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lacialsun ♥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六章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六章 游戏

走到尽头就是院墙的角落,这里堆着一些破烂的木料、砖头和石膏板。这是之前有人装修为了图省事扔出窗口的建筑垃圾,由于不方便运出去就堆在了这里。

这堆垃圾日晒雨淋,腐烂发霉,黑乎乎脏兮兮的,里面似乎还住着什么小动物。李雨潇看到,昨天她试过的那个行李箱就躺在这堆垃圾旁边,靠得很近,还被垃圾和草丛遮挡了一部分。

李雨潇硬着头皮来到行李箱前面,因为靠近垃圾堆,霉菌和潮湿的味道变得非常明显。李雨潇真心不想躺在这里,但,她更不想死。她相信王书记的计划,她相信,自己只要躲在这里,那在回到庇护所之前,就不会被任何有可能伤害她的人发现。

但是,现在还不到正午,让她现在就钻进狭小的行李箱一直等到晚上,还是有些为难。

可7月底,天气炎热,楼后荒地蚊蝇密布。李雨潇走过来时,就已经被咬了好几个包,一直站在这里等,似乎也不是什么好计划。

李雨潇从居委会出来时,也没带水没带食物,刚才为了等过来的机会,晒了半天太阳。她现在又饿又热,身上又痒又粘,非常地难受。

不过,李雨潇也不是没受过罪。在流浪汉那里时,也不是渴了就有水喝,蚊子包更是多得数不过来。李雨潇稳稳心神,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生存更优先。自己如果一直站在这里,万一被什么人过来看到,可就功亏一篑了。

而万一是被成年男性发现,那就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还是现在就躲进去比较安全。

李雨潇脱掉鞋子和外套,把它们先放进箱子,尽量填补了行李箱拉杆之间的空隙,试图能让自己不被硌得那么厉。

之后,她站进箱子,像昨天排练时那样蜷缩起来躺好,盖上盖子,用手指把拉链抠上。

又闷又热的空气瞬间就填满了狭小的箱子。李雨潇的心跳开始加快,血压升高,身体再提醒她,这里不健康。

李雨潇慢慢地呼吸着含氧量很低的空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她知道,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她会很快就因为缺氧或者中暑而晕厥的。

闷热的箱子让李雨潇开始出汗,让本来就缺水的她,觉得更加干渴。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脱水致死,但她已经没有了选择。

拉链一旦抠到顶端够不到的地方,就抠不下来了。李雨潇就只能躺在里面,直到谁从外面把箱子打开为止。

箱子如果打开得早,那李雨潇还有机会补充水分活下来。如果打开得晚了,那打开箱子的人看到的,就只能是一具尸体了。

李雨潇有点后悔。她不是后悔找王书记求庇护,也不是后悔躺在箱子里。她后悔自己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没有准备盐水,没有一开始跟王书记走的时候就分开走,或者是她离开家的时候,如果能让家里不会找她,她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

李雨潇尽量减缓自己的呼吸,让自己不要慌乱,让自己尽量减少出汗,减慢心跳,好把这个大难关撑过去。

最好就是睡一觉,睡觉时人不需要太多的氧气,心跳会减缓,也会减少出汗,只要自己别在睡梦中死掉就可以。

当然,如果真的死了,那自己就再来一次,这次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避免再死在箱子里了。

李雨潇胡思乱想着,由于缺氧和脱水,她的头脑昏昏沉沉,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李雨潇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回到了28岁生日的那个天台。她看见自己正要往下跳,也看见死神来找自己做交易。

她想上前去阻止自己,想告诉自己这是个不能做的交易。但是,她动不了,她用尽全身力气也不能从藏身的地方出来,甚至不能站起来,也不能展开身体,就只能来回小浮动地挣扎。

她眼看着自己和死神达成了交易,眼看着自己签上了名字,眼看着死神把自己推下天台。

李雨潇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反而,从梦里醒了过来。

意识回到身体,李雨潇想起了自己的处境。因为脱水,她的心脏正玩命地狂跳,挣扎着把黏稠的血液带到各个重要器官。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不能动,李雨潇的肌肉和关节都发酸胀痛。

