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丽娜 第二章

丽娜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机器尚在维护,可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手从上面移到下面,嘴里渐渐发出呻吟。

讲我拉回现实的是电脑的提示声

那个国营公司发了个调查问卷给我,询问我使用情况,回想刚刚的行为,我内心不禁羞愧,才脱下多久就。。。

我在问卷最后填写了 不能长期使用与惩罚机制不够完善两个问题。

两天后机器差不多维护好了,我在想是否需要再穿一个疗程时,售后人员给我发了一个覆盖程序,说是这里有更完善的规范机制。同时我收到了那个公司发来的机器补给液,它在补给机器时顺便就会维护服装。

打开覆盖程序,我发现,新的程序并不是连接我的私人电脑,而是中央服务器,这样穿着衣服的我活动范围就不仅限于我家了,但穿着这黑色的乳胶服怎么出门呢?

继续阅读丽娜 第二章

♥ 作者: stc1768 ♥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第二章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已经普及了很久了,犯人的逃跑率大幅减小,从而解放出更多警力,社会也更为稳定。

仓库中,一个成熟的妇人正在寻找着什么。

“咦那套留给我自己的测试服装到哪里去了?”

作为新型监狱测试相关的工作人员,大部分人都难逃进入其中的结局,王主任自然给自己设计了一套测试服装。王主任为了这套服装可废了好大的心思。

它是二代的监狱服,穿着者不必进入狭小的监狱隔间而是直接放逐在社会上,其中的智脑会牢牢地将监禁者控制在服装中从而不危害社会。而仅需的设备只是几个补给站而已。而补一次就足以满足一个人三天了。

“听说上次那个找我要测试服装的女孩已经自己把刑期延长到了5年,不过天天高潮的生活真是羡慕呢”

“我的衣服呢!”

继续阅读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第二章

♥ 作者: stc1768 ♥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 黑沼泽俱乐部

作为一名入行不久的小记者,由于要发掘许多新闻素材,我需要全国范围内到处跑。

那是个春日的下午。那时我正位于一列前往蒲甘加盟省达贡市的白皮车上,因为蒲甘加盟省铁轨的电气化程度还比较落后,需要在那个原边境小镇更换车头。

当我从午餐该吃桶装方便面还是杯装方便面的思考中回过神来,列车已经更换完车头,开始了加速。最终我在自动售货机上选定了一份鱼香肉丝口味的碗装方便面,转身准备去车厢连接处接点热水。

一抹红色闪过我的视野,这抹象征着热烈和激情的颜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她那非常完美的衬托出婀娜身姿的短袖上衣上印着几个大字:

警告

三级流放犯

司法局

继续阅读新型监狱测试计划

♥ 作者: 未知 ♥

体验性爱人偶

体验性爱人偶 – 黑沼泽俱乐部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周的《新闻探讨》节目,我是李晓晴,今集会和大家看看最近热烈讨论的性爱人偶共享计划~~」一个年约20岁的女生在镜头面前专业地说着,她穿着一条米白色连衣长裙配上高跟鞋,把她高挑的模特儿身材表露无遗

小晴继续说「为了应对性暴力等犯罪行为,政府展开了多个不同的对策,其中之一是《性爱人偶共享计划》,计划首阶段就是在不同地区的公园安装这种性爱人偶」

小晴的右手轻轻放在一个金属物件上,这个金属制品的高度和小晴差不多,由外型看来像一个人形雕塑

我们先来看看在我的身旁这个性爱人偶」小晴一边说,摄影师一边在拍特写镜头

人形看起来像一个女性,穿着高跟鞋站在地上,上半身向前倾,令臀部向后挺起,完全展露出女性的曲线美

金属人形全身银白色,仔细看会发现她的身体被一层贴身的金属薄膜所包裹,摸上去就像女性的身体一样柔软,在手脚关节和脊椎这些地方则由坚硬的金属支架支撑,令金属人形保持着特定的动作

