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59736p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五章

目录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十五章 2017年9月13日:瑠奈所进行的关于诅咒的实验

(这是最后っ……! 最后一次了,所以……!!)

能听到剧烈抽插的水声。这水声之大在隔壁房间都能听的清清楚楚。但是停不下来。把手指插入阴道,稍微摩擦一下上方的内侧。只是用手指稍微摩擦一下,全身就会颤抖不停。

「―――~~~~っっ!! っ……唔嗯嗯……库唔っ……呼…………」

终于忍不住高潮而潮吹。大脑被无数的白色光芒所贯穿,单单一次的绝顶就感觉有好多脑细胞消亡,我觉得自己离变成白痴越来越近了。腹部肌肉一颤一颤的,肩膀颤动,双腿颤抖,全身都因为高潮而欢喜。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っっっっ……库哈啊っ……哈啊っ……哈啊ッ……哈啊ッ……っ」

把手指从小穴内拔出那一刻,我又再次达到高潮。爱液形成的粘稠丝线从手指一直延续到小穴。绝顶的余韵无法平息。不如说手指拔出的那一刻,阴道被手指撑开的时候就好像真有肉棒在里面抽插一样的感觉。

……不,我绝对不是想要真的肉棒插进来……。

结果,少女反复自慰着,多次达到高潮。每次都大幅度的达到绝顶,身体的敏感度持续上升。远超人类可以忍耐的快感。毫无疑问,少女已经成了性瘾中毒者。不,不是中毒,而是依赖。

但是,少女的大脑还没有完全染上性爱白痴的颜色。少女突然清醒过来,环视室内。之前一直沉迷于自慰而没注意到,从阳台上能听到有什么响动。

「…………谁在那里……?」

我之前过于专注手淫了。难道说我发出了连外面都能听到的声音吗……心情平静下来,回过神来的少女不禁后怕不已。但是,和渐渐变冷的头脑相比,身体却完全静不下来。不知羞耻的身体现在还在追求快乐。

抑制住欲求不满的身体,少女赶紧穿上女用短裤和短裙,鼓起勇气打开窗帘。于是,拿着照相机偷拍的男学生的身影进入少女的视野。男学生想越过阳台的栅栏。名字是木村。和我是同班,在教室里也不怎么显眼,总是抱着照相机在学校里乱走,是个戴着眼镜的小胖子,也就是所谓的宅男。

「啊,很危险的啊!?」

看到我的脸,木村急忙的想要逃跑,但因为着急越过阳台的栅栏而失败,于是就摔在阳台上。在那痛苦的呻吟着。但是,当他意识到自己逃不掉的时候,他以与肥胖的身体极不相称的敏捷迅速转身,朝我做出了个极为标准的土下座。

「实在对对对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听到了从未听到过的大声道歉声。在夕阳照耀下的土下座,少女被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个,你一直在房顶上……?」

少女因为被同班同学看到自己疯狂自慰的样子感到害羞而微微脸红,却又因为对象只是同班同学感到心安。

「那个,你是藏在阳台上偷拍我吗……?」

少女把木村带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木村在我房间里一直跪着不动。

「真,真的十分对不起! 我我我一时冲动!!」

「不,我并没有生气……不用跪在地上……」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藤咲桑你自慰的事情的! 藤咲桑!自慰的事情!! 我不会说的!」

「我说了我没有生气啦,你不用强调这一点了……老实说,这让我有点害羞……」

「对对对对十分对不起,我蹬鼻子上脸了! 把那个照相机弄坏也没关系」

看着专心致志下跪道歉的木村,少女的心情也放松下来。说起来,如果这是受到诅咒影响的行动的话,即使他苛责自己,自己也不应该责备他。因为我的自慰,而让他气血上涌没能控制住自己,真是十分抱歉。

「你总是在偷拍这里的女生宿舍吗……?」

「不,只是这次而已……看到藤咲桑就无论如何也忍耐不住了……虽然看起来是像在找借口,但实际上感觉有些无法控制自己,失去自我……退学也好,转学也罢,只要能偷拍就怎么都无所谓了……」

