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墨染彡 ♥

空之魅惑假面


在十界清洗后,总会有那么一些人能躲过一劫的。在失去统一后的纪元中,又发生了一些大事。十界混战!死了很多的人最终在千姿集团出手死了些高手情况下加厚界壁,结束乱战。同时各界也开始出现很多传说神器,有些世界壁出现不可逆通道,其中代表就是仙界魔界。

仙魔对立,一直大战小争不断。双方各有十界混战时出现的神器,魔器。在各种斗争中互有被对方封印。故事发生在仙界一大派之中,待我与各位仔细道来。

第一章

仙界之中,大小门派无数,斗争无数,但有魔界在前,所以斗争一直以来点到为止,不发生内耗。

与魔界战斗过程中,缴获封印了一些魔器,其中里面有件威力强大的魔器——空之魅惑假面,这是一件有器灵的面具。有着改头换面,魅惑众生的能力,最可怕的的是看到它的人会看成心底最想的人,进而控制人心。面具是战败一魅魔头领得到的。经过研究后由仙界最最心善的大派——飞花派,进行封印保管。

我是柳梦媛,目前是飞花大师姐,现在的掌门人是我师傅,上一届的大师姐。不过自从师傅当上掌门后再也不见师傅说过一句话,也发现师傅的衣服怎么说呢,越来越保守?反正就是除了头全身上下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再热的天都是如此。

算了,不想了。明天就是新一任掌门上任,也不知道为什么,别的门派,掌门基本上都是等到快要死了才传位,怎么我们飞花,20年就开始传位?师傅好像现在也不到50的样子吧。真奇怪。

夜晚,掌门房间。一个浑身赤裸但全身上下布满密密麻麻的叶子状经文,而女子的前方有一个同样如此的人偶。这女子在做的事,努力脱下一个面具。

面具为半脸型,下包下巴到颈部边缘,上到下眼皮边缘,后包到耳朵之后到发边止。

女子双眼神色极为痛苦,双手扯着面具双耳后边缘向脸反方向拉扯。见面具慢慢与脸皮分离,但分离过程的痛就像是自己在清醒下把自己脸给撕下来。

不久面具基本脱离脸皮,只有嘴还连着,女子没有继续而是休息,喘息,恢复体力,但手依旧紧扯着面具,好似手一松面具就会回到原处,重新戴好一样。从侧面看,可以发现女子的嘴是极限张开状态,没有动过分毫,像是含着一个超出口腔容量大小的圆柱体。

一会功夫,女子不再喘气,平稳下来,开始继续扯动面具。女子这时表情显得很痛苦,柳眉紧皱,汗开始冒出。下定决心用力一拉,嘴巴处与面具也分离同时嘴里向外吐出一小节圆柱体。还在继续扯动,面具和脸越来越远,但从嘴里扯出的圆柱体越来越长,好像没有尽头。

女子手已经伸直,圆柱体还在嘴里不知多长。这时窗外发出声响,而后一黑影翻窗而进,来到了女子身边。女子不但没有紧张反倒是放送下来。

来人是一位黑衣女子,全身乳胶包裹,什么也没有露在空气之中。

来人什么也没说,只是朝裸体女子点头,黑色乳胶双手接过面具,继续扯动,把面具扯出更远距离。

乳胶女子一直在退后,直到在房间门边,才听到啵的一声。圆柱体被完全扯出,圆柱体尾端是撑开的伞状,吞下容易扯出难。

乳胶女子没有看裸体女子怎么样,而是一手紧握面具不松,一手双指合拢在空气里一划,空气之中被划出来一口子,伸手进去,再出来手里多出个葫芦状瓶子。

此时裸体女穿好衣服,一身白衣,典雅美丽。嘴还是大张,无法闭合。应该是这样时间太久的原因。

“不可能一直紧抓着它,没有飞花决封印,不一会就会苏醒。你脱早了。”

白衣女子摇头,然后指人偶。

“这样啊,也行,但效果要差上许多,不过这样,你们下任掌门会更难受吧。”

白衣女子再摇头,指了指乳胶女子手上瓶子又指了指面具。

“你想这样做,但你的下任,戴上面具会显出来。20年看不到自己的脸,只有面具,怕会有变动。”

