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六章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她脱下高跟鞋,一双雪白的丝袜玉足夹住主人勃起的肉棒,上下轻轻撸动。

肉棒开始流出粘稠的液体,缓缓浸润了她的丝袜。她害羞地笑笑,毫不在意,甚至有些开心。

她早已不是那个清纯如水的美丽少女,而是一条淫荡的旗袍丝袜母狗,是主人的性奴,只为他一人所享用的妓女和精壶。

她的一只脚轻轻压在肉棒上,另一只脚则轻轻地挑拨着主人的蛋蛋。面前这英俊的男子显然也是有些进入状态,发出了一声似叹息似感叹的呻吟。

她加快了速度和力道,两条大长腿来回移动着,让小穴也不知不觉中湿润了起来。

主人再也忍受不了了,把大量粘稠的乳白精液泼洒在她的丝袜玉足上。

双脚抵着那根坚硬的肉棒,接收着主人的恩赐,但还是有一些精汁飞溅了到她的旗袍和大腿上。

丝袜被晕开了花,她利落地将沾满精液的玉足套进那双艳红色的细高跟里,款款起身。

人说高跟鞋是做爱时最好的支架:细高鞋跟让美人的娇躯不自觉地摆出交配的态势来;而艳红色的漆皮鲜艳而诱惑,勾引着主人来发泄欲望。

她朝瘫倒在床上的主人莞尔一笑,款款走到衣柜前:自己的衬衫、毛衣、牛仔裤和格子裙在一侧叠得整整齐齐,似乎还散发着少女淡淡的体香。

纤纤玉手点击衣柜的触摸板,另一侧无声地滑开。这里的景象和另一侧完全不同,映入眼帘的是那件美丽的黄色抹胸礼裙,以及好几件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趣内衣。

玉足浸泡在精液中,踩着高跟粘粘滑滑的感觉。属于少女的剩下的矜持让自己红了脸,她蹲下身子,从几件水手服的下方翻出了自己的项圈、手铐、和大腿环。

“S00325A”,这串符号刻在冰冷的金属上,代替了她的名字。就如同性感绝美的旗袍丝袜与高跟鞋代替了衬衫格子裙;“性奴”和“母狗”代替了主人对女友的称呼一样。

她款款转身,开叉间露出整条雪白诱人的丝袜美腿,没有男人能抗拒这样的诱惑:而与那些轻俗的风尘女子不同的是,她的美不止于外表,16年的饱读诗书为美人填了一抹知性的气质与风情。

当然更有一点不同:她完完全全是属于主人的。

她的肉体属于他,灵魂也是。

小穴流出股股爱液。她踩着沾满精子的丝袜高跟鞋,款款走向床边,渴望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梦醒了。


冰冷的铁刑具,昏暗的牢房中飘散着淡淡的媚香,女孩的惨叫和娇吟时不时从某处传来。这座监狱位于ASC设施的深处,真正的SM与重口味都在这里上演,关押着数百名签了契约的性奴,

某座阴森森的调教室,负责管理设施的女警们围在一名新来不久的女囚身边,观赏着一场精彩的自慰秀。

小女囚被固定在一座“工”字型的刑架上——她穿着性感淫靡的乳胶衣,戴着项圈,双臂双腿被四个完全贴合的金属铐固定在根部,像母狗一样在地上爬行。

她的臀部不自然地高高翘起,一根毛茸茸的狗尾肛塞插在女囚经过改造不久的后庭里,鲜红色的口球挂在脖子上。

此时这乳胶淫娃正在忘情地为一根假阳具口交,把硕大的仿真阴茎含在嘴里吞吐,时不时发出淫荡的娇喘声。而身后的炮机正在马力全开,整根伪器深深地没入了她蜜水横流的小穴,在里面翻江倒海。

