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urning sun ♥

列克星敦的道歉

列克星敦的道歉 – 黑沼泽俱乐部

战舰少女系列

夏日的港区,透露着忙碌的气息。港口人来人往,后勤人员们正帮着刚出征归来的舰娘补给装备,受伤的舰娘正朝着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聊着出征时的成果。

烈日炙烤着码头和海面,茂盛的树荫之下忙碌的身影来来往往;咖啡馆前出完任务的胡德小姐和维内托小姐正在品着自己杯中的红茶与咖啡,慵懒的生姜和鱼饼趴在遮阳伞下伸着懒腰……这时,一个靓丽的身影快步地从港口走出,神色焦急地向着指挥室走去。白色的海军制服紧紧地勾勒出她那傲人的双峰与纤细的腰身,黑色的裤袜潜入裙摆中,随着她的双腿不停地摆动着;高跟鞋踏在地面上发出急促的咔咔声,小麦色的长发因为走路速度太快的原因在风中微微飘散……列克星敦心中十分的紧张。

就在刚才的出战中,她作为最后一个攻击位,却因为没有校准的原因失手让轰炸机的投弹偏离了目标,导致院长没能被击杀。深海大和在临走时还不忘向着这边做了个鬼脸,嘲讽的喊道:“哈哈哈哈,没想到万无一失的列克星敦也有失手的一天,难不成是因为跟你的男人住了太久疏于训练了么?”

自然,和她一同出击的同伴无一例外地听到了这句挖苦。

列克星敦的脸颊蹭的一下变得透红,看着大家或是羡慕或是“我懂了”的表情,她气得直跺脚,然后立刻又放出了三个架次的轰炸机。

结果这三个架次的战机因为距离太远加上未进行精确知识,被大和的防空炮悉数击落。

继续阅读列克星敦的道歉

♥ 作者: solard ♥

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五章 虐杀

「呜呜呜……唔唔唔……」在一个破旧的贫民窟里,王雨欣正被一大群的乞

丐奸淫着。她的小嘴,阴道,肛门,乳房全部被肮脏的肉棒占据着,满身精液,一身污秽的王雨欣,散发着浓浓的恶臭,屈辱的泪水在她污秽的脸颊上留下两行清晰的泪痕,一股股口水混合着精液,还在肉棒的抽插下不断流出。

「呼呼呼……虽然公主的烂穴松的掉渣,但还是很过瘾啊……哈哈哈……」

「那是……毕竟人家可是公主嘛!就算已经是个被人玩烂的烂货了,干起来也还是爽。」「啊啊啊……我不行了……射了……呃……」插入王雨欣小嘴的乞丐,一把狠狠按住王雨欣的脑袋,将肉棒插入她的喉咙最深处,将大量浓稠的精液射了进去,呛的王雨欣不住地翻着白眼。

「说到底,还是公主的小嘴干的最舒服,那口技啧啧啧……没的说。」那个射完精的乞丐拔出肉棒,看着翻着白眼的王雨欣居然将精液从嘴里漏了出来,不由地一巴掌扇过去,恶狠狠地道:「妈的,谁允许你把精液吐出来的!」「啊……好痛……」王雨欣屈辱地看着面前的乞丐,无神的双眼满是泪光,然后一吞咽,将口中腥臭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给老子舔干净!」乞丐将肉棒抵在王雨欣的脸上,王雨欣屈辱地流着泪,看到那又再度抬起的巴掌,王雨欣赶忙将肉棒含入口中,认真地舔抵着。

「啊……好爽……这样才对嘛!」乞丐一脸爽快的样子,抬起的巴掌也放了下去,任由王雨欣的小嘴套拢着。

继续阅读兽欲系统 第十五章

♥ 作者: 未知 ♥

奴隶护士

奴隶护士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痛苦的休息室

「啊!」每月例行的医疗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坐在角落带着白色护士帽的藤塬奈美忽然低唿了一声。

