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四章

自动饲育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老实说,红龙很好奇在这所他们已经住了四年以上的设施,能发生什么事让少女惊讶。

红龙放下被自己的敏感身体折磨许久,现在已经恢复平静的莎莲娜,站起来跟着依祖走了过去。莎莲娜虽然刚刚高潮过双腿还在发软,也马上自动地站起身跟了上来。小P跟在她后面。

红龙示意莎莲娜在沙发上休息就好,但莎莲娜紧紧抓着红龙不撒手坚持要跟着。于是四个人一起走到了餐厅。

四个人里只有莎莲娜穿了鞋子,走廊里只有莎莲娜翘挺的乳头,还有小豆豆上挂的铃铛跟着她的脚步声发出轻快的铃声。走廊里同样遍布高级装潢和各种科技感的轨道、面板和接口。地板看起来是大块的高档云纹大理石,但踩上去却有一层完全透明的镀膜,赤脚一点儿都不会感觉冰凉。

餐厅的距离不远,中间只相隔了两个房间,一个是一间布置考究的休息室,另一个则放了一些不明所以的奇怪设施。红龙走入这间餐厅,这里不算十分宽大,看起来大约两三百平方米,有一张有两层转盘的大圆桌和五六张四人用的小桌。奇怪的是,每张小桌边都附带了一张看起来很像沙滩和游泳池用的那种躺椅。墙壁是花纹素净的白色壁纸,墙边放满了和吃有关的各种机器和面板。

大桌上已经满满放好了一桌食品,上面的东西看起来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从本地的廉价小吃到经典的高档料理,还有不知名的异国食品。比如说,红龙注意到,一盘点心里就掺杂了古老工艺的本地糕点和某个欧洲小国特别冷门的特色风车造型糕点,和现代工艺生产的奇怪饼干。那条造型很夸张的红色烤鱼是巴西特产,用芭蕉叶裹上木薯粉丢到炭火里面烤,一看就是当地渔民才用的粗暴方法……感觉与其说是精心准备的宴席,不如说是全球食品随机大拼配。

“哇……好多好吃的……”小P和莎莎看起来同样吃了一惊。

红龙好奇地询问:“你们是第一次见到吗,平时你们这里都吃些什么?”

依祖稍微侧着头想了一下,回答:“其实和今天的感觉也差不多啦,不过平时都是到这个时间机器人会给大家一个人准备一份的,这样子准备一大桌种类还这么多,人家还从没看见过。”

哦,红龙明白了。这很可能是因为他。

“这里不是还有其他女孩子吗,她们不出来吃东西吗?”

“呃。”依祖轻轻皱眉吐了吐舌头。

“莎莎想,琳姐姐和米尔莲姐姐今天应该已经睡了,她俩昨天也是一晚没睡好呢。莉莉姐姐的话她本来吃东西很不方便,来的话大概出来也只是在旁边看着吧……不然就是负责给依祖姐姐喂饭咯。”

是不是还少了一个人?不过这里的怪事太多了,红龙决定暂时不予追究。

红龙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下午六点了,那么要吃饭吗?

依祖甩了甩头发:“当然要吃!不过莎莎先来给我绑头发!”

“姐姐的发圈呢,还在这里吗?”

“嗯嗯,用带着小熊的那个就好啦。”说着,依祖微微弯下了药,撅起了小屁股。

莎莲娜将手探到了依祖的大腿根,然后将手指尖轻轻探入了依祖的小穴,然后拿出了一个沾满依祖爱液的小圆筒,从里面挑拣出依祖要的发圈。

红龙不禁哑然失笑。这孩子经常这样子带东西吗?

“嗯……其实,人家的下面很灵敏的,不仅能用来做,还能用来抓东西不会掉出来……”

此时小P已经坐在桌前开始将嘴巴塞得满满的了。

依祖在绑好马尾之后也坐到了桌前,和莎莲娜小P三个裸体的女孩子紧紧挨在一起,依祖双臂全无,如果不用小脚来拿餐具,只能靠两个女孩子来喂她,但三个人你一口我一口配合得却十分默契,看起来她们这样的日子的确是融洽地过了很久了。

“小P姐姐,人家要牛奶~”

