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 番外

风乎舞雩 番外 – 黑沼泽俱乐部

番外 旗袍少女

本章是后文中的一段,算是个开胃菜吧……

另外,我知道我许久没更了。

金碧辉煌的大殿,柔和的光线,华贵的王座,座上一位婀娜绝美的旗袍少女。

大红丝绸,龙凤金绣,修身的高叉红旗袍完美勾勒出美人惹火的身材;两条傲人的大长腿踩着艳红的10cm细高跟,在开叉间露出诱人的雪白大腿。

佳人容颜精致而绝美,一头乌黑秀发润泽光亮,斜插金簪。俏脸上略施粉黛,面若桃花。这万里挑一的标致小美人像是从一幅江南烟雨水墨画中走出的姑娘,带着东方少女特有的美丽与淡淡的忧郁,令人一眼难以忘怀。她双眼轻闭,长长的睫毛垂落着,涂了胭脂的小口起了一点弧度,似乎在做一个甜甜的梦。

美人端坐在王座上,绝美无双,清纯少女的些许青涩中交融着那充满诱惑的极致婀娜和绝美。可细看她的身体其实是被束缚在了椅上。

两只金色的情趣手铐分别拷住少女的左右手腕。同时,她没有穿胸罩和内裤,旗袍的紧致包裹下是一具完美的如玉酮体,一对玉峰雪白饱满,那粉红的诱人蓓蕾早已在丝绸衣料的摩擦下坚挺了起来。少女的肉丝袜也是开裆的设计,在旗袍做工精致的开叉深处,不仅仅是一对充当内裤作用的金色大腿环严格束缚住少女的步子,正中,一根长长的玉雕阳具早已深深地没入她毫无遮掩的小穴,顶进了少女的子宫。

当然,这些在外部都是无法被观察到的,若是有人进来,他们只会看到一位穿着旗袍丝袜细高跟的绝色小美人在王座上甜美地沉睡着。

——淫荡的清纯美人,ASC的经典手法。

“嗒嗒嗒……”细高跟敲击地面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中,只见四位身着白色旗袍的高挑女子款款走来。她们踩着白色细高跟,面容绝美而冷漠,高高的开叉间亦是露出雪白的大腿,让大殿里洒满了春光。

同样的两位白旗袍美人跟在四位同伴身后,步姿婀娜,推着两座富有科技感的大箱子,上面印着ASC的徽标。

其中一座箱门伴随着一阵泄气声打开,飘来一阵妩媚的淫水味。

“性奴湘灵,你到了。”

——箱子里正拘束着一具惊艳妩媚的女体,这正是湘灵。惊艳的美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一丝不挂,毫无遮掩地裸露着自己令男人欲火焚身的香艳裸体,细腰若杨柳春风,一双美腿笔直修长,吹弹可破的如雪肌肤映照着魅惑的光泽。

只见三千柔顺青丝无力地遮掩着那被根根铆钉皮带缠绕的惊艳裸体,她戴着口球和项圈,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纤细修长的美腿间,两根粗大的硅胶肉棒正深深没入她的两穴。

显然她处于这种状态已经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事情,箱子底部已经铺了一层薄薄的淫水,闪着暧昧的光。

“起来吧,性奴湘灵。”一位白旗袍美人冷冷地说道。

“准备唤醒性奴S00325A号吧,”她看了一眼王座上沉睡的绝美少女,对同伴说道。

王座上的美人醒了过来,一双泛着水雾的美丽大眼睛茫然地看着四方,又呆呆地看向自己。

我怎么了?旗袍丝袜细高跟,这身绝美的打扮让少女立刻回到了二个月前,那时她躺在棺中,被鲜花所簇拥,静静沉睡着。

紧接着她又想到一个声音:柔和、有力而不可置疑。

——性奴S00325A……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接着,她又感觉到了湿热下体里的东西,两个月的调教让她顿时明白那是什么——一根自慰棒。

