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lacialsun ♥

玩具 第二章

玩具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主人用手势示意我跪在空地的正中央,这里不像卧室里有地毯,阴暗的地下室,即使有着良好的通风和取暖设备,也还是有些阴冷潮湿,地板是便于清洗的水泥地面,又硬又凉,但是,我早就已经适应了。

冷凌脱下他的真丝浴袍,随意地扔到地上,展露出全身的赤裸,只有脚上还穿着真皮拖鞋。主人那紧实的肌肉,流畅的线条,硕大的分身,一一在我眼前呈现,我贪婪地看着,感到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加快了。

冷凌随手抄起墙上挂的一条长柄多股皮鞭,围绕着我,开始随意抽打。

“一”

“二”

“三”

我随着鞭子打在我的身上,一下一下地报着数字,声音不用太大,但要吐字清晰,这种鞭子挨起来是一片一片的疼,能使皮肤迅速泛红,让血液流动起来。

我控制住想要躲避的下意识,纹丝不动,鞭痕均匀的布满我的上半身,前胸,后背,颈部,手臂,甚至连脸上都挨了两下,我不能有丝毫躲避,就只能任由主人鞭打。

我的身体像火烧般的开始疼痛发热,鞭打使皮肤更加的敏感,如果被打在重复的地方,皮肤就像是有无数小刀在割,我很快开始出汗了。

“二十”。

冷凌停了下来,重新站在我的面前,我看到那分身开始有些勃起了。

冷凌用鞭子柄抬起我的下巴,似乎在欣赏自己的成果,我不被允许直视主人的眼睛,就只能看向那对凸出性感的锁骨。

“欣,你真美。”冷凌说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句话。

我听了,身体一颤,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阴部流出。

我想,光是看到主人的裸体,被鞭打,被夸奖,就能产生快感的人,肯定是哪里有些不正常的,但我不在乎。我继续沉浸在主人温柔的动作和言语中,开始不自觉的有些喘息,浑身发热,刚才被鞭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刺痛,我的双腿微微有些颤抖,我知道,这是我开始兴奋起来了。

是这鞭子上有药?还是我就是那么变态?我心里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是什么原因并不重要。

冷凌看到我的反应,似乎很满意,他的分身完全勃起了。

冷凌把手中的鞭子扔到地上,换了一条长鞭,开始大力挥舞起来,这个可不像刚才那个只是开胃菜了。

真正的熟小牛皮,九股编成一股,每一下打在身上就是一道血印。冷凌的舞鞭就像是舞蹈,不停地旋转,抖动,时不时的鞭花,让我预料不到哪里会挨上一下。刀割般的疼痛是理所当然的,还有那每一下抽在身上的冲击力,让我有些跪不住了。

我大声地喘息着,报着数,但身体却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冷静下来,反而是越来越亢奋。

冷凌的技术是一流的,每次下鞭位置都及其精准,乳头,耳垂,阴唇,大腿内侧,脚心,所有敏感的部位都被照顾到了。

我感到越发地喘不过气来,身体越来越热,双腿不停颤抖,淫水顺着大腿直流。

“四十一”。

“四十二”。

“啊”。

这一下的鞭子重重地抽打在我的阴部,鞭子头撩过菊花,会阴,阴道口,尿道口,最后正点在肿胀的阴蒂上,我觉得身体就像炸开了一样,爆发出来,失去了意识,天地间只有那高潮,像洪水般汹涌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身上一阵冰冷,我悠悠转醒,猛然想起,我是怎么晕倒的,马上浑身颤抖,惊恐起来。

自己的双手虽然还抓在背后,但人已经侧倒在地上,我腰腹用力想要跪直身体,腿却怎么也使不上劲,颤抖得要命。

抬头,看到主人正站在我前面,一只手拿着一杯咖啡,一只手拿着水管,脸色深沉得可怕。我大惊,连忙跪好身体,颤抖着声音,说道:“对不起,主人,欣奴……欣奴没经过允许就自行高潮了,还晕倒在地,请…请主人责罚。”

