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lacialsun ♥

玩具 第一章

玩具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今天是我20岁的生日,像往常一样,早上六点钟,我被经过严格训练的生物钟叫醒。慢慢睁开眼睛,我眼前还是一片漆黑,身上带着熟悉的麻木与酸痛。

我的双手从背后被高高的吊在项圈上,由于是蜷缩着身子侧躺着,被压在下面的那侧肩膀疼得不像是自己的,而手臂早已经麻木,长时间蜷缩着的身体发酸发僵,我咬着牙,慢慢变换成跪趴的姿势,用头顶开了壁橱的门。

清新的空气替换了壁橱内一夜的浑浊,一阵凉意袭来,我感到一阵尿急。我夹紧双腿,吸了一口气,忍住,然后弯着腰,双腿一步一步跪着,从壁橱里挪了出来。

从一年前,19岁生日那天起,这壁橱就是我的卧室了。壁橱的上面几层摆放的是各种调教用的道具,而我是睡在最下面一层,一个长一米,宽半米,高70公分的空间里。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冰冷的墙壁与地面。

呆在这里即使不被束缚住,也只能蜷缩着身体侧躺着,一动不动,即不能翻身,也不能伸腿,稍微一动就会碰到墙壁。

一开始时,很不习惯,睡觉时不能动弹会很痛苦,每天都会因为碰到墙壁,而醒来几十次,即使累得醒不过来,脚趾上也会多很多淤青,不过那个时候的调教也同样严酷,这个能让我躺着睡觉的壁橱,对我来说已经是天堂般的所在了。

出了壁橱,我跪直身子,小范围的活动了一下脖子和手臂,使血液加快流动,使僵硬略有缓解。天还没有大亮,我借助从窗帘透出的微光,看向屋子中间的那张大床,床上躺着的那个熟睡中的人,就是我的主人,冷凌。

从五岁起,我被老主人领养,成为了冷家的一份子,接受了各种教育和训练,包括琴棋书画,格斗散打,企业管理,多国外语,烹饪料理,解剖外科,体操柔术,等等。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课,就是认识冷凌,通过照片和别人的讲解,了解他的脾气,爱好,习惯,感受他的每一点变化,熟悉他的每一丝气息。

以至于在我18岁第一次见到真人时,完全没有任何的陌生感,他早已融入在了我的生命中,成为我的一部分,不,并不是一部分,而是全部。

是的,早在见到本人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这个人就是我的生命,这辈子我只为他而活。

被压麻的手臂开始血液流通,万根针扎般的痛楚我早已习以为常。我忽略掉身上的所有不适,一小步一小步的跪行走到床前,尽量不让脚镣发出声响,还好卧室里铺着地毯。

我深吸几口气,把头钻进被子里,开始了清晨例行的叫醒工作,薄被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但我还是熟练的用嘴找到了主人的分身,把它含在口中,吸吮起来。

吊在背后的双手,牵动着我的项圈,有点勒脖子。我的脸埋在主人的胯间,鼻子里呼吸着主人的气息,口腔里充斥着主人的分身,我觉得脸上开始有些发烫。

主人的敏感点我了如指掌,我熟练的吞吐着,巨龙在我口中渐渐变大。被子里的氧气越来越少,我觉得开始有些呼吸困难,但工作还没有结束,我只能继续努力着。

就在我觉得头开始发昏,眼睛发花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头发,下身在我的喉咙里顶了几下,我知道这是主人快要高潮了,我更加卖力的吸吮起来,舌尖挑弄着分身上最敏感的位置。

突然,一股热流带着熟悉的味道冲入我的喉咙,我赶紧一滴不剩的咽了下去,然后用舌头,清理着逐渐萎缩的分身。

那手拍拍我的头,表示可以了,我才把头退出被子,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让我几乎落泪。我跪着转过身,后背对着床。只听见“咔嚓”锁头声音响起,我被吊在脖子后面的双手终于能够放了下来,可以活动了。

我的两只手腕上,戴着一对银色合金手环,三指来宽,里面垫着皮子,防止磨破皮肤,手背部分各连接着一根20公分长的金属链,睡觉时是锁在一指粗细的金属项圈上,这是我睡觉的标准装备,很考验睡觉的安稳程度。因为双手背吊的姿势,很容易下意识的向下拉,在睡觉时做这种动作很危险的,有把自己勒死的可能,所以必须习惯睡觉时完全一动不动才可以。

