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nanxu2019 ♥

胡桃的重口味调教

胡桃的重口味调教 – 黑沼泽俱乐部

天空中一道金色的光芒出现,如同耀眼的彗星般落下。

不过光芒并没有造成惊天动地的爆炸,也没有扬起烟尘和冲击波,而是平稳的落在地上化作一个美少女。

少女穿一袭葬仪黑袍,身后有两片蝶翼一般的后摆拖尾,头戴乾坤泰卦帽,前面是璃月往生堂的标志,侧面则是少女亲手种植的梅花做成如同鲜花般的玲珑饰物。

她本人也是面颊白皙五官俏丽样貌极美,扎着长长的双马尾,嘴角挂着俏皮的笑容。

一双纤纤玉手,指甲涂着青春少女的指甲油,却是纯黑的,大概是为了展示少女职业的庄严肃穆吧。

不过虽然是主持葬仪之人,少女也颇具活泼气息,长袍下是一条黑色的短裤,她饱满光滑的肉腿露出来,尽显少女身体的美好和活力。

“唷,找本堂住有何贵干呀?嗯?你不知道吗,往生堂第七十七代堂主就是胡桃我啦!嘶,不过瞧你的模样,容光焕发,身体健康,嗯…想必是为了工作以外的事来找我,对吧?”

胡桃对着眼前的金发白裙少女说道。

据说无垠的虚空中存在很多提瓦特大陆和这样的金发旅行者,胡桃就是遵循神秘少女莹的祈愿而来,她现在既是璃月的胡桃,也是莹的胡桃。

“切!”只见莹一脸不悦的唾了一口。

“呃?…旅行者见到本堂主不高兴嘛?”胡桃有些意外,脸上的笑容也绷不住了。

“该死的mhy,90发小保底出了没用的卢锅巴,又来一个90发大保底才出胡桃…

可恶!可恶!我的工资又没了。不如这个月饿死,直接让胡桃给我火化了吧!”

莹似乎没有听到胡桃的话,在那里满脸阴云的念叨着。

“呃…哈哈,旅行者想要我给你主持身后事嘛?也…也行的呦!”胡桃感觉旅行者似乎和自己印象中的不大一样。

“行个p!给老娘过来!”

莹一把将胡桃拉到面前,狠狠的吻了一口,她还强行撬开少女的嘴,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去搅和着胡桃的香舌,尽情搜刮少女口中香甜的津液。

胡桃无法反抗,她现在已经是莹的了,无法伤害旅行者,还要对她言听计从。

“呜呜…呼呼!”

直到胡桃被莹亲到缺氧,莹才拔出自己的舌头,而少女已经气喘吁吁。

“旅行者,你要做什么?”胡桃有些恐慌。

莹舔了舔嘴角恐怖的笑起来:“胡桃的嘴很甜嘛,很适合用来做厕所。”

少女一脸惊诧:“旅行者…你是什么意思?”

“嘿嘿!字面意思!”

说着,莹直接把胡桃扛在肩膀上,往屋里走去。

……

卧室里,莹正在检查胡桃的身体。

“屁股撅起来!”

无法抵抗命令的胡桃趴在床上,把小屁股朝着身后的莹撅了起来。

莹抬手一扒,就把胡桃的短裤和内裤一次性脱了下来。

光着屁股的胡桃立刻脸颊羞红转头问道:“旅行者你要干什么?”

莹坏笑起来:“当然是我想玩你这肥大的肉屁股和淫荡的性器了。”

啪的一声,莹一巴掌用力抽打在胡桃肥嫩浑圆的雪白屁股上,少女弹性十足的臀肉立刻摇了起来,绸缎一般的皮肤上也多了一个红红的掌印。

“啊!好痛!旅行者你为什么要打胡桃的屁股?”胡桃吃痛的叫着。

莹:“当然是要发泄我大保底的愤怒!屁股乖乖撅好,我要玩你的小穴了!”

胡桃不知道什么大保底,但只能按照莹的命令行事。

少女的屁股很大,所以她才有两条那么诱人的肉腿,肥美的臀肉之间胡桃艳美的少女屄夹在其中,两瓣软嫩肥厚的阴唇像一张竖嘴般紧紧闭合着,中间还有一道深深的肉缝。

莹直接一手一瓣用手指夹住胡桃的阴唇,左右一扯强行掰开少女的嫩屄,只见肉缝里粉嫩柔润,她直通子宫的狭窄肉管入口就在最下面。

“你的下面可真软!”

