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五章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夫人,”娇艳的兔女郎立在办公室的门口,“舞雩姐已经准备好了。”

那道高挑的优雅人影闻声缓缓转了过身来。她的面前,一位美丽的芭蕾少女正在翩翩起舞。

她穿着一件很暴露的舞裙,抹胸部分被完全裁去,一对裸露的白兔傲然挺立,粉红的樱桃上各镶了一颗钻花,闪着暧昧的光,旁边还纹了一只胖乎乎的皮卡丘。白色丝袜套在少女脚尖着地的美腿上,显得唯美又性感。

“见主人得好好打扮打扮啊……”柳似自言自语地嘲道。

“桃夭给舞雩姐换了白丝和高跟鞋。”兔女郎低着头说道,眼神偷偷打量着那起舞的少女。她扎着丸子头,长相清纯动人,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她的舞姿是那么的优雅,她——

白丝足尖点地旋转,少女的小手在头顶交叉,接着轻松抬腿拉起一字马,也让桃夭看到了她舞裙下的诱人风景:白色丝袜被剪开了一个洞,小穴里插着一根自慰棒,不少蜜水甚至随着少女的动作从裙下甩了出来。

桃夭不是Les,但是这样的景象也在挑动着她自己的情欲。

“停下吧,小然。”柳对那少女说道,后者先是优雅地停止了动作,而后带着灿烂的笑容跪在柳的面前,“你的表现不错。”

“能被夫人夸奖是然奴的荣幸……”女孩的声音也和她的长相一样甜美,她颤抖着拔出下体的自慰棒,脸色绯红,樱桃小嘴舔吸着上面的淫水。

“小然曾经是一所大学校舞团的成员。你想必也能看出她的功底。”柳缓缓向桃夭走来,高跟鞋的哒哒声清晰可闻。只见那清纯的半裸舞女一边忘情舔吮着假阳具,一边用另一只玉手爱抚着自己的白兔,可爱的小脸上满是陶醉的神情,“

“你给她带上旗袍了吗?”

“回夫人:带上了,还有丝袜和高跟鞋,都是舞雩姐第一天来时穿的。”

“这样可以了。”柳说道,轻轻按动个人终端,面纱下传来几声银铃般的轻笑。

“那我们就祝愿林小姐度过愉快的四天了。”

……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窗外灯火辉煌。王辰逸感觉自己似乎是活在梦中一般。

他忘不了几天前的那个夜晚:点燃的欲火发泄在了那妩媚的旗袍美人身上,他抽出腰带套在湘灵的玉颈上,像对待母狗一样在胯下把她征服。

浓精灌满了湘灵的子宫,美人淫荡地娇喘着、配合着,她的技术非常好,那晚上他在湘灵的身上足足发泄了四次。

这算是背着女友嫖娼吗?欲火发泄后,王辰逸倒是生出了不少愧疚感。

而现在,他坐在ASC酒店的套间里,等待着什么。

黑色的门打开了。清脆的锁链声,高跟鞋声。

柳牵着林舞雩,走了进来。

王辰逸几乎认不出她了:眼前的佳人穿着一件极美的抹胸礼裙,美腿上包裹着白色丝袜,脚上是一双漂亮的镶钻高跟,真的像一位美丽的仙女。

可是她却戴着项圈和黑色的乳胶口罩,裙下两对金色的大腿环用锁链连接着,戴着长筒丝手套的小手也被手铐反铐在身后,形成鲜明的反差。

“快点啊,林舞雩。”柳牵拉着项圈,嘲弄道,还特意说出了她的名字,“主人在等着你呢。”

美人娇躯一颤,害羞地低下了头。全身的拘束只能让她左右扭摆着臀部,用小碎步吃力地行走,浑身上下镣铐的锁链发出清脆的响声。

“哒哒哒……”一时没有人说话,高跟鞋的声音响彻在房间里,连王辰逸都屏住了呼吸。林舞雩本来就生的高挑,一袭礼裙丝袜高跟被拘束着反而更有弱柳扶风的感觉了。

那种无法反抗、任人支配的娇柔之美,虐恋与唯美交织……不由让人想要好好宠爱和调教……

一时间王辰逸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立刻把这性奴美人按倒在地上,脱下她的裙子,命令她用最淫荡的姿势和自己做爱,把精子全部射入她的子宫。

