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lemonman ♥

蔓德拉的坠落 第一章

目录

蔓德拉的坠落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泰拉历1098年1月,卡西米尔,罗德岛

“博士您好,请问现在还招募干员吗?”一位橙色短发,头上长着双角,拎着一个不符合她体型的巨大攻城矛的面容姣好的女孩开口说道,“陈辉洁向我推荐了你们,她说我的一些事情可能会在这得到帮助。”戴着黑色兜帽的人从文件堆积的小山中抬起头,伸手接过了简历。“唔,风笛,无源石感染特征,原维多利亚近卫学院毕业,曾服役于维多利亚特种部队。嘶,苇草在复述维多利亚事件的时候提到过你,outcast曾经也与你有过接触。想必你的事情与此有关了,无妨,罗德岛不会过问干员的过往,希望你能在之后的就职时间内与大家相处融洽。”博士接受了这份简历并录入了PRTS。

风笛的瞳孔突然紧缩,这位心直口快的瓦伊凡(种族,龙人)姑娘将内心的想法全部展现了出来:“苇草还活着,是那次事件中救出来的吗,那罗德岛还有没有救出其他人,比如一位手持大盾的菲林?”“嗯。。。当时跟随罗德岛接应人员撤离的确实还有其他人”博士沉思了一会,风笛的眼中露出了希冀的光芒,“但是很可惜,似乎并没有菲林,倒是有另一位名叫琴柳的瓦伊凡,她是维多利亚的前持旗手,在她的报告中是见过你的,看来她并不是你要找的人。”风笛叹了口气,寻找失踪的故人的路途总是布满了坎坷,一年的漂泊让她明白,罗德岛或许是她最后的希望。“那么博士知道深池的一个干部蔓德拉吗”风笛不抱希望地问道。“自然,深池领袖手下最忠诚的矛,小丘郡事件的屠夫之一,这棵毒草可谓名声在外了。”博士迅速回答,这些资料自然是被这位罗德岛的首脑所熟知的。“博士可不可以,想想办法帮我抓住她,或者,见一面,见一面就好。只要让我见她一面,我愿意签订罗德岛的终身合同”风笛咬了咬牙,诚恳地请求。博士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她可是维多利亚叛军的副手,不谈你的筹码是否合理,就论这个事情的危险性而言,我是不应该冒着干员损伤的危险去执行的。”

“博士,能不能。。。”“抱歉风笛小姐,这个事情我们应该从长计议,不妨在罗德岛先工作一段时间再进行考虑。”风笛的眼中冒出了泪花,“队长,看来我还是没办法找到你”,风笛擦了擦眼泪低下了头,小队各成员的音容笑貌一一浮现,永远无法忘怀的便是那个把她推出险地的,温柔的队长。见状,博士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风笛突然的抬起头,双手撑在了桌子上:“真的吗,真的有办法吗?”博士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又露出了笑容:“自然是有办法的,但是天秤另一端的你,能带给我什么呢?”风笛攥了攥拳头:“我。。。我可以教授罗德岛干员维多利亚正规军的训练方法,还有我在源石芯片的技艺上有很多心得,我。。。”

