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自缚游戏 第一至五章

自缚游戏 第一至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有人说,蓝婷是一个漂亮、身材姣好的女孩;有人说蓝婷是一个聪明、事业有成的高学历「海龟」,还有人说蓝婷性格开朗、气质出众。他们说的都对,不过他们只看到了她阳光的一面,就像月亮始终把光明的一面面对人类一样,可能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她还有如此怪异的一面。在这里,S& M,绝对的惊世骇俗!

刺激,灵与肉的刺激,这是蓝婷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留学的时候染上的特殊嗜好,在哪里,虽然不主流,但也很平常。就像有人在喝烈酒对肠胃的刺激中获得快感,有人在挑战极限磨砺肌肤中寻求满足一样,她,只是在迷恋一种体味,在强烈的束缚中,在无助和黑暗中,在恐慌和惊栗中,在无尽漫长的等待中,体味一种特别而又强烈的快感。只是一种有点另类的爱好而已!她的一个同学身家过亿,却喜欢偷窃,三天不偷手就痒,相比她来说,蓝婷的这点爱好要阳光的多,起码,她不会妨碍任何人。

5年前蓝婷离开了美国,在家人资助下,独立开办了一家进出口公司。

3年前蓝婷的公司获得发展,在贸易中心25楼购买独立一层用于办公,现在已有员工30多人。

1年前她在20KM外市郊购买了独立别墅,山坡和林木掩映之下,私密性极好。

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蓝婷一个人躲在家中,体味自己独特的爱好,长期外在的阳光使她更加心痒。只可惜,没有玩伴的蓝婷只能选择「Selfbondage」,安全和能力的限制,使她屡屡无法尽兴。没有挑战性的行为,永远无法体味那种无助的感觉。

继续阅读自缚游戏 第一至五章

♥ 作者: 788 ♥

商场女厕一日记

商场女厕一日记 – 黑沼泽俱乐部

Y市,位于华夏中部,受2020年的新冠疫情而封城。疫情解封后,久违的人流重新出现在封闭了几个月的商场里。由于疫情还未结束,这家坐落于市中心的超级卖场实行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控制入场人数。于是,即使已经开放,超级市场内的购物者仍大不如前,商场一角的女厕便清闲下来,给了月月可乘之机。

月月,现在正在超级市场的正门口,等待市场营业。

已经将近2021的年关,来自北方的冷空气已经降临了这座小城。小城虽小,也有新潮。聚集在市场门口的人群便是一例。-1楼的耐克专卖店在今天推出限时打折活动,这些年轻的少年少女目标此刻全部倾注在此了。

然而裹着黑色冲锋衣,脚蹬白色运动鞋,搭配一条牛仔裤的月月注意力全不在此。

有好事者一直盯着月月看,主要在观察她的身上斜挎着的个性十足的大挎包。好事者不知道,如果他得以窥见挎包中隐藏的秘密,只会使他淳朴的价值观受到极大的冲击。

上午九点,商场营业。

继续阅读商场女厕一日记

♥ 作者: 788 ♥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第四至八章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第四至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不可告人的关系

眼前依然一片漆黑。

苗小樱稍稍晃动了一下,手铐依旧卡着她的双手。

左右手臂分别朝反方向用力,手铐被挣脱下来,丝毫没有了昨夜的强硬。

摘下眼罩,晨曦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穿过,投射在实木的地板上,反射着强烈的金光。

昨晚玩得太激烈了,苗小樱解开绳扣,撕开胶布,把含了一夜的丝袜吐出来,从内裤里掏出跳蛋,拿着这些东西走进了卫生间。

丝袜封进了塑料袋,捏上封口,塞进行李箱里。跳蛋在流水下冲干净,重新装回盒子里,同密封的丝袜放在一起。

把棉绳和手铐收起来,再草草处理了一下床上的蜜液,把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装好,冲洗干净,白色短袖加黑色侧条纹阔腿裤(我查的,莫喷),蹬上小白鞋,带上门就离开了。

门口的“请勿打扰”换成了“请即清理”。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继续阅读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第四至八章

♥ 作者: 788 ♥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 黑沼泽俱乐部

新手上路,文笔拙劣,多多包涵(PS:文章的进程可能有点慢,主要在于保证科学性,以及世界观的完整性,如有科学上的错误欢迎指正。)

20XX年X月X日,澳大利亚

澳洲原子能研究所,反物质粒子对撞机

对反物质的初步探索,使得人类拥有了靠近光速的可能

但是,原子,乃至夸克层面的前沿物理没有任何进步

这使对反物质的研究在进入夸克层面时也进入瓶颈

因此,大量的粒子对撞机被建造出来

时代被人类所改变

第一章 欲女计划

20XX年X月X日,印度尼西亚

“虽然说火山多,但风景还不错。”她咂了一口肥宅快乐水,斜靠在沙发上,两眼出神地望着落地窗外。

被刷下来的痛怕是只有自己知道。

两年以前,自己18岁,是“圣女计划”中最年轻,最有天赋,最有可能入选的受试者之一。没想到年龄却成了她最大的劣势。

受制于18岁的年龄,身体无法承受圣女装置的强大副作用,组织上再三考虑,还是没有批准。

作为三年特训的补偿,组织赠送给她印度尼西亚的一个私人岛屿,包括别墅,游艇,私人飞机,佣人。

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人生巅峰了,不是吗?

对她来说,像地狱一样。

虽然说是个女孩,却出身军人世家,从小就在机关大院里和一群小子打闹在一起。小学是校中一霸,单挑班上的一群混世魔王,没少挨过父亲的打。初中转了一百八十度大弯,安安静静装起了文静淑女,只有几个死党知道她嗦粉的声音有多大。

她本以为生活会这样平平淡淡,快快乐乐的过下去。

中考完的暑假她永远不会忘记。

异种是从7月开始入侵的。

刚开始的生活仍然平静,只是《新闻联播》的内容多了战况,多了难民,在南边的澳大利亚。

继续阅读这是计划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