冷凌扔下水管,踩着水流走到我面前。我看到主人的分身,已经完全瘫软下来,我不知道这段时间内都发生了什么。

冷凌把咖啡杯放到我的头顶,轻声说道:“你晕了有20分钟,今天早上也没有什么时间继续游戏了”。一边说着,一边踱步到靠墙的架子上,随手拿起一个金属夹子,转身夹到我被鞭打过的红肿的右边乳头上,“时间你以后再给我加倍补回来,惩罚也先记下,今天就先到这里了”。

我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高潮刚过的缘故,乳头上的夹子格外的痛,似乎从脚心到头顶,有一根筋在那里抽动。我一动不敢动,要是打翻咖啡杯,我估计,今天就出不去这个调教室了。

还好,说完结束语,主人就示意我可以把咖啡杯拿下来。我把咖啡杯从头上拿下来,放到地上,终于能够站起身来。

我适应着膝盖的僵硬和颤抖,一步一步走到墙边的柜子旁。今天早上的例行调教已经算是过去了,下面要进行的是我今天一白天的装扮。我很担心由于刚才的错误,今天的装扮会格外严厉。

冷凌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卷粗糙的麻绳,麻绳是黑色的,一点都不反光,像是一团墨。

冷凌叫我张开手臂,摘下了我的脚镣,手环和项圈,在我身上做了一个普通的龟甲缚。还不算太糟,我偷偷地想着,心中感到有些庆幸,比上次那个用铁丝拧的可强太多了。

冷凌绑得很认真,每一下都很用力,仔细地把绳索勒到合适的位置,再固定好。粗糙的麻绳均匀的束缚在我的身体上,吸收了身上的水和汗,摩擦着我刚才被鞭打出的伤口,散发着我所不知道的药效,又疼又痒,但并没有更多的限制我的活动,下身的麻绳也只是分两股,从腿和外阴中间穿过,在大腿根部绕了一圈,并没有勒到蜜缝。

穿着这个绳衣,我白天才可以在家里直立行走。

绳子很长,龟甲缚绑完,还剩余几米,主人继续在我的腰部缠绕了几圈,每一圈都认真的收紧。我的腹部被勒得很厉害,我感到呼吸不畅,气吸不到腹部了。我被迫收腹挺胸,而胸口的绳索一开始就被绑得很紧,胸部的空间也很有限,我需要很用力才能顺利呼吸,而每一下吸气都能让我清楚地感受到,肩部,胸部上的绳索给我带来的压力和摩擦。

最后冷凌把绳头掖到里面,围着我转了两圈,整理绳索位置,试试松紧,使它的每一寸都紧密的贴合着的我的身体,直到满意了,才又来到柜子处继续挑选。

冷凌拿出一条两指宽的金属项圈,闪闪发光,里面有伸缩扣。冷凌给我带在脖子上,慢慢压缩锁扣,咔嚓咔嚓,一下一下,越来越紧。直到扣不动了,他才停下来了,试图伸进一根手指,但没有成功。

我知道他肯定是伸不进的,因为我能明显感觉到即将窒息的压力,血管都被勒住了,动脉一跳一跳的,大脑开始发胀,眼前发黑。

我本能的想要用手去拉项圈,刚一动,就反应了过来,我要相信主人,主人给的都要坦然接受,便生生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果然冷凌拿了钥匙,给项圈打开了一扣,压力瞬间减轻了,血液重新流入大脑,我忍住想要咳嗽的冲动,贪婪地呼吸着。

项圈已经不再压迫血管,但吞咽时还是能明显感觉到项圈阻挡着我的脖子收缩,随着吞咽动作,紧紧贴着颈部上下摆动。项圈正面有一条大概20公分长的细锁链,垂在胸前,凉凉的,随着呼吸蹭在皮肤上,一动一动有点痒。