「怎么了?奈美姐?你怎么脸色那么差?」坐在隔壁的同事藤香低声关心的问着。

「没…没事,可能是会议室里面的空气不好所以我有点头痛。

我还是先出去到外面透透气好了,如果有点到我的话请帮我照一下。」轻扶着额头,奈美略显狼狈的从后门安静的离去。

开会结束后,医疗人员都重新回到所属的工作岗位上忙碌了起来。

身体不舒服的奈美在护理站的桌上趴着休息片刻,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容易发现的红晕。

「奈美姐,刚会议结束时院长请我转告你去见他哦。」「院…院长有说找我什么事吗?」「嗬嗬…奈美姐已经等不及了吗?刚刚开会确定了要派现在的小儿科护理主任高田前辈去东京的研究医院支援呢。我想院长一定是想跟你讨论关于升迁到主任来替补的事吧。」奈美听了尴尬的笑了一笑,不擅长工作场合私下竞争的她不知该怎么回应。

「恭喜奈美姐!」护士站里另外一位甜美小护士雪子恭贺着,「奈美姐最近好事不断哦。叁个月前才跟你那个温柔又多金的科技新贵男友订婚,再升迁到小儿科护理主任的话那就真的是爱情与事业都双收了呢!」听了雪子的话,奈美眼中的光芒暗了下来。

继续阅读奴隶护士

♥ 作者: 未知 ♥

爱虐母女

爱虐母女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叫杨青雅,是住在大安区某区的女生,我才高中三年级,每天搭捷运上下课,我与我的妈妈一起同住也已经五年了,从爸爸五年前过世后,我和妈妈也就相依为命了。

这天,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我一如往常的前往补习班准备做大学考试的准备,但今天的补习班却因为停电而无法继续上课,我只好提前回家了。

我跟以前一样的从包包内拿出钥匙开门进屋,但客厅却是一遍昏暗,只剩妈妈的房间有透出光来,我走向妈妈的房间。

「妈今天比较早回来?」

我心底自己这样问,我走向前去,打开这扇沒关紧的木门,眼前的画面却令我永生难忘,我宛如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

妈妈,全身赤裸,脖子上戴着鲜红色的大型犬项圈,乳头上夹着发出声响的铃铛,下体用麻绳做成的丁字裤,妈妈的双手戴着手铐,脚上也戴着铁鍊做成的脚镣,而远处的地板上,放着一个脸盆,脸盆里放着一块正方型的冰块,冰块里冰着两支钥匙。

妈妈看见我像看见鬼一样,拼命的尖叫,想挣扎逃开却被铁练所束缚。

继续阅读爱虐母女

♥ 作者: 未知 ♥

堕落女警 第五章

堕落女警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性奴女警官在淫窟内侧的简陋浴室里王小宝开始擦洗猎物的身体,他让女警如狗一样匍匐在地上高高跷起那丰满的屁股,自己盆里捞出浸透温水的毛巾用一种异常温柔的手法擦洗着苗秀丽的身体各处,苗秀丽异常屈辱的忍受着罪犯的着种特殊「服务」

虽然手上的绳索已被除去,但她却感到自己的心理却被王小宝牢牢的捆住,这个鸡头已经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线,正在一步步把她带入淫荡的地狱自己却无能为力,还心甘情愿的做了他的性奴,正是莫大的羞辱。

「啊」苗秀丽发出了小声的呻吟。王小宝的毛巾已经离开了她的背开始游向女人最敏感的区域。

「不要啊那里不行。」苗秀丽的拒绝显的无力软弱。

「女奴现在还敢反抗!给我把放松,夹的这么紧怎么擦里面」王小宝喝道,用手很很的拍了拍女警紧绷的屁股。没办法,只有服从这个罪犯的命令。苗秀丽深感自己现在已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她开始试着放松自己紧绷的下体。

