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adhoinhaze ♥

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一章

目录

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本人细泉巳尔,近日回乡变卖祖产,无意间得一卷破旧书稿,名为《玉树流光地狱变》。不知何年写成,章节大多破损,仅存几段尚可辨识,现摘录一则故事如下,供大家赏读。

菊之助是江户有名的色子(男妓)。曾是良家子的他,十五岁那年家中横遭变故,家人被杀,他则被卖到了男娼馆,成了一个以色侍人的色子。数年过去,二十岁已算高龄,本应被主顾老爷们弃之如敝履,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肤白貌美,竟与刚入行时的样子未有改变,特别是他穿着振袖的仪态,几乎可以和文静的贵小姐乱真,加上天赋异禀的体质,让他在阴间茶屋(男妓工作的地方)里仍然保有高人气,出场的价格亦是水涨船高了。

津汀悠介是来自熊本藩的武士,面如冠玉,长身玉立,他父母早亡,家中不算富裕,所以二十出头依旧未曾婚娶,上司有意栽培,想收他作婿养子,便荐了他作随扈跟着藩主嫡子来到了江户。初来江户,原熊本的同侪给他接风,提到:晚上一定要他见识赛高之料理。悠介不是个好口腹之欲的人,更担心同侪花多了钱,人情难还。一开始婉拒了邀请,可是同侪盛情难却,只好半推半就,被拉拉扯扯地推进了一间装潢华丽的房间。“这里真不像料理亭呢,也许是江户特有的风格吧…”悠介心里暗自嘀咕着。

而做东主的同侪在门外高声喧哗起来,“女体盛什么的?不行,特别是生鱼片,会变热的,口感就不好了。”

等得有些久了,“就当见见世面也好吧”,悠介感到有些无聊时,女侍者终于把将菜布好了。

“这和普通料亭里的菜差不多嘛,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正当悠介这么想,一个侍者打扮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朝悠介恭恭敬敬地行礼,然后把带在后面的“某样东西”用红绳牵进屋里。即便是武士,悠介还是吓了一跳。那个男侍者带来的,是一个全裸的少年。

一个看起来十来岁、一张娃娃脸、细皮嫩肉的小个子少年,用一种奇怪姿势跟在男人后面。他的发丝被精心打理过,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因为涂了胭脂,脸颊晕出桃红。

“这是……?”悠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津汀君不喜欢吗?仔细看看,这可是江户特色呢?”

这时,少年胳臂撑在胸前,高高翘起屁股,腰身摆动,平趴着走出煽情步态爬上了料理台。

大约是悠介一脸惊讶的样子,当目光和那个男侍者相遇时,侍者露出了“真是个乡巴佬”的表情。

虽然对这个表情感到生气,可当看到被男侍者摁住了腰身的少年时,悠介脑子一下变得空白了,因为,他分明从少年的后庭的菊口里,看见了一只德利(日本的一种装酒的壶)的壶嘴。

“呵呵,终于发现了?”同侪咧开嘴对着悠介笑着。

“嗯,那那个……是装酒的德利……”

“这里会根据客人的要求,把德利装进不同的温酒器里。比如今天这个温酒器,可是这里有名的色子,叫菊之助的。一般可请不出来,我都被他拒绝了很多次呢。今天可是拜托了少主,请了这里的奉行大人把人叫了出来,为老弟你献酒,咱也是沾光了,对了,被他温过的清酒会更加香甜可口,他的身子可是不可多得的名器呢!”

“果然又欠了人情债”悠介不禁扶额。

“菊之助,到这边来。”同侪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

少年默默地用双膝跪走到桌子中间,双手撑在前胸,半蹲着,将后庭极力地展示在客人面前。

本来应该是悠介给对方斟酒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手足无措起来。

“今天我来尽地主之谊吧。”

“真不好意思。”悠介起身鞠躬,双手捧起酒杯。

同侪双手调整好少年菊门的朝向,用力掰开了他的股瓣,用大拇指向他的会阴处戳去。

半蹲着的少年猛然一颤…酒液乖乖倒进了酒杯里,半分也没偏…一滴也没洒出来…“太神奇了……”悠介心里赞叹着。

“我开动了。”悠介举杯,“真是好酒啊,太感谢了!”

