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第二个奇点 第四至五章

目录

  • 第二个奇点 第四至五章

第二个奇点 第四至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琳娜的肺快要爆炸了,剧烈奔跑让琳娜明白了人类生有双腿的意义。可是不远处还在持续寻找自己的恶鬼让琳娜不能停止脚步。

真是见鬼,字面上的意思。这个地下迷宫已经被开发了几十年了,只剩下一些弱小的怪物,被当作新手冒险家小试牛刀的训练场地,不知为何突然蹦出一群凶恶的鬼魂。琳娜和小队的同伴被袭击了,慌乱中琳娜和其他人走散了,失去了队内牧师圣光术的加持,琳娜无法用物理攻击击退鬼魂,只能落跑。

跌跌撞撞地逃进一个房间,琳娜把门掩上,明知物理方式无法阻挡鬼魂,这不过是欺骗自己的办法。

“到底是怎么了?这个迷宫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幽灵?”

幸运的是,幽灵似乎没有发现琳娜,渐渐远离了。 但这真的是幸运吗? 奴隶23号是兔耳族,作为优质性奴被转手到奴隶主希尔手中。然而令希尔不满的是,买主似乎集体对23号没有兴趣。是因为那双长长的不祥的耳朵吗?还是因为过分瘦弱,接近幼儿的身体呢?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先入为主的观点,觉得这只奴隶大概是被哪家大人玩坏了扔掉的残次品。没人想花大价钱买一只马上就要坏掉的奴隶。

“其实还很紧嘛。”希尔一边大力抽动自己的阳具一边发表没人想听的观点,“但我可不想养着只能吃白饭的家伙。明天再没人买你,就别怪我心狠了。”希尔狠狠挺腰,又射入一炮。

第二天,想买23号的人还是没出现。这是当然的,因为希尔把价格开的很高。毕竟进货价很高。 于是希尔还是决定处置掉23号。

“给我过来!”希尔拉着23号项圈连着的绳子。23号一阵踉跄,被拽进一个阴森的小房间。她很清楚,每当主人拖着哪个奴隶走进这个房间,以后就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奴隶了。求生的本能让她抵抗,但深刻入骨的奴性却让她顺从地跟着希尔走进去。

房间里除了一个被油布覆盖的东西之外空无一物。希尔把油布扯下,油布下是一人多高的绞刑架。23号站在吊索下面,等待希尔把绳索拴在自己脖子上,把自己的双手反绑在身后。这台绞刑架与普通的带活板门的绞刑架不同,是很古老的靠绞盘把被处刑人吊起的那种。活板门可以干净利落地靠重力扯断受刑人的脖子,但希尔希望看着奴隶一点点断气。

希尔转动绞盘,绳子逐渐提升。23号的脚跟离地,只靠脚尖着地的23号竭力仰头,但随着绳子继续收紧,23号的脚完全离开了地面。由于绳索,23号无法呼吸,因为双手被绑在身后,她只能蹬腿。身为性奴隶23号曾接受过窒息训练,加之身为兔耳族的特性,她比一般人对缺氧的忍耐时间更长,但这无疑是延长了受难的时间。最开始23号尽力保持平静,减少空气消耗,双腿也是下垂,不做任何动作。

23号头两侧的兔耳不断颤抖,鼻翼微动,尽力呼吸着已经无法进入肺部的空气。但忍耐毕竟是有限度的。希尔看到23号的双腿摇摆,两手也开始扭动,胸腔发生着无意义地起伏,进而大小便失禁,就知道23号已经到了极限。终于,她的腿变得一动不动,双手双耳也无力的垂下。尿液粪便沿着23号的腿流到地上,形成一个恶臭的水洼。

希尔走出房间,任凭苍蝇蠕虫涌向那具尚且温热的躯体。琳娜猛然惊醒,自己似乎刚刚做了一个噩梦。剧烈的头痛让梦的内容无法停留在记忆里。环顾四周,琳娜还独自躲藏在迷宫的小房间里。会想起自己的处境,琳娜决定小心翼翼的向迷宫出口移动。幽灵似乎仍旧没有发现她,这是个好消息,琳娜努力不发出脚步,虽然觉得幽灵似乎并不是靠声音辨识东西的,但本能还是让她如履薄冰。

第五章

基尔伯特捻起地上的泥土,凑在鼻子旁闻了闻。是熟悉的气味。那条“狗”必然是向这边跑了,不过“它”跑不远。基尔伯特抓起手杖,继续追去。不出所料,还没追出几百米,基尔伯特便发现了在路边不远处的“狗”。是一个女人。之所以称其为“狗”是因为装束。

