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 第七至八章

风乎舞雩 第七至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严重拖更是不是?本次更新其实是有些不完全的,部分情节没写完,但基本上不影响阅读。

这次有OOXX情节了。

祝阅读愉快

第七章 似梦

ASC少女组艺术品收藏室

装修奢华的大房间里,三十三具美女雕塑静静陈列着。

——三十三具精致华美的女体艺术品,三十三位被活制成艺术品的少女美人。

一天前,收藏室又迎来了三件展品,都是最近制作完成的上等佳作。

第一件叫做《霜灵》。

湛蓝的水晶中是一位清秀的少女,她的头发扎成麻花辫,穿着蓝色的吊带晚礼服和长筒丝袜,脚踩一双蓝色高跟凉鞋。漂亮的小脸上笑意盈盈,仿佛正悠闲地漫步在云彩中。

整件艺术品透着自然与纯真,水晶中的少女也是素颜,清纯的小美人令人春意荡漾。

这漂亮的女孩叫做韩霜灵,19岁,ASC评分A+级性奴。

第二件叫做《花与刃》。

一位美艳的女忍者,浑身上下只穿着透明的连体黑丝和一双15cm的恨天高长靴,毫无遮掩地勾勒出那前凸后翘的火爆身材。一头秀发扎成马尾辫,插着樱花发簪,一把武士刀斜背在身后,寒光闪闪,带着美艳的杀气。

可终究,这只是一位被制成雕塑的漂亮女孩罢了,透过她身上紧绷的黑丝衣,能够清楚的看到贴着那对D罩杯白兔上的榨乳器,下体的两根粗大的按摩棒也始终向观赏者提示她的身份——ASC性奴。

X,23岁,ASC评分A+级性奴。

而第三件才是真正的惊艳与绝美,它叫做《美人之辰》。

只见那透明到似乎不存在的水晶中:在内置的气氛光源照耀下,一位绝美的古装仙女略显娇柔地站在一个大贝壳上。少女身着一件紫金色半裸式宫装礼服,身材高挑,容貌绝美,冰肌玉骨,饱满的玉峰在她雪白的嫩肩中央画出一条诱人的事业线。雪白的大长腿直露到大腿根部,精致的玉足踩着14cm的高跟鞋,为这美丽的人儿平添了几分极致的婀娜。

她头上的金色凤冠并没有阻挡那一头乌黑色长发被无形的风轻轻吹散。一只玉手轻点着颈部,半闭的大眼睛不知望着何处,眸子中充满着幻想、忧郁与哀伤。美丽的面庞略显出某种淡淡的迷惘,还有一丝对欲望的向往……

少女穿着一双暗紫色的公主高跟鞋,亮金色的系带缠在她白皙的小腿上,在灯光的映照下反射着点点晶光。一条美腿微微抬起,撩开垂落的布料盖住半条大腿。另一条则露到根部,笔直地踩在地上。一条完全暴露,一条似裸非裸。显得性感诱人。

而观察者若是从下往上看,少女那被布料遮住的翘臀和中间的桃源禁地便是一览无余——如果那些插入少女下体和肛门的器具和复杂的导管不煞风景的话。

而这座雕塑最出彩的地方在于少女下体一道空中定格的淫液,拉着暧昧的丝线悬在私处的下方。不是很明显,但若细细观察就能看见,简直是为整个作品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这件雕塑的灵感来自意大利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的油画:《维纳斯的诞生》。描写的是一位神话中美女的诞生。贝壳底座的设计就是来源于此。

林舞雩,22岁,ASC评分S级性奴。

林舞雩漫步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中。一头披肩的黑色长发衬托着少女精致的容颜,她穿着白衬衫,短裙和过膝长筒袜,领口俏皮地打了一个紫色的蝴蝶结,显得清纯可爱,黑色过膝袜勾勒出一双修长的美腿,衬托出少女诱人的绝对领域。

这里是……哪里?少女有点头疼。

突然,脚下的地板碎裂了。林舞雩在一片虚空中下坠,被一个个虚无缥缈的片影所包围着。

她挥动双手大喊,可是连她自己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在这里任何声音都仿佛被隐去了。唯一能听见的就是她自己缓慢的心跳。

片刻后,这个混沌的深井好像有了终点:一块隐匿于虚无之中的坚实地面。

少女落在那上面,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竟感觉不到从高处坠落下来的感觉,仿佛自己一直都身处此处。

一刹那,自己身上的服饰变化成了那熟悉的红色短旗袍和细跟高跟鞋,林舞雩再次变成了那个如水婀娜的绝美旗袍少女。

她疑惑地低头看向自己,从饱满的胸脯到雪白的大腿再到脚下的红色细跟,她小口微张,不知该说些什么。

“时辰已到!命皇后林氏,着旗袍丝袜高跟鞋,为皇上侍寝!”