「啧啧,正是淫荡的女人淫洞里骚水那么多还不肯洗。让我来为这里服务一下吧」

「哦」苗秀丽感到有异物塞进了自己的下体,强烈的生理反应使她猛的夹紧了本来分开的阴唇。王小宝的手指连同深入苗秀丽的毛巾一起被夹住了。

继续阅读堕落女警 第五章

♥ 作者: 未知 ♥

堕落女警 第四章

堕落女警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呜呜不要啊」

「不要流了那么多骚水还有脸说不要。我还没爽够呢哦苗警官,你的好舒服我都不想出来了」

从地下室不断的传出男人挑逗性的言语和女人的哀求声,耀眼的灯光下一个女人一丝不挂的趴在一张床垫上,双手被绳索牢牢的反绑在身后,美丽的绣发散乱床头,强烈的灯光突显出女人正在受虐的身体,女人的身体被摆成淫荡的造型,肥大而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连同完全暴露在身后同样一丝不挂的男人那淫亵的目光下。

男人可说是瘦瘪的身上却有一条极其粗长的巨棒,此时正凶狠的刺进女人那已红肿充血的阴道里大幅度的做着活塞运动,两只手紧紧扶住了女人的柳腰控制着的速度时而游荡在女人那对下垂的和其他敏感地带上。

显然女人已被抽插了相当久了,脸上浮现出痛苦却有陶醉的表情,身体在男人有节奏的动作下不断的起伏,两只肉足绷的紧紧的,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骚水早已顺着屁股沟流下在身下印了好大一滩。这个男人就是王小宝而在他身下的女人正是被他绑架的女警苗秀丽,在把猎物带进巢穴后他便急不可耐的对被俘的女公安展开了攻击,到现在为止已经三个小时了,但他仍乐此不疲的在女警的里疯狂的抽刺。

继续阅读堕落女警 第四章

♥ 作者: 未知 ♥

堕落女警 第三章

堕落女警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夜色笼罩下的街道行人已经很稀疏了,只剩下路两旁那些古董般的路灯不情愿的发出惨淡的光。苗秀丽独自走在空旷的人行道上。要是一般的女人可能在老公或男友的陪同下才敢颤颤惊惊的快步走过这里,苗秀丽却没当回事,悠然走过,当了五年的警察,经历了太多的危险她已经不是普通的女人了,而是一个身手不凡的女警。

「抢劫啊!」

突然一个女人的叫喊声传来,同时一个男人的身影飞快的闪过街道跑进了一旁的小巷。

「有抢劫」苗秀丽意识到,她立即朝黑影消失的小巷追去,这完全是出于警察的本能。追着黑影跑过了一大段曲曲折折的小路,苗秀丽来到了一大片荒凉的拆迁工地,黑影消失在夜幕中。

「真该死,让他跑了」

苗秀丽看了看四周,到处是房屋的废墟和齐腰高的野草,风忽而吹过把野草摇的沙沙作响,唯一照亮这里的是月光和远处惨淡的路灯。地形为罪犯提供了绝好的藏身处。苗秀丽继续观察试图发现一丝半点的动静,但这里静的出奇,她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算了,还是先回去找到那个被抢的女人。」苗秀丽已不期望找到嫌疑犯了,她开始往回走。

继续阅读堕落女警 第三章

♥ 作者: 未知 ♥

堕落警花 第一章

堕落警花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一入夜已是下午六点了,夜色渐渐笼罩在吴市的天空,这是座中国中部的中等规模的城市,人口也就一百多万却有着发达的经济,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了快二十年,吴市的市容已经相当繁华了。主要干道上鳞次栉比的灯箱广告便眩目的闪了起来。

近几年来市内各似的色情服务场所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诸如「查处三陪」「捣毁卖淫集团」之类的新闻报道也开始多了起来,但如同其他任何一座城市一样,更本没办法根治,警方永远处于被动。这几天市局组织了几次大的行动,扫荡了好几家被怀疑有色情服务的酒吧和发廊,几乎每家必有成批的卖淫女和嫖客被拘留,警员们连续几天进行审讯希望能挖出大鱼,但收获很少。