“嗯?……哦,嘿嘿,等咱拿个碗哈~”小P用自己的大奶子几下就挤出了多半碗浓郁的乳汁。依祖将小脸埋到碗里啜饮,喝得嘴唇上一层白白的奶霜。

红龙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三个女孩子可爱的吃饭方式。

不知不觉,三个女孩子已经吃了一个多小时,才陆续表示吃饱,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半了。红龙本来是一个人住,回家其实除了摆弄锁头和打游戏也没有事情做,不过他觉得这种时候应该还是试探性地问一下。

“那个,谢谢各位小姐姐款待,我要回去啰。”

红龙本来觉得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出现的合理答复只有两种:要么就是被挽留不要走,要么就是女孩子们会礼貌地回答:好的。

但这两种反应都没有出现。

餐厅里只是忽然死一样的寂静。

红龙抬起头,发现三个女孩子脸上的表情全都凝固了。

那是一种茫然中混杂了若有若无的悲伤与恐惧的表情。

“呃……?”

“呜呜呜……”莎莎的表情梨花带雨一样马上就要哭出来。

看起来对方还是不想让自己走。不过问题在于,好像她们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情况。

“啊……咱,咱还是希望小哥哥你不要走,不过……”感觉上相对成熟一点儿的小P先开口发言了。

“不过什么?”

“不过小哥哥走了的话,大家又会像以前一样整晚翻来覆去了……另外,小哥哥不是还没有见到米尔莲姐姐和另外两个妹妹吗……所以,不要走啦……嘛……”

不过,这种明显不情愿但又不敢直接挽留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哦,那我不走了。”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谢谢大哥哥!”“嗯嗯……”“最喜欢大哥哥了!”少女们的喜悦无法抑制地爆发出来。

不过红龙还是表示要出去打个电话,这房子里完全没有信号啊。

——

片刻后,红龙走出来时的大门,门外的走廊长而寂静,左右两边看不出哪边是出口。

算了,先随便朝一个方向走吧,不行就再折回来。

在行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红龙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室外。

“这又是哪里啊……”红龙四下环顾,因为太阳已经落山了,需要一点时间理清记忆。

“……草了,这不是我家附近吗?”

红龙目前一个人住在一栋位于顶楼的大型套房里,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离那片楼群只有几百米远的一条窄街上。,而他明明记得自己进入那个房子的地方是在离家好几公里的某个地方。这是怎么回来的?待会儿要怎么回去?

可恶,来不及回去拿自家车钥匙了,先叫个出租车回到那个位置吧。

咦,奇怪……

在搭车返回之前所说的僻静地方之后,红龙走下车按模糊的回忆寻找来时的位置。又大约经过了十几分钟。红龙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又已经到了之前的那道大门前。

“这是,瞬间移动?”

红龙终于明白了,这栋设施的科技程度远超他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那样几个女孩子能在里面不为人知地生活那么久的缘故。他也明白了刚才莎莲娜是怎么一个人跑出来玩的。一定是有什么方法可以直接传送到附近的繁华区,不过还是有机会再问吧。

虽然是对女孩子进行身体改造和洗脑的高科技房子,可又准备了这么多便利生活的奇妙设施,而且自己在这里完全进出无阻。看来要进行更多研究调查才行。

红龙再次走进了那扇极具科技感的大门。

这次红龙离开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他回来时大厅里除了依祖、莎莲娜之外,还有一台造型奇特的特大号液晶电视,装在有机械脚的两个台子上,看起来这台子就是她们之前说的机器人之一了。

电视上正在播放着高清晰度的夏威夷海滩风光。大厅里回荡着极其真实的海浪声和风声,甚至仔细闻的话还有海水的味道,不过大部分都被莎莲娜体液里的百合花香气掩盖住了。

而依祖和莎莲娜优美的女体正在沙发上交织在一起。不知道小P去了哪里。

依祖正依偎在莎莲娜的怀中,用灵巧的舌头安慰着莎莲娜红的深处,轻轻咬吸着莎莲娜充血的小豆豆上的铃铛,而莎莲娜正用双手轻轻给依祖的乳房做着推拿。

看来这样子就是这些少女们度过夜晚的日常了。

“啊是大哥哥!”

