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第二个奇点 第四至五章

第二个奇点 第四至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琳娜的肺快要爆炸了,剧烈奔跑让琳娜明白了人类生有双腿的意义。可是不远处还在持续寻找自己的恶鬼让琳娜不能停止脚步。

真是见鬼,字面上的意思。这个地下迷宫已经被开发了几十年了,只剩下一些弱小的怪物,被当作新手冒险家小试牛刀的训练场地,不知为何突然蹦出一群凶恶的鬼魂。琳娜和小队的同伴被袭击了,慌乱中琳娜和其他人走散了,失去了队内牧师圣光术的加持,琳娜无法用物理攻击击退鬼魂,只能落跑。

跌跌撞撞地逃进一个房间,琳娜把门掩上,明知物理方式无法阻挡鬼魂,这不过是欺骗自己的办法。

“到底是怎么了?这个迷宫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幽灵?”

幸运的是,幽灵似乎没有发现琳娜,渐渐远离了。 但这真的是幸运吗? 奴隶23号是兔耳族,作为优质性奴被转手到奴隶主希尔手中。然而令希尔不满的是,买主似乎集体对23号没有兴趣。是因为那双长长的不祥的耳朵吗?还是因为过分瘦弱,接近幼儿的身体呢?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先入为主的观点,觉得这只奴隶大概是被哪家大人玩坏了扔掉的残次品。没人想花大价钱买一只马上就要坏掉的奴隶。

继续阅读第二个奇点 第四至五章

♥ 作者: SYD ♥

第二个奇点 第一至三章

第二个奇点 第一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有一段日子没来过了,原因有两点。第一是我回了老家,现在在老家住,没有私人空间,什么也做不了,也没什么可写的;第二是找了个工作,每天都很忙。最近总算获得了几天假期,于是出来冒个泡。今天带来的是载于一本社团刊物上的翻译,原作者是我的朋友,我们就叫他“ハルヒ”好了。不必说,他是团长的死忠粉,当然本文与团长并无关联。原文是长篇小说(分为上中下三部分,22章,全文共二十万字左右),然而H的部分只在其中的4章存在,所以暂且先只翻译第一部分。标题是用了小说的原标题,所以和内容没有什么联系。

文中的人名均为片假名,因此就按照音译随便翻译了

第一章

“在里面,进去吧。”门卫看都没看来者。

艾米莉走进弥散着老人独有的腐朽气味的会议室。坐在上座的是和布满脏污的房间墙壁几乎融为一体的老人。老人面前的桌子上点着黯淡的蜡烛,作为房间唯一的照明光源。

“艾米莉,你来了。”老人的喉咙里挤出比初秋的寒蝉鸣叫还要嘶哑的声音。

“这是最后一次了。说吧,这次是谁?”艾米莉把玩着别在腰间的弯刀的刀柄。刀柄上镶嵌的红宝石散发着与房间格格不入的华贵的光芒。

“艾米莉,在每个时代都有妄想推翻我的人,我可以理解。有时候我也明白自己坐在这个位置太久了。但是你知道,现在尚且没到我让位的时候。我一直认为你是可以理解我的人。是的,直到今天。我很失望。”

随着老人最后一个音节落地,桌上的蜡烛同时熄灭了。

没有人知道此后会议室里发生了什么,因为那个房间被屏蔽探知的魔法笼罩,但最终唯一走出那个房间的人是艾米莉。

继续阅读第二个奇点 第一至三章

♥ 作者: SYD ♥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十章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说好的一些问题的回复。

第一个问题:作者你好,请问你发的文章来源是什么呢?我看你的文章基本都是标的原创,这些都是你写的吗?

回答:并不都是我写的。一般文章的开头我都会说明原文的来源。部分是以前的同人本和小黄书的翻译,部分是我自己写的(例如自述系列)。但是黑沼泽的原则似乎是翻译文也算是原创。

第二个问题:你发的自述文都是真实经历吗?怎么感觉很多都是yy的。

回答:首先这位读者老爷看起来没有认真看过我的文章。我先前已经在早先文章里回答过了,除了我在文章里明确说的“虚构情节”以外,其余的内容均改编自真实经历,当然内容必然会经过艺术加工,也会有一些夸大的成分,比如我不可能真的把自己快要吊死(劫后余生的情节)。一些危险的行为我都是会优先确保自身安全的。

第三个问题:我想知道尿道插入的感觉。你试过尿道插入吗?

