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lacialsun ♥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九章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九章 看电视

“好妹妹,刚才爽不爽?”王书记一屁股坐在地垫上,环抱着怀里的美女,东摸摸西摸摸,回味着刚才的美妙,并把刚才被他撕烂的本来也没多少布料的情趣内衣彻底给脱下来。

爽个屁,死变态,一直在拽我的乳头,能有个屁的快感!

“哥哥真是太厉害了,妹妹好舒服。”李雨潇心里狠狠地,但还是嗲声嗲气地说着违心的话。

“呵呵,既然爽过了,我们先去休息一会儿,看会儿电视吧。”王书记推开腿上的美女,拔出瘫软的肉虫,翻身,伸手在装着各种道具的行李箱里翻找着。

“好哥哥,妹妹还想要,再来一次吧。”李雨潇声音颤抖着,趴到王书记身上,不断地蹭。

“哎,好妹妹,人不能光想着下半身,我们还要去增长点知识。”

射前变态,射后圣人。王书记这会儿,哪怕是怀抱着美女,也能坐怀不乱,甚至还能用欣赏的眼光做出艺术的评价。

而李雨潇,虽然看电视对她来说比被拽着乳头操还要恐怖,但对王书记的决定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雨潇眼睁睁地看着王书记从行李箱里拿出一样样工具,害怕得连腹痛都忘记了。

而王书记,则是美滋滋地一边幻想着,一边从箱子里翻找着自己想用的东西。

首先,是看电视标配的环形口塞和鼻钩,之后,就是今天想用的束缚方法和一些看着顺眼的小零件。

王书记这两个月来的工作日晚上,都会练习一些网上学来的比较有难度的绳术或者鞭术。

他曾经幻想自己能像绳艺大师那样,把绝美的李雨潇捆绑得更加绝美。

但是,绳艺大师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练成的。在周末自己的游戏时,王书记还是更倾向于比较容易操作的捆绑方式。

比如,皮质的束具、金属的链锁,或者是今天的选择—胶带。

这胶带不是普通的胶带,是不带粘性的静电胶带,使用起来像绳索一样随意,又没有打结的烦恼,也更不容易松脱。

这是王书记经过之前一系列实验,才发掘的道具。当然,这些实验对于李雨潇来说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不过静电胶带对于李雨潇来说,也算是比较舒服的一款束缚工具了。当然,也只是相比较而言。

选好道具,王书记开始动手了。

他先是让李雨潇双手握拳,用静电胶带仔细包裹,缠绕成两个橡胶球,让她的双手彻底失去作用,再顺势用胶带把李雨潇的手腕绑在一起。

这静电胶带王书记已经用得很有经验了,并没有绑得很紧,而是即让李雨潇手腕的血液能很好的流通有利于长时间的捆绑,又完全不会松脱。

让李雨潇失去了灵活的手指后,王书记开始给她戴那个环形口塞。口塞是坚硬的金属质地,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皮子。口塞被王书记卡进李雨潇的上下牙之间。

口环的大小非常合适,能直直地立在上下牙之间顶开李雨潇的嘴,又会被李雨潇的牙齿紧紧咬住,哪怕她把嘴用力张大,也不会脱落。

即便是口环不会脱落,王书记还是仔仔细细地把口环两边的皮带子拉到李雨潇的脑后,用力拉紧到最紧的一个扣眼,扣住。

口环又硬又大,李雨潇还没等王书记拉住皮带,两颚就已经开始发酸。口水顺着她的嘴唇中间不断地流淌,带着樱桃红的口红颜色,滴落在胸口,然后从写着“烂肉”的两坨丰乳之间继续向下流。

扣好口环的皮带,王书记把鼻钩钩住李雨潇的两个鼻孔,拉着绳子从发髻下面穿过,越过头顶向下,系在口环的皮带上面。

鼻钩没有多余的固定装置,就只有这一根绳子,想让它不脱落,就只能靠力量、靠把使用者的鼻子拉到极限,来固定住。

固定好鼻钩后,王书记转到李雨潇面前,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

李雨潇性感的红唇,被黑色的口环撑开;洁白整齐的牙齿,被口环卡住,豁在嘴唇之外;艳丽的口红被口水洗得有些脱色;带着淡淡口红的的口水,从胸口已经流到肚脐里;原本高挺纤细的翘鼻被钩子钩得严重变形;原本小巧可爱的鼻孔,现在被拉长,变得像猪一样对着正前方;李雨潇脸上的妆容在之前早已被哭花,杂乱的颜色在她的两眼下面流成两条河。

