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lemonman ♥

蔓德拉的坠落 第二章

目录

蔓德拉的坠落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早上好啊,小可爱。”吱呀的声音传来,一道光束伴随着大门的缓缓打开涌入这个昏暗的房间(博士的办公室在最上面,向阳哦)。温暖的阳光径直照射在蔓德拉苍白的脸上,她将脸迎了过去,似乎想要拥抱这来之不易的光芒,但是,一道逐渐扩大的黑影却渐渐占据了她的视野。

黑影轻轻地将门关闭,橘黄色的阳光被冷冽的白炽灯光所替代,视野仓促的转换令蔓德拉产生了稍许的晕眩。她晃了晃头,定睛看向了那个欺骗她的男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深池的士兵是不会背叛他们的首领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语毕,她闭眼扬起了脖子,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博士被她的样子逗乐了,在桌子上放下了带给她的早餐:“想不到粗鲁的小姑娘在临死前居然变得文邹邹的,既然如此,我就遂了你的愿吧。”博士将冰冷的泛着寒光的餐刀缓缓移到她的脖子上,锋利的餐刀令她的皮肤上渗出了血珠,经历严酷训练,本来应该无视这类微小创伤的她在不知名的原因下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痛苦,她的睫毛轻颤,嘴中发出了闷哼。博士满意地收回了餐刀,在餐巾布上擦了擦些许血迹:“这就是你赴死的勇气?看来和你嘴里的忠诚一样可笑。好了,停止你的扮演游戏,好好吃一顿早饭吧。”

博士坐在床边,解开了她双手的镣铐。令人战栗的痛苦如退潮般散去,少女被浪潮送出了痛苦的海洋,冷汗将她的衣服和床单打湿了一大片,随着些许的喘息,她颤巍巍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手,面露仇恨地看着这个面露微笑的男人:“不过是你的一些手段罢了,若不是如此,我怎么可能。。。”博士的手突然向她伸了过去,纵然她的意志还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抵触,但是她的身体却已经记住了他带来的痛苦,她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身子,但是博士的手却在下一瞬间缩了回去,她先是面露惊恐,然后突然反映了过来,她明白了,这个男人只是在戏耍她,他根本没把她的反抗放在眼里。她张大了嘴似乎想要咆哮,但是看着男人的微笑她又不自觉闭合了她的嘴唇,她不想再感受刚才的痛苦了,她甚至不想理解她的感觉为何被如此放大,她的大脑已经开始选择性遗忘刚才的经历,她现在只想要离这个可怕的男人远一点,再远一点。

看着她逐渐温顺的动作,博士明白,力量的关系已经颠倒,这个聪明的女孩已经暂时明白了她的地位,短时间内应该是无法再激起她的斗志了。他努了努嘴,似乎是对这个女孩如此快速的屈服感到无趣,但是计划已经达到了,过度的刺激只会让她歇斯底里,她需要一段时间来思考,美丽的画卷是离不开精妙的留白的,而这段留给她的时间,将会是她调教生活最开始的留白。博士的身影慢慢远去,随着大门的缓缓关闭,少女的恐惧也渐渐远去,但随之而来的,便是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产生的后遗症,恍惚,头晕,恶心,在一阵阵恶寒之后,她的身体情况急逐渐稳定,但她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她如果想要活下去,仅凭瘦弱身体储存的糖原是无法支撑她的,她需要摄取养分。

桌子上食物的馨香逐渐向她飘去,源自DNA的记忆让她无比渴望这些高热量的食物,但是她知道,他在看着她,她如果吃下了这些食物,她就向他示弱了,甚至有可能再也抬不起头。她的思想在进行激烈的斗争,信仰与求生欲在互相厮杀,但是她又忘了,她所剩无几的糖分怎么可能可以支持如此强烈的脑力活动呢。她的身体在恍惚中扑向了精美的餐盘,她回过神来时,新鲜小麦味与被双手挤压溢出的面包香味已经笼罩了她的鼻子。只是一口,应该没问题的吧。她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咬了一下牛角面包的酥皮。从没有这么一天她会觉着一份小小的牛角面包会给她带来如此的满足感,酥脆的外皮在她的舌尖舞蹈,松软的面包在她的齿间膨胀,蓬松的面包丝填充了她的空虚,在她感慨于这份面包的美味时,她的手中已经空空如也。既然如此,就吃光这些吧,我只是为了不在他的酷刑下死去,我还要活着为首领效力,首领一定会救出我的。她给自己寻找了一个借口,惶恐的内中顿时被空虚的荣誉感填充,她不断重复着刚才的想法,在一层层的自我暗示中,她似乎真的成为了一位壮士,可是她狼吞虎咽的姿态却暴露了她仅仅是一个屈服于食物的囚徒。牛奶的甜腥味,苹果的清香,所有的美好都无法形容这份来自罗德岛的馈赠。她一边进行着自我的暗示,一边享受赠与她的食物,如果在她前面放上一个十字架,她是不是像一个正在享受圣餐的信徒?

