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4号死刑

4号死刑 – 黑沼泽俱乐部

姓名:​纯子
编号:4007​
处刑原因:保密
处刑方式:第4号死刑方法
记录人:6号行刑人
时间:6月20日10时45分

我是一名助理处刑官,工作是处理资料,代理会议记录,以及协助处刑一些死刑犯。6月20日要处刑的,是我第一个独自负责处刑的犯人。

资料里记载的很少,我是听说犯人是个越狱惯犯,改判死刑原因保密,处刑方式是第四号死刑。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见过第四号死刑的处刑现场,当然也没实地操作过,仅仅在教材里学过操作方式。希望生疏的操作手法不要给被处刑者带来不必要的痛苦。处刑日马上就来到了,我一早带上衣服,提前两个小时前往处刑场。

​我第一次见到四号死刑的处刑台。真是壮观。一台高一米半,宽六十公分的三角木马,尖锐的金属制锐角在灯光下反射着可怕的光。前面两个角连着电极,届时要用导线接到犯人的乳首上。后面是一个架子,用来吊起犯人的手和灌肠用的溶液瓶。木马下段有两段枷锁,枷锁用链条固定在木马的底座上,犯人的小腿和大腿要折叠后用枷锁锁紧,这样犯人就只能用和锐角接触的小穴支撑全部体重。

接着我开始准备等下要用的灌肠溶液和特制肛塞。配置溶液我已经非常熟练了,有时在家里我也会自己调配给自己灌肠,只不过这次的灌肠液浓度比较高。但准备肛塞​的时候,我遇到了难题。这个特制的肛塞和以往我见过的肛塞都不一样,甚至不同于教材里的图片。时代在变化,教材也应该与时俱进啊。这个肛塞看起来像个木塞开瓶器,似乎是要把一端抵住肛门,然后旋转手柄让肛塞主体进入身体。但是等下要灌肠,教材中说的是先为犯人装上肛塞再进行灌肠,这个肛塞似乎并不是中空结构,这可怎么办呢。

思考了两分钟,我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着急也没用。总之先做其他准备。十几分钟以后,我把所有的器具都准备完毕,回过头来琢磨肛塞的问题。​犯人还有一个小时才送来,我还有时间研究研究这个东西。不如,在自己身上试试​?这个想法突然跳到脑海里。不行,这可是刑具,用来处刑的。我的理智在努力劝阻。但是这是为了学习用法,万一等会实际用的时候用法错误,不仅会对犯人造成不必要的痛苦,有可能还被监察委员会的说三道四。我拿起肛塞,开始用生理盐水冲洗。

但要是伤到自己呢?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可是肛塞我又不是第一次用了。​我可是有专业执照的处刑官。我开始坐下脱掉制服裙子。如果他们发现这个肛塞之前被人用过呢?我又把拉开一半的拉链拉回去。没关系,他们从来不会认真去看刑具如何。我拉开拉链,将裙子褪到脚踝处。

但是犯人会看到刑具的情况的。我又把裙子提到膝盖上。谁会在意一个将死之人的胡言乱语呢?我彻底​踢掉裙子,并将裤袜脱下。没事的,这是为了工作,为了学习。我一边不断重复借口,一边在肛塞上涂润滑液。多亏昨晚睡觉前先灌肠了,今天我的菊花应该会很干净。我蹲下,把肛塞的顶端顶在菊口,然后慢慢转动把手。​

我感觉到一根很细,但很长的棍子钻进我的直肠。我继续转动把手。棍子不再继续深入,转而慢慢变粗了。它逐渐撑开了我的菊穴。随着把手的旋转,我的菊花被强硬地撑开,里面的头部撑开的直径更大,这东西呈喇叭状,大头在里面,我无法用蛮力把它拽出来,否则整个直肠都会被翻出来。

我明白肛塞的原理了,肛塞会撑开菊花,因为把手中心有中空结构,灌肠液可以从把手中心流入犯人体内。想象着被处刑的犯人即将面对的遭遇,我的身体仿佛烧起来了,我开始抚摸下体,此时才发现,那里早已洪水泛滥。我想知道彻底打开是什么感觉。我用尽全力将把手转到极限位置。只听”咔”的一声,把手自动锁紧了。