我转过身,面对着床,倒退着,双手双脚的爬到门边,跪直身体,打开门,跪行出门,把门关好。整个过程,我不能抬头,只能看向地面,全凭记忆位置感觉角度,找到准确的位置才可以。关上门的刹那,我松了一口气,心想,今天应该没出什么差错吧,不然晚上又要加鞭了。

我把手环上的链子缠在手腕上,链头塞进手环,这样比较方便后面的工作。

我爬着下楼来到厨房,今天的脚镣比较长,也不太重,几乎没有限制我的行动,只是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在安静的屋里显得格外刺耳。

手臂的酸麻已经恢复,后庭里的金属珠串也早已被体温捂热,只是在收缩肠道时,和从菊花口伸出的金属锁链摩擦我的大腿时,我才会想起它们的存在。

今天最难受的部分是下身的贞操带,这条贞操带是T型皮带,横竖都是两指宽,靠近身体的那面,上面布满着细小坚硬的毛刺。

横向的皮带,紧紧地束缚着我的腰部,要随时收腹才能不勒得生疼。

而竖着的部分,则深深地陷入两片阴唇和臀部之间,紧紧地勒住我的耻骨,贴着我因为调教和药物作用时刻涨大敏感的阴蒂。随着我的活动,皮带内沾满我的淫水的毛刺不停的刮弄磨擦着我下体的各个敏感部位,刺激着我身体上最最柔嫩的部分,那种深入心底的酥麻,疼痒,让我有些难以集中精神。

最重要的是,这个时间,我的膀胱里存满了尿液,本来这个程度对我来说不难,但这条贞操带不但从外面勒住了膀胱,还有毛刺不停地碰到我的尿口,今天并没有保留尿道栓,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忍耐,还是很有挑战的。

贞操带,珠串和脚镣,并不是标准的睡觉装备,只是昨晚晚间调教后,随意留在我身体上的道具。

但无论这些道具有多难受,有多限制我的活动,我都要继续我的工作,今天的情况其实还算好的,我只要夹紧大腿,减少贞操带的摩擦,并忍住排尿就可以了。

我跪着来到厨房,从架子上取下一条半透明的围裙,系好,这才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双腿,慢慢站起身来。我在家光着身子的时候,没有经过允许是不准站立的。

开始准备早饭了,我学过营养学和烹饪学的专业课程,冷凌只要是在家里吃饭,都由我制订菜单并亲手烹制,即要营养全面,符合食品安全,还要根据季节变化调整,更要色香味俱全,而且每月不允许有重复的菜式。冷凌的口味很刁,还有些挑食,我要费尽心思才能把他不爱吃的食材做得让他吃不出来,如果被发觉了,他也会为了营养而吃掉,但我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昨天做的是西式早晨,三明治和牛奶鸡蛋等。今天是中式的,我蒸上小小的窝头,花卷,熬上杂粮粥,调好凉菜,然后,来到大门口。

现在正是隆冬时节,这个时间屋外还是零下,而我要出去到院门口的信箱里取当天的报纸。

我来到玄关,深吸一口气,打开大门,冷风呼啸着冲入屋内,我打了个哆嗦,膀胱又一次郑重提示我,它想要排泄。我强忍住,穿上2kg重的全金属拖鞋,走出了大门。

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我明知道外面不会有人看到我,却还是不能控制的羞愧难当。我弯着腰,一手捂住胸部,一手从双腿间拉起脚镣,以防止它拖到地上沾到泥土。

我加快脚步,全金属的拖鞋趿拉在石子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的脸不自觉地发红发烫。我以最快的速度,穿过院子,到院门口取回报纸,转身冲回屋里。

关好门,我还在不停地打着哆嗦,这并不光是因为寒冷,还因为暴露在户外的恐惧与羞辱。其实,一年来我已经无数次的赤裸身体或穿着暴露地穿过这个院子,却始终不能适应这种恐惧与羞耻。

我稳稳心神,做了几个深呼吸,脱掉冰冷而沉重的拖鞋,重新光着脚踩在地上,温暖的地板,让我感到一阵心安。

回到屋内,我把早餐和报纸,在餐桌上摆好,再收拾好厨房,看看时间,快到7点了。我跪在厨房边,把围裙解下来,叠好,重新摆放到架子上,然后手脚并用,爬回楼上卧室。这时候主人应该已经在隔壁的健身房做完晨练,现在正在卫生间内洗漱。