冷凌从柜子里拿出一卷特制的鱼线,这种线,韧度极强,而且不像普通鱼线那么光滑,摸着有些粗糙,就算打简单的结,也不会自己松脱。

冷凌找出线头,先是顺着右乳头上夹着的衣夹前面,在右乳头上缠绕了三四圈,再打结,固定。可能是因为乳头早已经麻木了,所以并没有觉得更加疼痛,只有线绳一下下摩擦勒紧的感觉。

绑好一边,冷凌把衣夹从取下,夹到左乳头上,取下时的那一下疼痛不比夹上去时好多少。乳头从被压扁的状态,一下子变为充血肿胀,我轻轻吸了一口气,压住想去揉捏乳头的冲动。

冷凌留出一定长度,用剪子剪断鱼线,他把另一头穿过我项圈前面的锁链的靠近锁骨位置的一个孔中。我一下子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暗暗为我的乳头默哀,今天它们是好过不了了。

果然不出所料,冷凌拉紧了鱼线,把它像右边一样紧紧的缠绕固定在了左乳头上,使我的两个乳房,都被乳头上的鱼线吊在胸前。两个乳房不但显得更加挺拔,而且由于鱼线的作用向中间集中,中间呈现出了更加明显的乳沟。

我80E的胸部,虽然不是大得过分,但由于药物辅助,发育得异常丰满,分量可着实不轻。而现在这些都成了乳头的负担,由它们承受,重要的是,它们还会随着我的呼吸,颈部的活动,持续拉扯,会越来越疼。

我降低了呼吸的深度,加快频率,不敢用力呼吸了。

冷凌系完鱼线,把线头剪掉,拿掉夹子,用手拉扯了几下鱼线,检查是否系结实。我一直控制胸口的浮动频率,没有对乳头造成太大的痛苦,而主人的这几下突然拉扯,剧烈的疼痛直击我的脊梁骨,我不自觉的又吸了一口气。

冷凌的动作停了下来,许久,我还在调整呼吸,缓解疼痛时,突然,主人毫无预兆的,低下头,用口含住了我的左乳头。

我的疼痛一下子全都消失了,那温热湿滑的感觉,让我欲罢不能。我的心跳加快,血液直冲大脑,身体又开始发热。

我身上所有的不适,全都不见了,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乳尖之上。主人的舌头在乳尖上轻轻扫过,我感到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舒服的不行,我不自觉的张开嘴,轻轻呻吟了一声。

突然,冷凌用牙齿狠狠地咬了下去,疼痛使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眼,见到冷凌冷冷地看着我,我赶紧低下眼睛,不敢直视。

“是不是禁欲调教少了,你欲求不满啊?!”

我浑身一紧,不敢说话。

“那今天就加码吧。”,主人的声音不大,我却听得震耳欲聋。

冷凌转过身,从消毒柜里拿出一样东西,东西有小手指大小,一头是圆的,一头是平的,中间略细两边稍粗,看上去像一个小小的肛栓,但我知道,那不是,那是一个宫颈栓。

“躺倒妇科床上去。”主人命令道。

我颤抖着,无比后悔,今天是怎么了,如此的放纵自己,不但没能控制高潮,甚至高潮过后都不能控制情欲。我躺到妇科检查床上,脚放到架子上,手抓住椅子边的扶手。

冷凌打开一个一次性扩阴器的包装,粗暴的直接插进我的阴道,扩张开,露出宫颈口。虽然我阴部非常湿滑,但暴力进入,强行扩张,还是让我痛苦不已。

冷凌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类似钳子的东西,上面夹着那个宫颈栓,从被扩张的阴道口插了进去。那冰凉的工具插入我的阴部,把那宫颈栓插入我的宫颈,卡在宫颈口上。

插入这个小东西并不是很疼,就像扎了一针,痛苦的是那东西的作用,虽然只是细细小小的一粒,但里面有传感器,并储存有电流,它能监测和纪录即将高潮时子宫的收缩,并瞬间放电,持续几秒。