眼前的场景幻化:檀木作梁;玉璧为灯;珍珠为帘,一座金碧辉煌的寝宫。红烛罗帐间,却置放着三口做工精致的檀木棺材,少女下意识地一颤。

“皇后娘娘,”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位美丽的红衣侍女,朝林舞雩款款行礼。她们面容姣好,穿着暴露的红色低胸古装。

“皇上已等待娘娘多时了,奴婢们为您更衣。”

一瞬间,林舞雩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清香,这清香来自于她的脸上,想必是某种高档的脂粉。

“娘娘,您真是绝美无双。下面请娘娘入棺,奴婢们接着跟随娘娘。”

又一次,林舞雩躺入棺中,静静被鲜花簇拥。接着,一层薄薄的白纱从头到脚裹住了这美丽的人儿,为这鲜艳的旗袍美人盖上一层醉人的朦胧。涂了红指甲的小手交叉在胸前,脸上还带着安详的微笑,被芬芳的鲜花所簇拥。点点花瓣落在了包裹美人身躯的薄纱上,美得惊心动魄。

“起——轿!”

之后就是环境中与皇帝(王辰逸)OOXX的过程,林舞雩彻底沦陷,渐渐开始享受欲望的快感。

没写完,别打我

第八章 性奴、少女与艺术

“你好,我要找林舞雩。”ASC总部大厅,王辰逸站在柜台前朝接待员问道。

接待员是个年轻的女孩,穿着暴露的黑丝职业装,脸上画了浓妆。王辰逸还想过这些女孩也会不会是被调教过后的性奴。

只见她双眉微蹙,问道:

“不好意思,您要找——”

“林舞雩,我的未婚妻,她在你们这里接受调教。我要见她。”王辰逸不耐烦地说道。

“哦……您夫人的编号是——”

“S00325A。”

那女孩查阅了一下,接着立刻站了起来,脸上挂着礼仪式的笑容,“原来您是S级VIP,请随我来会客室。您夫人的负责人马上也来。”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不好意思,”江林陪笑道,“您知道的,林小姐15天前被制成了美女雕塑。”

王辰逸一怔:“啊!你们没经过我的同意就……”他生气地质问道,多天以来见到恋人的愿望仿佛破灭了。

脑海中顿时浮想起了书桌上的那张照片:湛蓝的湖水边,一位如水般的美丽少女正朝镜头甜甜地笑着。女孩有着一双如水般的美丽眼睛,肌肤如雪,面容绝美,披肩的秀发衬托着她精致的五官,洁白的脸蛋上荡漾起两个可爱的酒窝。不妖不艳,清新脱俗。

“王先生您息怒,调教合同里规定了我们——”江林一脸无辜的解释道。

王辰逸有点恼火地打断了他:“她会发生什么变化?”

“她……”江林有些语塞,似乎之前没有会员问过这种问题,“就……就是美——”

“啊!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恼怒之下,王辰逸只得“引经据典”愤愤地抱怨道。

“——王先生,这可不是毁坏,这是艺术品的创造。”

门又打开了,一个女人悄然走了进来。看不出年龄,身材别致,穿着一套合体的西装。可是,长长的面纱从她头顶垂下来,让人看不清她的脸。

见到王辰逸,女人微微颔首:“见到您不胜荣幸。”

“您是——”

江林介绍道:“这是秦柳女士,别称笑面女。她是您夫人的主任调教师。”

王辰逸点点头,疑惑地看着她脸上那看不透的面纱。

“哦,我一直这样。请您谅解。”柳笑道,“那么,想必您已经知道夫人已经被制成美女雕塑一事了。”

“可不是呢。你们都没通知我。”王辰逸还是有些恼火。

柳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这不是给您一个惊喜吗?我们正准备在今天将林小姐从艺术品状态下释放,届时您就可以与您的性奴隶见面了。再说了,虽然您现在表面很生气,但想必内心一定对林舞雩有所期待吧……”

王辰逸脸上顿时青一阵红一阵,尴尬地表示同意。

没想到这都被她看透了,不愧是调教师。

“那么,我是否能邀请您随我们一起参观一下我们的ASC呢?”柳彬彬有礼地问道。

一阵沉默。“好吧。”王辰逸起身说道。


ASC地下的庞大超出了王辰逸的想象。不愧是当年设置能容纳一座工厂的地方。王辰逸,江林,柳和那个女接待员一起乘电梯下落。

“您知道的,”江林介绍道,“我们ASC不是一般的公司,我们与政府,军队和科学界都有联系。我们有一支世界一流的科研团队,其成果与国家共享。有时我甚至在想:用这些高科技来调教性奴实在有些杀鸡焉用牛刀了……”

“那不一定,您像我们ASC的招牌产品:洋娃娃型性奴。它需要一种关键的药物,”柳优雅地接上江林的话:“三年前,军方的特种部队突袭了南海上的一艘的货轮,这艘船其实是毒枭的移动总部,这群倒霉蛋被直接一锅端。特种部队在船上缴获了这种药物。我们对其进行了改进,去除了瘾性和毒性。顺带还解除了这种药品对国家的威胁。洋娃娃注射后会长时间意识昏迷,新陈代谢能力降缓,同时会放大来自外界的刺激。”

