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hxbkb ♥

绳谈 第一章

绳谈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梦缚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到我们梦成真马戏团!”男人手握话筒,站在露天搭建的表演台上,看着台下坐满看台的观众,脸上勾起笑意。

欢呼声、喝彩声。

台上的男人欣慰地点点头,目光步及观众前排的几名高中生模样的花季少女,停了一瞬,眼神中夹杂着几丝难以名状的味道:“我们马戏团的重头戏便是欣赏被紧缚的少女如何运用魔法逃离危机,当然,仅凭我这样说也许新来的观众还不明白什么意思,没有关系,我话不多说,接下来就请大家拭目以待!”男人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可奇怪的是他的脸却是无论如何都看不真切。

舞台上的聚光灯一瞬间全部聚集在舞台中央,那个男人不知何时竟化作一团烟雾飘散不见。

“哒哒哒”未见人先闻声,一名衣着暴露的妖艳女郎踩着高跟鞋一步步向观众走来,火爆诱人。吸引眼球的还不止于此,她的手中握着一根绳子,而绳子的尽头竟然牵着的是一名浑身被捆绑着的楚楚少女!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我到底是在哪?”林瑶目瞪口呆地看着台上被牵着的少女,一阵发愣。

“小丫头,过来。”女郎的嗲声酥骨,边说着,还一边拉了拉手里的绳子。

少女娇颜可人,小脸上写满了抗拒,一对充满无助的眸子里盈满泪花。原本一身宽松的白衬衫此刻被一道道绑缚在女孩身上的麻绳硬生生捆成了贴身衣物。两股绳子一上一下地勒住了少女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前胸,女孩羞愤地面色潮红。

“唔唔~(放开我!)”

少女的小嘴被几股麻绳勒着,不显累赘,倒是衬得漂亮的脸蛋更显诱人。皓齿不时地轻轻咬着绳子以减少束缚的压迫感,女孩的口水顺着嘴角和绳子之间的缝隙流下,拉成长条的丝状,晶莹剔透。投过缝隙,隐约能看见少女的嘴里好像还塞了白色蕾丝边的丝织物。

那是什么?

“呵呵,乖,过来,姐姐会好好怜惜你的。”女郎攥紧了手里的绳子。少女的腰上缠绕着几股麻绳,而女郎手里的那根连着女孩腰上的绳子,分支却是隐于少女裙底。

“唔,唔唔,唔~(不,不要,求你了,放了我吧。)”求饶声,抗拒声透过堵嘴物也只能是传出诱人的“唔唔”声。股绳紧紧地勒住了少女全身最敏感的部位,每当女郎抽动绳索,两个勒着小裤裤深深陷入女孩隐秘地带的绳结便狠狠地折磨着她,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不断地冲击着女孩的心灵。

像任人摆布的洋娃娃,女孩抗拒地扭动着娇躯,却又不得不走近女郎。包缚着玉体的绳子也因为少女的挣扎不断向上牵扯着衣服。女孩想整理整理暴露春光的衣物,可一双玉手却以后手观音的姿势和上身牢牢捆绑在一起,想动弹一下都是奢望。

“你,这,这是犯法的吧?”少女走得近了,林瑶也便看得更加真切。那密密麻麻收束女孩的绳衣深深刺激着林瑶的眼球。

等一下,我记得之前我是在家里睡觉来着,现在……这,这难道是梦吗?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啊,好羞耻!

“不对哦。”女郎看着眼前面容姣好的林瑶,眼神里闪过几分狡黠的意味,摄人心魄的声音打断了林瑶的思绪:“女孩儿们可都是自愿受绑的呢,表演结束后也就放开了,而且……”

“你难道不觉得她这个样子很漂亮吗?”

林瑶怔怔地看着女郎越来越近的脸,突然回过神来,小脸被女郎盯得有点发烫,害羞地低下头。余光不自觉地瞟向那名因为麻绳的捆勒而不得不挺起酥胸的少女。

绳索像游龙一般转绳、成结,在女孩儿的身前绑成了一个个漂亮的菱形。末了,两股绳子结好最后一个绳结,携着女孩的红裙勒过修长的双腿之间绑于身后,胸缚和捆绑手臂的绳索相连,令少女不得不努力挺起胸部。女孩儿娇颜潮红,一双水蒙蒙的大眼睛似乎在诉说着不堪与屈辱。

“唔唔~”少女近在咫尺的呻吟声挠得林瑶的心里痒痒的。

她说的……我,我也……不,不,林瑶,你在想什么呢?

