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59736p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六章

目录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十六章 2017年9月1日:暴力团、私刑拷问③

水槽使用完毕清理干净后,在房间中央放置着三角木马。不,准确的说不是木马。那个锐角三角形的台子都是用铁做成的。顶点的中心有血迹,顶角是45度,虽说尖端并非那么尖锐,有一点点圆润,但是痛苦并不会因此缓解。只是延长从痛苦到死亡的时间。虽然在风俗店也有客人喜欢进行木马拷问,但那只是sm用具,这次的却是真正的拷问道具。

「站起来!!接下来是你骑着三角木马进行鞭打!!」

身体完全动不了。虽然被踹了好几次,但动不了就是动不了。被踹了10次左右后,男人们也放弃了,抱起少女打算将其放在三角木马上。

然后,男人们把瑠奈送到距离木马上方50cm的地方时,突然松手。

「_______啊_____」

少女随着重力一下子坐在三角木马的顶点上。巨大的冲击力袭向少女的股间。视野一片空白。

「__嗯咕__嗯咕__嗯嗯嗯っ__………啊っ……啊っ」

身体数次大幅度痉挛,睁开眼睛。

「っ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少女开始大声尖叫。仿佛一口气穿透内脏的疼痛,根本没法忍受。被鞭打过的性器这次又受到全身体重的重压。视野将近一片空白5秒,股间的疼痛直蔓延到下半身,身体麻痹无法动弹。双手被用绳子向后面绑着,少女努力把双手向后伸,直到脱臼为止。用肩膀的疼痛缓解性器的疼痛。

「追加10kg」

男人们按住在木马上用力挣扎的少女的双脚,戴上枷锁,在枷锁上又追加10kg的重量。

「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給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少女疯狂的摇着头,为了想办法消除体内的痛苦而持续着徒劳的努力。但是,恰恰相反。要想使三角木马带来的痛苦最小,最好是一直忍耐不动,越是挣扎就越会增加股间负担。虽然明白这一点,但是因为三角木马带来的痛苦及脚上的重量。身体不听使唤。

「饶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吧!!?」

少女满脸都是泪水和鼻涕尖叫着向男人们求饶。全身大汗淋漓,双腿抽筋。股间仿佛被撕裂的剧痛,但痛苦不仅如此。股间的疼痛会影响腿部神经,双腿的疼痛感会消失,只会感觉双腿异常沉重。虽然应该想办法在大腿用力,用大腿内侧支撑体重,减少股间疼痛,但完全无法做到。

「咕唔唔唔唔唔呜呜……!! 呼呼……呼呼……呼唔唔……!!」

在反复的剧痛中,少女找到了可以轻微减少痛苦的姿势。如果上身往后退的话,肛门会感到剧痛,但股间的疼痛会减轻点。使全身肌肉紧张,维持稍向后仰的姿势。但是,就连这个男人们也不允许。

「喂,你别向后啊。给我往前点」

男人们将手放在少女双肩上,向前推,向前挤,直到少女的脸碰到三角木马为止。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瑠奈的口中,发出了完全不像少女的悲鸣。女孩子最敏感的部位,阴道和阴蒂狠狠地压在了尖锐的三角木马上面。现在少女全身的体重再加上负重的10kg全部靠她最为柔软的部分支撑。无情的尖锐铁角一次又一次的在蹂躏少女那在前几次鞭打中已经伤痕累累的股间。因为完全无法想象的痛苦。少女的大脑迸发出白色的火花,视野消失。少女身体的某个部位在颤抖个不停。

「这家伙真好玩啊。全身都在颤抖」

按着少女的男人,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一边把少女的身体左右来回摆弄。不断寻找着让少女感到最痛苦的姿势。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咿咿っっ! 咿咿咿咿!!_唔咕啵」

因为太过痛苦,少女吐了出来。不过能吐的也只有血了。

「鞭打再次开始。在折断的肋骨从皮肤露出之前,我会持续鞭打下去的」

其他男人再次拿出那条鞭子,九尾猫鞭,从左右开始鞭打。而且这次是把鞭子浸泡在高浓度的盐水中一段时间之后才拿出来进行鞭打。被强行抬起从后面绑住的双臂,用鞭子对唯一平安的地方进行鞭打。对渗血的伤口给予可怕的疼痛,少女的全身被染成深红色。盐分渗入伤口。此时的疼痛不可同日而语。

「給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っ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无力的承受着不断向全身袭来的剧痛。但是,这个三角木马其中最痛苦的用法还未开始。

「你知道这个为什么是铁制的吗?」

副组长按下三角木马旁边的开关,不详的声音响起。

「正确答案是为了对对象加热。要不要把你的小穴烤熟,然后剁下来喂狗呢」

铁制的那个位置瞬间就变得炽热。热能迅速传递到紧贴着的大腿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里变得越来越烫。飞散到那里的汗水和血瞬间蒸发。少女为了不让自己的性器被烧毁,拼命的想要抬起上身,却是徒劳。首先,大腿被灼烧,然后性器被灼烧,少女的疼痛已经达到极限。听到了自己被灼烧发出的嘶嘶声。为了减少大腿的疼痛只能用力抬高大腿。自己的大腿现在就像放在平底锅上的油煎鸡蛋一样,努力忍受着被烧灼的剧痛,因为如果稍一松懈大腿上的力量,性器就会被狠狠压在带有高温的铁制三角上,那自己不光作为女人会完蛋。最后还会被烧化粘在上面无法脱离,那么自己的痛苦永远不会结束。