那直接电击在子宫的感觉,不光是疼痛可以形容的了,不但会打断高潮,还会让你的子宫痉挛,抽搐,那剧烈的疼痛,会让你几分钟都动弹不得。

由于个头不大,储电能力不强,最多只能放电5次,但别说5次,就是一次,也让人痛不欲生。举个例子,那就像男人即将射精时,被狠狠的踢了蛋蛋一样,身体里即将达到顶峰的欲望被强行压制,最脆弱的器官受到直接伤害,那根本不是人受的罪。

这东西我就用过一次,只是被电了一次,从此就记住了“快感只能积累到高潮前”这一重要课程,今天不知道是那根筋抽了,才会犯这么大的错误。

“过去的课程,忘了,咱们就来复习复习,让你不会再忘了。”冷凌的声音柔和得不像话,我却听得胆寒心惊。

“欣奴谢谢主人的调教。”我觉得嘴里有些发苦,但我知道是自己犯了大错,无论受到什么样的惩罚,都是应该的。

情欲调教贯穿了我的整个青春期,从12岁来初潮后,我不光每天吃的药物发生了改变,还增加了每天睡觉前,要在乳房和阴部涂抹一种药膏。

一开始,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就像洗澡时给自己打肥皂一样,只是完成功课而已。但随着身体的发育和药物的作用,我越来越喜欢这个睡前的工作。

药物擦在胸口和两腿之间,滑滑腻腻的,随着手指的按压揉搓,渐渐发热,然后发胀,感到有一股热力从胸部微微隆起的小山包里,和两腿间的沟壑里,缓缓向外散发。

山包中央的粉嫩的乳头,也越来越敏感,手指在上面来回摩擦,会使它们凸起,药物在上面的作用完全不同,不是发热发胀,而是痒痒的刺刺的,让人想去揉捏,又不敢乱动。

每天我都在上身和下身的温热包裹中,沉沉睡去。

但随着时间的变化,我的感受又有了不同。胸部还是差不多,只是更加的胀热,更加的刺痒,让人想要更多的爱抚,揉捏。

而两腿间的深壑,则起了新的变化,胀热还在,但更多的,是从深处传出的难以言表的瘙痒,不像普通的痒痒,让人想挠,而那种瘙痒,是一下一下的,就像是有小虫在啃食。

尤其是那阴部的小豆子,越来越胀大,变得圆润,那瘙痒就从小豆子的深处传来,不是表面,而是更加深入的地方,完全无法触碰到的地方。

瘙痒无法抑制,只有不停地抚摸揉捏才能略有缓解。而伴随着瘙痒而来的,还有两腿间,那被大小阴唇包裹的神秘裂缝里,开始流出怎么也擦不干净的黏糊糊的液体。

而我发现,如果用手指沾着那液体,摩擦阴蒂,会产生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觉。瘙痒会消失,转变成一种难以言表的舒服,但如果停止摩擦、爱抚,那瘙痒不但会卷土重来,还会变得更加剧烈,更加难以抑制,会让人想要更多的爱抚和摩擦。

晚上的时候还好,睡觉前我上药时的灼热、胀痛和瘙痒,我能用手去抚慰自己,挖弄、揉捏…虽然弄到很晚都不能睡着,但那舒服还是让我不能自拔,但白天,如果是学习时,生活时,那瘙痒袭来,我却不能抚慰自己,只能忍耐。

晚上的睡眠不足,白天的注意力不能集中,都使我那段时间的学习效率降低很多,因而多挨了不少的惩罚。

直到15岁的一天,那天白天的瘙痒异常难熬,我被罚了20下竹板打脚心,30下打手心,还要站着上完整天的课。终于到了晚上睡觉前的自由时间,我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拿出药膏,忘情地摩擦抚摸自己的身体。