林瑶心慌意乱地连忙否认。可殊不知,女郎的话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林瑶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唔唔,唔,唔唔~(别信她,她骗你的,救救我,谁能来救救我!)”

女郎没有再说闲话,一只手搂过向后躲避的少女,在她的身上不停揉搓着直到少女挣扎地气喘吁吁才堪堪罢休。女郎抖开手中的绳子,对着观众笑道:“那么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空中的移形换影!”

掌声、尖叫声此起彼伏,女郎面含笑意地凑近女孩儿的耳朵,轻声说:“我要把你吊起来了,好好享受吧。”

“唔?!”

少女听见女郎在自己耳边满含讽刺的低语,惊恐地瞪大了双眸,扭动着娇躯奋力挣扎却因为女郎使劲一拉股绳而踉跄地跪在了地上。

刺激,深入骨髓的刺激。

少女弯着腰,努力想让自己敏感部位的刺激得到一些缓解。一低头,原本汇集在小嘴里无法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一地。

“咳咳”少女难受地摇着小脑袋,两只小手被女郎加固捆绑后拉出一股绳子绕上了舞台上空的不锈钢横梁上,拉伸所带来的疼痛感渐渐强烈,少女想要支起身子却也无能为力。

“唔,唔唔,唔~(不要,不要!求你别把我吊起来,好疼啊,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女郎可不管少女现在是怎么想的,手里的动作飞快,绳子缠绕过膝盖、脚踝、玉足,和束缚手臂上的绳子一样绕过舞台的横梁将少女固定住。

女郎恶趣味地抚摸着少女的白袜脚,触感透过袜子一阵阵地侵袭着敏感的脚丫。因为小脚也被上绑,少女没有办法躲避,只能任由手指的挠捏。小巧可爱的脚趾张张合合,透过袜尖还能隐约看见大脚趾圆嘟嘟的轮廓。

“唔唔~(好紧……)”

少女费力而痛苦地晃动着小脑袋,因为自己的重力,脚踝、膝盖弯、手肘,许多被绳子紧紧绑缚的地方传来的疼痛感令少女苦不堪言。

女郎看向少女的目光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青春少女无助挣扎,配上梨花带雨的娇颜。

“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作品!”

股绳连着手臂上的绳子,再连接着用于悬吊的绳索,少女只要一挣扎,私处便会因为股绳上上下下不停的摩擦而受到强烈的刺激,更难受的是,股绳上的绳结早已深陷少女的隐秘之地。

不只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羞耻。少女的玉腿被吊缚的绳子强行分开,红裙被拉起,白色的小裤裤没有丝毫遮掩地暴露在观众的眼前,表面被一股绳子紧紧勒着,女孩儿努力想并拢双腿,剧烈的挣扎牵引股绳而绑缚着小脚丫和膝盖的绳子又让少女难以如愿。无助、绝望的神情显得少女分外惹人怜惜。

“唔唔~(好难受……)”

少女哭得梨花带雨,小鼻子一抽一抽的;汗水打湿了衬衫,衣服布料贴合在身上能清楚地看见少女光滑而洁白的肌肤。

小裤裤湿了,是什么导致的呢?

女郎的捆绑手法异常熟练,女孩儿只能感受到紧紧的束缚与略微疼痛,四肢没有一点因为血液不畅而引起的麻木感。

魔术表演有条不紊地进行,帷幕闭合、拉开,随着女郎的一声响指,少女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林瑶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一个活生生的女孩子,就这样,消、消失了?”