发现红龙回来,依祖和莎莲娜也兴奋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莎莲娜小豆豆和乳尖上挂着的铃铛一跳一跳地发出丁丁的声音。

依祖也想一轱辘爬起来,但却哎呦地一声娇叫倒在地上,长长的马尾辫甩在地毯上。

“莎莎你讨厌,快帮人家拔出来。”

红龙看到依祖的小菊花里拖着一串尺寸不小的带刺拉珠,起身的时候显然是硌到她了。

“嘻嘻嘻……”莎莲娜一边嬉笑着,只是搂着红龙的手臂用乳尖和上面的铃铛蹭呀蹭,并没有走过去帮忙的意思。

“疼疼疼疼死人家啦……”看来少女们这样互相玩弄身体也是很久了,不然按理来说莎莲娜怎么会有办法轻易地把这种尺寸的拉珠放进依祖的身体里。拉珠插得很深,依祖的双脚弯到极限也碰不到拉珠的拉环,嘴巴就更够不到了。看着没有双手的依祖怎么折腾也弄不掉肛门里的拉珠,红龙走上前想要帮助她。依祖主动地摆了小狗趴的姿势,把屁股向着红龙一撅。

“要力度轻一点儿还是重一点儿?”

“嗯……请随大哥哥喜欢……”

“那我用力拔了哦。”说是用力,红龙只是试探性地用了力气把拉珠往外一拔。

“嗷!”

被拔出来的除了浅蓝色的拉珠,还有拉珠上带着的奇怪粘稠液体。

“这是……可恶,莎莎你真讨厌,为什么要给人家用这个药!人家上次不是放过你了吗!呜呜呜……”依祖闻了闻拉珠上粘粘的液体的气味,开始不满地大声抱怨起来。

“这又是什么。”

“诶嘿嘿,莎莎在依祖姐姐的屁屁里面涂了官能转化剂,这个药药能把触觉什么的一股脑转化成舒服的感觉。”

“大哥哥!”

依祖忽然喊了起来。

“莎莎这个坏妹妹八成又想看人家在厕所里出丑,大哥哥你可不可以帮帮人家不要让坏莎莎得逞!”

“……好呀。”

“诶,怎么会的啦,这次莎莎会一起到厕所里帮姐姐的啦。”

依祖气鼓鼓地在沙发上打滚,好像因为药效发作的关系,她的下身痒个不停,她的下体本来就湿成一片,刚才被蹭上那个药以后看起来更是明显充血,好像还微微肿了起来。

红龙轻轻公主抱起依祖,想要走到厕所。他一转出走廊,看到一扇门上什么也没标记,就想走上去推开,门却闪起了莹莹的绿光,自动打开了,里面是一间虽然有些不知名的设备但总体很普通的卫生间。

“诶诶诶?为什么你可以打开这个房间啊?这房间是哪里啊?”

“这不是厕所吗?”

“厕所的话是旁边那一间……诶,这里看起来是正常的厕所嘛,不过可惜人家的身体好像不能用这种厕所……”

红龙眉头拧成了一团:“厕所还区分种类的吗?”

“是滴,在这里大家用的都是旁边那间那种‘厕所’,像这种普通厕所人家从来都打不开门的……其实我们家还有不少房间的门我们是打不开的……”

红龙又把依祖抱到旁边的房间,这次门是普通地推开的,看起来没有自动机械。

这边这个不大的房间里有装饰考究的水龙头和水盆,还有一排长椅一样的东西,除此之外就没有了。既没有马桶也没有便池。

依祖头一扬看着它们说:“在这里大家这里要把那个管子塞到屁屁里才能大出来,平时的话只能小便,大便是很难出来的……”

“诶?”

“把那个管子插进我后面来你就明白啦。”

说着,依祖自动跪了下来,像刚才小狗趴的姿势一样撅起了屁股。

“你每次都是用这个姿势的吗?”

“有人帮忙的话当然只能这种姿势啦,不然人家都没有胳膊,只能自己折腾半天才能把这个管子插到身体里去。”

红龙看了看墙壁上一排排像是加油枪一样的软管,上前拿起了其中一个。软管表面好像是一层橡胶膜,摸起来十分轻柔。

红龙将软管缓缓送入了依祖稚嫩的菊花里。

“啊~~~可恶莎莎那个小坏蛋,没事给人家乱下什么怪东西……屁屁好难受。”

“喔抱歉。”

“大哥哥这样子不行哦,还要再捅深一点,要更深才行。”

随着软管深入依祖身体里40厘米左右,软管连接的机械发出一声铃声,然后可以听见真空泵的声音。接着,有软膏一样的物质被不停地从依祖的身体里抽出。依祖没有手臂的裸体只是维持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的姿势不停地喘着粗气。

“你们不能正常地上厕所吗?”

