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碧蓝集中营 第六章

碧蓝集中营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啊……”

北方联合昏暗的地下室里,传来了霜寒到嘶吼声。

某位紫发萝莉踩着白色的厚底长靴,带着白色乳胶长手套的纤细手指上拎着一只男士用贞操带。

贞操带的前段是插入尿道的管状设计,整体由强化热结晶钢制成,极其坚硬,一般的五十毫米驱逐炮都不能对其造成太大的刮痕。

“同志酱~我们北联的拷问室还舒适吗?”塔什干伸出手指轻撵着霜寒的乳头,“有没有好好反省自己的过失?!”

“唔!!!!!……”

塔什干纤细的指尖加大了力度,被绑在十字架上的霜寒抽搐这挣扎了几下,但是碍于嘴里被塞了口球,无法发出正常的声音。

“看来同志酱是没有好好反省呢!”塔什干收了手,看着刚才被自己掐地有些红肿的指挥官胸口,微眯了眼睛。

“本来还想着晚点来肃反同志酱的,现在看来,要立即对同志酱进行矫正了!”随即在霜寒眼前晃了晃手里的男士用贞操带,还特意展示了一下其特色的尿道插入结构。

“唔!呜呜呜!!!”霜寒拼命地摇着头,表示自己并不想被这种东西矫正。

然而这哪由得霜寒自己选择,现在的他只是个被暂时剥夺了指挥权的犯人罢了。

……

时间来到几天前,霜寒接到了指挥部的通知,要去北方联合出差,对塞壬的镜面海域发起进攻。

战斗很顺利,但只是在进入“密室”之前。

在霜寒打开了“密室”的冰墙之后,他就失踪了,穿越到了一个类似于人类某个国家军方高层议事厅的地方。

北方联合的众舰娘也大多失去意识晕倒在“密室”里。

在霜寒记忆中,也就是那么一瞬的时间,自己便回到了“密室”里,但自己的身边散落了十几张照片,赫然是某个没露出眼睑的指挥官与构建者卿卿我我的照片。

随后北方联合的诸位舰娘也惊醒了,霜寒周身散落的照片引起了贝拉罗斯的注意,随后,他就被暂定以叛国罪逮捕了,指挥官一职也暂定由逸仙来代替。

而远在海域另一半到逸仙看到霜寒被捕入狱的消息后,先是一惊,接着冷静地做了分析,已经大致确认了这照片里的指挥官并不是自己夫君,现在正在积极的和指挥部进行交涉释放霜寒。

至于指挥部那边,当然知道这照片上画的人和霜寒没关系,但为了从指挥官嘴里套出更有用的情报,他们选择了向北方联合隐瞒真相。借北方联合之手,拷问一下自己手里这位经理了某种传奇故事的指挥官。

……

“真紧啊!同志酱!你下面没有被开发过吗?”塔什干手里的贞操带由于内置的尿道管太粗的关系,很难塞进霜寒的下体里。

“好困难啊!麻烦~但是和塞壬亲热犯下叛国罪的同志酱必须要被矫正!”于是,塔什干摆弄了几下霜寒依旧挺拔的下体。

“a~so!同志酱需要再次开发呢!”丢了手里的贞操带,塔什干拿起了一旁泡在医用消毒酒精里尿道棒,前段直径三毫米,末端直径一厘米粗,中段由十几颗不同大小的合金串珠拼凑而成。

“woc!着nm比仙儿和阿贾狠多了!”霜寒心里咯噔一下。

“这可能会有点痛!”塔什干甚至连润滑油都没抹上,就将圆粒的串珠塞入了他的下体。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md,好痛!”霜寒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上次逸仙tmd拿着导管怼进我膀胱都没这么痛过!”

霜寒的口水与眼泪从嘴角滑落下来,滴在塔什干的白色长手套上。

“很痛吗?同志酱?但是残念~矫正还得继续!”

随着最后一颗串珠默入尿道口,霜寒松了一口气,“总算……停下来……了……太tnd的痛了!”