“抱歉风笛小姐,这些东西似乎无法打动我呢。。。。”博士摆了摆手。“那,那你需要什么?”风笛一脸为难:“只要您让我见她一面,您任何事情我都答应。”“唔?她关系的事情居然值得你这么付出。。。”博士摸了摸下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好吧我同意了。具体的事情之后再说,那么,请暂时签下这份终身合约,在此之后,我会让你见到她的。”博士从桌子最底层的抽屉里抽出一份合同,放在了风笛前面。“真的吗,谢谢博士!唉?可是我还没。。。”风笛显示一脸疑惑地看着博士。“对于如此危险的行动,无论成功与否罗德岛必然会付出巨大的代价,风笛小姐,这是必要的预付金”博士笑了笑,点头向她示意,“这很合理不是吗。况且你不会后悔的,罗德岛是这片大路上最为安宁的地方,或许你能在这里找到归宿。”近一年的漂泊让风笛明白,这个男人的话语里没有一丝的欺骗,不过这模糊的语句中似乎藏着些什么其他的意味,但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只不过是一位士兵,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在这片大陆上找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况且博士并没有任何恶意的举措。“或许他只是在以另一种方式招揽新的长期干员?”风笛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尝试了,队长,如果这一次我再找不到你,我就会将我的矛砸向深池。”风笛露出了决绝的表情,在这份合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哈哈,欢迎你风笛干员,接下来你可以去隔壁的办公室找一下阿米娅,她会带你去了解一下你的新工作,对于我对你的承诺,大可放心,罗德岛从来不做失信于人的事情,况且你已经是我们的人了,不对吗。”风笛不可否置,转身离去。博士缓缓地举起这份契约,欣赏着风笛在签字栏上清秀的字体,“真是个天真的姑娘,维多利亚的女孩都是这么的可爱,风笛也是,琴柳也是,啊,对于维多利亚,对于摄政王,对于outcast的死,深池是罗德岛绕不开的障碍,如果她能了解多一点,如果她再多争取争取,指不定就能把这个写进她的入职合同里。哈,是我想的太多了,这位傻姑娘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么多呢,也正是因如此,我的藏品才能如此轻易地增加呢,她一定会成为我最宝贵的玩具的。”博士大笑着,将这份卖身契录入了电脑,然后接着进行他未完的工作。种子已经埋下,接下来要做的,只是耐心等待。

泰拉历1098年4月,维多利亚小丘郡

破败,慌乱,断壁残垣与燃烧的野火,这便是泰拉的明珠。维多利亚的现状。繁华美丽的城市短短几天之内便可变成龙门的贫民窟,数代人的努力付之一炬,这可真是,“这可真是讽刺,对吗。”一阵嗤笑打断了男人的思考,但男人也不在意。发出声音的女性也没有了下文,沉默一直持续到二人进入帐篷,坐在谈判桌上。

“红龙,姑且这么称呼你,既然你选择隐瞒自己的姓名,那么我们便以流传在外的称号相称。”发出声音的男人头戴兜帽,在谈判桌前面门而坐“你也知道我来的目的是什么,罗德岛的精英干员和小队的损失总得有个说法的。”如刚才一般的嗤笑又一次传来,“精英干员?可笑,是指连自己的监狱都守不住,然后用自杀式袭击杀掉了几个废物的精英干员?这样的垃圾还需要赔偿,你以为你还在你的罗德岛上陪那只兔子玩过家家吗。这里是深池的领地,你的生死可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说罢,女人抬起了头,居高临下地审视着男人。“Doctor,如果你只是想用这个来消遣我的话,今天送回罗德岛的,就是一具烧干的尸体了。”

帐篷内的士兵似乎听出了主人的不悦,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帐篷内的空气似乎被寒芒所冻结,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但男人似乎并没有被影响,他耸了耸肩,双手撑住下巴,缓缓说道:“收起你那无聊的把戏吧,维多利亚的情况你我心知肚明,卡兹戴尔,整合运动,维多利亚正规军,乌萨斯,龙门,所有的势力都盯着你这场叛乱,但是所有势力又互相平衡。但是罗德岛呢,罗德岛就是这场盛宴的主刀人,我们挥下的每一刀都会决定他们能分到多少蛋糕,你们最终是成功篡权,还是说成为摄政王特雷西斯手下又一只玩偶呢?噢,可别忘了,你口中的垃圾可是几乎一个人肃清了你的高层,那么就算你的实力充足,你还有多少时间来填补空缺呢,围在外面的老虎们可是等不及了~”说罢,男人也抬起了头,配合这戏谑又略带威胁的话,红龙能看出他的兜帽下的冷笑。是的,没错,现在深池如同在钢丝上行走,虽然士气高昂,装备也是泰拉大陆上少有的精良装备,但是深池在这次多方云集的较量中仍然为弱势,因为,他们只是那位摄政王用于试探的卒子,充其量也只是较为强壮的卒子。