「……那么,可以哦」

「…………哎?」

木村抬起头惊讶的说道。

「如果你没有对其它人做过这样的事,我没有权利责备你。我也不会将这些事告诉给学校。不,我才应该要道歉的,对不起。」

木村张着嘴,凝视着我。

「具体的事情还不能说,但是你见到我后暂时无法控制也是没办法的……你对我没有道歉的必要……让你背负罪恶感真的很抱歉……所以,不用向我下跪了,今天的事情就此揭过,让我们聊聊天吧?我和木村君还没怎么聊过天,对吧 ?」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少女微笑的看着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木村君。

少女坐在椅子上,用彩色铅笔在纸上勾绘着,栩栩如生的人物肖像跃然纸上。木村坐在床上。少女将木村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内,虽然也有对他的歉意,但还有一件无论如何都想确认的事情。

「那个……可以问些稍微有些奇怪的问题吗?」

「无无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

「老实说,你有过想要侵犯我的想法吗……?」

「……!?」

对于少女有些奇怪的问题,木村在想自己是不是被戏弄了,但是看到少女那认真的表情,就老实的回答了。

「……对不起。老实说,我是这么想的。现在也非常兴奋。男人就是这样的生物。但是,我真的不会袭击你的,你放心吧……不,说服力好像不够……」

「不需要道歉哦……那个不会袭击的部分是……为什么你不会袭击我?」

对于少女来说,这里是最大的疑问点。如果能够控制那种欲望的话,那对象就是具有理性的。法律和校规吗?面子吗?抵抗风险?或者完全是别的理由……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学校的大部分人都不会强奸自己,反而温柔待我。

「……为什么,那是因为……不想看到藤咲桑悲伤的样子……? 如果知道平时的藤咲桑的话,就不会想要袭击她……」

「……!!」

少女不禁陷入思考。因为不想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这个理由和其它刑法的抑制力(来自刑法和社会集团的排除)相比,对于诅咒有很强的抑制力吗?而且,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所以自己才能够安全度日吗?

「你偷拍我的那些视频,作为闲暇时的个人消遣不删除也可以的……作为交换,能请你帮我做些实验吗?」

「!!? 真的吗!?请一定让我试试 !!无论多么残酷的实验我都会忍耐 !!」

木村兴奋的眼睛闪闪发光。将同班同学作为实验体,虽然总觉得有些罪恶感,但是少女为了确认诅咒的效果,依然开始做起了实验准备。

前额叶。掌管理性的脑功能。前额叶受到损伤的人很难抑制行动。如果理性的诅咒能使人的前额叶功能不全的话,首先就必须确认这一点。

少女开始操作从诗织那里得到的笔记本电脑。电脑画面中并排摆放着各种图案的的卡片。首先,将威斯康星州卡片分类题目和之前所说的测试,试着让木村解答。这是实验对象自己一边摸索实验存在的错误一边进行写有各种各样图案的卡片的分类,是否能够应对突然的分类规则的变更,测试对象能否继续进行卡片的分类。前额叶受伤的人是无法应对这个变更的,无法改变自己最初遵循的规则进行分类。

在下注:Wisconsin Card Sorting Test,WCST是一个观察“Set-shifting”(set-shifting)能力的神经心理学课题,它意味着在面对强化学习状况变化时的灵活性。

木村坐在椅子上,用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不断地解答分类问题。少女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一直盯着他的样子。木村虽然对少女紧盯自己的样子感到很紧张,但对分类问题本身的解答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在少女进入视野和未进入视野的时候,木村解答正确答案的数量并没有变化。

(果然是这样啊……因为只有对我的理性消失,这个实验才会有意义啊……那么,如果强行将这个实验和我联系的话……)

「木村君。接下来呢,如果正确率比以前高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在30秒内按自己喜欢的随便对我的身体做什么怎么样?」

