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lacialsun ♥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八章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八章 周末

晚上这顿饭比较复杂,李雨潇忙碌了好久,甚至把流在双腿间的液体,都晾干了。

三菜一汤,两荤一素,两种主食,三种水果。这一顿,按理说,是王书记会剩得比较多,李雨潇的伙食会比较好的一顿。

不过,这一顿饭王书记吃完,李雨潇并没有吃饭时间,就会进行游戏直到睡觉前。因此,李雨潇一般只能在王书记回屋睡觉后,自己打扫游戏时的用具和痕迹的时候,才能有时间吃一些早已凉透的剩饭剩菜。

做完晚饭,李雨潇盯着王书记的下班时间,把晚饭摆好在餐桌上,水果放在茶几上。

然后,李雨潇回到大门口鞋柜旁边,跪坐下来,身体前扑,直到额头触地。她双手五指并拢,贴在头前面的地上,做出五体投地的姿势,等待王书记下班回家。

李雨潇的胸部很大很鼓,并不能很好的趴在自己的腿上,为了让额头触地,她就只能身体更多地前倾,把屁股翘高,让自己的菊花指天,让自己肥大的阴户从双腿间能隐隐约约看到。

这个姿势当然是王书记指定的,李雨潇每次摆出这个姿势等王书记下班时,都会想起王书记那双油腻的大手一点点摸索她的身体,给她摆出这个羞耻的姿势时的场景。

双手的触感从脑海里蔓延至全身,李雨潇觉得被抚摸过的地方都开始发痒,刚才中午被涂抹润肤油的记忆也开始浮现。李雨潇想起她那没有被释放的冲动,双腿间的地方酥酥麻麻地又开始流水。

干渴,燥热,遍布李雨潇的身体,她的心跳加快,乳尖和阴蒂都开始发胀发痒,但她不敢,也不想去解决,不光是因为如果在王书记开门时自己没有摆好姿势会被罚,还因为现在的状态,更有利于王书记回来以后的游戏。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李雨潇无法宣泄的欲望就要爆发,就在她想要改变这个让她双腿发酸的姿势,来好好抚慰自己一下时,大门的电子锁响了,把李雨潇的注意力拉回到现实。

王书记满意地看着地上那个对他做出绝对恭敬的姿势的美女,放下手里大包小包刚采购回来的东西,从身后关上了大门。

“王大哥,欢迎回家,工作辛苦了,妹妹好想您。”李雨潇听到门已经关好,就带着有些真挚的语气,说出这番王书记让她说的话。

这话,虽然是王书记让她说的。但是,听到这话的王书记,还是从头到脚散发出一种极致的舒爽。

是啊,自己每天在外打拼赚钱,下班后,家里有一个绝世美女对自己表现出绝对的依赖,绝对的崇拜……这,不就是一个男人的终极幸福吗?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王书记一天工作的疲惫,都被李雨潇的这一句话冲散了。

“王大哥,有您的存在,世界才能顺利运转,您一定要多注意身体,劳逸结合。”李雨潇还是没抬头,流畅地说出这番让她脸颊发热的话。

这么中二的话,虽然确实有些羞耻,但已经关上了门,自己还不是想怎么样都行。王书记假装自己就是这世界的主宰,昂着头,假装高傲,实则猥琐地说:“妹妹放心,哥哥今天会好好放松放松的。”

这番话,如果是平时的李雨潇,听了一定会害怕,但现在充满着欲望的她听了,感到的是一丝丝期待。

“雨潇妹妹好想哥哥,想哥哥的大鸡巴,想了一整天了。”这句话虽然不算完全是假的,但也并没有几分是真的。

“妹妹不急,只要你乖乖听哥哥的话,哥哥不会亏待你的。”王书记自以为自己说出的话,充满了掌控感的魅力,殊不知,李雨潇耳中,只听到的只是一种中年大叔的猥琐。

但李雨潇还是只能面露渴望,面露感激的地说出设定好的台词:“妹妹当然会听哥哥的话,哥哥说的,都是真理。”

话虽然中二,但还是听得王书记眉开眼笑:“好妹妹,来吧,先帮哥哥宽衣。”