莹用力揉捏、拉扯着胡桃的阴唇,这可是少女的私处屄肉,非常的敏感,唇肉上立刻多出几个指印,少女也疼的面容扭曲,眼角挤出眼泪。

没等胡桃喘息一下,莹一手拉扯着她的阴唇,一手两根手指插进少女的屄心。

莹并拢的食指和中指硬生生的塞进了胡桃的小穴里,并在里面用力的搅和着,手指弯曲粗暴的扣挖少女敏感多褶的膣腔肉壁。

“你下面还挺粉的,啊,我摸到你的处女膜了!想不到你还是处女。”

“…呃…啊!…本堂主又没有男朋友当然是处女,旅行者你挖的我好痛!…哼…嗯!”

胡桃痛苦的喘息着,脸上也疼的大汗淋漓。

“不错,我可不要小穴被人玩过的破鞋。”莹验货似的说道,然后拔出了自己的手指。

下体还隐隐作痛的胡桃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不知道更大的噩梦还在等着她。

“把衣服全脱了,躺在床上!”莹又命令道。

“好的。”胡桃有些害怕的看着旅行者,一边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掉。

少女的身体很漂亮,乳房和性器都很美观,乳房如同半球,十分挺立,一手刚好可握,上面殷红的乳头和乳晕就像她帽子上的寒梅一样鲜艳诱人。

下体饱满的阴阜上有不少黑色的毛孔,应该是刚刚剃过阴毛,少女的性器鼓鼓囊囊的,非常肥美,肉缝紧闭,一看就知道是馒头屄加一线天,是少有的名器。

寻常人家有一个这样的女孩肯定要好生娇养,每日用精液喂饱子宫,但现在莹怒在心头,而且她手里这般美女也不止一个,只想着要好好折磨、调教一番胡桃。

“你这两坨肉球很嚣张啊!不就是比我大一点嘛!”莹骑在胡桃身上粗暴的抓住她的乳球揉了起来。

“别…这么…用力!…好痛!”胡桃难受的说道,莹的手对着她的奶子就是一通蹂躏,白皙乳肉被随意的揉搓着,殷红柔软的奶头被用力拉扯、捏扁,甚至被莹指甲锋利的指尖用力掐着。

看着胡桃痛苦的呻吟,莹没有丝毫怜悯,直接张嘴咬住了少女的另一个乳球,表情狰狞的撕咬咀嚼着。

“…绕了我吧!绕了我吧!呜呜呜…”胡桃立刻大哭着,不过莹如同没有听到少女的哀鸣一样,继续折磨着她美丽的乳房。

过了许久,直到胡桃泪流满面,莹才停止对她娇乳的蹂躏。

这时少女的两个乳球已经惨不忍睹,一个奶子雪白的脂肉上遍布青紫的痕迹 ,奶头也被揪的红肿起来,另外一个奶子上被啃咬的满是深深齿痕,奶头上敏感的肉皮也被咬破,渗出血来。

莹可没打算就此放过胡桃,她掀起自己的裙子,拉下自己的内裤,露出她同样白嫩紧闭的小穴,然后蹲在胡桃的脸上。

“把我下面拉开,轻柔一点,弄疼我,有你好看!”

胡桃只好按照莹的命令,轻轻的用两根手指拉开她的肉缝,一股股淡淡的尿骚味传到了胡桃的鼻腔里。

莹的小穴肉缝里面也和胡桃一样粉嫩,不过她的处女膜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被空用肉棒捅破了。

“给我舔,舌头要伸进去!”

胡桃只好张开嘴吐出舌头,开始舔舐莹的性器,舌尖触碰屄肉的瞬间一股明显的尿液骚臭味和小穴特有的腥咸味传了过来,让少女眉头紧皱,但她又不敢不舔,只好强行忍耐,甚至用舌头挤进莹的肉洞里搅动着。

“呼…嗯…呃,用点力,舌头再往里面伸一点,嗯…呼…啊!”

许久没有自慰过的莹脸上露出了满意表情,嫩屄里淫水也开始泛滥起来,她想起了过去,以前哥哥就喜欢以口渴的名义,来舔她的小穴然后吮吸肉屄发情后的蜜汁。

“啊!!”不一会莹高亢的呻吟一声,穴里喷出一大股潮水浇在胡桃的脸上。

“你表现的很不错!来我给你一些奖励吧,我哥哥以前最喜欢喝了,每天都让我喂他这种饮料。”

“…是什么?”胡桃犹豫的问道,还以为旅行者终于正常了。

没想到莹突然用力捏住少女的两腮,掰开她樱粉的双唇,一手两指拉开自己的小穴。

接着莹露出了放松的表情,她的尿道口打开,一股金黄色的骚臭尿液喷出来,浇在胡桃的嘴里。

“呜呜呜!…”胡桃一脸疑惑又恐惧的表情,不停摇晃着头,但她的身体无法动弹,嘴又被捏开,莹大部分的骚尿都灌进了她的嘴里。

“给我全部喝掉,不然我把你的舌头拔出来切掉,我的圣水多少人想喝还喝不到呢!”

