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59736p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八章

目录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十八章 2017年9月2日:暴力团、私刑拷问⑤

痛骂了男人们一番的少女。身体颤抖,胆战心惊,拼命的盯着拷问官。

「混蛋!!你他妈的神气什么呢,臭小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情绪激动的副组长,向着少女的脑袋一个上段踢,以踢断少女细长脖颈的气势。从少女的口中飞出牙齿的碎片。

「往哪里躲!!!!踹死你丫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副组长还朝少女破烂的腹部使出重拳,听到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拳头的痕迹深深印在了少女腹部,少女吐出了整整一杯的血量。尽管如此,副组长还是没有停手,第二拳直击心脏,第三拳蓄势待发。

「住手!!!!」

副组长的手停了下来。身材矮小的拷问官用拳头直击男人的心窝。不管肌肉多么发达,心窝处也是有机可乘的地方。副组长一拳就被击倒在地,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

「你…………干什么…………」

「『手』加『考』组成了『拷』。所谓拷问本该是如何给被拷问者带来痛苦,削减其理性的战斗。但现在我们却先行失去理性,怎么可以呢?请退下。接下来是我和藤咲小姐二人的认真对决」

「……你知道对▲▲组二把手的我出手意味着什么吗?」

[没关系。拷问失败的时候,我会以死谢罪。那个时候,虐杀我也没关系。我拷问别人的时候,已经做好失败的风险和决心的心理准备了。不然的话,就不公平了。正因为是极其不讲理的行为,所以才想要遵守最低限度的规则。]

「啧…………我会把你切成碎片,然后沉入琵琶湖里的,做好觉悟吧……」

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们搀扶着因为心窝的疼痛而站不起来的副组长,离开了拷问室。现在拷问室里,只有被椅子绑住的少女和拷问官2个人。

「啊呀……多亏了以前朋友教我的腹击术,才能得救啊。粗暴之人也消失了,可以集中精神拷问了。真是的,藤咲小姐有什么可以扰乱男人们理性的东西吗?……咦,藤咲小姐?」

少女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因为被副组长殴打胸部的冲击,心脏肌肉痉挛,导致心脏停止跳动。

「心跳骤停吗……。但是,你还不能死。你必须承受更多的痛苦」

从拷问椅子上发出电流,让少女的心脏因为电击开始再次跳动。应该再过不久就能死去的少女,再次回到地狱。

「咕吼哦っ……该苟っ……嘎咕っ…………呼っ……呼っ……」

少女因为电流带来的剧痛扭动身体。

「并非不知道,而是我就不说。真聪明啊。说谎是相当费脑的事情,因此由于疲劳和痛苦,人们变得不容易说谎。所以,比起装作不知道,一开始就是我就不说的话,实际上对于拷问官来说很麻烦。嘛,也可以说充满了挑战。」

「……不会,说的…………绝,对…………」

「真是太棒了。那么,让我们重新开始拷问吧」

拷问官再次将数支注射器刺入少女的身体。特别是后颈部尤为关照,每次注射大脑都会一片空白。不光是使疼痛敏感化,那个注射器里的液体有更为残酷的用法。

「虽然阿片是具有镇痛,带有欣快感作用的化合物。但是人类如果持续感到疼痛的话,大脑就会分泌这种物质来缓解疼痛呢。但是,我现在给你注射的是阿片阻断剂。是正在开发中的拷问用药,能够暂时阻断阿片的分泌,每次都不会是疼痛的极限。因为还没有商品化,小姐你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的人。你将会是历史上体验最高痛苦拷问的人。」

说着,拷问官就把刺穿少女手指的针开始转动起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咿咿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給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想要把身体中所有残留的力量耗尽一样的大声惨叫着。疼痛。不只是疼痛。将疼痛数值化,用图表示的话,那个顶点最大值的疼痛已经常态化了。完全没有波动,时刻处于最高值。指甲被拔下来那一瞬间的剧痛,一直持续着。拷问官放手后,仍然没有任何减轻。

