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onverse1970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七章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七章 榨精:渴望与沦陷

我醒来的时候,我脚上的白花边棉袜已经不见了。沾满了精液的白色帆布鞋也被褪去不见踪影。调教人在我身边来回踱步,房间回响着她那皮靴的声音,还有羞辱我的话语……“昨天居然一两分钟就射出来了啊,比那些三分钟的男人都不如呢。看来你的小鸡鸡真的没什么用啊,对你来说,一个伪娘性奴,小鸡鸡是没用的,它只能变成一小条废物阴蒂。你没有正大光明的自慰射精的权利,你只能淫荡地泄身,让你的精液顺着你的白丝腿慢慢流淌。”

此时我才感受到我的裆部被套上了一只CB锁,仍旧是之前的那只锅盖锁。羞耻的是,在调教人的话语之下,我的小鸡巴竟然有了硬起来的冲动,但却被锁牢牢地压死动弹不得,很是痛苦。

“在彻底废掉你的小阴蒂前,你还有一些时间能够享用它。我们需要的是一只绝对臣服的伪娘性奴,只求被插入而不顾一切。接下来,你会被送去榨精组,在那里你会陷入永无止境的高潮轮回;同时,你的精液,质量也相当的不错,可是女主人们最好的面膜呢。”

难道,我还是逃不过被她们玩弄前面疯狂榨精的可怕刑罚吗?我的眼前浮现着的满是那第一天去实验室的路上,大厅里那些和我一样的伪娘的痛苦淫叫。又想起此前见到又或者被用过的那些刑具,我的内心不禁颤抖起来。调教人解开了束缚,命令我乖乖跟着去更衣室换衣服。经过了之前的刑罚,我只得很顺从地跟着调教人走进更衣室,但其实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走进房间,面前一张椅子上放着一套JK的长袖白二本夏季水手服,一双开裆肉丝,还有白色过膝袜,和一双制服皮鞋。很显然,这一套衣服又是为我准备的。调教人命令我不许穿内裤,直接套上丝袜。这样一来,我的小鸡巴就完全展露于外而使人一览无余。调教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对着我的小鸡巴施加刑罚。很快我就换好了衣服,坐在原地等待命令。不多久,又是四个黑衣人进来,架起我就向大厅走去。而我,也得以近距离看到大厅里的惨状……有的伪娘,马眼里被插入管子被不停的吸取精液;有的伪娘,不仅马眼被插入管子,小鸡巴还被四根震动棒紧紧贴住;有的伪娘,则已经被榨精的刑罚杀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彻底精尽人亡……

连感到恐惧的时间都没有,四个黑衣人就把我按在刑椅上,双腿分开绑住,露出我的小鸡巴,双手则捆住吊在天花板的横梁上。耳边,其他伪娘高潮射精的娇嗔淫叫、受刑的痛苦尖叫、高潮前的拼死求饶声此起彼伏。光是听声音,就如身处人间炼狱,更不必说直面这等惨相。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我的面前就已经摆满了刑具。一个新的调教人站在我面前,手持皮鞭狠狠地抽打起我的下体。
“啊——啊——不要!”我疼地疯狂地喊叫起来。但调教人并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更加加大了力度。我不禁开始求饶,用所有脑海中浮现的淫荡词汇开始求饶:
“啊——好痛、啊主人求求主人……”
“主人不要啊、奴隶知道错了……”
经过了不止多少时间,调教人才满意地收起了皮鞭,而我下体的疼痛感却没有消失,反而因为鞭打的突然停止而无限放大……

“看样子之前的调教把你改造的不错啊”,调教人冷笑着开始玩弄我的小鸡巴。

“经过我们的试验,你是我们这难得的一只好伪娘。虽然是要把你改造成伪娘性奴,但还要加强你的性能力,让你能够无时不刻地提供精液,给你的女主人们做皮肤保养品!”

说罢,她便解开取下了我的锅盖锁。由于刚刚的鞭打已经快让我失去了知觉,我的小鸡巴根本没有一丁点反应,仍然疲软着瘫倒朝地。

“才这么点刑罚就软了?你离优秀的伪娘性奴还远着呢!”调教人的语气显然是不高兴了。听罢,我想今天的刑罚一定会更激烈更惨无人道,我乞求调教人能够轻一点动手,但我知道在这里绝无可能。

很快,我的小鸡巴就被套上了一个玻璃圆筒,肯定是一只榨精器。调教人从旁拿起了一支针筒扎入了我小鸡巴的根部:
“这是生精剂和媚药的结合药水,注射以后不出三分钟,你就会堕入饥渴难耐渴望高潮的性奴状态了。”