咕噜、咕噜

胡桃只能眼里含着泪花强行把嘴里骚臭又苦涩的尿液咽进肚子里。

莹也不知道憋了多久,蹲在胡桃的脸上,尿液源源不断从她的竖嘴里喷洒出来。

约莫半分钟,莹才停止了排尿,她舒坦的抖了抖小屁股。

胡桃躺在莹的胯下,满脸都是骚臭的黄金水,她的肚子里也不知道被灌了多少尿,她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和嘴里都是尿骚味,连呼吸都带着一股刺鼻的氨臭。

少女强忍着恶心惊恐的盯着莹,不知道她还会怎么折磨自己。

“给我跪下来,用稻妻的土下座,屁股再撅高一点,就像准备被肏的母狗一样!

给我乖乖听话,不然我就把你身体上的零部件割下来卖掉,美少女的舌头、眼睛、手脚或者奶子、子宫啥的可都有变态高价购买的。

还有以后记得我叫主人!”莹一脸瘆人的微笑看着少女。

“我…我知道了!主人!”

胡桃已经不像刚来那般活泼可爱,眼神里充满了惊慌和畏缩,脸颊发白神色惨淡。

为了不被莹拆成肉块卖掉,她赶紧跪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来朝着自己的主人。

“真听话,我的小狗狗。”

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玩具,这是一个V形双头龙,由两根粗大的假阳具组成,一边是橡胶假阳具,一边是硬木头做成的假阳具。

这个双头龙是莹用来调教自己驯养的那些母畜用的。
她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双头龙柔软的橡胶假阳具塞进自己的阴道里。

“啊!就像哥哥一样粗大!”膣腔被填满的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舒适的呻吟。

莹来到胡桃的身后,不过她没有扒开胡桃的嫩屄,而是掰开了她的屁股,开始玩弄她的后门。

少女的肛周由一圈褶皱的粉肉组成,就像一朵可爱的小菊花一样,散发着一股臭味,上面还沾着一些黑色的小颗粒,似乎是屁股没有擦干净。

“原来往生堂堂主拉屎连屁股都不擦的!”

胡桃不敢反驳,只是任由主人玩弄自己的屁股。

莹用两根拇指用力拉开少女的菊花,胡桃菊花本能的收缩,但是她的括约肌被硬生生拉扯开,肉红色的肠腔清晰可见,还能看到里面肠壁包裹着一大滩黄褐色烂泥状的恶心粪便。

胡桃的屁眼被强行扒开,她的屁股立刻疼的发抖起来,不过折磨才刚刚开始。

莹双手扶着胡桃圆润的大屁股,把插在自己小穴里的双头龙另一端对准了少女的雏菊。

“主人…不要啊!”感觉到肛门外冰凉光滑的触感,胡桃下意识的收缩着菊花,她祈求着莹不要捅进来。

不过莹最喜欢看自己饲养的母畜痛苦悲鸣的样子了,她无情的腰部用力一挺,足足有鹅卵石那么大的木制龟头野蛮的挤进了胡桃拼命收缩的菊花,整个婴儿手臂那么粗二十厘米长的坚硬木棍也一点点滑进少女的直肠。

“啊…啊!…好痛!主人!我的屁股好像裂开了!”

胡桃花容失色,脸色苍白的哀鸣着,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小穴还没有被破处,自己雏菊的第一次就被夺走了。

不等少女喘息,莹就开始抽插她的菊花起来,噗嗤、噗嗤,速度飞快的捣着,因为她小穴里的橡胶肉棒正在按摩她的膣腔,抽插的越快就越舒服。

但胡桃就难受了,菊花的括约肌紧紧咬着假阳具,带着勾子的木头在她脆弱的直肠里刮来刮去,坚硬的材质磨蹭的她痛不欲生。

“绕了我吧!主人!胡桃的屁股要裂开了……”

少女只能一边不停哀嚎着,一边被莹无情的抽插着。

许久之后莹趴在胡桃的后背上,喘息着起来,她插着假阳具的小穴里溢出一滩蜜汁,她又一次高潮了。

“…啊!”