肺叶到是已经习惯了低氧混浊的空气,不再急促,但长时间的低氧状态,让她头疼欲裂,注意力不能集中,脑筋很不清醒。

我还活着。李雨潇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沮丧。

我要是死了多好,就可以吃妈妈做的饭了。李雨潇鼻子有些酸,但并不能流出眼泪来。

不,还是别死吧。好不容易找到个庇护所,也许,这一次就能活过十年呢。李雨潇咬咬牙,收缩舒张了几下肌肉,让血流加快,以便缓解酸胀。

不过,我就是死了,也可以再来找王书记吧。我可以先安排好父母,让他们不会报警再来。这样的话,王书记就不用让我再钻一次箱子了。李雨潇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她想赶紧回到自己那舒适的床上吹空调喝冰水。

不过,她现在的状况,就连想死也没那么容易。她打不开箱子,伸不直双臂。她总不能屏住呼吸把自己憋死吧。

李雨潇只能躺在凹凸不平的箱子里,感受着窒息和如小虫啃咬般的关节肌肉,感受着干渴脱水和疼痛晕眩的大脑,感受着自己就像旁边的垃圾一样慢慢开始腐烂发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李雨潇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渴死热死,觉得自己一睁眼就能看见天花板,又觉得自己已经被时间遗忘,觉得自己已经躺倒了世界末日。

突然,箱子动了。

不知道是谁,拍了几下箱子。李雨潇的心脏把血液瞬间泵向大脑。李雨潇感到异常清醒。

是谁?是王书记吗?是他来找我了?还是别人?是别人看到这个箱子要捡走吗?

李雨潇瞬间想了很多。她想张嘴问问,但又怕是陌生人本来只是看看,结果被她发出声音吸引。

外面的人为什么不说话?是王书记的话,他会问我吧?

李雨潇越想越害怕,她相信,一定是一个捡破烂的,看到这个完整的箱子,想把它捡走。

箱子没有管李雨潇的想法。它咚咚咚响了几声后,就开始移动。

行李箱下面是有轮子的,但来人并没有把箱子立起来,而是就那么平躺着拖着往外走。

地上满是树枝沙石,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李雨潇躺在箱子里,随着箱子上下颠簸,本就难受的肠胃更是被颠得想吐。

李雨潇头昏脑胀,但又害怕得不敢出声,脑海里胡思乱想着更加可怕的事情。

箱子刺啦刺啦地一点点向外移动着。 自从摸到箱子,感受到它与之前不同的重量时,王书记就硬了。他知道,那个奇怪的美女,现在就躺在这个箱子里,蜷缩着身体,从中午一直到现在。

王书记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这个箱子能是透明的。这样的话,他就能看到里面那个绝世美女现在脸上的痛苦,看到她的恐惧,看到她被挤压到极致的肉体,看到她一动都不能动的身体,看到她晶莹的汗水,也许,还有泪水……

王书记一边做着跟在电脑前一样的幻想,一边还没忘拖动箱子时,要弯腰避开一层的窗口。

这个姿势很难受,而且箱子很重,欲望很强。但为了安全考虑,为了能把这个美女据为己有,王书记忍耐着,继续拖动箱子。

箱子拖出楼后,转到前面,一辆黑色的迈腾正停在那里。这是王书记的车,是他18岁生日,他家里人送他的礼物。十多年了,车子因为不常开,也没有好好保养,显得十分破旧,但并没有太大的毛病,需要的时候,也是可以开的。