之后,就只剩下无法用文字描述的悲鸣声。

(……会死…………我要死在这里了…………)

男人们打的兴起的鞭子没有停歇的意思。鞭子的攻击从四面八方袭来。皮肤破裂,肌肉开裂。有裂缝的骨头连着裂缝一起被击碎。将从破裂的皮肤处露出的肌肉打掉。打在上背部的时候,少女的头发被卷了进去,强行折断了几根。瞄准胸部的人,目标落空,直击少女面部,瞬间少女失去了视力和听力。

(…………不……怎么能在这里就死掉死……!!我还要和老婆婆做个了断……)

男人们完全不让少女休息,就是打算用残酷的私刑虐杀少女。

【2017年9月1日(星期五) 17:00】

地下拷问室的门被打开,一个小个子男人走了进来,他的身高只比少女高10cm。身材矮小,穿着皱巴巴的衬衫,阴沉着脸,眼镜戴的位置比较靠下,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人冷酷无情。

「哦,你终于来了啊」

「啊啊っ!!你们在搞什么!? 藤咲小姐,要死掉了啊喂!!!」

小个子男人一进屋就跑到三角木马旁。然后赶走周围的流氓,把少女从三角木马上弄下来。虽然大腿的皮肤已经粘连在铁板上很难剥离,但小个子男人还是很有技巧的把少女弄了下来。大腿和性器被烧伤,全身到处都是鞭痕,好像破旧的抹布一样。

「啊…………啊…………」

少女好像还活着,但是已经一点也动不了了,因为鞭子的面部直击,眼睛看不到,耳朵也听不到了。只是感觉有人救了自己而已。

「你们在搞什么呢!!我明明说过要活的吧!!!」

小个子男人从包里取出药,涂在少女身上,在被烧伤的大腿,和被鞭打的腹部和背部,臀部和手臂打好绷带。因为全身是伤,少女身上已经缠满了绷带,而少女的伤口还在到处渗血。

然后在应急处理结束后,男人温柔的抱着少女,确认少女心脏是否还在跳动。

「真厉害……居然还活着……佩服佩服」

「谢…………谢…………你…………了…………」

意识模糊的少女轻声说道。

「……佐藤先生…………谢……谢……你……了…………」

在少女印象里对自己这么温柔的也就只有佐藤了。失去视力和听力的少女自然而然的就把男人误认为成佐藤。

「是的,我就是佐藤哦。你必须赶紧休息一下。能喝水吗?」

小个子男人给瑠奈注射了好几支水和营养剂。虽然少女几乎每次都会吐,但是男人还是温柔的抚摸少女的背部帮助其呕吐。

之后过了20分钟左右,少女终于可以稍微活动一下身体了。现在正紧紧的抱着小个子男人,抓着男人的衣服,把脸埋在男人怀里抽泣着。

「好痛…………好可怕啊…………佐藤先生……谢谢你来救我…………」

「是啊。你受苦了。那么,我们差不多该走了。你坐在椅子上,我把你抱着一起逃出这里吧」

「…………既然佐藤先生你那么说了……我,会加油的…………」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少女,借着男人的支撑,坐在椅子上。这椅子也是铁制的,男人将坐在椅子上的少女的脚固定在椅子脚上。将少女的双臂牢牢固定在扶手上。

慢慢恢复意识的少女,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坐在铁制椅子上,手脚都被牢牢固定住。连腰和肚子都被用皮带固定住,这感觉很不舒服。

待视力和听力都恢复后,少女开始确认现状。少女立马开始寻找名为佐藤的男人。但是哪里都找不到。自己还是在拷问室里,还被束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咦…………佐藤先生不在这里啊…………」

小个子男人走向少女的面前。

「……? 我就是佐藤哦。我是拷问官佐藤。你就是藤咲瑠奈小姐吧。今天由我来负责对你的拷问,请多多关照」

在少女面前低头的拷问官如此说道。

「啊啊…………」

是啊。因为暴力团体的男人们过于残忍的私刑而完全忘记了。这个私刑只不过是拷问官到来之前的欢迎仪式而已。而且偏偏把拷问官和佐藤先生搞混了。给我时间恢复到可以说话,也只是为了之后的拷问吧。

从现在开始,就是真正的拷问了。

「藤咲小姐,这真的是灾难啊。老实说,水刑,鞭打,三角木马这都是啥时候的东西啊。没关系的。我会让你体验真正的拷问的。拷问才不是那种小孩子玩闹的东西呢。我必须让你见到更多的为人类的恶意所服务之人的美。」

