,他要对造成这一切的那个人进行复仇,最残酷的复仇。

而对象仅仅是一个即将成年的高中女生。

他要让她过上比狗还不如的日子。

“老爸那我们先出门了!”一名少年在诺大的玄关向屋内喊道。他是李明成的两个儿子之一,名叫李坤。李坤的手上牵着一条狗链,而这条狗链连着的却是一个人。被狗链连着的是一名少女,比李坤矮一个头。一般人第一眼看到这名少女就会被她修长的苗条双腿给吸去目光,穿着黑色的过膝长筒袜让一双美腿更显瘦型。

继续阅读高中母犬

♥ 作者: cg1308815 ♥

落难女神

落难女神 – 黑沼泽俱乐部

本文是我的老文了,最先发在方舟上,最近闲着没事想挣点外快🤔不知道能不能行呢。

“我亲爱的奥菲利亚大人,落到夕日敌人手里的滋味如何呢?”

“我呸,卑鄙的魔族,圣光不会放过你们。”

“不愧是圣殿女神,身体沦为阶下囚,嘴上依然不依不饶。”

奥菲利亚愤恨的看着眼前的恶魔,素色的白袍满是一副大战后的凄惨景象,她万万没想到,原本已经节节败退的魔族,竟然在圣殿西部潜伏了一支小队,趁她落单时,对她发动了奇袭。圣殿女神的不容置疑的实力让她苦苦坚守,但最终敌不过魔族的轮番消耗。

“伊西斯是吧?我早该在阵前将你湮灭为尘土。”

奥菲利亚对眼前的恶魔还有映像,原本只是奇袭部队一个蝼蚁般的兵卒,竟在她快支撑不住的时刻对她发动了关键一击,此刻,围绕房间的暗红色光幕散发出不可抗拒的压制之力,恶魔领域对身为魔族的伊西斯来说像空气般正常,对身为圣殿女神的奥菲利亚却像是命中注定的克星,尽管体内磅礴的神力抬手间便可将眼前的魔族消灭,但在恶魔领域压制下,落难的女神只能艰难的一丝丝挪动身体,向墙角慢慢退缩。

“确实,正面交锋,我必定不是奥菲利亚大人的对手,”伊西斯双眼火热的盯着奥菲利亚白袍下包裹的身躯,淡淡的白光让女神玲珑有致的身体露出一丝不可侵犯的感觉,但越是这种感觉,却越能激起魔族心中政征服的欲望,“但是,魔王大人将我留在奇袭部队,自然有他的道理,奥菲利亚大人,你知道我心目中完美的女性是什么样的吗?”

继续阅读落难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