拷问官把铁制的帽子戴在少女头上,让少女维持头朝上的状态后,将帽子固定在椅子上。少女头朝天花板,动也动不了。拷问官翻开少女的右眼,将眼睑固定。因为不能眨眼睛,少女必须持续面对天花板射下来的强光,所以眼睛很快就感到干涩,疼痛,视物模糊。但是,突然跳进模糊视野里的东西,我知道那是针。比拔指甲时还要细的针,此前在绿色液体中浸泡着的。直直的朝眼睛的方向袭来。

「那么,接下来就用针扎眼睛吧。真的还不说吗?」

「っっ゛!!!っ゛我就不说!???▼※〇__痛痛痛゛痛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拷问官用手指直接触碰少女的眼睛,使劲按住。在将眼球压到崩溃破裂的边缘时,用细针刺穿瞳孔并转动。

「っッっ゛っ!!!!っっッッっ゛!!!!」(没法翻译啦,只知道疼得厉害)

疼得说不出话来。针到达眼球深处,破坏视网膜。眼皮剧烈的痉挛着,眼外肌颤动。右眼的视野变得通红,流出血泪。眼球本身感到了割裂样的疼痛还好,针尖破坏了眼球深部的疼痛則更为剧烈。损伤好像深达脑部一样。

巴邱一声,右眼的视野一瞬间被白光覆盖。紧接着剧痛在眼球深部蔓延,覆盖整个大脑。

「嘎啊……啊咕唔唔……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我在视网膜上打了个洞呢。用激光照射灼伤视网膜后再接起来。很痛吧?这个还要继续很多次哦」

拷问官不停转动着少女眼中的针。之后,用激光照射焊接视网膜。巴邱声和白光此起彼伏,每次少女都会为持续剧痛而痛苦不堪。激光照射的疼痛也完全比不上眼球深处和大脑交界处的疼痛。就像是严重宿醉后的激烈疼痛,而将那种疼痛浓缩了好几万倍后形成的疼痛正是少女此刻眼睛深处所感受到的。而这种疼痛正持续发酵。

巴邱,巴邱,巴邱,巴邱。一次又一次的拔出眼球内的针,再次插入,又来回转动,伤口则用激光照射进行修补。一开始是脑浆炸裂般的疼痛,后来又变成了寄生虫在脑内来回爬行的疼痛,接着又变成了眼睛被煤气燃烧器直接燃烧的疼痛,让人有种脑浆因为高温而沸腾的错觉。每重复一次,疼痛都会增加。因为到现在为止的疼痛不会消失,所以痛感只会越来越强。已经到极限了,明明觉得再也不会有比这更痛的了,却还要不断重复极限之上的疼痛。不会结束。只要少女继续忍耐,就痛无止境。

【2017年9月2日(星期六) 2:00】

「这下就第200次了。还是不说吗?」

「…………我…………就…………不……说……」

意识已经模糊了,但还是微弱的表达自己的立场。

「……你很努力了。为了表达我的敬意,我会让你轻松的去死。话说有种叫安乐死的就是注射药物吧。所以,已经没有必要忍受这种没有意义的拷问了吧?你再怎么忍耐也不会结束。直到你说出情报为止。看起来你还可以继续坚持下去,而我为了不让你马上死掉,会小心翼翼的拷问,所以你还死不了哦。尽管如此,你还要继续坚持吗?」

「…………。」

「为了能让你看到自己的身体逐渐被破坏,我会留下你的左眼。接下来就进行拷问中的经典项目齿虐吧」

拷问官在少女面朝天花板的状态下,打开少女口腔,用开口器固定住。少女开始担心自己的牙齿是否会被钳子拔掉。但实际上那样还好。

电钻的声音响起。这是在牙科医院经常听到的令人讨厌的声音。少女没有长过虫牙,也不怎么听过这个声音,但不知为什么听起来就很不舒服。这声音能够勾起生物本能的厌恶。

「这是牙科医生使用的钻机。当然,这是无麻醉的。那么,我要在你牙齿上打洞了。」

钻机的声音响起并逐渐接近少女。在知道拷问官接下来要做什么后,少女吓得浑身发抖。这是牙科用的专用钻机,是可以打磨人体最硬的骨头的。高速旋转的细钻头就那样在牙上打洞的话,肯定会疼死的。不,现在就已经痛的快死了,但不知为何我能肯定一会的牙痛会更加可怕。