随着胡桃一声惨叫,莹把木肉棒从她的屁股里用力拔了出来。

只见粗大的木棍上沾满了血丝和黄褐色恶臭的粪便,原来木棍太长捣进了胡桃直肠里存着的屎里。

看着包裹着粪便的肮脏木头阳具,莹很满意的点点头,马上她又扒开了胡桃两瓣肥厚的大阴唇,然后用手指拉扯开少女淫洞的一角。

胡桃粉嫩的膣腔里有一层带孔的肉膜,那象征少女的贞洁。

“主人…那个木棒沾着我的便便,好脏!”

少女见莹掰开自己的小穴,自然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惊恐的胡桃万分不想被裹着自己粪便的木棒破处。

但是莹才不管少女在想什么,她双手扒开少女的下体,又抬起包裹着粪便的木头阳具对准了胡桃的花心。

“别…别…啊!…好脏…呜呜我的小穴不干净了!”

不等少女求饶,莹用力一插,粗大的肮脏木棍直接捅进胡桃的小屄里,整根都没进了她的肉洞,少女的处女膜被撕碎,粗大的肉棒把她狭窄拥挤的阴道整个撑开,让她痛的面部抽搐。

而且胡桃很注意私处的卫生,肉洞里面干净又粉嫩,连异味都没有。

结果莹用黄褐色的屎棒一桶,胡桃的屄立刻被搞得肮脏不堪,尤其是膣腔里到处涂满了恶臭的粪便,甚至少女子宫颈上进入梨形宫腔的入口都被她的屎堵住了。

胡桃本来诱人的馒头处女屄立刻变成臭烘烘的烂屄,她屎黄色的恶臭屄洞现在就算免费开放,连路边的乞丐也不想肏。

莹开始抽插起来,呼哧、呼哧,粗大的木棒在胡桃被撑开到极致的娇嫩小穴里活塞运动着,不停的摩擦着她敏感的膣腔肉壁,顶撞着她的子宫颈。

“主人!求求您不要插了!我的处女小穴快受不了!”

胡桃颤抖着、求饶着,冷硬的木棍捅进她的处女屄里,来回用力的抽插,让她感觉肚子里像有无数刀子不停进出一样。

很快木棍上的粪便混合着胡桃的膣腔液和处女血形成了一种腥臭的黄褐色污血从少女被不停肏着的臭屄里流出。

玩爽了的莹拔出木棍一看,胡桃的屄心已经被假阳具撑大,屄洞都暂时不会收缩了。

木棍上的粪便均匀的涂抹在胡桃的小穴里,她原本粉嫩的屄肉管子已经被染成了屎黄色,膣腔里密布的肉褶子缝隙中填满了她的粪便,还有不少屎与肉壁磨出来的恶臭污液从她的屄里流出来。

看着胡桃原本白皙粉润的少女穴被自己玩成了粪水遍布的臭屄,莹很是满意。

“没我的命令你哪都不能去,你的臭屄也不准洗!”

说完莹一脚把刚刚被屎棒破处的胡桃踢下床,然后舒爽的睡起了午觉。

下体满是脏污的胡桃只能蜷缩在墙角默默哭泣,她幻想过很多种自己破处的方式,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肮脏恶臭的大便破处,但此时她不知道的是更不堪的经历还在后面。

……

晚饭时间。

莹正在大快朵颐万民堂送过来的烤鸭,食物的香味传到桌子对面的胡桃鼻腔里,她咽了咽口水。

不过莹没有分享的意思,胡桃只能赤裸的抱着自己青紫脏污的身体看着。

许久之后,莹吐出最后一根骨头,满脸油光的走过来,把空空的餐盘摆在少女面前。

“想吃饭嘛?”

胡桃怯生生的点点头。

莹笑了起来,爬上桌子,拉下内裤蹲在盘子上。

噗噗、噗嗤!放了几个臭屁,胡桃被熏的受不了,但也不敢逃。

接着莹的肛门慢慢张开,一条又长又粗的黄褐色烂泥状粪便慢慢被她拉在了盘子上。

接着少女撅起屁股朝着胡桃,当然她不是求肏。

“用你的舌头把我的屁眼舔干净!”