男人也不作声,任凭营帐中的士兵举刀靠近。“好了停下。”红龙烦躁地呵斥道,“你们退出去,我有要事商量。”营帐中的气氛骤然轻松了起来,随着整齐的脚步声的远去,整个营帐中只剩下了红龙,男人,还有深池的军需官。

“好了,说出你的条件,要怎样你们罗德岛才不会在近段时间内插手。”红龙问道。“女士,把选择权交给你的对手可不好。”博士哈哈大笑,直到红龙面露难堪,“不多,我只需要你方阵士兵的战阵训练方法和盾牌的制造技术。”“绝无可能!”红龙愤怒地在桌子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五指印,“好大的胃口,我看你是不想活着离开了。”“ohhhh,别生气女士,看来我的请求对你有些为难,那么我们不妨换一个简单一些的条件。”博士扶正了有些移位的桌子,“三千人份的物资,三百万龙门币(罗德岛半年的产出),如何。”“就这些?像你这样的恶魔居然如此仁慈?”红龙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强烈的反差让她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军需官扶了扶额,咽下了即将说出的话,毕竟触怒他们的首领并不是一件很有理智的事情,很快红龙便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重大的错误,她将第二次的选择权交给了这个恶魔。”哈,红龙小姐如此大方,那么我就却之不恭了。”男人缓缓伸出来他的指头,“我还要一个人。”“谁?”“屠杀小丘郡的蔓德拉。”红龙愣住了一下,然后又释然了“原来如此,你打着用她来收买人心的买卖,这下那些感染者似乎要对你们感激涕零了呢,毕竟你们为他们报了仇。不过她可是我们耗费无数资源培养出来的,你之前的要求不能算数。”“nonono,女士,这笔帐可不能这么算。”博士双手合十,撑住了自己的头,“她只是你的一条忠犬,自然有其他的替代品,而我却因她损失了几位优秀干员,那么,我之前的要求是不是应该翻倍呢?”红龙的脸上的怒容重新浮现,被自己的冲动又一次回击,她如鲠在喉,数秒之后,从她紧咬的牙关中蹦出几个字,”我答应了,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博士耸了耸肩,向门外走出去:在门口的时候回头说道:“后天我就会离开小丘郡,希望届时能在小丘郡的驻点准时看到我要的东西噢~”随着拉长的声音渐行渐远,营帐里燃起了紫色的火光和陶瓷摔碎的声音。“罗德岛,罗德岛!”红龙的眼中闪烁着火焰,“等着吧,我一定要把你们一个个烧成渣滓!”

泰拉历1098年4月,维多利亚小丘郡罗德岛暂驻地

一位身着淡绿色衣服,白色丝袜,身材匀称,有着姣好面容的猫耳少女随着一车物资来到了罗德岛驻地。”这里就是大人所说的地方了吧。”少女从随行的车中走出,打量着罗德岛的暂驻地。

时间回到博士离开的第二天。“蔓德拉,你是我手下最为优秀的干部,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将作为我们深池的大使,前去罗德岛进行交流,并且为我监视他们的动向。”红龙摸了摸她的头,蔓德拉露出了享受的笑容。“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合适吗。”她似乎对自己有些不自信。红龙不断地揉捏她的耳朵,直到她扑在她的怀里发出阵阵喘息,“当然,只有你是我最信任的副手,这个任务只有你才能完成,莫要辜负我的期望。”少女的脸颊出现了淡淡的红霞,狂热地回答她至高无上的首领:“是,大人,我必将完成好您给我的任务。”红龙满意地拍了拍她的头,“好了,你去准备一下吧,等我登上维多利亚王位的时候,我必然会将你迎回来,然后将罗德岛尽数焚毁。”红龙的眼中露出一缕寒芒,但是很快又内敛,看着少女欢快的背影,她收回了刚才的笑容,面容逐渐变得冷漠,扭头对身边的副官说道:“让士兵们整理行装,我们要抓紧时间攻占伦蒂尼姆了(泰拉大陆维多利亚首都,音译伦敦)”说罢,转身进入了营帐。副官看了看二人远离的身影,摇了摇头,开始对其他人发号施令。

