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lacialsun ♥

请让我活着 第十九章

请让我活着 第十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九章 生病

等四个男人都接完了,天也快黑了。李雨潇吃掉了老人为她准备的馊臭的饭菜,两人就又要睡觉了。

然后,就是第四天,第五天……

慢慢地,李雨潇也适应了这样的日子。

每天被锁链锁着,双手被固定在一起,吃垃圾、喝河水,吃喝拉撒睡全在这个又臭又破的帐篷里,好在拉完了,会有人把屎尿弄到屋外。

除此以外,就是每天下午接奇怪的客人、被客人折磨。但有着老人坐镇,那些客人也不会无缘无故地伤害她。她只要满足了那些怪人的古怪性癖,就能平平安安地活下来。

就这样,两周过去了,李雨潇越来越虚弱。她一直在进行着高强度的工作,但摄入的营养,实在是跟不上。

她已经拉了两周的稀了,现在,她几乎被每个人上完,都会拉一泡稀屎。有时还会拉在客人身上,但在拾荒老人的淫威下,客人们就算有不满,也只是象征性的骂几句,打李雨潇几下,并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这天晚上,李雨潇觉得身体各处被折磨过的地方全都开始疼痛,身体虚弱无力,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她发烧了。

老人似乎也看出了李雨潇的不对,给她多喂了好几次水,还把水洒在李雨潇身上,为她降温。

昏睡了一夜后,老人不知道从哪给李雨潇弄来了一碗泔水做的菜粥。这是李雨潇这次复活以来,除了在家的那顿早饭外,第一次见到热乎的食物。

李雨潇舔完了老人倒在她手心里的热粥,趁着老人外出,又睡了一觉。醒来后,似乎有了些体力,她打起精神,下午还要继续迎接老人带回来的新的客人呢。

第一位,也不算新人了。还是那个脏话男,他似乎非常喜欢来玩李雨潇,这已经是这两周来的第五次了。

脏话男喜欢捆绑固定后对李雨潇进行瘙痒折磨。每次都要折磨得她无力挣扎以后,才会进行插入,插入后再折磨一阵就会射。

不过,李雨潇已经弄明白了,这种玩法,只是为了掩盖他的超快枪法。

他从插入到喷射,平均时间不超过10分钟。

脏话男进屋后,不再多说废话,他掏出那根脏兮兮的绳子,把李雨潇的双脚绑在一起,然后穿过她的胳膊之间,把脚固定在了李雨潇的脖子后面。

绳子继续从后背往下拉,跟李雨潇屁股前面跟双手绑在一起,把李雨潇固定成了一个球。

李雨潇也不挣扎,任由脏话男随意摆弄,然后,就开始忍受他已经升级了装备的羽毛瘙痒袭击。

哭叫、扭动、颤抖…李雨潇哪怕因为发烧全身无力,也会无意识地去躲避那痛苦的瘙痒。

因为生病,李雨潇很快就没有了体力,但脏话男还没有玩够。他用羽毛去搔李雨潇的鼻孔,挠她的脚心。可李雨潇实在是动不了了,他就改为用羽毛柄,插入了她的尿道。

这可不止是痒了。异物进入尿道,强烈的刺痛让李雨潇又开始挣扎,并嗯嗯啊啊地惨叫出来。

脏话男看李雨潇又动了,趁机把分身插了进去。滚烫的内壁,刺激着他比体温略低的分身,脏话男还没有插到底,火热就在他的龟头炸开,精关没有守住,微凉的精液喷涌而出。

他射了。

“的~嗯嗯~,嗯~嗯嗯~~”随着脏话男的喷射,李雨潇哼唧了几声。但她太过虚弱,声音太小太轻,没人听清她在说什么。

“操他妈的臭贱货!”脏话男虽然爽到了,但是很不开心。

他又用力往里捅了捅插着尿道里的羽毛,让疼得颤抖的李雨潇又夹了夹他开始软下来的分身。

分身彻底软了,滑出了阴道。脏话男没有办法,只能动手解开绳子,把李雨潇松了绑,离开了帐篷。

第二个进来的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而且是属于比较轻松的一个。

来人高高瘦瘦,脸上身上都带着不自然的白斑,显得非常诡异。他的分身也跟他一样,细细长长的,插在阴道里,并不能让李雨潇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感觉。

瘦高男也不玩什么花样,只是跪在那里不断地挺腰抽插。只是,他格外的持久。

重复的机械性动作,他要连续不断冲撞一两个小时以上,才会射出来。

这对李雨潇来说,算是个比较轻松的活儿。细细的分身让她没有太大的感觉,男人也不需要她动。她只要平躺在那里,让男人自己动就可以了。

细细的分身虽然摩擦起来没什么感觉,但它还是有些长,每次男人插到最里面,都会顶到李雨潇的宫颈。疼痛虽不是很强,但也让李雨潇不能睡着。

头晕脑胀的李雨潇躺在那里,感受着下身男人的不断冲撞,虽说并没有什么快感,但也不能好好休息。

这次男人比之前要快,估计是李雨潇超出常人的热度,让他更有快感。一个小时刚过,男人就喷射了。

男人离开后,李雨潇拉了一泡稀屎,尿了一泡尿,然后老人帮她收拾干净,两人继续迎接下一位客人。

第三个男人,之前也来过,是个不好熬的主儿。

这个男人个子不高,但双臂很长手掌很大,比例有些怪异。

这个男人的癖好是打屁股。真正的,纯粹的打屁股。

男人盘坐在地上,让李雨潇趴在地上双腿分开,夹住他的腰。男人长长的分身因为姿势问题,只能插进去小半,但那白皙浑圆的屁股,就挺在他腿上,他就用他那双大手,在上面用力地拍打。