依祖喘着粗气回答:“哈啊~~~大哥哥是指用马桶那种吗?那样子大家不管怎么用力也是出不来的,好像只有这样子可以轻松地出来。呼唔……不过,米尔莲姐姐说也不是没有其他方法……呼唔……只是一般情况下也没什么必要。”

原来如此。

可能是考虑到有人有肛交的需求,会将这里的女孩子身体一律改造成只有用这种专用设备才可以大便,平时直肠里完全是空的根本不会接触到排泄物,这样就保证了清洁。至于刚才所说的其他方法,恐怕不是灌肠就是泻药吧。

“那你们平时是怎么小便的呢?”

“嗯……小便的话和人家到这里以前好像是一样的……但是米尔莲姐姐说我们的身体用导尿管会更方便……”

正说到这里,走廊里忽然传来了铃铃铃的声音,听来是莎莎的乳环铃铛声音。

莎莎悄悄地从门外探进来头看着依祖和红龙,脸上的表情满是紧张。

“那个,依祖姐姐,莎莎很抱歉……”

“哼,人家已经感觉到了,你把药水的浓度稀释了对吧。”

“嗯……请不要晚上来报复莎莎……”莎莎一脸的歉意。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上次你趁人家睡觉在人家眼睛上绑了一个眼罩,人家没有手完全解不开,瞎子一样磕磕碰碰了好久直到小P姐跑来救人家,人家不是也没有怪你吗。”

莎莎倒抽了一口凉气:“诶!!!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是莎莎做的……”

“还有那次你悄悄在人家的乳头上用万能胶粘了两个跳蛋,人家甩都甩不掉;还有那次你在人家的果汁里不知道放了什么怪东西让人家全身痒了一整天……”

“为什么姐姐全都知道啊……”

依祖摇了摇没有双臂的身体,用大腿的力量站了起来,但软管还带在身体里。

“因为除了你根本没有其他人做这些事啊。”

“呜……”

红龙叹了口气,毕竟在这个设施里,她们几个人是用这样的身体在这里相互依偎挣扎着度过每一天的。

“好了好了,莎莎回去吧,人家可以继续帮你舔下面哦,不过……”

“诶,依祖姐姐!?”

“不过大哥哥的肉棒是人家的东西哦。”

“噫,姐姐好坏啊……”

红龙帮依祖拔出管子,依祖又是啊地轻轻一声娇喘。

红龙此时转头看向莎莎。

“莎莎。”

“莎莎在!”莎莎稍微立正了一下,大大的乳房晃啊晃的,乳尖上的铃铛又是哗啦啦一响。

“以后不要用那些药来恶作剧别人,可以吗?”

莎莎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举起了小手:

“……好的。”

“保证吗?”

“莎莎保证!”

红龙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你除了依祖姐姐是不是也捉弄过别人?”

“啊啊这个这个……”

依祖回头甩了一下长长的马尾:“据人家所知她最经常欺负的就是我啦。因为人家没有手最容易被她乱搞嘛。真是的,你怎么不去欺负米尔莲姐姐呢……”

“因为莎莎每次捉弄她,她都只会笑着说其实还挺有趣什么的嘛!一点儿都不会生气好无聊的说……”

“先不要管米尔莲姐姐啦,我们快点来做吧,人家忍不住了啦。”说着,依祖躺到了沙发上,伸出白白的大腿,用灵巧的小脚解开了红龙的腰带。

红龙听过没有手臂的人一般双脚都会比较灵巧。

依祖以脚代手脱下了红龙的西装裤,然后用脚背轻轻触摸着红龙的巨物。一看到真的肉棒,莎莲娜宝石般的眼睛直直地放光,她快速地跪了下来,想用嘴巴吞下红龙的阳具,结果被依祖用小脚按着头推到一边。

“切,还没有轮到你呢。”