王辰逸点点头。

A2仓库是一间充满科技感的大房间。里面除了几台全息显示器以外空无一物。正当王辰逸疑惑如此多的性奴在哪里储存的时候。柳笑了。

“这只是展览室,都在下面呢。”

里面,数十名女孩被静静地封存着。她们已然被降格为“物”的范畴。

一旁的玻璃储存罐里是几位沉睡的少女。她们身材高挑,穿着一样的JK制服,短裙,过膝长筒袜和高跟皮鞋。长发飘飘,美丽的脸庞同样是毫无瑕疵。显然已经被制成了性爱洋娃娃。

王辰逸看过柳发来的林舞雩旗袍照,本来已经觉得那够美了,可是在面前的几具洋娃娃性奴面前好像有些褪色。

她们甚至有些美到失真。

“这几位是自愿接受制作的,还都是在读的大学生。”柳介绍道:“她们愿意体验那种朦胧下的快感,时长1个半月。这期间还适逢即将举办的ASC展览会,她们估计有福了……我们会在开学前唤醒她们。”

“展览会?什么展览会?”

“呃,简单来说就是性奴艺术展览,只对客户开放。ASC一年举办一次。”柳解释道。

“那么她们——”王辰逸有些担忧,他想到了林舞雩。

“哦,她们是公用性奴,会员都可以享用,包括您。”柳笑道,“前提是需要进行健康检测。”

“至于林舞雩,她是您的私人性奴。这个您不必担心。当然,私人性奴完全可以参与展览。”

“至于这里陈列的。”柳带着众人穿过几排玻璃储存罐向前走去,“都是最高档的性玩具或是被精心打造过的艺术品。32座美女雕塑,34具洋娃娃型性奴,68位少女美人在这里找到了属于她们的快乐,当然包括林小姐。”柳对王辰逸颔首道。

“对了,美女雕塑到底是什么东西?”

“哈哈…”柳笑道,“原谅我们一开始名字起得不好。简单的说就是一种静态的艺术品。通过一系列高技术将女孩活塑进一种水晶状材料中,然后通过药物和内置的生命维持系统让她的意识和身体机能都处于低运转状态以维持生命——有点像琥珀,只不过琥珀里的生命是死的,美女雕塑里的人是活的。”

 “2070年以后的美女雕塑一般都添加了自慰系统,让对象在身体的禁锢和内心的朦胧中享受无与伦比的快感。一段时间后再通过特殊的工序把原料女孩放出来。一种高雅的玩法……”

“这是门艺术,王先生。很多时候,我都能在那些沉睡在水晶中的女孩子身上发现无与伦比的美,一种在性爱和调教中得不到的美丽和感受……”

“例如这件艺术品,《少女的祈祷》。它的原料是来自希腊的瓦伦蒂安小姐,一位富商之子的女友,同时也是制作性玩具的好材料。一个月前,我们根据瓦伦蒂安小姐男友的要求将她制成了美女雕塑。我一直对这作品很满意,将它陈列在我的收藏室里。”

这是一块巨大的正方体水晶,完全透明,以致王辰逸差点以为这是玻璃。可不同寻常的是:一位美丽的女孩跪立在这水晶的中央,有着欧洲人精致而立体的五官。玳瑁发卡点缀着她一头瀑布般的金发。她穿着一袭黄色的抹胸公主裙,丰满的胸脯在中间压出了一条诱人的事业线。这女孩赤着双足,双手合在胸前,脸上露着虔诚的神色,仿佛在祈祷着什么。

而她也的确有些太精致了,她的皮肤毫无瑕疵,那肩膀,胸脯,手臂和那双美腿简直是白嫩到失真。

“这…是个真人?”王辰逸不禁失声道,“她——”

“哦。”看到王辰逸惊讶的样子,柳解释道:“她只是处于休眠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性奴不需要呼吸,但需要补充营养。我们为她选择的方式是灌肠,如果您掀起她的裙子,您就会发现她的肛部插入了供食塞,直接连入底座隐藏的储存系统,营养液会直接被改造过的肠道吸收。”

“她的意识清醒吗?”王辰逸担忧地问道。

“哦,王先生,怎么能让美女雕塑的原料清醒?瓦伦蒂安小姐已经被全身麻醉,她一直处于一种半昏迷状态,而一套由计算机控制的自慰系统会让她全身三百六十度处于飘飘欲仙的极致快感中。或许她现在就正在舒爽地高潮呢。”

“只可惜他的男友两周后就要把这件艺术品带回圣托里尼的私人高档住宅,而这件艺术品也将会被陈列在瓦伦蒂安小姐的卧房里。”

“她多久才能醒过来?”王辰逸问道。

“您是说瓦伦蒂安小姐吗?那就得看她男友的意思了。”柳笑道。

“那林舞雩——”

“您完全可以把她变成任何样子,包括身与心。如果您想让林小姐这一方面上进一步深入,您可以把她制成美女雕塑,我们有很出色的设计师。而性玩具方面,除了普通的洋娃娃型性奴。美女宠物现在也比较受欢迎,像猫女,女犬,奶牛,母马等等,我们都能为您办到。”