“跪下。”柳轻轻地拽了拽锁链。

林舞雩的双手在背后反铐着,她只能先缓缓蹲下单膝跪地。锁链作响,美人的体态是那样的婀娜,纱裙下的白丝美腿显得极为诱人。她低着头,一头乌黑秀发垂落。

“她想主人都想流水了,”柳款款走过来,把锁链交到王辰逸的手里,“王先生,您可得好好疼爱疼爱这小淫娃。”

“废话不多说,我不打扰您了。”

柳戴着面纱,王辰逸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还是听见了一声轻笑。“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逐渐远去,房间里只剩下了王辰逸——和那跪着的美人。

刚才那种莫名的欲火渐渐被理智压灭,想起了她是谁,和她对于自己的意义,王辰逸立刻清醒了过来。

“亲爱的……”王辰逸急忙蹲下,撩开美人垂落的发丝,一时两人对视:

林舞雩痴痴地看着自己。她的眼神动人心魄,如水的大眼睛带着幽怨、思念、喜悦与忧伤,还有——

如火的渴望。

“难受吗?”

林舞雩没有说话,她害羞地低下了头。

王辰逸摘下了林舞雩的口罩,一根沾满口水的阳具口塞也顺带着被带了出来。林舞雩剧烈地咳嗽起来。王辰逸忙抽出卫生纸帮她擦掉嘴边的香津。

王辰逸曾经幻想过无数种他们相见时候的样子,想象着她欣喜地扑进自己的怀里,和他倾诉着在ASC里的遭遇。可是现实并不是这样,她一袭绝美礼裙跪在自己的面前,盛装下是全身的sm拘束。

她好美……

“你……你没事吧?”王辰逸试探道。

林舞雩终于缓缓抬起了头,俏丽的小脸红红的。

“主人,雩奴想和您……做爱。”

……

与此同时,柳的办公室里。

“夫人,”桃夭低着头,诉说着属于少女的渴望,“桃夭也想要个主人……”

她今天不是往常的情趣兔女郎打扮,而是穿着水手服,一头棕色卷发披肩,倒是显得青春灵动。

“难道炮机和振动棒满足不了你了吗?桃夭?要知道你刚来ASC的时候还是多么排斥多么反抗呢?”

“桃夭那时候不明白,”女孩那张清纯脸蛋上一片潮红,“可是夫人,桃夭想要真正的肉棒……”

“怎么这么说呢?”

“好羡慕舞雩姐姐……舞雩姐长得那么国色天香,还有主人……”

“林舞雩和你不完全一样,桃夭,”柳教导道,“我让你做她的侍女,你也应该清楚。”

“桃夭不懂。”

“林舞雩最终是会成为一件艺术品的,彻底地完成属于她的蜕变。”

“那舞雩姐的主人……”

“s与m的欢愉是双向的,到时候我相信他也会愿意的。”

“小桃夭啊,”柳转过身来。几声轻笑过后,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记得好久以前,那时候你刚被送到ASC。”

“你们那一批女孩本来都是要被做成丝袜木乃伊当公共精壶使用的,是你自己主动在所有人面前表演自慰,才留了下来。你高潮的那一段在网上可是有好几十万观看的呢…..”

“嗯……是夫人让桃夭发现了真实的自己。”

“小桃夭啊,上次你自己给自己赢来了机会。所以有些东西是需要你自己争取的哦。”

……

清晨的阳光拂过城市壮观的天际线,两人手拉手站在退潮的海边,眺望着白鸥在波光粼粼中展翅飞翔。

城市才刚刚苏醒。而他们两人,近乎一夜未眠。

“好久没有吹到这样的海风了。”林舞雩轻声说道。

“想起上学的时候了?”

