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绝顶永久机关

绝顶永久机关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出门了!”

身为普普通通的女高中生的我,寒谷杜鹃,今天也和平时一样为了上学读书推开大门走到了室外。

住宅街的通道毫不花俏有一种乏味的气息,那是让我安心的普通的风景。如果除掉从远处传来的喧闹声音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要去啊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哇……”

“哇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啊,动了啊啊啊啊啊啊哇哇哇哇……”

那个声音,是装置了绝顶永久机关的人。绝顶永久机关是,将女性拘束安装在上面让人一直保持在高潮状态从中获得能量的装置。在26世纪的现代,地上的能源已经完全枯竭了,于是人类开发了那种装置用以获得新的能源。把女性强制拘束作为能源装置使用当然会遭到人权方面的反对,但是不采用的话人类的文明会退化到石器时代的状态,最终没办法只有让这种技术得以获得实用化是在200年前。

当时为了补偿国家贷款的差额,年轻的女性被强制安装征收,一直到近年才转变成自愿制的。只是,最近有要恢复强制征收的传言。

我的妈妈在我出生之后就被装置上了绝顶永久机关。我先天就怀有很难治愈的疾病,为了获取手术的费用妈妈才变成了那样。虽然无法亲眼目睹我长大成人她一定很遗憾。

但是,我并没有觉得寂寞!因为如果想和妈妈见面的话只要去见面就行了。这么想著,我决定稍微绕个圈,到儿童公园活动一下。“额~那个,总之记得是在这附近一带的样子……啊,有了!”我看到了远处被拘束著轻飘飘的漂浮在空中的妈妈,于是跑了过去。“妈妈!早上好!我来了哦。”我也不知道妈妈是否能够认出来我,她就像平时一样,保持著眼球翻白的状态不断娇喘著。

“啊啊,啊啊啊啊哇哦……我哇嗷嗷嗷噢噢……不行哦哦嗷嗷嗷啊噢噢……我噢噢噢噢!!哦哦哦嗷嗷我哦哦哦哦!!!”每次见到的时候妈妈都是这种样子。大概是绝顶过度已经自我崩坏了吧。

诶诶?你问我我的妈妈为什么会被拘束著留在公园里?绝顶永久机关是事关人类存亡的计划。因此,全人类都知道她们被封闭在被称为“泡”的隔绝空间中,在人类的生活空间中四处浮游著。选择了绝顶永久机关的女性,她的四肢会被厚重的机械拘束起来。然后机械会插入女性的子宫,肛门,尿道,嘴巴,乳头然后 断断续续的给予刺激,使之一直保持性兴奋。

利用性兴奋时脑内产生的物质,机械将会获得永不停息的动力。然后多出来的能源会被政府回收然后再分配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使用,就像现在这个样子。

食物和水的话,机械会通过注射对她们进行补给,所以没有问题。而且,女性所排出的废弃物在经过发酵分解后-制造出不老药,在断断续续的被施与生产者。

也就是说,绝顶永久机关也就是长生不老的存在。所以,妈妈的年纪现在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

另外,这个绝顶永久机关会被“泡”永久的封闭起来。这个“泡”被政府称之为最后的超科学技术。本来的话,绝顶永久机关与其装置者的女性体重合计超过500公斤以上的重量。

但是在被封进“泡”里面之后,即使只是微风吹拂的程度都可以将之推动。而且,虽然“泡”从外部看起来只是薄薄的透明的一层膜,功能也和普通交通工具一样,但是有著无论从外部给予怎样的刺激都无法破坏的牢固特性。

按照科学家的说法是不可破坏,一旦封入就再也出不来了。所以说,只要选择了绝顶永久机关的话,饿死和衰老都可以不用再在乎了。一边高潮著,一边供应著人类取之不竭的能源,然后轻飘飘的活著就可以了。

“我要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哇!!!!不哦哦哦哦哦啊啊哇……”妈妈在选择了这条路之后一定也感觉到了那种幸福吧。

在去学校的路上又看到了好几个人的绝顶永久机关。已经变得习惯了的光景,虽然都非常地吵闹,但是谁都没有投以异样的眼神。

到了学校之后,被通知午休的时候要去一趟教职员室。怎么了吗?