“另外你放心,生精剂的药效足有十二小时之长,药效之下你的精液是源源不断的。别指望你会精尽人亡提早解脱,那是不可能的,与其抵抗还不如乖乖配合,配合得越好我就酌情给你早点结束。”

我看着她把药都注射进我的身体,心中一会我肯定会在药效之下身不由己,只得瘫在刑椅上不再张望,静静等待刑罚的到来。

只听到耳边“嗡嗡嗡”的声音,是榨精器启动了。但奇怪的是这榨精器并不像边上的伪娘身上的上下撸动,我只感到这榨精器在狠狠吸气,极力吮吸着我的小鸡巴。

不一会,药效上来了。我堕入了发情的状态不能自拔,耳边开始回荡起各种淫语淫叫,脑中也逐渐被影响到只剩一种只求被狠狠插入的念头。我仅存的一点理智在呼唤着我爬出淫欲的魔爪,但我做不到,只能眼睁睁感受着最后一点理智被剥夺……

慢慢的我感受到我的后庭被插入了假阳具,尔后便开始快速抽插。完了,这么快的速度,肯定是炮机没有错……我逐渐失去了意识,在媚药的影响下甚至还依稀感到快感逐渐来临。可恶,我根本不曾接受这一切,为什么会有快感涌现……思绪挣扎了不一会,白浊的精液便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迅速地被榨精器吸入了管道收集了起来。与此同时,由于榨精器疯狂的吮吸,我明显感受到了两腿当中那小“玩物”正在膨胀,似是要爆炸一般的疼痛难忍。但受制于媚药的影响,我虽然能感受到疼痛,但是同时竟然也感受到与被一张大手上下撸动非常相似的奇怪感觉……

在药效与机械的双重淫荡作用下,我的思绪在理性与恶堕之间来回徘徊,但身体却一边倒的“诚实”,很快便发射出一发又一发的白浊精液。而随着精液的一次又一次喷涌,我终于也堕落了,有如从松了手从万米高空中坠落又狠狠摔在地上——已然和边上数十个正在一样忍受着残忍榨精的可怜伪娘姐妹一样,丧失了最后一丁点抵抗的决心,彻底束手就擒……

可是在这恶魔的炼狱地牢里,对我们的刑罚绝不可能那么简单。大概是被强制高潮了三五次之后,事情便发生了变化:有人在我的阴囊袋上贴了两片电极片,把电线接到了炮机上,旋即便转身离去,将我弃之在这地狱高潮中不管不顾。最后的一丝清醒告诉我,随之而来的将是可怕又痛苦的电击。然而比起在后庭中光速来回抽插的炮机,电击也都算不上什么。

意外的是,这两个电极片却一直没有任何反应。唯独有变化的,竟然是这炮机在我高潮到来的前一刻立即停止了抽插!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两片电极片根本就是检测我的高潮是否即将到来,好让炮机迅速停下,阻止高潮来折磨我!如果说刚刚的连续高潮是让我从万米高空狠狠坠落地上,那这寸止的强制折磨则是把我的头按进水里不能呼吸。每一次高潮都是我不情愿的性欲高涨爆发之时,高潮射精虽然使我一下子堕回地狱,但总也比被无尽寸止、高潮即将来临却每次都被强制禁止射精来的好多了。

偏偏这时候,我最不想看见的调教人重回了我的视野。她奸笑着捏着我的小鸡巴,邪恶地抛出一字一句:
“高潮被寸止,很羞耻噢!”
“只要让你每次高潮都被寸止,你就会变成一只不顾一切只渴求被插入的伪娘淫畜哦!”

这么多时间以来的各种严厉调教,我本能地只敢服从这些恶魔的任何话语。我疯狂的点头,失神地吐出那些到这地牢以来所听到的一切淫荡字语:
“主人,主人,我渴求被插入,我渴求高潮,我只配被人插着后庭淫荡泄身……不要寸止啊主人,伪娘奴隶知错了,伪娘奴隶渴求插入啊……”

调教人点着头,缓缓地环绕了我一圈:“很好啊,到这里来这些时间,已经很服从了呢,真是一只上好的伪娘奴隶呢。”
听到这番话语,我天真地以为调教人很是满意,我的刑罚即将结束了。可是,调教人说完这番话便抛下我径直离去,仍旧将我弃之在这刑椅与炮机之上羞耻受刑。另一边,寸止的羞辱刑罚仍然没有停止,痛苦如海啸淹没了一切,吞噬了我最后的一丝清醒,逐渐昏死过去……

<< 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六章错乱的无间地牢 第八至九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