原本多么漂亮美丽的脸庞啊,现在,竟变得如此丑陋不堪。

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如今,就是我脚下的一头猪。王书记内心充满着满足和报复的快感。

还没完,这只猪,还要享受这世界上最痛苦的折磨。

王书记坏笑着捡起他刚从箱子里找出来的小零件,那是两个带着铃铛的金属鳄鱼夹。王书记一手捏起李雨潇的乳头,一手熟练地夹上一个夹子。

他并没有夹在神经末梢比较少的乳晕,而是故意夹在了最敏感的乳尖。

剧烈的疼痛直冲李雨潇的大脑,她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拿开让她疼痛不已的东西,但被包裹成两个球又被绑在一起的双手,做不到这样的事。最终,她就只能,咬着嘴唇,流着眼泪,不断地摇头。

夹完一只夹子,王书记故意等待了一会儿,等李雨潇基本上已经适应了疼痛,才用另一只夹子,用同样的手段夹在李雨潇的另一个乳头上。

剧烈的疼痛和无能为力的挫败感,让李雨潇再次开始哭泣。鼻子深处的酸楚,因为鼻钩的缘故不会消退,鼻涕顺着被鼻钩扩张开的鼻洞里,流进她被迫张开的嘴里,再混和着口水,一起向下流淌,流到叮当作响的铃铛上。

乳头夹完,王书记看着丑陋恶心的李雨潇,觉得还是有些不过瘾,于是,就又伸手从行李箱的角落里,抓出一把相似的小铃铛。

王书记一手捏着李雨潇的乳肉,一手捏着铃铛夹子,把铃铛夹在了雪白的乳房上。

李雨潇的乳房,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鼓,而是有着绝对意义上的丰满的脂肪,普通一捏根本不会捏扁,而带着金属弹簧的夹子也并不能把它夹扁,只是大张着嘴巴,把两排金属牙齿紧紧地咬进雪嫩的肌肤里。

这一把,王书记抓了5个金属夹,全都胡乱地夹在李雨潇的乳房上后,才满意地点点头,离开了垫子,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对着因为被迫张着嘴而不能好好抽泣的李雨潇说:“来,过来看电视了。”

听到这句话,李雨潇的身体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她调整了一下方向,睁开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看到王书记把沙发边上一个架子上挂着的毯子拿了下来,把架子往前推,摆到了茶几旁边,然后,又转过来,看向李雨潇。

“赶紧的,别耽误时间。”

李雨潇觉得全身的皮肤都开始收紧,如果她的嘴能闭上的话,她的牙齿一定已经开始打颤了。

她硬着头皮,用绑在一起的双手帮忙,尽量慢地向着那个架子爬行。

但再慢,也不能太明显,不能被看出来,所以,两分钟之后,李雨潇还是爬到了那个架子旁边。

那个架子上面是一根三指宽的三角形不锈钢管,钢管两头被四根柱子支撑住,柱子斜插进架子的底座(一块大概20公分宽的木板)的四个角里。

这个架子的四根柱子可以调节高度,但用料考究,非常结实,哪怕压上200斤的重量,柱子也不会弯曲,调节的地方也不会脱扣。

平常的时候,架子上就挂着一个毯子。哪怕有外人来了,也只认为是个放毛毯用的东西。即便有些奇怪,也只会觉得王书记竟然怕冷,而不会知道,这竟然是一个绝世美女看电视用的专座。

李雨潇磨磨蹭蹭地爬到架子旁,然后用双手艰难地撑地,帮助自己站起来。因为,跪着,是跨不上这个架子的。

站起身,李雨潇背对着王书记从架子上迈过去一条腿。

“哎呀,忘了给你排便了。”王书记看着李雨潇双臀间黑色的乳胶物体,有些懊悔地说到。

李雨潇赶紧扭过身,看向王书记。那被口环和鼻钩扭曲了的面容露出了一丝带着惊喜的疑问。

“唉,算了吧,你小心点,别坐坏了,挺贵的。”王书记轻描淡写道。

李雨潇的脸看不出变化,但眼神已经变成了深深地绝望。

“快坐下吧,你挡到我了。”王书记说着,伸手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

李雨潇感到早就被钩子钩疼的鼻子酸溜溜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但她还是不敢做出明显地抗拒。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忍一忍就过去了。