乳房已经长得小有规模了,一只手刚好能够掌握。随着我的揉捏按压,它发热起来,黄豆大小的乳头早就挺立,药物从乳孔渗入,刺痒更加明显,我用中指和拇指轻轻地捏挤它们,食指指肚在顶端来回摩擦,电流般的刺激,从乳尖直达蜜穴。

而我的另一只手,伸向了早已泛滥成灾的双腿间,瘙痒难耐的阴蒂,在手指的摩擦下,越来越热,越来越胀。整天的疲惫使得我的大脑不再思考,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乳尖和阴蒂之上。两腿间的更深处,不停地收缩,舒张,流出更多的液体,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想要更多,更多……”

突然,一道热流,从双腿间的深处涌出,阴蒂的充血到达顶峰,阴部一跳一跳的,收缩舒张都不再受到控制,大脑像断了一根神经一样,一片空白,我,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那感觉,至今难忘,虽然,算不上最强烈的一次高潮,但,从13岁刚进入青春期,直到15岁第一次高潮,长达2年多的情欲累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一次性终于爆发,那快感,那冲击,就像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人回味无穷。

当晚,我睡了一个很长时间都没能睡过的,好觉。

从那天开始,一有时间,我就不停地自慰,试图去寻找那天的爽快。我不知道是药物的原因,还是摩擦外生殖器的自慰并不能满足我自己,我再也找不到那晚的那种心满意足的安心。

我越来越熟练,一般几分钟内就能让自己达到高潮,但高潮过后,我心中的饥渴却更加明显,我做得越多,就越想要更多,每天早上,晚上,夜里醒来时,我都饥渴难耐,一个月后,我每天都至少要让自己达到3次以上的高潮,才能睡得着觉。

而就在我沉浸在成瘾般的自慰浪潮中无法自拔时,我的秘密,被发现了,我,被强制戴上了贞操带。

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自己太不小心了,被发现了秘密,而现在想想看,在我最上瘾的时候被强制带上贞操带,应该也是调教的一部分吧。

从小的惩罚机制,让我早已经习惯了服从,但这次的强制禁欲,激起了我压抑许久的反抗情绪。可是我的所有反抗,除了给自己造成了更大的痛苦外,没有任何效果。最终,我又一次明白了,我能做的,就只有承受和忍耐。

自慰被完全禁止了,已经习惯了那滋味的我,夜不能寐,白天也精神涣散。金属制贞操带包裹着外阴,虽不影响大小便,但尿渍,淫水,却不方便擦拭,就算来了月经,也只能在贞操带外面穿内裤,带卫生巾,每天只有一次打开清理的机会,所以我的阴部总是湿漉漉的,瘙痒难耐,散发着强烈的特有的气味,时刻提醒着我,羞辱着我,吸引着我。

每天一次的擦药,并没有中断,那是全天里唯一可以解开贞操带清理自己的时间。但也不像原来那样想做什么都行,而是在下人的监督下,清洗自己,擦干,上药,再带上贞操带。

瘙痒了一整天的阴部,终于能够触摸到了,但我却不能够尽情抚慰,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清洗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还要充分抚摸,上药。

药物始终发挥着它应有的效果,乳房和阴部都越来越敏感,情欲累积,越来越旺盛,但如果我趁着上药时自慰,就会在达到高潮前,被强行制止,那只会让我更加的痛苦。

而无论情欲怎么影响我,我每天的功课,没有任何减少,不能完成时,还是照样受到惩罚。渐渐的,我学会如何跟本能作斗争,让欲望不能影响到自己。

又是一年多过去了,瘙痒还在,情欲还在,但已经不能影响我的学习和生活了。我习惯了在瘙痒中不动声色的与人交谈,在上药后的欲火焚身中安然入睡。

17岁的我,有了新的课程。还有一年时间,我就要完成所有学业,到主人身边接受他的正式调教。我新的课程,就是如何用自己的身体,去取悦我的主人。

如何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表情,口交的练习,理论的学习等就不多说了。跟情欲有关的,是后庭的开发,我不知道是药物还是什么原因,我的后庭异常有感觉。

