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空气 ♥

被魔王封印的勇者 第三章

目录

被魔王封印的勇者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敲笔记:魔王的头发是酒红,眼眸是猩红。勇者是洁白的发丝,和深邃的紫眸。

“那个…我们要去哪……?”勇者有些生硬地跟着墨白,走在这偌大豪华的宫殿长廊中很不自在,尤其是身上这一件白色礼服,在整个魔界中,或许就只有勇者穿着这么清纯。

她想,论舒适度还不如那件触手服舒服。

虽然说,触手服在某种意义上更贴合魔王,但在正式场合,这种衣服并不合适。所以现在勇者穿着的是一件类似于婚礼的白色长礼服,没有魅魔装传统的暴露等镂空设计,大多采皮肤用丝袜和高跟鞋长手套作为掩饰,就连脖子也有被裹着。

除了头部,真的就是什么都没有漏出去了。

魔王放慢步子,轻声地向她解释,“当然是登基啦,勇者小姐有所不知,成为我的妻子这件事还未公开哦…”。

“这…这种事还要公开吗?”勇者的变得脸儿通红,就差出血了。

“不公开的话…会有别的男、人来骚扰我的哦…”不知为何,勇者说到男人时咬的很重。

见勇者还在犹豫,魔王便接着说,“所以,请帮帮我啦,老婆?”。

“嗯……恩……”勇者羞涩着低着头应下了。

听到她说男人会骚扰她,自己内心会有些难受,不喜欢…讨厌,想要把她牢牢的守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但……

一路上,勇者还是有些坎坷。自己即将作为妻子变成魔王的人,不知道人类世界是怎么看待我的……

魔王见到了勇者的烦恼,毕竟小可儿都把内心所想都放在脸上,让人怎么不注意?

“我里有个面具哦。”魔王说。

“呜…?”

“要试试看吗?”

“嗯!”

“嘻嘻,只是我这个面具呢,有些特殊哦。”魔王说着就从魔法空间中取出一个人皮面具,不同的是,面具嘴巴处有一根很长的管。

“这是什么……啊?”

“抱脸虫牌面具哦!”

“!!不要!不要在体内产卵!”勇者在穿越来之前,对这类还比较熟悉的,尽管预想过,但真的没想到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魔王笑出了声来“不会产卵哦,不过…也可以叫上它们来抱在你的脸上呢~”。

“嘴巴张开哦。”魔王托着勇者的下巴,一边用魔力拿起面具的软管。

无声的“啊”后,勇者尽力地张开嘴巴,洁白的牙齿暴露在魔王的眼下。

“忍一下哦。”声音随着异物进入口中的感觉传入大脑,勇者的身体不明地馋了下。

勇者有种非常想吐的感觉,随着舌头被软管压迫,喉咙被撑开,这种感觉越发强烈。终于勇者想要用手阻止软管的进入,可她发现她的身体无法动弹,像是有什么东西将她固定住一样,视线往下移,自己的淫纹在散发着诡异地蓝光。

半分钟后,面具贴到了脸上,看起来与没戴面具时一模一样。

“没事吧?”魔王搀扶着勇者,但从她冷漠的表情看不到一丝不对,只是面无表情的脸与站不稳的身体显得有些突兀。

“没事……”勇者很快调整好身体,这面具给她带来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新奇。脸像穿了乳胶衣一样,裹得紧紧,密不透风。

“那就好,走吧~”对于勇者被裹的严严实实,魔王非常高兴,等勇者没有一样后才牵着手走去。

路上勇者在想,虽然一开始戴的时候很难受,但现在口腔被填地满满的很舒服呢,虽然舌头和嘴巴不能动,但是面具会替代嘴说话,就像有人用手让自己嘴巴发出语言一样。想来这应该是一种魔法回路吧?

在外看,勇者尚且未露出多少表情,即使想,也被面具生生抓着。她就好似寂寞的公主,在忧愁,在想着什么。

魔王的宫殿很大,走了好半会才到大厅,两人在二楼,一楼占满了魔物,还有人?