“主人不要啊!”胡桃一脸害怕的摇头乞怜着。

啪!莹转身一巴掌用力抽在少女的脸颊上。

“不舔就把你的舌头割了!”说着她掰开少女的嘴就要拔她的舌头。

“我舔!我舔!主人不要割我的舌头!”胡桃只好屈服。

“早点乖乖听话不就好了!”莹又撅起屁股。

看着莹沾着屎和暗黄色肠液的肛门,又感受着火辣辣的脸颊,胡桃闭上眼睛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恶臭的气味,苦涩的味道,黏糊糊的口感和不明液体一瞬间遍布胡桃红嫩的舌头上。

“呜…”

少女差点没忍住想要吐出来。

“快点舔,我的屁眼都感觉有些凉了。”莹不耐烦的催促道。

胡桃不敢耽搁含着泪,噗呲噗嗤的给莹舔着又脏又臭的屁眼,她尽量不让自己想自己在舔什么,嘴里又是什么味道,只想快点结束这痛苦的时光。

一会过后,少女生无可念的坐在椅子上,莹则满意的说道:“我屁眼被你舔的很舒服,以后胡桃的舌头就是我的厕纸了。”

“主人…我能漱口嘛?”胡桃低声祈求道。

莹:“不能,我的味道要一直留在你嘴里,而且你还没吃饭呢。”

“饭?”说来胡桃的确有些饿了。

“对!饭!”莹把桌上的那盘黄褐色还在冒着恶臭蒸汽的屎推到胡桃的面前。

“吃掉它,一点都不许剩!”莹把桌上的勺子递了过去。

“不要…不要…主人我不要吃屎!”胡桃惊恐的拒绝道。

“又不听话!必须教训你这个小婊子了!”

莹脸色一变,拿起桌上的一根牙签,捏住胡桃的奶头,就用力扎了下去,瞬间牙签就顺着奶头中间的奶眼穿透进去,整根牙签一大半都扎穿奶头没进了奶子里。

“啊!饶了我!饶了我…”胡桃立刻如同杀猪般凄厉的惨叫着。

“不吃我就把所有牙签全部插进你的奶头里!”

“我吃!我吃!”

“哼!”莹把牙签一拔,鲜血立刻从她殷红的奶头里流了出来,胡桃虽然吃痛但也不敢检查自己的奶子。

“我知道你第一次不习惯,所以我喂你吧。”莹阴狠的笑着,端起屎盘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勺子,盛了一大勺递到少女面前。

看着自己还在流血的奶头,胡桃犹豫了几秒,战战兢兢的闭上眼睛张开了嘴。

接着她感觉一个勺子粗暴的塞进来,把一大团如同豆沙一样黏黏糊糊,带着粪臭的苦咸糊状物喂进自己嘴里。

好在刚刚已经品尝过同样的味道了,胡桃才没有立刻喷出来。

就在她要强行咽下去的时候,莹托住了她的下巴。

“来好好嚼一嚼!吃饭要细嚼慢咽。”说着莹强行抓住少女的下颌晃动起来。

咔嚓、咔嚓,那一大团屎就在胡桃的嘴里混着口水被嚼成了烂泥一样的东西,嘴里的屎臭和恶心的口感让她的胃部疯狂抽动着。

“呕!”胡桃胃里的东西直接涌了上来,莹眼疾手快,把她的嘴巴紧紧合上,这样她就吐不出来了。

不过胃里的呕吐物混合粪便还是从胡桃的鼻孔里喷出来,化作两道暗黄色浆糊痕迹。

“给我咽回去!”莹厉声命令道。

…咕噜!

胡桃只能忍着胃部的痉挛把嘴里乱七八糟的污物全部咽了回去。

“呼呼呼…呜!”

胡桃靠在椅子上正在喘息,但下一秒莹就捏开她的嘴巴继续喂屎。

“继续给我吃!不吃完不能结束,还有给我嚼。”

胡桃只能一口一口把莹的粪便嚼烂然后忍着胃部疯狂的蠕动把混着口水的屎全部咽进肚子里。

十分钟后,莹满意的看着空空的盘子离开了。

只留下肚子里塞满屎,满脸眼泪双眼无神,嘴里和嘴角全是粪水的胡桃。

……

夜晚。

胡桃裸体跪在地板上,看着两桶混浊馊掉的泔水发呆。

旁边的莹说道:“以后你就用这些万民堂的泔水洗漱吧。”

“主人,我想要干净的水洗澡,我的身体好脏!”胡桃哀求着。

啪!

莹直接一脚把少女的头踩进泔水桶里,骂捏道:“你只是个最低贱的马桶母畜,只需要在泔水里泡着就行了,快给我用泔水洗脸,洗头!”

“呜呜…知道了!我洗!”胡桃已经不敢反抗,乖乖把头插进酸臭的泔水里擦洗着脸颊和她柔顺的头发。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专用马桶,每天都只能用泔水洗漱,喝水只能喝我的尿,吃饭只能吃我的屎。”

说着莹用掰开胡桃的屁股,把一个粗大的木塞塞进她的屁眼里。

“还有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你的肛塞不能拿下来,也不能拉屎!懂了吗?”

“懂了!我的主人!”

夹着屁股又脏又臭的胡桃点了点头。

……

第二天早上。

莹把睡在墙角的胡桃拉了起来。

“主人您有什么事!”