钻机慢慢的接近少女。少女心脏狂跳不止。从钻机上面放出的水溅到牙齿上,误以为是钻机碰到了牙齿上,心脏都快要吓停了。钻机的声音逐渐变大。还有几秒?会从哪个牙齿开始?越想越怕,牙齿已经开始感到疼了。

终于高速旋转的利刃触碰到了牙齿。响起了吱吱嘎嘎的声音。短暂的停滞后,瞬间感到了剧痛。突破牙釉质的利刃向象牙质进发。通过象牙细管刺激牙髓神经,持续传来难以形容的剧痛。并且,拷问官还继续使用钻机,向牙齿深处破坏。每次钻机开始转动,都会带来剧痛。这疼痛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少女是这么想的。但是,当利刃突破了象牙质到达牙髓时,少女才知道刚才的不算什么。当遍布大量神经和血管的牙髓被破坏时,首先左眼的视野消失,脑中满是剧痛,已经搞不懂哪里在痛了。牙龈的疼痛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太大,整张脸都开始痛了。

「咿嘿呀咿咿嘿呀咿咿嘿呀咿咿嘿呀咿咿嘿呀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嘿給咿咿咿咿咿咿!!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嗯!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嗯――――――――ッ!!?゛―――――――っッ???!!!゛」

少女发狂的惨叫着,那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抽搐般笑着的尖叫,而拷问官則无视这一切,继续破坏少女的牙齿。并且,拷问官还使用牙科医生给患者的牙齿进行冷风和冷水冲刷的3用冲刷器,用冷风和冷水继续折磨少女裸露在外的牙神经。少女因为这无法想象的剧痛,在第一颗牙齿的时候就留下了永久的疼痛与创伤。

「妹妹在哪里? 再继续下去的话,你会疯掉的哦?」

「嘿哈哇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嘿哈哇咿哇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么,让我们继续吧」

拷问官在被钻机弄得满是洞的少女的牙齿上神经裸露的地方,用吸管滴下酸液,瞬间冒烟。

「啊っっっ!??!!」

少女在发出模糊短促的悲鸣后,全身肌肉痉挛,在椅子上剧烈颤抖后,昏了过去。

「请醒醒,藤咲小姐。你有28颗牙齿。你还想再体验这种痛苦27回吗?」

「……啊…………」

虽然少女已经无法说话了,但是拷问没有停止。结果,剩下的27颗牙齿无一幸免。

【2017年9月2日(星期六) 5:00】

齿虐终于结束了。少女无数次哭喊,像野兽一样吼叫,但是声音已经很小了。不是习惯了疼痛。因为多次被注射阿片阻断剂,所以习惯了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只是,过度使用喉咙,已经无法发出过大音量了。暴力团伙的私刑达16小时,一直被拷打折磨,虽然好几次都濒临死亡,但每次都被电击复苏,还被打了强心剂,再加上快速恢复的诅咒效果,每次都死不成,结果不得不继续体验比死还恐怖的痛苦。但尽管如此,少女还是守口如瓶。

拷问官解开了被椅子束缚的少女。话虽如此,少女还是无法自己站立,所以拷问官支撑着少女。然后,让少女以双手万岁的姿势,将少女双臂捆绑吊在天花板上。把包在身上的绷带取下来,每次取下因为血凝固而和皮肤紧紧相连的绷带时,少女都会因为疼痛而颤抖。

全裸状态下被吊挂着的遍体鳞伤的少女很美。全身遍布鞭痕,大腿和性器被烧伤,指甲被全部拔下,嘴里和鼻子都流着血,右眼插满了针,还被激光焊接了200次,已经完全失明,所有的牙齿都到处是洞,在那些洞里滴上酸液,灼烧牙神经,用药使全身的神经敏感化,持续酿造新的痛苦,疼痛的敏感化让被腹击交的内脏痛更加剧烈,一直在痛苦中徘徊。但是。少女还是守口如瓶,下定决心坚决不说。

「你也到极限了呢。那么,让我们开始最后的拷问吧。」

拷问官把5寸钉钉进了少女的身体中。用锤子敲了数下,为了不给少女的脚,大腿,肚子,屁股,背部,手臂造成致命伤,选择了避开重要脏器进行。少女每次都会大幅度的颤抖身体,发出痛苦的闷哼,但也只有这些反应了。脉搏变弱,血压下降。

