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鸣神永恒之捕绳术修行法

鸣神永恒之捕绳术修行法 – 黑沼泽俱乐部

稻妻城 天守阁

高处,雷电将军双目紧闭,右腿单盘,左腿下垂搭于其上,双手作莲花状。御阶前,九条裟罗如往常一样,垂首汇报着天领奉行所管辖的诸项事宜。

“……以上事务皆正常运行。属下告辞。”

“慢着。”将军睁开眼,深紫色眼眸中蕴含着雷霆的威光,“如是我闻,眼狩令遭到了不小的抵抗,这说明此身所追求的永恒错了吗?”

“将军大人是不会错的,这是因为……”九条裟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平日里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

“哦?那是为什么?”将军盯着这个她信任的大将道。

九条裟罗只觉得被无数雷光锁定,冷汗从额角冒出,她急中生智道:“属下所练的弓箭术,讲求心、弓、箭三位一体,才能命中正鹄。”

她突然停下了,将军皱皱眉道:“继续说。”

这可不是急中生智,这是口不择言了啊。九条裟罗心中暗道,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咬咬牙继续讲完:“将军大人的永恒之心必然在正位上,稻妻人民则作为弓去承载,可是作为箭的眼狩令却未必合适。”

说完她又赶忙补充道:“况且眼狩令执行过程中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哼,你想说什么便直说,不必有这些弯弯绕绕。”

“将军大人恕罪,属下斗胆一言:大人的永恒是不会有错的,只是这眼狩令或许并不是现阶段最合适的方法。”

“那什么是最合适的方法?”

“是……是……”九条裟罗灵光一闪:“只要大人了解民情,那么将军大人的方法就是最合适的方法。”

“你是说我不够了解民情?”

“属下不敢,只是将军大人太过强大,兴许有些感受略有差异。”九条裟罗快要疯了,她感觉自己在一条通往无想之一刀的道路上无法回头,“民众有很多限制,而大人受到的限制则少得多。”

“你说得有理,不必惊慌,你再说说怎么才能给此身增添限制?说得好恕你无礼之罪。”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九条裟罗心底有个恶魔在低语。

她有个不能说与人听的秘密——她馋御见鸣神主尊大御所大人身子。

九条裟罗并非是九条家家生子,她是九条家家主从山崖下捡回来的。没有人知道她为何自山崖上坠落,可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被大御所大人注视的孩子,是大御所大人保护她不被摔死,因为她有雷属性神之眼。

九条裟罗此生唯一的信条就是忠于大御所大人,可不知道从何时起,这种忠诚发酵出了爱恋——一种扭曲的爱恋。

她想要用绳子捆住那个她所忠于的神明。

本来只能够一辈子将这情感愿望深埋,如今却有那么一丝机会……

她赌上所有,大殿里一时回荡着她的声音:“可以用稻妻古传的捕绳术!”

时间仿佛静止,空气霎时间凝滞成胶状,如沼泽般裹住了九条,她努力地张开口鼻,却吸不进丝毫氧气。

预想中的无相之一刀没有到来,将军声音威严而庄重:“哦?捕绳术?你是想用绳子束缚我的力量吗,这怎么可能?”

只要是对永恒有利,大御所大人应当不会罚我,哪怕其中参杂了我的私心……九条裟罗打定主意:“属下请大人自行封印神力,让躯体和普通女子一般。”

将军合上眼,柳眉轻蹙,右手结天人印。她身体微微一晃,不再盘坐于空中,而是落在地上,木屐踏出哒哒两声轻响。九条裟罗能听出来,这是气力不足下盘不稳的寻常人的脚步声。

将军再睁开眼,眼中无尽雷霆已经隐去,整个人多了些温婉的韵味。她轻声说:“我已经封印了绝大多数力量,除非遇见重大危机,否则封印不会解除。不过五感依旧比常人敏锐些。”