“呃…我闹肚子了!快张嘴,我要上厕所!”

睡眼惺忪的少女被强行掰开了嘴,然后莹一屁股坐马桶一样坐在她的脸上,粪臭的屁眼对准她的口腔。

等到胡桃意识到莹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噗嗤一声,莹的屁眼松开,一大滩黑乎乎稀粥一样的粪便被喷进了胡桃的嘴里。

“呜…”少女面色猛的一变,喉咙发出痛苦的呜咽,她的嘴里被拉满了恶臭混浊又粘稠的粪汤。

咕噜、咕噜,胡桃嘴里发出艰难吞咽的声音,就像喝粥一样她把闹肚子的莹的粪便吞进了肚子里。

噗嗤…噗嗤…

莹坐在少女脸上继续一波接一波的拉稀,而她屁股下的胡桃则被迫履行马桶的使命。

过了一会,莹站起来撅起屁股,胡桃抱住她的屁股伸出舌头把她菊花周围残余的粪汁慢慢舔了干净。

莹又转过身来把自己的肉蚌掰开,对着胡桃张开的嘴里尿尿,她还故意摇晃着把骚臭的尿液撒在少女的脸上。

“好爽!”

看着嘴角流着粪汁和尿水满脸呆滞和绝望的胡桃,莹心满意足的去吃早饭了。

“快点把衣服穿上,我们去野外测试你的战斗力!”

……

“那个女孩…”

“那不是往生堂堂主嘛?”

“好奇怪的味道…”

“真不注意卫生…”

璃月街道上路人们议论纷纷,而他们谈论的对象正是被莹带出来的胡桃。

少女和往日似乎没有区别,依然是那个风风火火的堂主。

不过只有胡桃她才知道自己是何等窘迫,她全身散发着泔水的酸馊味,周围几米内就能闻到,她的嘴和喉咙里全是粪臭,一说话就可能把路人熏吐。

少女光滑的皮肤上也有一种恶心的粘连感,红润的脸颊带着菜色,一脸的憔悴,水灵灵的双眼也黯淡无比,原本柔顺的双马尾现在头发都粘在一起,发丝里还夹杂着正在变质菜叶和米粒。

路人闻到她身体上的异味便都指指点点着。

不过胡桃已经管不及周围人的目光了。她的肚子里塞满莹的屎,胃袋成为了莹的粪坑,里面装满粪便和尿液的混合物。

还有她的屁眼被莹用塞子堵住了,莹一直不让她拉屎,现在直肠里已经存满了大粪,她的肛门一直在收缩催促她的身体拉屎,但是被塞子堵住的屁眼根本拉不出来,让她痛不欲生。

而且莹在出门之前给她灌了泻药,肚子里咕噜咕噜翻江倒海着,她感觉自己的直肠快要被撑破,里面不知道堆了多少屎,而且还不停有新的粪便产生。

少女弯着腰,每迈出一步肛门和肚子就会异常的难受,她的额头满是大汗,如果不是莹一直看着她,胡桃绝对会脱了裤子直接当街把屎全部从屁眼里拉出来。

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两人来到城外的一处丘丘人营地外,里面有着法师、弓箭手、盾牌丘丘人和一个木棒丘丘人。

“去,把它们全部干掉!”莹命令到。

“主…主人我想拉屎,能不能让我拉完再去战斗。”胡桃手扶长枪颤抖的说道。

“那来那么多废话,给我滚下去!”站在山坡上的莹一脚踹了过去,胡桃被踢翻,沿着山坡就滚到了丘丘人营地里。

“酷喳!”

丘丘人们立刻被惊动,向胡桃围了过去。

身体极度难受的胡桃,连枪都拿不稳,艰难的一枪挑死丘丘法师,又一枪扫飞木盾丘丘人,最后一枪点中飞来的箭矢。

突然少女听到身后传来动静,她一回头便被一个丘丘人重重的一棒子打在肚子上。

胡桃立刻脸色痛苦的倒在地上,身体蜷缩的像只虾子,她的屁股里则传来噗噗的声音。

原来丘丘人一棍子打在她的肚子上,产生巨大的压迫力,她直肠里堆满的屎在压迫力下把肛门里的塞子挤了出来,然后她的屁眼就再也束缚不住直肠里的粪便,开始噗嗤、噗嗤的拉屎,一直拉满了少女的裤裆。

胡桃搂着剧痛的肚子,但是屁股下一泻千里,又有一种由衷的舒爽,一时间矛盾不已。

这时解决掉丘丘人的莹走了过来。

“你这个废物居然连几个丘丘人都打不过!”

