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青蛇也有爱 ♥

轩辕灵女 第八章

轩辕灵女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八章 远处的身影

看到其他人的表情一开始慕容嫣还不明所以,但灵翼上瞬间传来的一阵剧痛让她随即瞪大双眼,晶莹的泪珠同时从那美丽的眼睛中滑落在精致的脸庞。没有丝毫的声音,因为剧烈的痛苦已经让她忘记了出声。

一···二···三···四······

随着四阵钻心地疼痛,慕容嫣两双圣洁美丽地羽翼被一大一小两个银色地锚勾穿透。没有一丝鲜血,但却真真实实地被穿透挂在了钩子的两边。随着两个钩子的逐渐升高,慕容嫣的翅膀也被也被拉直升起。原本在身体两边缓缓张开的翅膀,此刻本能的紧紧合拢被两个精致却残忍的银钩吊起。

而慕容嫣此时早已随着翅膀被穿透四次晕了过去。在场的人此时都在小声议论着,有的在替慕容嫣担心,有的在职责家族礼法,有的则是直接对礼教堂开骂。

是的,这样一个宛若仙子般的存在,究竟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是自己解开了那些让人不舒适的拘束而已。没有损坏任何人的利益,也没有影响到任何人。甚至不是为了自己的舒适,仅仅是稍稍解开束缚为了更方便做一些事情而已。为什么?为什么要承受如此严厉的惩罚?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几乎所有人都在小声的控诉着造成这一切的礼教堂。而此时远远看着的慕容辉和慕容均脸色有些变了,除了因为慕容嫣受到的责罚已经超出预估,还有便是慕容嫣这个计划的造成的影响好像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具体是好是坏现在还不得而知,希望事情在可控的范围内吧。

过了大约一刻钟后,人们的愤怒渐渐消散。是的,这些痛苦不是慕容嫣应该承受的,但是这个事情也不是他们能管的。这些礼数是皇家贵族展现自身优越感的象征之一,只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大多数礼数已经变了味道并且固化定死,不像是最初的人性灵活。

最开始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或生活习惯选择几种自己喜欢的展示便可以了,但是现在有些东西已经被约定成俗,你不遵从仿佛就是异类。豪门大家则更是如此各类规矩礼数严格且完善。

而此时广场上其他人的刑法基本也都被施加在身上,嘴部都被封着的她们,有的发出轻声的娇喘,有的略带痛苦的轻哼,还有的则选择默默的承受。

而被严刑加身的慕容嫣此时却低着头一动不动,只有胸前微弱的起伏证明着这个美丽的仙子现在只是沉沉的“睡去”。

而此时不知什么时候飘到上空的一个方形玻璃罩缓缓地落下,与方形的石台融合在了一起。将慕容嫣罩在其中。而她项圈上原本垂落在胸前的金属绳此时也缓缓飘起,无处固定的一头缓缓地穿过慕容嫣正前方地玻璃,仿佛没有接触到任何东西一样,便将另一头置于了玻璃罩之外。

就这样,慕容嫣身上最后一根未完成的拘束连接在了厚厚的玻璃罩之上。一段牵着慕容嫣那纤细的颈部另一头在玻璃罩之外,仿佛连接着虚空。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慕容嫣所在的玻璃罩内突然凭空生出许多液体,从石台上逐渐聚集增多。眨眼间便漫过慕容嫣的双脚。而在场众人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难道还没完吗?

玻璃罩内的水还在缓缓上升,不快也不慢。按现在的速度大约再过半刻钟就会漫过慕容嫣的头顶。一刻钟左右便会将整个空间充满。而那时功法无法运转的慕容嫣该怎么办?

随着水位漫过慕容嫣的胸口,被疼昏迷的慕容嫣眼睛微微动了一下。她感觉到瞒过自己胸口的液体,腊月的温度让容器内的水很是冰冷。逐渐转醒的慕容嫣看到已经接近自己脖子的水位,冰冷的水温让慕容嫣感到了久违的寒冷。本就不厚的衣服还裸露着许多身体,何况被浸泡在冰冷的水中想必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而随着水位还在逐渐的上升,慕容嫣抬起头看到慕容枫拿着一个水晶球连接在露在外面的金属绳端上。这个水晶球很常见,算是一种灵力储存器。向其中输入灵力后,它便可以以一个恒定的流量输出出去。而且其中的灵力是可以直接以液体水位的形式用肉眼看到的。而此时的这个水晶球里面是空的。也就证明里面是没有灵力的。

慕容嫣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却不知道在自己项圈上连接这么一个东西的作用是什么。

而慕容枫此时也看到慕容嫣清醒过来,眼神中毫无掩饰的展现出怜悯和不忍。然后嘴唇微动,并没有出声。但是慕容嫣从他的嘴型中读懂了他说的是“对不起”。不过却不明白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说对不起。他只是执行人,一切也都不适他造成的。虽然自己身上的一身令自己痛苦万分的禁锢差不多都是他带来的,没有丝毫的减少。但是也并不是他能掌控的,自己也不会怪罪到他身上。

