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59736p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三章

目录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十三章 2017年9月12日:大概,是为了友情吧

『基本的信赖感』

我们生活在与自身密切相关的各种人际关系中。你可以信任周围之人吗?自己遇到困难时周围会有人伸出援手吗?

回答yes的人有着基本的信赖感。可以向周围之人求助。不过被周围之人讨厌的话,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了吧。

但是对于没有基本的信赖感的人来说,周围一切尽是敌人。绝对不可大意。决不能让他人抓到空隙。确实讨厌自己。憎恨自己。为了得到安心,这样的人必须主动服务让对方满意。向对方示弱,寻求帮助是绝不会采取的行动。如果那样做的话,会被对方讨厌,或是被对方抓住弱点,甚至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1)

・害怕别人。周围一切都是逼迫自己的敌人。但是,自己也不能憎恨周围之人。

・没有自尊心。本来就不希望自己的出生。自己的出生并未得到父母的祝福。但是,自己却不知羞耻的活的无忧无虑。世界上最差劲的人是自己。

・所以,自己必须是好孩子。努力扮演着好孩子的形象,这是自己的存在理由,所以必须扮演好。结果,即使矫枉过正而自我损坏,那也是自作自受,不如说这一切正是自己应得的。

・不允许自己的失败。自己犯了什么错误的时候,不管对方怎么说自己也不会有怨言。任何惩罚都应该欣然接受。全都是不能完美扮演好孩子形象的自己不好。

――――――这就是名为藤咲瑠奈的存在。

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在被诅咒之前,除了幼年时发生的个别事情以外,还是极为普通的少女。她比他人还要温柔,很健康,也还是一名很普通的13岁少女。

即使在被诅咒之后的世界里也并不是马上就失去了基本的信赖感。只是,在作为奴隶风俗娘生活时犯下了两个错误。一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二是向妹妹寻求帮助,结果妹妹却被强奸了。她吸取了这些教训。不,应该说因为惨烈的事实被强制铭刻在了大脑深处。如果自己向他人寻求帮助,那么帮助自己的人都会受到伤害。

之后一个月的地狱生活,将少女的精神彻底腐蚀了,强奸,霸凌,家庭暴力都是一样的,但是对于最易被忽视的受害者来说,还是有最不合理之处的。

那就是变得无法相信来自他人的善意。

之前,也许会有因善意而向自己伸出援手的人。但是,那并不可信。那善意之后必有内幕。结果,就抛弃了向自己伸出援手的人。

这并非是什么心理层面,精神层面的话题。这是大脑和基因水平的改变。并不是本人想要治愈就可以的东西。被霸凌的经验改变了被害者的SERT遗传因子水平,减少了由SERT遗传因子编译的蛋白量。即使被霸凌的记忆消失,遗传因子的变化却不会停止。简单来讲,霸凌而产生的遗传因子的变化有时会被后代所继承。在对小白鼠的实验中,由于心理创伤而引起的遗传因子的变化,在完全没有相关心理创伤的第2代小白鼠中也会被继承。(*2)

在下注:(SERT因子:血清素传输基因是一种写有与神经传输物质血清素传输有关的遗传信息的遗传基因。存在于染色体编号17中。有SL型、LL型。)

PTSD会使海马体萎缩。发生物理层面的变化。这并不是精神上的问题。突然在脑中闪现没有任何预兆的外伤事件。简短的幻听在脑中不断回响。没有办法阻止那个的发生。过觉醒将伴随着睡眠障碍,不安,焦躁感,以及过度的警觉心持续出现。避免与外伤相关的刺激。尽量避开与那些可能产生关联的东西。PTSD实际上是一种与死相关联的疾病。这是由于战争相关概念所产生的。仅仅是霸凌,强奸,家暴,所关联的创伤记忆是不会引起PTSD的。(当然,这些都是影响受害者内心健康的严重问题,但是否被诊断为PTSD則另当别论)。只有由灾害,战争,事件等引起创伤记忆并与死产生关联,才会被诊断为PTSD。(*3)

近来PTSD一词被使用的越来越频繁,某些事情仿佛理所当然一般就被冠以PTSD。但实际上PTSD一词本来就不应该被轻易使用。

在那种状态下,要相信别人的善意是不可能的。相信关系好的人的善意并能欣然接受的我们无疑是幸福的。而被非难逼到绝境的人,却变得不能做那些在我们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少女最为悲剧性的地方就在这里。被长期施加着强奸和暴力,甚至还有濒死的私刑拷问,尽管如此却无法依靠任何人,这些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压力在大脑和遗传因子水平上改变了她的人格,也就是说,少女变得无法相信他人了。

诗织和班主任向少女伸出援手,这让少女很开心。也很高兴班上的同学都能够很快接受自己。但是,实际上少女并非从心底信任诗织,班主任,同班同学。诗织和同班同学的温柔难道不是来自同情及怜悯吗?而老师的温柔难道不是来源于职业道德吗?