九条裟罗踏着御阶,走到将军身前:“冒犯了。”说罢取出一捆淡黄色麻绳。身为要拘束押解犯人的武将,随身携带绳子也很正常吧。

虽然很想触碰那对雪白的衣饰,九条裟罗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规规矩矩地先在影乳房上方缠绕四圈。她用的是细绳,并不显得冗余。九条扳住将军双肩,使之向内靠拢,同时收紧绳子固定大臂。

将军的味道很好闻,九条细嗅一番,除了处子幽香外还有龙胆花清苦的芬芳。绳子在后心做一固定结,随后从左边腋下穿到身前压在锁骨上。

九条拨开将军的马尾辫,绳子于颈后穿过右边腋下回到身后,绕过固定结后向下。九条托起将军双腕,纵向捆绑两圈后,把绳子穿过颈后的横绳。九条左手用力扽,以此收紧绳子,右手抓住将军X形交叉的双手,勉力向后脑推去。

将军的柔韧性很好,她闷哼一声,吐出肺部的空气,挺起胸给背后被迫收紧的肌肉让出空间。九条不愧为练武之人,力道很大,捆得连接后颈与双手的绳索收缩到只有五厘米才停止。将军十指修长,紫黑色指甲几乎可以触碰到脖颈。

九条先是打一个结固定,从而使得将军双手再不能下落,接着横向捆绑住交叉的手腕,随后又在大臂接近于肘部以及胸部下沿紧紧捆了三圈。绳子拘束住大臂,使之不能向外伸展,从正面看,双肩以下皆尽隐藏于背后了。绳子勒紧衣服,将军的浴衣领口便下滑些许,露出隐藏在半透明灰紫色内衬下的,月牙般皎洁的双肩。

乳房上下的绳圈勾勒出影挺翘的形状,九条从未在如此近的距离审视过她的大御所大人——除了她住处那五座雕像。

她感到自己的鼻息冲刷着大御所大人的耳垂,她的视线自上而下,坠入玉峰间的深渊,连带着她的心魂与神智一起。

捕绳术接近尾声,九条的力道越发放肆。她在大臂与躯干间,把固定大臂的两个绳圈纵向绑在一起。两绳圈死死夹住乳房根部。

余绳先是缠紧了连接后颈与双手的绳索,这一行为使得将军双手被吊得更高更紧。剩下的部分,九条选择捆扎在腰臀上——这是她的大御所大人绝对摸不到的地方。

绳子在腰间像腰带一样捆住,与九条满是肌肉线条截然不同,将军的腰是如此纤细。绳子延伸出两根,九条撩开浴衣后襟,在影大腿根部分别捆紧。影的大腿很有肉感,绳子深深陷入其中。大腿根的绳子吸引了九条的视觉焦点,两瓣肥美的肉臀包裹在黑紫色蕾丝花边的亵裤中,和纤细的腰身有着莫名的协调。

最后,九条暗道一声得罪,拉着绳子三度穿过影的胯下。隔着亵裤,两股绳子在两侧挤压着外阴,使之突起,轮廓隐约可见,一股则从正中间勒进缝中。中间绳上,九条还打了三个硬结,分别对应阴蒂、阴道口、后穴。

她抽紧绳子,绳裤便勒进影的下身。“嗯~”影轻柔地呻吟一声,带着鼻音。呻吟声如同天籁,让九条明白这一切并非她妄想出来的幻觉,她曾经无数次在雕像上钻研的吊颈日式后高手缚如今真正用在了她的大御所大人身上!