「警察阿姨,求你了不要告诉我老爸,他会打死我的,我保证这是第一次啊」

「胡说第一次我们已经盯了在那家旅馆几天了,光这五天的晚上你们三个就去了二次,现在还敢说谎,我们已经给你家打了电话,你父母马上就来,才十七岁就变成老嫖客了,真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教育的」

女警官苗秀丽严厉的说道,这几天形形色色的嫖客她已经审了不少。但眼前的这个未成年的毛头小子还是让她震惊。小小年纪竟然和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嫖客称兄道弟,经常出入色情场所进行集体活动,据另两个交代说已经有二年了。

继续阅读堕落警花 第一章

♥ 作者: 未知 ♥

奇妙之馆 玲婧篇

奇妙之馆 玲婧篇 – 黑沼泽俱乐部

玲婧再三犹豫还是寄出了手中的黑色邀请函,第二天一个一米见方的快递就送到了她的宿舍。

盒子被打开了,盒子里的四面上都有个固定的圆环,圆环固定了中间的一个黑色皮袋。玲婧打开了皮带,袋里装一些固定带,从小到大的一整套震动阳具,一个单手套,一件胸前有两个固定槽的皮衣,一件双腿完全并拢的长皮裙,一双双手只能握拳的皮手套,一双跟和鞋子一样长的高跟鞋,一个全覆式的头罩,一个能带固定在头罩上的口罩和一个眼罩,和一套金属的项圈,手环和脚环还有已经一包小锁和钥匙。玲婧爱不释手的把玩每一件拘束具,仔细的收好这些东西,静静的等待室友下午都出去的时间。

终于下午玲婧下课回到了宿舍,室友果然一个都不在,玲婧从床下拿出了盒子,先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了珍藏的情趣内衣,望着露出乳头的皮乳罩,乳头已经兴奋的勃起了,下体传来阵阵凉意,开裆的t字裤紧紧的包住玲婧的阴唇,玲婧忍住自慰的冲动,拿出手环和脚环带在自己的手上,又试了下钥匙确认后把双脚锁在了一起,为了怕自己高潮的时候不小心发出声音,玲婧用胶布封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玲婧慢慢蹲在了盒子里,盖上盒盖,把手腕上的手环也锁了起来,钥匙放在盒子的角落,拿起大小中等的震动阳具,插入了早已经潮湿的阴道不停的插入。

就在玲婧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忽然她在箱子里听到了有人敲门,玲婧马上吓的关掉震动棒的开关,听着外面的动静。

难道是室友回来了?不应该啊,还有一小时才下课啊。

玲婧还在胡思乱想,脚步却越来越靠近墙角的盒子。

继续阅读奇妙之馆 玲婧篇

♥ 作者: 未知 ♥

奇妙之馆 杭玲篇

奇妙之馆 杭玲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又是深夜,王姐独自在店里喝着酒水看着一本厚厚的书象是在等什么人的到来,正在此时店门被打开了。一个西装领带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穿着白衣黑裙的ol连衣裙的女孩。

男子犹豫了下,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色的请柬说道:「你好,我姓张,朋友介绍我来这里的,这是我的请柬。」

王姐接过请柬看了看就收了起来,合上书抬头看象张先生和他带来的女孩。

张先生张的很普通,一身行头没一件超过1000的,看样子是个小职员,而那个女孩虽然也穿着普通的ol装但是165的身高加上高跟鞋明显气质比张先生高出一大截,女孩黑色短裙衬托的一双美腿更加修长,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双腿曲线完美,腰部在连衣裙收腰设计下衬托的更加纤细,向对的本来就大的双乳在上衣v型开口里一条深深的乳沟荒人眼球。

「你好,我姓王,是这店的老板,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需要吗?」王姐打量完两人问那张先生。

「是这样的,这位是我的同时杭玲,我们明天要去接待一位客户,但我们都刚进入公司不熟悉应该怎么办。」张先生说到,「我朋友听说后就介绍我带着杭玲来到这里了。」

继续阅读奇妙之馆 杭玲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