早些结束也好,那个女孩子被绑成那个样子,谁受得了啊。

……

没有人能知道少女的去向。

……

观众们的想法可不会停留在这个上面,在他们看来那些个少女只不过是他们闲暇时的玩物罢了,既然只是玩具,没了也就没了,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观众们的热情积聚于下一个表演上,呐喊声一阵高过一阵。

紧接着,在灯光的汇聚下,观众这才注意到舞台中央有个圆形的大缺口,看样子是升降机正托着什么东西向上。

在全场人的目光汇聚下,一名初中生模样的女孩儿被绑成四马攒蹄的样子进入众人眼帘。

女孩被打扮成了小女仆的样子,白色蕾丝边的女仆装包覆着女孩儿的娇躯丝毫不显违和,修长的双腿再配上修身的黑色裤袜,令原本天真无邪的清纯少女模样带了一丝妩媚。

小拇指粗的红绳缠绕在女孩子小小的身体上,红绳缠绕着小胸脯亦捆紧了双臂。手肘、手腕也不例外地被绳子横竖绑了两三道才罢休。

束缚在裤袜上的绳子尤其显眼,一红一黑相互交织着。因为捆得紧了些,绳索和袜子相交接的部位都捆出了褶皱。女孩的双腿被翻折到身后之后又被红绳在膝盖上下交错捆绑固定,捆脚踝和小脚丫的绳子是连在一起的,又各自抽出一道绳子和手腕捆在了一起。

小小的身躯只能一直保持弓形。

小嘴里堵了一只塞口球。随着小女孩每一次的呼气,蓄在嘴里的口水总会透过塞口球上的小孔流出来。

现在女孩儿好像睡着了,小脸上残存着两道细微泪痕,长睫毛一颤一颤的,秀眉微撇,应该是在做噩梦吧?

女郎拿着散开的鞭子,猛地抽打在女孩的小屁股两边。

“唔唔!”

小屁股不自主的撅了起来,被裤袜包裹的小脚丫连着小手踢腾了两下,但因为绳子的关系,这个动作看起来更像是在颤动。女孩儿一下子就清醒了,“呜呜”叫着努力蠕动娇躯想要躲开鞭子。

“啪!”

“唔~唔唔!”

……

早在女孩儿出现的时候,舞台上便已经有人搬来了一个装满水的大水缸,看体积似乎能装得下两个成年人。这大水缸还专门做出来了一个配套的玻璃盖子,盖子上挂着把铁锁,正斜靠在水缸边上。

“现在,我需要一位观众来帮我一个忙。捆在小妹妹身上的绳子还不够,我想要这位观众帮我把小妹妹捆绑得再紧一点。”话音刚落,观众们的热情瞬间就被点燃了,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毛遂自荐。

“妹妹,你愿意的吧?”

“唔。”

女孩儿刚想摇头,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小鼻子抽了抽,慢慢点了点头。

可这个动作在林瑶看来,就像是小女孩因为在观众们的注视下太害羞了,才会迟疑着点点头表示同意。

……

这个小妹妹这么喜欢……

这个的嘛……

……

“同学,要不你来帮帮我?”

林瑶刚刚还在思想抛锚呢!

“啊,啊?我,我不会捆人。我还是算了吧。”林瑶连忙朝女郎摆摆手。

“可是同学,这里可都是大男人哦,让他们来小妹妹可不是要被折腾坏了呢!”

“这边不是还有几个女……”

女……女孩子吗?

林瑶愣了愣,刚才还在身边的女生怎么不见了?

女郎耸了耸肩,摊着手看向林瑶。

“可是,可是,我,我……好吧。”林瑶刚才可是看见了台上女孩子在听见女郎的话后剧烈挣扎的样子。

……

好可怜……

被捆绑起来就是这样吗,被绳子剥夺了自由的权利,只能一点一点的挣扎蠕动。自己的身体就这样交给对方,不管做什么都只能被动接受,没有选择,只能任凭别人摆布。

……

“我,我从来都没有捆过别人,不会捆。”林瑶站上台,刚刚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在看到小女孩潮红的小脸后便一溃千里,语气都弱了好多。

……

我的心跳好快啊,那个小妹妹的眼神里,好像在期,期待?

期待我把她再捆紧一点?

