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二至三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二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开启:羞耻与高潮

不知不觉,箱子里开始弥漫着一股很诡异的香味,像是花香一般但很却是说不上来的不自然。我紧张地急促呼吸,殊不知正缓缓失去意识。

待到醒来,我被安置在一间房间里的一张躺椅上,房间里空无他物,而我的两手被麻绳死死捆住置于背后,两腿则被强制左右分开,绳子捆住脚腕吊在空中,将两腿之间的凸起毫无遗漏地展示于他人。口中的口塞球似是已经被换过,尺寸变得更大了,压住了我的舌头使得连呜咽都很困难。我尝试着挣扎,发现绳子异常的紧绷,手脚几乎是无法移动半点。刚刚还套在前面的圆筒和后面的棒柱已经被取下,但疼痛感却依旧火辣辣的侵袭着。

就这样半迷糊半清醒地被放置了许久,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人。我以为这肯定又是个男人,但没想到进来的是一个女人。这女人的面容异常的冷峻,身着黑衣黑丝袜,左手还有一跟明晃晃的皮鞭,甚是恐怖。她缓缓走到我身边,凑近耳边冷冷地说道:

“很想做女人是吗?那就对了,在这里,你会真正的成为一个女人,永世不得反身。”

惊恐之下我又开始挣扎,但依旧无法动弹半点。或许是徒劳的挣扎在这个人眼中十分的滑稽,她冷笑着绕着椅子缓缓踱步,突然间将手伸向了我两腿中间,一把拉开我的白丝与内裤。由于长期佩戴CB锁,加上一直是以伪娘心态在生活,我的前面尺寸非常小,被这个女人如此一番戏弄,前面的这条只得不自然地硬了起来,但显然还是很短小的,甚是羞耻。

女人用手抚摸着这里,自言自语了起来:“果然是猎人看中的优秀伪娘,这个尺寸真的很适合做女人。想必这已经是极限,这样的尺寸,正适合切掉。”从来没被异性玩弄的我几乎害怕地不敢动弹,竟然只能任凭她的玩弄与羞辱。很快,这个人拉起了裤袜,用手指掂起我的下巴:“猎人给你看过介绍的影片了吧。”

我木然地看着这个女人,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咽。然而意想不到的,可能是因为身上还穿着女装,喉咙竟然习惯性地还在用伪音发生,以至于听的自己都感觉羞耻万分。

女人转过身,继续那冷冷的语气:“这里只有三个选择,由不得你选,一会会给你做个试验,决定你走哪条路。”随即,她边打开了门,又放进来几个全身着黑色全包衣的人。这些人不由分说地解开我的束缚,直接将我抬着出了这房间。

出了房间,我才发现这是个很大的建筑,里面的场景和之前影片里的一模一样。圆形的大厅中间有着数不清的和我一样的伪娘正在接受着惨绝人寰的调教,尖利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看到这番景象,恐惧之情自然是不可能减少的了。我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以后我也会接受这种惨绝人寰的调教……简直如同窒息一般的绝望与恐惧仿佛快要将我杀死,但此时倘若真的能杀死我,才是真正的解脱。

我被抬如一间房间,好像实验室一样。我被四个人像刚才一样放置在椅子上,捆绑起来。环顾四周,这间实验室的恐怖氛围实在是不减反增的,墙壁、桌面、甚至于地上都放满了假阳具、电击器、CB锁、全身丝袜衣、情趣丝袜这些东西。突然间又有人脱下了我的白丝和内裤,将我那小的可怜的生殖器官裸露在外。很快,有人推来一台小车。小车上,放的竟然是一台炮机,前段的假阳具甚至有我的三倍之大。尽管在“电影”里没少看这种情节,但要我被强迫着接受炮机抽插自然是很不情愿的。挣扎依旧没用,我拼死想夹紧两腿,但根本使不出力气。两个实验人员三下五除二就把假阳具塞进了我的后庭。一个三倍大于我的阳具,如同撕裂一样占据着我的后庭。我尖叫着乞求实验人员能够放过我,但我的尖叫越是激烈,似乎他们的性致也就越高。两人开启了炮机,假阳具开始快速抽插,速度甚至还在迅速上升。对于从来没有性经验的我,这种感觉真的是痛不欲生。更加羞耻的是,实验人员还在我的马眼里塞入了两根塑料管,是一种又疼又痒的感觉。我大概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我也只能任凭他们这么做。

不知被这么折磨了多久,我前面竟然有一丝高潮前的感觉。很快,我羞耻地高潮了,两根塑料管里充斥着白浊色的精液,随后便被吸入了一旁的黑色机器。

即使是对于一个伪娘,以抽插着后庭高潮的方式已经很羞耻了,更何况是被人绑架起来强制着进行。炮机渐渐停下来,我的精液也全部射了出去。实验人员过来搬走了机器,但却没把我的裤袜拉回去。这让我不禁颤抖:一切才刚刚开始。很快,实验人员换上了新的道具——他们拿出一根金属小棒,反复用药水擦拭着。很快,其中一个人转过身,脸上的表情更显邪恶,笑嘻嘻地打量着我的小鸡巴,不紧不慢地开始了介绍:“这是一根马眼棒,连接着传感器,它会分析你的精液流量,计算出你的能力,很快你就会知道你会去哪里了。”