白衣女子露出无奈表情,同时示意开始动手。

“你们还在继续封印我呀,连千姿的人都来了,终于要被胶封了吗?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也太没有用啦,开始用器物,封不住我,然后开始用人来封印,但时间越来越短,从90年到现在的20年才过去9代掌门,现在已经要胶封之下再封。你们飞花派也太没有用了吧。”

“不如我们合作共赢吧,接受我不就好了吗?何必呢。”面具看来已经苏醒,魅惑的声音从面具里发出,圆柱体随着声音开始振动起来。

“空之,你什么时候醒来了?不要紧,再次把你封印就好。”白衣女子说话了,声音很好听,也很冷。

“呵呵呵,飞花门主,20年的口欲生活还能说话,很不错呀。我说真的哦,接受我,飞花派会更强大。考虑一下吧。”

“不可能,你这魔器!”

这面具就是魔器——魅惑面具,器灵叫空之,所以有些人叫空之魅惑面具。飞花派一直是人体封印,压制,戴上面具,不再说话,用飞花决配合飞花令进行封印,戴上面具有个副作用,无限欲望,这也是魅惑面具被叫魔禁器的原因,也只有,心善的飞花派能封印。

“就这样办吧,胶封,我要为女儿减去些痛苦。”乳胶女子点头答应倒出葫芦里的黑色乳胶液,把面具包裹进去开始收紧,直到肤色面具变成半透明黑乳胶的样子。

“好紧,好舒服呀,这就是胶封印吗?我喜欢呢。呵呵哈哈哈哈”

两女没搭理空之,把面具戴进人偶里,启动飞花令,暂时封印面具。

“多谢你及时到,不然我还真脱不下来。清儿。”

“清儿已经死了,我叫梓墓。柳青你之后怎么办?脱下面具的代价你不会不知道的。”

“能怎么办,死亡而已,还有一周时间,能自由,知足了。就是放不下梦媛,要亲手把自己女儿推进深渊之中,太痛苦。”

“我……这事可以我来做。你愿意的话”

“清儿,让我再这样叫叫你吧,我走之后你就只是梓墓了。已经入了隐世之派千姿,不为人只做奴。就是到了外事主管又如何呢?为了我,值吗?”

“…………值,明天还要新掌门仪式,休息吧”

“……唉……,……”

“胶封之后,怎么我的副作用无尽欲望效果变强了。哈哈哈哈这是好事,明天过后,也许新掌门就要成为……嘿嘿嘿”

夜的时间不长,转眼之间就过去了。

第二章

柳梦媛这三天经历了,指婚,成婚,同房,生子。没错,一天生子,飞花派独有仙泉,只要入了洞房,再喝仙泉,一天生子,关键生的还是女孩,而且还会直接成为下任掌门。这是每届掌门在上任前都要做的事,生下的女孩,不能让其知道母亲是现任掌门,只能是师傅。

接任掌门后,同时也接任飞花这个名字原来的不再使用。

柳梦媛直到生下女孩后才知道,上任掌门,自己一直叫师傅的人是自己的妈妈。而自己再找不到她了,这几天一直是一个全身黑色乳胶的女子,在自己身边,而且门派长老见她也都会行礼。

追问之下,自己身边的仙女才告诉自己,这乳胶女子是仙界第一隐门千姿的外事主管,而脱不下全包乳胶衣就是千姿标志的着装。只有每次各派的掌门换任才会派出一位过来,帮助顺利换任,防止意外出现,这也是仙界从没有发生谋权篡位的事。

时间来到掌门仪式的上午。全派上下都来到正殿外空地上,先是长老说上任掌门功绩,再有请出掌门服饰,换好后,接着请出掌门令牌,也由长老交接。

一系列流程,不见母亲师傅现身,柳梦媛有些焦急。然后见乳胶女子上台,说了一个新规“从这任掌门起戴掌门面具,上任掌门期间不可口言,脱下。柳梦媛,进大殿,戴面具,出来后,礼毕!”