人形的头部也完全被金属薄膜包裹着,在薄膜内整个头部都更被硬头盔包裹着,所以眼睛鼻子那些柔软的部位摸上去也有硬硬的感觉

继续阅读体验性爱人偶

♥ 作者: 未知 ♥

面具

面具 – 黑沼泽俱乐部

劳拉消失了一段时间,当她回来时,带回了一个阿拉伯式样的珠宝面罩.显然这是中东一位满意的客户给罗格的.她取出自己嘴里的口塞,然后将面罩附带的口塞对准自己小嘴塞好,然后将面具后面的固定装置固定好。

鼻子附近的小孔是她仅有的空气来源。 显然这个面罩及其附带的贞操带足有数百年历史。据那位客户说有一位阿拉伯公主曾经长期佩带着它们。

传闻说从这位公主的11岁起直到许多年后她结婚,绝大多数的时间里,她的脸都不得不被这副面罩所覆盖。

而且由于面罩没有嘴巴的开口,她只能透过面具后的口塞中间的小孔吸取液体事物。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这样的饮食结构下,她的形体异乎寻常地完美。

可是没人知道这位可怜的女孩在炎热的沙漠中,长期戴着面罩的感受如何,反正劳拉即使在开着冷气的房间里,也很快感觉到脸上和头周围发烫。

劳拉打量着这副面具。毫无疑问很美丽,非常的美丽。而且这肯定非常昂贵。因为上面所有的珠宝都并非赝品。并且修饰精美。阿拉伯人可能只认识珠宝,但她知道,这绝对是一件艺术的杰作。

继续阅读面具

♥ 作者: 未知 ♥

丽娜 第一章

丽娜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叫丽娜。一个人住在郊区的别墅里。

我的生活不是很规律,每天晚上,当我的性欲起时总是忍不住。所以第二天总是容易无精打采的。

今天上网冲浪的时候看到一个国营公司,叫什么天堂公司的一款产品,说是能让规范一个人的生活。正好有活动,在报名的人中随机抽取100人免费发放,我一看就报了。

两天后快递公司打电话来了,说我有快递,不用说,我的奖品到了。

在送走快递小哥之后,我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有一个黑色的乳胶球,一个看上去是装着隐形眼镜盒子,一个无线发射器,一个黑色的贴片,一个装有管子的机器,还有一个小U盘,一管药膏,还有一份说明书,箱子里还有一双高跟鞋,根只有1厘米高。奇怪的是没有其他的配件了。

继续阅读丽娜 第一章

♥ 作者: 未知 ♥

一个好看的乳胶触手文

一个好看的乳胶触手文 – 黑沼泽俱乐部

普拉姆用手压着自己的脸颊做出一个鬼脸来表示自己的挑衅。她喝的有点多,但是还有很多的乐趣等着她。她的朋友都在看着她。

“我才不怕,这只是一个老式大厦。”普拉姆说道。

“如果你这么确信为什么不去那里证实一下呢?”

这些就是普拉姆最后可以清晰想起的内容。现在她站在了那栋大厦前,在她的身后是看着她的伙伴。这栋在几十年前被遗弃的大楼看起来非常可怕。

这里有太多的故事,他们说这里会捕食进入的人,进去的人从来没有返回过,外面的人听到过里面的尖叫和哀嚎。

普拉姆认为这些都是吓人的故事。

现在她就在这里。

一阵寒冷刻骨的风吹进了她的连帽衫里。

也许她应该放弃她的骄傲然后转身离开。。这里看起来是那么的。。。那么的可怕

普拉姆回头看看。

她的朋友开始向她起哄。

握到了门把手的普拉姆扬起了一条眉毛,她发现把手竟然是暖的。

继续阅读一个好看的乳胶触手文

♥ 作者: 未知 ♥

将自己囚禁

将自己囚禁 – 黑沼泽俱乐部

当固体燃料点燃时,它发出的强光照亮了夜晚。在火箭的巨大力量下,地面震动了。当火箭在空中飞行时,靠近发射台的一群人欢呼了起来。但更多的人流下了眼泪。“我们在干什么?