影感到莫名的燥热,这是她数百年来都未曾体会到的。“一心净土,开!”影心中默念,她想要离开将军的躯壳。“忘了封印神力后打不开一心净土了。”影暗道糟糕。忽然,一阵尿意袭来。

“解开吧,我要去盥洗室。”影命令道。

“将军大人,限制力量就是为了体会不能从心所欲的滋味。这与初衷相违背,请容我拒绝。如果大人实在想去,就请按照民众的方式,完成任务获得奖励,用奖励换取去盥洗室的机会吧。”

影这才体会到,绳子紧紧缠绞在身体上,双手被捆住高高吊起,力量也与寻常弱女子无异的她,似乎不能像以往那般从心所欲,区区尿意就让她十分难受。不过这是她自己答应的事,也就无从发脾气,况且她也想看看九条说的方法是否真有利于永恒。

“那需要完成什么任务呢?”

九条敏锐地听出影的声音里少了一份从容,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大人有什么想吃的吗?”

“想吃的?甜点心可以吗?”影觉得自己有段时间没吃甜点心了,从中午把主导权交还给将军开始。可恶的将军,什么只有身体所需的嘛。

“那请随我去花见坂。”九条的语气参杂了命令的意味。

“啊?你是要我被捆成这样出门吗?万一被人看见了……”影虽然不懂得太多色色的东西,但她看着自己呼之欲出的双乳也有些不好意思。

“请放心,我会给大人披上斗笠风衣。”

天守阁前,九条和一位笼罩在斗笠风衣内的神秘人并行。

神秘人自然是雷电影,此时她正因为绳缚而不得不昂首挺胸。九条左手扶着影纤细的腰肢,右手伸到斗笠里,抓住影后心的主绳束,防止她摔倒。

“走吧,将军大人~”见影踟蹰不前,九条催促道。

影回首看向大殿,许是封印了力量又被紧缚的缘故,大殿显得格外宏伟,正面的半人面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她看见夜空中皎月高挂,繁星似宝石般璀璨闪耀。夜晚的风带来海的气息,微凉。一种感觉袭击了她,是影不曾体悟到的凡人的渺小。两人踱步前行,到了天守大门,眼前看门的武将影叫不出名字。于是影不禁回头望去,天守阁前阶梯盘环蜿蜒,与尘世似乎分离开来。“我好像离人们太远了。”影心想。

过了桥就是稻妻的商业街——花见坂,而九条停下了脚步。

“嗯?”影扭头,眼神带有寻问的意味。

“将军大人的任务是从现在开始,独自前往木南料亭购买三彩团子一份。顺便一提,花见坂的夜樱可是不可多得的景致。”说着九条把摩拉放进影风衣下的衣兜里。

“啊?此身尊贵殊胜……总之不行啦,不行啦!”影已经失去了全部的从容,要是被人看见他们的鸣神主尊大御所大人这个样子——周身绳索加诸,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形,连下身也被勒出隐秘的轮廓……她不敢再想下去了,她要命令九条解开,再好好惩罚她!

“我会在暗处好好看着大人。”九条贴在影耳边道,像以往无数个夜晚一样,九条心中补充。随后她羽翼一振,消失在夜色中。

影凌乱在风中。

“可恶的九条裟罗……”影打算解脱束缚立刻脱身,她活动手臂,想找到解开绳索的办法。她扭头看向身后,能看见张合的右手手指,手指摸索着想要找到绳结。为了更好地发力,她微微弯下身子,用尽全力一挣,“嗯~”绳子好像勒得更紧了。双手被向上吊到了极致,于是影试图向下拉扯,发现被紧紧吊住。上下都行不通那就左右试试,又被胸部上下两股绳圈固定住了大臂。至于向前则是身体挡住,向后则更不可能。

而且更可恶的是,下身的绳子与绳结越发深入她的花园,摩挲着她的敏感点,麻绳独有的刺激感使她浑身燥热。香汗浸润她的衣衫,绳索和衣衫都愈发紧贴丰满的肉体,有些较薄的地方甚至变半透明状,隐约可见其下脂玉般肌肤。