莎莎嘤了一声,哭唧唧地坐到一旁。

这时,红龙发觉莎莲娜身上挂的铃铛会时不时地发出声音,仔细一看原来莎莲娜经常刻意地摇动乳头和阴蒂,铃铛晃呀晃地发出声音,莎琳娜的下面因为也不停淌出爱液的缘故还会被铃铛甩得到处都是。

恐怕这是因为莎莲娜的身体禁止她自慰的缘故,只能靠在阴蒂和乳头挂上重物然后摇动来获取一点点慰藉。发觉红龙在盯着看,莎莲娜将丰满的少女乳房一挺:

“求大哥哥帮莎莎解痒嘛。”

红龙此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便问起了莎莲娜:

“依祖平时会不会用脚来帮莎莎按摩胸部呢?我看她的双脚那么灵活。”

“噫……这个这个……”依祖不禁摇了摇头。

“依祖姐姐的脚做一些事情还可以,但是不能长时间活动。”

“为什么呢?”

“因为会磨蹭到小妹妹,时间稍微一长姐姐就要浑身酥软了。”

喔。原来是这个样子啊。这样的身体连用脚都那么不方便呢。

红龙坐到了依祖身旁,故作姿态盯着依祖已经湿透了的少女私密部位。

依祖感受到红龙的体温,脸颊一红。

红龙又问:“那依祖要怎么同时插下面又帮你舔穴穴呢?刚才是这样说的……”

“啊,这个好容易的。”

迫不及待的依祖马上一轱辘骑在了红龙身上,然后说:

“拜托大哥哥身体往下躺一些。”

红龙马上懂了,原来这里的沙发被设计成下沉式的是为了这个用法。

然后莎莲娜坐到了地板上,依祖的头刚好可以够到莎莲娜的大腿根部,红龙和这两个,身体永久被固定在欲求不满状态,处于永恒性饥渴的少女,就这样开始做了起来。

这次依祖在红龙身上高潮了七八次终于感觉到身体稍微平静下来,莎莲娜也高潮了两次。时间已经过了接近两个小时。

“呜呜,依祖姐姐已经好了,莎莎请求换人……”

“喂~~也让咱加入吧,只要摸摸咱就好了……”

红龙抬起头,看到小P穿了一条无肩带的小可爱,小短裙和白色的丝袜站在那里。从红龙离开宅子到现在大约经过了四个多小时,这段时间小P在做什么呢?


时间倒回四个小时之前大家在饭桌上的时间,红龙起身离开几分钟后。

“啊,糟糕,咱的下面和前面又开始痒了,咱要回房间去处理了……你们在大厅等小哥哥回来吧。”

“诶,我们在大厅一起等吧,要不人家来帮你也可以。”

“咱的身体你也知道啦,除了用这些东西恐怕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呢……”

小P说着捏了下胸前的大奶,两根连接着乳腺深处和腰上乳汁袋的的乳栓跟着晃了两晃。

“而且你们跟小哥哥玩的话没办法分心吧,咱休息一下就好了……真的……”

乳孔内部传来的瘙痒已经逐渐强烈了。

“……那好吧。姐姐要是又难受撑不住就叫我们哦。”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全自动的特大浴缸已经备好热水了,她慢慢地躺到了里面。

她随手拿起牙刷插进自己左边的乳房,一股乳白色的线一下子喷了出来,散到了浴缸的热水里。

让自己手臂发软的剧烈麻痒感从乳孔内部传来,她轻轻拧动了几下牙刷,乳汁把身边的热水都染白了,但和以前尝试的结果一样,淫痒感丝毫没有消减。

“果然还是不行吗……可恶,又要被这几个东西搞得死去活来了……”

自从她有记忆以来,身上就被装上了这些淫道具。自己娇嫩的乳房显然是被先进的技术改造过了,变得和自己娇小的身体完全不相称地挺翘硕大,还无时无刻不产着高浓度的鲜奶,乳腺内部的神经被改造得极端敏感又被插进了这两根拿不掉的怪东西,似乎是为了刺激自己产乳的样子会在乳孔里不停地旋转和振动,那感觉比一般市面上买到的跳蛋都更为激烈而色情得多。