一年前。

他们走出小防空洞,那将是完美的。男人走到房地产经纪人旁,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我想我们得谈谈。”他带着经纪人到附近的桌子边说。

谈判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所有的事情都达成一致并签署了协议。

“因为房子是空的,一旦法律生效,你就能入住。”经纪人和他们握手说。

计划正在进行。当他们返回他们的小公寓时,他们讨论如何重新布置房子,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防空洞。

“我认为这将是伟大的尝试,凯伦。”

“梦想成真了,菲尔。”

继续阅读将自己囚禁

♥ 作者: 未知 ♥

永远的拘束体验

永远的拘束体验 – 黑沼泽俱乐部

明明是假期,可约好的朋友却临时有事,害的无事可做的我无聊的在街上乱逛着。

下次一定要好好欺负他一下。

这么想着,我走到了一个昏暗的小巷里。

“拘束体验?这是什么。”

难道说这就是花钱就能把别人绑起来的那种店么。

没错,我喜欢看到别人痛苦的样子,喜欢别人什么都做不到的无助表情。本来这是绝对不能对别人说的性癖,但是很幸运的,我遇到了在晚上自缚出门的他。

他注意到被别人发现时的表情深深地吸引了我,我自然没有放他就这样离开。

之后发生的是就很容易想象了。他成为了我的可爱的奴隶,以后每当我们双方都有时间的时候,他都会来找我,我也回应他的期望,让他痛苦的表情来满足我。

除了今天。

那么我只好自己去找点乐子了。

继续阅读永远的拘束体验

♥ 作者: 未知 ♥

Bane 第十二至三十二章

Bane 第十二至三十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https://zhaoze.art/bane/

第十二章

不管卡特里娜在下雪之后给了她什么样的快乐和浮力,她和凡尔纳的会面在接下来寒冷的几个月里很快就被吸走了。时间像慢慢退去的潮水一样流逝,留下了一片灰暗、荒凉的海滩,两旁是垃圾和恶臭的有机物。这就是卡特里娜飓风的感受。她作为祸害的时间越多,她的情绪就越低落。更糟的是,她越来越难记住不被诅咒是什么滋味。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记忆正在成为一种遥远的记忆,就像一个不属于她自己的生活的图像。她讨厌自己弄得一团糟。她甚至想开始违反流放,只是想听到那个该死的监控者声音——被什么东西说话。什么都行。

似乎,没有别的东西占据了它,她的思想正在转向自己。低潮揭示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最好把它们藏起来。她会在那里坐上几个小时,沉浸在过去失败和错失机会的回忆中。感觉从童年到今天,她所拥有的每一个遗憾和未实现的梦想,都因孤独而被放大,因为她自己痛苦的审视。他们似乎没完没了。

最糟糕的是——她最大的失败成就——她相信她已经让与父亲的最后一次谈话变成了一场争论。她对父亲的最后记忆是,她为一些愚蠢的小事向他大喊大叫,然后冲出家门。三天后,他突然死于动脉瘤。没有警告。没有时间道歉或说再见。他刚刚走了。她希望能把录音带收回去,把最后一次见面的事做完。还有很多其他的错误。没有人安慰她,告诉她一切都好。她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孤独地生活在孤独中,慢慢地用一种无情而无法逃避的自省使自己变得一无是处。

……

自从芭芭拉拒绝分享她的秘密以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甚至连另一个bane也没有,卡特里娜跟踪她寻找答案。她发现自己坐在一块参差不齐的花岗岩中,花岗岩从她常去的那座小桥向上游延伸。当卡特里娜反复试图表达她悲惨的遭遇时,这位神秘的灾民毫无表情地看着她。

继续阅读Bane 第十二至三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