「!?!!!?」

木村瞬间露出愕然的表情。

「啊,果然30秒还是太短了啊……那么,时间延长到3分钟好了」

「不不不不不!!随便我喜欢的 !? 我可以对藤咲桑!?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还是希望你不要弄疼我啊……这之外的事情我会尽力让你满意的……」

「我是在做梦吗……!? 绝对会赢的!!就算在此之前的人生中全部都处于惨败也好,只求这个瞬间让我胜利啊,神! ……!!」

「这也太夸张了……」

呼吸加重的木村。双眼布满血丝。从旁边看起来,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性。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这千载难遇的好机会,我却!!?」

卡片课题结束后,木村遗憾的垂下头,绝望的趴在桌子上垂足顿胸道。100道题中还有1道题,未能刷新正确率的记录。但是,问题不在这里。结果,在这种条件下,木村的卡片分类测试依然能够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少女进入他的视野,还有在那诱惑他的条件的干扰之下,他的前额叶的功能仍然正常运转着。

(这个方法不行吗……通过对优点和缺点的比较来定义理性,要不试着在实验中将这点更进一步的反映一下吧……)

少女操作着电脑,向木村说明接下来的实验。电脑画面上显示了4个卡片堆。各种各样卡片的背面分别写着+500或-200等数字。从这4堆卡片中按照自己的喜好一张一张的翻牌,翻数达100张时,然后合计卡片背面的数字得分。

虽然没有告知实验对象,但实际上这4个卡片堆是有法则的。其中2个是+的数字小,-的数字也小的尚属安全范围的卡片山。剩下的2个则是+的数字大-的数字大的属危险范围的卡片山。从期待值上来说,一直能够翻到属安全范围的卡片山的人最终得分会更高。这是被称为艾奥瓦•盖恩布林课题的测试实验。

首先,在看不到少女的情况下,让木村进行了该项测试。最初,要翻遍四座卡片山。终于意识到风险之山的+值很大,所以要优先翻阅。但是,当注意到风险之山的-值也很大的时候,知道减分是致命点为止,剩下的就需要一直翻阅安全之山。大多数人都会采取稳健的战略,他最终拿到了+500分。

「那么,下次我想洗牌之后麻烦你再来一次测试。那个时候能看着我进行测试吗?之后,如果下一次分数能够继续上升的话……」

「测试就会结束吗……?」

木村吞了吞口水。难道说,可以再试着争取一次随便处置美少女身体3分钟的权利,这让木村极为热切的期待着。与上次的正确率达成条件不同,这次只要加上收支就可以了,这就很简单了。

「到那时,木村君的命令无论是什么都会听!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什么都可以哦! 怎么样?」

「!!????!!!??」

木村再次愕然。完全看不出少女在开玩笑。

「可,可以吗……? 即使我下了男初中生最希望的命令也……即使因为那个命令而受伤也……」

「不可以让我去打人或者偷钱哦? 这也只是2人间的命令形式哦! 那样的话,什么都可以哦!怎么样?」

「我做!!请让我做!!! 啊啊,是奇迹啊!! 我要对藤咲桑做……!! 就算我被隧道效应从万里长城的一端送到另一端,也不可能达成这样的奇迹……!!」

「所以说,你太夸张了……」

木村的视线就像是从上到下舔舐着少女的身体一样,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妄想。看起来比刚才更加失去理性了。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机会我却!!?」

结束堵上一切课题挑战的木村垂头丧气,愤怒地握紧拳头。这次看到了很大的不同。木村的翻牌选择说不上很聪明。最初和上次一样,试着从各种各样的卡片山中抽出。但是,在知道了各山的特性后,他继续翻着属风险范围的卡片山。虽然+值的增加速度很快,但不久就会拉大-值,结果就会减少点数。让短期的利益优先,将无法考虑长期风险,最终测试以-值增大结束了。

(这是,理性的诅咒……! 那个,这个结果是…………)