少女顿时俏脸通红,接着她又发现自己被拘束住的事实。她挣扎着扭了扭身子,可樱桃与丝绸摩擦出剧烈的快感,让她不由得娇哼了一声。

艳红色的细高跟无助地击打着地面,鞋面反射着靡糜诱惑的光彩。

“呜呜呜……”少女无力地娇吟道。

似乎是作为回应,下体的玉雕阳具立刻剧烈地振动抽插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啊……”绝美的旗袍少女顿时剧烈地娇喘了起来,娇躯轻颤,脸上梨花带雨,“呜呜呜嗯嗯……救命……啊啊啊要死了……呜呜呜……”

快感让她扭动着娇躯,她的樱桃和丝绸猛烈摩擦着,两座玉峰不知不觉中皆是更加饱胀起来。

好满……好满……好想揉它……

快感戛然而止,少女喘着粗气,面色潮红。

樱桃有些湿热——自己喷奶了。

“喷奶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即使在ASC,这也是荡妇才有的行为。才22岁,可真是淫荡啊,怪不得是个S级的奴隶……”

“舞雩妹妹。”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少女迷迷糊糊地看去,只见一具惊艳的女体站在自己身前,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女郎妩媚而绝美,黑发蓝瞳,水蓝色的眸子正看着她。

“湘……湘灵?”少女不可置信地开口,“我…我在哪里?”

“舞雩妹妹,我是来向你道别的。”湘灵笑着说道。

“道……道别?”

“舞雩妹妹,姐姐以后就要成为一具美女宠物了。”她甩了甩自己那头傲人的惊艳长发,“一条性奴美人鱼。”

“什——什么?”少女盯着湘灵那妩媚的脸庞,俏脸上写满了疑惑和不解,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美人鱼。”湘灵解释道,迷人的微笑中带着些许忧郁,“姐姐就要被制成一条性奴美人鱼了——为期两年。”

“那是什么?”

“简单来说:一件优雅魅惑的极品性爱玩具,一条与众不同的高贵美女宠物。”

“可——可是……”

“舞雩妹妹,我们都是ASC的性奴隶。我们没有权利去反抗,我们要学着去享受。”

王座上,旗袍少女呆呆地看着她,涂了胭脂的小口在轻轻颤抖。

“刚来ASC的时候,我也迷茫。后来我学会了享受,安然接受了我的主人为我设计的全裸造型。”湘灵纤细的玉手捧起自己完美的玉峰,嫣然一笑。

“舞雩妹妹,姐姐已经学会了享受这一切。相信你也会的。”

“可是我怎么在这里?”少女失声道,“我记得我还在家里,和——”

“妹妹的主人肯定想让妹妹变得更完美。”湘灵笑道。

少女听闻一阵沉默,两位绝色美女相互对视。

“这……我……我不能……辰逸……”少女下意识地想呼喊他的名字。

“舞雩妹妹,我们都是性奴隶,是玩具。我们无法去抗拒。舞雩妹妹,姐姐——就此一别。”

湘灵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嫣然一笑。两侧的白旗袍美人顿时走上前去。

一声清脆的鞭响,湘灵顺从地跪下,接着她被粗暴地塞上了口球,双手反绑,再次被拘束于那座箱柜中。

“呜呜呜……”隐隐约约传来低沉的娇吟声。

“林小姐。”少女的手铐打开了,绝美的旗袍少女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体态完美,艳红的旗袍和高跟鞋尤为诱惑,“不得不说你穿着红旗袍真的很漂亮。”

玉雕阳具再次猛烈地振动起来,一阵无助的娇喘声,少女跪在地上,猛烈地高潮,爱液肆无忌惮地从下体流出,湿润了她的旗袍和丝袜。

“舒服吗?一位白旗袍美人拿出手铐反铐住了少女的双臂,林舞雩绝美的脸庞上流着泪,默默地接受。

”舒——舒服……“

“哟,这就高潮了?简直太淫荡了……林小姐应该知道,作为ASC的性奴,像林小姐这样的绝色小美人可是得经过严格的调教和驯化的。”身旁的白旗袍美女嘲弄地笑道。

……或许,湘灵是对的……

她被丢进了另一座箱子里。

“性奴林舞雩,欢迎回到ASC。”一切复归黑暗。


一座大房间,绝美的旗袍少女被拷在正中的医疗床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眼神楚楚可怜。