我拉开卧室的窗帘,收拾床铺,从衣柜里取出主人今天要穿的衣服,在床上摆好。由于只能跪着工作,有些地方够不到,就搬过专用的木头小梯子,爬上去够。

7点10分前要全部收拾完毕,我准时跪到洗手间门口,标准跪姿,双膝分开与肩同宽,大小腿呈直角,双脚靠拢,脚跟翘起,脚尖点地,双手背后,右手抓住左手小臂,放在腰部,与地面平行,左手半握拳,收腹挺胸,微微低头,目视前方地面。

过了不多久,卫生间的门开了,我的主人,从里面走出来。我不能抬头直视,但要随时注意着他的动作。主人边擦头,边向外走,路过我面前时,没有丝毫的注视和停留。突然,主人把手中的浴巾扔到了我头上,我看不见了。我一动不敢动,只能用耳朵继续专心听着动静。

根据经验,我听到主人穿上了浴袍,打开了房门,离开了房间,离开房间前,还解锁了我身上的贞操带。我又多等了一会确定主人已经出去,才敢抬起手把头上的毛巾拿下来,看到主人确实出去了,便赶忙爬进卫生间。

卫生间很大,进门左手边是洗手台,洗手台旁边是马桶,再往里,是浴室。浴室区有玻璃门跟洗手区隔开,并下陷一个台阶的高度。

浴室里的左手边是浴缸,右手边是喷头,最里面,靠墙,有一条20公分宽的排水沟,最右边的角落,有一个水龙头,接着一根胶皮管子,再上面有一个内镶镜箱,里面是我的洗漱用品。

我迅速的爬到水沟边,浴室的地上铺着碎石子状的地砖,搁在腿上又冷又疼,还有些湿有些滑。但我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我每天只有两个固定时间可以排泄,一个是晚饭后,一个是现在,我觉得我的膀胱在怒吼,尿道口又麻又痒。我在半路上就已经摘掉了贞操带,刚爬到沟边,尿液就疯狂的涌出来了,我尽情地释放着。

终于舒服了,我没时间感慨,要抓紧时间洗漱,如果晚了就吃不上早饭了,还要受罚。我向后伸手,够到了从肛门内伸出的链子,把里面的五个乒乓球大小的金属球,一个一个拽出来。阴部还有些红肿,酥麻疼痒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退,菊花的收缩,后庭的摩擦,重新点燃了我的欲火。

我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洗着自己的阴部,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水流击打在胀大敏感的阴蒂上,流过红肿滚热的阴部,却让我的冲动,更加的难以抑制。

我喘着粗气,忍耐着欲火,继续完成洗漱。

我从镜箱里拿出灌肠设备给自己灌肠,由于我吃的固体东西不多,肠道内还是很干净的,但标准程序一定要完成,一遍药水,两遍清水,最后再用一根工具涂抹进去一种带着清香的药膏。

我的脸涨得通红,我的菊花和后庭都非常有感觉,玩弄自己的后穴,让我的快感迅速攀升。但清洗就是清洗,我即不被允许自慰,也没有这个时间,我恋恋不舍地从后庭拔出涂抹工具,强行停止自己的快感累积。

我把贞操带,珠串,灌肠设备等用具清洗干净,放到一边,刷牙漱口,然后打开水龙头,用水管冲洗地面和我自己的身体。一边冲,我一边拿出药盒吃今天的药。

从5岁来到冷家起,我每天都要吃各种药,并每周至少做一次药浴,我说不上全部的用处,但大概有,使肌肤滑嫩紧致,脱毛清爽,愈合力强,神经敏感,等等。而青春期后吃的药,能帮助身体生长,使胸部臀部充分发育,翘挺,阴部紧实,性欲高涨,等等……

我知道,在冷凌开的SM会所里,有很多的男孩女孩,也都会定时吃药,定期药浴,为了使身体敏感度增加,可以让客户有更好的体验。但他们的药,都是批量生产的普通货色,是经过大量试验后的成熟药剂,而我用的药却是经常更换的。

这些药,全是研究室最新研制出来的,虽然经过了各种人体试验,但还没有最终批量生产。都要由我再亲自试验药性,感受效果,使主人能够更直观的了解,再经过调整,改良,才会大量生产,给那些员工使用,甚至出售……