少女把在从图书馆借来的精神疾病的病例和实验结果对照。卡片分类问题的实行没有问题,堵上一切的课题失败了。前额叶中的眼窝前脑皮质受损的患者留下了同样的实验结果。也就是说,老婆婆诅咒的效果很可能对眼窝前脑皮质产生某种影响。之后,把这个实验委托给某个研究机构,一边用fMRI测量被实验者的脑领域一边进行测试,可以证明理性的诅咒的存在。

老婆婆的存在和诅咒的存在都太不现实了,虽然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但我觉得能这样一步一步地前进就好。与无法掩饰喜悦之情的少女相反,木村因为失去了2次好机会而非常失落。看到这一幕的少女,觉得眼前的小胖子有点可怜。

「呐,木村君,那个,我还有想要尝试的事情,所以想要继续这个实验。如果接下来你只要有一次能够获得高分,我就听从你的任何命令。所以可以继续拜托你吗?」

「藤咲桑……你果然是女神啊……! 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女神……真是的,从刚才开始你就太夸张了啊!」

少女虽然这样说着,却又因为这句话而感到高兴。

【2017年9月13日(星期三) 20:00】

而且,赌上一切的课题在各种各样的条件下反复出现。当少女把自己的脸藏起来进入视野,看到少女的照片,看到少女被暴力团拷问时悲惨怪诞的画面进入视野的时候……

因为只有一个被试者,所以还不能确定,但关于诅咒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有机会弄清楚了。

・不仅是自己进入视野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照片或视频的时候也会触发理性的诅咒。

・一旦触发诅咒,即使自己不进入视野,(对自己)也不能完全恢复理性。

・自己进入视野→引起某种欲望→为了优先这种欲望理性会消失。遵循着这样的过程(用怪诞的图像阻碍性欲的时候,男人的理性会有所恢复)

但是,通过反复进行该实验,一个令人不安的假说诞生了,这个假说让我从激动又变为冷静。

(假设)持续和某人接触的话,对那个人的诅咒效果会变强吗?

木村堵上一切的课题点数从那以后持续下降。然后,他的言行也渐渐变得粗鲁起来。看来,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诅咒的效果就会越强烈,从而失去理性。

这个假说很有说服力。佐藤的变化情况也可以用这个来解释。而且,与最初相比,恢复的诅咒效果也明显加强,可以说老婆婆的诅咒全部都是这样的。也许这会持续提高身体的敏感度。

而且,这个假设会成为很大的障碍。虽然想要减少对诗织和班主任的依赖,但和二人相处的越久,就越容易使两人理性蒸发。教室里的大家也是如此。我去学校,和同学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他们的理性就越容易被削弱。

更进一步说,如果老婆婆的诅咒有逐渐增加的倾向的话。今后世界上所有人对自己的理性可能会进一步消失,也就是说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藤咲桑…………你没事吧?」

陷入自己的想象而颤抖的少女,因为木村的声音回过神来。

「啊……那个,今天谢谢你了!很抱歉让你参加这么长时间的奇怪实验 ?」

「结果,我一次都没能通关啊……不,但这样就好」

「哎……?」

木村的脸看起来突然清爽很多。用手扶了一下眼镜继续说道。

「大概,我能够通关的话……我觉得会对藤咲桑下达残忍的命令吧……我会把自己的欲望放在第一位……完全不会考虑到你的痛苦……因为,翻卡片的时候,我也只考虑了那些……那个想做这个想做……我还真是差劲啊」

「不……那是……」

「偷拍对不起了。我果然还是转校吧。藤咲桑如果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次伤害你……最后,能和藤咲桑两人一起玩耍真的很开心。我本想着有一天能和你聊天,但却一直没有勇气……」

木村向瑠奈低头道歉,然后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

「等一下……!!」

少女急忙抓住木村的手臂。

「不是的……! 最差劲的是我! 木村君什么错都没有……! 为了让你变成那样,我才做的……是我的错,因为我想要你那样行动的……所以,你完全没必要有负罪感……而且……」