“是啊……”林舞雩转过身来,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深情,“真的很幸运能在那里度过四年,也很幸运——遇到你。”

海风拂过那雪白的香肩,吹起她柔顺的长发。佳人一袭黄裙亭亭玉立——即使没有颈上的项圈和属于奴隶的淫荡装束,也能看出来她真的变了:清纯少女的身上如今多了一抹迷人的性感。

一时王辰逸没有说话,可是林舞雩的目光始终倔强地不曾转移。

“遇见你也是我一辈子的幸运,”王辰逸也是深情地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

“我感觉我很对不起你,我——”

“是因为把我送到了ASC吗?”林舞雩轻声问道。

王辰逸点了点头,他只觉得喉咙发干。

“不要这么想,”林舞雩向前几步,搂住他的脖子。少女的脸红红的,一股醉人的体香扑面而来,“是我愿意做你的性奴。”

这话直白的有些可怕。脑海中回想起曾经那个青涩的她,王辰逸只觉得身体有些发热。

“辰逸,”怀中的美人轻轻唤道,“你知不知道人家在ASC有多想你……”

“昨天晚上你来领我的时候,我真的……真的太想要了……”

“对不起。”这个词从王辰逸口中麻木地说出,双臂不自主地环住少女的小腰。

“辰逸,你有什么可说对不起的。你说实话,昨天晚上见到我,你有没有…..有没有那种特别的冲动?”

“没有,我……我太想你了……”王辰逸的舌头都打结了,林舞雩的那一对白兔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在了自己的身上,美人那雪白的裸肩和半露的酥胸在近距离简直是诱惑加倍。两人就这样亲密地搂着,偶尔经过的行人也没有对他们投以特别的关注。

“你撒谎,”林舞雩枕在他的肩上,轻声说道,“昨天晚上雩奴给你口交前,你就硬的和铁一样啦。”

这淫荡的话语从林舞雩的口中如此自然地说出,让王辰逸有些恍惚。他想起昨夜的激情:林舞雩的技术比起湘灵还差的很远,但是想起她曾经那样的清纯和矜持,带给王辰逸的欢愉和刺激丝毫不减。

“是……”王辰逸终于说了实话,“你真的太美了,我……有那么一瞬间,我想立刻按倒你。”

她害羞地笑了笑,没有说话,海风吹拂着他们的身体,两人贴的更紧了。

“其实,”过了许久,林舞雩轻声说道:“我对ASC已经没有曾经的那种抗拒了。”

“也许人家真的适合……”

“适合什么?”

“适合做你的性奴隶。”

王辰逸没有说话,激动与焦虑;狂喜与怅然……他心如乱麻。

“舞雩在人前是你的女朋友——以后是妻子。可是在人后,就是您的雩奴。” 林舞雩紧紧搂着他的脖子,那种迷人的媚态渐渐在少女的身上显现。

“主人可以给人家戴上项圈,把人家关在笼子里,不需要把雩奴看做是曾经的我。而雩奴要做的,就是去尽心尽力地服侍主人。”

“其实人家要的,就是能在你身边。”

——这是纯粹的爱的游戏,可是横在两人中间的,是ASC这条迷人又险恶的蛇。它的存在既可以让这个游戏更刺激更精彩更锦上添花,同样也可以让二人坠入可怕的陷阱与深渊。

林舞雩快要回ASC了,这个沉甸甸的事实一直悬挂在王辰逸心头。S与M的共同选择一旦开始,就再也没法彻底回到从前了。

朝阳下的都市的海滨,两人在尽情拥吻。

……

他们去了很多地方:从这座城市的名胜古迹到繁华的商业区,在琳琅满目的奢侈品商场,王辰逸狠下心给林舞雩买了个昂贵的包包。他们又去了另一座城市,在曾经的大学校园,静静坐在两人牵手走过的湖畔,望着塔的倒影;经过宏伟的图书馆,看着奋战的学子们从大门走进走出——他们的邂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如果那天晚上他没有遇见林舞雩,那将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夜,来临了。

……

两人在宽大的落地窗旁举杯对酌,家里的装修都是按照林舞雩的喜欢来的,充满了温馨和书香。英式的仿古挂钟嘀嗒嘀嗒地走着,拨动离别人的心弦。

月上梢头,香槟见底。四天转瞬即逝,现在是九点,而根据达成的协议,午夜时分,ASC的工作人员会准时来带走林舞雩。

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纤纤玉手握着喝尽的酒杯,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王辰逸罕见地点燃了一根烟,袅袅的烟雾模糊了他英俊的脸庞:“你会想我吗?”

林舞雩没有说话,轻轻晃动着空的高脚杯。

“亲爱的,”林舞雩轻声说道,王辰逸听出她的声音有些异样,“我回到ASC会面对什么?”