我知道这是限位保护,当把手到达极限位置的时候,为了避免损坏刑具,通常都有限位器。限位后把手无法活动,不能正转也不能反转。这下麻烦了,触发限位后必须进行某个特定流程才能重新活动。我必须尽快把它取下来,因为再有不到四十分钟犯人就要被送来了。我很清楚解除肛塞的限位流程是什么,绝大多数解除限位只需要接上灌肠软管就行了。

于是我半蹲着身体,挪向行刑台正中的木马。那里有我之前准备好的灌肠软管。走到木马边上,我又发现一个问题,软管被固定在盛着灌肠液的瓶子上,瓶子被固定在架子上。软管太短了,我蹲着身体根本没法把它接到身后的肛塞上。得找一个垫脚的地方。我刚刚努力想站直身子,身后的巨大肛塞让我的肚子产生一阵剧痛。

我又只好继续蹲下。我到处找,但是没能找到垫脚的地方。好吧,看来只能跨在木马上了。我用力把腿抬起,半蹲着身子抬起腿是很难的,可是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我短暂地直起身,趁还能忍住身后的剧痛,马上跨过木马,然后又弯下腰。全部的体重压在和木马尖角接触的小穴​上,我感觉身体就要从那里开始裂成两半了。我连忙把大腿和小腿固定在枷锁上,勉强维持了平衡,并减轻了点小穴的压力。

终于可以连接软管了。我将手伸到身后摸索,成功摸到了软管,然后赶紧把它扯过来,安装进肛塞把手的中空部位。​我没有听到”咔哒”声,说明限位还没解除。这是怎么回事?没等我想明白,汹涌的灌肠液顺着管子流进我的菊花。我明明没有打开止水夹,灌肠液怎么会开始流动啊。我伸手想把灌肠软管拔掉,但却怎么也拿不下来,还拽得我的菊花生疼。由于突然用力引起身体的摇晃,跨坐在木马上的小穴也产生剧痛。我必须赶快停止让灌肠液流进我体内,这是处刑用的,浓度很高,而且就算是普通灌肠液,也有六升,我的肠子会被撑爆的。我强忍肚子的疼痛,直起身转头想去关掉止水夹,可是我发现止水夹是在关闭状态。竟然偏偏在这时候坏了。

怎么办,我必须让灌肠液停下,否则一旦灌肠液流出五百毫升,木马的电源就会工作,高压电会立刻杀死任何坐在木马上的人。我无法从木马上下去,因为管子连着肛塞,而肛塞取不下来。我要是直接跳下木马,我的直肠会被翻出来的。可是就这样坐在这里,被处刑的就变成我自己了。处刑官第一次处刑的人竟然是自己。我都能想到明天报纸头条该怎么写。

没时间给我犹豫了,已经有两百毫升流进我的身体了,我把左腿从枷锁中抽出来,用手努力在光滑的木马的斜坡上撑住,把右腿也抽出来。我咬紧牙关,忍受小穴被尖角摧残的疼痛,然后向右边倒下去,以跌落的方式,落下木马。我在空中收到了一个明显的阻滞,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断裂声,以及菊花火辣辣的疼。我的菊花好像没有被翻出来。

原来是管子从装有灌肠液的瓶子里被拔出来了。虽然等等需要再接一根可能耽误时间,但是也比现在强。我用力把管子从瓶子口彻底拔掉,终于停止了灌肠液的流动。接下来开始想办法把肛塞和管子从我身后拔掉。还有不到半小时,处刑的犯人就要来了。我得拔下肛塞和软管,清洗肛塞,再换一根软管接好,还得补充灌肠液。我再次尝试旋转把手,所幸限位解除了,我一下子把肛塞取下来,接近200毫升的灌肠液混着粪便从我被扩大的肛门喷出,恶臭充斥着整个房间。我匆忙去取来清水冲洗地板,擦拭身体,然后清洗肛塞。

我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想起高中时有次在浴室自慰,还没完全达到高潮,妈妈突然回来,我为了不让她发现,忍受着燃烧的浴火,在几十秒里脱掉全身的衣服,打开花洒,将沐浴液撒的满地都是,竭力冲淡整个浴室的味道,还得一边装出一切正常的样子高声告诉妈妈自己在洗澡。时隔这么多年,我竟然在做类似的事。只是这次忍受的是菊花和小穴的剧痛。