只是在慕容枫的心理,虽然之前对慕容嫣完整的掌控,让他心理有一丝小小的虚荣。但是慕容嫣一直是慕容枫心中的仙子,是他可望不可及的存在。而现在在自己的手下,被如此痛苦的责罚着。其实在慕容枫心理是过意不去的。哪怕根源不再他身上。

而这时慕容枫在满脸的歉意中向手中的水晶球注入灵力,而随着水晶球内出现了灵力。慕容嫣的眼神顿时变了。

她感觉到随着灵力从自己项圈进入随之传送到周身各处。许多原来静止的礼具这一来开始过动起来。她感觉到胸前的两点被瞬间加紧,也证明了之前隐约的感觉是没错的。而下面原本小小的三个金属团现在好像头然变大了一圈,随之开始释放出微弱的电流。尽管电流很微弱,但是本就是最脆弱敏感的地方,再微小的刺激都足以引起身体强烈的反应。

还有原本项圈内伸出的尖刺,有一部分瞬间增长。刺进她的颈骨之间,原本最后一点自由之处也随之受限,虽然还可以小范围的活动,但是活动空间及其有限,而且还伴随着强烈的疼痛。

而此时,逐渐上升的水位也刚好蔓延到了慕容嫣的口鼻处。被身体内的变化吸引了注意力的慕容嫣还没反应过来,刚呼出一口气转瞬就无法吸入新鲜的空气。不知该关注哪里的慕容嫣此时只好控制住自己不呼吸,避免液体进入气管。

水位逐渐漫过慕容嫣的头顶,整个人都被浸入在水中。冰冷的水刺激着她单薄的身体,但是此时的她却完全顾不上冷与不冷的事情。

身体内几个敏感点带来的刺激让慕容嫣的脸色发红,身体也处于兴奋的状态。但是浑身十余个禁锢在身上的金属环也在释放着强烈的电流,带来的是浑身难以忍受的无尽痛苦。与电流带来的痛苦伴随而来的还有无规律的放松与收紧,收到最紧的时候比之前慕容嫣晕过去的时候还要紧上几分。而放松的时候也只是稍稍宽松点而已。

而外边能看到的只有少数几个禁锢环随着灵光的强弱明暗微微扩张或收缩。但是收缩时候那深深嵌进慕容嫣身体内的状态让在场的众人都不禁深深叹息。同时她们也知道,能看到的只是这个仙子般女孩所承受的冰山一角,更多不可见的痛苦在更深的地方折磨她。

而此时慕容枫背对着慕容嫣站在人前高声说着:

“广场上其他受罚之人,刑罚持续三日,而慕容嫣,慕容玲,慕容春雨······七人由于清情节严重,刑罚时间加长至七天,每人前方的水晶球是为部分刑罚项目供能,可由大家监督,向其中注入灵力。”随着刑罚项目执行完毕,慕容枫说出了这次惩罚的持续时间。听到所有人都是三天很多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而听到慕容嫣等人需要这样维持七日,众人的议论声再起!

因为平时的刑罚一般是半日或者一日。三日便是极限,而且很久没有人受到过三日的惩罚了。除了一些长时间的随身礼具的惩罚,根本没见过连续七天的刑罚,更别说是这样让人无法忍受的状态。平常人连一个时辰都受不了的。就算是其他几个刑罚同为七天的,身上的礼具禁锢都比慕容嫣少了近半,而且拘束程度还没有慕容嫣高的几人。七天的刑罚期都已经远超常人能承受的极限了。甚至其中几人本就被一身刑具折磨的痛不欲生听到七天的时间直接晕了过去。

剩下没晕的几人一阵脸色变换之后流露出近乎赴死的神情。交代时间期限后,礼教堂的人逐渐退去。只有慕容枫饶了一圈,站在角落静静的看着慕容嫣的方向。他不知道今后以什么样的方法去面对慕容嫣。其实一切都是按处罚结果执行,甚至最后本应该注满的灵力,他却只注入了一半。

随之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转身一看,看到的是慕容辉和慕容均。而慕容均也随之开口。

“她不会怪你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她计划的,只不过有些超出预料。只怕是她也没想到会受到这么大的痛苦吧。”慕容枫听闻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所言,不知所措。而等他反应过来,慕容辉和慕容均已经转身离去。

而慕容枫再次看向慕容嫣的时候眼神中已经充满了敬佩。慕容枫能成为副堂主自然是精明得很,稍微一想便知道了慕容嫣的目的,只不过他想不明白为了这个让自己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值得吗?

