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olard ♥

兽欲系统 第十二章 

兽欲系统 第十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二章 沉沦

「一帮没用的废物!」菲尔格斯眼看大势已去,骑上战马准备撤离,不料在他面前,索拉德挡住了他的去路。

「滚开,别挡路!」菲尔格斯怒骂道。

「身为首领,怎能临阵脱逃,舍弃自己的手下而不顾?」索拉德一身褐色衣衫,腰间挎着一柄短剑,不长不短的褐色头发随风飘舞,此刻的他,目露寒光,根本不似平常那样的温和。

「再不让开,杀了你!」菲尔格斯纵马朝索拉德冲锋而去,索拉德却是不闪不避,硬生生用身体承受住了菲尔格斯的全力撞击。

「不可能!」菲尔格斯惊恐地看到,连人带马接近一吨重量的冲击力,竟是如同撞到了厚实的墙壁一般,索拉德纹丝不动,而自己反倒是连人带马摔了出去。

「到此为止了。」索拉德一把抓住菲尔格斯,朝敌军阵营走去。

耶鲁斯塔城很快被占领了,菲尔格斯也被索拉德扔到了国王面前。看着一切结束,菲尔格斯自知难逃一死,于是放声大笑。

「你们高贵圣洁的公主,在我这里已经成为了千人骑,万人插的淫贱婊子了,我们卖给你们的记忆水晶看了没,是不是很带劲啊!哈哈哈……啊——」一声惨叫,菲尔格斯的左手就此分家。

「公主在哪里?」亚修恩问道。

「公主?哈哈……我已经把她卖到浩瀚国去了,她现在恐怕被数万人轮奸性虐,被各种兽人淫兽轮奸性虐,等你们打过去,恐怕她早就不成人样了,哈哈哈……啊!」

继续阅读兽欲系统 第十二章 

♥ 作者: solard ♥

兽欲系统 第四章

兽欲系统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沦落为女囚的公主

萨沙菲尔宫殿之外,有一座大型的狩猎庄园,在这里,数名身着华丽衣衫的贵族子弟,正在骑马追逐着一直特意放出的驯鹿,而身为公主的王雨欣,自然也在其中。

今天的王雨欣,一身精致的银色铠甲,头上还带着银色的头饰,骑在一匹白色骏马之上,金色的秀发随风飘舞,当真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

“伊莎贝尔殿下,现在我们当中,就只有你还没有射到猎物了。”一个贵族子弟笑道。

“急什么。”被唤做伊莎贝尔的王雨欣白了那家伙一眼,随后拿起弓箭,对准那只鹿射了过去。

忽然,一阵风来,那支箭忽然改变方向,射进了树林深处。

“啊!”一声惨叫忽然传来,几人暗道不妙,立刻纵马进去,只见一个村野妇人,肚子插着一支华丽的箭矢,正是王雨欣射出的那支箭。

“卫兵,救人!”一个贵族子弟大声喊道,而王雨欣,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审判席上,审判官下达了最终的裁决:“伊莎贝尔殿下,因过失伤害罪,判处监禁七日。”

审判锤重重地敲下,而王雨欣,也立刻被带去了第七监狱。

继续阅读兽欲系统 第四章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在讲妮妮与娜娜和教授共度的第一个圣诞节之前,有必要讲一下教授的故事,以及,他为什么这么痴迷于虐待女性。

娜娜记不住的教授全名为:费尔曼.海因里希.冯.门德勒。海因里希是他父亲的名字,他的母亲则是英国人。

教授无比避讳的一件事是,他的父亲是战犯,是德国有名的贵族,因此也在非常时期相信了某种激进的宣传。而她的母亲呢,则是总部位于远东,某家臭名昭著的公司的资本家女儿。随着民族运动的高涨,母亲为了保护财产,转而远逃到当时相对保守的西德,屈己嫁给了当时年岁颇大,还在保释的父亲。

海因里希门德勒并不愿意伏法,他时常痛骂苏联人,嘲笑东德的穷人。在他老来得子之后,还经常对小费尔曼讲述什么用漂亮的犹太女孩做的人皮台灯,或是大屠杀这类的故事,每次说起,对这类残忍的事都是津津乐道,还不住地怀念自己从前意气风发的日子。

在旁人看来,门德勒一家并没有受过任何委屈,他父亲的贵族头衔尽管在所谓的魏玛共和国时期就已经不中用了,可他们家奢华,排场十足的生活方式和大宅依旧不断地向他人传递自己家是贵族的信息。