……

“很简单的,诺,绳子。”

女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条细绳,说:“你只需要把她的手指和脚趾分别绑在一起就好了。”

女郎给林瑶做了示范,就把绳子抛给了她。

“哦哦,我,我试试吧。”林瑶摩挲着食指,握着绳子走向女孩儿。

“嘶~”刚才这绳子好像刮了我一下,毛刺吗?但这绳子挺光滑的啊……

容不得她多想,林瑶很快来到女孩儿的身后。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照着女郎的样子,把绳子对折后在女孩儿的手指上缠了几圈算是捆好了。

不自觉地用绳子在自己的食指上绕了几圈,林瑶看着包裹着女孩儿小脚丫的裤袜,咬了咬嘴唇。

……

当林瑶的手刚刚触碰到那小巧的脚丫,女孩儿颤抖了一下,脚趾忍不住蜷缩起来。

“呼~呼”林瑶能听见眼前女孩儿的沉重的呼吸声,也能感受到女孩在不停地颤动。

一般来说,小脚可能是一个女孩子全身上下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这也就难怪女孩们有时会对自己心仪的男生说“还从没有人碰过自己的脚”之类的话了。

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饶是同为女生的林瑶都觉得口干舌燥。

细绳先套住了女孩儿的两个大脚趾,袜尖因为绳子的束缚而透出了诱人的点点肉色,接着细绳又压着裤袜,勒过脚趾间的空隙拉回捆好。

现在,女孩儿是真正意义上的连手指和脚趾都无法动弹了。

而包覆在绳网里的可人呢?也许是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她只能是不时地撅撅小屁股蠕动一下,好给自己找个舒服一点的姿势。

……

其他工作人员上来了,在林瑶惊讶的目光下,他横抱起女孩儿,直愣愣地把她丢进了那个装满水的水缸里,之后盖上了盖子,又上了锁。

遮挡用的红布盖上又拉开,女郎的一声响指后,又一个女孩子消失了。

就好像充满了魔法一样,这个舞台上的一切都遵循着女郎的意念。

……

“观众朋友们,因为我们有了新的道具,所以我们今天额外献上第三个节目!”女郎笑着看向林瑶,酥魅的声音传进了在场的每个人的耳朵里。

欢呼声,尖叫声。

女郎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带着一种莫名的味道,目光看向林瑶,就好像是在……

看着自己的猎物。

……

“那,那我先走了。”林瑶看着女郎的表情,心里有点害怕,匆忙向后者打了声招呼就想离开。

“等等,我还需要你呢!”女郎抖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拿来的长绳,不动声色地靠近林瑶。

绳子大概有10米长,小拇指粗。

“你刚才不是说你们有新道具了吗?应该不需要我了吧。”

“不不,小妹妹你搞错了。”女郎已经走到近前,红唇对着林瑶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说道:“你就是第三个节目最好的道具。”

“救命!救……”

“唔唔~”

女郎飞快地掏出了一团白袜挤开林瑶的牙齿堵住她求救的声音。前者的力气大的惊人,一只手把林瑶两只手牢牢控制在身后的同时,另一只手又拿出了口球扣进了林瑶的小嘴不让她把嘴里的袜子吐出来。

“唔唔~(放开我,你放开我)”

林瑶被女郎压在身下难以动弹,长绳在娇躯上飞快地缠绕着。

台上的观众们看着林瑶一步一步地被绳索剥夺自由,一个个神情激动,拍手叫好。

其实,林瑶曾经也想过如果女郎对她不利的话,台上的观众至少也能帮帮她。但林瑶没想到的是,这些用来给她壮胆的观众,才是最大的陷阱。

她毫无察觉地一步步走进别人设计好的陷阱里,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早已成为他人眼中的猎物。

好在这一切都是梦,既然是梦,那也该醒来了吧?

会醒来的吧?

会吗?

……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到我们梦成真马戏团。今天,大家将会迎来一位新朋友……”今天的节目特意开在了早上,据说每次有新的少女到来,马戏团都会将表演时间从晚上改到早上。

天朗气清,微风拂过林瑶的裙摆,吹进少女的裙底生出凉意。

因为今天是第一天演出,林瑶被打扮得格外漂亮。

长发束成马尾,戴好了银白色的蝴蝶结发饰,娇躯套进一件黑色的修身水手服,上衣的下摆短了点,露出了少女小小的肚脐。细腰盈盈一握,没有一分赘肉。黑色的百褶超短裙下是被裤袜包裹着的修长的玉腿,黑色裤袜极佳地贴合在少女光洁、白皙的皮肤上,给清纯的面庞又增添一丝妩媚。