“当然我知道您比较喜欢文艺小清新的,那么把她制成美人鱼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是ASC最高档的美女宠物服务,当然价格不菲。”

王辰逸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条在蔚蓝海中遨游的人鱼倩影,有着林舞雩动人的面孔和完美的身材。

“我继续带您参观。”柳说道,向前走去。指着一个空槽位告诉王辰逸这里之前用来储存林舞雩,或者说自己的性奴隶。

下一个储存罐里存着一位西方美女,她穿着低胸鱼尾婚纱,面容姣好,头顶花环。柳告诉他这美女来自法国。

“她刚和她丈夫新婚不久,两人都想留住这段甜美的时光,于是妻子自愿被制成洋娃娃型性奴,供她的爱人享用。”

“还有这样的人……”王辰逸呆呆地问道。

“是啊…西方人一直和我们的观念有所不同……呃,您可以看一看这位性奴。”柳指道,“她叫湘灵,是林小姐的 “同学”。”

王辰逸走过去,顿时看呆了。

和其他的储存罐不同,她的储存罐里充满了一种透明的湛蓝液体,而一具惊艳的酮体就在这一方小空间静静地浸在这梦幻的液体中。

惊艳,无比的惊艳,直击人内心深处的惊艳,是这具酮体给人的第一感觉。

她有一头长得惊人的乌黑秀发,三千柔顺青丝无力地遮掩着女郎水蛇般光滑婀娜的惊艳裸体,那毫无遮掩的玉峰挺拔而迷人,吹弹可破的如雪肌肤映照着魅惑的光泽。

女郎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容颜绝美而妩媚。柳叶细眉,黑发蓝瞳,尖尖的瓜子脸上带着神秘而傲然的风采,细腰若杨柳春风,一双美腿笔直修长,整个人如一座完美的玉雕,她唯一的服饰是脚下一双同样惊艳的水晶高跟舞鞋。

“湘灵,她和林小姐一样是S级性奴。她是个试验品,用来测试我们的性奴水下生存系统,主要是耳鼻喉部植入的呼吸器。我们正基于她的DNA制造一条半生物鱼尾。她的主人要求我们将她制成一条性奴美人鱼。”

“性奴…美人鱼?把她制成美人鱼?”王辰逸看着在水中沉睡的高挑人儿,有些惊讶地问道。

“没错,我刚才给您说过了,这是我们ASC比较新的一个项目,看来您比较感兴趣。”江林说道。“湘灵——这位性奴女孩在身心上将会完全被打造成一条真真正正的美丽人鱼。当然也同样是一条优雅别致的极品性爱玩具。”

“你们…厉害。”王辰逸感叹道。看着水中这具绝美的酮体,身体不禁有些异动。

 “下面我想为您介绍这座美女雕塑:《芭蕾女孩》。”

这同样是一块水晶,只不过比《少女的祈祷》高一些。里面定格着一位翩翩起舞的女孩。女孩有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白皙的小手在空中交叉,侧着头甜甜地笑着。她穿着一件很暴露的舞裙,胸前一双裸露的白兔傲然挺立,两颗钻花镶在她粉红的樱桃上,闪着暧昧的光,旁边还纹了一只胖乎乎的皮卡丘。紧致的白色丝袜套在她脚尖着地的美腿上,显得唯美又性感。

“别看她这么清纯可爱,她可是一位淫荡的小性奴呢。这位富家王小姐与男友吵架,好像是因为他男友骂了她一句什么,”柳饶有兴致地介绍道,“结果她赌气跑到ASC,要求我们把她制成洋娃娃型性奴送给她男友。”

“ASC一直是客户要求至上,于是我们照办了,同时按照她的要求对她进行了高强度的性奴化调教。出仓后的她已经不再是王小姐了,她在身心上都成了她男友的一件极度渴望做爱的性玩具。”

“然后呢?”

“呵呵呵……她男友一脸惊愕,最终无可奈何,还是迅速乐在其中了……”

“应该可以复原吧?”王辰逸问道。

“可以,不过王小姐的注射量有些过高,只能等体内自然降解。于是她现在被塑化成美女雕塑陈放在这里。鉴于王小姐曾经有过舞蹈训练的功底,我们为她设计了一个露乳芭蕾少女的形象,突出她可爱女孩和欲望性奴的双重身份。”


编号:S00325A

姓名:林舞雩

国籍:中国

年龄:22 

类别:S级性奴,私人玩物,少女组

标签:唯美 绝色 少女 清纯 极品 C罩杯

与会员关系:恋人 主奴

服饰:

情趣爆乳皇后装(紫金色 低胸 裸肩 露背 无胸罩内裤)

14cm公主高跟鞋(珠宝点缀 防水台 金色绑腿带)

ASC标准型性奴贞操锁(带假阳具可分档震动 密码拆卸)

液体丝袜

古风美人妆

春药服用:

1.5个标准量 慢性持久发情

距上次高潮:

49.3小时

距上次取下贞操锁:

48.6小时

服务记录:

无(私人性奴 不可接待其他会员)