然后是下体也被装上了另一个怪东西,把自己的少女幼穴和尿尿的洞完全封在里面,尿尿的洞还好说只要每天定时更换袋子就可以,只是别想再正常排尿了。下体则被装上了这么一根巨大到恐怖的假鸡巴在自己身体里无时无刻不疯狂抽插着。一般女孩这个样子阴道应该已经被磨烂了吧,但自己的阴道似乎是被手术改造得五脏六腑全移了位,不仅可以容纳下这种巨物无休止的抽插,还完全感觉不到痛,而且完全不影响活动,不管怎么弯腰,这根假鸡巴抽插的方向都会随着身体曲线自由地变化,于是不管怎么日常活动,下体都要被迫感受这种一波比一波强烈的淫邪快感。

快感是往复不停的,有时候她一小时要高潮五六次。幸好她的身体每次到了快虚脱或者精神快疯掉的边缘,这些东西就会自动停止一会儿给她几小时休息时间。然后又是新的一轮强制快乐。

这些东西破坏不了也关不掉,直到她有一次被快感折磨得几乎疯掉的时候米尔莲姐姐提议试试能不能直接拔掉,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发现乳栓是可以拔掉的。不过上面连到自己身体里的丝线不仅同样剪不断,在用力拔的时候还会感觉到更加强烈的刺激,所以她也不再敢动这些丝线,只是偶尔拜托姐妹们帮忙拔掉乳栓轻松一下。

小穴里这根巨大假鸡巴就没办法了,不仅拔不掉而且连松动的迹象都看不到。似乎这样的设计也是为了加倍抽取她分泌的爱液的样子。至于抽取出来的各种体液到底有什么用,除了闻起来香香的以外好像也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小P开始还会悄悄把它们都倒掉,后来索性哪个妹妹要喝或者用就直接给她喝掉用掉了。

她在水中轻轻抚摸着自己大开门户浸泡着热水的的稚嫩小穴。“看来这个身体终生就是这种体质了呢。”随着爱液越来越多,浴缸也散发出阵阵水果香味。这个味道本来是她喜欢的味道。

淫痒感已经越来越厉害了,她闭上眼睛轻轻把两根手指插进粉红色的乳孔又试着抠挖了一下,不仅毫无阻力,而且松手以后乳孔还会迅速复位成小小的样子,弹性好得就像是硅胶圈一样。

“好痒啊啊啊,咱不管了啦!”

她拿起一边的乳栓尽量缓慢地插入自己扩张开的乳孔。

不知什么吸力的作用,连着软管的乳栓“啵”的一声吸了进去。

似乎是感应到乳孔复位,乳栓的振动与旋转随即变得强烈了起来。本就被高度敏感化过的乳孔传来了熟悉的持续刺激感。

“噫噫噫噫噫……”

她微微颤抖着又把左边的乳栓插入。

两侧胸口传来了电流一般的剧烈刺激,乳栓开始全力振动,本就麻痒难耐的少女乳房感觉到了熟悉的永恒快感。她在浴缸里拼命对自己两边的乳房又抓又掐,想多少减少一点儿这种让人发疯的快感,水花溅得到处都是。被扩张成圆形肉洞的少女私密部位也开始痒了起来。

“呜,呜,这里也要装回去吗……”

少女从大腿绑带上解下尺寸惊人的假鸡巴,它仍然被一根线牢固地连在自己子宫深处,似乎在以这种方式给少女自言自语的问题以冷酷的肯定。拔出身体只是暂时的休息,被这根巨型假鸡巴持续强奸着才是自己身体的正常状态。

少女从浴缸里站起身,保持着扩张的穴口哗啦一下流出了大滩热水与爱液混合的液体。少女拿过毛巾稍微擦了擦自己的淫穴内部,当然,是擦不干净的。

身材娇小的少女毅然拿起了比自己手腕还要粗长,下面还连着一根细管的巨型假鸡巴。

“ 这种快感噫噫噫噫噫 !”