这一切都被暗中的九条尽收眼底。

“她捕绳术居然如此高超。”影不甘心地晃动身躯,却不得不承认上半身被彻底捆成了一个整体,相互制约——她挣不开九条的绳缚,只能去完成任务了。

尿意催促着影,她弓着身子小跑,高跟木屐踏在木制桥面上发出哒哒声,还有木板吱呀声。小跑本身并无困难,可木屐跟高,上半身又被紧缚,难以保持平衡,并且三股绳子依旧坚守岗位,刺激着影的下身,于是影很快就气喘吁吁。

下了桥,影看见有对夫妇正向一位武士诉说着什么,她想起来旁边就是查案的地方。“这么晚了,将士们仍旧……”

夜晚的花见坂灯火不息,青石板路上落满繁樱,远处影向山抬首可见。影看见小仓屋的老板研究布料,路边小吃摊无数,好像有什么“团子牛奶”……

“我的永恒,民众的永恒……”绳索的束缚感逐渐淡去,影体会到了真实,一种来自须臾的真实,与一心净土里带着泡影感的永恒天渊之别。

走着走着,眼前豁然开朗,影向山全然呈现在影的面前。“左边是九十九物,我记得这边有条小路通往木南料亭……”

小路上人很少,幽静。小路的尽头几乎就到了木南料亭,影听见响亮的打铁声。九条暗中看着,“糟糕,这里有两个侦探——龙二和珊瑚。”与影不同,九条熟悉这边的一切。

果不其然,龙二和珊瑚一下就注意到了影这个姿态奇特的神秘人,他俩凑到一起,目光打量着影。珊瑚道:“那个人好奇怪,步幅也太小了吧。”

“他们是在看我吧。”影五感敏锐,立刻觉察到这一点,“他们看不见我身上的绳子,我得正常一点,被发现就……”

木南料亭近在咫尺,影装作正常,缓步走去。谁知道龙二和珊瑚一左一右围了上来:“老板,一份串串三味,一份鲷鱼烧。”说罢坐在影左右两边的高脚凳上。

影想要赶快完成任务,道:“要一份三彩团子。”龙二和珊瑚两人都坐着,影觉得自己等待时站着未免突兀,于是也想坐下。

可高脚凳很高,大概是需要影脚离地的高度。影绕着高脚凳挪了两圈都没能找到坐上去的方法,见周围两人扫视她的目光中疑惑成分越来越浓,她狠下决心,轻轻一跳坐了上去。

“啊、嗯~”绳结一下子被挤进了影身体内部,剧烈地刺激着影的神经,隐藏在斗笠面纱下的双腮通红欲滴,她竭力按捺住呻吟的欲望,只有一两缕鼻音无可救药地发散出来。

珊瑚和龙二越发诧异,正在此时,三彩团子做好了。“承惠一百五十摩拉。”

影心中一惊,她忘记买东西需要钱了,朦朦胧胧地,她想起九条离开时好像往她衣兜里放了摩拉,可是她自己手被捆住身后,又怎么掏得出来。

“我,我能不买了吗?”

木南杏奈眉头一皱道:“你这人好生奇怪,吃食怎么能退。”

怎么办怎么办,影心一横,道:“钱在我衣兜里,你拿吧。”

木南杏奈心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钱不能自己拿吗?正欲开口。珊瑚说:“老板娘隔得远,我来吧。”珊瑚伸手,微微撩开风衣,看见几股绳子。珊瑚证实了心中的猜想,轻声道:“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取出摩拉交给老板娘,并将打包好的三彩团子放进风衣口袋。

龙二不明所以,看向珊瑚,珊瑚稍稍摇头。那风衣下的紫色花纹好像有点熟悉……

见任务完成,九条刷得出现在影身旁,以公主抱来抱起影,随即张开天狗羽翼飞入夜色中。

月光皎洁,影仰视着九条英气的面容,花见坂的喧哗逐渐淡去。

“裟罗,你以后要当我的镜子,当我做得有所偏差时,我授予你直言的权力,;当我做错了,我允许你采取嗯~强制手段,不因此降罪于你。”

“是,将军大人!”

