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神秘游戏 第一章

神秘游戏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轮回时投错了胎

如果一觉醒来,你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你会如何?有多陌生?坦白说,我不知道。因为目前来看,我的双眼只能分辨眼前不足半米距离上的物品——即便是半米以内,仍然是模糊不清的。但我并不是瞎子或者高度近视,相反,我体检时的视力是远超常人的。我猜测我的眼睛里应该是戴了某种美瞳,因为我到感觉到眼中有些异物。这让我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不能说明我的眼睛出现了问题。

尽管如此,但我的处境依然很不妙,我能感觉到身上紧缚的绳索。那似乎是龟甲缚,穿过胯下的绳索勒的很紧,这使我的淫穴很疼,好像处女膜被撕裂了一样。我的身上应该是没有任何衣物的,毕竟能感觉到来自麻绳的粗糙,这大概会让我的淫穴流出不少淫水吧?尽管我看不到。

或许我的奶头已经硬了,但上面大概是被无情地夹上了两个夹子,并在上面吊上了两个铃铛,从伴随身体晃动时从奶头传来的轻微拉扯以及清脆的铃声可以证实着我的猜测。

脖子上传来的微凉且紧箍的触感让我明白,自己的脖子上一定有一个金属项圈,并且是量身定制的,不然可没这么紧。我想,上面大概还有一根栓狗用的铁链子吧?毕竟,晃动身体时除了铃铛的声音,还有铁链之间的撞击声。

至于嘴巴里,应该戴的是口枷,因为我的舌头能感觉到口腔里多了一个金属环,口水正不断通过被强制扩张的嘴往下滴落。

我的身体是被吊起来的,主要承重位置大概是我后背、后腰、以及膝盖处。按照我的猜测,双腿应该是被分别将大小腿折叠在一起后,再将膝盖处并拢绑好并吊起的。不过,相较而言,我的手臂处理的却处理的很随意的样子,仅仅只是将大小手臂折叠戴上手铐,并将手铐中间的铁链固定在项圈上而已,只不过又在大臂接近手肘的位置锁上了一副类似脚镣的东西。这我很确定,因为手臂尚在我的视野范围内。

我试着晃动了一下身体,不过目的却并不是逃脱,而是——享受。

这件事当然不是我策划的,甚至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但我有一个自认为隐藏很好的小秘密——我喜欢sm,喜欢做奴,甚至渴望变成那种完完全全的性奴,或者成为一条人形母狗,没有人权,没有自由,失去尊严。

这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发现的秘密,只不过那时候的我尚不知道sm而已。

第一次萌发这样的念头是几岁,我已经记不太清了,但那时候的场景,却恍如隔日。

那时,家里还是那种乡村大院,院子里养了一只中华田园犬,父母不在家的时候便是我和那只狗的天下——小时候家里没什么娱乐设备,而且为了防止我乱跑走丢,父母出门都会锁上大门。

那天,父母照常出了门,百无聊赖的我便跑去找大黄玩,大黄就是家里养的那只中华田园犬。大黄见了我,兴奋地摇了摇尾巴,在我面前蹦来蹦去,可惜拴起来的狗链子限制了它的活动。想着,反正大黄不会咬我,就索性脱了鞋袜——我很喜欢光着脚丫的感觉。

粉嫩嫩的小脚丫轻轻抵到大黄肚子上,软软的很舒服。因为父母知道我经常和大黄玩缘故,所以几乎每天都会给它洗澡,甚至专门留了一个干净的小房间给大黄。

大黄很喜欢我用脚丫挠它的肚子,每次挠完,它都会亲昵的用舌头舔一舔,总是搞得我很痒。

看着舔我脚丫的大黄,我忽然觉得大黄和我一样被锁在家里不能出去一定很孤独吧?虽然能经常和我玩,但始终不是同一物种。于是我诞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自己戴上狗狗项圈,乖乖和大黄锁在一起,大黄会不会把我当成小母狗一样的同类呀?大黄是只公狗,我做小母狗,它会不会把我当做它的老婆呀?

不知怎么的,脑海里突然诞生的这个念头让我小小的脸蛋微微发红,呼吸微微快了几分,心脏跳的更是快要出来了一般。

“你是不是也想要只老婆呀?”

大黄似乎听懂了我的自言自语似的,呜呜的叫了两声,这让我的脸更红了,虽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那样的反应。

“那好吧,乖乖等我一下哦!”

说完,带着莫名其妙的心情,我飞快的跑到杂物间,翻箱倒柜找到了一只看上去有点旧的项圈,这是邻居给的,他们家养了不少狗,有不少项圈、铁链子,大黄就是从他们家买的幼崽。

稍微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项圈,虽然看起来有些陈旧,但是这只项圈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我还是回到了大黄面前,将手中的项圈晃了晃:“大黄,我要是做了你的老婆,你要对我好哦!”