勇者着急地抓了下魔王的手,虽然做不出什么表情,魔王也体会到意思了。

“半年前,人族与魔族重归于好,毕竟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我们互利互助,有些魔物住在人类世界,也有些人类住在魔界。”魔王用魔法将话语传入勇者脑中,现在的场合不适合说悄悄话呢。

“向汝等介绍一下,此乃吾妻,白墨。”魔王的声音不含任何情绪,却比场所有声音更要清澈。

众人望着勇者,好一会才被魔王叫回神来,太美了。

勇者虽然没什么表情,但这并不妨害她的绝世容颜。虽然比魔王矮了点,但也更显得她娇小玲珑,宛如一枚公主。

“我说啊,两人般配!”一名神棍拥着魅魔说。

两人牵着手,踏着高跟缓缓走出宫殿外,迎接她们的是比宫殿内多无数倍的人。

魔王半蹲下托起勇者的腘窝,又搂着失重的上身——公主抱。

勇者脸上浮出红霞,面具下更是比这过分。尽管脸上只是这样,但身体早早地出卖了她,将她内心的小鹿乱撞表现出来,像极了傲娇又娇羞的公主,俏皮可爱。

魔王抱着勇者乘上备好的马车,像一个小型城堡的马车,在前方牧师的一声令下,沿着红毯缓缓前行。

按照惯例,她们得绕着魔王城走一圈,让魔界所有人看看这幸福的君王。同时也向天下昭告,勇者·白墨是属于魔王·特亚缇楒·墨白的爱妻。

神父说,“你们的爱,千秋万岁。这对伴侣将不法常可 ”,

“你们良霄花烛更明亮,新婚更甜蜜。真诚祝愿共浴爱河的俊男倩女,尝遍人生欢愉和甘甜”

“你们用无数的爱去迎接无数美好的明天…………”

魔王城很大,非常大,迅游回来人们发现,可人的勇者正依着魔王,睡着了。

魔王抱着勇者,踏着高跟,回了宫殿。

这一天,被设为魔界最隆重的节日,代表着天下情侣天长地久,恩恩爱爱。

“呼……”

魔王的一个热吻唤醒了勇者,旁边是已经摘下的面具,魔王看到没了遮掩的勇者还润红着脸,就忍不住,叫醒她的同时,顺便吻下。

“醒啦?呼呼~真不愧是我的妻子呢。”魔王轻轻地压在勇者身上。

“哈……哈哈…………”勇者刚刚醒来便被压着,有些喘不过气便想推开魔王,怎知魔王又送上一个热吻为勇者续气。

“唔!?”这下,勇者算是彻底醒来了。

魔王解开勇者的领带,将她的上衣脱下。“按照你们人类的习俗,今晚应当是洞,房之日呢?”

“唔……”勇者撇过头,“嗯……”。

“真可爱。”魔王手指从勇者的乳沟划到暗暗发光的淫纹上。

说着,就轻轻的含住人软嫩的乳首。

像挑弄刚入口的草莓一样,舌头轻巧地在乳头上挑逗着,用力吸吮下,尝到了微甜的奶香味。

“哦?我感到魔力恢复了不少呢。”魔王轻声说道。

魔王又吸了口,然后抚起勇者说,“看来,白墨小姐是位强大的魅魔族呢。”

“嗯……嗯?”勇者一知不解地看着魔王。

“看看不就知道了?”魔王打了个响指,几件形态各异的服饰从衣柜中飞到勇者周围。

“是有点少,不过之后会变得非常多的,挑一件吧~”

“就一件可以穿啊……”勇者气不打一处来,这几件衣服中,就只有一件黑白色的女仆装可以穿,其它都是一下镂空或者内衣,根本就不是可以穿出去的衣服。以勇者的观念来说。

“嘿嘿,你也可以不穿女仆装的嘛。”

“那我不去了!”勇者娇气道。

这一夜,魔王城堡不对外开放,外界都猜测魔王是被勇者榨干了才休息的,而事实是……

勇者的手亲亲搭在魔王的小腹上,感受着手心的温度,魔王有些沾沾自喜,魔力构成的防护露出了破绽,一般人是无法利用这个破绽的,但勇者就不一样了,可以说,魔王就是勇者,勇者就是魔王。