不,或许那些温柔都只是演技,恐怕有一天又会突然开始霸凌吧。之类的。然后,又会开始厌恶这样思考的自己。但是,因为已经无法相信他人,所以少女的疑虑不会停止。

平时的少女的话,即使受到不良们的威胁,也应该能合理考虑以下问题。
如果屈服于威胁,自己的处境会变得更糟。应该对老师和诗织说明一切,关于诅咒一事也应交代清楚,请求他们的帮助。诗织的话,可能会将我隐藏并保护起来。

但现在的少女却无法这样思考。
向诗织求助的话,会不会又变成和莉奈那时候一样呢。或者像佐藤那样,被诅咒吞噬而遭到背叛。就算救了我,也总有一天会变得讨厌我,然后再次抛弃我吧。最重要的是受到黑社会的威胁,少女已经没有正常人该有的判断力了。

暴力团的拷问是绝对要避免的。所以,钱是必要的。结果,少女做出了最坏的决定。做出了自己与好友都相互痛苦的决断。那正是撕毁友情的决定。

也就是说,少女已经无药可救。

但是,现在发生了少女得以取回基本的信赖感的事情。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13:00】

早川君站在教室门前,挡住不良们的去路。

「喂喂,这是守护肉便器公主的骑士大人吗?」

不良们哈哈大笑。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早川君向不良们扑去,直接用头向领头的不良的脸狠狠撞去。不良流着鼻血,瞬间倒下。

「你丫的在干啥啊啊啊啊!!」

剩下的不良立刻袭向早川君,把其团团围住,打算群攻。但早川君丝毫不怂,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不,不只是早川君。全班男生都向不良们发动攻击。这倒让不良们有些意外,虽然有着初一和高三学生的体格差距,但最终以压倒性的人数优势打败了不良团体,不良全员都被强行压在地上。

「……怎么,回事…………?」

少女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还没能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大家帮了我吗?

「藤咲,这个应该是钥匙。不用担心,今天之事所有男生都会忘记的」

早川君抓住为首的不良,伸手掏他的口袋,找到贞操带的钥匙后扔给少女。

「……谢,谢谢!!」

少女抬起头看着全班同学。说起来,今天因为各种原因没敢看全班同学的脸。我害怕被大家瞧不起,所以不敢看。现在,环顾四周就知道了。没有人会用鄙视,嘲笑的眼光看我。全都是自己吓自己。

听到打斗骚乱的教师们也纷纷赶来,领头的是本应今天休息的班主任。班主任左臂上缠着绷带。听了报告后,教师也训斥了不良们一番。

「你们这帮混蛋,引起了这样的暴力事件,大学推荐的资格也作废了吧。从现在开始给予你们一周的停学处分。回去冷静冷静。记住,不准再向藤咲出手。」

不良们不情愿的站了起来,离开了教室。

「藤咲!!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却让其它的家伙来袭击我们,你还真是卑鄙啊!!以为靠买卖肉体就能成为伙伴吗!? 给我记好了,我会告诉▲▲组你的藏身之处的!!等着再一次被悲惨的拷问吧!!」

为首的不良狠狠地瞪了少女一眼,恶狠狠的说道。拷问记忆突然在少女脑中闪现,少女顿时浑身发抖。

「真是卑劣啊,居然用暴力集团来威胁孤身一人的少女,该受拷问的应该是你们吧。而且,你不用再怕这种威胁了。……藤咲,暴力团伙的事情你不用在意了。我已经全部解决掉了。」

「解决掉了……!? 老师,还有你那手臂的伤是……!?」

「这事之后再说……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好好聊聊」

「走吧,瑠奈…………」

诗织扶着少女的肩膀,站起来说道。班上的男生们也回到了座位上。虽说打斗时间较短,但还是有因此受伤的男生。

「那个……太谢谢大家了!! 我该怎么向大家道谢呢……」

少女向教室里的大家低头道谢。眼泪又再次流出来了。明明我一直在擅自怀疑大家会不会合伙侵犯我,但是大家却拯救了这样的我,甚至为此受伤。

「道谢? 对于那些不良混蛋,我们只是做了一直想做的事情而已。并不需要向我们道谢。是吧,大家?」

擦了一把嘴唇边流下的血后,早川君如此说道。其它的男生也异口同声的表示不需要道谢。

少女这才打心底感到放心。大家比我想象的还要温柔,这样的自己却是这样班级的一员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大家全都是好人啊。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17:00】

