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Evan ♥

绝望的箱子

绝望的箱子 – 黑沼泽俱乐部

对于珍妮,我们做了几乎可以想到的任何事情。仅仅经过了三年,她被可以想象中的任何方式改造和操作着。尽管我对她的强健体魄非常惊讶,但当听到从她那被膨胀的口球撑开的下巴下面发出的轻微的呜呜声的时候,我忍不住感觉不想继续再对她进行折磨了。三年前,当她写信给我说她想自己的身体变成永久捆绑的样子的时候,我简直无法相信会有这样的人存在。但当经过几个月交流之后,我们终于见面了,而我则意识到她是玩真的。她来的时候只有19岁,她长得很漂亮。虽然只有5英尺6英寸高(约1.7米其实挺高了),她已经有38D丰满的胸部。身板这么娇小显得双峰呼之欲出。她对自己的胸部非常引以为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穿了一件紧身的体恤衫,下身是包臀漏肚脐的短裤。我仍然非常确信她会在最后一分钟打退堂鼓,然而她急切的签了自己的卖身契,然后喝下了我拿出的药剂。几秒钟后珍妮便昏睡过去。

把她扛上肩膀带到地牢去仅仅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许久之前在这所隐蔽在丛林里的房子下面我就建造了一个几乎同样大小的地牢。长长的石阶,还有阴森的墙面和远处传来的滴水声带给人不祥的预感。我把珍妮放在主房间的地板上,脱下了她的衣物,然后把她放在椅子上。她的屁股放置在两片平板上以保持下体能完全暴露在外面。她的两腿以华丽的V字型展开,与地板齐平,她的手臂被反折在身后,捆住手腕和肘部,然后固定在直立的板上。她的头被弯曲向后,用两个小皮带绕过头部下方到上方来固定。有一些小的皮带延伸出来,一条环绕她的下巴直到前额。当皮带拉紧之后,她的头部被完全的弯曲向后,迫使她只能面朝上。这样,当她醒来的时候,她能够通过悬挂在上面的一面镜子清楚的看到自己。我想要珍妮看到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另一个部件连接了下面的皮带,一直延伸到她的口部。我把她的舌头拉出来,然后通过部件上两个锯齿片将舌头夹住,以保证她的舌头伸出嘴外。两个橡胶的槽嵌在她牙齿的最后以确保嘴张大。然后我到椅子后部扭动两个螺丝,直到螺丝顶到了她脊柱的两侧。虽然螺丝不尖,但是也不舒服,作用就是迫使珍妮的双峰挺立,而且拉伸了她的身体。金属螺丝顶到她身体的痛苦令她忍不住瞪大了双眼然后尖叫了出来。我从余光里看到她的眼睛正在焦急又恐惧的扫视着房间,似乎正在打量着当前的环境。我忽视她的行为,哼着小曲把人造阳具置入了她暴露的肛门中。润滑后,随着阳具的插入直到只露出尾部,珍妮敏感的跳了起来,看来是很不流畅的感觉。我又一次走到她背后,然后又紧了几圈螺丝,迫使螺丝尖端压迫着她的脊柱,这令她哀嚎了起来。这样,她的双峰更加挺立,而且她的身体也完全动不了了。然后我把阳具的线路接通,打开开关,开始没有反应,紧接着突然阳具就深入了肛门约6英寸。珍妮大叫着,随着阳具的慢慢抽插,她的眼泪流下了面颊。这个频率是随机的,而且除非我关闭开关,不然会一直抽插下去。我发现,几天的机器肛交会减弱她的欲望。

我望向她的脸的时候尽量避免了眼神接触。我可以看到她很害怕。这些都是我们对话中谈到的,但是我敢说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接受这样的现实。我开始用一把剪刀剪掉她的一头长长的金发,让头发滑落到我的脚边。很快,她的头发就没剩下多少了。我去旁边取出了托盘,托盘上有弟刀和泡沫,然后泡沫涂在她的头皮上为她剃发。除了下面的抽插,我敢说剃发更让她感到不安。她注视着我的剃刀,直到最后一点头发都被清理掉。很快,她就成了光头。等擦干泡沫后,我戴上橡胶手套,挤了一些胶状液体到手心后抹匀,然后涂满了她的头皮。这种化学品杀死头皮毛囊的时候有刺痛感,虽然这种痛没法跟人造阳具的痛相提并论。我朝下看了一下,阳具是在高频模式,迫使其不断的快速深入和抽出。这好比是一次暴力的性交。她闭上了眼睛,眼泪滑下,因为她意识到她永远都不会长头发了。