这也给了勇者可乘之机,一道道红粉色的纹路逐渐显现在魔王的小腹中。

“上当了……!”魔王这才想起来,她的媳妇,是人类世界中的传说,有史以来的魔法天才。

当然,魔王也不是盖的的,事实上,魔王正好接着这个机会,加重了勇者的封印,也就是她小腹上的淫纹。

“快起来,要带你去好好参观一下魔王城哦。”魔王神清气爽地伸个懒腰了。

“呜……哼……”但勇者就是赖在床上,生气地鼓起两个小包。

“当初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呢。”说着,魔王又轻轻地抚摸勇者的小腹,和她亮闪闪的淫纹。而魔王的淫纹,早已消失不见。

“好啦小懒虫,今天就带你去看看,魅魔是干什么的。”魔王托着赖床的人起来,并给她换上女仆装,将魔镜拉过来,里面是一个可爱的人儿。

“哼……还行。”勇者双手抱着自己的脸,魔镜里的人也相应做出这个动作,嗯…是白丝女仆服呢,是…有么点美感?

“那当然。”魔王说着就牵起了勇者的手,将她拉入一个刚刚打开的传送门。

“欢迎陛下大驾光临!”两位魅魔恭敬地向两人鞠躬,看她们的着装,是近似于护士的衣服,只是没想象中那么暴露,相反,很保守。

“正常工作,我只是来巡视一下。”

“是。”两人就随之离去了。

“放心,他们是看不到你的。”魔王给勇者施加了认知立场,也是为了勇者着想。

“我还以为魅魔是…干那种不干净的勾搭……”勇者为自己的误解产生了愧疚。

“这种嘛,也是有的,不过那只是魅魔的一种涉食方式啦。”

两人经过一间房间,里面有几个护士在调试一种乳白色的液体,同时伴随着空气中的奶香。

“那是牛奶吗?”勇者疑惑道。

“哼哼,不是哦,我带你去看看这是什么奶。”魔王坏笑地打了个响指,两人脚下随即出现一道传送门将两人带去地下。

“这是……唔!?!?!?!”眼前的景象令人震惊。

无数个魅魔像牲畜一样排列在一起,脖子上靠着一个项圈,并且每一个项圈又和并排的项圈链接在一起,而她们的四肢却不在原来的位置,取而代之是金属环。

她们的乳房上被一个透明罩拷着,里面从满着白色的液体,散发着浓郁的奶香。

她们的乳房上纹着她们的编号,嘴巴被口球塞着,眼睛也被眼罩蒙蔽,这些东西也与项圈相链接,想要取下来还要花不小的功夫,看起来就,根本无法取下。

她们的下体还被什东西插着,同时小腹上的淫纹也在散发着暗光。仔细闻闻,奶香味早就盖过了淫液味。

“这就是医院里的那些奶源哦~都是一些重型犯,不用担心啦~”魔王从勇者后方拢住她,靠在耳边说。

“嗯…”勇者感到下体逐渐湿润起来,魔王也看到了,没想到自己的娇妻竟不反感。自己都已经做好被痛骂一顿的心理准备了。

“哼嗯~白墨小姐想试试吗?”

“我怕痛…..”勇者看起来有些害怕。

魔王单膝跪下,托起勇者的手,亲吻了一下,“我不会让你受伤的哦。”

“不……还是…害怕。”勇者红着脸,身体也pong、pong地散发蒸汽。

“放心~我不会强求你的。”魔王亲吻勇者的手,随后领着她前去洞穴的深处。

走了不远,一个大门豁然出现在眼前,像是有意识一样,门自己就打开了。但,的确是一扇有意识的大门呢。一个女生,她的眼睛安置在两扇门的中央,晶状体被药物刺激拉伸,使她永久地高度近视,这种情况下,基本无法认清任何事物,只能依靠技能来感知魔力。而她的意识被洗脑了上千年,现在她只知道,若感受到了魔王的魔力,便打开大门。