另一件让人们议论纷纷的是,费尔曼并不是他老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她母亲与他父亲年轻副官偷情生下的野种,可小费尔曼从小的脾气与他父亲一样,让人们少了嚼话头的资本。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二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天一早教授就回来了,他没有放开已经被不断攀升的性欲而刺激的浑身潮红的娜娜,仅仅只是打开了贞操代外侧塞住尿道的小孔,把一个带有引流管的塑胶袋与娜娜尿道里的橡胶管相接,把膀胱里堆积的尿液与媚药排泄出来。

娜娜排尿的过程十分不顺利,黏液中的春药在经过一晚之后把她的膀胱与尿道改造的更加敏感。不仅长出了许多神经丰富的细长肉芽,这些肉芽蜷曲挤在她的膀胱里,增加了她的腹腔压力,哪怕是里面的尿液已经排空了,娜娜也会一直有憋尿感,这也是为了增强她的敏感度的,一直保持充盈的膀胱会挤压子宫和阴道,让她在做爱的时候能感受到更多的快感。

涂抹在娜娜身体上的黏液已经板结,变成了像是巧克力一样的松脆的质地。教授捏了一下娜娜肚子上最厚的一块透明黏液块,马上就发出了咯咯破裂的声音。

黏液之下娜娜的身体已经长出不少细软稀疏的体毛,教授如法炮制,把娜娜身上覆盖的所有黏液都捏碎扫开。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二章

♥ 作者: Lee ♥

女警SM 秘密女刑警之女警炼狱

女警SM 秘密女刑警之女警炼狱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只好离开温暖的被窝来接电话。又是一件杀人案,我只好快速的穿好衣服,下楼跳上刚急弛着来接我的警车向案发现场驶去。

案发现场在一片公园的小树林中,死者为男性,中等身材,穿着很普通,全身没有能致命伤痕,只有手、脚踝骨上有几道红印。此现场不是第一现场,唯一能引起注意的是一本杂志。

回到局里,队长跟我们说:「你们老说不给你们机会,这次这件案件就交给你们了,给我尽快破了。」

我们非常高兴。我们这一组都是年青人,3男2女,最长的警龄也不过3年,一直以来不受重视,这次如果不是人手不够也轮不到我们。

我们几个凑到一起讨论起这件案件来,很快我们就分好了工,小张和小王两人去市局对照死者的指纹看看有没有案底,小黑和飞城去各派出所看看失踪记录有没有此人,我去查那本杂志。由於天还没有亮,他们走后我就回到家准备研究研究这本书。

杂志的封面很普通,几个漂亮的大美女,当我翻开第一页,我不禁脸一红。一个身材玲珑的美女穿着粉红色蕾丝花边的内衣被五花大绑,嘴上贴着胶布,中间略有些凸起,里面肯定塞着什么东西。

再翻过一页,又是一副类似的照片,不过美女换穿了件黑色紧身的衣服,手脚倒绑在一起全身成弓形,嘴里勒了一条绿色的绸带。彩页有十几页,内容跟第1、2页类似,文章的内容也是如此都是一些男人绑女人的手法、女人绑后的感觉、捆绑、sm等很多不太懂的内容、词汇。

同样身为女人,看到这些人给绑捆后舒服的表情,心里也有点痒痒的,难道真的这么好受?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试试。再仔细查看杂志,发现书号、印刷厂、编辑人、出版商等都没有,但是在最后一页我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电话查询后只知道登记人叫李艳春,住址在西山路七巷45号。我决定独身夜访。我穿好衣服,却发现手枪放在局里,只好装了把水果刀。

当我来到45号时,大约3点多钟了,我发现在窗边微微透着一丝亮光,同时院里有两只大狼狗向我瞪着两只蓝眼睛。看样子偷进是不可能了,怎么办呢?

突然看到了手中的杂志,灵机一动,里面不是亮着灯吗!於是我大模大样的按了按了门铃。

里面很快的出来了一个人,我把手中的杂志扬了扬,那个人没有说话打开了门,我走了进去,直奔房门而去。

进到门里,是一个小方厅,我刚要向里走,后面的人说话了:「怎么,忘了规矩?」

「噢,对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规矩,只好在装作看杂志,站在那里。这时上来两个人脱我的红色夹克衫,我一惊刚要反抗,突然想起手中的杂志中的女人都是只穿内衣,便任他们动手。