“唔!……”

塔什干将尿道串珠猛然一拉,霜寒的身体也向前一倾,眼睛差点翻出白眼。

“唔!唔唔!唔唔唔!”

塔什干看着被抽出黑色洞口的下体,很是满意,“这样就可以对同志酱进行矫正了!”

胶手拎起旁边的贞操带,将内置尿道管插进下体,结晶钢外壳贴附着包皮,睾丸根部则是被扣上了纳米陶铝合金制作的收缩环。

结晶钢外壳和陶铝合金环自带磁吸功能,一但感应到彼此就会以5000牛的磁力自锁,除非有专用的陶铝合金消磁器,才能解放霜寒的下体。

于是,即使霜寒万般不愿,他还是被矫正了。

做完这一切的塔什干把长手套扯了扯紧,弹了几下结晶钢外壳,发出了金铁交击的脆响。

“同志酱,要好好接受改造啊!在这里射精是不被允许的哦!”紫发小萝莉蹲了下来,将一根十公分长的尿道塞插进了霜寒被贞操带扩开的前门之中。
“说起来,同志酱的矫正期间,要是射精的话,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哦!”

霜寒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的老二也跟着抖了抖。“鬼知道我tm还要在这关多久!逸仙!阿贾!快点来救为夫啊!”

塔什干在完成了对霜寒的矫正以后就踩着厚底长靴离开了地下拷问房,只留下霜寒一个人在里面等待黄鸡狱卒把他带去单人牢房。

“同志酱~要是随便射精的话~按照北联律法,是要化学阉割的!”


塔什干走进自己的休息室后,脱下两只乳胶长手套,半臂香汗的两只玉手挥了挥,过了过毛巾,小声窃笑道。

“塔什干酱辛苦了!要对那个伪君子进行管教呢!”迎面走来的是刚洗完澡的阿芙乐儿,怀里的浴巾还裹着半瓶伏特加。

“同志酱居然和塞壬同谋!”塔什干摇了摇头,“亏我之前还拿小鱼干给他吃!”

“阿芙酱,要不下一场矫正你去如何?现在我看到同志酱虚伪的样子就会想起我可怜的小鱼干(ಥ_ಥ),呜呜呜~”

“我去矫正他吗?”阿芙乐尔想了想,白色的长发一杨,“好,我知道了,但是有没有拷问服装之类的,军部并没有派发给我。”

“所以,要不就算……”阿芙言之未尽,一道霸气的女声打断了她。

“我们铁血那边,这样的乳胶军统服有很多,还请阿芙乐儿小姐随我去挑选。”

所来之人正是腓特烈大帝,正巧她来北方联合讨论今后的格局演变。

“啊……这……”阿芙乐尔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显然她本来只是想找个借口礼貌地推辞罢了,而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

“举手之劳而已~”

从北方联合到铁血要塞不过几百公里,舰娘们高速行船的话不消两个小时就能互相来往。

时间来到一小时后,地点是铁血的某家乳胶军统装店铺内。

欧根亲王带着阿芙乐尔行走在琳琅满目的乳胶衣装之中,颇有一种闺蜜一起购物的既视感。

“这边是面部装饰。”欧根解释道,“多半是一些面具,头套之类的,有的是给犯人用的,也有给拷问官准备的。”

望着琳琅满目的面具头套,阿芙乐尔缓缓地摆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请问……欧根小姐……成为拷问官这种的……一定要把脸遮起来吗?”

“啊啦~”欧根从货架上取下一个防毒面罩,对着阿芙乐尔比划道,“只是这样的保护措施会比较安全罢了,不想的话,也无所谓~”

“保不齐在制裁囚犯行刑的时候会有腥臭的神秘液体喷上你的脸哦,咯咯~”欧根作势要挂回面具,却被阿芙乐尔半路截胡阻止了,回头再看这位白发少女,脸上有些略微的嫌弃。

“那帮犯人不应该已经被封印了射精能力了吗?”阿芙从一旁的货架上取下一只大腿靴,和自己的玉足比了比长短,防毒面具则是被丢进了购物篮里。

“他们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哦!”欧根做了一个拔瓶塞的动作,“就和开香槟一样,呵呵呵~”

“防毒面具一件,墨色单反镜片四片,一米长导管一根,70cm乳胶手套一双,紧身胶衣一件,大腿靴一双……”随着无人售货机扫过条码,购买的商品被电脑模拟的明石播报了一遍。

“一共是1180钻石!请问各位是刷卡还是现金?”