“性奴林舞雩,”只见柳款款走来,不怀好意地笑道:“又回到ASC了呀……”

“不要……不要……”少女顿时哀求道,“柳,让我回去吧,我要找辰逸……呜呜呜……”

“王先生希望你能进一步接受调教,将你驯化成一位完美的性奴仙女。”

“不要……不要……”少女还未死心,绝望地哀求道。

“不要?”柳呵呵地笑了两声,她打了个手势,少女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大屏幕。

屏幕中是一座小小的房间,一位美丽的清纯少女有些局促不安地坐在沙发上,她穿着白衬衫,短裙和过膝长筒袜,披肩的黑色长发衬托着一张精致的容颜。

少女意识到这正是她自己,一下红了脸。

“来,听听语音。”

“我……我……..我来接受对我的调教…..”

“你知道你即将被调教成为王辰逸先生,你的丈夫的性奴吗?”

“知…知道。”

“你的法律人格将会被暂时剥夺,何时恢复取决于你的主人。”

“你将会接受专业人员对你的调教和训练,虽然不会与其他人发生关系,但你将时时刻刻接受性快感的刺激,其目的是使你在过程中获得性快乐,以及成为你丈夫的私人性奴。”

“基于主人的意愿,你可能会暂时失去意识,可能会接受一定程度的改造,可能会对你的人格产生影响,也可能会被制成‘美女制品’——含义请见第七款第二条。”

“你愿意吗?这是最后一次询问。”

“愿意。”镜头中的少女坚定地说道,虽然带着一点底气不足。

“足够了吗?还需要给你看手写的契约吗?这可是你自愿的哦……”

“可是,可是——”

“林舞雩,知道你在ASC为什么一直过得比较体面呢?”柳打断了她,玩味地说道。

“你知道吗?”

“不……不知道。”

“能像一位贵族少女一样穿着漂亮的旗袍,”柳踱起了猫步,“房间和饭食也算是不错,对你的调教也不是太严格……”

“可你的性奴同学姐妹们呢?嗯?同样是姿色出众——当然大多不如你,现在都已经进入了乳胶女囚调教班接受训练,你知道吗?那里可是真正的地狱……”柳的话如阴风般吹过少女的耳畔,让她一阵发抖,“到时候可以带你去参观参观……”

“你作为S级性奴,本也该如此,但是你知道为什么吗?”

少女害怕地摇了摇头。

“因为,你的主人,也就是你的辰逸,”柳慢慢说道,“对你的要求是‘唯美的性奴仙女’。”

少女娇躯一颤,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她,涂了胭脂的红唇在微微颤动,这模样倒是显得楚楚动人。

“我们一直在严格执行你主人的要求,就是这样。”

“你看,唯美的旗袍装唯美的房间唯美的调教,以及那具唯美的美女雕塑《美人之辰》,我们把你打扮成了一位半裸的绝色古风小仙女,被禁锢起来高潮很爽吧?和你主人共度春宵的那晚,你表现的难道也不是更像一位思春的皇后少女吗?”

“林舞雩,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是个与众不同的好胚子,而《美人之辰》让我更加坚信了这一点。”

“你是个极佳的S级性奴,你的最终归宿也必将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所以,”柳突然话锋一转,“作为‘唯美的性奴仙女’,就应该佩戴一些‘唯美’的拘束器械,是不是?——奴隶女警,把小推车推来。”

她们为林舞雩戴上了金制的项圈,若没有那长长的金色锁链,平常人只会认为这是个漂亮的金环。项圈做工精美,点缀着雕饰和珠宝,上面刻有她的名字。

“不要表现的像一条母狗一样,那不适合你。”柳拽着金色锁链的一端,“你应该觉得自己是一位暂时受困的高贵公主——抬起头来。”

