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五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臣服:疼痛与消磨

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方,我根本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几分钟、几小时、几天。现在,我只大约估计的出什么时候调教会开始,却估计不出调教什么时候会结束——因为每一次调教,都是度秒如年的羞耻折磨。

约摸是大概被痒刑与震动棒轮流调教了五个轮回后,调教人再次打开了牢房的铁门。手上的并不是以往的刑具,而是第一天在我身上做试验用的马眼棒。难道这也是调教刑罚的一部分?比起以往的调教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连日的刑罚使得我大脑运作的速度大打折扣,脑子里还在迟钝地这么想着的时候,调教人早已拉开褪下了我的裤袜,捏住了我的小鸡巴。

“今天开始,给你玩点特别的。看得出来你这只桀骜不驯的伪娘奴隶还是不肯臣服呢,那就用上你最害怕的调教方法。在这里的第一天,你已经见识到了这小小的马眼棒会给你多大的刺激。尿道扩张就是你今后最主要的刑罚,直到你肯服从我们为止。”

说罢这女人就翻开了我的包皮,把马眼棒塞进了我的马眼口。马眼棒和第一天的不太一样,不仅棒头多了一块椭圆形的突出,棒子本身也增加了很多花纹。尾部还连着电线,恐怕是还想电击刺激尿道的内壁。羞耻的程度远超我的想象,可是如今却只能接受了。

完蛋了,我想她们的洗脑已经初步成功了。

我回不去了。

一开始插入的时候,我的尿道壁感觉到那种极度的痛与痒交织的感觉。慢慢再深入,我的尿道根本没有被开发过,马眼棒的插入受到了很大的阻力,此时我的小鸡巴就只剩下疼痛了。然而就算是我的求饶声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叫床一般只有“啊啊啊”的娇嗔淫叫声,调教人也没有手软。痛下杀手,尤其是对伪娘来说或许并不需要的小鸡巴下手,更是如此。很快,在调教人残忍的推进之下,我的小鸡巴吞下了整根尿道棒。

我以为是像上次一样让我插着马眼棒被强制撸射,反复地进行以消磨我的意志。然而没想到,这根刑具根本没那么简单。调教人左右拧了一下马眼棒,突然间我感到马眼棒头的那个椭圆形的突出部正在缓缓打开,瞬间我的尿道感觉即将炸裂,疼痛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偏偏在这个时候,电击开始了……

“额啊……啊!疼…疼…”

“忘记了要叫主人?忘记一次就加一个小时!”

“啊…主人…奴隶很疼…不要痛下杀手啊主人…”

不得不说,在这种折磨之下,谁都没法坚持下来。很快我的意志力就归于零了,不停的反复着“主人饶命”这种羞耻无比的话语。在马上疼晕过去之前,调教人停下了电击,关掉了那个椭圆的扩张开关。我的意识逐渐恢复过来,但刚刚的痛苦仍然在眼前挥之不去。

“如果你不想臣服,那今后每天24小时你都会这么渡过。还想抵抗吗?”

怎么还敢抵抗呢,本身我就不喜欢甚至惧怕尿道扩张这种玩法,更何况是用“铁梨花”一样的马眼棒和电击共同作用呢。我只敢拼命的点头,表示我愿意臣服。

“还是很快就放弃啦!哈哈,伪娘奴隶就是这样下贱,用一点重刑就投降了!就像这只小鸡巴一样的废物!”

可是这些恶魔怎么可能讲信用,如此又反复了几个来回,这马眼棒才被取出来。我的整根小鸡巴还在火辣辣的疼痛着,调教人就给我戴上了CB锁。很快我就发现,连CB锁都和以前的不一样了,换成了尺寸很小的锅盖锁。趁着我小鸡巴疼得根本没有知觉的时候,我的小鸡巴就被套进了锅盖锁里。虽然本来就小,但装进这仅有一点点凸起的锅盖锁里,还是感到了极度的挤迫与压抑。

一边被禁锢入锅盖锁,另一边我的束缚却被解开了。但受到此等刑罚的我早已失去了力气,瘫在椅子上不能动弹。又是四个人,送进来一个小铁笼,调教人把我塞了进去,有很熟练地把我的左右脚分开,脱去双脚的鞋,捆住脚腕系在了笼子的铁杆上。

“记住,虽然没有绑住你的手,在这里只要你不经允许偷偷自慰,你就会被直接送去阉割,砍掉你那废物鸡鸡。”

说罢,调教人打开了一块屏幕,播放了一段伪娘在这里因为偷偷自慰,被连续不间断地榨精了十五天,最后被活生生阉割的录像。这个伪娘被捆在十字架上,强制分开双腿,浑身被脱得只剩一双白色过膝袜,小鸡巴则被任由荡在空中绝望又无力地摇晃。行刑的人没有半点怜悯,一把抓过了这可怜伪娘的小鸡巴。她很惊恐地大声求饶,又奋力挣扎,企图挣脱束缚逃跑,尤其是穿着白色过膝袜的双脚奋力挣扎左右乱踢的特写,更是表现出那种切肤的惊恐与绝望。行刑人先用十几根针头慢慢刺入了阴囊和睾丸,伪娘立刻开始啊啊啊地尖叫。折磨了一番之后,行刑人拔出了针头,拿出手术刀斩首一般用刀浅浅地绕着小鸡巴割开。可怜的伪娘几乎是要昏死过去了;刀子又一圈圈地逐步向里割下去,视频中满是她惨绝人寰的尖叫。割完小鸡巴之后,行刑人狠狠地切开了阴囊,一把从输精管上揪下了两只睾丸,丢弃在地上用脚碾碎。阉割的刑罚,全程没有麻药,这只可怜伪娘那充斥着绝望与痛苦的惨叫是我这辈子都未曾听闻过的。无异于杀人,但是忍受痛楚的同时不能直接死去。这等痛楚,即使隔着屏幕,也仿佛发生在我身上一般令我痛苦。我的内心乞求着这个伪娘不会再遭受任何酷刑,也乞求自己不会被这样残忍地阉割掉。调教人看见我害怕到苍白的脸色,很满意地离开了牢房关上了铁门。

我刚刚想,可以放松一下了,可是几乎就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牢房里响起了异样的声音。

“啊…啊…啊…”

“我是…我是…伪娘性奴…我下贱…”

“主人请随意使用我……我会好好服侍主人的……”

我还以为是隔壁的伪娘受难的声音,但很快我就发现这其实是特意预录的声音。内容都是不堪入耳的伪娘被调教时候发出的淫荡声音,还有雌堕洗脑的内容,诸如“伪娘就是低贱的不男不女的妓女”、“被调教是伪娘的荣幸”、“伪娘的小鸡巴是最没用的应该切掉”等等。刚开始我还能勉强地过滤这些声音,但时间一长,我的大脑就已然充斥着这些奇怪的声音、这些奇怪的想法……

原来,真正的洗脑才刚刚开始…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四章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六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 thoughts on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五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