接下来刮掉她的眉毛和拔掉睫毛显得容易的多。我把涂有强力除毛膏的眼膜贴到她的眼睛上,这样可以强制让她眼睛闭上。然后我坐到她下体旁边,在已经刮好的下体上贴上更多的脱毛膏。我必须要停下后面的电动机器一会儿因为我需要在她的肛门部位也涂上脱毛膏。脱毛膏见效只用了一会儿,然后机器又被重新放好。我脱下手套扔掉,然后从另一个盘子里拿出来一根针。移去眼部的眼膜,清理干净剩下的睫毛,我让她看到我拿着的针。她的舌头早已经被拉出来了,几次拧动螺丝让舌头伸出来的部分更多。我举起这根巨大的针,没有任何犹豫的扎向了她靠近嘴唇部分的舌头上,在这过程中,我依然避免跟她眼神接触。一股鲜血喷涌而出顺着她的喉咙流进去。我从托盘里取出一个很大的环给她舌头装上,扣上以保证无缝。

三十分钟后,我完成了所有对她的穿环。除了前面的那个环,我还在她舌头两侧串了一系列的小环,一个大一点的鼻环。两个乳头上都在根部穿了环,然后中间穿过一根小棒,阴蒂上也有两个环:一个大点的在后面,一根粗的小的穿过阴蒂中间。她注视着整个过程,当针穿过她的肉体的时候发出呜呜声,当环永久的扣在一起的时候发出呻吟的声音。我靠后站了一下,欣赏着她的改造。我不确定我是否喜欢一根没有毛发的生物在我面前,但是现在,看着金属环在她的皮肤上闪闪发光,她没有眉毛和头发的面部好像没有任何其他特色,她的身体在捆绑和螺丝的作用下扭曲着,我笑了。我知道我将非常享受这一切。我走到珍妮身后,侧过去在她的耳边说:“欢迎来到你的余生”。我悄悄地说着。然后我走开了,留着她肛门的机器在不停地运转,让她第一次感受到她做的决定给自己带来的痛苦的悔 恨。

在她作为奴隶侍奉我的这几年,我很少能感觉到她厌恶自己的生活。我想她已经了解她已经被永久改造了,而永远也不会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除了观察之外,我继续着她来之前我们的计划。她要求过一些特别的惩罚,而且我现在非常乐意遵守我们的约定。现在,她站在我的面前,像往常一样,我依然忍不住想知道她是否反悔了。即使她曾经有机会被释放,她也无法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了。从她第一天来到尽头早上,我给她的胸部注射了大量的增长激素。她以前的38D的胸部现在到了令人吃惊的44H大小。它们的形状很好,坚挺而且巨大。为了保持,她现在穿了一件永久的弹簧钢做成的紧身束腰。一个外科医生去掉了她最下面的两根肋骨以保证现在的形状。我走过去把两手叉在她的腰间,手指不仅仅能触到,而且还能有所交叉。年多了,她的呼吸已经被强迫变得很浅,她的肺部无法完全充满空气。她的口部一直被扩张囊填充着,使得她的两腮鼓出来,看起来像是填充的嘴唇。借助于一系列的橡胶注射品,她看起来更像一个性感的娃娃。我的客人们都对宴会上这么个奇怪的女人感觉很享受,在宴会上,她的脸被涂了油彩,然后秃顶的头上戴上了华丽的假发。我望向她,几个月来第一次与她眼神接触。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她轻轻的点点头,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好吧,今天是你要被装箱禁锢的日子。”我看着她,她哭了起来,她明白我的话意味着什么。“”记住,是你要求的,而且在这些时间里,我做了所有一切你要求的,对吧?”她轻轻的点头,目光中有种放弃的神情。她知道我不会动摇她自己的计划,不会考虑她现在的感受。“我可以说从你的反应中我看到你的想法变了么?”她又抬起了眼皮,一副祈求的神情。“可能我不应该这样做?”又一次她重重的点头,尽管脖子上还带着限制活动的项圈。

“好吧,我很遗憾的说,你选择了你自己的命运”我微笑着望着她的脸,她意识到她的命运就是被永久的密封。

那个箱子只有1.2米长,宽和高各有0.9米,用几厘米厚的铆结钢制作而成。我带着珍妮到箱子那儿,她的眼中充满了恐慌。对箱子和现实的想象对她来说太难接受了。她开始挣扎,想要挣脱开我牵着的铁链,而这铁链是直接与她的鼻环连接的。我最新的奴隶莫妮卡,一个年轻的金发女郎,帮助我压着她让她跪在地上。像往常一样,珍妮除了晚上10:08 1.5M/s

