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六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 教学:玉足与羞辱

不知被这么洗脑了多久,铁门又被打开。此时我的大脑里早已空荡荡的,只剩下了雌堕的那些内容。但理性又在努力将我拉回来,只是力量根本微不足道。令我诧异的是,这次进来的是两个调教人。一个是之前调教我的穿着黑丝皮靴的女人,另一个是从没见过的身着网袜与皮靴的女人。

两个人解开了脚腕上的束缚,给我穿上原来的鞋子,把我从笼子里拉了出来。我失神地站在原地,任凭两个调教人给我戴上项圈、戴上手铐与脚镣。很快,穿着网袜的那个调教人拉着我项圈上的锁链拖着我走出了牢房。另一个,我的调教人边走边介绍着:

“你的初步调教很成功,是不是已经失神了不会思考了呢?接下来带你去好好开发一下,学习学习怎么侍奉你的主人。”走在昏暗的走廊里,每过一扇铁门,耳边都能听见,里面和我一样的伪娘受难的激烈、惨痛但是淫荡的叫声。我心里不禁打颤,想着他们,或者说她们正在接受何等的调教酷刑。但我根本顾不上什么怜悯,因为我连自己将要遭受何等的调教都不知道。

面对这样的未知,恐惧与服从早已成了常态。两个人带我进了一间房间,好像是更衣室。房间里衣架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女式衣服。有各种颜色的吊带蕾丝情趣丝袜,也有女仆装、JK制服、Lolita甚至婚纱等等。调教人示意我停下,摆在我面前的是一套JK服装:白色长袖风琴褶衬衫,天蓝色格裙和配套领结,一条白色三角内裤,一条纯白色连裤袜,一双花边的白短筒袜,还有一双白色的帆布鞋。调教人让我换上这套着装,于是我木然地脱去原本一直穿着的Lolita长裙,脱掉了玛丽珍小皮鞋,取下头花。

正当我准备脱下那白色蕾丝连裤袜的时候,调教人突然喊停。我呆呆地看着调教人,不知道她们要对我做什么。两个调教人一齐走到我面前,一个拿着皮鞭狠狠地抽了我的小鸡巴,我痛的马上嗷嗷叫了起来;另一个则用手抚摸着我两腿中间的凸起,很色地说道:“今天特别允许你自慰一次,不准脱裤袜,就射在裤袜里。”“听到没有,快点照做,这是对你的恩赐!”这么多时间来,我已经变得有些会本能地服从命令了。

我照着调教人的话,用手隔着裤袜握住我的小鸡巴,开始撸动了起来。禁欲的下场就是无限的射精欲望涌上心头,和奇快无比的高潮速度。没几分钟,高潮感来临,调教人察觉到之后很满意地允许我射出来。于是,白浊的精液就这样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不仅映透了裤袜的裆部,还穿透了白丝袜的蕾丝,顺着两腿中间向下流淌。唯有二字能够形容这一场景,就是“羞耻”。在好好欣赏过了这番景象之后,两个调教人终于允许我脱下原本的白色蕾丝lolita裤袜,换上指定的服装。

平日JK也是我经常的穿着打扮,所以我也并不陌生。直到提上裤袜,我有些疑惑,为什么还要放这双白色的花边袜呢?调教人让我在白裤袜外面再套上这双白袜子。能感觉到这双白花边袜是棉质的,柔软的白袜加上紧贴的白丝,意外的有些好看。但很快我的幻想就破灭了:调教人告诉我,一会的调教就是要用这双白花边袜,还有那双白色低帮的帆布鞋。

穿上鞋的时候,想起了曾经在这地狱外的世界,这让我很是悲怆——原本我应该在家里穿上这样的帆布鞋,开开心心地出门伪街、找我的“姐妹”玩耍。调教人容不得我半点的拖延,马上就带我进了另一个房间。调教人把我按在椅子上,把我的手捆住吊在空中。我面前竟然是另一个伪娘,穿着同样的装扮被捆绑在我面前,只是她的裙子是粉色的,脚上同样也是一双帆布鞋,是配套的粉色高帮。我很奇怪,什么调教还需要两个伪娘一起进行?但我的嘴里和另一个伪娘一样,很快就被塞上了口塞球,不能言语。