我打开窗户和门通风,同时在地上撒了一些高级的香水​,这些香水本来是想用在约会时(虽然现在还没有对象),没想到要用来掩盖自己的丑态。还有十分钟到十点三刻,犯人应该已经被送到楼下了。还好牧师会在外面而非处刑场等待犯人。距离这个房间进人还有几分钟时间。我努力嗅了嗅,似乎已经闻不到恶臭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浓的香水味。好吧,希望他们不要介意。就算有人提出来,我已经想好了借口,就说自己是第一次独立处刑,比较紧张,希望转换一下心情,所以撒了点香水。那群死脑筋的监察人员一般不会有精力去查手册看看在处刑场用香水是不是违规。

再次检查一下自己,衣服已经重新穿好了,证件也好好挂在胸前,所有刑具我都重新擦拭过了,被拽掉的管子也已经换了新的接好。地板虽然还没全干,但已经没有异味。钟表指向十点四十五分,​门被推开了,一个身披橘黄色囚服的女人被两名狱警带着进来。然后其中一个狱警向我点头示意。我看到门外站在一个牧师,他也向我点点头。狱警把交接单填好,我收下,然后狱警出去了。我走到处刑场的另一端,打开了那里的录像机。

接下来就是我的第一次独立处刑了。”确认犯人姓名:纯子。是你本人吗?””是的。””年龄:28岁,编号:4007,对吗?””对。””好的,日期:6月20日,时间:10点45分。处刑方式,第四种,处刑人:6号处刑人。感谢你的配合。请来这边。”​犯人很听话的来到木马边上。我很清楚她为何这样听话。秘密在她的囚服里。我手中拿着一个遥控器,能够操控她囚服里的身体上安装的一些小装置。一旦这些装置启动,她就会倒下哀求我。也许她连哀求都做不到。

“好了,想必你很清楚自己接下来会经历什么。说实话我也很奇怪为啥要设计这个第四号处刑方式。而且更可笑的是,这种处刑方式只针对长相漂亮的女囚犯。更别说还要求全程录像而非监察员现场监督了。这就像,你知道的,就像某些过激题材的AV。放心,声音是分开录制的,我会后期处理一下这段。””脱掉囚服吧。你希望自己最后是以何种姿态?我这里准备了一些便服,也有礼服,虽然尺码不一定合身。还是说希望全裸?”这是我作为处刑人能为犯人提供的唯一的”优待”,”虽然处刑时间现在已经到了,但四号比较特殊,一般整个流程会持续一小时或者更长。所以,你懂得。”我向纯子递出准备好的衣服。

纯子看了看,选了一套很考究的内衣:”我想就穿着它吧。”好吧,我没料到她会想只穿内衣。下次可以增加一点内衣的选项。她着手穿起来。蕾丝边点缀着整套内衣,她很快就穿好了。她没穿内裤,而是穿了一条丝袜。等下需要扯坏这条我很中意的丝袜,我稍微有些心疼。不过这算是开业酬宾,也无所谓了。

隔着透明的丝袜,我看到了她下体上安装的让她无法反抗的小装置。说实话,这种装置很不人道,只有越狱惯犯和死刑犯才会被安装。碰巧纯子二者都是。一根张牙舞爪的震动棒被深埋小穴,只有一点点露在外面。我很清楚那根震动棒有多大多粗,震动棒上有极细钢针刺进小穴内壁,以此保证不会脱落,只要按下遥控器的开关,它就会开始剧烈震动,还会间断放电,带给被安装者剧烈的快感和痛苦,直到电量用尽。我记得这款电池续航大概是八小时。安装时和被激活时的痛苦,只有亲身体会过才懂得吧。

我让纯子跨坐上木马。小穴虽然没有直接受到尖角的摧残,但震动棒似乎往里陷了一点,痛苦的表情攀到纯子脸上。我把纯子双手吊起,锁在支架上,再把纯子穿着丝袜的腿用枷锁固定,然后动手在丝袜上撕开一个口子,将肛塞装上。自己试过一次后确实不像第一次那样手足无措了。接下来的流程就很简单了,扩张,接上灌肠软管。我把木马首端的电极接好,拉了两根导线到金属端口,然后坐下来等待五百毫升灌肠液流进纯子的菊花。

对了,一般为了防止犯人大喊大叫,都有一个口球,纯子全程没有大喊大叫过,所以我忘记了。不过等会她肯定会控制不住喊出来吧。这次就当优待了,我就忍受一下她的痛苦叫喊声吧。

纯子马上就要达到高潮了,电极也马上就要接通了。突然,纯子看向我:”兴趣不错,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说完电流通过她的心脏,在我还没问出她到底知道了什么之前。

她知道了什么?

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 thoughts on “4号死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