柳粗暴的掀开了少女旗袍的下摆,露出了雪白美腿上那一对金制的大腿环,一根短短的细锁链把它们连在一起,用来限制少女的步子。

身旁的一名奴隶女警从推车里拿起钢制的T型贞操带,把它打开穿过少女的下身。又在少女的脚踝上戴上了脚铐,被束缚的丝袜美腿和艳红的细跟高跟鞋显得极为诱惑。

“以后就不能在洗手间自慰了哦……虽然穿的是开裆的丝袜。”柳坏笑道,少女听闻立刻羞红了脸。

“最后一件物品。”奴隶女警为她戴上了一副白色的超薄丝手套,染了红指甲的玉手被轻纱包裹,倒是别用一番风情。

“——是手铐和玫瑰。”

“咔,咔。”两声脆响,金色的情趣手铐再次拷住了少女的手腕,谁知柳从小推车里拾出来一朵漂亮的火红玫瑰花,塞进了少女的手中。

“这是让你的仪表更加端庄一些——拿好了,林舞雩,给你戴上丝手套就是想让你的小手更性感一些。”

旗袍少女楚楚可怜地看着柳和一众奴隶女警,她已经不再反抗,正在顺从地等待下一步的发配。

“本来还想为你戴上口交环的,可我想到这可能会破坏你的漂亮脸蛋,就算了。”

“但你应该知道,你这漂亮的娇唇,”柳抚摸着少女光洁的下巴,“首先应该是为主人服务用的。”

“你的一切,你的美貌、你的酮体,都是主人的,都应该为主人服务——没错,你的实质并不是什么高贵的公主也不是什么绝美的小仙女。林舞雩,你就是主人的泄欲工具,是他的奴隶,他的精厕,主人的精液应该是你最喜欢的食物,你不是他的未婚妻,你只是他的性奴隶。”

“你听明白了吗?性奴林舞雩?”

少女委屈地哭了,两行清泪从她漂亮的脸颊流下。

王辰逸……你好坏……你怎么把我送回了这里……

柳一拉金链,绝美的旗袍少女被迫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手捧一朵娇艳的玫瑰花。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好姐妹湘灵变成了什么样子。”

林舞雩被牵着脖子,左右扭摆着被旗袍包裹的翘臀,手捧一束玫瑰花,用小碎步从房间里吃力的走出来,浑身上下镣铐的锁链发出清脆的响声。

艳红色的十公分细高跟反射着靡靡的光彩,雪白的丝袜美腿在高叉红旗袍的开叉间时隐时现。这绝色小美人性感淫靡的样子引的路上的每个人都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两眼。

观赏的会场里已经聚集了十余名女奴和她们的调教师们,可少女的目光始终聚焦在会场中央水池边那条绝美妩媚的美人鱼身上。

这……这真的是湘灵吗?林舞雩有些不敢置信。

绝美的容颜,精致的锁骨,修长的玉臂,一对玉峰傲然挺立,火辣的小腰完美地与一条性感修长的宝蓝色鱼尾融合在了一起。白皙的脖颈上带着一块漂亮的水晶吊坠。

她身披薄纱,侧倚在水池景观边的一块大礁石旁,乌黑的长发湿漉漉地披在她身后。虽然还能看出原先女郎臀部的轮廓,如今一条足足有一米长的蓝色的鱼尾与她性感的腰部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美人鱼有着一张尖尖的白嫩瓜子脸,黑发蓝瞳,梦幻而妩媚。此时她正贪婪地吮吸着面前男人的肉棒,已经摘掉内置呼吸器的口腔正使劲容纳那粗大的棒状物。

她很卖力,每一下抽插都让龟头深入到喉咙处,同时自己也发出淫荡的娇喘声。

“性奴林舞雩,别看了。”