“伪娘性奴,是要服侍主人的,你们虽然是最低贱的,但你们既然穿着女人的衣服和丝袜,就应该像女人一样学会怎么给主人足交。”足交?我曾经只想让真正的小姐姐来给我足交,怎么这辈子还得给别人足交?还得接受另一个伪娘的足交?我很诧异,但只敢接受,跟随着调教人的教导做姿势。调教人把我穿着帆布鞋的脚按到了地上的一个假阳具上,开始指导我怎么上下撸动这根阳具。

穿着鞋子,尤其是鞋底硬邦邦的帆布鞋做这种事情很是难过,但调教人不允许我停下,甚至不允许我慢下来。渐渐地,我似乎掌握了要领,熟悉了这种感觉,不需要调教人的指导也可以夹着这根阳具撸动。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伪娘,她也已经掌握了要领,很熟练地对着另一根阳具足交。调教人很满意地让我们停下,放松双腿双脚。

接着,把我们俩的椅子各自向前推,到了伸脚就能够到的地步。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调教内容,还真的是“伸脚就能够到”的那种。“侍奉主人,还要学会舔脚。舔脚,是你服从主人的基本功。低贱的伪娘性奴,跪在地上舔主人的脚就是你们身份地位的象征。不会舔脚,就不能称之为会侍奉主人!”

舔脚?难道推的这么近,是让我们互相舔脚?可是没道理啊,调教人以主人自居,难道不是舔她们的脚吗?可恶,为什么我会想舔她们的脚?可是,可是,即使这么想还是忍不住啊……

“我知道你们肯定还不会完全服从,为了防止你们咬伤我们的脚,两只奴隶先互相练习,我们判断为完全服从之后才可以舔我们的脚,侍奉我们就是你们的毕业考试!”我抬起头瞄了一眼对面的伪娘,她也很是惊恐。伪娘即使外表和女人没有区别,但本质上还是男生啊!即使要我舔脚,我也只愿意舔着小姐姐的脚而不是一个男人做的伪娘的脚。

但是我知道,调教人容不得我们的抗拒。我只好乖乖的让调教人把我的脚抬高了伸直出去。之后,调教人解开了手腕的束缚,还有口塞球,命令我们两个互相用手捧着对方的脚腕和小腿,接着——张开嘴,伸出舌头,大口地舔舐。没有一点点的慈悲,没有一点点的同情。调教人命令我们大口大口地舔对方的帆布鞋的鞋底、还要吮吸对方帆布鞋的鞋头、亲吻帆布鞋的鞋面。第一次这样舔别人的鞋子就够羞耻了,更不用提是以伪娘的身份被监禁起来强迫舔另一个伪娘的帆布鞋。“停!放下!”我们按指令,停下来,放下了对方的脚。

调教人检查了我们的舌头,又开始了发号施令。“用你们自己的手,帮对方脱掉鞋子。”可能是因为刚刚足交的练习,和舔脚的刺激,她的帆布鞋里充斥着体味,和帆布鞋本身橡胶帆布的味道夹杂在一起弥漫出来,很是奇怪。调教人收起了我们的帆布鞋放在一边,接着就命令我们直接舔对方的棉袜脚。虽然很变态,但这由不得我们自己。此时能做的,除了听从命令,就是同情另一个伪娘了。白棉袜,还是花边样式的,套在白裤袜外面。