这其实是个相当漂亮的美人儿,光泽的黑色胶衣勾勒出她惹火的身材,一头乌黑的秀发高高扎成马尾,她的项圈上刻着一串冰冷的字符:“S00325A”。

“这条姓林的母狗还真是个小骚货啊,”一名妖艳的奴隶女警嘲笑道:“叫的可真浪,不愧是个S级的奴隶。”

四肢被折叠,项圈、束腰、十五公分的高跟长靴、还有从未穿过的乳胶衣……在柳主管的部门,更多是一种优雅的严厉,无处不透着精致和氛围。可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中,只有纯粹的性与虐待。

香舌在仿真肉棒上熟练地打着转,林舞雩的神情变得迷离而妩媚。身后的炮机随即给自己以回应,她动人地娇喘着,想象着身后站的是主人……

“小母狗,要是系统五分钟之内没有判定射精的话,你这个周就只能喝尿了。”

痛苦和快感蹂躏着林舞雩,她扭动着娇躯,如同一个黑色的茧,想要挣脱,想要——高潮。


电梯无声中向地心落去,装潢豪华的轿厢中只有一位女孩。

如果林舞雩在这里,她绝对不会认出来眼前的人是她那楚楚动人的侍女:女孩扎着干练的马尾,身穿黑色西装和一双过膝的高跟长靴,露着雪白的大腿。

那种浓妆淹没的娇柔感在桃夭的身上找不到了,她轻抿红唇,望着屏幕上变幻的数字。

如果忽略那里的破裂,桃夭其实还一直是个处女。她19岁的人生被ASC割裂成截然不同的两部分,甚至快忘记了自己原来的名字。

电梯门打开,全息投影仪射出的光线交织成“ASC第七性奴监狱”几个字样,这里没有接客区那样的金碧辉煌,而像一座有了年代的军用设施。

她走过冷冰冰的走廊,两侧陈列着几具丝袜木乃伊,桃夭在其中一具前停留。古埃及风格的公主浮雕精妙绝伦,似乎在向观赏者倾诉着里面女孩的痛苦与欲望。

系统显示这具丝袜木乃伊已经被使用了一百八十多次,有六十多个男人的精华泼洒在她的身上——本来桃夭也该如此。

她的过往深埋在心中,只为极少的人知道。

“我来这里提走一名性奴女囚,编号S00325A。”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躺在冷冰冰的医疗台上,她感受着口红在绛唇上轻轻滑动的感觉;闻着脸上脂粉散发的清香。

一双有力的、温暖的手抱起了自己,这双手很熟悉,指尖似乎还带着点温情。

她被放入一座棺木中。幽深的墓穴,一盏长明灯孤单地亮着,照见花海中那静静沉睡的美人儿。

少女试图看清这香消玉殒美人的容貌,却发现,是自己。

一瞬间,美人的面容模糊了,她在黑暗中下坠,无底洞的尽头是纯白的光芒…….

林舞雩醒了。

她赤身裸体地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身上盖着被子。

没有项圈、口球、胶衣和高跟长靴,此时的她与平常的女孩无异。

——会不会,会不会,我还是在家里?

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是被打破了,这里是她在ASC的那间精致的小闺房,粉红色的窗帘透出光来。

记得雨果曾说:“人的目光在一个起床的少女面前应比对一颗初升的星星更虔诚。不慎触及了可能触及之物应倍增尊敬。”

和笔下的珂赛特一样:林舞雩本来青涩、纯洁、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花。但是ASC彻底改变了她。

这是她和辰逸共同做的决定,而现在,少女已经认同了自己新的身份:清纯的美丽少女正蜕变成一位容颜气质皆是极品的性奴。

一个周的胶衣女囚调教,自己身上没有一处地方是不疼的。但是林舞雩必须承认,内心里她渴望受虐:女警的每一下鞭打就如同对敏感处的挑逗。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她被折叠了四肢,全身几乎全部被乳胶包裹,臀部圆润挺翘,如果主人看到自己那时一条淫荡美女犬的样子,会不会很高兴呢?