“不好意思打扰了。”

“哦哦,原来是寒谷同学啊……那个啊,你在志愿调查表上写了“绝顶永久机关”这样子的东西吧?你真的,考虑好了吗?以你的成绩的话,随便考一个大学应该没有什么难度吧。”

啊啊,是那件事情啊……“是的,我已经决定了。”

“那个啊寒谷同学。装置上绝顶永久机关的话,就已经不能够称之为人类了哦。而且绝对没有再变回人类的可能性,到时候再后悔也来不及了。这样子也没关系吗?”

“是的,我对于绝顶永久机关以外的志愿,都不想考虑。”我毫不隐藏自己的想法回答到。

“果然,是因为你母亲的缘故……吗?”

“……”我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是想要变得和妈妈一样吗?还是不一样?老实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对于未来我并无抱有什么梦想,也不想要小孩子。说不定,我只是想要更加靠近妈妈的存在。我想要知道那样子的妈妈是什么样的心情。

“你真的是这么决定的话,老师也不会阻止你的选择。但是,现在距离毕业还有半年的时间,我还是希望你郑重的考虑一下。”老师的话就说到了这里。我低下头,离开了教职员室。

半年后,我接到了政府相关的通知。我选择了绝顶永久机关志愿的事情,已经由学校传达给了他们。在指定的日子我来到市政府进行了等级,登记文书的最后是有著‘给家族与友人,最后离别请勿挂念’这样标题的文书,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前一天,已经和亲戚还有友人打电话通知了他们。大家都很吃惊,有的想要阻止我,回忆叙旧劝说的话整整说了5个小时也没有停歇。

那之后我走到妈妈所在的地方时,天都已经黑了。“妈妈,我也选择了绝顶永久机关的路……”我的妈妈在我的眼前被机械的触手不断抽插著。

““啊,不要啊啊啊哦!!那里,已经哦哦哦啊啊哦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再的哇呜呜呜呜噢噢噢啊,要嗷嗷嗷呜啊啊噢噢噢……”妈妈的身体哆哆嗦嗦痉挛著攀上了绝顶的高潮。这期间机械们毫不留情的玩弄著妈妈的肉体。她高潮失神的脸上还有下方的两张嘴都垂挂滴落著晶莹的奇妙液体。我并不讨厌,甚至应该说为这样的妈妈我觉得很骄傲。

第二天我来到了市政府,所有的文书已经确认无误签字完毕。那些文书上写著,简单来说,一旦装置绝顶永久机关的话就再也不能回到过去,如果同意的话请签字。一旦签字就再也不能反悔了。都是些这样的话。我读完并确认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们确实的明白了……那么寒谷小姐,请跟著我们去地下室。”沿著楼梯向下,厚重的大门被打开,那是我已经见过了很多次的机械装置。我会被它们拘束起来,持续施以性的刺激,并在今后的数十年中让我不断绝顶的机械。

“那么,请把鞋子还有鞋子以外的全部衣服都脱掉。”我如同他们要求的那样脱光了。虽然被工作人员看到自己的落体有种羞耻的感觉,但是从今以后我都要在屋子外裸体了,所以没必要太 介意。

“麻烦把双手插进这里,然后尽量敞开大腿坐在这个位置。”

坐上机械的座位,我对著机械两旁的两个洞口把双手插了进去。工作人员随后按下了启动按钮,机械的手腕瞬间“噗”的一下夹紧了我的手臂。疼痛传了过来,然而就在下个瞬间,感觉全部消失了。

“手臂已经进入假死状态了。没有必要管它了。接下来是双脚。”工作人员按下了别的按钮,然后脚下升上来了新的机械。它从下方紧紧抓住了我的大腿根部,紧贴著包住了双脚哦然后停止了活动。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双脚的感觉也全部消失了。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动弹的能力。乳房也好,隐秘的地方也好,每一根阴毛也好,都一览无馀的暴露在空气中。然后,将会持续数十年被机械侵犯下去。

我光是想像到那种样子,那里就变得湿漉漉的……哎呀……快让我知晓吧……

“那么现在,绝顶永久机关开始动作。”