李雨潇手脚并用,爬到王书记脚下,站起身,动手脱掉了他身上所有的衣物,包括鞋子袜子,并换上了拖鞋。

而王书记,自然也没有老老实实站着,而是上下其手,抚摸着李雨潇赤裸了一个多月的肌肤。

“好妹妹,下面湿成这样,是想哥哥了吗?”王书记摸到李雨潇的下体,直接就把自己的中指插了进去。

“是啊,妹妹好想哥哥的大肉棒。”这就是李雨潇一下午一直忍耐性欲没有自慰,想要达到的效果。

如果她下体这个时候是干的,王书记就会一直扣弄,直到湿润得能够把手指插进去,再说这段台词。而给李雨潇带来的痛苦,绝对比忍耐一下午欲火,要严重得多。

王书记的小兄弟这个时候当然早就翘得老高了。他很想就在门廊里,把他的东西插进李雨潇冒着淫水的洞口,爽快地发泄一番。

但是,周末才刚刚开始,他脑补过的游戏还有很多。他不想把第一炮浪费在自己设定好的台词上。

不过,小兄弟想要,自己就这么禁欲般地晾着它,似乎也不太美妙。王书记想了想,然后松开了一直在扣弄李雨潇的手,说到:“好妹妹,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你来拉个车带我过去好不好?”

听了王书记的请求,李雨潇心里一阵发苦。这虽然不是每天的必备项目,但也不是什么容易的玩法。

“好哥哥,真是太好了,谢谢哥哥想着妹妹,妹妹太喜欢这个主意了。”李雨潇心里不高兴,但也不能表达出来,拒绝的下场绝对会比进行,要糟糕得多。

王书记听着李雨潇嗲声嗲气的回答,心里酥酥的。他知道很多S都喜欢他们的M叫他们“主人”,但对于王书记来说,这声“好哥哥”,才更戳中他心中的欲望。

李雨潇说完话,转过身,背对着王书记,然后深深地弯下腰,抬高她的屁股,一只手撑着地面,一只手向后伸,去摸王书记的阳具,帮它对准自己的蜜穴,借助着刚才扣弄出来的液体,尽量往里插。

她这个姿势不好操作,但只要把龟头全部都插进去,肉棒不会自己滑出来,就可以了。插好肉棒,李雨潇把这只手也撑在地面上,说到,“好哥哥,我要发车了,请您插稳扶好。”

王书记听了,两只手扶在李雨潇的胯骨上,狠狠地往前一挺,坚硬的肉棒猛地撞进李雨潇的身体。

突如其来的刺激使得李雨潇一阵僵直。她咬着嘴唇缩了缩阴道,然后移动着颤抖的双手双脚,向前爬行起来。

李雨潇的个子跟王书记差不多高,但身体比例要好得多,腿长要比王书记长出不少。她只要踮起脚尖,就能使两人的下体稳稳地插在一起移动,甚至还有余地,能略微弯曲膝盖。

王书记双手抓着李雨潇的腰胯,使李雨潇不要离他太远。李雨潇每往前爬一步,他就跟着往前顶一下。肉棒跟随着两人的动作,在蜜穴里做着活塞运动,一会儿进一会儿出,一会儿离一会儿合……

因为这个动作确实对于两个人的配合有很高的要求,但他们两个又达不到。

所以王书记的小兄弟除了进进出出温暖的巢穴很舒服外,并不能获得太多的快感,更多地,只是李雨潇的卑微和辛苦给王书记带来的心里满足。

因此,这种玩法,王书记又能安慰安慰自己的小弟弟,又能舒舒服服地欣赏美女,又能不至于会这么早就射出来,真是一举三得。

李雨潇的胳膊再长,也没有腿长。她高高地翘着屁股努力不让肉棒脱出,手指伸得直直的,勉强支撑着地面。她为了爬行时臀部的动作不要太大,两只脚尖也垫得很高,她深深地低着头,头发从她的脸边垂落,脸上胳膊上一阵发痒。

她的头充血严重,脸涨得通红,眼珠被血压顶得凸出,就像要挤出眼眶。

她这个姿势很难呼吸,只能忍耐着痛苦,看着地板,把注意力专注在翘在自己身体最高点的下体上,艰难地一点一点往客厅爬。

好在王书记家并不算大,很快两人就来到了餐桌旁。

“好哥哥,到站了,请您下车。”李雨潇的声音因为姿势的原因怪怪的,但她也不敢擅自把身体抬起来。

王书记又缓慢地充分抽插了两下,让小弟弟享受到巢穴的温暖,然后他拔出阳具,坐到餐桌前,开始准备吃饭。

肉棒离开身体,李雨潇还有些不舍,她的下体充血严重,在门口被王书记用手玩弄得火热,才刚享受了几下满足,就又被掏空。

“好哥哥,妹妹下面好痒,哥哥能给妹妹止止痒吗?”李雨潇说着,还把屁股转到王书记面前,扭着腰,抬着头,呼扇了几下她的长睫毛。

这是王书记的爱好,要不然李雨潇也不敢什么说。经过了两个多月的适应磨合,李雨潇已经搞懂了王书记的几点性癖。

淫荡、卑微、下贱……都些是王书记的点。李雨潇借助欲火,对王书记求欢,成了,能泄个火还能让王书记简单满足。就算没成,王书记没答应,他也会喜欢,不至于因为生气而惩罚她。