地下三层,VIP客房区。

“王先生,您的房间是B313,请跟我走。”一位娇艳的女孩对他说道,她身着暴露的兔女郎装,穿着魅惑的黑色网袜和高跟鞋。细看女孩其实长着一张少女的清纯面孔,王辰逸可以确定她的年龄不会超过林舞雩。

一位本应是花样年华的少女此时却被浓妆艳抹成这样,这打扮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她戴着皮项圈,上面刻着女孩的名字:桃夭。

这女孩属于ASC的红颜侍,一个特殊的性奴阶层。她们全部都是经过改造调教的洋娃娃型性奴,类似于高级的服务人员。

两人行走在装修奢华的走廊上,厚厚的红地毯掩盖了女孩高跟鞋的嗒嗒声。

“王先生,为您侍寝的性奴隶的详细说明已经发到您的数据终端上了。”女孩软软地说道,“您可以尽情地享受您的性奴隶了。”她停下脚步,“就是这里了,王先生。”

“嗯,谢谢你。”

“祝您度过一个美好的晚上。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叫我。”

女孩稍微低着头,兔耳朵在秀发上可爱地支棱着,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王辰逸没说什么,此时他心中想的只有林舞雩。

兔女郎程序化地向他鞠了一个躬,转身离开了。


王辰逸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VIP套房,豪华的装修中倒透着一丝温馨的风格。

精心装潢的墙上挂着典雅的油画,舒适的大床上铺着一尘不染的床单。一座大型电器的包装纸箱放在墙角,应该是没有拆封的冰箱或炒菜机之类。

金碧辉煌的客厅里,昂贵的真皮沙发和全息电视应有尽有。红木的壁橱里却放满了各式的情趣用品。

可王辰逸无心关注这些,他——


王辰逸呆住了,他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浑身燥热起来。

一位绝色的美人正略显娇柔地在房间中央亭亭玉立,雪白的肌肤似乎让房间里洒满了春光。

美人体态娇柔而婀娜,身材高挑,容貌绝美,华贵的绸缎半包着一具完美的少女酮体,交织着醉人的唯美与性感。

天哪,这就是他久别两个月的爱人,那个如水般清纯婀娜的女孩子:林舞雩吗?

……好像真的是……

一张极美的瓜子脸,打了桃色浓妆,两肩三千青丝垂落,衬托着那张王辰逸熟悉不过的少女容颜。

她身着一件紫金色低胸露背式宫装礼服,紫与金交织尽显绝美之风。雪缎香肩,冰肌玉骨,那被抹胸半包的傲人玉峰勾勒出一条诱人的事业线。一双雪白的大长腿直露到大腿根部,正羞涩地并在一起。精致的玉足踩着点缀着宝石的高跟鞋,为这美丽的人儿平添了几分婀娜。


“亲……亲爱的……”王辰逸不敢相信地唤出爱人的名字,不是不相信这是她,而是因为——她太美了。

修长的脖颈,雪白的香肩,似露非露的双乳,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美腿,性感的高跟鞋——一一位娇艳而清纯的绝色美人。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眼前的绝色美人顿时娇躯一颤,脸色通红,害羞地低下了头。

“辰……辰逸,夫君……”少女玉颈轻抬,红着脸轻轻唤道,“真…真的是你吗?”

啊!眼前这个穿着黄色休闲西装,架着金边眼镜的英俊青年:她的同学、她的爱人、她的未婚夫、她的——主人。

无数个日日夜夜,绝美的旗袍少女把对他的思念化为卫生间里燃烧的欲火,化作一次次那在羞耻中插入桃源禁地的小手,化作一声声羞涩中夹带着享受的娇吟,化作一次次暴风骤雨的高潮……

她记得自己的爱液肆无忌惮地流出,打湿了她的旗袍。滴落在少女发颤的玉足上,灯光照耀,沾了淫水的艳红高跟鞋闪着靡糜的光彩。

绝美的旗袍少女终于满足了自己。她俏脸通红,如水般的眼眸中充满了高潮过后的深情与炽热,一双玉手扶着梳洗台,小嘴微微娇喘着。

——这些都是少女对他的思念,她想要他,她想要被他占有。

林舞雩直勾勾地看着眼前两个月来朝思暮想的男人,她的眼神动人心魄,如水的可爱大眼睛带着幽怨,思念,喜悦与忧伤,还有——

王辰逸看出来了,他的心在狂跳。

——那是炽热的渴望。

一瞬间,王辰逸似乎回到了那个晚上:


图书馆,他和林舞雩第一次搭上了话,美丽的少女端着一杯咖啡,笑意盈盈,清纯而优雅,没几句话竟让王辰逸瞬间涨红了脸。

后来林舞雩笑嘻嘻地告诉他:她早就知道王辰逸对她什么意思了。

没过多久,记得那是九月末的一个夜晚,秋风阵阵,亦掩盖不住同学们的热情。

按照惯例,校运动会的前一个晚上会有一场大规模的校文艺汇演。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校运动场的草坪上人头攒动,霓虹闪耀,舞曲劲爆,似乎压过了四周大都市的繁华。