“我记得指挥官的资产充公了吧?”欧根缓缓向售货机塞进一张储蓄卡,后者不设密码地自动扣了款。

“欢迎下次光临~喵!”
明石的声音还是那么清脆可爱。


阿芙将胶衣叠放好塞进行李箱,别过了欧根,启程前往北联监狱。

另一边,港区指挥部。

阿贾克斯和逸仙完全不着急,在皇家茶室里和光辉厌战几人喝着下午茶。

至于原因,司令部早就发过电报,霜寒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想要他说出更多的实情而已,在北联出手过激时司令部会加以干预,让逸仙和阿贾克斯放心。

另外还有一点私情,阿贾克斯在霜寒床下发现了自己的长靴和裤袜,当即两位妻子便交换了情报,一致同意对自己的老公实行惩罚措施。

地下的单人牢房中,霜寒实在被管教得有些生疼,看着周围的黄鸡也不是很多,捆住自己的也仅仅是麻绳,便动起了歹心。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册那!北方联合是不是有问题!等我出去以后要好好去掰掰理!”说着,霜寒挣脱了捆住手脚的麻绳,打晕了前来控制他的黄鸡,算是暂时获得了自由。

“好在北联的监狱和港区集中营不太一样,呼~”本来还担心着自动报警系统,现在看来是多虑了。

顺手从晕倒的黄鸡身上磨出牢房钥匙,开了门,拔出了自己下体里的异物,虽然还有一贞操带控制着自己的老二。

尿道塞被随手丢在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霜寒还踩了两脚以示泄愤。
“当务之急是把我老二的挂锁打开!疼死了!md!塔什干这个小可爱(gou!za!zhong!)”

然而,霜寒的暴躁泄愤还是被监狱里的监控捕获到了,苏维埃罗西亚的典狱长办公室里直接,响起了警报声。

自然,是通知了塔什干的,而这么一闹,两个全身胶衣包裹的乳胶少女便悄无声息地前往霜寒的所在地了。

此时的当事人,还毫不知情,自以为躲过了北联监狱中的所有监视器。

“嗯?!这是什么!”霜寒看到自己的脚边滚来一个圆柱形的桶装物,上面印着俄文,自己什么都看不懂。

正要伸手去捡,猛地,这东西爆发出刺眼的强光,巨大的声响和极度刺激的气体,霜寒的五感直接全部被麻痹。

又猛地一下,自己的背后被人插入了两根尖针,随即霜寒的肌肉开始痉挛,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册那娘!!泰瑟枪!!!”

前后不到三秒,直接瘫倒在地上,泪眼模糊的霜寒看着两个一黑一白的防毒面具胶衣少女,给自己捆上拘束衣。

“我tm!……唔……”嘴里被堵上了口球。塔什干乳胶下的玉手划过霜寒的嘴角,动作却是非常的暴力。

再次等自己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被捆在了拘束分娩椅上,脑袋直接被乳胶头套封死,耳朵里塞着耳机,只能听到塔什干想让你听的话。鼻子被插入了呼吸软管,嘴里被插入了深喉口塞,自己一但不听话,便会被掐断氧气供应直接窒息。

头套上眼睛的部位被开了密密麻麻的透视小孔,极大的限制了自己的视野,但能勉强看到先前的塔什干和另一个白发少女。

阿芙乐尔从墙上取下一副70cm的黑色乳胶手套,褪下了自己手上的短款手套,“做这种事前要确保罪犯的体液不会飞溅到自己任何的身体部位,对吧?(๑^o^๑)۶?塔什干同志?”