眼睛不由自主的瞥了过去,看见同侪又倒了一杯又一杯酒,少年的身体不停颤动着,浓稠的酒浆如同直接从菊门流出来的样子,配上那已经有些抬头的玉茎,那具绯红的身体实在是美艳淫靡啊……

酒宴继续着,酒液一直从埋入少年身体的德利流出,那么大的酒器,就埋在了少年后庭里,推杯换盏间,或挤或压,转动抽插,不知道有怎样地定力里,忍受住摄护腺(即:前列腺;日本江户时期说法)刺激,不让身体有一点偏差。仿佛有那么几个瞬间,悠介觉得少年的眉间微沉,眼中闪过了一丝泪光,口舌之间更溢出微弱的呻吟。只不过,他更认为这个叫这个菊之助的少年,感受到的应该不是痛苦,更多的,应该是甜蜜吧。因为……“这副身躯看上去如此绮丽,这声音煞是好听啊……”

“今天十分感谢老爷,菊之助侍奉得很开心。”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夜半时分酒宴终了,菊之助全身绯红,香汗淋漓,玉茎贴腹而立,埋在体内那尊德利上的纹路将后庭之花衬得更盛更艳。菊之助行礼之后,扶着桌子,身体摇摇晃晃地爬起来,看样子他定是站不住了,更遑论下地迈步离开。悠介有些心疼起来,欲伸手去扶。

“色子本来就是做这些寡廉鲜耻的事情,津汀君不要搞脏了自己的手……”同侪说着刻薄的话,抓住深埋在菊之助后庭的德利壶嘴,用力一拔。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这样,德利最圆润的地方就卡在了菊门那里,将周边的嫩肉褶皱几乎都撑平了。,。

“啊~哈~”菊之助全然没防备,高声悲鸣,便立刻捂住了嘴,将牙齿咬在手背上,只是泪水止不住了,“唔……”。

“把它弄出来,不准用手哦。像你这样,天天用尻穴侍奉男人的贱货来说不难吧!反正你应该早不是男人了吧……学女人一样用屄生孩子吧……哈哈哈!”说着恶心人的话,五根手指更用力的抓住菊之助玉茎下的金玉袋,用力磋磨着,不一会儿那儿便红肿起来……

“酒壮怂人胆吗?”悠介觉得同侪面目如此可憎起来,“他借给我接风的名义,托人将菊之助请出来,其实想的是报这个色子不给他面子的仇……这算什么事!”好像一桶油浇在了火上,“腾!”的一下悠介火气直冲脑门,“够了!太难看吧!”悠介吼了一嗓子,“滚滚滚!都滚出去!”大约是悠介很少喝酒,也极少和人动怒,同侪当他是酒气上头,起身拉开纸门,寻侍者要醒酒茶去了。

“如何了?”看着全身痛得痉挛的菊之助,悠介只觉得束手无策。

“老爷,请老爷行行好,把那盘子里的油抹在我那里吧……”“润滑…那里……吗”虽然同情菊之助,不过要用手沾着油去润滑一个男人的后庭,还是第一次,而且他怕手指上的茧弄疼对方,这莫名的小心翼翼,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还好菊之助体质异于常人,想来这样恶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稍微润滑,那德利便从他身体里挤了出来,这时的菊之助力气也用竭了,趴在料理桌上大张着菊门,这样下去也只有任恶人鱼肉的份了。

悠介见状,将身上的羽织脱下盖在了菊之助身上,索性装作酒醉,一把将菊之助抱在了怀里,看见同侪来了也不放手:“你啊,和那个男侍者,其实都在笑我是个乡下人吧,我就是啊,这么多年我连个游女都没抱过呢!”接着酒劲,他一把推开同侪,“今天我就好好见识见识江户的漂亮孩子……别和我抢哦!”同侪见他这副醉样也无可奈何,只能将雇好的牛车让给他,自己则叫了一辆人力车去吉原找相好的艺伎了。

玉树流光地狱变 第二章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