浑身上下紧密的绳索是不会少的。小拇指粗的红绳结成的龟甲缚就像是给林瑶穿上了一件贴身衣物,股绳上粗大的绳结卡在裤袜裆部之间,深深地陷进了少女的黑色袜裆里,白色的小裤裤早已濡湿,黏糊糊的贴在小屁股上,并不舒服。

林瑶的双手和水手服的袖口一起被红绳呈“W”状交叉反剪高吊在背后与捆绑胸部的绳子相固定。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少女饱满的胸脯上还紧勒着两道绳子,向身后延去连接着手臂,只要一挣扎,绳子就会刺激胸部。

少女整个人被以桃缚的样式捆绑着,细长匀称的双腿交叠着捆成盘坐的样子。脚踝和小腿部分被绳子对折后缠绕了数圈横竖加固捆绑,左脚踝和右小腿肚子捆在一起,右脚踝和左小腿肚子捆在一起。红绳将少女的小脚丫和脖子连结,林瑶只能难受的弓着腰,想要舒展一下身体都是天方夜谭。

膝盖上下被绳子紧密捆绑,左右大腿也被红绳连接着细细捆绑。修长的玉腿如今被捆成藕节的模样,想要一丝一毫的松动都是妄想。

“唔唔~”少女难受地扭动着身体。小嘴里面塞着一条自己昨天晚上才脱下来却又被用来堵嘴的小裤裤,熟悉的气味充斥着鼻腔。勒住嘴巴的是一个少女色系的粉红口球,口球上的皮带固定于女孩后脑,使口球牢牢地扣在嘴里。唾液顺着口球上的小洞流在地上,还有一部分拉成丝状沾着下巴。

“唔唔~(谁能来救救我)”

“唔唔~(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唔唔~(放了我吧,求你了)”

“唔唔~(那,那绑松一点,就绑松一点好不好,就一点)”

不敢再挣扎了,私密处的刺激要难以抑制了,林瑶抽了抽小鼻子,委屈的泪水划过脸颊。

……

那天被女郎捆绑的时候,林瑶一直都在等着梦境结束,内心并没有很大波动。

女郎似乎看出来了她在想什么,一边加固捆绑一边说道:“如果你内心所谓的梦境,其实一直都是现实呢?”

……

你听说过梦缚师么?

如果说一定得有一个能将人重重心理防线卸下的地方,那便只能是梦境。这也是一个能将你内心最深处的欲望无限放大的地方。

梦缚师游走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用他们自身令人惊异的能力悄然控制着你的潜意识,将你内心的想法偏向于他们需要的一面。

如果你沉沦于他们为你编织的梦境,那便再难逃离。

据说,梦缚师们只会对13到18岁的花季少女施展他们的能力,如果你自愿接受了他们给你设下的陷阱,那……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他们喜欢将少女们收藏起来;喜欢绳子结网缠上少女们的娇躯;喜欢那对充满无助的眸子;更喜欢少女们苦苦挣扎地样子和可怜的“唔唔”呻吟……

……

所以,女孩儿们可要小心了……

也许,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就是你!

我一般都是写写短篇kb小说,口味不重,长篇还没有尝试过,大家要是有什么好的想法我也可以尝试写一写,大家多多评论,我也挺想知道大家喜不喜欢我的故事

6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8 thoughts on “绳谈 第一章”

  1. 主人们如果喜欢我的文文的话,希望可以多评论哦,我也可以知道有主人喜欢我的kb文哦,如果有什么好的题材评论可以告诉我,我一般写轻口味的捆绑文呢,主人们不要见怪呀

  2. 曾经有过一个想法:萝莉怪盗进入少女的房间,在一番调教玩弄主人公后还给她设计带简易触发的绳索捆绑,比如趴在床上,想碰到前面的剪刀就会触动股绳自我折磨,但为了不被家人看见这幅模样被社死又不得不按照规则去解缚,最早好像是在《上海自缚行》里看到类似的情节,实话讲这种自我折磨带抗拒和挣扎的真的很戳XP

  3. 也可以设置一个带货的呀,自缚被入室盗窃呀什么的,都是可以的,这个题材很常见

  4. 挺喜欢轻口味的!喜欢作者大大以后也能继续加油,但是有一点我比较希望去掉图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