一巴掌一个红印,男人的力气奇大。李雨潇因为上一个客人时的慵懒,已经有些昏昏欲睡,这时被男人拍打,又痛得完全清醒过来。

红色的掌印布满了李雨潇的翘臀,持续的拍打,让浑圆的臀部开始浮肿。又热又圆的锃光瓦亮的美臀,更是让男人热血沸腾。

而李雨潇则是因为无边的疼痛,摇头晃脑,哭喊不已。

每一下用力地拍打,都会让李雨潇的臀肉抖动,男人的分身插在臀缝中间,随着臀肉的抖动产生着快感。

今天李雨潇的体力格外不支,她对蜜缝的收紧,有些困难。男人的快感没有前几次强,但他也不急,他的兴趣就在屁股上,圆鼓鼓的屁股被他打得原来越鼓,肿胀之后,就是皮下血管的破裂,血点均匀密布。男人把所有白的地方都打成红色。

血点布满了屁股,男人继续拍打,皮肤破裂,鲜血从血点处涌出,随着男人的拍打,开始飞溅到各处。

屁股上的血越来越多,男人的拍打声,从“啪啪啪啪”变成了“噗噗噗”,李雨潇早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是被打到最疼的地方时,才有些颤抖收紧。

男人实在是打累了,他双手捏着血红的屁股,开始自己挺腰,血液染满了他的手,他就把血液抹到李雨潇腰背和大腿等白皙的地方。

又抽插了一阵,男人终于射了。他射在了李雨潇血红一片的丰臀上,然后把白白粘粘的精液用手在李雨潇流着血的屁股上抹匀,就起身离开了。

第四个男人进来了。这是个李雨潇之前没见过的男人。加上这个人,李雨潇服务过的人,快有20个了。

李雨潇不知道拾荒老人究竟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么多流浪汉,不知道这么多流浪汉,都住在什么地方。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流浪汉似乎都对拾荒老人又惧又怕,从没有人敢对老人的安排有什么异议,全都规规矩矩地一个出一个进。

也从没有人对老人发起过攻击,没有人想要代替老人,去占领这个人人都想要的绝美女人。

“哑仙儿,我来了。”男人规规矩矩地跟老人打招呼。

老人全然不理,只是露着傻笑。

男人也不在意,把注意力集中在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李雨潇身上。

“卧槽,真的是个美女。”每个第一次来的人都会发出这种惊叹。估计他们不亲眼看到,都不会相信别人说的是真的。

男人舔舔嘴唇,开始他的游戏。

男人帮李雨潇翻了个身,让她躺平,然后脱掉了裤子,跪在了李雨潇头上面的位置,让李雨潇被绑在一起的手伸到头上,握住他还没有勃起的阳具。

李雨潇尽量配合地开始揉捏,想让他赶紧满意,但她的体力真的跟不上了,只能随意地动一动。

男人也不在意,他的目标是李雨潇的胸。他两只手一手一个,扶在那两个肉团上开始揉。

即便平躺,李雨潇的胸也高高凸起着,就像两个大面团。男人感受着极佳的手感,还不忘用手心去转李雨潇的乳头。

丝丝电流般的刺激,从乳头出发,遍布整个被揉得充血火热的胸部。

这是个正常人。李雨潇给他分了类。能给她带来快感的,无论最后有没有高潮,都算是正常人。那些只蹂躏她,折磨她,让她只有痛苦没有快感的,都是变态。

李雨潇分好类,更加卖力地给男人做手交服务。这样的人,她更要好好伺候,让他们尽量多来,最好能把那些变态的名额挤掉。

男人很快就硬了,但也没有立刻进行插入。他还在玩弄李雨潇的乳头,轻轻碾压,揉捏,还用中指啪啪地弹……

李雨潇的乳头充血严重,越来越敏感,男人的动作给她带来着极大的刺激。她的下体有些发痒。她有些期待男人的插入。

男人一直在玩,直到李雨潇有些受不了,嘴里开始发出娇喘,男人才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男人一屁股坐在了李雨潇脸上,把分身夹在双乳中间,握着她的乳房开始向中间用力。

是个变态!李雨潇为自己刚才的错误分类感到懊悔。

男人为了能够到李雨潇的乳房,身体略微前倾,会阴压住了李雨潇的嘴,菊花正好对着李雨潇的鼻子。

李雨潇因为发烧,鼻子本来就不太通气,这时候嘴巴被堵住,就只能用尽全力呼吸。

男人的恶臭被李雨潇用力吸入身体,跟恶心反胃相比,乳房上的挤压,腺体的破碎,也不算什么了。

李雨潇被坐着脸,蹂躏了半个多小时乳房。男人射在她身上时,她已经真的昏迷了。

第五个进来的人,并不在乎李雨潇是不是昏迷的。他带了自己的工具,一根粗粗长长带着树皮的树枝。他把树枝一点一点插入没有经过任何润滑的李雨潇的后穴。剧烈的疼痛,把李雨潇从昏迷中惊醒。

怎么又是他?李雨潇认识这个人,这是为数不多的3个会玩她后门的人之一。

<< 请让我活着 第十八章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章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glacialsun

QQ:3182937955 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世界,文章的创作者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幻想中的世界,但有的神没有时间去把它的世界变成文字。我可以帮你,帮你创作属于你的世界。

One thought on “请让我活着 第十九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