王书记也确实被李雨潇的举动点燃了。他那刚被安抚了几下的小兄弟,涨得梆梆硬。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再忍忍,他还想看李雨潇更加下贱,更加饥渴的表情。

“先吃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玩。”王书记舔舔嘴唇,低头拿起筷子,靠食物转移注意。

求欢不成,李雨潇有些遗憾,倒不全是欲火的问题,只是如果王书记这时候能简单射上一炮的话,今晚接下来的这几个小时,可能会比较好过。

计划失败了,也没有办法,李雨潇看到王书记已经开始吃饭,也只能,转身爬着离开,去进行每晚吃饭时要进行的事情。

李雨潇一路爬行来到厕所,打了一盆温热的水,又小心翼翼地推着水盆,回到了客厅。

这不是个简单的活儿,好在,现在她可以用膝盖爬行了。

水盆被李雨潇直接推到了餐桌下面。她把它摆在王书记脚下,然后就跪在桌子底下,用手脱掉王书记的拖鞋,把他的双脚泡在水盆里,然后,用手在水盆里仔细搓揉王书记的脚。

每天王书记晚饭时,李雨潇的任务就是缩在餐桌下面给他洗脚和做按摩。

当然,这并不是最享受的晚饭娱乐。一开始,王书记也试过叫李雨潇给他跳舞、表演自慰,或是像早餐那样口交,像午饭那样当桌子,甚至,是让李雨潇趴在地上,把她当成凳子坐在她身上吃饭。

但是,那些,都是短期娱乐。经过时间的考验后,王书记觉得,还是让那个美女像狗一样蜷缩在桌子下面,捧着他捂在皮鞋里一天的臭脚认真清洗,才是工作一天后回到家里晚饭时的最佳消遣。

而且,美女总在眼前或屁股下面晃,实在是让他没有心情细品这些精美的菜肴了。

享受,并不光是几巴和美女,还有,好好地生活。

一边品着美食,一边享受着脚下美女的酥指,温热的洗脚水洗过一遍后,李雨潇还会跪爬着换掉,换成泡着中药袋的热水。

温暖的热气从劳累了一天的脚底向上翻涌,美女不断地按摩着自己的脚趾,脚心,小腿……不等自己吃完发话,美女是不敢停下服务的。

真是太舒服了,生活怎么可以如此美好。自从李雨潇来到这里,王书记的脸上就只有在吓唬她的时候出现过笑容以外的表情。就连工作上出了麻烦事,他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上天会保佑他,任何糟糕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吃饱喝足,休息够了,王书记要正式开始娱乐活动了。

他把脚从热水里拿出来穿好拖鞋,站起身,看都没有看一眼在桌子下面跪着伺候了半天的李雨潇,一边往厕所走,一边说,“收拾好了就来洗洗吧。”

李雨潇在桌子下边一直弯腰低头跪着给王书记洗脚按摩,不但双手双臂酸软,脖子和后背更是僵硬无比。

王书记走了,李雨潇赶紧从桌子下面钻出来,站直身体,伸展了一下。她扭扭脖子,抻了抻腰,揉了揉疼痛的膝盖,然后叹口气,继续忙碌。

先是把剩饭菜收进厨房,然后把餐桌和椅子擦干净,搬到墙角,从壁柜上半部分拿出一块折叠着的橡胶软垫,在客厅中间铺开,从墙角拉过她曾经躺了一个下午的行李箱,输入密码打开,摆在软垫旁边,最后,是壁柜上面立着的几根不锈钢管子和一些快捷的扣锁,也摆在软垫旁边。

看着这些东西,李雨潇知道,难熬的周末,就要正式开始了。

她端着给王书记洗脚的盆,来到厕所门口,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李雨潇收拾东西花费了不少时间,但王书记也不着急,正在自己买的折叠澡盆里泡得舒服。