透过摄像头,博士清楚地目睹了这一切。“她的样子真像一个虔诚的信徒。”风笛正在博士的办公室作为助理整理文件,不经意间,她看到了监控屏幕上的画面。博士失笑:“可惜她已经被她的撒旦抛弃了。”博士摸了摸下巴,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中午你就代我去给她送餐吧,顺便把新衣服给她换上,你看她现在湿漉漉的,这样对她的身体不好,我可还要从她嘴里得到你队长的消息呢。”风笛望向的眼中流露出一股暖意,纵然他对待敌人的方式很残酷,但是他对我们是真的很温柔。风笛心想着,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博士摇了摇头,看着充满热情的新任助理,这位助理自然还没有意识到敌人的顽强,纵然她已经开始退却,但是十几年洗脑筑起的高墙岂会在一天之内从外面瓦解?博士拿起钢笔,在一份份清单上进行修改。万里之堤溃于蚁穴,坚固的城墙只会从内崩塌,会有这么一天,她会完完全全把自己展现给我的,随着最后一笔的划下,博士伸了伸双臂,骨骼的脆响从双肩传来。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午饭时间如此之快,看来我上辈子一定还是个工作狂,博士耸了耸肩,准备去享受他的午餐。但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密室传来的惊呼。博士面露了然,微笑着向着密室走去。

只见风笛拆开了装着衣服的包裹,引入眼帘的是一件薄如蝉翼的轻纱,而这轻纱却是如此暴露,目测过去,仅可以堪堪盖住那盈盈一握的乳鸽,而下半身却是仅有一条T形的绳线和两条丝袜。纵然风笛和蔓德拉再无知,也是明白了这个东西的用处。愤怒,害羞,不同的表情呈现在不同的女孩身上,为这个阴暗的密室平添了不少趣味。看着大门的打开,风笛投过去了求助以及不解的目光:“博士,这这这,为什么会是这种衣服,这衣服不是用来。。?”一旁的蔓德拉似乎是认同了风笛的提问,两个立场截然相反的人以同样的态度面对着这个始作俑者。“别这样看着我,emmmm,或者说这也是罗德岛的一部分。”博士思考了一下,以一种带着莫名深意的笑容看着这两个人。“好了风笛,帮她穿上这个衣服吧,你也想尽早知道,对吗?”虽然是疑问,但是风笛却听出了其中不可否置的命令语气,长期服役的习惯令她很快进入了执行命令的状态。就当是罗德岛的审讯方式好了,风笛心想,她也确实见过处理敌方特务的方式,对于过于顽强的敌人确实需要一些特殊的方法。

但是一旁的蔓德拉却不是这个想法,随着捧着衣服的风笛的慢慢接近,蔓德拉尝试从手中凝聚一丝风沙,果不其然,罗德岛不可能如此放松对她的控制,抑制剂的效果没有一丝的消退,浑身无力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为了不让自己的贞操丢于这个恶魔,她恶狠狠地威胁道:“如果你刚让我穿上这个,我一定会趁着你无法控制我的时候自杀,我要让这个婊子活在一辈子的愧疚之中!”她明白她没有任何筹码威胁那个男人,但是她可以从他身边的人开始。

风笛的脚步顿了一顿,求助的目光又投向了博士。博士似乎早以料到,他以幽幽的口气说道:“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我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不会以任何的强制手段逼迫你,但是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如果你能完成我的命令,我就会把你送回深池并送上赔礼,反之你必须告诉风笛她队长的下落,如何?”“如果你故意命令我做一些完不成的事情怎么办,你可不是什么好人”蔓德拉产生了一丝动摇,如果,如果我坚持下来了,我是不是就可以逃离这个魔窟了,想到这里,蔓德拉为自己争取自由的想法愈加强烈,“你必须保证你提出的要求不能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否则我就算死,也不会答应你的赌约。”“啊,是我疏忽了,抱歉”博士的态度出乎意料的温和,这让她产生了她真的可以离开的幻觉,“那么我们立上一份字据,如何。”博士回头从办公室中抽出一份契约书,在上面拟下了双方的要求。“那么你可以看一下这份契约,如果有不合理你可以提出来。”