将与之前不同的透明液体在少女胸部进行注射,将刺入少女身体内的5寸钉全部用电极连接起来。而且,拷问官还给少女加入了少许自白剂。

自白剂虽然现实存在,但并不能让沉默的人流利的说出真相。只不过能部分麻痹脑机能,减弱为了说谎而使用的理性的部分,说白了只起辅助作用。之后,因为疼痛就会削弱意志。

光是被吊着就已经很难受了,眼睛和指甲的疼痛也完全没有减轻,甚至还加上了钉入5寸钉的疼痛。少女小声的呻吟着。但是,拷问才刚刚开始。

「っっ咔呼っ…………啊啊…………給咿咿咿……库っ……咕唔っ……唔唔唔呜呜唔」

少女睁开眼睛,从早已不堪重负的喉咙里发出悲鸣。拷问官换上防护服,取出严密密封的箱子,把里面的绿叶卷在少女的伤口上。疼痛的热度从那个地方扩散开来,使神经失控。

「乍一看,这只是一片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的绿叶。但这个东西叫做银碧,是世界上能让生物感到最痛的植物。我只是用一根手指碰了一下,就被快要发疯的疼痛折磨了一周。我会把这个东西放满你的伤口。」

说着,拷问官在少女的伤口上慢慢的放着绿叶。被鞭子抽掉肉的地方,因为加热的三角木马而烧伤的地方,脖子以下从手到脚的地方,在所有地方贴上银碧。最后被针刺伤的右眼也贴上银碧。还有只是接触到一点点银碧,就因为过于剧烈的疼痛而自杀的例子。而现在,那叶子覆盖了13岁少女全身。

「啊っ………………啊っ………………」

少女剧烈短促的呼吸着。本来因为疼痛而数次休克死也不奇怪。尽管如此,或许是诅咒的效果吧,少女无法死去,持续体验着人类极限之上的痛苦。

「啊………っ…………」

由于银碧的神经毒引起休克反应,少女的心脏运动逐渐变弱。但是,就在这时

「………ッ!??゛!……苟啵哦っっっ咕丐挨挨挨?!!!?」

突然,被吊起来的少女的身体跳了起来,开始大幅度痉挛。少女的呼吸变得愈发急促,身体也剧烈颤抖。

「哦。刚才打的水母毒好像起作用了。强制血压上升,心脏会剧痛无比」

心脏突然开始剧烈跳动,血压上升到极限。心脏像刀扎一样的疼。身体无法跟上这一剧烈的变化,失控了。银碧的疼痛也逐渐增加,变成全身皮肤被同时剥下的剧痛。

「还没有结束呢。这是最后一道程序」

拷问官按下机器的开关。于是,通过连接着少女体内5寸钉的电极开始发挥作用,从内部开始涌出电流。被吊着的少女左右摇晃,伴随着电流抽筋跳舞。虽然少女全身的皮肤被绿叶覆盖,无法看到,但是少女的身体此时变得通红。有蓝色的小火苗沿着背部上下移动。

被水刑拷问,被鞭打,被灼烧,被拔掉指甲,牙齿被弄得满是洞,眼睛被刺伤,用银碧给全身的皮肤加上神经毒,用水母毒强行驱动心脏,用扎在体内的钉子释放电流。无论哪一种,都是痛苦的死亡,或是难免精神崩溃的痛苦。被给予所有痛苦的少女,摇摇晃晃,全身颤抖。恐怕是人类史上最痛苦的少女。那种情景既让人悲痛欲绝又凄美无比。拷问官感动的流着泪一直看着可怜的少女。

【2017年9月2日(星期六) 7:00】

私刑拷问已达18小时。从在医院那次少有的休息后,一次也没有睡过的少女已然到达极限。不,到现在为止已经是极限了,但终于到了本人意识即将消失的时候。已经不是能不能忍的问题了。话说,少女的理性已经消失了。变成了如果被问到什么的话,只能顺从回答的无意识人偶。人并不是能忍耐痛苦的生物。