“我不知道,”王辰逸试图安慰。

“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有人真的伤害你的。”

“亲爱的我知道,可是我还是有些害怕……害怕失去你。”

这话突破了王辰逸的心理防线,他低下了头。

“你知道的,对吧?”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亲爱的,你会接受一个周的胶衣女囚调教,”王辰逸下定决心,咽了咽唾沫艰难地说道,“之后……之后……”

林舞雩无言地看着他,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令人心碎。

“你会参加一个静态艺术品的调教项目。”

世界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美丽的少女低下了头,似乎在思考这些话的含义,透过垂落的秀发,王辰逸似乎看到了她眼角的一滴泪水。

“我见过一个金发姐姐,她是欧洲人,被封在水晶里供人观赏。辰逸你知道吗,她就像是欧洲宫廷里走出的公主,真的好美好美,ASC的人把这件作品命名为《少女的祈祷》。”

林舞雩抬起头,那双美丽的眼睛泪光闪闪,“所以,用舞雩做成的美女雕塑也一定不会差到哪去吧。”

王辰逸只觉得头上像挨了一棍子,心里一股说不上的难受,“亲爱的,我——”

林舞雩突然站起来,高脚杯在地上碎开,几乎把王辰逸吓了一跳。“咚咚咚”,她哭着跑过餐厅和客厅,冲上楼,一头钻进卧室里。

他急忙跟上,站在他们的房间外,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扣了扣门。

“辰逸,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好吗……”门那头她的声音很轻,像一只受伤的小猫,让人心里升起心疼。

“亲爱的,你……你没事吧?我担心你。”

门那边沉默了许久。

“我没事辰逸,你……你等我十分钟好吗?”

“好的。”

曾经两人吵架的时候,她总是喜欢一个人跑回卧室里自己待着,把王辰逸锁在外头。等她出来的时候,两人的火气也都差不多消了,这次也或许是吧…..

王辰逸焦躁不安地从卧室门口踱步到书房,优渥的家境给了他这座市中心高楼上的豪华平墅,可是钱带来不了爱情,他向ASC支付的金钱也只不过是虐恋的催化剂。

他想起了湘灵,这个妩媚的绝色美女勾引自己失身了……那些S与M,虐待与欢愉的话回响在脑海里。

王辰逸是学文科的,成绩优异,很容易就能理解湘灵说的那些虐恋理论,可是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仅仅是做爱前的增加情欲的调味剂?

还有柳,这个琢磨不透的神秘女人。王辰逸和她接触的不多,只知道她是ASC的高级调教师,经常往返于东京、巴黎与新长安市——那里也有ASC的分部,一样的庞大。

他站在林舞雩的书柜前,一本本漫无目的翻动着。

——所以王辰逸,你想这些是为什么。

答案毋庸置疑:你害怕失去她。

一阵高跟鞋的嗒嗒声突然从外面传来,清脆而魅惑。

他听见卧室的门打开了。

“小雩雩?”王辰逸的心怦怦直跳,他走出书房。

卧室的门右手边就是栏杆,在这里可以俯瞰下方宽阔的一楼客厅,窗外繁华都市也尽收眼底。

一道婀娜的红色倩影正凭栏眺望。修身的高叉红旗袍完美勾勒出美人惹火的身材。开叉中露出整条让人血脉喷张的丝袜美腿。她脸上的泪痕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些潦草的淡妆。

“辰逸,人家好看吗?”林舞雩朝他投去一个忧郁而深情的微笑,她迈开一双傲人的大长腿,踩着漂亮的艳红色细跟高跟鞋,款款向王辰逸走来。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

<<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四章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六章 >>
1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0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五章”

  1. 终于更新了,太想看到3个月后的成果了。话说开头的人鱼性奴没有了吗?

  2. 怎么感觉特别像以前玩过的一个黄油?主角被迫当调教师,第一个调教的是女朋友,调教过程中底线慢慢变低,最后成了调教界大佬,女朋友却被当奴隶卖了,还安慰自己有一天还会买回来……
    这文章不会是走这个路线吧?这么文艺的文章别整到最后让人胃疼啊

  3. 如果可以的话,恳请作者大大在最后写一篇关于桃夭的番外,莫名的很喜欢这个姑娘,感激不尽。

  4. 这么说的话我就当作者您是答应了,那桃夭的番外我就静候佳音了,感谢成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