看见李雨潇进来,他站起身,走出澡盆,给李雨潇让开位置。李雨潇倒掉洗脚水,放掉澡盆里的水,两人又开始在喷头下面,互相涂抹泡泡。

王书记特别喜欢李雨潇雪嫩的肌肤,专门给她买的最好的保养沐浴露、润肤油,每天洗澡的时候都要细细抚摸,工作日的中午那专门的涂油时间,也是一次不落。

王书记一边享受李雨潇为他清洗,一边继续过着手瘾。他的双手借着泡沫的润滑,尽情地抚摸着。最后,他从李雨潇的身后一路向下,路过脊背、划过纤腰、分开翘臀,扒开了李雨潇的后穴。

王书记轻轻拍了拍李雨潇的屁股,李雨潇听话地双手手肘撑在马桶盖上,弯下腰,撅起了屁股。

王书记从一个带着锁的浴室柜里,拿出准备好的开塞露,用剪刀剪开,借着浴液的润滑,插进李雨潇的后穴,没有半分犹豫,一下子就全都挤了进去。

一瓶不够,王书记一连挤进去三瓶,才放下剪刀,从柜子里又拿出一个橡胶的充气肛塞,熟练地塞进李雨潇的肛门,打好气,还拉拽了几下,以便确认已经固定结实了。

灌肠是每天晚饭后必做的项目,但一般工作日时,也就用一瓶开塞露,也不用肛塞,只要在马桶上排出来,再进行两遍清水就行。

目的只是为了在进行游戏时,别因为用力,出来些影响心情的东西。

但周末就不同了,不但开塞露会多用几瓶,还会戴上肛塞,让药水充分发挥作用,甚至是带着药水一直进行游戏,直到王书记同意她放出来为止。

肛塞充好气,王书记让李雨潇坐在马桶盖上,用梳子仔细梳顺李雨潇的头发,并高高地在头顶扎好。

这时候,药水早就开始作用,再加上撑开菊口的异物和卫生间的蒸汽,李雨潇已经疼得满身是汗了。

王书记不紧不慢地给李雨潇扎着头发,觉得不满意还会解开重弄。终于折腾好了,他让李雨潇画好妆再出来,自己,就擦干身子先出去了。

腹痛是一阵一阵的,过去的时候,就像是已经好了,只留下一头一身的冷汗,而痛起来的时候,则是浑身紧绷,就像一台绞肉机被缝进了肚子里,连举起眉笔的力气都被抽光了。

李雨潇忍着腹痛,画了一个王书记喜欢的妆容。化妆品是从王书记拿肛塞的那个柜子里拿的,化好妆,李雨潇还从那个柜子里,拿出一件王书记在网上买的情趣吊带内衣和一双出门穿绝对会崴脚的高跟鞋,全都一一穿好,这才,尽量站直身体,从洗手间出来,走向客厅。

王书记正赤裸着身体躺靠在沙发上玩手机。李雨潇用的时间有点多,但他也不着急,已经两个多月了,他早就不是那个会色急攻心的老处男了。

李雨潇拐进客厅,王书记听到动静抬起了头。

这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

一个绝世美女,化着艳丽的浓妆,带着雾气罩罩的水汽。她的上半身穿着能看清乳头乳晕的半透明情趣内衣,内衣堪堪盖住她的胯骨,在下摆处没有一丝毛发的女阴若隐若现,再往下,是雪白修长的美腿无遮无掩,一双白嫩的美脚踮得高高的,十根脚趾都挤在狭小坚硬的鞋头里,美女的全部体重只靠着她脚跟下一根细细的棍子勉强支撑。

美女的全身布满了细密的水珠,在客厅明亮的灯照下,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美女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眉头似皱非皱,嘴角似笑非笑。她的呼吸时而急促时而屏紧,能够想象,她正承受着非人的痛楚……

王书记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美景,呼吸明显加快,身体里的血液疯狂地向着下体奔涌。

这景象,哪怕是照片我也能撸两发。王书记虽然在心里腹诽自己,但更多的,是骄傲和满足。

这个女人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

没有。

王书记舔舔嘴唇,扔下手机,走到李雨潇铺好的地垫上,从打开的行李箱中,拿起一根散鞭,抽打了一声,命令道:“爬过来。”