一边我舔着她的脚,我的脚也被她在舔。慢慢的竟然感觉有些舒服,我的舌尖像按摩一样舔舐着她的脚底,清楚地一丝一丝感受到了白棉袜的柔软。调教人似是会心灵感应一样,随即开口说道:“知道为什么让你们再套上白棉袜了吧,上来就舔丝袜舌头可不好受,先舔柔软的棉袜练习,不过以后,你们的主人,你们的金主,大部分可都是像我们一样穿黑丝的呢。黑丝袜会狠狠地切割摩擦你们淫荡的舌尖,除了主人玉足的味道,剩下的就是丝袜摩擦的痛感。

不过,你们性奴的痛苦就是主人的乐趣。”虽然很变态,但在调教人的洗脑和对更严厉调教的惧怕双重作用之下,我不仅没有懈怠丝毫,甚至越舔越来劲,直到调教人命令我们停下。“今天你们俩的表现都很好,练习到此为止。以后,会换着奴隶和你们练习,舔舐的对象也会从穿着白丝棉袜的同班奴隶,变成你们各自的黑丝主人。”

“最后,今天来个小考试。”考试?我的内心开始颤抖。怎么考试呢,难道让我就这样舔舐她的脚吗……“我命令你们互相给对方足交,两次机会,地第一次穿着你们的帆布鞋,第二次穿着白棉袜。两次谁先射的次数多,谁就会被惩罚。如果平手,你们就都会被惩罚。”我还没反应过来,调教人就让我给另一个伪娘足交。我不得不按照要求,搓着他的小鸡巴足交。很矛盾,激烈一些让她射出来,我于心不忍;但温和一些让她慢一点射,我败北的几率就很高……我闭起眼睛不敢看计时器,直到她发出了高潮的娇嗔叫声,我才停下。

两次足交,她的成绩都超过了五分钟,看到这个时间我几乎是绝望了:我自问这小鸡巴的能力,不可能超过她的。轮换过后,我被强制打开双腿,裤袜褪下到大腿根,接受她的足交。第一次,帆布鞋踩着我的小鸡巴揉搓,我感到她略微加重了力气,有些疼痛。平日里我本身就是个恋足的人,自己喜欢帆布鞋,也喜欢小姐姐的原味帆布鞋。

虽然我很清楚面前的是个伪娘而不是真姐姐,但面容实在是和姐姐没有什么区别,我很快就抵挡不住射了出来。精液在粉色帆布鞋的鞋头鞋面上流淌,就像是我投降的白旗讽刺羞辱着我。调教人擦干净了帆布鞋,揭晓了结果:我的成绩仅有可怜的两分钟。同时,两个调教人就开始言语羞辱:“想不到啊,刚开始这么抗拒的伪娘,居然这么快就射了啊!真是没用呢,的确应该雌堕成性奴,废掉这只小鸡鸡。”“你是不是喜欢别人的鞋袜啊脚啊,怎么连和你一样的伪娘给你足交都这么快啊!”我羞红着脸接受下一次足交,白棉袜的柔软对小鸡巴的效果更是不用说,我甚至连两分钟都没坚持到。

调教人擦干净另一个伪娘的棉袜,揭晓了惩罚:让另一个伪娘用我的帆布鞋给我打飞机,让我射在自己的帆布鞋里然后穿上去!我很抗拒,但另一个伪娘立即就执行了命令。她脱下我的帆布鞋,套在了我的小鸡巴上开始撸动。我的小鸡巴被帆布和橡胶底牢牢包裹起来,根本没有抵抗多久,我的精液喷涌而出。

调教人摘下这只帆布鞋,打开了鞋舌放到我眼前让我看里面的惨状:精液充斥在帆布鞋里面,鞋底几乎是每一寸都沾满了精液。我闭上眼睛不去看,但调教人直接就将这只帆布鞋穿到了我的脚上。自己射自己的帆布鞋,射的鞋底满是精液,还必须穿进这只帆布鞋不能脱下。我就这样穿着白裤袜套着白色花边棉袜,踩着自己的精液回到了牢房接受监禁。败北射精的羞辱感,几乎使我抬不起头,只敢羞耻地看着地板。每走一步,都能感到精液在足尖脚底流淌,这更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五章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七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 thoughts on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六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