礼教堂走后,人群也逐渐稀疏。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一些人还在关注着广场中间被刑罚折磨着的几人。

而慕容嫣此时,窒息带来的痛苦已经达到了极致。此时液体早已充满了整个容器。然而身体从未体验过的兴奋感,和周身拘束带来的痛苦压过了自己对空气的渴望。或者说她现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克服哪种痛苦。

虽然慕容嫣因为是曦雪之前唯一一个星灵之体,早就过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是却第一次尝试身体上带来的兴奋感,几个会动的小玩具在她身上几个绝对私密的地带刺激着她那敏感的身体。慕容嫣感觉身体一直处在一个脱力的边缘。她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是身体上带来的刺激总在适当的时候停止,无法突破那个界限。

而于此同时身上的禁锢带来的拘束感越来越强烈。似乎是在一松一紧,一张一弛的节奏中逐渐的收紧。可能是身体的痛苦带来的错觉,但是却证明随着时间的推移,拘束带来的痛苦却逐渐增加。浑身剧烈的痛苦让慕容嫣此时都快感觉不到敏感的灵翼给身体的带来的不适了。

这时慕容嫣其实挺感激这将自己浸没在其中的冰水,哪怕它带来的窒息感给了自己无尽的痛苦。但是她依旧很喜欢这个将他浸泡在水里的决定。因为浸在水中的她,不会让别人看到眼中的泪水。哪怕此时生命逝去,自己也要典雅、美丽的离开。不能在其他人心中留下胆小懦弱的形象。

想到这里,慕容嫣意识中挺直了腰身。至于为什么是意识中,现在的慕容嫣本就是被禁锢着挺胸直背,想动都动不了一丝。然后忍受着刺入身体的尖刺带来的强烈痛苦,将头抬起了一丝。眼眉舒展,双眸看向前方。有恢复了往日那般高贵,典雅,不带一丝烟火气的仙子形象。还在场的众人看到此般,心中不禁动容。

难道这就是慕容家与生俱来的天性吗?

而此时她身上时而将她的纤细伸去猛烈收紧的禁锢环,那将他那双美丽的翅膀穿透悬吊着的尽数钩,还有那令他无法呼吸的干冷冰水,以及外表看不见的种种令人痛苦的拘束。都无法打动她那平静淡然的仙子面容。只是那纤细的脖颈上,紧箍在上面的项圈边缘时不时微微勃起的筋脉昭示着那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并没有停止,依旧在没有一丝间歇地施加在她那看似脆弱地身体上。

第二天清晨,经过几个小时消耗,慕容嫣前面那个万恶地水晶球力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灵力。慕容嫣周身的禁锢也随之停歇。虽然依旧紧紧地禁锢拘束着她身体地各处,但是却不再往复运动折磨着她的身体。虽然此时可能是停止时刻的原因,身上的禁锢比开始还还要紧小。但是经过一晚上的折磨,此刻的状态已经算是很舒适了。被折磨的筋疲力尽的慕容嫣此刻感受到从没有过的虚弱与困倦,也不管周身依旧被严密的禁锢,渐渐合上了那美丽动人,此刻却有些无力的双眸,缓缓睡去。

而这一晚,广场上的人走走来来往往,始终没有断绝。然而也有些人,彻夜守在这里,从未离开。比如:慕容枫。

慕容枫其实本不姓慕容,是慕容家前家主在战场上一处被劫掠过的村庄里找到了他并带了回来。因为正值秋天,看到两三岁的他手里正拿着一片枫叶寻找着他已经不在了的家人。所以便取名慕容枫。他没有什么惊人天赋,也没有什么离奇身世,更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壮举。有的只是小时的伶俐乖巧,长大后的办事机敏稳重,又很清楚自己该从事什么样子的角色。经过自己的努力,最终在礼教堂成为了一个铁面无私的副堂主。

而此时,在这待了一夜,并亲眼看到慕容嫣承受着这样的痛苦下,依旧面不改色,就这样坦然地默默承受着一切。此时地慕容辉突然清楚了自己的目标在哪。不过他也清楚,这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唯一能做也是唯一想做的就是等待,一动不动的等待。

这一站就是六天,中间只离开过一次。他去找慕容家主辞去了礼教堂副堂主的职位,并申请要去前线,他想去战场上,他要去征战。他没有说原因,只说是想要为慕容家做一些事情。最终慕容辉允许了,其实他隐隐猜到了些眉目。只不过没有说明,一切看天意吧。

一切准备好之后,慕容枫又回到了广场,之前他所在的角落。如原先一样站着,一动不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广场的正中央,看着那个忍受无尽痛苦却依旧淡然面对的仙子!

到了第六天清晨,在所有开始出门的时候,他默默的转身离开······

老规矩,有人打赏就更新。不过看大家对这种类型的文不太感兴趣,所以打算开新坑。有没有什么建议,大家可以说一下。不过这个坑不会放弃的,会一直坚持写的。

<< 轩辕灵女 第七章轩辕灵女 第九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12 thoughts on “轩辕灵女 第八章”

    1. 我也觉得后面写的有点乱有点跑偏了,正在整理剧情。谢谢建议!!!

    1. 哈哈,其实我根本没想过这个剧情,剧情走到这里了,没办法,只能继续写。

  1. 没想好的话,也没必要强行写,可以退回去重来,一样的符号重复堆砌也没有啥意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