——林舞雩,你就是个抖M。

浑身是如此虚弱无力。一双手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的娇躯,拂过那骨感的香肩,掠上她雪白的乳峰。当碰到樱桃的那一刻,一股麻酥酥的快感像电流一般涌向全身。

“呜”少女发出了一声诱惑至极的娇吟,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感了。

雪白的玉足躲进了拖鞋,胸脯在镜子前遮掩起来,林舞雩很快穿好了衣服,简单地梳妆完毕。

她呆呆地站在装潢豪华的卫生间里,面对着落地的大镜子。暖色的光线洒落,照见美人婀娜的身姿。尖头高跟鞋踩在洁白的大理石上,衬托着一双半露着袜带的黑丝美腿。

  突然,她哭得象个泪人儿似的。这并不是内心变化无常,而是沮丧的心情把希望打断了。

从乳胶母狗到美女雕塑,她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处境。林舞雩模糊地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确实,一切都在天上飘忽而过,她感到什么都没有把握。

然而,在这些乌云暗影之后,林舞雩又平静下来,恢复了希望和一种对主人和性的痴痴渴望。

上身是一件深V的黑色小礼服,少女雪白的双乳半露着。曾经她的衣柜里可不曾有什么黑丝,记得王辰逸旁敲侧击了很长时间,暗示她能不能满足满足自己的男朋友,她也装作不明白没有理会。

可现在不一样了,她是王辰逸的性奴隶。

林舞雩缓缓抬起一条修长的美腿,十公分的细跟高跟鞋架在马桶的盖子上。若是从下方看去,裙下已是真空。少女羞红了脸,可是自己内心的欲火很快压制住了她的理智。

鲜红的指甲油在柔和的光线下妖艳的闪动着,白皙的小手伸向裙下,她抚摸着自己的丝袜大腿,修长的手指插进了那片禁地。

伴随着一阵阵的颤抖和呻吟:在柔和的灯光下,林舞雩再一次自慰了。


“先生,您真的确定要佩戴贞操装置吗?这将让您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被限制射精的能力。”穿着暴露职业装的女人站在他身旁,化了浓妆的脸上堆着礼仪式的微笑。

“我确定。”王辰逸说道。

他刚刚在文件上签了字,同意了将自己的性奴“S00325A”制成一件“半永久注塑型女体艺术品”,为期两个月。

这是对她彻底的物化。在这六十天里,林舞雩将不是林舞雩,而是美女雕塑《美人之辰》的原料罢了。不禁让人兴奋和期待。

王辰逸想起了那个晚上与湘灵的狂欢,心里是越发的愧疚。

一个周前,那云雨完的美人在床上紧紧抱着自己,轻声地呢喃道:“王辰逸。说实话,你有没有心思……有没有心思……把我制成公用的美女宠物……或者送给别人调教?”

他五雷轰顶,自己从来没有NTR情节,有也只能停留在想想的阶段。对于大是大非,他还是清楚的,

“绝对没有,我发誓。”他赶忙否认。

“那……前天,我在一个房间里看到好几个姐姐被绑在架子上任人蹂躏。是她们的丈夫把她们送来的,他们喜欢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别人性交……亲爱的,那群姐姐和我一样穿着旗袍……”

王辰逸自然知道林舞雩想的是什么,但他知道这些女人并不是少女组的性奴,并不是每个客户都像他这样专情。

 “亲爱的。不管你是我的女友还是奴隶,我都不会背叛你。”

美人笑了。大红旗袍悄然脱落,这具雪白娇艳的裸体跪在洁白的被窝里,曲线玲珑,肌肤如玉,浑身上下只剩下没有脱掉的丝袜和高跟鞋。

她白皙的玉颈是如此秀美,真的很适合——戴上项圈。

“主人,雩奴真的好爱你。”