“私下里叫我影吧。”

“是……好的,影!”

“裟罗,我想吃三彩团子,嗯~你喂我吧。”

“裟罗,我想去盥洗室……”

此般风月,或许不再是不移不变的背景了吧。


回到天守阁,九条赶紧抱着影去到盥洗室,接着她像抱小孩那样分开影的双腿,将亵裤拨到一边。影的阴蒂隐藏在包皮中,不能直接看见,大阴唇肥厚粉嫩,其间细缝红润诱人,阴毛并不繁茂而且十分柔顺。

影开始没反应过来:“给我解开啊?”

“影这样尿就行了啊。”九条眼中闪烁着邪恶的光芒,“这是为了补全民众孩童时期的体验。”

“唉!唉唉唉!!!!!!!”影羞赧无比,“不要啦!放开我。”挣扎两下却脱离不了九条纤细而有力的臂膀。

“那就看谁先憋不住喽。”九条用膝盖托住影的身体,腾出一只手来,揉搓起影的小腹来。

“啊呃。”尿意冲刷着影的意志防线,影竭力忍耐,面颊好似燃烧,滚烫得通红。

九条揉搓一会儿,一边轻声“嘘”,一边“轻拢慢捻抹复挑”轻重无规律地按压。眼看着到时机了,九条一口含住影的耳垂,并用牙齿轻轻咬住,同时对影的小腹猛地一按。

“唔~啊!”影再也憋不住,仅有一丝淡黄的尿液喷涌而出。

过了半分钟,内部压力依旧足以支撑液体喷涌出一米远。九条突然掐住影的阴蒂,下体受到如此刺激,尿道括约肌瞬间收缩截住了喷射的尿液。

“你干嘛?”舒畅中猛地停止,影难受异常,而阴蒂的刺激又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想要解开绳子畅快地释放吗?”九条脸上浮现出阴谋的微笑,“之前任务影体验了奖励,只有奖励没有惩罚是不行的哦。现在我们来做个游戏。”

“游戏?”

“对。”说着九条把亵裤拨回到原来的位置,将影放到床上,在影的大腿中间用绳子横向捆了三圈,随后在双腿间纵向缠绞紧并打结,“我给你两分钟时间,我会闭上眼,你可以尽情跑或者找地方躲藏,然后我来找你。三分钟内没找到你我就解开绳子。”

影正想答应,忽然想起惩罚还没说,就问:“那找到了呢?”

“如果你被我找到了……”九条目光下移,影顺着看去,发现九条正盯着自己双腿根部中间的位置,“那我就把你阴毛剃干净,让你成为民众口中的白虎,白白嫩嫩的小穴是不是很可爱呢?”

“才不是呢,此身……”影本想说此身尊贵殊胜,却感觉好像这样说更羞耻了。

“游戏开始。”九条闭上眼转过身,补充道:“而且我会用胶带呦~”


第二天,影在盥洗室看着自己这通红却没有毛发的肉穴,从中又收获了些许对于永恒的感悟。

3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布者

Sisiters

p站user:55489860 喜欢SM 绳艺,拒绝过分血腥,至于我的接受度以及癖好可以参考我的收藏。 欢迎约稿,有意联系。qq1136063661 公开稿 两万字以内千字十六,以外万字二百 这是个非常低的价位了呢,往往查找验证相关人设就要花费数个小时。 非公开稿 两万字以内千字三十二,以外万字四百 同人方面动漫看得比较多,游戏玩过王者荣耀,明日方舟,阴阳师,崩坏3,原神 欢迎交流,qq1136063661。 不会在任何网站上收费发表

5 thoughts on “鸣神永恒之捕绳术修行法”

  1. 但其实,将军她是机械人偶,不是生物质的人偶。所以设定上以影自己从一心净土出来体验世界更合适吧。PS:九条收藏五座将军雕像是因为她喜欢五这个数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