有趣的是,如此沉重的门,居然是依靠她的心脏作为能源驱动的。而驱动的桥梁,便是她的骨骸了,魔族的身体强度,可比一般金属强多了,因此,这些零件千百年了未曾更换过。

“这是哪?”勇者看着人类城镇,一时间慌了神,还好街上那些魔族告诉她她还在魔王的领地中。

“这是民事处哦,既然结婚了,那肯定要来进行一个登记嘛,顺便弄个身份证。”魔王亲切地说。

“诶诶??身份证?”,『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身份证??』

魔王看出了勇者的心思,“对不起啦~因为好奇,就稍微读取了一些你的意识呢,身份证也很好的帮我管理好魔王城了呢,非常感谢啦。”

“不……不客气。”勇者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想到自己无聊时YY的内容可能也被知道了,顿时就无地自容。

不知不觉两人就走到了办事处的门槛,有专人特地为了两人弄了个私人房间。

过了半个钟后,两人走了出来,勇者那种手中的身份证,很是欣喜,这是魔王专门给她制作的,背面是她穿着女仆装的全身照,白皙的脸颊染上淡淡霞红,很是可爱,且,清纯,宛若一枚公主初尝人间烟火的羞涩。

正面,是勇者的身份号和头像。

“好好地跟着我走哦。”接着,魔王带勇者去了制备奶牛的工厂。

“唔!!”勇者看到后,脸颊都快溢出血了。

魔王则是不紧不慢地介绍道,“奶牛的原材料,一般都是女性魅魔,这些魅魔不是因为负债,就是为了讨生计而当奶牛。”

“魅魔的奶啊,是世界上最好的饮料,比人类世界的回复药水还要强。”

“负债的奶牛是专门为魔王城供奶的,就是刚刚奶场的那群魅魔啦,而有一些,是为了自己丈夫而当的奶牛,毕竟,喝多了不会腻,还能延长寿命和增长实力治疗疾病。”

直接有源源不断心态各异的魅魔被人牵着前往工房,她们有些会被去掉四肢,嵌上铁环,乳头会被催乳针刺入,不到几分钟就变得比头还大。

这时候拔出催乳针就会有大量的乳白喷出,所以要迅速地给她们戴上榨奶器。

榨奶器往往是无法取下的,戴上之后就会锚定在奶牛的乳房上,不过,这个时候还不是只合格的奶牛

失去四肢的奶牛,会被统一带到包装房,而保留四肢的私人奶牛,会被运往加工房进一步加工。然后再运送到包装房。

包装房的奶牛会分拣成两批,一批包装后就发放到客户手中。

另一批,会在她们的脸上纹上御用奶牛,然后给她们戴上头套,头套会遮住她们的五官,并给予她们食物,代价则是她们看不到光,说不出话,和只能听到自己的高潮声。

乳房也会纹上她们的编号,以后哪只奶牛坏了,可以方便统计。

头套戴好后,会给她们脖子戴上金属项圈,这下除非项圈被破坏,否则头套是不能取下的,而项圈起到提醒奶牛的作用,若奶牛工作时怠工,则放出电流提醒她们,而是防止逃跑,或者被偷走。

她们肛门会被强行扩张至10cm,以方便清理身体和锚定。链接肛门的仪器会锚入括约肌,释放电流使其失能,达到控制排泄的目的,毕竟奶牛的健康非常重要。

尿道也同理。

然后便是送去工作岗位了。

“唔……唔唔!!”勇者抱紧魔王的手臂,倒不是害怕,而是……奇怪的感觉。

魔王笑了一下,便把她带回城堡中。

“哼哼~湿完了呢…”,魔王取下勇者沾满爱液的内裤,抚爱地看着用着。

“啊……这是,是……”,勇者想狡辩。

魔王不给机会。

亲亲地吻上去,“我知道的~”

“唔~”,不客气的说,魔王很霸道,舌头完完全全占据了勇者的口腔。

接着,魔王松开了口,打了个响指。

“这次…不要用那么粗的触手了。”,勇者红着脸说。

“看看,这是什么……?”,魔王坏坏地笑着。

勇者顺着意思看向她的下体,是男性的性器,对……魔王的身体上。

“呜呜呜?!?!”勇者瞳孔地震。

“乖~”,魔王扑倒勇者身上,顺手,把皮质项圈戴在她身上。随后让触手分泌出粘液,一件件地腐蚀少女身上的女仆装,直到破损不砍后,被一阵风吹飞到地上,让勇者的身体全部暴露在魔王面前。