「我,真的不知道…………所以,也没有拷问的意义吧……?」

拷问官靠近少女,用手抚摸着少女的脸颊,直直的看着少女的眼睛。

「藤咲小姐……。你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你的那双眼睛里应该充满恨意才对。但是,并没有这样。对于毫无道理的非难并不憎恨,而是选择忍受这一切的眼睛。这是典型的知道却想隐瞒之人的眼睛。你这么年轻,这很棒。因为我也想好好享受拷问的过程,所以请不要轻易的就交代一切哦。」

认真的话语和冷酷的表情,但作为拷问官确实很优秀,一眼就看穿了少女的心思。

就这样拷问官在超近距离里一直看着少女的脸,抚摸着少女的脸颊和头发。不久,拷问官好像发现了什么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啊啊……。你长的可真美。这是想要忍受非难和痛苦之人独有的美。我虽然是拷问官,但我其实最讨厌拷问了。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一直以来,良心倍受折磨。每天都会为被我拷问过的男人化成噩梦向我袭来而感到十分头疼。我如果不是被威胁的话。也不会做这种工作。…………但是」

拷问官说着更加接近少女的脸,然后亲了一口少女。之后,迅速离开,微微一笑。

「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毫无顾忌的尽情拷问!因为,向你这样的美少女生来就是被拷问的吧!没有必要感到良心不安。我要充分利用至今为止积累的技术和经验,彻底折磨你,拷问你。我可以很自豪的说你会是人类历史上体验过最多痛苦的人。所以,请你也加油忍耐。在这样一个充满非难的世界里,想要寻找美丽之物的话,除了忍受非难之人的美以外别无他物。」

「…………。」

看来不是能用言语沟通的对象。

但是,如果这个男人是拷问专家的话,实际上也是一个机会。拷问重要的是得到情报,在此之前应该无论如何都要避免杀死对象。如果暴力团男人们那玩笑般的私刑在继续一点点,我就会死。但是,这个男人好像有作为拷问官的尊严和原则,不会犯在没有得到任何情报之前就杀死我的错误。

也就是说,只要我不说出莉奈的下落,我就不会死。

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我只能努力活下去。如果我没能忍受住痛苦,说出了莉奈丧失记忆和改名的事情的话,而且现在的名字和现居地我还说不出来,之后肯定会按原计划杀掉我的。然后,他们会调查莉奈的下落,说不定就会在某处找到她,然后她会和我遭遇同样的事情。

所以,我和莉奈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只能忍受接下来的拷问。即使忍住了,我得救的可能性也很低,但是通过争取时间,比如突然有警察闯入(奔着强奸我的目的),之后被暴力团伙保护,然后又突然发生大地震,由于巨大的冲击我得以解开拘束,顺利脱出。那样的概率虽然很小,但还是有可能的,比起告诉他们马上被杀要好的多。

嘛,就算运气很好,成功脱出。这离死不远的身体状况怕是也没得救,虽然最后可能不会死,但现在还是想尽量减少损失。

我又想起了腹击交男曾对我说过的话。我知道我是个精神脆弱的人,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个忍耐力很强的人。我知道我自己也并没有直面困难的坚强。我害怕,讨厌被人弄疼。现在已经疼得不得了了,害怕的不得了,想忘掉妹妹的事情,大声哭喊出来。这是遭遇痛苦之前的自己的喃喃自语。

但是,我不想再这些为理由而逃避了。

[我想确认一下,这位小姐是知道自己妹妹现在的下落是吧?]

[是的。因为风俗店的事情,她应该被某些人保护着,但是具体的位置我们就不太清楚了。警察和医院都没有相关的目击情报]

「那样的话,把小姐的父母抓来一起拷问,效率不是更高?问题也能马上得到解决 」

「但是这家伙原来的家已经被拆掉了,父亲下落不明。在福冈的母亲的老家也已人去楼空。看样子有人已经提前动手了。说起来,父母们都不怎么在意孩子的事情。但是,经过调查,听说这对姐妹的关系很好。这家伙不知道妹妹的下落,然后就再也没见面,怎么可能呢。这小鬼肯定在隐藏关于妹妹的事情,这之后就是你的工作了」

[请放心交给我吧]

拷问官走向被绑在椅子上的少女。

「藤咲小姐,姑且问下你打算说出妹妹的下落了吗?」

「我不是说了……我真的不知道的吗……」

「看样子没有要说的意思呢。正好。让我们开始愉快的拷问吧」

少女坐着的椅子旁边放着台子,台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拷问用具。从注射器,针等小道具,到铁夹子,小刀,小型电钻等大型用具都有。少女为了不去看这些道具,拼命的转过脸,但是从咔嚓咔嚓的声音中想象道具的样子,少女的身体因为剧烈的恐惧不住颤抖。

前方高能,不喜勿入(认真脸)

有点蛋疼的描写……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五章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四十七章 >>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59736p

大多数为翻译作品,虽然无法保证速度,但会尽量保证质量。(๑>؂<๑) 谢谢各位支持(๑• . •๑)声明:本作品只在伊莉论坛,黑沼泽,和P站发布,其余地方均不是本人发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