在头一个月的灌肠训练里,我就发现,水管插入菊花,能很快地调动起我的情欲,很快,我又发现了新的自慰方法,而且是正大光明的。随着学习和练习,我仅靠玩弄后庭,就能达到高潮,而这不仅不被禁止,还被奖励,我就在这堂课上充分的发泄起来。

这大都是随着身体发育的情欲开发,而真正的情欲控制调教,是在18岁后,主人冷凌的亲自调教之下。

方法说来也简单,就是主人用各种手段,调教,调动起我的情欲后,限时让我自己冷静下来。一开始我可以用冰水辅助,冷静下来后,主人再次勾起我的欲望,我再冷静下来,要求是时间越来越短。程度也从刚刚勾起欲火,到快感累积到高潮前,逐步加深。最终要做到,禁欲1个月,其间每天都自慰到高潮前,5分钟内,不借助任何外力,完全冷静下来。

说起来很是简单,步骤也是循序渐进,但要做到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我的身体,长期接受药物调理,欲望不是普通的强,快感也比平常人来的强烈得多,想要单凭意志冷静下来,更加难上加难。

但最终,主人还是凭借各种道具,各种手段,让我完成了这不堪回首的一课。

今天的宫颈栓,让我回忆起那往日的艰辛,思绪回到现实,今天的装扮,才刚刚开始。

“今天的计划是试试这种新药。”冷凌拿出一个小药瓶和一次性注射器,药瓶里是一种浅粉色的药水。

“这是一种混合型药水,效果很多,能使人发情就不说了,只是普通程度的,你受得住的。它还可以使人,精神亢奋,神经紧张,从而更加兴奋,不会轻易晕厥,还有一个功能就是能使阴道收缩,无法放松,一直紧实。”冷凌用注射器吸饱了药水,弹了弹,排出空气。

“不过这是新药,还有什么其他副作用就不知道了,今天第一次给你用。”冷凌用碘酒给我的阴蒂消毒,柔软的棉球吸饱了药水,摩擦在敏感的阴蒂上,一真舒爽,小豆豆更加涨大起来。

突然,没顶的刺痛,从正在舒爽的阴蒂传来,主人把针头扎了进去。

“今天只有注射针剂,以后会开发外用涂膏”。主人的动作没有任何迟疑,声音也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只是在平静的讲述着,他要我仔细感受药物的各种作用效果,晚些时候我需要报告使用感受,写实验记录。

我并没有被捆绑,只能靠自己,抓紧把手,猛踩脚踏,固定自己的身体,尽量保持不动。药水被一点点推入,先是一阵极致的冰冷取代了刺痛,随后一种类似虫蚀般的感觉从敏感部位的核心向外传来,我咬紧牙关,浑身肌肉颤抖,却不敢移动分毫。

冷凌注射完,用手指揉了揉我的阴蒂。总算完了,短短的几秒钟,我已满身大汗。

“这是长时间作用的药,注射后10分钟就会开始起作用,药效会逐渐加强,三小时后达到峰值,然后逐渐减弱。理论上它会随着体液排出,就是说,如果多喝水多排尿,药效就消失的快。虽然我可以命令你不许排尿,但为了实验的严谨,我还是给你些帮助吧。”冷凌一边说,一边从消毒柜里拿出一个尿道栓,机械充气的那种,涂了些润滑,熟练的插入我的尿道。

阴蒂上的不适还没有缓解,尿道就被异物强行插入,普通的橡胶细管,摩擦在尿道里,像小刀在割,还好并不长,很快就插完了。冷凌给尿道栓充气,使之不会脱落,那胀痛和撕裂感使我又出了一身冷汗。

“当然汗液,淫水也可以使药物排出,但如果尿液里的药物不被排除,还会重新进入血液循环。不错吧,如此简单就能排出的药,又如此简单的使它不能完全排除。”冷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得意,似乎对自己开发的新药很是满意。