束腰、高跟鞋和束缚她手臂的绳索之外没穿任何衣服。她已经有近两年没有用过她的手了。我用橡胶球将她的手包裹了起来,然后训练着她的手臂反向呈祈祷的形状,直到双臂只能永久在背后反折着了。

最终我们把珍妮放倒在地上然后我分开了她的双腿,取出了下体中的膨胀的电动阴茎。我在束腰的前面系上了一根橡胶带,然后放在地上,这时候莫妮卡递给我了第一个钢制阴茎。这个阴茎是中空的,有硬管和线延伸出来,借助润滑剂,我把阴茎推入了珍妮的肛门中,直到固定环卡住位置。然后,一根大一点的阳具恰好填入了她的小穴中。我确保阳具位置放好之后,向她的尿道中插入了一根金属尿管。接着,我从束腰部位将橡胶带拉到她的两腿之间,穿过尿管,一直拉向束腰的后背。我们把珍妮的身体向后卷曲然后扶着她的脸。呼吸管插入了两个鼻孔直到我确定管子延伸到了她的肺部。我用石蜡和胶水的混合剂封住了她鼻孔内的空隙,所以她只能通过呼吸管来呼吸了。我用一个球状物插入她的口塞,抽调空气然后取出了口塞。刚 -取出,珍妮就想要说话。但是她舌头上的环让她从第一天起就很难说话,而且也是我不允许她说话。但是现在,她需要直面自己的命运,已经开始恐慌了起来。

“主人。。。求你了。。。我不想被。。装进。。箱子里。。求你了。。”伴着她蹩脚的英文和金属环碰撞牙齿的声音,她依旧在不断祈求者。我低头望向她,微笑起来。“珍妮,你当然要进到箱子里”我甜蜜的说。“你还记得你让我发誓,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能改变计划么?好吧,我不会打破我的诺言。”我的话让她又哭了起来,而且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和新一轮的挣扎。但是她被束缚住的身体始终让她无法摆脱我和我的奴隶,莫妮卡只是坐在她的小蛮腰上,我则一遍又一遍的抬起她的头,向她喉咙里塞进一根更大些的管子。她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在管子插进喉咙后部之前始终望着我。

“现在乖乖的吞咽,珍妮”我说。出于条件反射她吞咽了,管子插进了她的胃里。当确定饲喂管插到位后,我拿起莫妮卡拿着的橡胶气囊,把中间的硬部套在饲喂管上,然后把剩余部分塞到珍妮的嘴里。气囊中间的部位能够保护好饲喂管,而且顶住了她的喉咙。莫妮卡拿出了注射枪,我装上扩张头。我慢慢的将树脂挤入了气囊中。我不得不再次装枪,但是过了一小会儿就注射不进去了。珍妮的两腮由于充满树脂的气囊的压迫而显得鼓鼓的。

“树脂已经注入你的口中了,几分钟之后树脂便会凝固。”我说道。饲喂管依旧从她的性感的双唇中间伸出,我把管子外露部分剪断然后来到珍妮的耳朵这里操作起来。我把耳 机塞入她的耳朵,将她侧卧然后向她的耳道里注满了石蜡,隔绝了所有的声音。当她的另外一只耳朵也如此操作后,珍妮已经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我走到一个控制台,拍拍麦克风以便于她能够听到我们说话。

我们把她放倒,让她胸部朝下,然后在她的右脚踝上绑上铁链。我用尽全力拉动铁链,连到了绑带上一个环上,这个环恰巧在她左侧肘部的上方。她的高跟鞋几乎已经贴到了她的肘部了。另一条腿也如是操作后,我对她的身体能够向后弯成这样的程度而感到惊讶。把她的双腿弯到背后这么高不仅让她的身体呈现出一个非常痛苦的U型,而且也让她的肩膀更加向后耸,造成了一种持续的疼痛,这种疼痛附加在胳膊捆绑造成的钝痛之上。一个扩展棍放置在她的两膝盖中间,保持两腿分开。

我们拎起她捆的结结实实的身体放进箱子里。通过她身体的弯曲后,她被完美的塞入了箱子,她的前额刚好碰到箱子前壁,她的膝盖大概距离后面几厘米。尽管我听不到她说话,但我敢说珍妮现在怕的要死,既有捆绑的因素又有对接下来的事情想象的心理因素。我从桌子上取下来沉沉的面罩,这样通过面罩珍妮就可以看到我了。

“好了,珍妮,我把这个面罩盖在你上面后,你就可以通过上面的摄像头看到你自己了。”我边说边指向了天花板上的摄像头。“我希望你能享受你最终的幻想,折磨你和玩弄你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快乐,但是我想现在是时候完成你的请求了。”我把罩子盖在她的脸上,遮住了流下面颊的眼泪和只能通过坚硬的口塞才能传出来的哽咽声。