她主动将王辰逸推倒在床上,抬起丝臀,洁白的小手握住跳动的肉棒,对准小穴,缓缓地坐了下去。

“王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一个软软的少女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房间里款款走进一位娇艳的丝袜兔女郎,她穿着魅惑的黑色网袜和白色恨天高,心形开口中一对巨乳呼之欲出。两颗樱桃透过薄薄的情趣服隐约可见。

“可以,速战速决吧。”王辰逸故作镇定地说道。细看这女孩其实长着一张清纯的漂亮脸蛋,王辰逸可以确定她的年龄不会超过林舞雩。一位本应是花样年华的少女此时却被浓妆艳抹成这样,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音响里放着一首很老很老的英文歌曲:

Am I blue Am I blue

Ain’t these tears

In my eyes tellin’g you……

王辰逸依稀记得《末代皇帝》里尊龙好像唱过这首歌,而这电影也是几近一个世纪前的古董片了:天津租界的豪华会所,他饰演的溥仪一身西装革履,在乐队的钢伴中深情而惆怅地演唱着。

Am I blue You’ll be too

If each plan with you man

Done fell through……

王辰逸随着兔女郎进入里屋,躺在人形固定架上。兔女郎将他手脚处的皮带逐根绑紧,接着小手伸向了他裤子的拉链。

“马上就要开始了,先生。”兔女郎软软地说道,小脸红扑扑的,“您忍一忍吧。”

那根勃起的坚硬肉棒几乎砸到了她的脸上,王辰逸能感觉到兔女郎呼出的热气拂过下体,空气中散发着雄性的气味,羞耻感也让自己脸红了。

他开始逼迫自己去想林舞雩,可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不是曾经那如水的清纯少女,而是她穿着极美的抹胸礼裙和白丝袜镶钻高跟,戴着项圈、丝手反绑,跪在地上为自己口交……

兔女郎将一些润滑液涂在了他的阴茎上,一双小手上下移动,眼神有些痴痴。

“王先生。”她轻轻唤道,脸红红的。

“嗯?”

“其……其实先生要是想再发泄一下,也是可以的……”

面对这楚楚动人的丝袜兔女郎,王辰逸一时也有些失神。可是他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你还是快点完成你的任务吧。”

兔女郎低下了头,像是受了委屈一样。她将一根柔软的空心管状物慢慢的塞进马眼,缓缓插到尿道深处,王辰逸只觉得有些刺痛。

“先生是要打算把阳精都留给夫人吗?”某种类似避孕套的东西从龟头包裹到了茎身。兔女郎把一个金属圆环卡在王辰逸的根部,轻轻爱抚着他的睾丸。

王辰逸发出了一声似感叹的呻吟。ASC的这女孩似乎对自己格外感兴趣,热情到有些不正常……

“没错,我爱她,我不能背叛她。”王辰逸坚定地说道。

整根阴茎被插入一个肉色的阳具套中,里面凉凉软软的,阻断了外界任何的快感。兔女郎告诉自己这就是贞操装置的主体,相当于给肉棒套上了一层柔软的壳,这装置甚至也会随王辰逸的勃起而改变长度和形态。

 “先生,为您处理好了。”兔女郎款款行了礼,解开了王辰逸身上的皮带,为他递上一块毛巾。

整根阴茎被柔软的内壁紧紧包裹,王辰逸试着用手触摸,从所有的角度都给不了里面任何的触感。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在今后近两个月里都被剥夺了射精的能力。

这近乎于自我折磨的手段近乎疯狂。可王辰逸早就准备好了一种压制性欲的药,决心与林舞雩同甘共苦。

——此时,她是自己的爱人,而不是性奴。

“你叫什么名字?”

出人豫料,兔女郎一愣,转身款款向王辰逸行了个礼。

“回先生,桃夭。”

<<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五章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七章 >>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11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六章”

  1. 希望作者别是把自己写进男主里了。。。怎么看这男主怎么像抗日神剧里的汉奸

  2. 男主竟然为了女主禁欲了……字数太少确实不够看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