望月诗织是我最好的好朋友。稍微有点自然卷的长发,也是一名人见人爱的美少女,和我一样是初一,但却有着我所没有的成熟气场。但是,性格开朗,无论是谁都能谈得来。身高是我有点羡慕的160cm以上,至于胸部則是穿着制服也存在感十足的丰满,与幼儿体型的我完全不一样。

我喜欢小提琴和钢琴。受她的影响我也开始练习弹钢琴。而她总是在我身旁陪我练习。虽然我喜欢弹钢琴,但实际上我更喜欢得到她的夸奖,所以才更加努力,当然这是谁也不能说的秘密。

和只是用功学习的我不同,诗织拥有很多社会经验和各种各样的知识,一有空总是教我相关知识。所以,因为身高差,看到我和诗织在一起的朋友经常说‘‘我们像姐妹一样’’。虽然我们否定了,但是我好像实际上有了姐姐一样,有点开心。

但是,我却背叛了这样的诗织。

诗织现在在床上坐在我身边。我在学生宿舍的房间,已经被不良们破坏的厉害,要再用的话必须彻底打扫。诗织也来帮忙。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对话。诗织带着愤怒,悲伤的表情,始终沉默不语。

「詩織……对不起……!!」

面对坐在旁边的诗织,我低下头。

「…………你有什么事需要向我道歉的吗……」

诗织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骗取伙食费,骗取钱财……你明明担心我,我却把你推向一边……不,本身你就一直在我身边……」

「…………我,现在对瑠奈很生气……」

刺痛人心的话让少女感到很伤心。少女嘴在颤抖,说不出话了。

「……っ……是,是啊。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我会还钱的……」

「…………现在的瑠奈,怎么还钱……」

诗织的表情依然没有改变。诗织生气的样子很可怕,明明是自己做的事情,却害怕被骂。

「……在学校的食堂洗盘子什么的……试着拜托清扫之类的工作来获取工资……没关系,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已经不会在依赖诗织了! 所以……」

「我所生气的正是瑠奈你的这种地方!!!」

诗织抱住少女,用力地抱住少女。并在少女的肩膀上流下眼泪。

「拜托了,再多依靠我一点!! 钱什么的怎么样都无所谓!! 我怎么可能生气!!你不是被不良们用暴力团威胁吗? 瑠奈明明没有需要道歉的事,却一个人承受了所有痛苦,还说什么都是自己的错……!!要更加珍惜自己啊……!! 『为什么你没注意到我被霸凌和欺负呢!?』像这样对我发火也可以哦!!不要光责备自己啊!!」

「詩織…………」

「你反过来想一想!! 如果我被强奸并受伤,但却什么都不对瑠奈说,只是说所有都是自己的错……这样一人承担所有痛苦的话,瑠奈你会怎么想!?」

「不要…………」

「是吧!? 所以,请多多依赖我吧!! 和我商量一下!! 再多多和我交流一下!!再温柔对待自己一些,对自己都不温柔怎么会对他人温柔 !! 好吗!? 我有痛苦的事情也会和瑠奈商量的! 有难同当!! 这才是朋友!!」

「……っ……唔唔……詩織,谢谢…………」

是的,因为害怕被背叛。所以忘了友情中最为重要的部分……那就是温柔,不光是对他人温柔,更要对自己温柔……明明对老婆婆和腹击交男说了那么多证明温柔存在的话,现在却都被我忽略了……

而且,对于这样的朋友,我却不能坦诚相待,真的是十分抱歉。但是,因为这样又开始厌恶自己,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我的坏习惯。所以,今后还是多多依靠他人吧,信任他人吧。如果有时间厌恶自己,就试着去相信别人,寻找一条可以自我拯救的路。

「咕斯……谢谢……那么你能问问我在这个暑假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我希望得到诗织你的帮助」

「当然!! 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的,所以全部告诉我吧!! 我,讨厌看不到瑠奈的笑容的学校生活!!」

两个少女拥抱在了一起,互相落下了大滴眼泪,大声的哭了起来。

「…………呃ー,你们好了没有?」

班主任有些犹豫的声音传来。少女和诗织急忙抬起头,看着门外。少女们光顾着抱在一起,互相确认对方的心意,完全没注意到班主任的存在。两人脸色有些羞红的看着班主任。

「老师,你那只手臂的伤到底是……」

「哦ー这个啊。今天我去▲▲组的事务所了」

「哎……!? 为什么……!?」

「藤咲,你的那个账号啊把那个暴力团伙当成笨蛋耍的评论以及照片,做那件事的并不是你吧」

「…………!!!」

少女脸色发青。班主任手臂受伤居然与自己有关,顿时说不出话来。

「让我觉得意外的是那个组长居然知道元凶并不是你。嘛,虽然本身想拿你当替罪羊,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原谅了你。那组长好像知道你还活着。但是,看在我的努力上也就此做罢。也让手下不再对你插手了」