难道他们要象杂志上的女人一样对待我……一个女警,独身入险,而且手脚被绑应该是很想象的,但我却有点想快点被绑,是不是我的内心深处也有被虐待的情结。

脱掉夹克衫、牛仔裤,露出我里面穿的黄色紧身尼龙练功服来(这是打算秘密潜入的夜行衣),凸凹有致的少女身材、雪白的皮肤、一张漂亮的脸蛋加上甜甜的笑让那两人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天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继续阅读女警SM 秘密女刑警之女警炼狱

♥ 作者: 黄 梦铃 ♥

CDS之爱

CDS之爱 – 黑沼泽俱乐部

本文口味较重,不喜勿入,一切内容请勿模仿。本文最早发布于HKBDSMC,目前本人即作者亲自搬过来。请勿随意转载。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第一章

黑子加班,后半夜回家,为了快点回去,所以抄了近道,这条近道白天还好,可夜里…黑灯瞎火,没有半个人影,窝了一肚子的火,工作不顺,私下搞小额融资也是赔了一半,怕是这几年挣的钱全都要搭进去,嘴里碎碎念着,掏出手机照明……

只是忽然间,感觉银河系近在眼前,五大行星围绕着头顶,然后就神马都不知道了。

当黑子醒来的时候,眼前依旧一片漆黑,本能的想找到那个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的手机当照明,猛然间……发现四肢无法动弹,而且是被很细小的绳子,不,是鱼线困住了,而眼前,并不是真正的一片漆黑,眼皮无法睁开,好似被什么胶水黏住,一张嘴,立即呼叫,发现鼻子不通,被什么东西给塞死了,只好用嘴呼吸,可是,嘴也被一只手给捂住了,感觉很细嫩的一双小手,但是在全身无法动弹的情况下,只好使劲摇头,可是到现在才发现,连摇头都是奢望,头的两边都是钢管,只有一点点缝隙,摇头变成了轻微的摆动,而两边的钢管还在同步压向头部,额头上也很快被压上一个冰冷的金属物,点头都不可能。

黑子慢慢变得呼吸困难,这时,那双手算是挪开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猛然间,一根硬硬的棒状物体插进嘴里,黑子当然不会就犯,这个充满了胶味道的棒状物被敏捷的反应咬住,试图用舌头顶出去。

啪,就像电火花的声音,从大腿内侧传来的却是全身的剧痛。

“啊……唔唔唔唔唔唔~~~~~~~”

棒子进入了黑子的嘴里,虽然有点缝隙,但是即便是这点缝隙,也很快被膨胀的胶棒棒充满,很快,窒息感传来,身体开始挣扎,固定身体的鱼线过于密集反而没有切破皮肤,但是依旧切割感强烈,死亡近在咫尺。

鼻塞被拔掉了,黑子拼命的换气,但是还不到三下,再次被塞上,反复了十多次,黑子已经精疲力尽。

在16次之后,没有再被塞上鼻塞,取而代之的是肉呼呼的,有点气味的东东。

肉肉的阻挡物重复几次后离开,接着是穿脑魔音,根本就是有人拿着扩音器对着黑子的耳朵大喊“听不听话”黑子的嘴被堵着,无法做出回应,依旧重复着那句:“听不听话”感觉耳朵里就像炸响了原子弹一般,脑袋嗡嗡,在经历了不断的窒息后,遭受如此巨响,黑子感觉自己到了地狱。

继续阅读CDS之爱

♥ 作者: 何夏 ♥

失乐园

失乐园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乌紫被他带到一座偏僻的庄园。庄园里一个很大的别墅,树林繁茂,是天然的屏障,把这个庄园裹在层层一望无际的绿荫之中,草皮铺了十里,这里有游泳池和许多户外设施,看起来像一个极其富贵人家悠闲自在的栖息地,别墅装修似是中世纪风格,外部布满青苔和绿藓,巴洛克风格的门窗紧闭,窗户狭小,而门却巨大,但厚实坚重,像一块顽石屹立,阻挡着外来不相干的好奇之人。平日里都是紧紧关闭的大门,此时却敞开。

乌紫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别墅,惊讶的话都说不出,她今年十五岁,脸蛋漂亮而匀称,有着未脱的稚气和初已长成的妩媚。发育还不太久,身材瘦小而已初见曲线,巨大的庄园别墅在她面前就像一个张开嘴的巨兽吞噬着她,朝她迎来。