博士将起草的契约放在了蔓德拉的身前,如他承诺的一般,他真的加上了她的要求。蔓德拉的神情逐渐柔和,就算自己输了也能毁约,生死自己还是可以掌控的,她心想着,然后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既然如此,我们的赌约成立了。”博士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缓缓收起了这份契约。“那么现在,请风笛小姐为她换上这套衣服吧。”博士用笔敲了敲桌子,提醒了一下在一边发愣的风笛。风笛反应了过来,伸手就准备脱掉蔓德拉的衣服。此时蔓德拉紧咬牙关,小声说道:“衣服我会穿上,能不能请你先离开这里,毕竟你是男。。。。”“不能哦蔓德拉小姐”博士微笑着指了指这份契约,“你刚才可是承诺过的,一切不超出你能力的命令都是要遵循的,你不会刚开始就要毁约吧,那么我只能对你进行惩罚了。”说罢,博士又举起了餐刀,餐刀的寒芒映照着少女惊恐的眼神。

“换,我换,我马上就换。”少女不自愿地脱下了衣服,露出了她姣好的身体。一天的折磨并没有令她的姿色逊色几分,反而露出了病弱的媚态,白皙的皮肤如羊脂玉一般凝滑,雪白的双肩微微颤抖,似乎在诉说主人的害怕,无助的眼神令每一个男人心怀荡漾,而认命般的,敞开一切的表情使人狼性大发。但是在她面前的是风笛,漂亮的好女孩怎么可能对另一个漂亮的坏女孩心怀怜悯呢,她面色通红地为蔓德拉穿上淡粉色的轻纱,淡粉色与少女微微泛红的肌肤形成了最为漂亮的风景画,纵使博士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这强烈的视觉刺激还是冲击到了他,“刚开始以为你只是风笛的赠品,没想到你也是一份大礼”,博士以两人听不到的声音自言自语。

双耳通红的风笛拿起了那个纤细的线圈,将它缓缓套在了蔓德拉的双腿上。白色的线圈一圈一圈向上前行,仿佛在两根光滑的玉柱上攀登。在最上方,风笛掰开两个臀瓣,让丝线嵌入柔软的股间,而线圈则在翘起的臀瓣上收紧,丝线深入少女的秘地,幽邃的深色领域中链接的白色导线令人心头涟漪。而微微透明的丝袜从青葱般的脚趾套上,极佳的触感从脚踝慢慢包裹上大腿,蔓德拉喘气了粗气,脸上微微冒汗,她不明白上午感观放大的感觉为何延续到现在,但是这种感觉是她没有体验过的,绝妙的感觉包裹着肌肤,敌人注视着她的胴体,背德的刺激感涌上心头,多巴胺在教唆着少女放开她的心神拥抱独属于她的快乐,但是少女的矜持却不允许她达到想要的状态,这无疑是一份酷刑。而一旁的风笛却不知怎得也感受到了蔓德拉这份莫名的刺激,随着她动作的一步步前进,她的脸颊也逐渐泛红,视觉和感觉上的双重刺激令这位未经人事的少女面红耳赤,十多年的军旅生涯封锁的情感在这场双份的刺激下逐渐觉醒。随着丝袜最后一丝折皱的抹平,两位少女不约而同地喘着气向后倒去。

博士隐去了指尖的些许微光,接住了微微瘫软的风笛,而蔓德拉则靠在床边的枕头上,似乎还在享受着刚刚的余韵。博士悄然微笑,一手扶着风笛,一手拿起了换走的衣物,缓缓地离开了密室。

又到了一章一次的作者碎碎念环节,这次国庆期间呢为了写这个玩意去图书馆查了一些心理学的论文和书,看了下包括齐加尼克,近因效应,门槛效应和巴纳姆的实验,哇,西方学者玩剩下的心理学和行为学是真的离谱,警惕打牌。咳咳,言归正传,这章最开始的示威是斯德哥尔摩的必要成因之一(建立不平等关系),然后这个博士的能力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了,这个方便我进行一些剧情的补充嘛,比如之前谈判为啥对面这么暴躁啦,蔓德拉怎么进入状态这么快,以及风笛怎么被环境影响的(其实是我想把风笛这部分写快点,慢慢来实在是太磨人了,我只想冲)。然后故事即将要进入主题了!虽然肉戏我了解的比较少,但是我会努努力给大家带来更好的观感的,希望大家能在评论区给我一些反馈,对了,最近很多地方气温骤降,笔者已经是瑟瑟发抖了,大家注意保暖哦,好身体才是冲的本钱,我们下一章再见

<< 蔓德拉的坠落 第一章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 thoughts on “蔓德拉的坠落 第二章”

  1. 年更了,最近出了些事情,脑瓜子嗡嗡的,运气好几个月,运气不好一年,在这里祝各位好运~拜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