本来,王书记想如果李雨潇拒绝躺在行李箱里,那这个车子的后备箱就是B计划。可李雨潇竟然真的愿意缩在那个小箱子里。王书记就不打算跟她说更舒服点的方案了。

箱子搬上车。不到5分钟就开到了自家楼下。王书记住的是一套老旧的楼房,并没有电梯,但他还是费力把装着李雨潇的沉重行李箱拖到了屋里,而没有把她放出来,让她自己上楼。

把箱子放好,他又下楼去停好了车,回到屋里时,那个行李箱还是静静地躺在客厅中央,没有丝毫的变化。

王书记舔舔嘴唇,硬着下身冲了个澡,然后光着身子站在了行李箱前。

一切都准备好了。那个女人现在就在这个箱子里,那个属于我的女人。

王书记轻轻地拉开了拉链,掀开箱子盖。女人受到光线刺激扭动了几下身体。

但由于长时间的蜷缩,她的肌肉僵硬无比,即便打开了盖子,也一时不能从里面出来。

很好,还没死。王书记不喜欢死掉的女人,但他喜欢被折磨的女人。

眼前的这个他从未见过的美丽女人,承受了半天的禁锢、炎热、黑暗、禁食禁水、也许还有些许的恐惧。

女人虚弱无力,脱水干渴,肌肉抽搐,但王书记并不着急把她救出来,让她赶紧恢复,而是站在那里,先打了一发。

塞满了行李箱的美肉,正静静地躺在箱子里。女人的脸被手臂遮挡住了一半,但还是无法遮掩她的美丽。美女的身上穿着的薄裙,已经被汗水湿透,正紧紧地贴在皮肤上,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王书记能看到李雨潇的肌肉正在不断微微抽动,他知道,这个女人正承受着关节僵硬肌肉抽筋的痛苦。

他想象着将来一定要为她准备一个更合适的笼子,一个能看到她的笼子,要把她天天关在里面,直到她让他满意,再放出去………

看着自己不太粘稠的精液,喷在女人的惨白的手臂上,王书记又舒服地回味了一阵,这才扶着李雨潇从行李箱里出来,让她躺在沙发上,给她端上了一杯准备好的淡盐水。

王书记的做法,李雨潇都知道。她虽然因为脱水一开始有些迷糊,但屋内的光线和新鲜的空气,还是让她没有错过那个她本以为善良的男人的喷射。

李雨潇觉得有些悲哀,但也没有感到气愤或是恼怒。因为她知道,她更需要的是,保持体力,维持生命。

淡盐水进入身体,李雨潇慢慢恢复精力。她看看时间,发现,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箱子里究竟躺了多久,她只是庆幸自己没死,要不然,这几天的罪就又都白受了。

“谢谢,我已经好多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李雨潇还是觉得很累很难受,她想让王书记赶紧回卧室,自己好洗个澡睡觉。再说,这个男人竟然一直都没有穿上衣服,就那么赤条条的坐在她身边,让她觉得有些紧张。

王书记默不作声地从沙发旁边的柜子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一盒印尼,递给了李雨潇。

李雨潇疑惑地看向纸张,只见上面打印着:
本人李雨潇,是一个被虐狂,自愿住在王XX这里。在这里发生的任何事,均属于自愿行为。受到的伤害,均经过了我的允许。特此声明。

下面还留了一个签字的位置。

看着纸上的话,李雨潇有些颤抖。这说明,将来自己在这里的居住,绝对不会舒适轻松。不过好在,上面并没写她有自杀倾向,这说明,王书记没打算为不小心杀死她找后路。

“这声明,并不具法律效应。不过你已经是成年人,自己的决定还是会有参考价值的。
我让你签这个,只是因为我不希望到时候你因为什么事情迁怒我,把我告上法庭。”王书记好声好语,他并不希望李雨潇被这张纸吓到。

只要不是想杀我就好。李雨潇在心里念叨着。签了这张纸,自己就等于卖在这儿了,等于自己同意让他伤害自己。

但是,我有的选吗?不同意的话,他还会让我住在这里吗?离开这里,我可能会受到更大的伤害,还可能会死。而住在这里,只被他一个人伤害,可能还会安全一些。

一边的王书记看着李雨潇犹豫,也很紧张。但他只是紧张李雨潇会不愿意签字,并不担心她会真的离开。

一个愿意躺在行李箱里几个小时的人,绝对不会只因为一张纸就离开的。

“王大哥,我愿意签。我相信你。你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你会对我好,你会照顾我。你不会让我死在你这里的。”李雨潇想了半天措辞,总算是想到了该怎么说。

“我怎么会伤害你呢?”王书记笑了。这事成了,我有了属于我自己的奴隶了。“签吧,我们只是做游戏。”

李雨潇没有别的办法,她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印了右手拇指的手印。

在李雨潇签字按手印的时候,王书记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黑色的皮质项圈,等李雨潇完成后,戴在了李雨潇的脖子上。

李雨潇看到了王书记手里的东西,她忍住了本能的躲避,任由王书记把项圈系在了她的脖子上。

王书记系得不算紧,但怪异的异物感还是让李雨潇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那里。项圈轻轻地触碰着李雨潇的脖子,她想象着自己现在的样子,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羞耻。