她留着长卷发和斜刘海,拿浅紫色的发绳把头发束在脑后,成一个马尾。露出那张线条还很圆润的小脸,和一道细长秀丽的眉毛。整个人似一个精致的芭比娃娃。

她穿着才到大腿的海蓝色百褶短裙,上身是质地柔软的衬衣。没穿内裤,在来的路上被他从后面扒去,胸罩也被他强硬的脱下,他逼迫她穿上了长筒丝袜,洁白的颜色,到大腿,裙子刚好盖过一点丝袜,和一双棕色方头皮鞋。他用光滑柔软的丝绸,给她胸前系上一个浅灰紫色的蝴蝶结,很宽,刚好覆盖住胸前两个粉红色的乳尖,她未穿胸衣,衬衣被剪掉一截,露出柔软的小腹和肚脐。

衬衣材质轻薄,刚好遮住胸部,乳尖在纯白的衬衣下若隐若现,若遇上风吹晃动,衬衣飘起来,两个圆润小巧的乳房,就能完全显现。

继续阅读失乐园

♥ 作者: zhuzi12138 ♥

乳胶、百合、调教(第二部分)

乳胶、百合、调教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第三天来临时,莫娜已经完全迷失在了快乐的无边海洋中。

虽然已经看不见任何事物,但一想到面前镜子里的那位黑色乳胶少女是自己,她就变得异常兴奋,不依靠任何其他外物便达到了意识上的高潮。

她从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居然是如此的淫荡,浑身上下的每一处细胞都仿佛是为性爱而生一般。

没过多久,她心中期待的第三步改造开始了,改造舱伸出了机械爪,拿出了一条黑色的看上去似乎是束腰的东西。她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而那束腰很快就覆盖在了她那纤纤柳腰上。机械爪加大了压力,束腰开始收缩,62的腰围硬生生的被收束成了50出头。莫娜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很快,更多机械爪涌了出来,两片纳米材质的透明软体被放在了她的双眼前,融合进了那黑色的乳胶皮肤中,紧紧的贴合在了眼球上,这让她能重新看清外面的事物了。当然,这软体还有一种功能,那就是将眼泪转化为一种催情的甜味物质。并且能让莫娜在被舔弄眼球时感到特殊的快乐。

眼睛被改造完后,接下来便是其他的五官。她鼻子前的乳胶皮肤内凹陷,将鼻腔全部覆盖,吸收并且分解鼻鼻腔内的污秽。而嘴巴内的牙齿与舌头,整个口腔都被乳胶完美的包裹住了,它们会让莫娜再也无法感受到其他味道。唯有她人的体液,特别是淫液与精液会成为至高的美味,让她的身心变得极为愉悦。耳朵内被装入了助听器,目前没有开发的必要,但后续的改造中或许会针对这里。

她胸前两团黑色的乳房前被留出了一小巧的孔洞,为了让她的乳汁能从中溢出。两个黄豆大小的橡胶乳塞被放进了乳头处,不这么做的话,时刻分泌的乳汁很快就会溢出,太浪费了。

继续阅读乳胶、百合、调教(第二部分)

♥ 作者: Anyother ♥

黑原生

黑原生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被制成奴

阳光从落地窗外撒入房间,床边的智械机器人不停地发出提示音。云娇懒散的按了一下智械肩部的按钮,智械的胸部投影出画面。

一张邀请函

标题是无名者的艺术盛宴,简介是无名者将会把你打造成一件艺术品,在往后就是被邀请者云娇的名字和地址。

“谁发的邀请函?不会是自己的未婚夫宫莫吧!”云娇正想着。

智械又发来提示,云娇点开信息,是邀请函的追加内容:云娇小姐,因为您尊贵而特殊的身份,无名者一定会给你一个非比寻常的体验。

“一定是宫莫搞得鬼?”云娇嘟囔了一句,把智械推到一旁。

轿车缓缓的停下,云娇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址,确认无误后便向里走去。刚进入别墅,身后的大门便碰的一声关闭,大厅中央一个蒙面的瘦小身影,发出畸怪的声音说到:“欢迎云小姐光临,无名者恭候多时。”

“就是你给我发的邀请函吗?”云娇轻轻的问了一句。

“云小姐这面请!”无名者并不直接回答云娇的问题,转身向旁边的长廊走去。云娇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也跟了上去。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你老实告诉我,这都是宫莫安排的吧?”

无名者不理会云娇,在走廊边的墙壁上挪动了一个机关,墙壁打开,里面却是一个明亮的实验室。

“云小姐,是否认识这些东西。”

云娇仔细的环顾着四周,这里的器械和设备都是黑原生的产物,而黑原生正是自己未婚夫宫莫创立的公司。

“我就知道是宫莫,他人在哪里?”