林舞雩和王辰逸一起坐在操场上,周围一片人声鼎沸。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各个系的同学们伴着劲爆的电音尽情摇滚,这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成绩佼佼者也有这样的狂欢。

王辰逸还记得那时放的是上个世代韩国著名男团“BIG BANG”的歌曲:《BANG BANG BANG》,标志性的Trap节奏,潮流洗脑的电音元素,劲爆的快节奏旋律,成员们充满魅力的嗓音让它时隔60年依然是一首不错的嗨歌。

但最重要的是:林舞雩穿着水手服靠着他的肩膀,美丽的脸蛋上挂着甜甜的笑意,绝美至极。这样一位如水般的清纯小美人自然是吸引了周围人——尤其是男同学的目光,还好王辰逸算是长得比较帅,那天晚上还穿着学生会的西装,不然真的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王辰逸一直觉得林舞雩是个比较内敛的女孩子,可那天晚上他还是斗胆摸了她的白丝大腿。记得身后团坐的单身狗死党们顿时发出一阵意味深长的啧啧声,王辰逸没有松手,手依然放在她诱人的绝对领域上。林舞雩害羞地轻骂了他一句“色狼”,终究没有反抗。


“是我啊,亲爱的……”王辰逸向前一步揽住了她的腰肢,紧紧抱住眼前火热的温香软玉。少女依偎在他怀里,两条胳膊死死抱着王辰逸,浑身像被雨淋了似的发抖。

2个月的调教已经模糊了王辰逸的形象,让少女潜意识里的那个文绉绉的男朋友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威严主人。

“亲爱的……辰逸……”少女喃喃道,如水般的大眼睛动人心魄。

穿着14cm高跟鞋的林舞雩几乎和他一个身高,绝美的礼服少女依偎在王辰逸的怀里。画了浓妆的美丽小脸枕着他的肩膀,紫金色的绸缎微掩住深邃的雪白乳沟,一头柔顺的乌黑长发在肩后整齐地垂落。

绝色美人配上绝美妆容,自然是绝美无双。

“这么多天让你受罪了,我很想你。”王辰逸声音嘶哑,抱着这样一位绝色美人让他一时无法适从,即使是已经相处两年多的恋人。

他的目光从少女精致的锁骨缓缓移到下方那半露的诱人酥胸,已然欲火焚身。

王辰逸一直对穿抹胸礼服的女生毫无抵抗力,在高中和大学,他甚至多次对着那些在学校活动中穿裸肩礼服的主持人女同学想入非非,他一直觉得女孩子的香肩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而现在,林舞雩完美包含了王辰逸喜欢的各种要素:礼服、裸肩、抹胸、大长腿、高跟鞋……

天哪!而这绝色美人是我的未婚妻……王辰逸兴奋地想道,可那个不愉快的雨夜又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他不知道林舞雩现在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要是她还是抵触的话……就先算了吧……

怀中的美人察觉到了他异样的目光,红扑扑的脸颊带着一点点颤抖贴在他的脖子上,害羞地轻声道:“亲爱的……看哪里呢?”

“呃……”王辰逸有些尴尬,赔笑道,“小雩雩,你今天真的好漂亮呀……”

他深情地吻上少女的额头,醉人的脂粉味伴着少女的体香熏得他似醉了一般。

“女为悦己者容嘛……”少女俏脸通红,热气带着少女醉人的体香轻轻拂过王辰逸的脖子。那双傲人的大长腿不自觉地蹭起他的裤子,“人家真的好想你……”

“我知道……”

两人就这样抱着缠绵了好长时间,许久,林舞雩轻轻抬起头来,俏脸通红。

“夫君……舞雩想和您做爱……”怀中的美丽少女轻轻呢喃道,王辰逸顿时如雷击般身体一颤。

“呃……什么?” 王辰逸面色有些煞白。林舞雩一直是一个甜美可爱的女孩,像一朵高洁的百合花。

可是现在——这朵百合花被染成了艳丽的玫瑰色,清纯与美艳在她的身上结合。

平常的她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哦,他差点忘了这几天林舞雩是去干什么了——让ASC把他的未婚妻调教成自己的性奴。


暴雨之夜,王辰逸把林舞雩按倒在了床上。

“你,你要干什么呀……” 她慌乱地蜷缩起来,楚楚可怜地看着王辰逸。

王辰逸压在她的身上,没有说话,暴力地撕开了她的衣服。

“辰……辰逸,你这样让我好害怕……”

“我想干你……”王辰逸轻声道,神情似野兽。他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已然失去了平日的文雅和矜持。肉棒在她的私密处摩擦着,直直地插入了进去,一丝丝鲜血逐渐流了出来,破了她的处子之身。

她已经不再挣扎,就像认命了一般,只有眼泪还在顺着俏丽的脸庞不断流下……

云雨过后,她的第一个举动就是给了王辰逸一个响亮的耳光。

“坏蛋!色狼……呜呜呜……”她哭着跑进了卫生间。


“人…人家是你的性奴隶啊……”林舞雩害羞地轻轻说道,更加紧紧地抱住了他,娇躯滚烫,随即她就感觉到一根硬硬的东西顶上了她的小腰,“舞雩渴望与主人性交……”

