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五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五章 凐灭:惩戒与猎杀

再一次被关入小铁笼监禁许久之后,我已经记不得是过去了多少时间,只记得我被注射了几次营养液之后,就被“释放”了出来。调教人给了我一双白色帆布鞋命令我穿上,又给我的手脚上了镣铐。回头一看,还有很多一样打扮的调教人在给她们各自的伪娘做同样的事情。再低头,我的脚镣被一根大铁链穿过,和后面的伪娘们串在一起。

“听我命令,所有的小奴隶们,起步向前走!只要有人摔倒,所有的伪娘性奴们就要跟着一起抽五十下鞭子!如果不想让大家都一起被打屁股,就好好服从命令!”

皮鞭已经在调教人的手掌中发出恐怖的噼啪声。

我深知这皮鞭的威力,不敢怠慢,同时也祈求着身后的伪娘们千万不要摔倒。

今天显然非常幸运,我们都平安到达了目的地。调教人过来解开了镣铐,拉着我们一个个地进了大房间,安排我们都坐在位子上。当然,手脚还是被束缚起来。观察了一下房间,今天是倒过来让我们这些伪娘观看些什么,而不是像先前一样把我们扔到台上被底下的人“观赏”。

“接下来,所有奴隶都睁大眼睛看好了!谁要是开小差,谁要是闭起眼睛超过两秒,上面的摄像头都能捕捉到,你们的椅子就会狠狠地电你们!谁要是被电击超过五次,马上就拉出去,割掉废物阴蒂去做阉奴!”

虽然对解脱求之不得,但我可不想被痛苦阉割致死。不得已,我强迫着自己睁开眼睛。

幕布打开,面前呈现出的是一副非常熟悉的木头架子。木头架子上被绑着的也是一个伪娘受害者,可她虽然是伪娘,却穿着调教人的黑衬衫,黑短裙可能已经被脱去,只留下半身的黑色丝袜被强制撕开一个洞令她的下体垂荡在外,黑色高筒系带靴则被双双捆绑住。包括我在内,台下的所有伪娘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却猛然反应过来,这木架,我刚刚被绑架来的时候,调教人为了警告我不准偷偷自慰,给我播放过一部伪娘受害者被阉割的录像,那个受害者就被绑在一模一样的木架上!现在,事情正变得明朗起来,我明白,这些恶魔们又要残忍处决一只伪娘受害者了,但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她穿着一套调教人的衣服鞋袜?

“伪娘奴隶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你们曾经差一点就被人救出这里了。不过很可惜,我们的防卫还是做的很好。你们面前的这只伪娘奴隶,或者应该说,叫卧底也不过分吧?”

这个恶魔一边说,一边开始挑弄起台上这伪娘的下体。而这伪娘则拼命地扭动身体,不过一切都是徒劳罢了。

“你们面前的这只伪娘,假扮成一个女人混进了调教人的队伍,她想做卧底,做叛徒!我们就这样让她逍遥了一个月!”

“可是,再怎么样,一个伪娘对其他的伪娘还是很难下手吧?你从进来这里工作开始,就从来没有用过严厉的手段,我们早就开始怀疑你了!没想到,在洗澡的时候,你还胆大包天地让你的小鸡巴恢复了原样!现在抓到你,还想狡辩什么吗?”

台上的伪娘愤怒地抽动双手双脚,还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进行抵抗。

原来,是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伪娘,或许是从哪里得知了我们被这个组织绑架、监禁、性虐,为了解救我们假扮成了女人来应聘调教人的工作,结果却不慎暴露了自己的伪娘身份,被抓捕起来,现在就等着被处以阉割的残忍极刑!台下不少伪娘已经开始惊恐地低声呜咽,甚至已经有人发出了惨叫,一定是不忍继续看着她被活活阉割,遭到了电击的刑罚。

“算是你运气好,今天在把你彻底阉掉变成女人之前,我开恩一次,让你最后射一发!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恶魔一把抓住了伪娘俘虏的下体,不由分说地开始飞速撸动起来。她高声喊着“不要!不要!住手!”,双手双脚都挣扎地更为激烈,可是下体还是“诚实”地硬了起来。不用多少时间,伪娘俘虏就喷涌射出了大量的白浊精液,而她的挣扎叫喊声也逐渐式微,就像她的下体一样,再次疲软着垂荡下来,垂挂着残余的精液一丝丝向下流淌……

行刑的恶魔转身就拿起了一把尖刀,并且,还非常残忍地向台下所有人都展示了一遍明晃晃的刀刃。伪娘俘虏看到这样的利刃,不论她是何等的坚强,此刻也都彻底沦陷,惊恐地一遍遍重复:“不要不要!饶命啊!饶命!放过我!”。这样尖利的刀刃,活生生的阉割,惊恐绝望又徒劳地求饶声,伴随着这一切我的全身都已经被冷汗所浸湿。

“所有的奴隶,记住了,为我们服务是你们的荣幸!伪娘是什么?伪娘是世界上最最下贱的肉便器,你们只配在这里乖乖被所有人欣赏淫荡的贱样!想要抵抗和我们做对的,下场和她一样!”