勇者,已经是魔王的盘中餐了。

这一趴,阴茎一下就顶到了勇者的子宫,她的挣扎被魔王用舌吻温柔地压住了。

“好孩子♡~”,魔王的下体开始侵犯起勇者的身体,不过与其说是侵犯,不如说是爱。

阴茎的长度是精心设计过的,每一次都会顶到用着的子宫,又不会送她去高潮。

爱,正是要一点点地给予,等到最后的爆发。

“哎呀……已经舰船不住了吗?”,魔王把牵引绳系在床头边,“白墨小姐…打个赌♡注?”

“呜♡呜♡呜~~~老公♡……什么♡!赌~?”,勇者神志不清地说。她小腹上的淫纹,一闪一闪的,她正被热爱着。

“十秒……内我……把你送进…哈……高♡潮,就当我的奶♡牛……”。

“好嗷~~!!♡♡”

这下,魔王不再保留,将她对白墨的爱,通通释放出来。

零……..

“去♡♡去了……♡!”,白墨无力地说。

“你赢了哦~”。

白墨的身体一下就绷紧,头不自觉地扬向天花板,可墨白并没有让白墨的爱液泄露出来,而是把它们死死地堵在里面。

“呼♡呼…………♡~”,白墨的最后一点力气被榨干了。但墨白是什么人?她会就这样饶了白墨吗?并不会…………

墨白贴到人的乳上,乳对乳的交锋,很明显是前者碾压般的胜利,而败者,要受到惩罚,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墨白的阴茎变为触手直直进入少女的后庭帮她清理脏污,这可能弄得她难受了,不过……没关系,墨白会用爱来填补她——哦?

她的食指不断在少女的阴蒂游走,后者可没有力气去回应她的爱,但…………爱是无私的,她懂得怎么去爱,对于他人来说,这只是宠幸。但,她对少女的爱,是对伴侣的爱。

“呐♡~白墨小姐,我的触手,也有些极可能难耐了哦♡~”墨白如此说道,但她从少女紫眸中的爱心就得到了回应,那么她定然回报她的回应。

由一条条触手分化出来,侵入少女嘴巴、耳朵、双乳、尿道、阴道。少女有很明显的挣扎,但她权当这是对她爱的回应。她很喜欢这样的回应。

“坏孩子,嘴巴是我的♡~”,稍微教训了一下侵占少女樱唇的触手,她舔了舔红唇,俯下身来,享受少女的爱。

少女的爱固然是猛烈的,连墨白也不由得陷入弱势的一方,双手扣住她,舌头反过来侵占了她的领地,两人扭打在一起,很是激烈。

但就现况来看,少女情况很不乐观,身上几乎所有的洞口都被触手侵占,唯有一处强势的地方也是她献上的。

正当她沉溺与少女的爱中,一双熟悉的手爬上她的小腹,魔力开始想那涌动。墨白没空理会,她的思维正运用于爱意的传递中,她的身体也在接受着来自少女的爱意。

少女是想,在墨白的小腹上也凝聚一个淫纹,很可惜,这最终还是反噬到了她自己。少女气氛地抓住她的双乳狠狠地蹂躏,也就在她自己觉得是蹂躏了,在她看来,这是少女对她的爱,那么,自己也应该回应,和回报她的爱——————

攀比是人们的本能,而床上的两位少女,整旁边各自对她的爱。

这几年被触手调戏的经历,让少女学会了如何召唤触手,虽然只是小范围的,也足以回应她的爱了。

床上的红白身影,少女的身体被触手抚摸爱戴着,她早已不知高潮了几次。但她无疑是满足的,因为压在她身上的魔王也在享受来自她的爱。可魔王终究还是技高一筹,她总是能令少女不断的高潮,而少女只能勉强的让其偶尔去几次,说到底,受到欺负的还是她,受到爱戴的也是她。