“抱歉,云小姐。这里没有宫先生,这里只有我家金主。我家金主说了,宫先生是个伟大的创造者,同时也是个暴殄天物失败者。这里有百分之八十的杰作都曾被宫先生亲手毁掉,同时他还浪费了自己巨大的天赋。”

云娇退了一步,心中有点不安:“你在说什么?你家金主是谁?”

“云小姐不需要知道我家金主是谁,只需要知道金主需要云小姐的帮助。”

“我的帮助?”

“没错,其实就是帮助宫先生回归,继续他伟大的创作,发挥自己的天赋?”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其实云小姐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变成一个精美的艺术品,也就是一个永久的乳胶奴隶,然后去享受它。”

“你…你 …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云娇不安的后退着,可是智械机器人已经抓住了她的双臂。

“等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说话间云娇已经被拖上实验台。

“求你了,别,你到底要干什么?这样做,你们不害怕制裁吗?”云娇慌乱的叫着。

“云小姐可能忘了,在没和宫先生完婚之前你的身份只是个贱民,用任何方式处置贱民都不会受到制裁。”

云娇还在哀求,但是身体早已被智械拖在实验台上,四肢全被束缚,一个机械手臂剪去了云娇身上的所有衣服。

实验台便降下去,束缚架打开了云娇的双腿,并将她翻过来面朝下。 继续阅读黑原生

♥ 作者: zhuzi12138 ♥

乳胶、百合、调教

乳胶、百合、调教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莫娜最近总是感觉有什么人在一直看着自己,尤其是在公司里,这种感觉便更加明显。她有些害怕,但是对于这份工作的需求让她没法提出辞职。

家里的弟弟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急需一大笔钱治疗,她的工资虽然高,但想要独自支撑医药费还是十分困难。她的存款已经一分不剩,房子也准备卖掉了,只是希望医院能治好弟弟。

今天上午,公司的总裁突然通知部门主任让她去办公室一趟,据说是要聊聊她最近工作上的事。

莫娜有些搞不懂,为什么总裁会因为工作上的事找她,要找不也应该找自己的上级吗?

她很快来到了顶层的办公室,这里已经算不上是办公地点了,浴室、书房、健身室、卧室等等,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她有些拘谨的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那个……您好……我是财政部门的莫娜……”她往空荡荡的巨大客厅喊了一声。

“我在书房~”总裁的声音从书房的方向传来,富有磁性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听上去却并不刺耳。“小娜是吧,过来。”

莫娜戴好鞋套,扶着墙壁向里走去。

走到书房门口,她礼貌的敲了敲门,然后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位穿着红色睡袍的优雅女人坐在柔软的真皮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对方画着淡妆,金色长发与柔和的五官结合在一起,简直就像电视内耀眼的欧美明星。莫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总裁居然是个白人,而且还是一位如此美丽的金发美女。

她的表情很放松,淡淡的笑着,带给人一种亲切的好感。不知为何,莫娜突然感觉自己的脸好像有些发烫。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财政部门的莫娜。”她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便低着脑袋不敢抬头。

“小娜是吧……”女人站起身,“恭喜,你是第一个除我亲人之外,能够踏上顶楼的人。”

“听说最近,你的家里遇到了一些情况……对吧?”她拿起书柜旁桌子上的一壶咖啡,给自己和莫娜分别到了一杯。“别客气,随便做。”她将咖啡递给了莫娜,示意她坐在书桌旁的另一张椅子上,这显然是为她准备的。

莫娜有些受宠若惊的捧起温热的咖啡杯,坐在了椅子上。“那个……确实,家里最近发生了点事。您是怎么知道的?”她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对方温和的态度让她很放松,下意识的忽略了这是一次上级与领导间的谈话。

“啊~是你的部门主任告诉我的,他说你最近有些心神不定。”女人没有喝咖啡,而是将它放在了书桌上。“是这样的,最近我有一些私事需要找人帮忙解决,但是一时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如果你愿意帮我解决……那么,我可以付给你一笔钱,足以付清你弟弟治疗需要的所有费用……如何?”她轻轻笑道,抛出了鱼饵。

不出所料的,莫娜显得很心动,她犹豫了一会,将杯子里的咖啡全部喝光后,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她确实需要这笔钱。

“很好~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女人脸上的笑容忽然变的奇怪了起来,这让莫娜心中有些不安。

“开始……?什么意思?”她忍不住问了一句。

“很快,你就会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女人晃了晃手里的咖啡,“祝你好梦。”

忽然,莫娜感觉眼前有些发黑,昏了过去 继续阅读乳胶、百合、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