“好……”王辰逸有些木然地答道,两个月不见恋人的寂寞和如今绝美的她。在王辰逸的心中彻底点起了欲望的火焰。

他坐到了旁边的床上。只见一双雪白大长腿微微迈动,14cm高跟鞋击打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美人盈盈微步,走姿婀娜至极,接着在他面前顺从的跪下。

两个月的礼仪调教让少女的一颦一笑都是婀娜至极,那迷茫中渴求的小眼神让他内心一颤。

她是不是吃药过量了……

“舞雩植入了节育器……”绝美的少女伸出白皙的玉手,为他解开了腰带。喃喃道:“夫君可以放心享用舞雩。”

“亲…亲爱的…你真的不必…”

“舞雩想要……舞雩是您的性奴隶……”

天哪……

“林舞雩。”他略微镇静下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一定记住:你是我的妻子,我爱你。”

他用手撩开少女垂落的秀发,只见林舞雩嘟起了嘴,一如她害羞时的样子,“舞雩也爱你……”

她褪下了王辰逸的内裤,巨龙几乎砸到了她的脸上,胯下的小美人呆呆地看着那早就坚硬的肉棒。

王辰逸有些脸红,他从来没在林舞雩面前这样粗鲁地露过。

“夫君,舞雩原先和您在一起的时候太过羞涩了……舞雩是一个看似清纯……实则淫荡的女孩,一个假清高,实则性欲旺盛的淫贱少女……其实舞雩在内心很渴望,舞雩还从来没有和您好好行夫妇之欢……”

一连串的淫语从这清纯而娇艳的美人口中呢喃出,让王辰逸不知说何是好,只有内心的欲火愈加旺盛。

“没事的亲爱的,我知道你不——呃,”

绝美的少女绽开了一个迷人的笑容,眼神炽热而深情。

“夫君,请允许舞雩为您口交……”

“呃……”

“舞雩在模拟机上练的很好,夫君一定喜欢的。”

一双小手握住了肉棒,清纯的少女以一种不曾有的妩媚轻轻撸动,然后直接张开那涂了口红的漂亮小口,含住了眼前的巨龙。

“爱你哦……”

王辰逸全身的寒毛瞬间乍立,下面被一个热乎乎的物体包裹住,湿润而又温热。强烈的舒畅感一波一波地从下面传递到全身每一个细胞之中。

少女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她伸着粉舌软软的舔上肉棒,沿着茎身上下滑动,每一处都细细舔吸,把整根肉棒都涂满少女的香液。


作为曾经的所谓“寻花问柳”之高手,王辰逸却几乎是个处男,这是他第一次接受女孩子的口交,也是和林舞雩的第二次行欢。

记得那天晚上,他开车送林舞雩去ASC。美丽的少女画了淡妆,穿着白衬衫,过膝袜和高跟皮鞋,脸红扑扑地蜷缩在后座上。

后来,在ASC别墅的地下,一号储藏室。王辰逸呆呆地看着冷冻罐里沉睡的裸体少女。

——她真的好美,漂亮的脸蛋,完美的身材,修长的双腿……这是王辰逸第一次如此细致地看到林舞雩的裸体,可却是在这种地方……

那她会以何种形式与自己相见?当时王辰逸不安地想道。

会不会像那些欧美“电影”里的女主角,婀娜的清纯少女全身被五花大绑,穿着淫荡暴露的铆钉皮带服,嘴里含着鲜红的口球,下体正接受着炮机的抽插,大腿上写满淫秽的话语,谓之:淫贱母狗林舞雩……

他真的有点怕。

然而并不是,她还是那个如水婀娜的美丽少女,那个王辰逸亲爱的“小雩雩”,她现在就跪在自己的面前,身着绝美盛装,忘情地为自己口交……


林舞雩很快便迫不及待地加快了攻势,她开始把肉棒整根深深吞下。绝美的少女半跪在地上,华美的礼服无力地遮掩着少女绝致的酮体,一双踩着高跟鞋的雪白大长腿显得极其诱惑。

哗哗的口水声响彻整个空间,林舞雩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随着娇躯的起伏而微微飘动。不知是谁给她设计的发型,乌黑的秀发半盖住她裸露的玉背,与这件华贵而色气的礼服搭配简直是美极了。

能看出林舞雩真的很投入,她的每一下抽插都让龟头深入到喉咙处,舌头在龟头上慢慢的打转,一双玉手抚摸着蛋蛋,让王辰逸欲仙欲死。

绝致的快感之下,他的双手不由得拂上林舞雩雪缎般的香肩,掠过精致的锁骨,轻轻按住她裸露的玉背,抚摸着那骨感的背沟和一头柔顺的长发,

“呜……”胯下的绝色小美人发出一声动人的呻吟,令人血脉喷张,软滑的小嘴依然在忘情地吞吐着王辰逸的肉棒。

“啊……”强烈的快感几乎让王辰逸沉沦了。

他的双手抚摸着美人一头柔顺的乌黑长发,双手不听使唤地伸手向上滑向她美丽的锁骨,然后下滑到那双高耸饱满的似玉乳峰上,先是来回游走,接着狠狠捏住了少女饱胀的樱桃。

“呜!”胯下的绝色美人娇躯一颤,咬了一口王辰逸的巨龙,接着少女如触电一般吐出了肉棒,可怜兮兮地呻吟了起来,跪在地上的高跟美腿抖动着。

“呜,好疼…夫君,对不起……呃啊…”这强烈的刺激让美丽的少女娇喘了起来,他慌忙松手。

“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

只见少女的眼角流下一滴委屈的眼泪,许久才抬起头,一双大眼睛幽怨地看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疼吗?”王辰逸忙关心地问道。