被点名的柳梦媛,穿着掌门衣,拿着掌门令,上楼梯,进门后乳胶女子也跟进门,反手关门。

外面长老开始进行后面的仪式,祭天,祭祖,说飞花派历来功绩等事。

大殿内,祖师像前,上任掌门一身白衣,戴着一个黄铜法器面具,猫眼面具,露出师傅十分忧伤的眼。柳梦媛上前抱住师傅,哭叫母亲,但上任掌门不应,只是示意柳梦媛看边上的人偶。

乳胶女子也上前让快戴上面具用飞花决和飞花令封印面具。柳梦媛奇怪,两人的着急。她不知道自己母亲,脱下面具一晚,功力尽失,原本靠着功力说话的嘴还是回到极限大张的状态,整个人开始飞速变老,只好又戴上一个有口塞的法器面具。

而人偶上的封印力也在飞速消失,不急才怪,要压不住了。

见两人都这样也就不再磨蹭,取下人偶头上的面具。

取下的过程十分快,但眼睛里的惊讶是怎么都藏不住,看向两人,想要知道答案。

“等戴上面具后再解释,快戴上面具,没时间了。”乳胶女子边说边上手帮忙,柳青也上前帮忙。

柳青要柳梦媛躺下,头仰视,嘴张大。乳胶女子拿着面具,而柳青拿着圆柱尾端,把伞状尽量捏紧,往自己女儿口里塞。这样粗长的圆柱体进入口腔,就直接把口撑到极限,怎么进喉咙?恐惧从心中露出,开始挣扎,柳青见如此,只好效仿她母亲给她戴面具的方法,翻身把女儿压在身下,一手堵住鼻子,一手用力向里挤压。

柳梦媛被这操作吃惊到蹬大眼,眼睛里都是不相信自己师傅,母亲会这样。在体内空气越来越少,放开喉咙,柳青见机用力一按,进去喉咙深处,接着松开堵鼻子的手,放在喉咙处上下来回顺,引导其吞咽。整根圆柱体就这样慢慢的进入体内,坚定不移,不给柳梦媛有反胃,呕吐等反应。

这根圆柱体有多长?直到圆柱体伞端从肛门出来,进入阴道,卡在子宫里,这才到头。尾端从肛门出来后就是乳胶女子在接手引导进入阴道子宫,而面具是柳青亲手贴在了自己女儿脸上抚平贴合好后,隔着面具亲了下女儿的额头,才起身。

边感受身体的变化,边被柳青扶起,听着乳胶女子告诉面具来历,以及每任掌门都做的事,终于想通师傅当上掌门后的奇怪地方了。听从乳胶女子说的,开始封印面具。

只是不知道的是面具进化了,有了乳胶的属性可以形成呼吸鼻管,和耳堵。当然封印面具时,空之没反抗,不想被乳胶女子发现不对,要等时机成熟再来魅惑这个新的掌门。

大殿的门重新打开,于刚刚进去相比就多了半透明黑色乳胶面具。下面开始庆典,除了三人,梓墓、柳青、柳梦媛。

戴上面具可以通过面具说话的,但是说话的代价是贯穿全身上下进入阴道子宫的圆柱体振动,这会增强副作用,不说话是为了自己好。

随着长老说礼毕,整个仪式结束。也就都散了。安排好随身服侍女仙,乳胶女子再走之前还检查了一遍封印,确认无误后离去。柳青也进了祖地开始等死,离柳青死亡还有6天。

第三章

下午熟悉飞花派所有地方,密室,逃生通道,一些有事能请出来的帮手。看着上任掌门带着现任掌门交接交待,就像是在交待后事一般,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晚上柳梦媛在自己的房间,脱下衣物,站在镜子前,仔细看着脸上的面具,感受它在体内的蠕动,下体传来了满涨感,心里有一种满足的感觉同时产生出面具要和自己聊聊的想法。

随后上床睡觉。空之见人睡觉了开入侵控制,先把鼻子封了,封印了我三层,怎么也要封印你三处。控制乳胶进入鼻子,慢慢延伸,进入肺部,形成伞端,慢慢缩小呼吸孔洞,最后完全闭合,以后就用嘴呼吸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柳梦媛感觉鼻子里堵满东西,无法呼吸,但嘴可以,呼吸中还有香甜的气息,没多想以为正常的。欲望开始入侵体内。