李雨潇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转过头去,依次把两条腿跪在了架子的底板上,并把两只脚插进了后面两根支架间的空洞里。

架子的高度是早就调节好的,能让李雨潇的双腿膝盖将将碰到底板,但她的大部分体重还是会被压在两腿之间的三角形杆子上。

她必须直直地挺直自己的身体,努力拉长自己的双腿,才能减轻下体的压力,勉强减少一丝丝疼痛。

但是,那都是在她的下体没有插入任何凸出的东西的情况下。而如今,她的菊花处,有一个充着气的黑色肛栓的卡头,正卡在她的菊花外面。

虽然那个东西是充气的,有一定弹性,也并不太大,但是,即便这鹌鹑蛋厚度的橡胶凸起,也会让李雨潇的身体造成前倾。

而对于调节得刚刚好的架子来说,这略微的前倾,给李雨潇带来的,则是柔嫩的阴蒂上成倍的压力和伤害。

好痛!

李雨潇刚把两条腿都放平,就察觉到了这与之前的不同。

但是,已经晚了,由于架子的高度太过合适,跪好后的李雨潇,没有别人的帮助,是没有办法从这个架子上站起来的。

架子的长度不太长,李雨潇的两只脚悬在木板外面,即便是踮着脚尖,也用不上力。而她身前架子只有不到10公分的富裕,只能让她那被绑在一起的双手勉强虚扶,并不能帮助支撑身体。

看着架子上刚跪好就开始颤抖的女体,王书记觉得满意极了。

雪嫩白皙的脚心正对着自己;玉珠般的脚趾时而抻开想要接触地面,时而收紧抵抗疼痛;纤细的脚腕把像糯米团子一样没有一丝皱褶的脚跟,连接在线条流畅地小腿上;相比较哪怕是放平了肉也不会下坠的小腿,那双正在用尽全力的大腿棱角分明,能明显看出肌肉的形状;再往上,银光闪闪的金属杆深深地陷进丰韵的身体;浑圆白皙的翘臀上“骚腚”两个字依旧清晰;然后是纤细的腰肢,流畅的后背,全都直勾勾地向上挺直,并且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整个身体全部向上紧紧绷直,就只有圆滑的双肩微微有些前弯,标志着那双玉竹般的手臂,也在努力伸直着。

这么美的女人是我的。

王书记一手随便换着台,一手插着水果美滋滋往嘴里送,但注意力全都在李雨潇的身上,并没有关注任何电视节目。

三十岁的男青年,哪还有看电视的。等王书记心里美够了,便拿起之前放在一旁的手机,打起游戏来。

第一把输的时候,王书记有些不甘心。第二把输的时候,王书记完全不理解。第三把输的时候,王书记简直不相信。第四把输的时候,王书记绝对不接受。而第五把输的时候,王书记彻底怒了。

手机咣当一声摔在茶几上,抬起头,两个小时前的新闻联播早已经结束了,现在正在播一个热播的喜剧。

看着电视上几个青年男女正在嘲笑他们的一个胖乎乎的朋友,王书记觉得他们就是在嘲笑自己。

就在这时,王书记眼角余光中的李雨潇,突然晃动了一下,就像是跟着电视里的情节一起笑了一声。

王书记恼羞成怒。他两步迈到地垫上,捡起之前的散鞭,轮圆了胳膊,直接抽在了李雨潇汗渍渍的后背上。

“啊!”