「怎么会……!! 为什么为了我要做到那种程度……!!」

虽然班主任轻描淡写的说着,但是从覆盖整个手臂的绷带来看,绝对比班主任所说要严重的多。而对于班主任的付出,少女却无以为报。

「我不是说过了嘛。你只要安心上课学习就行,而那正是我们身为教师应该做的。这样的伤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用在意」

「十分感谢……我也必须向老师道歉……在听说老师今天休息的时候,我在心里觉得是老师是骗子……我只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但为了这样的我,老师却做了这么多……对不起……」

「没事的,瑠奈……因为你到现在为止遇到的都是残忍的人,变得无法相信他人也是难免的事,但你要明白也有很多人想要帮助你。这样温柔的孩子竟然能若无其事的伤害,那些根本不是人」

「对了,藤咲。我也和熟人打过招呼了。爱宕之丘学园优秀的OB现在在各种组织里。其中也有很多人在努力的想要拯救你。来,看看这个」

班主任把手机画面给瑠奈看。这是在网上以藤咲瑠奈为关键词的搜索结果。虽然少女想努力把眼神移开,但是搜索结果却让少女大为吃惊。

「我的维基百科和网络公告牌消失了……?」

「嗯,虽然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方法,但是这也是情报系的OB为了协助你而做出的努力。使你的维基百科和网络公告牌暂时消失。暂时不会让对你不利的网络情报出现,但是这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网上信息出现的快,被人遗忘的也快。重复这个过程的话,想找你的情报时经常找不到,网民们应该很快也会腻的吧」

「学校方面就交给我吧。其实我爸爸是这所学校的董事长。因为我爸爸是个大笨蛋,如果你想汲取力量的话,我将会是你在学校的强力后盾。我不想将权力用在学校里为我获得什么,所以这是个秘密。但如果是为了保护瑠奈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一直保持着警戒心的少女终于得以放下警戒,好好休息一下了。少女想要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两人,现在少女终于能变得相信并依靠他人了。

「詩織……老师……真的太谢谢你们了…………但我现在还有事情想要拜托你俩……你们可以听听我在这个暑假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其实不用勉强自己也可以……我本来打算这样说的,但是我想听听瑠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啊。但是不用勉强哦。不想说的话可以马上停止。」

「嗯,我会的……一切还要从8月10日那天开始说起……」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21:00】

少女向两人说出了从和老婆婆相遇到今天为止的所有经历。和老婆婆的对话内容,被多少人轮奸,以及被如何辱骂虐待。

被神秘的老婆婆诅咒,被流浪汉轮奸,被母亲抛弃,被父亲侵犯,被药浸拷问,被改造成无论干什么都能高潮的身体,在医院被侵犯,在电车里被侵犯,作为风俗娘一天工作20个小时,被卷入其中的妹妹也被强奸,自己信任的人也被伤害,妹妹使尽浑身解数才打败黑社会得以逃出,但是之后却被警察袭击,在医院里施以无麻醉手术被迫做试验品,继续被轮奸,逃出去后又被车差点撞死,将内脏和骨头全部破坏的腹击交,被失忆的妹妹断绝关系,在路边被施以私刑,之后又遭到暴力团伙的私刑拷问,等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在学校里,之后又被不良团体,社团成员,以及顾问强奸。

基本上,少女并不是非常聪明。但记忆力却超群。少女详细地记得此前发生的所有事情。直到少女说完一切,持续了将近3个小时。

「…………我经历的事情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藤咲……你一个人,受苦了啊…………」

班主任抚摸着少女的头。少女讲述自己的经历时,虽然努力忍住不哭出来,但是被班主任这么一安慰,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上厕所回来的诗织脸色苍白的看着这一切,用手捂着嘴。

「为什么……为什么,瑠奈会遭遇这么过分的对待呢……!! 那个老婆婆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大家看着瑠奈受苦却袖手旁观呢 !!?」

看到诗织为了自己居然少有的生气了。而且,诗织和老师对于自己所讲的关于老婆婆的一切也毫不怀疑。

「好了,藤咲。关于诅咒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大人吧。首先我先在熟人里找愿意协助此事的人,找出过去发生的那4个事件。仔细筛查,一定要找到那名老婆婆存在的线索。那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战胜的对手」