少女用双手紧紧包住木村的手。抬起头来看着一脸难过的木村,然后让自己的身体慢慢靠近。

「而且……仅仅如此你就陪我到现在了……我也想要谢谢你……那个,什么命令都可以哦……?原本就与实验结果无关,最后都打算这样做的 ……因为,不这样的话就太对不起你了……」

几乎一切都是少女安排的。她在某种程度上希望被强奸。

对于遭受将近一个月的暴力,谩骂,和强奸而内心和大脑变得十分软弱的少女来说,认为自己的存在价值只在于被男人们强奸。这其中有2个原因,也就是说由于男人们持续的过分虐待和强奸,而形成了只有被男人们强奸殴打,自己的存在才能被容许。从而使自己现在的绝望处境变得合理和易于接受。这是大脑防卫本能所形成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则是半开玩笑的谩骂,深深地刻印在了少女内心之中,找不到能够肯定自己的价值标准。内心脆弱时的骂声真的影响到了少女深处,连人格都改变了。

虽然在诗织和老师的帮助下,少女的自尊心一点点的恢复了,但是要完全恢复,少说也要数年吧。某种意义上,说是理性的诅咒,这更是侵蚀少女内心的诅咒。与理性的诅咒不同,这是她自身无法察觉到的。

也就是说,像自己这样的存在,剥夺了同班男生的宝贵时间让其陪自己进行实验,这时的少女认识到这是就算自己被强奸也无可奈何的重罪。尽管如此,却让其负有罪恶感。诗织姑且不提,在班里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一次话的男生也会对自己这么温柔,这对少女来说是难以置信的。

而少女邀请他的样子,削弱了木村最后的理性。

「你要是那样说的话,我……! 我……! 会侵犯你的!! 可以吗!?」

木村的裤子已经支起了大大的帐篷,而少女温柔的抚摸那里。

「可以哦……我可以的话……无论什么样的玩法……」

木村一听到少女的回答,就立马紧紧抓住少女的肩膀,让少女背向他,然后把少女压到门上,准备好背入式的姿势。粗暴的掀起少女的校裙。少女雪白的小屁股和粉色的淫裂出现在了眼前。少女的小穴口已经开始拉丝,显然已经湿了。是时常处于发情,无论何时进行强奸也没关系的淫乱性器。

看到这一幕的木村马上把裤子和内裤拉了下来,露出了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他的理性已经完全消失了。

…………事实并非如此。

「藤咲桑…………你是在哭吗……」

少女的身体轻微颤抖着,不知何时一滴眼泪滑落眼眶。明明觉得被强奸也可以。在那之前还一直在手淫,身体也处于发情状态。药浸拷问改造身体的结果,1天之内不绝顶几次的话,人就会发疯。所以,即使被强奸,身体应该也乐于接受。

但是,看到肉棒勃起,闻到精臭味的瞬间,恐怖的回忆占据了整个大脑。虽然身体发情了,但是心里却无比害怕男人。虽然知道自己是被强奸也理所当然的存在,但少女内心深处还是很害怕。

嗵的一声钝响在耳边响起。木村打了一下自己的头,眼镜掉落在地板上。木村恢复了仅有的理性,靠近少女的脸,小声的说道。

「……从明天开始,不要来学校……逃走比较好……」

「哎…………」

说完,木村急忙提起裤子,捡起眼镜,打开门就飞奔出去,一会儿就没影了。

「怎么,回事………?」

整个房间只剩下落泪不止的少女在原地一脸迷惑。

这个木村的所做有点意思,为什么他能保有理性呢?以及后续会如何发展呢,各位可以大胆猜测。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四章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六章 >>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59736p

大多数为翻译作品,虽然无法保证速度,但会尽量保证质量。(๑>؂<๑) 谢谢各位支持(๑• . •๑)

2 thoughts on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五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