药效比我想的要来得快,我已经感觉到药物起作用了,阴部的肌肉开始收缩,虽然还不算强烈,但能觉出那里的有些不受控制。

“下来吧”。冷凌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身来。

我把腿放到地上,坐起身来,阴蒂有些发胀发热,时不时从深处传来一阵阵无法形容的感觉,尿道还在撕裂般的疼,异物感使我不自觉的做出排尿反应,下体却违背了大脑的命令,肌肉保持着收缩,无法舒张。

我的双腿刚才较劲猛了,还在不停颤抖,一时间有些站不起来。冷凌也没有催促,而是自顾自的去柜子那边翻找着什么。我不敢用手去摸下体,只能坐在妇科床边不动声色的轻轻磨擦了一下,缓解了些许不适,然后站起身来,慢慢走到柜子旁边,重新站好。

冷凌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皮带圈,三指宽,内部布满了一厘米长的金属尖刺,这是大腿箍。我憋了一口气,看着冷凌把那东西分别系在我大腿中间,拉紧,固定,几十上百个小刺,刺入我的皮肤,再随着腿箍的勒紧,刺到更深的地方。我微微呼着气,感受着这单纯地刺痛。

鲜红的血液从皮带下面流了出来,并不多,由于皮带勒得很紧,大多数伤口其实都被堵住了。

就在这时,我看见主人的阴茎又有些抬头了。

两个腿箍在大腿内侧的位置上,分别固定着一个金属架,上面有一个螺栓。冷凌又取出两个假阴茎,电筒粗细,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凹凸不平,底下连着一根很粗很硬的弹簧。

他把假阴茎插入我的阴道,把弹簧那头,用螺丝固定在腿箍的螺栓上,本来是打算两根都插进去,但插了右边一根后,另一根却怎么也插进不去了。

冷凌似乎有些懊恼,自言自语着,“药效这么快,以后说明书上要写上,装备带完后再使用”。

冷凌把我蜜穴里的假阴茎向下按,使弹簧收缩,再松手,让假阴茎通过弹簧弹起,再次插入我的身体深处。他又叫我走几步,做几个蹲起,观察了下弹簧的收缩情况。

我能感觉到,药物使阴道内的肌肉收缩,内壁紧紧地包裹住了假阴茎,上面的每一个凸起似乎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夹紧程度甚至能让弹簧伸缩拉动。走路的时候,腿箍拉动弹簧,随着腿部摆动,带动假阴茎在阴道里不停的抽插,而蹲起时,假阴茎会在我体内横向搅动,我就像用一个巨大的阴茎在不停的强暴自己。

冷凌看看不太可能再插进别的东西了,似乎有些郁闷,他从来都不喜欢计划被打乱。

冷凌又回到柜子处,把没用上的那根放了回去,在抽屉里翻了翻,重新拿出一个拇指大小,两头圆滑的金属柱子。他用之前那种鱼线系在其中一头的小环里,拉紧,然后回到我的面前。

“这个你还没用过,今天给你试试吧,”说着,“啪”的一声,冷凌不知道按了哪里,打开了开关。

只见那个小小的金属柱子,四周打开了,弹出无数弯弯的金属钩子,变得有核桃大小,钩子全部朝向一个方向,看上去像是一串香蕉。

“这是个旧玩具了,还没有给你用过”,冷凌说着又按动开关,小钩子们又全都合拢进去,表面重新恢复光滑。

冷凌把鱼线留出一尺长左右,另一头紧紧的系在左腿箍上的螺栓上,扒开我的臀部,把金属装置沾着我的淫水插进我的菊花里。小小的光滑金属,几乎没有费任何力气就进去了。

冷凌用手指把金属推到最深的地方,把鱼线拉直,然后打开了开关。

“啪”的一声,金属钩子全部大开,我的直肠内壁深处被装置撑开,异物感使我的肠道不自觉的蠕动。我感觉像个带刺的肛栓,如果不动的话还不算太难过,但随着我的左腿拉动,鱼线带着钩子就会渐渐的刺入我的直肠内壁。