在少女环顾了一圈之后,罗德岛的博士慢慢从驻地走出。他看向这位美貌,但是手上沾满了无数无辜者鲜血的少女,露出了职业式的笑容,“欢迎你蔓德拉,红龙已经告诉了你要做的事情了吧,那么接下来,我将带你回罗德岛,希望你在这段时间过得愉快。”蔓德拉面露不悦,凌空漂浮,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博士,“肮脏的臭虫,谁允许你直呼我和大人的名字了,如果我在这段时间内有任何的不愉快,你们是否能承担得起大人的怒火。”空气中弥漫着源氏技艺发作的尘土,似乎要给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博士一个威吓。但是博士仍然只是保持着他职业式的微笑,任凭尘土折皱了他的衣服。“无趣,这般胆量都没有,废物就是废物,真不知道大人要我来干什么。”蔓德拉收起了弥漫的尘土,从空中飘回了车内。

随着引擎的轰鸣,车队驶入了罗德岛(是移动城市噢)。看着车队飘扬的尾焰,博士的脸上出现了真正的笑容,而笑声则从开始的轻笑逐渐狂放,“哈哈,真是有意思的女人,红龙对于这样的弃子完全没有重视,但是她还为此沾沾自喜,不愧是工具,真是如此可悲,但又如此有趣。我已经忍不住,要看到她跪在地上的哀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泰拉历1098年4月,罗德岛

“你们这些肮脏的虫子就让我住这个地方?”蔓德拉看着罗德岛的敞亮的会客厅,很难想到一个个肮脏的词汇是从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女嘴里说出来的,“你们罗德岛的驻地就像粪池一般令人作呕,很难想象这样猪圈居然能住人,噢天哪,一张床,一个屏幕,一张桌子,一个沙发,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深池的贵宾的?要我说,你们这个地方不如毁了重建。”她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用源石技艺扬起的尘土大肆破坏。随行的罗德岛干员眼露寒芒,手已经不自觉地攥住了刀柄,似乎随时都会暴起斩杀这个无礼的狂徒,博士看出了他的愤怒,小声对他嘀咕了两句,在一声轻哼之后,把微微出鞘的刀放了回去。”尊敬的蔓德拉小姐,干员们没有提前迎接你的到来确实很抱歉,可否移步我的办公室,等待他们为您布置好环境之后,您再进行考察,这样如何。”博士以无可挑剔的礼仪,诚恳()地对这位正在发泄不满的女孩道歉。她本来就只是为了给罗德岛找些不快,看上去罗德岛确实和他们之前表现得一样不堪。蔓德拉心想。“那好,现在带我去你的办公室,一天之内我要看到一个全新的,符合我身份的休息室。”四散的沙土逐渐停歇,在博士的带领下,她前往了罗德岛的中枢,博士的办公室。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那位随行的干员冷冷地笑道:“哼,我敢保证这是你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随后,干员的身影渐渐隐去。

“欢迎来到我的办公室,蔓德拉小姐。”博士热情地向她介绍着他的办公地点,“这是我日常工作的地点,在接下来也会变成你的常驻地。”“你们就在这么杂乱的地方办公?整个罗德岛这么废物和你脱不开关系吧。”少女还是一如既往地毒舌,“什么?我的常住地,你是要把你的罗德岛拱手送给深池?看在你如此谦卑的行为,我会给你们留下一个宿舍的。”她心情大好,在她看来,凭借她的个人实力,如此轻易就获得了一个庞然大物,这无疑会得到她的首领大大褒扬。在蔓德拉沉浸于自己的幻想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办公室门,悄悄掩上了。