胡桃虚弱的说道:“主人我的身体很难受,所以…”

“还敢顶嘴!”莹一脚踩在少女的脸上,让她害怕的噤声。

“站起来,裤子脱了。”

“是,主人!”胡桃站起来,乖乖的在野外拉下自己的裤子,只见她拉满了一裤裆的粪便,内裤里面兜满了黑褐色的恶臭糊状物,少说也有三四斤。

少女的下体也沾满了糊糊一样的粪便,她的馒头屄上、屁股上、屁眼周围到处都是黑色的屎,臭烘烘的味道让莹都皱了皱眉头。

“没有我的命令你居然敢擅自拉屎!”莹一脸的愤怒。

“主人我不是故意的。”胡桃畏缩的说道。

“我不管,给我全部吃掉!”莹怒吼道。

“可主人这是我拉的屎…”胡桃看着裤裆里粪便,她不知道如何下咽。

“那好,我来喂你!”

莹一把捏开胡桃的嘴,然后从她的裤裆里掏出一大坨屎,强行塞进她的嘴里。

“给我全部吃干净!”

咕噜。

嘴巴传来恶臭口感让胡桃痛苦不已,但是莹已经合上她的嘴巴,少女只能硬生生把这些刚刚从自己屁眼拉出来的屎又咽了下去。

然后莹一把接一把的把胡桃拉在裤裆里的屎全部塞进她的嘴里,灌进胃里,好在少女已经有很多吃屎经验了,倒也没有多难受,就是有些干的屎划的她喉咙有些痛。

不高兴的莹还把胡桃的脏内裤扒了下来塞进她的嘴里,让她用嘴把内裤洗干净。

莹又用手狠狠的抽打胡桃的屁股。

一边打,一边骂道:“你这下贱的不听命令擅自拉屎的屁股就该好好抽打一番。”

啪啪啪!

很快胡桃两瓣屁股就被打的红彤彤的,快要渗出血来,吃着脏内裤的少女也痛苦的流出眼泪。

最后莹掰开胡桃的屁股,拿出一个巨大的足有笔筒那么粗的木塞狠狠的塞进了少女的屁眼里。

“别…别…这么大我的屁股会坏掉的…啊!!!”

莹直接把塞子捅进胡桃的屁眼里,小小的菊花被拉扯到极致,少女的肠壁被撑到薄的像纸一样,她立刻惨叫起来。

看着肛塞难以全部塞进去,莹抬抬起脚用力踩了一脚,才把肛塞全部埋进胡桃的直肠,这下木塞彻底封死少女的屁股,任凭她怎么想拉屎都不可能在不拿出肛塞的情况下排泄了。

测试完战斗力了,莹便又带着走路姿势怪异的胡桃回到璃月城。她有些饿了,而且要多吃点,这样胡桃才有的吃。

接下来几天,莹依然每天调教折磨自己的厕所母畜。

每天三餐的时候,莹都会掰开胡桃的的嘴,直接坐在上面对着少女的口腔拉屎,然后掰开自己的小穴朝着少女嘴里灌尿。

而且莹会故意吃一些难消化的素菜,拉进胡桃嘴里让她再咀嚼一遍。

接着莹就会给胡桃灌一大桶溶解了泻药的泔水,然后看着少女搂着肚子拼命扎着,臭屄疯狂喷尿,却拉不出屎的扭曲样子。

晚上睡觉前,莹会把胡桃绑在床上,掰开她的屄,然后扯开阴道往里面拉屎,把少女屄洞拉满之后,莹就会带上双头龙和她做爱。 木制的坚硬大阳具用力的一次次捣进胡桃被灌满大粪的烂穴里,把她的肉屄肏的一塌糊涂。

莹还会把胡桃的阴蒂挑出来,用绳子绑上不停的刺激着,最后让胡桃在被粪便灌屄的情况下一次次痛苦的高潮。

……

转眼之间时间已经过去一周了。

早上莹又一次来看自己的母畜。

“主人!”