一天到晚一句话也没说,写纸条安排随身仙女去做,而且身体老是发热,真是奇怪,但还是没多想,人体封印术都经历了,再谨慎小心,也会神经大条起来。

晚睡觉,空之开始耳堵,但空之不打算一晚上就堵好,那样会被发现,要慢慢让她再也听不到外界声音,然后洗脑她,这样她只会觉得是自己的问题。 加大欲望的侵蚀。哈哈哈哈真是个天才。

第三天,醒来,柳梦媛感觉又有变化,身体比前一天还要热,同时耳朵像蒙了层东西,听声音远的开始有些朦胧,感觉是面具包裹了耳朵的原因吧。太热,舌头下意识摩擦口腔里的粗圆柱,发现这样来回动后,身体不热了!真有意思。

于是一天就在处理事物和舌舔圆柱中渡过。掌门了不再是大师姐,要有一定的掌门气质,很多天性都被压着不再释放。

晚上累了一天,随便洗洗睡觉。空之继续把耳堵深入一些,并开始耳语,洗脑。把欲望释放,与面具合作共赢等等。

柳梦媛,一觉醒来,发觉自己睡的床,很湿润,有些不知所措,但有从心里觉得很舒服,整个人精神充沛,还有些空虚。有过房事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太淫荡了吗?耳朵能听到外界的声音更小了,同时也发现好像有人在耳边轻轻说话。

下午单纯的用舌头舔圆柱体已经不能让身体温度减少,反而更加想要。只要说话圆柱体就振动。这是师傅妈妈说的,也尝试一下,研究嘛。嗯啊……嗯……啊……呜呜呜……嗯哼……果然一点声音就振动,实验中也达到高潮。一些小声音就可以舒服,身体不热,好像也没什么后果?就自己玩,不让发现就好……

有了尝试后的柳梦媛,忍住一下午不出声,在晚上自己的房间呻吟一晚上,由于耳堵的关系,自己听到的和实际发出的完全不是一个层次。魅惑的呻吟声让两随身仙女是也忍不住想要自慰,下体是淫水不断。

满足过后,才沉沉睡去。空之这回把耳堵完全堵上,开始更多的耳语,从此柳梦媛只能听到空之说的话,其他人?听不见了。做完这一切的空之,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共生。完全控制着新掌门要不了一天千姿就会来人,而自己这样也累,换个方式这样,好像也可以,能有个合作听话的多好。

时间来到第五天,离上任掌门柳青还有2天活得时间。柳梦媛醒来后,就听到一个魅惑的声音在一直在耳朵里说话。之后想到乳胶女子说的话有器灵。

柳梦媛也当不知道,慢慢试探空之。最后达成了一个交易。

一、空之不再限制柳梦媛的听觉,但柳梦媛要让面具包裹全脸,不再拥有自己的脸。

二、空之让柳梦媛强大,并给柳梦媛快乐,而柳梦媛不能说出面具的秘密。

三、空之让柳梦媛长生不死,而柳梦媛要玩个游戏。协议有效到柳梦媛死为止。

空之提了一个唯一的交易前提,上上任掌门柳青一次,并让她高潮,把淫水给柳青喝完。

在柳梦媛看来这是一个无解的事,不做前提自己就将再也不能说,不能听,成为一个聋哑掌门,为了自己以后的日子,再加上空之之前的诱导耳语,再脑袋一热,干了!

按空之的要求,先是叫两贴身仙女进来,打晕,一个给戴上了空之提供的深喉口塞,闭上嘴唇是看不出来任何,打开嘴唇是一个包裹牙的黑色乳胶口塞,中间有个孔洞,能把舌头伸进去,看样子是个控制的装置还戴上了乳胶耳堵,只能用眼看。另一个戴上了空之给的,只露嘴的面具,面具没有带子固定,但面具内侧有鼻塞,耳堵,眼部处是有细丝连接的眼球罩,看样子也是戴上后是脱不下的,强行脱细丝会断,然后眼球罩就立刻收缩把眼球挤爆,鼻塞和耳堵同样会断裂卡死,脱下来也会和没脱一样。