我抓紧时间把自己冲洗干净,再用毛巾认真擦干。我看到我的膝盖、手腕、脚腕等经常摩擦的部位,皮肤已经开始粗糙起来,起了些茧子。

我的心中一寒,想起每半年一次的去茧应该就快要到时候了,从18岁破处,我开始接受调教后,每半年一次的去茧,我已经经历了3次,每次都不堪回首。

首先要把我的手脚全部捆绑结实,防止乱动,用小刀把厚的茧子削掉,还包括身上那些因为之前没有愈合好而留下的疤痕,也要一一割下来。然后再用砂纸打磨那些薄的茧子,一直磨,磨到血肉模糊,茧子全都去掉后,再上上那种防止结疤的药,包扎好,等肉长好,就是粉红的细皮嫩肉了。

虽然每次都能有一周不用接受调教的休息时间,但如果让我选的话,我宁愿调教加倍,也不想去茧。那种用砂纸慢慢打磨你的皮肉的滋味,度秒如年,却要持续上几个小时,直到你的小腿,膝盖,脚腕,手腕,颈部,全部被弄得鲜血淋漓,那种砂纸蹭在肉上的感觉,每一下都让你恨不得马上死去……

我摇摇头,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要抓紧时间,今天已经有些晚了。我迅速收拾好洗手间,先把贞操带,珠串放回卧室的壁橱内,等收拾屋子时再把它们放回原处。

我爬行下楼,来到饭厅,跪着走到餐桌边,看到冷凌穿着浴袍,还在边看报纸,边吃早饭,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他吃完了,我今天的早饭时间就过去了。

我来到冷凌脚边标准姿势跪好,餐桌下面有一个用链子拴在桌腿上的食盆,里面放了一些吃的,有粥,咸菜,掰碎的花卷等,而大部分则是一些绿色的胶状物体。

从18岁开始接受调教以来,我的主食就是这个绿色的果冻了,其他的东西,都是主人随意奖励的,心情好就多给,有时则完全没有。

这种绿色果冻量并不大,而且极易消化,光吃它们是吃不饱肚子的,所以如果有些别的食物掺杂在里面,会让我很高兴。

看来今天主人心情不错,我心里揣测着,不敢妄动,直到主人踢了一下食盆,我才低下头,双手趴在食盆两边,用嘴直接吃起来。

这种吃饭方式,我已经很习惯了,我熟练的用舌头挖起食物,卷进嘴里,从高的地方开始慢慢吃,这样能尽量不弄到脸上。

绿色果冻富含各种营养物质,足够的热量,维生素,蛋白质,还有一些药用功能,能保证肠胃正常工作,并不会因为饥饿而产生胃病。只是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又腥又苦,好在味道不算重,我就着自己做的早餐,倒也感觉并没有那么难以下咽。

我以不弄脏脸和地面为前提,尽量迅速地吃着,不然如果冷凌早餐结束的话,我无论剩多少都不能吃了。

果然,冷凌看看时间,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站起身来,一边向外走去,一边拍拍大腿,示意我跟上。我遗憾地看了看盆中刚发现的一小块手工香肠,抬起头来,背好手臂,跪行,跟在冷凌身后向外走去。

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能随意观察主人的身影。带有金色刺绣的黑色真丝浴袍,遮住了主人大部分的身体,只有匀称健美的小腿从浴袍下面伸出,我看着那小麦色的皮肤一下下地在我面前晃动,感到口中似乎有些莫名的饥渴。

主人的双手在身体两侧自然地摆动着,那修长的手指在浴袍的晃动中若隐若现,难以想象,就是那些手指,曾经给我带来过什么样的痛苦与愉悦。

冷凌来到楼梯后面的小门,那里通往地下室,也就是调教室,我跪行跟在后面。不像我刚才自己上下楼时,还能用手来辅助,这时,就只能靠双膝跪行下楼。好在通往地下室的路上,并没有台阶,只是斜坡,降低了跪行下楼的难度,只要注意保持重心就可以了。

接下来要进行的,是清晨的例行调教了。

玩具 第二章 >>
2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glacialsun

QQ:3182937955 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世界,文章的创作者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幻想中的世界,但有的神没有时间去把它的世界变成文字。我可以帮你,帮你创作属于你的世界。

One thought on “玩具 第一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