回答:如果你指的是用尿道栓或者导尿管,那我是有用过的。插入导尿管很疼,疼到脑子发晕。我只能这么回答。如果不是重度受虐狂,我想应该是没办法通过那种方式获得快感的。

第四个问题:能讲讲你为什么会想写自述系列吗?还有这个自述系列有多少是真的。

继续阅读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十章

♥ 作者: SYD ♥

深知不能回到从前 第一章

深知不能回到从前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以前曾经听过传言说双胞胎之间会有心灵感应(原文是共感)。当然我一直是不相信的。但是今天,当我在自己房间无所事事地看书的时候,察觉到某种异样。我走出房间,走廊上很安静,一切如常,但是我感觉弟弟的房间就是违和感的源头。于是我放轻脚步,走到弟弟房间门口。

我没有贸然推门,而是先把耳朵贴在门板上。感觉自己是在做跟踪狂的变态行径。

里面传出奇怪的声音。

我握住门把手,竭力轻缓地打开门,将门推开一个窄缝,从缝里偷看。结果看到弟弟正穿着死库水,用手撸动阳具。他一脸淫荡地流着口水一边撸管,一边揉捏自己的乳头。地板上反光的光点宣告早已被各种液体弄湿了。

就算父母不在家,但这样在自己房间自慰,我的双胞胎弟弟还真是变态啊。

弟弟手上的动作开始加快,嘴里的呻吟声也变大了,精液随着叫声从性器流出,虽然没有飞溅而出,但像小溪一样持续不断地流到地板上。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的身体不断抽搐,微微颤抖,头也仰起来,这时,我们的视线好像碰撞在一起。

不好,似乎被他发现了。我急忙向后退,但是弟弟还是打开了房门。

“干嘛偷看啊,变态!”我和弟弟升上高中以来,已经好久没正经说过话了,没想到第一次谈话竟然是这样。以前他很黏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弟弟就不再找我玩,也不和我说话了,而且分开房间以后我们的接触更少了,双胞胎兄弟关系这么冰冷的也不多见。

继续阅读深知不能回到从前 第一章

♥ 作者: SYD ♥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九章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那个叫“阿坎”的朋友。有的读者如果看过“自述5”,应该知道他,不过为了方便没看过的读者,在这里简单提一句。(本文的人物经历是真实发生的,但h的部分是杜撰的,我并没有和这个朋友真的发生关系。我曾有个炮友,但现在已经分手了,h的描述是以前的经历。另外要提醒一下,无套肛交是不卫生也不安全的)

阿坎是我幼时的朋友,后来长大以后重逢。他后来去了日本深造,前些年我去日本的时候也接待了我。不过近期他回国了。

他归国后,我早就打算去找阿坎玩,只是前有职称考试,后有乱七八糟的琐事,一直被耽误了。前几天我终于抽出时间,坐上去他家的车。

阿坎回国以后在西区找了个房子,先前联系的时候他说已经找到工作了。不亏是阿坎啊,这么快就安定下来,哪像我,还在为找工作而忧虑。

阿坎租住的房子是老式的居民楼,小区也是比较古旧的小区,访客进出小区都没人管,居民楼的大门上的电子锁也被人为破坏了,保安亭形同虚设。我隔着玻璃看了一眼保卫室,里面只有一个老汉穿着破烂的保安服在里面打盹。阿坎住在那个小区最深处的一幢楼的六层,因为是老式的居民楼,根本没有电梯,靠双腿爬上六层就让我出汗了。我有些明白为什么他能租的起一整间房子了。