“我们的游戏,就是你是我的奴隶。你要做我让我你做的所有事。”王书记看着属于他自己的奴隶,下体又开始充血,但他现在不着急了,他要为了将来,留一些体力。“放心,我不会让你做太过分的事情,这只是我们的游戏。”

李雨潇看着全身赤裸,肥胖臃肿的王书记,认命地点点头。

“你现在脱光衣服,去卫生间里洗个澡,我把这里收拾一下。”王书记笑着,掩饰着内心的激动。

李雨潇点点头,站起身,一点一点脱光了已经开始发酸的衣服,包括内衣和内裤。

当着王书记赤裸裸地目光脱光衣服,李雨潇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这对于之前足足裸了两周多一直在接客的李雨潇来说,只是小小的不好意思而已。

脱完衣服,李雨潇逃跑似的去了洗手间。她打开热水,仔仔细细地冲洗自己黏糊糊的身体,温热舒适的洗澡水,让她的身体和内心都开始松弛,直到,她摸到了脖子上的项圈。

之前在拾荒者那里,她的脖子上一直拴着一根锁链,如今锁链才刚刚消失了几天,又被戴上了一个东西。

项圈并没有上锁,但李雨潇也不想费力摘下来,这没有什么意义。

李雨潇把自己洗干净,裹着浴巾回到客厅,去面对她再次成为别人所属物的生活。

“跪下,爬过来。”

刚转到客厅,就看见王书记站在中间,对她说。

李雨潇愣了一下,她还没有习惯这种命令。

王书记也不着急,他已经能够确认李雨潇一定会听他的话了。

李雨潇抿了下嘴唇,然后趴跪在了地上,浴巾因为姿势的变化而松动脱落,但李雨潇也没有去扶。她知道,浴巾没什么用了。

李雨潇赤裸着身体,一步一步爬到王书记脚下。她没有抬头。虽然她已经习惯被羞辱了,但这个姿势、动作和行为,还是让她感到羞耻。

“你以后住那里,不需要穿衣服了,我已经把你的衣服都丢掉了。”

听到王书记话,李雨潇惊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消化了这个信息。

在拾荒者那里不也是赤裸身体吗?算了,这没什么。

李雨潇抬起头,看向王书记指的方向。

是壁柜,之前里面放着的一些杂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清理了,现在是空的。

李雨潇回过头,但没有抬头。从她现在的角度抬头去看光着身子的王书记的话,并没有什么好的景致。

“去吧。我也要去睡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王书记现在其实并不困。赤裸的美女正趴在他的脚下,脖子上戴着他的项圈,他很想好好玩玩。但来日方长,为了不引起别人的过度关注,他明天还是准时去上班的好。

“早上,我起床前,你要做好早饭。然后跪在沙发边等我,听到了吗?”

“……听到了。”李雨潇小声回了一句。本来之前就是她做早饭等王书记起来一起吃,但自己主动做和被别人命令做,还是有着不一样的感受的。

“乖。”一只大手在李雨潇的头顶胡乱地揉了揉,就像抚摸一只宠物。

李雨潇抿着嘴唇,没让眼泪掉下来。

王书记走了,李雨潇站起身,捂着自己胸口和下体,看了看周围。

家具还是一样的家具,摆设还是一样的摆设,但带给李雨潇的感受,却跟她第一次进来时,完全不一样了。

李雨潇走到壁柜前,只见里面的东西都被清空,一个隔板分开上下层。上层空空如也,从一些泥水道子的痕迹能看出,似乎是被简单擦洗过。下层,铺着一块折叠过一次的浴巾,边边和缝隙里还堆着一些打扫不干净的尘土和碎屑。

这不是个睡人的地方。李雨潇觉得很委屈,但她没有迟疑,而是蜷缩着躺在了浴巾上,用手简单关了一下壁柜的门,枕着自己的胳膊,睡着了。

<<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五章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七章 >>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glacialsun

QQ:3182937955 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世界,文章的创作者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幻想中的世界,但有的神没有时间去把它的世界变成文字。我可以帮你,帮你创作属于你的世界。

3 thoughts on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六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