她也满足了,收回触手留下满目疮痍的少女,全身无一处不被爱戴过,她的下身正往外流淌着白色的透明液体,这是两人爱的交织。少女的淫纹仍在发光,但她的意识其实已经睡去了,方才爱的回报,应该是少女争强好胜的潜意识举动,但墨白并不讨厌这样的举动————这证明了,自己在少女心中占据着很大一片位置。

起来认真看去,少女已经合上了眉目,白色的发丝散落在四处,柔软的脸颊与脖子上的项圈和呼吸的微微颤动。“累坏了呢…………”

魔王慈爱地给少女盖上被子,少女就像夺食的小猫一样夺过被子,紧紧地抱着。“呜~”

她用魔法在不被少女察觉下给她清晰了身子,只是……她体内的『精液』为她对少女的爱,就这么留在里面,“或许~不就后会产生什么火花哦……?”

“♪♡~”,她哼着小曲走向那些破损的衣物,黑色的魔法将它们全部吸收然后进行修复,毕竟要考虑环保嘛~况且,这是少女第一次回报她的爱意所穿戴的衣物,必须要好好地保留。

接着回到床上,她发现自己忘记给少女脖子上的项圈解开牵引绳了,『要是睡觉嘞到就不好了……』,她这样想,于是解开了钮扣,将牵引绳放到梳妆台便躺下了。心里想着有时间给她制作一个金属项圈,塞满了自己的爱♡~。

她看着人熟睡的样貌,一时感到面红耳赤,「太可爱了~」。

少女好像发现她躺下了,就紧紧地保住她,而魔王自然也抱回去了,向呵护小妹妹一样,而且胸部传来的感觉,更是让她沾沾自喜。

魔王想要入睡,无奈从少女身上补充了太多精力,只能给自己施加一个睡眠魔法,亲吻了一下少女的脸颊,“晚安♡~”

这一夜,城堡迎来了宁静,两人爱的诗歌将传送千古,以后每当人们说起幸福的时候,都会提起这一对伴侣,可爱的勇者小姐,霸气的魔王陛下————


清晨,城堡格外安静,新春的小鸟不舍得叫醒两人,而是让劳累的她们,睡到了午时才有醒来的迹象。

“唔~”勇者伸了个可爱的懒腰,转眼却不见魔王去了哪,房间里有一个昨夜还在哪的台桌,上面放了叠好的衣服,再联想到自己一丝不挂,很快就知道那是她给自己准备的衣物了。

是一件黑底白衫的连衣裙,并不是很暴露的情趣衣物,是正常的传统连衣裙,见过大风大浪的勇者,自然就穿着了。

只是,她在照镜子整理昨夜凌乱的头发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的眼仁变成了一个爱心,她慌了起来。

好在这时魔王回来了,看见坐在梳妆台前慌乱的少女,急忙走过去安慰她,“放心,很可爱哦~”

“呜~!”,勇者紧紧抱着魔王,她只是轻轻的抚摸着少女的头,这是她希望的结果,封印,也就是淫纹已经完全刻入白墨的灵魂了,这会让她彻底卸下召唤过来后,所遭遇的一切,让勇者变回那个纯真的白墨。

而墨白,会好好地疼爱她的妻子,她将会是少女人生中最值得依赖和信任的人。

“那个……老公大人……?”,白墨试探试探性叫了声,如同刚刚破壳的小鸟一样,非常干净。墨白要的就是这样的白墨。

“恩?我在听哦~老婆。”,墨白托起一缕秀发嗅了嗅,是让她喜欢的气味,相比之前,少去了不知多少污秽。想到妻子一个人孤零零地被召唤到这个世界,还被强行按上拯救世界的使命,使她变得封闭自己,原来的白墨,明明是这么一个纯真的孩子。想到这,就莫名的气氛。

“就……就是…………”,看到墨白的表情,白墨一时语塞,不知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墨白注意到了,很快就管理好表情情绪,温柔地说,“没事哦,尽管说~”,期间还不忘揉两下少女的头,让她放松警惕。

“就是,我脖子上的项圈……”,越说,她头越是低下。

墨白顺着蹲下,抬头一看,是两片红扑扑的脸,让人忍不住地欺负,但她可不能欺负,不然自己做的和那群人类有什么区别。

“哼哼~不喜欢吗?”,墨白温柔地说,生怕吓到她。毕竟她可不是从前那个勇者,失去了那颗作为勇者的心,只留下作为纯真的她。

白墨点点头。

墨白随即取下了项圈,但肉又被白墨夺过,“是你戴的吗……?”。

墨白愣了愣,然后明白了少女的想法了,忍不住笑了出去,这让也让明白了的白墨突然变得面红耳热,“哈哈哈~媳妇……难道要自己戴回去?”