女人的小腿与大腿折叠,被皮带和金属环禁锢,只能靠膝盖支撑身体,手臂和腿的待遇相同,由肘部支撑上身。她戴着狗耳,屁股上则插着一根狗尾巴随着身体的动作不断晃动。女人全身都被紫红色的紧身衣包裹,唯独阴部裸露,一滴滴晶莹的液体顺着阴部滴落,这便是“气味”的来源。“还想跑?姐姐早早便屈服了,没想到妹妹会给我一个大惊喜啊。”

基尔伯特露出戏谑的笑容。“你,你这个变态!我是绝不会屈服的!快把我变回去!”女人怒斥道,但由媚眼如丝、娇喘连连的性奴说出,就显得无比可笑。基尔伯特轻笑出声,只是一个响指,女人身上的拘束物便消失了。女人瘫倒在地,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怎么,不是你让我把你变回去的吗?”基尔伯特盯着女人微红的脸,“难不成你已经喜欢上被拘束成狗的感觉了?”

“怎……怎么可能,谁,谁会喜欢……”女人嘴上说着,但她的行为似乎与自己的言论不同。“面对现实吧,你早就离不开紧身衣了,你的肌肤在期待被紧身衣包裹,你早就忘了该怎么直立行走,你的内心渴望被当成一条狗,那些指令早就刻进你的骨头,是的,你一直想成为一条狗。证据就是,你已经忘了应该怎么做一个人了。”基尔伯特用手杖头托起女人的脸,“如果想反驳我,那就站起来,让我看看你还能不能像一个人一样站直腰杆。”

女人怒目,但趴在地上的身体却不为所动。基尔伯特说得没错,女人已经忘记怎么站起来了。那些训练,已经像本能一样,牢牢刻在女人的记忆里。“现在,爬过来,把我的鞋子舔干净。为了追你我可没少走路。”女人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如男人所说,匍匐爬到男人脚下。

“什么,不,不可能,为什么我会……”“什么不可能,看看你的脸吧,这张脸上有一丝不甘心的表情吗?”女人透过被舔的反光的皮鞋表面,看到了一张露出痴态的,满足的脸。“这,这是我……是我?”皮鞋上女人的嘴一张一合,似乎说着一样的话。“不!这不是真的!这是你的幻术!我怎么可能?”“哼,还在抵赖吗?”男人一脚踢开女人,“还是得让你彻底死心啊。

呵(拟声词,口号)!过来!”说着男人把手里的短杖重重的戳在土里。“就用这个好好满足一下你下面那种嘴吧。流口水流了一路了不是吗?做到死为止!到死都不要停下!”女人惊恐得发现自己正爬向那根半截杵在地里的短杖。女人在地上半蹲着,把腰挺起,露出已经湿润的蜜穴,在雕刻着花纹的短杖上不断摩擦。待蜜汁润湿了短杖,女人绷直身体,抬起屁股,把手杖一“口”吞下。

手杖雕刻着华美的花纹,粗糙的短杖和花纹摩擦着女人的内壁,然后女人开始摇晃起腰部。没几下“嗷啊啊啊!”女人嚎叫着,大量蜜汁顺着短杖流到地上,尽管如此,女人并没有停止腰上的动作,动作反而越来越大。女人的声音从满足的嚎叫逐渐变成痛苦的惨叫,流出的液体也从晶莹的透明色变成殷红色,但女人仍然没有停止动作。

淫靡的场景很快变成猎奇的画面,金属制的手杖上粗糙的表面和突起的花纹成了切碎女人下体的利刃,大量鲜血顺着手杖流进地里,把深色的土地染成更深的褐色。整整一个小时,女人像疯了一样不断挺腰再落下,让手杖把自己的下体搅得一塌糊涂。男人冷眼看着这一切,直到确认女人彻底断了气,才把女人的身体从手杖上踢开,一点肉末和快要凝固的血液溅到男人的皮鞋上,刚刚被舔的干干净净的皮鞋又沾染了一点污垢,但男人没有在意,他拔出深陷地里的手杖,用手帕仔细地擦掉血液也曾经是女人身体一部分的某些东西,然后头也不回离开了此地。

鬣狗对这个结局非常满意,随着男人的离去,他们扑向曾经“像是”他们同伴的身体。琳娜被冰冷的雨滴冻了个激灵。此时的她已经坐在返回王都的马车上,由于强盗的袭击,马车的顶棚被烧掉半边,雨滴正顺着顶棚的窟窿不断滴下。一旁的僧侣同伴关切地闻着琳娜的情况,琳娜搪塞过去,回忆着刚刚的梦境。

这部分是选取了原文的5、6章的部分。主要内容就是女主角的前世记忆。后面都是比较正经的幻想小说内容了,就是结尾剩一点点成人内容,就先这样吧。仍然欢迎来信讨论剧情或者聊天,我的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