一看见莹,胡桃就下意识的张开了嘴。

莹自然的脱掉裤子坐在胡桃的脸上就开始拉屎,不一会她看着被屎噎住的少女歉意的说道:“抱歉!最近有些便秘,屎有些干了!我给你喝点水。”

她转过身来,又开始对着胡桃的嘴放尿。

喝了几大口尿之后,少女总算把堵在喉咙里的粪便咽了下去,她差一点就成为了被屎噎死的人。

此时胡桃的肚子已经被塞满了大便,无论是胃里还是直肠里,甚至她的肚子被屎填充的如同怀胎十月一样。

浑身散发浓重的泔水味和粪臭,这些异味已经洗不掉成为了她的体味,腋下和屄上还长着长长的杂乱阴毛,完全不像纯真的少女。

胡桃原本紧闭的馒头屄也张开了,就像淫妇大张的嘴一样,松松垮垮的阴道里满是粪尿脏污,阴蒂异常肥大露在外面。

莹突然注意到胡桃屁眼里的巨大肛塞已经被挤出来大半截了。

“塞的如此严实还能挤出来,看来不能再憋了。”

莹打算把胡桃的塞子拿出来让她痛快的拉一次屎,不过莹没有直接拔出塞子,而是找了根透明的软管过来。

“刚好合适!”

莹把婴儿手臂粗的软管一头插进胡桃的屄里,刚好塞的她的阴道严丝合缝。

而眼神呆滞的少女任由莹摆弄着,这么多天的折磨下她早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接着莹一把拔出堵在胡桃屁股里多日的肛塞,然后赶紧把软管的另一端捅进她的肛门里。

“你可以拉屎了!”

这么多天胡桃第一次听到如此美妙的命令,她立刻本能的收缩被扩张到极致的直肠。

噗嗤、噗嗤,堆积在她肚子里大量粪便开始排出体外。

胡桃从来没有觉得拉屎是这么痛快的一件事,整个人都如同吸毒一样幸福的颤抖起来,但她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肚子里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进来了,好舒服!等等…”

胡桃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拉出来的屎正在顺着透明的软管一点点流进自己的小穴里,然后通过子宫颈上的小洞挤进自己的子宫。

少女甚至能清楚的看到黄褐色如同稀泥一样的粪便在软管中流动着,从自己的肛门里流出,再进入自己的肉穴。

“不要啊!那是给小宝宝准备的房间,不是粪坑,不能用来装屎……不行停不下来了,我的屁股停不下来了!而且肚子里好温暖啊!”

胡桃无法控制自己的屁股不去排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屎一点点流进自己的子宫里。

不过绵软湿热的粪便却温暖了她的宫腔,少女从没有感觉性器里如此温暖如此舒适过,她的阴蒂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为什么?我的子宫还想要更多!”胡桃用力收缩直肠起来,不停的把屎拉进自己的子宫里,她的肚子大小不变,子宫却越撑越大。

“呼呼呼…”少女欢愉的呻吟起来,脚指不停的扭动起来。

“我要去了!啊!!!”

终于胡桃排光了直肠里的粪便,不过她的子宫则被她的屎撑到巨大,少女也被灌满宫颈的屎填到了高潮。

少女瘫倒在地上,抱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性奋的喘息着。

这下胡桃彻底坏掉了。

……

几日后。

莹在璃月的街道上散步着,周围的人都惊奇的看着她,因为她手上牵着一条狗绳。

不过绳子的另一端栓着并不是一条狗,而是一个赤裸的少女,很多人还认识,她就是往生堂堂主胡桃,正在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跟着莹逛街。

莹很满意的看着身边的母畜,胡桃已经被调教好了,她的精神完全崩坏,浑身散发着恶臭,身体肮脏无比,嘴巴和小穴里堆积着大量粪垢,彻底成为了一只母畜。

现在胡桃每天都会乖巧的吃莹的屎和尿,晚上也会主动叉开双腿让莹玩弄她的臭屄。

莹还在胡桃脸上刺了字。

左脸刺着“粪尿奴隶”。

右脸刺着“专用马桶”。

最近傍晚莹都会牵着自己的肉马桶在街道上散步,而她身边的胡桃,就跪着用狗一样的姿势爬着,屁眼被粗大的木塞塞住,肚子因为长时间憋屎而变得鼓鼓的。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莹牵着胡桃来到街角一个房缘木柱旁。

“时间到了,乖胡桃该尿尿了。”

“好的主人!”

只见胡桃抬起一条腿,像狗尿尿一样露出她长满杂乱黑毛的肮脏性器,对着柱子尿出一炮又黄又骚的尿。

嗤呐、嗤呐,尿液浇在柱子上,突然胡桃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哗啦一下,她的骚穴里又喷出一股污浊的淫水,原来这母畜随着排泄身体居然不由自主的高潮了。

莹很是满意这条母畜的表现,开心的笑了起来。

“尿完了,胡桃我们该回家了。”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莹牵着胡桃慢慢往回走去。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9 thoughts on “胡桃的重口味调教”

  1. 看到标题知道是原神的胡桃后,我第一反应是给胡桃绑起来然后被一个蝶火燎原!给烧没了反杀荧XD

  2. 感觉会有不小心点进来的,然后成功吃不下去饭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