面罩盖在她光秃的头上后,我再次确认了所有管子都通畅,然后确保面罩内的眼罩也恰好在她的眼睛前方。眼罩内的微型Icd平面现在能够把整个屋子的鸟瞰效果传给珍妮,所以她可以观察整个最后的准备。当面罩被贴紧后,我又套了一层皮质的头套,并把它拉紧。另一个长链子连接了她头顶的一个环,我使劲的拉动整个铁链,迫使珍妮的头部最大限度的向后弯曲,直到铁链够到了固定她肘部的皮带的位置。现在,珍妮完美的契合了这个箱子,两边都留有2英寸的空隙,周边和上部也都有足够空间。莫妮卡把管子从底部的一个孔顺出去的时候,我在考虑我对珍妮的捆绑。对任何其他奴隶而言,这样的捆绑都太残酷了。但是对于珍妮,我确定也是同样。但是考虑到她的命运,似乎让她禁锢在某种痛苦的位置也未尝不可。莫妮卡冲我点头,意思是对珍妮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

我把装满水泥的机器冲准珍妮,然后扳动了操纵杆。粘稠的物质流向了珍妮,慢慢的充满着她周围的箱子。我能看到,随着水泥填充,她想要移动,可能想挣脱吧。我抬头望向摄像头,冲她微笑。

“能够看到你自己的禁锢很不错吧?我肯定你可以感觉到你周围的水泥的压迫感。”我回头看向箱子,然后调整了注入器的流量以保证均匀填充。几秒后,箱子便被水泥填满了,珍妮最后的部分很快就被平平的一层液体水泥覆盖。我走向了箱子,胳膊伸进水泥中捏住了珍妮乳头上的铁环。我使劲的摇晃乳环,知道她正痛苦的尖叫,但是看不到任何的动作。

我对着摄像头说,“这是你最后一次被人触摸了,一旦水泥凝固了,它会永久把你禁锢在那个坚固的位置,珍妮。”

莫妮克通过控制台和线路监控着珍妮的呼吸管、喂饲管以及废物管等。珍妮的呼吸很急促,或者说比平时要急促,因为她感觉到了周围和上面水泥的重量。我敲击键盘,机器激活了灌肠剂。很快,珍妮的大肠被注满了大量的冰水。我知道内部加上的压力会增加外部的压力。我又开启了设备,然后冲着摄像头挥舞着手臂,我知道珍妮的恐慌和痛苦会随着我临时的态度转变而增加。

12小时后,水泥已经完全凝固,珍妮被活埋在里面。

”好吧,珍妮,水泥现在已经很结实了。”我按压着箱子内的水泥,冲着摄像头说。”你可能已经感觉到了压在你身体上的所有重量,而且你可能会有点恐慌,因为你会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动弹。好吧猜猜看,你接下来直到永远会是什么样子。”这种年头刺激了我,尽管我能轻易的提醒自己一个活的女孩被锁在里面,对于我的快乐是远超于此的。在莫妮卡的帮助下,我们把钢制的盖子扣在箱子上并用铆钉钉牢。在绞车的帮助下,我们把箱子抬进了我早已经在房间内挖好的洞中,慢慢的把箱子沉入其中直到底部。这个洞大概有几米深(10英尺),周围已经用混凝土填平。箱子在洞底看起来很小,我们把管子和线路都通过一个PVC管连出,然后开始往洞中灌入更多的水泥。

箱子上的水泥完全凝固大概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我早已经在外面盖上土铺上地砖了。对于我大多数的客人和奴隶而已,他们永远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同。莫妮卡喜欢监控着机器。尽管我已经认为珍妮已经不能再被称作是一个活人了,莫妮卡却似乎非常喜欢折磨看不到而且被永久活埋着的珍妮。考虑到珍妮现在的情况,我对于她的惩罚不做任何限制。我经常在允许莫妮卡调教珍妮后几天才来到房间,会发现控制器位于某些极其严酷的调教状态。通过混合灌肠剂,以及对下体、肛门和尿道的电击,莫妮卡创造了一些新的花样来惩罚珍妮。而且她经常会几天忘记给珍妮喂食,而那时我会感觉我像在责骂一个孩童没照料好自己的宠物一般。

事实是这样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厌倦珍妮。这一刻也是珍妮许久之前就请求的,那时,她的阴道、肛门、尿道已经胃里也会被注满水泥,将她的身体完全封闭在这个小棺材里,而这个棺材被压在几顿重的水泥之下。

看着莫妮卡咯咯地笑着,她发现了一种新的组合调教方法,我呢,则开始寻找谁会是下一个候选人。

3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