惊叫声从被口环撑开的喉咙深处传来,本就跪得笔直的身体,竟又更直了一分。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木马酷刑,李雨潇的下体早已经疼得麻木,大腿和腰背也多次抽筋。她好不容易稳定住了自己的身体,让疼痛尽量保持在能忍受的状态。

而就在腿部的第13次抽筋后不久,李雨潇突然感到后背传来一片刀割般的刺痛。她下意识的躲避动作,让她好不容易稳定住的身体出现晃动。疼得麻木缺血的阴蒂,在钢管的尖锐上挤压了一下,那从心底传来的剧痛跟后背的痛连在一起,眼泪不自主地从早就疼到没有知觉的脸上开阀似的向下滚落。

后背的疼痛不是一下,王书记一连抽打了7、8下。下体的疼痛也不是一下,随着后背的鞭打,李雨潇总是不自觉地想要躲避,想要挺腰,而后果就是娇嫩的下体被坚硬的金属,一遍又一遍的摧残。

看着眼前洁白的女体慢慢变得通红;看着那坚挺的身姿一下又一下的僵直;看着晶莹的汗珠随着散鞭四处飞溅;听着耳边那犀利得不像人类发出的哭声,王书记总算是回过神来。

这两个多月来,王书记从没拿李雨潇泄过私愤。他也很宝贝这个天上掉下来的绝色女奴。他一点也不想因为自己玩得太过分而吓跑这个他看不清底限的美女。每次进行新的玩法时,王书记都经过了小心试探,确认李雨潇不会因此而想要离开才会放心大胆地玩。

这次的冲动,并不是王书记计划好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昏了头脑。清醒过来的他也有些后怕,生怕因为自己一时没能控制情绪,让李雨潇承受不了,想要离开。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几秒钟后,王书记回过神来。

他扔下手里的鞭子,走到李雨潇身边,环抱住了她,还不停地轻拍,笨拙地想要安抚。

但是对于李雨潇来说,浑身上下, 里里外外都是疼痛,王书记的那点安抚根本就感觉不到。

王书记看安抚没有用,也有点慌张,他双手插进李雨潇的腋下,伸手想把她抱起来。

李雨潇的双脚正插在架子的空隙里,并不能一下子就拔出来。王书记没抱起来,就又给放了回去。

下体短暂的减轻压力,然后又重重地压了回去。过血让下体更加敏感,之后的压力恢复,更加痛苦不堪。

李雨潇哭得更大声了。

“好了!不要哭了!邻居都听见了!”王书记急了,这老楼隔音效果很差,而且是出租房,不能大幅度装修隔音层,虽然他在李雨潇正式当奴隶后,在墙壁上贴了一些加厚的墙贴,并且电视声音也开得很大,但保不齐会有注意到李雨潇的哭声的人。

听到王书记的提醒,李雨潇也开始害怕,她不知道如果被别人发现会发生什么。她很担心,她想止住哭声,但实在是太疼了。她摇摇头,勉强忍耐了一下,可她既不能闭嘴,又不能吸溜鼻涕,实在是很难停止哭泣。

王书记见状,先是蹲下身子帮李雨潇把脚抽出洞口,然后再次掐着李雨潇的腋下,把她抱了起来。

李雨潇虽然有一米七,但本就苗条的身材再加上这两个月来吃不好睡不好,体重有所减轻。所以,即便是身体素质不怎么强的王书记,也能将她抱起来,再说也只不过是抱到近在咫尺的沙发上而已。

被挪动双脚,被抱起下体回血,都增加了李怡晓的痛楚,但她都咬着口环忍耐住了,并没有再次把哭声加大。

不过,也仅仅是没有加大。她的后背火辣辣的鞭伤蹭在沙发罩上像是在被砂纸打磨;她的鼻子、两颚、下巴,包括脸上的肌肉,全都又酸又疼;她的双手手指两个多小时一动不能动,肌肉和骨骼都开始发酸,而且血流不畅,有些冰冷,几乎失去了知觉;她肠道里的那三瓶开塞露,还在里面叫嚣,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腹痛,她已经有了些许适应,但还是疼得让她以为肚子随时都有可能炸裂;她浑身的肌肉,由于长时间的较劲,多次抽筋,此时更是僵硬无比,即便是靠在了沙发上,也依然一时无法放松;而最疼的,当然还是她的下体,全身大部分的体重,一直压在那么小面积的钢管上,她一度觉得她两腿之间的位置已经疼得消失不见,那里就只剩下一团毒药,在不断地折磨她,而离开金属管后,血液的回流,甚至比长时间的压迫还要痛苦百倍,又酥又麻,又酸又辣的感觉在她双腿间小小的区域来回翻滚,刺激着她的神经,永不停歇。

这么多疼痛刺激着她,她能不大喊出来就已经是极限,还怎么可能停止哭泣呢?