说完,我红着脸转过身去,没去看大黄的表情,将手中的项圈缓缓戴在了脖子上,拉紧,确定不是很松后,轻轻扣好扣子,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就好像完成了从人到狗的退化一样,慢慢跪了下去。

当卡扣扣好的那一刻,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趴在了地上,就好像一条真正的小母狗一样。

那一刻,我喘着粗气,心跳快得如同大雨中的雨点,可我却异常安心,仿佛一条真正的,有主人的母狗。脖子上紧紧的项圈,明明粗糙的不行,我却意外的觉得舒服,甚至期望有一个人能真正为我戴上项圈,做我的主人!就好像一艘风雨飘摇的小船回到属于它的港湾一般!

渐渐地,我的心跳缓和了下来,但心中那份安宁,反而涌上心头。我就如同一条真正的母狗一般,戴着项圈,趴在地上,奋力抬头,期盼着主人的到来。

狗狗,是不该穿有衣服的。

脑海中突然蹦出这样的想法,但我的心里竟然没有一丝抵触,那一瞬间,我竟抑制不住的尿了出来,甚至涌出了内裤!

那是我第一次高潮,也是第一次潮吹,仅仅是因为一个简简单单的项圈,以及一个小小的念头……

或许,我本就应该是条母狗,只不过,轮回时投错了胎!

缓缓脱掉身上的衣服,没有所谓的害羞,反而有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咦,我怎么尿裤子了呀?也对,小母狗本来不就是应该随地小便的吗?”

不知道从哪一步开始,我竟不知廉耻的以小母狗自居了,甚至还学着狗狗的样子,轻轻闻了闻自己的内裤。尿骚味不是很重,但却让我莫名觉得羞耻。

“衣服不能放在这里,不然会弄坏的。”小小的我刚有了站起来的动作,又马上趴回了地上,“不对不对,狗狗是不会站着走路的,要爬的!也不能用手,要用嘴巴叼着……诶呀!可内内上有尿呀,怎么办……算了,大人们不都说狗改不了吃屎吗?我作为小母狗,怎么可以连一点点尿都可以克服不了!”

这样想着,我居然真的克服了那点心里障碍,慢慢用嘴巴叼起内裤慢慢爬去了自己的小卧室。鼻腔里原本的骚味慢慢被习惯,原本难闻的气味竟然让我产生了好闻的想法,甚至忍不住更努力的吸气,仿佛毒品一般诱惑着我。

终于,我爬回了自己的房间,以小母狗的样子!

放下嘴里叼着的内裤,我恋恋不舍地嗅了嗅,冲动之下,我竟然选择用舌头去舔弄被自己尿湿的地方。有点骚味,但不是很重,有一点点草香味,有点甜,还有点腥。

“原来尿是这个味道吗?好像不难吃呀!下次尿尿的时候多留点!”

年幼的我,尚不知道那并非尿液,而是因为潮吹而喷出的淫水,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其的迷恋。

“诶呀,不能再舔了,衣服还没收拾呢,大黄老公该等着急了!”

告别卧室,我又爬回了大黄面前,而大黄正歪着头好奇的打量着我,原本淡下去的红晕又爬上了脸颊:“别……别这样看人家,我,不对,小母狗会害羞的。老公你先等会好不好,小母狗整理好衣服就来陪老公好不好?”

说完,也不管大黄什么反应,逃似的叼着衣服往卧室去,尽管匆忙,可我依然没有站起来,狗性仿佛已经深深刻在了心里,刻在了灵魂上。

这次没过多久我便重新爬了回来,嘴里还叼了一把锁头,既然大黄都被锁在了这里,作为小母狗,大黄的老婆,怎么能到处跑呢?

随着“咔”的一声,锁头将我的狗链子与大黄的狗链子牢牢锁在了一起。我仰起头,看着大黄说道:“以后就咱们俩的时候,我,不对,小母狗就做你的妻子好不好?你叫大黄,那我就叫小白!”

大黄似乎并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只是围着我转了转,四处闻了闻,随后慢慢爬到了另一边趴了下来。

“大黄你是不喜欢小母狗吗?”我有些急了,万万没想到没想过大黄居然会嫌弃自己,泪珠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想起大黄刚刚舔自己脚的样子,小母狗竟然也有了想舔主人脚的想法!等等,是不是,小母狗没有主人,是野狗,所以大黄才看不上小母狗呀?可是,小母狗没有主人呀!难道要舔大黄的脚吗?可那样,大黄不就成小母狗的主人了?小母狗是大黄的老婆呀!可是,不舔的话,大黄好像不会喜欢小母狗啊!

算了,主人就主人,只要大黄能接受小母狗就好!

自以为猜透大黄想法的我,慢慢爬向大黄,嘴里说着:“大黄做小母狗小白的主人好不好?这样小白就是大黄养的小母狗了,就不是野狗了,大黄不要嫌弃小母狗小白了好不好?”

看着我靠近,大黄探了探脑袋,而我学着大黄的动作,用鼻尖碰了碰大黄的鼻子,又用粉嫩娇唇碰了碰大黄的黑黑的嘴唇,我的初吻就这样给了一只狗,而我,心甘情愿认了一只狗做主人。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善意,大黄用头蹭了蹭我的脸颊,我则缓缓低下了头,看向大黄毛茸茸的爪子……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2 thoughts on “神秘游戏 第一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