虽然这根东西短暂地放开了自己的身体几个小时,但最终还是逃不开它的噩梦。

三根巨物全部被少女自己插回身体里之后似乎是回到了功率全开状态,开始无情地玩弄少女的腔内粘膜。她在自己白嫩的身体上无助地乱抓着,但这个场景已经每晚在她身上重复上演了五年,这一次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变。

在淫具带来的折磨稍微减轻之后,她强忍着快感勉强站起来擦干了身体和头发,胡乱涂了一点护发素,在自己的床上铺一条了给头发吸水用的毛巾,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

虽然这么做是没必要的,这里的少女们具有各种各样的特殊体质,比如头发即使完全自然风干也几乎不会走形或者炸毛,似乎特殊的发质让它们自动回到柔顺好打理的样子,但她还是不知为什么保留了护理头发的习惯。

静静地一个人躺在屋子里,在熄灯之后能感受到唯一的感觉只有这些恶魔一般的淫具带来的的高强度快感。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习惯了呢,甚至可以在这样的快感下睡着,好一点的时候还能硬挺着快感四处散步。

“这是什么声音……哦,又开始抽咱的牛奶了吗……”

胸部和小腹里面开始传来细弱的响声,平时好像还完全没在意过它们是有声音的。

“可恶……不知道小哥回来了没有……但愿明天早上还能找到他帮忙……”

……

但很快,她又醒了过来。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液晶表,是晚上十一点多。

诶,只过了不到四个小时吗。她轻轻摸了摸乳房和下体。

以往这种周而复始的地狱高潮常常要持续八、九个小时以上才会开始消退,她要被这些机器搞得快死了才能得到宝贵的短暂的休息,休息时间不会超过两个半小时。也就是说,她大部分时间是在这样强制高潮下过着日常生活的。

但现在虽然身体里的东西还在抽插,快感还是一波一波地袭来,但明显已经降低到可以忍受的程度了,甚至比以前的休息时间还要舒缓,加上白天其实有四五个小时都没有被淫具折磨。她甚至主动把两边的乳栓往深处捅了一下,好像那种触电一样的感觉也没有了,就只是普通程度的舒服而已。

“是运气好吗……不对……”

看来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设定成了只有被特定对象操作过才能减轻一部分折磨的状态。

不管怎样,这都是好事情,毕竟自己其实已经习惯了这种身体。哪怕只能减轻一天痛苦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巨乳少女从床上爬了起来,不知道小哥回来了没有,她想回大厅去看看。如果他没回来,在那里等个几天几个月也是可以的。

这次因为乳头已经没有那么敏感,少女在衣柜里取出一条白色的弹力抹胸套上,乳汁管子就没办法了,只能从下面甩出来了,乍看起来像是两条装饰衣带。本来对自己巨大的胸部而言这条抹胸就显得有些短,毕竟是估摸着尺寸买的。

她找出了一条可爱的浅色运动短裙穿上,又搭配了一双白丝袜。并不是说她在这所大宅子里还担心自己裸体,事实上这里的每个女孩子都对自己裸体的事实没有感到过任何不妥。但她毕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在网上看到自己喜欢的小裙子就买了下来,但她的身体已经很难允许她再穿绝大部分正常的衣服了。今天机会难得,如果万一小哥哥没有回来,她再有机会穿一次衣服不知道要再等多久。

硕大挺拔的乳房被弹力抹胸一勒,乳栓和管子在抹胸上勒得轮廓分明。感觉这个乳栓继续往深处捅居然还有空间?不过要说拔还是拔不出来。

回到大厅,她看到的是已经满足了的依祖和稍微满足但还是想要得不得了的莎莲娜,还有他。

红龙转头看到了小P,挥挥手致意并表示她的裙子和白丝很Nice。

她甜甜地一笑,然后扑上去一把搂住红龙的胳膊蹭了起来。

于是四个人玩到深夜,红龙此时才终于感觉到需要释放一下,在莎莲娜翘挺的屁屁里放出了一发。

“已经这个时间了,你们回去睡觉吧,嗯……我在这里是不是随便挑一间有床的房间睡就好了?”

“诶!不要啦,和大哥哥一起睡嘛。”

三名少女死死地缠住红龙无论如何也不放开,于是红龙只好随便找了一间有大床的房间倒头睡下了。

这天晚上,小P,依祖,莎莲娜三个人自从到这里以来,终于头一次幸福地睡了一个完整的觉。

<< 自动饲育 第三章自动饲育 第五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2 thoughts on “自动饲育 第四章”

  1. 能不能让依祖的腿消失一段时间呢,我想看不能动被抱着日的场景,最好可以成为常用play

    说起来我以前一直在想,如何双手点赞证明清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