看着哭个不停的李雨潇,王书记也有些发愁。其实,李雨潇现在的姿势非常诱人。她躺靠在沙发扶手上,双腿因为中间的疼痛大大地分开着就像是在欢迎着谁;黑色的肛塞在靠近沙发面的位置忽隐忽现;缝隙的正中水滋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液体;大大的阴蒂因为刚才的伤害又红又肿;虽然被绑着的双手因为姿势的缘故把白嫩的乳房给压住了,但那极度富有弹性的大球此时依然随着抽泣,一上一下地颠,带着小铃铛叮当乱响,响得王书记心里酥酥麻麻的。

但是,再往上那张脸就没法看了,本就被道具摧残的面孔再因为哭泣,变得格外的恶心。虽然这都是王书记自己干的,但他其实更喜欢漂亮淫荡的脸,口环鼻钩只是为了虐待,并不是为了性欲。这时候的李雨潇又丑陋又烦人,王书记哄了几下也不管用,就实在是嫌麻烦了,干脆就用剪刀给李雨潇解了双手的绑,说了句你自己摘吧我去睡觉了,就把李雨潇扔在那里不管了。

被解开了双手的李雨潇听到了王书记的允许,第一时间就赶紧伸手去摸自己脸上口环的扣。

但是,刚刚经历了两个多小时一动都不能动的束缚的双手,一时根本就没法解扣,它们一点知觉都没有,甚至就连攥着的拳头,一时都无法伸开。

发现自己的手没有了知觉,不能解开甚至不能摸到卡扣,李雨潇哭得更伤心了。

她一边疯狂地继续用双手胡乱够自己脑后的卡扣,一边闭着眼睛哗哗地流泪。

慢慢的,李雨潇的手渐渐恢复知觉,她最终还是解开了口环的卡扣,摘掉了鼻钩,拿出了口环,还摘掉了胸上的铃铛。

她脸上和乳房上的疼痛,一下子减轻了不少,下体经过休息也已经不动就不太疼了。但是,她还是没有停止哭泣。她用手帮忙合上了下巴,然后就蜷缩在沙发上继续流泪。

李雨潇身体上的疼痛确实减轻了,但心里上的委屈并没有丝毫的减弱。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把生活过成了这样,只不过是想活下去而已,怎么就那么难。

当年她当丑女的时候,生活虽然也艰难,每天受人欺负,压榨。工作上也并不顺利,别人总是给她找麻烦。但是,日子勉强还能过,自己省吃俭用甚至还能攒下钱,自己还打算去整容。

要不是妈妈把自己攒了十年的钱拿去给弟弟买房,自己也不至于非要去寻短见。

但是现在想想,不就是攒的钱没了吗?再攒就是了,也不至于去寻死啊,还跟死神做交易,自己到底是有多傻啊。

李雨潇一边想着,一边哭得更厉害了。

李雨潇一直哭到了半夜,身上就只剩下耻骨上的硌痛和后背的鞭伤一时半会还好不了,其他的疼痛基本上都消失了,甚至就连腹痛都不在乎了。

哭也哭够了,想要活下去,日子还得继续。

李雨潇从沙发上爬起来,去卫生间放掉了肛塞的气,排泄在马桶里,然后洗了个澡,把脸洗干净,就算是休息完了。

之后,李雨潇一点一点地收拾屋子,把用具擦干净,该放哪放哪,吃了一些又凉又硬的剩饭剩菜,最后来到壁柜前,咬咬牙,爬进去,关上笼子门。

听见电子锁发出滴滴的声响,李雨潇的鼻子又开始发酸。她蜷缩着身体,环抱着自己的双腿,忍着痛,含着泪,睡了过去。

/更新得很慢,很抱歉,最近一直生病,睡不好觉,没什么精力,没什么灵感,但为了还在看的读者,我会努力更下去的,谢谢/

<<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八章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glacialsun

QQ:3182937955 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世界,文章的创作者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幻想中的世界,但有的神没有时间去把它的世界变成文字。我可以帮你,帮你创作属于你的世界。

One thought on “请让我活着 第二十九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