「妹妹在哪里?」

拷问官暂时停止电流拷问。少女恐怕是最后一次说话了。少女小声的回答着,房间里设置的摄像机都丝毫捕捉不到少女的声音。

「……莉奈,已经,不在了…………」

「不在,是说她已经死了吗?」

「…………她,失忆了…………然后改名,不知道去了哪里…………」

少女终于开口了。虽然还残留着微弱的理性提醒自己不能说,但已经晚了。少女好像知道自己已经变得不能说话也不能抵抗了,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

「……!!改名后的名字是?现在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莉奈讨厌我……和我绝交了…………已经是不相干的陌生人了……」

「陌生人的话,为什么要忍耐到现在呢?」

「…………。」

「……至少,在最后作为姐姐…………我想要守护莉奈…………」

少女的声音逐渐变弱,终于完全听不到了。最后,虽然嘴巴还在动,但是已经完全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之后,她突然低头,不再动弹了。

「原来如此……。失忆还改名了吗。嘛,这样查一下的话应该能找到吧。辛苦了。拷问结束了。请安静的休息吧。……你是我至今为止所拷问过的最美的人」

最后,拷问官正要给少女注射最后的药物的时候,拷问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是副组长,那个没有小指的男人。

「喂喂,你一直干到早上吗。呜哇,好惨啊。这家伙还活着吗?那么,藤咲莉奈在哪里?」

拷问官无视了副组长,只是盯着少女的脸。已经没有说话的能力了,也不知道少女是否意识清醒。说起来,我突然想起这个少女不管如何拷问,都没有一次发自内心怨恨自己的眼神。

「…………拷问失败了」

「……哈?」

「我没能从藤咲那里得到任何情报。没有任何关于妹妹的情报。她已经不能说话了。这次拷问,是我完全输了。」

「我的朋友里有原来很有名的医生。即使外表已经破破烂烂,内在的脏器还是可以用的。我把他叫过来了,一会挑还能用的器官,哪怕一点也好,请作为资金来源使用。13岁少女的器官很贵的,我会随她而去的。虽然我的器官不如她值钱,也可以卖些钱,请好好使用吧。」

「笨蛋吗……。不要以为可以很轻松的去死哦? 混蛋的虐杀视频也是有市场的哦」

「老实说,有点害怕呢。虽然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这样。但没想到对象是如此年轻的少女。但是,我不后悔。最后拷问的对象是藤咲小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拷问官带着愉快的表情离开了拷问室。少女怀着仅存的意识,对拷问官表示感谢。这样的话,就完成了最低限度的守护。剩下的就是等自己死了。虽然不想死,但不可否认自己确实觉得这样就能从痛苦中解放出来而感到安心,所以还是有点后悔的。

巴其一声,电流再次从5寸钉中涌出。副组长坏笑着靠近少女。

「别以为你也能轻松的死去,臭小鬼。我说过了吧?要彻底的给予痛苦后虐杀你。实际上,就算你马上说出妹妹的情报,我也打算继续拷问你。痛苦到最后还是痛苦的死去的臭小鬼」

…………果然,是这样吗?……

在最后弥留之际,少女如此想着。

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少女知道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了。感觉听到了女人的笑声。终于可以死了。只是,果然到死前为止,都必须持续体验痛苦。

为什么自己要遭受这样的不幸然后被虐杀呢?我不认为我犯了值得自己被这样对待的罪行。或许,这是上天对我最后开口没能守住秘密的惩罚吧。

感觉还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但是,已经因为疼痛而搞不清楚了……

在疼痛中,感觉被谁往后面拖行。

明明是第一次感觉到的,却不知为何坚信那是死神的脚步。

来自原作者的吐槽:我稍微去查了一下,拷字的由来和考える完全没有关系……

真的佩服原作者,能想出这么多的刑罚,还有花样。各位看官感觉如何呢,这几章。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七章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九章 >>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59736p

大多数为翻译作品,虽然无法保证速度,但会尽量保证质量。(๑>؂<๑) 谢谢各位支持(๑• . •๑)声明:本作品只在伊莉论坛,黑沼泽,和P站发布,其余地方均不是本人发布!!!

3 thoughts on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八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