“是谁?”随着门吱呀地关上,蔓德拉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真是美妙的白日梦呢,蔓德拉小姐。”博士一边鼓掌,一边笑道,“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是深池的干部,真是可悲,看来深池很快就要迎来他的末日了吧。”刺耳的笑声不断刺激着蔓德拉的耳膜,暴怒的她立刻想要用尘土将这个可恶的男人撕碎。“怎么回事,我的力量?!”她从漂浮的状态跌落,一个踉跄撞在了桌子上。“不,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她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叫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以为我带你来着只是为了让你看看?”博士凑了过来,蹲在她的前方,“有个人可是想见你很久了呢。”他拍了拍在会客厅时粘在衣服上的尘土,随后站了起来,背对着蔓德拉离开。正当她想爬起身揪住男人的衣服的时候,一杆破城矛狠狠地扎在了她的前方,她被强烈的气浪掀翻在地。等她回过神来,一个橘色短发,头上生有双角的少女拔起了这杆长矛,并抵在来她的鼻尖上。“好久不见,你这个吃人的毒草。”风笛带着快意说道,“没想到吧,当初的幸存者回来复仇了。”“你是谁?我什么时候见过你?”蔓德拉惊恐地回忆着。“维多利亚,小丘郡,号角小队,想起来了吗?”矛尖又向前延伸了一段距离,一滴鲜红的血液从笔尖流过下颚。“哈,那个把队友丢出去,最后只剩一个人面对我的小队?”鼻尖的刺痛和嫣红的血液似乎刺激到了她,”没错,她最后怎么样了?快告诉我!”风笛的矛刺得更深了。全身最脆弱的地方被如此折磨,她首先发出了痛苦的呼声,但是这痛楚似乎对她的刺激更深了,她在短暂的失神后开始疯狂地大笑,“看来你是在找最后那个人了,我可以高兴地告诉你,她被我的石柱给砸成了一块又一块的肉饼,你知道吗,她被我逼在墙角的时候跪在地上求我,她居然还尿裤子了,她还给我说她把你丢出去是因为你妨碍她逃跑了,没想到我没中计,于是我大发慈悲地碾死了她,她临死前的哀嚎是那么悦耳,哈,哈哈哈!!!噗。。”愤怒的风笛一脚踹在了她的胸口,蔓德拉被这一发重击给钉在了墙壁上,随后瘫软地滑落,双脚分开,昏迷的脸上还残存着疯狂的笑容。”好了风笛,停下来吧,你也知道她是故意激怒你。”博士拦住了正要投掷长矛的风笛,“像她这样的人可不能如此轻易杀掉,她应该付出更多的代价。”风笛狠狠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算你走运,博士今天留了你一命,但是你放心,等我知道了队长的下落,无论是生是死,你都逃不掉这一劫的。”说罢,风笛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准备离开。“欧,请等一下我的小风笛,你不能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职人员和这么一台杀人机器在一起,你应该陪我把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博士叫停了即将离开的风笛,并示意她带着蔓德拉跟上。风笛拎起了昏迷的的蔓德拉,跟着博士来到了办公室旁边的小储藏间。