说罢,恶魔的刀尖已经浅浅地刺入了伪娘俘虏的下体。耳边,满是伪娘俘虏的痛苦尖叫:

“啊啊啊——快停下!”

“不要啊!不要啊!我愿意做你们的性奴!求求你们放过我!”

刀尖没有停止,还在环绕着她的小鸡巴一路割下去。伪娘俘虏的尖叫已经变得沙哑,可是刀尖还在向里深入下去。黑色长靴还在疯狂踢动,就像是最后的挣扎,比任何时候都激烈,比任何时候都恐怖,比任何时候都绝望。恶魔甚至还放慢了刀割的速度,大大加剧了伪娘俘虏的痛苦。终于,刀尖割过一圈,可是这仅仅是浅浅的一圈,想必等待着她的,是更大的痛苦……

伪娘俘虏已经被疼痛折磨得失了神,上下翻着白眼,口中只剩嗯嗯啊啊的惨叫。而每随着刀尖向里深进去一圈,她的惨叫就会再次如倍数一般放大。在调教人酷刑的淫威之下,我虽然心如刀绞,但不得不强迫着自己观看着这里的一切。台上的伪娘在受刑,台下的伪娘虽然仅仅是坐着观看,可观看就已经是极残忍的刑罚了。

终于,经历了好几次的折磨,伪娘俘虏的根茎被尖刀割断,无力地摔到了地板上。而她还在呜咽悲鸣着,乞求行刑的恶魔放过她、留她一条性命。可是恶魔哪里听得进这些……

“你的废物小鸡巴已经被我切掉了,那么,你的两只睾丸你觉得还有留着的必要吗?”

伪娘俘虏一听到这些,马上清醒了过来,再度极惊恐地开始大声喊叫:

“住手!住手!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让我做你们的奴隶!”

“哼!潜伏着做叛徒的时候,你怎么不想到会有今天!”

说罢,恶魔已经拿着刀给她的阴囊“开膛破肚”。两只可怜的睾丸在阴囊开裂的那一瞬间就垂荡下来,在半空中晃荡。恶魔没有继续用刀割下去,而是将刀递给了黑衣人让他拿下台。我以为是恶魔心生怜悯留她两个卵蛋,可是恶魔哪能有怜悯之心?事实是,恶魔用手一把扯下了两只睾丸!

伪娘俘虏在这生拉硬拽的打击之下疼得几乎要晕死过去,身体扭曲成了极恐怖的模样。现在,她的下体已经一片模糊糜烂,和十几分钟前的样子相比,完全是炼狱的模样。而这恶魔,竟然在动手给她缝合伤口?这有些不可思议,我原以为它们抓到了混入内部企图解救我们的伪娘会残忍地活活虐待她到死,可是现在竟然给她处理伤口?

不过,事情的发展很快就再次打了我两个耳光。

缝合完之后,伪娘俘虏被解开束缚放了下来。她以为自己是被饶恕了,几乎是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但因为疼痛还是本能地在嗯嗯啊啊地呜咽。可是,这次黑衣人的登场打破了刚刚建立起的希望。他们推上来一只一人半高又注满水的透明水缸,还有一只大铁块。伪娘俘虏看到这些,惊恐地想站起来逃跑,无奈一下就被黑衣人抓了起来,重新绑住了双手双脚。不仅如此,黑衣人还拿来了几只肉色丝袜袋,将她的全身都用丝袜袋一层层包裹起来。最后,铁块和丝袜袋绑在了一起。

就这样,伪娘俘虏被丝袜包裹着,残忍地丢入水缸中沉入水底。一开始,还能看到她的双手双脚在挣扎,在尝试着解开束缚,不一会就变成了全身的扭曲抽动。这个过程,等同于将我们所有在场目睹这一切的伪娘们都像刚刚这样阉割一样的残忍痛苦。她原来是潜入进来解救我们的,可现在,不仅被活活阉割掉了根茎卵蛋,还被丝袜全包沉入水中。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是比这更惨绝人寰的残杀手段,我甚至不再希望有人能来解救我们,不再有人会被这样虐杀……

而慢慢的,她的挣扎逐渐孱弱,最后失去了动静,活活被溺死在了水里。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四章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One thought on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十五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