美丽的少女没有回答王辰逸,一张精致的小脸美得让人心碎。

“舞雩没用……”她竟然哭了,让王辰逸一时不知所措,“舞雩是个废物……”

“别…..别说了……没事的亲爱的…..”

“亲爱的,舞雩漂亮吗?”

少女精致的瓜子脸,打了桃色浓妆,头戴金色凤冠,一头长发似瀑布从两肩垂落,雪缎香肩,玉峰半露,长长的眼睫毛扑闪扑闪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带着点点泪花深情地看着他。

“漂…漂…漂亮……呃,亲爱的你一直都貌若天仙,别生……”

“谢谢夫君……请允许舞雩继续为您口交。”

“好……快点吧。”王辰逸也有些等待不及。

林舞雩的小手再次握住了那根肉棒,做着活塞运动,凉凉软软的手感刺激着他的神经。接着,她伸出香舌,在上面滑动着,缠绕着,接着又一口含下。

显然她不想让王辰逸立刻缴械,她吞吐地很慢,很细致,舌头转动地极其缓慢,让肉棒每一处都感受到了触感,爽极了。王辰逸略有松弛的肉棒很快又恢复到了刚才的最佳状态。

学精了?很厉害啊……王辰逸欲仙欲死地想道。

“呜……”少女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写满了深情和渴望。

呻吟声,水声不断刺激着王辰逸的神经。她的攻势越来越猛烈。

“不行啊亲爱的……我要忍不住了……”王辰逸已然是飘飘欲仙。

听闻此话,胯下的小美人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王辰逸搂住林舞雩的玉颈,狠狠一按,下体猛地发射。

他的量很足,股股白色的粘稠精液射进了少女的口腔。林舞雩吮吸着肉棒,张大嘴巴,伸出舌头,露出满嘴的白浊,她舌头扫过嘴边,将挂着的精液含进嘴里,一口全部吞咽了下去。最后还用沾满粘液的小嘴吻了那里一下。

待王辰逸神志清醒一些,他才意识到他完成了和林舞雩的第一次口交。

太……太爽了……

“夫君……”林舞雩害羞地低着头,一抹娇艳的红唇上仍残留着些许精液的残余,清纯与淫荡交织,“舞雩服侍的您舒服吗?”

“当然是很舒服了……”

“夫君,舞雩是不是很淫——”

王辰逸站起身来,一个公主抱把林舞雩搂在怀里,他抱着美人轻轻坐在床上,林舞雩脸红红地,娇羞地看着他。

他的手放在林舞雩那双傲人的雪白大长腿上,缓缓抚摸,少女的肌肤似丝绸般腻滑柔软,吹弹可破。礼服的布料仅仅能遮住美人的大腿根部,令人浮想联翩。精致的玉足踩着14公分的高跟鞋,鞋面上点缀着宝石,为这美丽的人儿平添了几分婀娜。

这个鞋跟啊……王辰逸不由想道,看着少女脚上的这双漂亮又性感的鞋子。

……平常林舞雩都是不怎么穿高跟鞋的,要穿也大多时候是文艺少女风类型的粗跟,她甚至没有碰过8公分以上的鞋子……

——可是,2个月的性奴调教也让她变了许多,不是吗?

“小雩雩,你的腿好诱人啊。”王辰逸不由得色兮兮地赞叹道。

林舞雩的一双玉臂搂住了王辰逸的脖子,害羞地轻声说道:“夫君……帮舞雩一个忙吧……”

“什么忙啊?”

“帮……帮……帮舞雩把贞操锁拆了吧……”

本章未完待续……

<< 风乎舞雩 第六章风乎舞雩 番外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3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 第七至八章”

    1. 提示,本次更新新出现要素:美女雕塑收藏室、洋娃娃型性奴、性奴美人鱼。

    1. 幻境里面ooxx的内容才是我们想看的,怎么一笔带过了(╥╯﹏╰╥)ง

  1. 希望可以有vrav头套,不像普通的AV,是那种可以在睡觉的时候以睡梦形式展现的。另外如果作者不擅长H的话,可以试试那种调教前后穿衣、打扮、饮食变化,我记得方舟上有篇《雅静的转变》,那篇里面就是通过女主的穿衣、打扮的变化来展现调教前后的

    1. 毕竟时间有点久了,而且居然把最精彩的部分省略了!!!所以作者大大还更吗?以及省略的这部分是不是能够补上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