李雨潇已经被腹痛折磨得没有力气害怕了。她皱着眉,晕乎乎地趴在地上,一步一步向着王书记爬行。

“啪”。

刚爬上垫子,王书记就在李雨潇的腰间抽了一鞭子。

这鞭子是王书记在网上跟一些大佬请教,认真挑选的一款散鞭。

这散鞭的特点就是哪怕在同一个地方打上十来鞭,也能不见伤不见血,只是一片红肿,但痛感绝对是普通人能用的了的里面,排得上前几名的了。

一鞭下去,李雨潇白皙的腰间只是微微泛红,但那像是被一片小刀割过的剧烈疼痛,让她惊叫起来。

“好妹妹,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王书记还在笑着,他催促李雨潇赶紧开始进入游戏流程。

“嗯~啊~啊~~~”李雨潇赶紧把口中疼痛的叫喊变得委婉柔软,尽量调动起自己因为腹痛而被忘却的欲火。

“好哥哥,妹妹好想你,好哥哥~~~”李雨潇撒着娇,嗲声嗲气地爬行着往王书记身上凑。

她抬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从下面向上看,还舔了舔她的上嘴唇,做出一个很馋的表情。

下贱淫荡的美女,散发着诱惑的气息。李雨潇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是王书记最满意的样子。

不,还差一点。那张绝世容颜,那精心化出来取悦我的妆容,还差被泪水冲花。

王书记感到浑身热血沸腾。他呼呼地喘着粗气,挥手就是一鞭子,抽在了李雨潇翘挺着的丰臀上。

“这是什么?”王书记问到。

“嗯!”李雨潇咬着牙忍耐着疼痛,脑子里还要跟着王书记的节奏,继续进行游戏。“屁股,好哥哥,这是妹妹的屁股。”

“不对。”王书记边说,一边又狠狠抽了一鞭子。

“啊!”李雨潇的屁股蛋变得一片通红,她实在是忍不住叫喊声了。

“是,是臀部,是臀部。”李雨潇满头是疼出来的冷汗,她也没力气说那些多余的称呼了。

“不,不对~~”王书记笑着,又抽了一鞭子。

这次鞭子抽的很轻,但李雨潇还是惊叫出来。她摇摇头,已经疼得陷入换乱了。

“是腚,骚腚,跟着我念,骚腚。”王书记坏笑着说。

“骚腚,这是妹妹的骚腚。”李雨潇趴在地上,垂着头,重复着恶心的语言,眼泪实在是忍不住了。

“没错。是你的骚腚。”王书记兴奋极了,他从箱子里拿出一根黑色的记号笔,在李雨潇又红又亮,肿得更圆更大的屁股上,写上了“骚腚”两个字。

坚硬的记号笔,划在红肿的屁股上,疼痛可想而知。但那一点点的疼痛,对于李雨潇来说,却是休息。

写完字,王书记一手抓住了李雨潇一侧的乳房,用力一捏。“这是什么?”

“嗯~~”李雨潇皱眉忍过痛楚。明知道回答什么都一定不会让那个男人满意,但她还是希望能尽量减少痛苦。

“奶子,这是奶子。”李雨潇滚下一滴眼泪,嘴里说着最下贱的语言。

“错!”王书记双手抓着李雨潇薄薄的内衣,向两边猛地用力,内衣瞬间被撕碎,白花花的乳肉从破洞里跳跃出来。

“是,是乳房,乳房。”李雨潇赶紧补充答案,想让男人满意。

“还是不对。”王书记看着圆鼓鼓的丰胸,伸手拧了一下那中间凸起的樱红。

“啊~啊!”尖锐的疼痛冲进李雨潇的大脑,她实在想不出,这个地方还有别的什么称呼。

“我,我不知道~~”李雨潇开始呜呜地哭起来,疼痛和屈辱让她实在是承受不住了。

“这个,叫烂肉。”王书记一边说,一边手指弯曲,恶狠狠地用指甲,在雪白的乳房上,抓上了5道鲜红的血痕。

李雨潇哭得更凶了。

“重复,这个叫什么?”王书记不打算放过已经陷入痛苦的李雨潇。

“烂肉,”李雨潇抽泣着,“这是妹妹的烂肉!”说完话,李雨潇失声痛哭起来,实在是太屈辱了。

王书记笑着舔舔嘴唇,拿起记号笔,在另一侧没有抓痕的乳房上,写上“烂肉”两个字,还刻意把笔画经过了李雨潇的乳头。

“你这两坨烂肉,是干什么用的啊?好妹妹。”写完字,王书记也不想再忍了,想要开始进行下一步了。

又不是租来的奴隶,非要玩回本,还是开心最重要。

听到王书记的话,李雨潇也缓过神来。她吸溜了一下鼻涕,挤出眼里的泪花,咬着下嘴唇,酝酿了一下情绪,回想着下一步该做什么。

然后,她跪坐起来,双手从两边抓住自己的豪乳,用力往中间挤,说到:“妹妹的烂肉,是用来玩的,是用来给哥哥玩的。”