白墨鼓起脸颊,小拳拳一下就锤到墨白乳房上,接着双手握着项圈,一下就戴到了自己脖子上,然后拿起旁边的牵引绳系到项圈上,另一端递给墨白。

墨白一下就愣了神。

白墨也感到大脑空白,丢下牵引绳抱头蹲下,“呜唔!!!”,太丢人了!她害羞得不敢直视墨白。

“好啦好啦~既然这样的话~~~”,墨白捡起牵引绳,站了起来,拉了拉白墨,“我们去床上~”

就这样,像牵狗狗一样,白墨跟着墨白爬到床边,然后被墨白抱起来,狠狠地揉了揉了脸颊,“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唔唔唔~!”。

墨白托起白墨的裙子,露出她的大腿,随后从空间中拿出一自马克笔,“昨天,老婆大人高潮了几次呢?”

“忘记了…………”,白墨小声的说,她是知道墨白接下来要做什么,于是捂住了眼睛静静等等结果。

“哼恩~那就是七次了~”,墨白在少女的腿上画下了一个正字和一个画了两笔的正字,“很好~那么我么来聊聊~白墨小姐,当小狗狗有多可爱吧?”

马克笔的染料可是特质的,画下的笔迹是不可能轻易消除的呢。

“唔!那,那是我!唔…………”,白墨不说什么,干脆一头扎进墨白的胸里逃避现实。

“嘿嘿,觉得白墨带项圈的样子,很可爱哦~让人想欺负一下。”,墨白已经想好了,她会去准备一个更合适的项圈给她的妻子,一定要浓缩自己的爱意,也是让今后,能跟顺利的,欺负她……

“那个……老…老——唔?”,还没说完,就被墨白堵住了嘴,“以后不要叫老公了,知道说不习惯,就叫……夫君,好吗?”

“那,那夫君?”

“嗯~?”

白墨的手放在项圈是,忍受着羞耻心,视线对着墨白,“夫君送的…………喜欢!”

“…………”

“?”,白墨不解地歪了歪头,见没有反应,只好缓缓地低下头。

“好可爱~”,墨白扑倒少女,用嘴巴狠狠地欺负了她,这也正好,助长了白墨的自信心,以后她有什么想法,应该会更乐意向自己述说,墨白这么想道。

这时,墨白突然站起来,“不好意思哦~,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有事的话,就叫管家吧,把城堡当成自己家哦。”,说完,人就走了,留下一条内裤就走了,还特别嘱咐白墨务必穿上。

等人走了之后,白墨就试了一下……这果然是那件触手内裤,但……被触手乳胶衣包裹的她,应该不需要考虑,一个人无聊的问题了吧————?

有什么建议请在评论区说明,故事整体是重写过的,本来白墨小姐会被砍去四肢做成奶牛,但后面想想又算了,采纳上一章节的品论作为建议了,这次可能也会哦~,兄弟们加油冲冲冲!

<< 被魔王封印的勇者 第二章
1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14 thoughts on “被魔王封印的勇者 第三章”

  1. 万字巨作!百合贴贴,触手赛高!高傲又内敛的勇者啊,尽情沉湎于魔王的爱抚吧!

  2. 甜甜的百合赛高!哎呀重口一些的调校也挺好的,只要魔王还爱着勇者就很棒啊www

  3. 请务必将奶牛那一段作为番外写出来,拜托了!!!

  4. 诶呀 四肢还是可以装回来的嘛 想看变成奶牛的勇者!!最好能再加个贯通!

  5. 那,各为觉得,奶牛片作为长篇番外还是嵌入主线剧情呢中比较好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