继续阅读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九章

♥ 作者: SYD ♥

樱井咲太过不完的一天

樱井咲太过不完的一天 – 黑沼泽俱乐部

七点十五分。

“咲太!还没起床吗?”楼下传来呼唤声。樱井咲太,也就是被呼喊的人,此时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房间地板上杂乱堆放的成人玩具和情趣道具,以及地上一处处已经干涸的精液洼,就知道这个房间昨夜又有一场肉欲盛宴。

咲太翻身下床,露出身上密布的绳痕。“贞操带的钥匙呢……找到了找到了。”咲太戴上眼镜,从地板上拿起一把银白色的钥匙,用这把钥匙打开了腰间将阳具紧紧束缚的金属壳上的锁。一根小指粗,拇指长短的迷你肉棒露出来,散发出被发酵了一夜的酸臭味。咲太动作轻缓地把分成两半的金属壳完全剥开,然后慢慢抽离身体,一根纤细的金属棒也从咲太小肉棒的龟头慢慢脱出。随着堵塞物消失,一些半透明的液体也和金属棒一同离开咲太的身体。这个过程并不轻松,咲太得停下休息一次才能完成。

距离做好起床准备还有一个步骤。双手伸到背后,攥住一个深埋在体内的把手,然后慢慢拔出。随着咲太一点点用力,一根布满瘤子,长相狰狞的紫色震动棒被缓缓拽出,与震动棒一起拽出的还有大量腥臭的乳白色液体,精液流淌到地上,形成新的水洼。到底有多少人份已经看不出来了。

咲太终于可以穿上衣服,走下楼去吃饭了。吃饭时,母亲又在絮絮叨叨地劝说咲太,但看着咲太不耐烦的脸和扔在桌上的大量钞票,最终还是闭了嘴。

吃完饭,咲太进了浴室。他得在上学前把身体洗干净,卧室母亲会打扫。

继续阅读樱井咲太过不完的一天

♥ 作者: SYD ♥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八章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周六晚上,我找来一件女式的连体泳衣和一双胶袜。胶袜是最近才迷上的,与之配套的还有双乳胶手套。都是我那个朋友送给我的。穿起来很费劲,需要用润滑液或者爽身粉,否则没办法拉到顶部。只是胶袜还不够,胶袜的长度只到膝盖上面一点,我找了一对大腿环。接下来弄来一个用跳弹和阳具套自行制作的小玩具。这个玩意等下要装在我的小弟弟上。

做好准备,我先把阳具套套上,再往肛门塞进一个假阳具和另外一个跳弹,然后穿上女式泳衣,把用阳具套包裹着的小弟弟向上拉起,让它翘着压在小腹。穿好泳衣和胶袜,我把大腿环也戴好。大腿环的作用是固定跳弹的遥控器。先前的无线跳弹坏了,这次只能用有线的。最近刚弄到一个做工很逼真的假阳具,原以为会很贵,没想到比预想的便宜很多。

接下来是传统的龟甲缚。因为写过太多遍了,这次就跳过吧。龟甲缚已经很熟练了。

我留下手没绑起来,因为还有接下来的准备工作。

我那个朋友送了我一个sm用的面罩,就是那种只有嘴巴有开口的全包面罩,当然眼睛也有一个缝,这个缝可以用拉链关掉。之前戴过一次试了试,透气性很差,戴着很难受,不过这次我就忍了。

这个面罩最后再戴。我把面罩放进腰包。后续是穿上大衣。虽然已经四月了,但青岛的四月早晚两头还是很冷,穿得严严实实的人不在少数。我穿好大衣,没穿裤子,全靠长达膝盖的大衣遮掩我不堪的身体。

继续阅读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八章

♥ 作者: SYD ♥

曲水流觞 第五至六章

曲水流觞 第五至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葵,开始认真考虑

我,岩崎葵,奔三的社会人。因为名字是花的名字,因此小时候的梦想是开一家花店。大学毕业来到东京,当了一个普通的职员。

兴趣是喝酒,看恐怖电影,和可爱的女孩子玩sm。也幻想过养一只萝莉体型的奴隶,为此专门租了2LDK的公寓,还买了很多调教用具。但不幸的是,只在朋友开的风俗店有机会用的上。然而某个周末开始,我突然有了一个女朋友。她的身高充其量到我的胸口,但胸部是破格的大。我曾偷看过她的胸罩,是让我嫉妒羡慕恨的Ecup。