“哦?是吗?那该怎么玩啊?”王书记乐不可支,笑盈盈地说。

“好哥哥,妹妹来给你示范。”这时候,李雨潇正迎来一波肠绞痛,但她不敢先等疼痛过去,而是咬着牙皱着眉,一边承受疼痛,一边回答并进行动作。

李雨潇咬紧牙关,跪行着靠近王书记。她两只手抓着自己的两颗豪乳,用力向上撕扯,但还是够不到王书记的肉棒,就只能在王书记的毛呼呼的腿上,把自己的两颗肉球揉捏按扁。

“好哥哥,就是这么玩的,你来玩玩看。”等肚子里的翻滚刚好一些,李雨潇刚能张开嘴巴,便赶紧说出台词。

“哦?是这么玩的吗?”

王书记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李雨潇的乳头,用力地拉拽碾压,在自己毛茸茸的腿上,蹭来蹭去。

“嗯!~~嗯!~~”李雨潇忍着磨人的疼痛,皱紧着眉头,说不出话来。

“你这烂肉,太恶心了,又丑又烂,不好玩。”王书记一边用指甲掐李雨潇的乳头,一边说。

李雨潇疼得只想跳脚,但嘴里还是得顺着说。,“好哥哥,对不起,妹妹的烂肉让你恶心了,妹妹这就教训它们。”

李雨潇说完,就把五指并拢,在自己的乳房上,“啪啪”地拍起来。

王书记受不住了,这也太贱了。本来游戏还有别的流程,但他不想继续了,这再不插进去,就要胀破了。

王书记一步迈到李雨潇身后,把她一巴掌推倒,跪在她的双腿间,分开写着“骚腚”的臀肉,一下子插进了肉穴。

王书记的坚硬和勇猛,使肉棒一下子插到了底,李雨潇一声娇喘,让王书记差点就秒射了。

还好早上射了一发。

王书记靠着丰富的经验,把这波刺激忍了过去。他没急着抽插,而是从李雨潇的腰侧,把手伸向了李雨潇的乳房,然后用手指掐捏着李雨潇的乳头,向下向后拉拽。

又圆又鼓的肉球,被王书记的力量拉拽成梨形。李雨潇疼得下意识地摇晃身体想要躲避,身体肌肉紧绷,而给王书记带来的,则是非凡的快感体验。

王书记跪在橡胶垫子上,不用自己抽插,只要用手指碾压拉拽李雨潇的乳头,就能让李雨潇自己晃动并收缩阴道。

这不是之前玩过的玩法,算是王书记的心血来潮,但效果,居然是惊人的美妙。他能够充分地感受到胯下美女的卑微和下贱,还能得到非常强烈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

李雨潇一边忍受着乳头上剧烈的刺痛,一边承受着肚子里时不时的绞痛,注意力要集中在收缩下体扭动屁股为体内的肉棒制造快感上,嘴里还不忘发出淫荡卑贱的呻吟声,好让身后的男人更加兴奋。

而王书记呢?

敏感兴奋的肉棒被温暖的肉穴包裹;阴道内坚实的肌肉不断地反复蠕动挤压;丰润的被打得通红的翘臀上写着羞耻的文字;柔美的女体在自己身前来回地扭动呻吟……

快感并不是像潮水般汹涌,而是如初夏的阳光,一点点地增长着温度。舒爽而又完美,王书记一步一步向着巅峰迈进。

当火热的浓浆喷进身体,李雨潇也假装着自己达到了高潮。她假装僵直身体,假装失神抽搐。

“好哥哥,你太棒了,妹妹好舒服。”说这话的李雨潇,并不能忍住语调里的颤抖。

本来王书记今天的计划是射上两发,好好享受一下周末。但这一发实在是太过完美,太过满足,王书记不想再来一次了,便也不打算揪着李雨潇的错误不放了。

<<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七章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九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glacialsun

QQ:3182937955 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世界,文章的创作者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幻想中的世界,但有的神没有时间去把它的世界变成文字。我可以帮你,帮你创作属于你的世界。

2 thoughts on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八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