两名奴隶女警把她粗暴地架到一座合欢椅前,撩开高叉红旗袍的下摆,打开贞操锁,抓起她的大腿和腰,将小穴对准那长长的玉雕阳具慢慢地套了上去。

“啊……啊……”少女的小穴被慢慢地撑开塞紧,发出娇媚动人的呻吟声。

这娇喘的绝美旗袍少女自然是吸引了许多女奴和调教师们的目光。一双颤抖的高跟美腿勉勉强强立在地上,鞋跟频繁击打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戴着丝手套的玉手还是捧着那束玫瑰花,精致绝美的容颜上梨花带雨,让人好是心疼,同时又能萌生出邪恶的想法……

不知过了多久,台上的男人拔出肉棒,酣畅淋漓地射到美人鱼漂亮的脸蛋上,双手抚摸着她水蛇般的性感酮体,接着游走在她挺立的玉峰上。湘灵娴熟地舔干净他的肉棒,咽下男人的精液,十分顺从地侧过身来,主动掀开那一块假皮,露出里面已经被改造过的后庭。

她冲他妩媚地笑着。接着肉棒狠狠插入这绝美的人鱼女郎体内,两人皆是忘情的呻吟。

——原来,美人鱼也可以这么迷人性感…….少女呆呆地想道。

在这样一幅香艳的场面下,一旁的几位水手服少女已经情不自禁地躁动了起来。

林舞雩的诱人娇躯也是不住地上下起伏起来,美丽的少女在试图给自己以快感,那裹在性感高跟里的玉足不住地轻轻摆动。

“啊呀……不……太快了……不行了……嗯嗯啊……”少女娇吟着,下身早已是蜜水横流,撒尿一般从高叉旗袍的下摆滴出,打湿了她的丝袜,那桃源禁处被玉雕捅的噗噗直响。身旁的几位性奴少女也情不自禁地自慰起来。

很快,台上男子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将滚烫精华毫无保留地射入了美人鱼的体内。

接着,属于她的高潮也到来了。 猛烈的高潮中,什么液体射入了少女的私处。

“这是你做美女雕塑时产的奶。”一位奴隶女警饶有兴致地介绍道,观赏着这高潮后失神的旗袍美人,“以后我们用它来模拟主人的精华,自给自足嘛……”

林舞雩喘着气,精致的俏脸上梨花带雨,戴着丝手套的玉手仍然捧着那束娇艳欲滴的火红玫瑰。

玉雕缩回了椅中,奴隶女警为她重新戴上了贞操锁,抢过玫瑰,在那散发着妩媚气息的私处好好沾了沾,又塞给林舞雩。

“ASC展览会马上要到了,想你这样的绝色小美人可是大有用武之地了。”

“哦,当然了。”看到林舞雩惊恐的表情,她又笑着补充道,“你不会和主人外的任何人发生关系的,但即使是这样,你也是一件精美的展品。”

<< 风乎舞雩 第七至八章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2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 番外”

  1. 爷爷啊,你追的剧终于更新了,你看到了吗(泪目泪目)

  2. 我终于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有什么想看的请尽情说,有意见尽情提
    O(∩_∩)O哈哈~

    1. 作者大大可以写一写蒸汽时代背景的吗?哥特长裙+木偶戏的表演 观众看到女主的一颦一笑,但女主却是被控制与束缚的木偶。(=・ω・=)

        1. 露不露脸没有关系,感觉主要是在服从与反抗间的平衡,肉体沉沦与心灵纯洁的碰撞,知道无法改变,却依然相信美好,相信纯真,成为“唯美的性奴仙女”。
          当然,如果是纯h就直接肉欲,毕竟情色与色情还是有区别的
          (当然,以上只是本人的小小观点。作者大大不用在意)

  3. 个人不喜欢这种女方不愿意或者强烈反对的剧情。
    事实上我觉得这个系列在第8章就应该结束了。
    仅代表个人观点。

  4. 真的好看,真的。我喜欢这样的行文。太优秀了。就是一直想写但是写不出来的东西。满足了我的对审美最终极的追求。除了感谢以外,再也没有任何可以说的了,容某稽首再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