锋利的金属钩子刺入柔嫩的大肠,带来的绝不光是像皮肤受伤时的那种局部的痛楚,肠道内的伤害,会使肠道收缩痉挛,造成整个腹部都像刀绞般的疼痛。

主人看上去完全兴奋起来,我看到他的分身高高地翘起,颜色通红,有少量的黏液从铃口处流了出来。

“试试新鞋,今天过后,就放到换衣间里去。”冷凌又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双靴子,递给了我。靴子全黑,上面带有金属的钉扣,鞋底有三公分厚,鞋跟有13公分高。我接过来,靴子拿在手里感到非常重。

我弯腰正要穿,突然直肠里的钩子被线拉动,尖刺刺入了几毫米。“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直起腰,防止钩子的继续深入。

我单腿站立,抬起右腿,用脚去够手中的鞋子,右腿箍上的弹簧开始反向作用,肚子里的棍子从内部猛顶我的内脏,使我感到一阵恶心。

我集中注意力,把手上的鞋子套在脚上,鞋子有些紧,但鞋面很柔软,并不算难穿。我把右脚伸进鞋子,用力拉上后面的拉链,赶紧落地。脚放到了地上,我才发觉到鞋子的不对劲,脚底凹凸不平,感觉像走在尖尖的石子路上。

我看了一下手上的左脚鞋子,只见鞋里布满了金属的三角锥,尖部向上,难怪像走在石子路上,非常的硌脚,但又不会刺入。

左脚的鞋子无论怎么穿都会拉动我肛门里的钩子,我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主人,妄想他发发慈悲,能帮我穿一下。

只见主人身体泛红,微微出汗,分身高高地翘起,布满青筋,胸口一起一伏,眼睛眯着,双臂环抱,冷冷的看着我的右脚。

指望不上了,我咬咬牙,慢慢的抬起左脚,一边适应后穴和右脚掌的疼痛,一边尽量用最小的动作穿上左脚的鞋子。就在我头上的汗和菊花里的血都开始流淌时,终于穿完了。

钩子刺入了不少,我的直肠火辣辣地疼,小腹也时不时的绞痛,各种不适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觉得精神异常敏感,细微的流汗感觉,都被放大了数倍。好处是,我的主意力不能长时间集中在一点,任何不适,疼痛,都很快就会被别的动静转移;坏处是,无论是疼痛,刺激,瘙痒,还是听觉,视觉,触觉都被放大,甚至连旁边水管没关好的水流都在敲打着我的心。

主人站在我面前两步远的位置,直勾勾地看着我,分身不停的在跳动着,露出狰狞。

我微微皱着眉,心脏咚咚的跳个不停,呼吸不畅,大汗淋漓,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像在尖叫。乳头像要被扯掉般的疼,阴蒂发热发胀,阴道不自觉的收缩,紧紧地包裹着凹凸不平的假阳具,直肠倒是不再刺痛,但总觉得痒痒的,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流,小腹还是偶尔绞痛,时轻时重,鞋底尖尖的突起,有的顶在肉上,有的顶在骨头上,我无论怎么摆弄重心,都很痛苦。

就这么站了好一会儿,我一直等候着主人允许我用口为他服务的命令。但最后,主人却只是转身往外走,并对我说,“跟上,给我沐浴”。

我连忙跟上,右腿带动着假阴茎不停抽插,左腿牵动菊花内的倒刺不停拉拽,脚下鞋里的倒三角不停的硌着脚心脚骨,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辛。

我的精神不能集中,只是咬牙跟上,边走,边试图调整呼吸,尽量忘记身上的不适。

<< 玩具 第一章玩具 第三章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glacialsun

QQ:3182937955 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世界,文章的创作者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幻想中的世界,但有的神没有时间去把它的世界变成文字。我可以帮你,帮你创作属于你的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