伴随而来的是乳胶和皮肤的弹贴声,乳胶和乳胶的摩擦声。

塔什干则是从手术推车上拿起注射器,抽了点不明液体,“静脉注射琥珀胆碱,防止罪犯进一步实时犯罪。”

阿芙乐尔指着霜寒贞操带下邦硬得充血的下体,“塔什干酱,这个,要不要也让他冷静一下,毕竟待会是要阉割的,兴奋状态可能会影响手术。”

“那瓶黑色的,就是镇静剂的啦,阿芙,对着海绵体根部进行注射就好,见效很快的~”

亮黑的胶手拿起一根5ml的针管,阿芙又看了看红肿的充血的下体,终于是抽满了一根15ml的注射器。

纤悉油亮的左手托着霜寒的下盘,乳胶的质感摩擦着霜寒最敏感的部位,后者对这个本来就把持不住,现在更是全身扭动着,给人一种想要挣脱束缚的错觉。

“唔唔唔!!!!!!”塔什干按下了拘束椅边的某个黑色开关,高压电流施加在霜寒身上,绕是塞了口栓,也阻止不了痛苦的吼叫声。

而他肿胀的下体,在被电流刺激喷出白色的精液之后,瘫软垂荡了下去。

“啊!!!”腥味的白浊液扩散在了阿芙白净的脸上,下意识地伸出胶手抹了抹,却又扩大了散播面积。

“啊啊啊啊啊啊!!!我生气了!果然,伪君子就是伪君子!罪犯就应该有罪犯的样子!塔什干你等我一下!我要清洗一下自己。”

另一边的逸仙和阿贾,看着司令部传来的霜寒行刑转播,一位喝着绿茶,一位喝着加糖红茶。

“你说阿芙她去干嘛了,逸仙姐?”
阿贾克斯抿了一口茶,觉得不够甜,又加了一块方糖。

“去洗脸了吧~不过我看夫君被拷问地挺开心的,我们俩是不是该去北联那边学习一下处刑学了。”

然而,就在两个姑娘的欢笑中,霜寒迎来了他人生中的至暗时刻。

再次出现的阿芙乐尔已经披上了乳胶风衣,脸上带着露眼头套,覆着极其厚重的防毒面具,两根橡胶软管链接着腰间的呼吸循环系统。

风衣下是看不见靴筒的厚防水台乳胶长靴,油亮的黑色乳胶手从收紧的风衣袖口下伸出,紧致而性感。

伴着高挑美人厚重的呼吸,阿芙拿出了一瓶红色的辣椒精,摆在分娩椅的道具台上
,随即又是一根近三十厘米长的细软带绒毛的胶棒,前段还是个红色的带刺小球。

“塔什干酱~让一下~”阿芙乐尔面具下的脸非常阴暗,但是声音却是一如既往地甜腻,典型的笑里藏刀。“我要对罪犯进行惩罚~”

“唉?阿芙乐尔同志。。。”塔什干拔出霜寒静脉上的注射器,贴上医用纱布贴,止住流血,自觉带上了一边墙上挂的白色防毒面具,没阿芙乐尔的厚重,但是最基础的过滤功能是有的。

“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阿芙的两只胶手捏着软帮在霜寒眼前晃了晃,“相信你应该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用的!”

“这瓶是重辣十号,罪犯同志酱,准备肃反吧~”塔什干接过阿芙手中的胶棒,白色的胶手打开了辣椒精罐子,将胶棒的绒毛部分完整地浸润了一遍。

塔什干乳白色的手指被蒸腾的红雾熏的有些变粉。

拉出交付到阿芙手上时,绒毛上已经占满了暗红色的油滴。

有个细节,前端的带刺小球,其实是类似于滴管一般的结构,整个胶棒都是空心结构,胶棒有握柄,可拆卸旋钮结构,挤压后部可使前端排出空气,进而吸入辣椒精。

至于这东西的释放位置,不用想,倒霉的肯定是霜寒。

不用涂抹润滑油,辣椒精本来就是脂溶性的,而且贞操带的内向开口正好方便了胶棒的刺入。

“咕啾咕啾~”阿芙油亮的长手套在手腕和手指处起了褶皱,卖萌一般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也显得不是那么可爱了,反倒有一丝害怕。

“唔!!!”