她话不太多,平时声音很小,喘起来很娇媚,能刺激到我的施虐欲。她的身上时常带有令人安心的香味,我想了很久,很像是我老家的院子里的一种味道。另外我想她属于那种闷骚型,只是表面上清纯。不过呢,这一点我也有责任。

最初认识她的时候,她干净得像一张白纸。是我像一个爱涂写的小孩,在这张白纸上乱涂乱画。因此,她算是我最喜欢的作品。

用一句话总结,她从长相到性格,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她在床上对我言听计从。只不过,还是有一些小问题。

我们没有同居,因为本来就是楼上楼下的邻居(虽说这是偶然),大部分空闲时间,萌香都会窝在我家里。我本来以为这最多持续到她所就读的大学开学为止。可是开学以后她还是动不动就往我家里跑。不过只要她高兴,这倒无所谓。

但问题在于,萌香是那种,一旦闲下来就会索求的随时处在饥渴状态的类型。讲真的,一天两天也就罢了,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两个月了。

继续阅读曲水流觞 第五至六章

♥ 作者: SYD ♥

曲水流觞 第三至四章

曲水流觞 第三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葵,不知如何对待

“唉。”午休刚开始,我深深的谈了口气。一般来说,这通常预示着我要开始抱怨了,办公室里其他的人很有经验的快速溜走,溜去食堂。

“怎么了?”艾琳,我的友人,她没有溜走,而是关心的问我。

“之前我说过一次吧,圣诞节前钉田的店里招了个新人,碰巧住在我家楼下。我最初多管闲事帮了她一点点忙,她好像一定要专程登门致谢,还要来我家玩。我当时没能拒绝,只让她来之前提前告诉我。今天去钉田那边的时候正好撞见她,不小心说漏嘴明天休息,她就说明天要来我家。当时我也没想出理由拒绝。”我边无意识的捻弄铅笔笔尖,边把事情和盘托出。

“我记得,就是那个很单纯的大小姐对吧,长相刚好是你的菜,所以你在想怎么把她追到手没错吧?嗯,我明白我明白。”

这家伙又在歪曲事实,让其他人听见可就麻烦了,我恨不得一巴掌过去,但我现在有求于人:“于是我打算把家里那些道具什么的暂时放到外面去,可是太匆忙了不知道放在哪。想问问能不能放在你那边。”

“哎呀,如果一开始就隐瞒真实的自我进行交往的话,以后暴露了肯定会很难办的。还不如现在就挑明,告诉她你是个sm色情狂,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虐待女孩子,让女孩子流眼泪。”艾琳说的话逐渐离谱。

“我还没打算和她交往,只是普通的招待人到家玩。对方肯定也没有那种意思。”

“你倒是不否认喜欢惹女孩哭。”

你要吐槽这一点吗?

继续阅读曲水流觞 第三至四章

♥ 作者: SYD ♥

索菲亚的最后一次处刑

索菲亚的最后一次处刑 – 黑沼泽俱乐部

“你们这些无礼之人!快把我放开!我警告你们,我可是……”广场上,一个男人被剥光衣服绑在灯柱上。

这在12小时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世界就在这12小时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毫不夸张的说,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一伙不知从哪里来的人,在几小时内占领了执政议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麦克提提总部,扣押了所有麦克提提的管理人员,从防空工事里拽出了几十个想要藏匿的麦克提提高管,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揪出藏身在普通人里的执政议会的实际控制者。速度快到难以想象。一个盘踞在旧大陆权力中心十年之久的巨大财阀在一夜之间倾覆,男人的统治地位瞬间被推倒。

麦克提提将触角从亚洲地区延伸到旧大陆已是十年前的事,原本的支配者安空电力没来得及做出抵抗便被麦克提提吞并。没成想十年后,麦克提提就像那个当初被一夜毁灭安空电力一样,一夜之内倾覆。真是讽刺。

继续阅读索菲亚的最后一次处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