“欢迎光临我的秘密房间。”博士旋转了一下在墙角的按钮,一个暗门逐渐浮现在了他们眼前。“请进,这以后将会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风笛打量了一下这个风格明显的类似审讯室的房间,点了点头,“还是博士你考虑周到,就这么杀了她太便宜她了,对她这样的侩子手就应该审判后丢进监狱,让她生不如死。”博士咧开了嘴角,这个维多利亚的少女是如此的单纯,她甚至不明白折磨人的方法是什么,甚至连这间屋子的用途都没看出来。这样真的是,太美妙了。背对着风笛,博士愉悦的笑容自始至终都没有停下,将一朵莲花和一抹毒草放在一起,在一步步切开毒草的过程中将这朵莲花染成属于他的黑色,怎么会有如此幸福的事情。似乎是迎合这卑劣的想法,博士的身体开始不自主地颤抖,甚至几个深呼吸后才能停止它的欢呼。

风笛把昏迷的蔓德拉仍在了房间里唯一的床上,然后回头询问博士:“请问我们是直接开始审讯吗?”“不不不,今天你过于激动了,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审讯都没有好处,等到你平复一下心情之后我们再开始吧。”博士从风笛的身后揽住了她的腰,她的身体明显僵硬了起来,然后又缓缓地松弛。博士对她的表现满意极了,拍了拍她的右侧腰部,“你果然还记得我们的约定,放心,我一定会让她吐出真相的。”对风笛而言,与异性如此亲密的接触还是第一次,这位单纯的少女挣脱了博士的怀抱,俏脸微红,然后又迅速冷静了下来,“博士,能不能等我知道队长的下落后再。。。。”博士哈哈大笑,点头示意,得到答复之后,她快步离开了这间密室。语言上的冷静并不能掩盖她原来越快的,越来越慌乱的脚步,博士又一次露出了笑容,“真是有趣的姑娘,我们之后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有趣的。”然后他将目光缓缓地移到了蔓德拉身上。然后将她的四肢分别扣在了床四角的手铐之上。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注射器,将绿色的液体缓缓从颈部注射进了她的身体。蔓德拉的身体开始不住地抖动,强烈的痛苦弥漫了全身,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哀嚎,如此痛苦令她从昏迷中醒来,在几声尖叫之后,她尝试咬紧了牙关,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到:“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啊!”一记耳光糊在了她的脸上。博士摩擦了一下他的右手,似乎在回味刚才的触感。然后,缓缓地说道:“你就是这么称呼你未来的主人的吗,毒草。”博士顿了顿,用手指摩挲着她的俏脸,“刚才给你注射的是源石抑制剂,唔,你自然是听过他的效果的,它可以抑制感染者体内的活性,那自然,这个增强版的药剂可以抑制你调用源石技艺的能力,我可不想,在明早变成一具土蛹。”说罢,博士将一个软木塞塞进了她的嘴里。“那么,晚安,小家伙,还是你刚刚上岛的时候我对你的那句话,希望你能在之后的日子里过的愉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随着密室的最后一丝光线被旋转的大门吞噬,蔓德拉激烈的挣扎也开始停息,今天的遭遇已经过多地消耗了她的精力,加上抑制剂的效果,她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可怜的蔓德拉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但这对她来说也是好事,不是吗,至少,她可以安稳的度过这个夜晚了。

看了这么久了,自己来产点粮。笔者是个习惯看剧情的人,虽然写这个故事主要目的是为了发泄,但是还是希望逻辑是贯通的,包括对于双线的调教啊,心理上的压迫啊之类的(欧拜托,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我一直觉着肉体是辅助,从心理层面的转变才是tj文的爽点)。然后就是文笔可能不是很华丽,希望各位多多包涵。对与之后的章节,每一章的字数大概还是这么多,如果有什么建议希望发在评论里让我看到,谢谢各位~

蔓德拉的坠落 第二章 >>
1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8 thoughts on “蔓德拉的坠落 第一章”

  1. 很不错,而且人物还原度特别高,除了这个愉悦博士,特别不错,文笔剧情也不错,点赞期待一下

  2. 一边调教曼德拉一边潜移默化的影响风笛?这个有意思

  3. 去萌百了解人物,看到评论区写,妹妹吃了没?没吃吃我一拳!看来这个角色属于玩坏没人心疼的啊,加大力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