辣椒精的刺痛,绒毛的瘙痒感,从尿道内部,极大地摧残着霜寒的精神,这已经不是肃反了,这比枪毙他一万次还难受。

受刑者痛苦程度不亚于中国的凌迟。

“咕啾咕啾~”阿芙手套上的褶皱更多更深了,“别抗拒嘛,犯错了就要好好接受惩罚!胶棒还有一半多在外面呢,我们慢慢来~不急~”

“不好,这样下去,夫君要被她们玩死了!”逸仙在指挥室里看到这处刑方式,手中的龙井撒了一地,雕龙画凤的茶杯也摔了个粉碎。

“确实!”阿贾马上拨通了司令部的电话,但,得到的答复确实让处刑继续下去,说是要测试一下霜寒的极限耐受能力,有他们全程监视,指挥官死不了。

“嘭!”阿贾挂断了电话,手中的红茶杯,也摔了。“小猪仔只有我和逸仙姐能这么欺负,我们去会会北联!”

“嗯!”逸仙出门前望了一眼在屏幕里受刑的夫君,满是怜爱,虽然说这家伙有很多缺点还好色,但是至少对自己绝对的纯爱,哪怕现在来了个阿贾,但霜寒分给她的爱可一点都没少。

“啾咪啾咪~”阿芙的乳胶亮手摇了摇胶棒末尾那截留在外面的握柄,面具的镜片下的同款紧盯着霜寒颤抖,发紫的下体。

胶手挑逗着,缓缓挤压着握柄,探入霜寒膀胱的带刺小球开始释放出内涵的大量辣椒精,“舒服吗?伪君子指挥官大人?”

末了,将握柄缓缓旋下,内外大气压平衡的情况下,辣椒精很快全部流入进霜寒的膀胱内,而塔什干还在不断的给自己注射镇静剂,防止自己痛昏过去,霜寒现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眼见辣椒精差不多流淌干净后,塔什干从手术推车上拿起一根50ml的注射器,里面是乳白色的浓稠液体,比精液还要浓厚的多。

“化学阉割制剂,可使男性永久失去生育能力,并且大幅提高粘膜敏感程度!”

“我来吧!别脏了你的手,塔什干酱~”
于是塔什干将注射器递给了阿芙,也就在即将造成不可逆结果前,刑房的大门被打开了,滚进来一颗东煌产的“闪光弹A102”。

随后,塔什干和阿芙则是双双晕倒在地,进来两位穿着乳胶紧身衣和轻便款防毒面具的少女。

其中一位猛地拔出了霜寒下体中的异物,用超空泡切割器强拆了贞操带,算是把霜寒救了出来。

同时,司令部也最终下达了这则乌龙的处理方式,霜寒无罪释放,同时北联不负担责任,赔偿霜寒2000钻石和100000物资作为精神损失费和后期治疗费。

这起事件就算是这么狗血地结束了,但是霜寒把阿芙乐尔和塔什干带回了指挥部。

“做错了事就要有惩罚,这可是你说的,阿芙!”霜寒岔着腿坐在指挥椅上,毕竟老二疼得厉害。

一边的塔什干也是,两人穿着女仆装,黑底白长裙下是180d的白色裤袜,里面三个洞都塞得满满当当,外面还锁着贞操带,如果想上厕所,还要请示霜寒。

“阿芙!”
塔什干叹气。

“阿芙(嘻)~”
霜寒嘻笑,并启动了开关。

“唉~嗯~啊~!”阿芙乐尔娇喘。

<< 碧蓝集中营 番外二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7 thoughts on “碧蓝集中营 第六章”

  1. nbnb
    又更了么?
    这两天刷四期科研刷的头皮发麻,以后加点科研船的戏份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