那个是,我作为人类最后听到的声音。

“噗嗤”

“呜嗡嗡嗡嗡嗡翁……”

“哇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

突然就被侵犯了。我还没来得及理解发生了什么。视线向下看去,伴随著机械启动的声音,两根粗大的机械触手一前一后插入了我的阴道和肛门。而且还咕噜咕噜的旋转了起来,我的阴壁和肠壁被有节奏的刮蹭著。并且,机械触手本身还不规则的前后抽插著。才过了10秒左右我就已经高潮了。

“人家还是第一哇啊啊啊啊!!后,后面还没有噢噢噢噢哇哇哇……啊啊啊哦噢!!要升天哦嗷嗷嗷嗷嗷啊啊哇!!!”在这样的状态下想要保持理智实在是不可能。我翻著眼白恍惚向外看去,工作人员正在把整个机械放进“泡”里面。我就像是身边的重力都消失了一样,身体漂浮了起来。

“噢哇哇哇哇!!我,我,我,我,不哦哦哦啊啊!!!已经不行!!!哇哇啊啊啊啊哇哇哇哦哦哦我噢噢噢!!!!”说不出话来,也无法获得回答。机械从肋下生出细小的圆盘来,它们攀上我的两个乳头和阴蒂用布满颗粒的一面旋转著狠狠地惩罚起我来。

“来了哦哇哇哇哇哇哇噢噢噢!!!!!不要啊啊噢噢噢!!!已经哇哇哦哦!!!我会坏噢噢噢啊啊啊啊哇哇!!!笨蛋噢噢噢啊啊啊噢噢噢噢!!!”

工作人员操作著机械,把连接著地下与市政府背后的 秘密上升出口打开了。封闭完成后的装著绝顶永久机关的“泡”就是从这里放出来的。

“撒,到外面来吧。活著的能源生成机械,人们会见证你的奉献的。”

进入了外面世界的我,被风推动著飘向远方。那时候,被机械侵犯著不断娇喘的我,就在市政府的附近,被周围路过的人们看光了赤裸的躯体和潮红的失神脸。

“哎,又是新的绝顶永久机关吗……”

“还是和以前一样,好色情的样子啊……”

“哇啊,搞什么。裸露在外面都不会觉得羞耻吗?”

“不可以那样子说啊。为了我们今天的正常生活,她们可是做出了绝大的牺牲和奉献的。”

突然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是哇啊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你嗷嗷哦哇哇噢噢哦啊!!!!那里不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可噢噢噢噢!!!”不行。我已经要失去理智了。

但是,在前面,眼熟的“泡”在飞行著。“哦哦哦……哇啊噢噢……杜鹃……”“噢噢妈噢噢哇啊……”怎么会这样呢。妈妈被封闭进去的“泡”居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竟然取回了一点点的理智。这居然会是我与妈妈真正的第一次对话。

“杜鹃……也噢噢噢啊啊!!!不要噢噢噢噢啊啊噢噢噢啊哇!!!去了噢噢噢啊啊!!!”妈妈又变成了,那个被机械侵犯著不断淫叫著的肉人形。最初也是最后的对话就这样结束了。

然后在下一个瞬间——“妈啊啊啊啊……你噢噢噢嗷嗷啊!!!!我,我噢噢噢啊啊啊啊哦哦!!!丢要丢啊噢噢噢噢……”

圆盘回转的速度以及下身上机械触手抽插的速度瞬间上升,将我推到了绝顶的高处。在从没体验过的快感中我最后的理性就要消失了。

“我,我哦哦……啊啊哇哇!……妈嗷啊啊妈妈啊啊哦哦哦,哇哦!泡哦哦啊啊噢噢噢……屁哇哇哇哇哦哦嗷嗷噢噢!!那里噢噢噢噢问我哦啊咯!!好啊啊哦爽噢噢噢……”

就这样,我的理性溶解在黑暗中。我和妈妈一起在今后的几十年里就连想死都死不掉,在继续不断的绝顶中产生出人类赖以生存的能量。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3 thoughts on “绝顶永久机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