「老师,我知道了……那天的事情我记得还很清楚。也可以画出老婆婆的肖像画。从视线和背景也可以估算出老婆婆的身高。所以,老师你不要独自承担,请让我也来帮忙!!」

「老师,我也是!!我讨厌看到瑠奈受伤,更讨厌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

「不,像这样危险的事情,不能把你们这样的孩子卷进来吧……嘛,我也知道你们是这样的性格。知道了。大家一起协力打倒那个老婆婆,解除诅咒吧」

像之前为了在体育比赛前取得更高的成绩一样,3人将手掌重叠在一起。从自己手掌上方传来的2人的温暖让少女感到非常开心。

现在,藤咲瑠奈的『基本的信頼感』正在缓缓恢复。

「老师,所以那些不良,田径部成员,顾问,肯定只是被诅咒了。请不要严厉惩罚他们…………」

「好吧。我给你个手机,有什么事马上联系我。我会第一时间赶来的」

没有听到少女的回答。少女就那样,一脸安心的坐在那里睡着了。连续2天没有合眼了,疲劳已经达到了极限。现在少女从心底对2人放心,对2人信任,终于得以放下心防好好休息了。

「老师,我今天和瑠奈一起在这个房间睡觉。我觉得现在陪着她,跟她在一起比较好……」

诗织让少女躺在床上,为少女盖好被子。

「是啊……再等等…………」

「是啊,再等等」

诗织轻轻的抚摸着少女的头发和脸颊,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难明的笑容。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23:00】

诗织闭上眼睛,上床和少女睡在一起。从隔壁突然传来呻吟声。

「瑠奈…………? 没事吧…………?」

「…………对不起……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诗织急忙跳下床,打开灯。少女的声音听起来明显有问题。

「瑠奈……!!?」

少女像婴儿一样蜷缩在床上,脸色煞白,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满身大汗,一边呼吸急促,一边颤抖着。

「詩織…………我,要去厕所…………」

少女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去了厕所,开始朝着马桶呕吐。一次又一次。

「没,没事吧……?」

诗织缓缓的拍打着少女的背部,但少女仍旧浑身颤抖。

「…………不,不要………………」

「瑠,瑠奈……?」

「不要,……已经够了,住手吧…………!!」

少女突然站了起来,像梦游病患者一样,在房间里乱走,头撞在了墙壁上。发出砰的一声钝响。

「要快点逃…………必须从这里逃走…………!!」

一边嘴里嘟囔着,少女的头一下子撞在墙上。额头受伤,流出了一丝鲜红的血液。

「瑠奈!!? 冷静点!!」

诗织想要抓住少女的手臂,但是,在诗织的手接触的瞬间。

「噫噫噫……!! 已经受够了!!! 让我回家吧!!!」

少女推开好友伸出的手。疯狂的打碎放在角落里的花瓶,少女的手被碎片割破,流出血液。在疯狂的闹了一阵后,少女又用双手捂住耳朵,蹲在地板上。从刚才开始少女就已经完全听不到好友的声音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少女闭着眼睛,持续疯狂道歉。

「瑠奈!!没事了!!冷静下来!!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诗织将被子盖在缩成一团的少女身上,紧紧抱住。

「还回来……! 把我的人生还回来……!! 把我温柔的家人还回来!!!」

「瑠奈…………」

诗织在少女冷静下来之前一直紧紧抱着。少女的心理创伤比诗织和班主任想象的还要深。因为平时的少女总是在努力隐藏自己,所以从外在看来并不知道她的伤口有多深。

「詩織,对不起…………」

对于终于冷静下来的少女,诗织拿出创可贴帖在少女受伤的额头和手上。喝了精神稳定剂后,少女慢慢恢复原状。但是,并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会发作。

「没事啦,不用道歉的……没关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所以放心吧…………」

两个人都哭了。虽然不知道为何要哭,但是眼泪却止不住。

(*1)岡田尊司『病名为母』p.54
(*2)沙朗・莫尔雷姆『变化着的遗传因子』第3章
(*3)岩波明『疯癫的伪装―精神科医生的临床报告―』 p.22

这部小说是真的有东西啊,这章里又有不少脑科学方面的东西。作者是真心厉害啊(。ò ∀ ó。)特别感谢某大佬的支持于赞助!ε٩(๑> ₃ <)۶ з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二章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四章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59736p

大多数为翻译作品,虽然无法保证速度,但会尽量保证质量。(๑>؂<๑) 谢谢各位支持(๑• . •๑)

3 thoughts on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五十三章”

  1. 在下就是某神秘赞助,实在觉得太惨了,求别刀了。不然看的人都顶不住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