处理好两贴身仙女,接下来就是把柳梦媛现在脸上的半脸面具揉摸变成全脸包裹的面具。

做好这些,柳梦媛发现自己看不见了,耳堵还在但可以听见声音。问空之为什么?给的解释是“戴上口塞的仙女之后就是你的眼睛,她看到什么你就看到什么,而说同理另一个只露嘴的仙女就是你的嘴。而口塞脱下来的堵物的方法就是要露嘴的仙女把舌头伸进去,然后舌头上的舌钉就是开关,拿出来的同时口塞堵物会跟着舌头一起出来同时电击舌头,口塞仙女要想吃东西就只能这样。一直不把堵物放回口塞里的话,你就没有嘴能说话了噢。你自己只能听。哈哈哈哈这样是不是很好玩,你的眼睛在别人眼里,嘴也在别人嘴里,哈哈哈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贴身侍女哦。当然现在你还没完成游戏前提,你当然看不见说不出了。”

柳梦媛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方式能听能说能看,但好像总比没有要好吧……

接下来又到了晚上,过完今晚,上任掌门柳青,只有一天时间可活。

白天柳梦媛在打扮自己的侍女,等侍女醒后又各种解释各种威逼利诱让两侍女明白这已经是事实,彻底控制住两女为自己使用,还重新给侍女赐名成为自己的眼侍女和嘴侍女。适应眼嘴分离同时也准备晚上把前提给完成。

半夜,门派弟子都已经睡下,只有一些巡逻的队伍,天黑下,也不会发现自己现在的异常。柳梦媛带着眼,嘴尽量避开巡逻人员,进入了祖地。再次看见自己母亲,还是那黄铜面具包裹,一身白衣,只是更加的消瘦,说是皮包骨也可以。

指挥眼嘴一人压一边,固定手脚,自己下烈性媚药,等着药效发作。

不一会,睡梦中的柳青开始身体发热有反应的扭动起来,柳梦媛开始脱衣服,然后给母亲也脱下衣物,全身皮包骨的样子,让柳梦媛犹豫了,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这才几天怎么就整个人都掏空?

暗暗叹息,手轻轻把黄铜面具取下,连接的口塞一并拉出,放在一旁,开始了女女的运动。(这个做的过程我就不写啦。想看?看小电影不是更有画面吗?)

在一番翻云覆雨下,母女同时高潮,柳梦媛赶紧用手刮出些淫液,弄进柳青嘴里,再次的亲上去,良久抬头,眼嘴都能用了,通过眼侍女看到自己的面具变成了母亲柳青的样子“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给你的礼物,你现在的脸就是你妈的脸,哈哈哈,只有你看自己的脸时就会这样,别人看到的是掌门戴了个面具,哈哈哈好玩不好玩,现在再也没有你柳梦媛了哦,只有飞花掌门,飞花这个名字。”

时间刚到第七天最后时间。这次做爱时间很长,柳梦媛抬头看自己的脸时,柳青也死了,在快感中死亡也还不错,女儿送了最后一程。

眼侍女的眼慢慢变得冷漠起来,飞花掌门指挥下,处理好痕迹,回到掌门寝室。

门派上上下下再次见到掌门师姐时都发现了不一样。

半脸面具变包裹全脸的面具,从来都是一个人的,开始随身携带自己的贴身侍女,上任前的师姐样子,现在一点也找不到。

时间过去10年,当初的生下的小女孩也长大了。飞花派,也隐隐有仙界第一大派的样子,隐世门派千姿,在这10年不断有派人来,但从没发现异常,飞花做的天衣无缝。

这天“太无聊了,游戏升级要噢,给自己女儿戴上,让自己女儿成为自己的耳朵,应该会更好玩吧?”一个全封闭头套悄然而至,出现在桌案上“机会只有这次噢,不做呢,你就违反游戏规定,我可以永久关停一处,要不就不再拥有眼吧?”

飞花犹豫不决,一边是自己女儿的以后,一边是自己的以后。今天还是女儿的生日,也许永远让女儿在身边也是不错的礼物……

拿上头套,简单包裹下,带着眼嘴走出房间,给女儿过生日,亲手给女儿戴上生日礼物,全封闭乳胶头套……

女儿永远是自己的……

自己永远是空之魅惑假面的……

我又来了,开学事情多,还要赶些绘画作业,尽量半月左右写一篇,实在没时间也会进行转载。就这样吧 还请多多支持,也不多要,打赏一瓶雪碧就好。

3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 thoughts on “空之魅惑假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