马眼棒?我以前看过这等剧情的“电影”,只觉得这番折磨简直就是绝顶羞耻与绝顶痛苦的结合体。然而根本没来得及反抗,实验人员一把握住了我的小鸡巴,极快速地撸动了了两下后就把马眼棒插入了我的马眼,根本不顾及这金属棒是不是受阻卡住了,毫无怜悯地直接将这马眼棒捅到了底。我从没玩过也不敢玩马眼棒,在这马眼棒插入的一瞬间,我的小鸡巴好似要爆炸一样又疼又痒。身体已然忘记了束缚还徒劳地想抗拒,然而根本就无法动弹,只能任凭我的小鸡巴羞耻地被人插进异物。

“这一次不给你媚药和生精药,我会让你插着马眼棒被强制撸射,看看你这可爱的小伪娘还有多少能力。”这实验人员像地狱魔鬼一般,或者说就是地狱魔鬼邪恶地在我耳边重复起这句话。很快,我就感到我的小鸡巴被一只手牢牢握住了,实验人员冷笑着羞辱我道:“都这么小了,我一只手都能盖住,这只伪娘真是近几年来最可爱的一只,一定要好好开发改造呢。”

我疯狂地抗拒着这一切,甚至产生了我已经挣脱束缚的幻觉,然而幻觉持续不多久就重新堕回了现实:我只能接受、我只能被他们强制撸射。在这地狱与挣脱之间轮回了不知几多次,我渐渐地感受到了高潮即将来临。实验人员似乎发觉了这一点,狠狠地加快了速度,不多久高潮就来临了。我感觉到精液喷涌而出,但奇怪的是我睁开眼睛却没看到想象中的满身白浊精液。原来是被马眼棒堵在里尿道里,我有点木然,经历了高潮的快感但没看到精液溢出是很难想象的。实验人员没有留给我一丁半点时间,很快就拔出了马眼棒。

“高潮了没精液出来,很意外吧?我想你一定没玩过这样羞耻的玩法。”实验人员一边擦拭着马眼棒一边羞辱我。

“想要让精液出来吗?那就尿出来吧!”另一个实验人员也不忘跟着羞辱我。

尿精液?精液这等东西怎么能尿出来?但因为马眼棒的刺激,此时我的确尿意十足,没顶住尿了出来。但没想到,喷涌而出的真的是白浊的精液,霎时间我的白丝袜上流淌满了残余温热的精液,这副惨状真的甚是羞耻。

第三章 痒刑:白丝与挠痒

不一会,实验人员撤出了实验室,刚刚的四个男人又进了房间。三下五除二地,就解开了束缚但仍然将我牢牢地按在椅子上,又有一个人脱下了我原本穿着的白色猫爪连裤袜,又给我换上了一双蕾丝花纹的lolita式样的白色连裤袜。我感觉到他将裤袜套住了我的足尖,缓缓往上提,到大腿根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哎忘记给它带锁了。”

话音刚落我就感到我的阴囊被套上了一只环,随即小鸡巴就被一只CB锁牢牢锁了起来。那男人以不输于刚刚实验人员的恶心口吻道出了一句话:

“从今天开始,你不戴锁的天数就是按个位数算了。好好享受这把锁,以后会换成锅盖,换成平板,作为一个伪娘奴隶,你的废物小屌就应该被锁到废掉,变成阴蒂。”

虽然一直以伪娘心态自居,但我潜意识里还是个男性。听到要锁废我,我当然很想锯开这把锁,但想必这辈子是离不开CB锁了,我的小鸡巴将如同我一样,永世出不了牢笼,直到枯萎。

四个男人将我抬出了实验室,带到了一个和最开始的地方差不多的房间。但不同的是,这个房间更加狭小,墙壁写满了洗脑的文字,诸如“榨汁姬”、“伪娘性奴”、“性爱玩物”等等。束缚的方式一点也没变,依旧是动弹不得。那四个男人让我待在这里等候“发落”,就将房门关上将我放置在了这里。

突然,灯光打开了,一束光线打在了我面前的墙壁上,一些文字投影在了灯光当中。

“伪娘性奴A899”

“形体等级A”

“开发程度E”

“耐久力C,精液质量A,射精强度A,综合性能力B”

“分组等级:A”

原来是刚刚实验之后给我做了“选择”。

雌堕,一个只在H漫画和色图里接触过的概念。我一直不相信雌堕能在现实里做到,但想到H漫色图里被雌堕的伪娘常常都是被长期严厉调教洗脑、遭受着极限极致的玩弄羞辱,我不禁开始颤抖。平时看着H漫色图里伪娘女主被调教时津津有味,却不曾想这等待遇却真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极度恐惧之下我闭上眼睛,但马上就有一个人推门进来了。是一个女人,一样是身着黑衬衫与黑丝袜,但不同的是这次她还穿着高筒的皮靴,蹬着地面,声音煞是响亮。女人走到我面前,清了下嗓子:

“我是你的调教主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个伪娘奴隶园的永久性奴。劝你早点忘掉你那可悲的人权,乖乖认清现实接受调教训练,早日开发改造完毕就能离开去接待客人。”

我吓得根本不敢动弹,也不敢有半点声音。事到如今,我已经被羞耻地玩弄了几次,也明白了挣扎没有用处。换言之,不知不觉我已经开始被洗脑,不再反抗成为一只伪娘性奴的命运。不然,恐怕痛苦与羞耻会更持久、更折磨。

调教人拉开了我的裙子,仔细的触摸着我两腿当中的凸起:“白丝紧紧包裹的感觉怎么样,姐姐这样爱抚你是不是很兴奋?可惜这么可爱的小屌就要变成废物阴蒂了呢。”

话音未落,调教人又解开了我右脚玛丽珍皮鞋的搭扣,脱掉了我的鞋子。白丝袜脚被她一览无余。调教人抚摸了良久,突然开始挠痒。这番刺激之下,我的尖叫与狂笑声交织在了一起,肯定很色也很惨。被挠痒了一分钟左右,调教人停下了,又将我左脚的鞋子也脱了下来。

“看出来你的丝袜脚也很敏感呢。记住,在这里丝袜是伪娘奴隶的标准衣物,不管是白丝黑丝肉丝灰丝,除非特殊情况经过允许,你将永远穿着丝袜不能脱下。这段时间的调教,会让你两只敏感的白丝脚也变成只会高潮抽搐的性器。”

完了,刚开始的竟然不是针对我小鸡巴的调教刑罚,而是TK痒刑。尤其是听到要把我的白丝脚变成“性器官”,我大致就知道这痒刑会是何等的激烈。一个男生变成的伪娘,下半身紧紧被不应该是男生衣物的白连裤袜包裹,又被强制捆绑起来挠脚心,虽然不是性虐,但也是足够的羞耻。我只能乞求,调教人能够心生怜悯,下手轻一点。

不过在这地狱里,恐怕是没人会怜悯,毕竟都以“伪娘性奴”相称呼,估计掌管这里的人满脑子只想着怎么使用我们这些伪娘换取利益……想着想着,第二次痒刑开始了。调教人下手很狠,从脚心到脚腕,再到大腿根都狠狠地挠了个遍。比起刚刚的实验室测试,痒刑真的更难以忍受,调教人的指尖在我的下半身快速移动挑拨着,每一寸皮肤裹在白丝袜里都躲不开痒刑的刺激。我已顾不上什么伪音了,尖叫着乞求调教人停手,狂笑着忍受痒刑的疯狂刺激。

在我彻底窒息之前,调教人缓缓停下了手。

“没想到,这只小伪娘这么敏感。你以前是个男人吧,这白丝袜可不属于你哦。为什么想来做伪娘呢?伪娘的下场就是被调教成为一只玩具。以后可要好好开发一下你那玉足细腿呢。”

这番洗脑式的言语,我自然是很抗拒。没人做伪娘是自甘堕落成为你们的玩具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仍然有所抵抗,但很快接下来的调教刑罚彻底使我失去了力量,不得不接受我正在被调教改造成为性爱玩具的事实。

调教人拿出了两幅机械刷盘,锁在了我的脚腕上。我的脚底脚心正对着一副转盘,依稀能感觉到转盘上的短软毛刷。一根轴一样的金属穿过转盘中间,与脚腕上的锁相连。我打量着这个装置,突然间脑中闪过了一个词眼:机械奸!

难道这样的装置真的存在?不可能!然而脚腕上的锁没有松开的意思,转盘开始缓缓转动,软毛刷在脚心上蠕动,而转盘也开始在脚底上上下移动。这是比刚刚调教人的手更折磨的感觉,整个脚心都在被挠痒。不多久,我就忍不住开始大笑起来,同时娇嗔地呜咽着发出了求饶的声音:

“不要,不要,快停下……”

“不要挠脚心啊…啊…停下…”

“啊…啊…雅蠛蝶……”

这,为什么我会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不可以……于此同时,我逐渐开始明白调教人的话,原来我的白丝袜脚,真的可以变成只会高潮抽搐的性器啊……不对,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难道第一关就被洗脑成功了吗……

转盘速度变得很快,我几乎是因为缺氧陷入了昏迷,许久才醒了过来。脚上的装置被取下了,调教人很是满意的抚摸着我那穿着白丝的双脚。

“真是不可多得的好性奴啊,两只白丝小脚真的很可爱呢。”

“拘束禁欲放置一夜,明天继续调教,更加激烈哦。”

调教人转身出了牢房,锁上了铁门。而我,被继续死死地绑住双手双脚,穿着白丝的双腿被强制分开固定,两腿间被白丝裹住的私处凸起也羞耻地被他人一览无余。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一章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四章 >>
2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 thoughts on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二至三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