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aicx ♥

犹抱琵琶半遮面

犹抱琵琶半遮面 – 黑沼泽俱乐部

经历了这么多。它已经连眼都不想睁开了。
那就随它去吧。总比被定在路灯上好不少。
四周只有急促的呼吸声与快速奔跑的脚步声。
手臂的伤口因为钢钎被拔出开始出血。
大腿的伤口处血液已经凝固。虽然只是表层。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好累。好像一直躺着。
黑影抱着它来到一户偏僻的房屋。
咚咚咚。咚咚咚。没人开门。
黑影好像着急了。开始用脚踹门板。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开了。
露出一个略显苍老的中年人。
快快快。让我进去。
中年人让开道路。放黑影进屋。
能不能给它把手接上。

黑影将桌子上的物品一扫而净。
把人平躺在上面。
血还在慢慢的渗出。滴在发黄的桌面上。
怎么回事,阿祜,你又闯什么祸了。
没有没有,只是救人。它被钉在路灯上。
就御都二环旁边。
中年人在手臂处粗略的扫过几眼。
骨头应该断了。先去除碎掉的骨渣。
你去拿根蜡烛点上。再把水果刀拿来。
先弄掉伤口周围的鳞片。它还是改造人。
把水果刀放在蜡烛上灼烧。
火焰依旧热情的舔舐这刀刃。
这种热情似乎会拥抱一切。
滋滋滋,那是血液被蒸发的声音。
突然暴起。拼命挣扎。
桌子都随着它不停的颤抖。
阿祜!快来摁住它。
别动别动。这是在救你的胳膊。
眼睛充满了血丝。甚至覆盖了金色的瞳仁。
甚至口球都要被那锐利的尖牙咬碎。
再忍一下,最后一下。这样的话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最后涂白酒准备包扎的时候,那就像尸变一样。要不是腿上有伤,估计会跳起来。
我都想把自己电晕。。。
先在这睡一晚吧。明天晚上再回船上。
此时阿祜依旧还是用公主抱的手法将它转移到床上。
身上的血?以后再洗吧。
呜呜呜。呜呜呜。它拼命的摇头。
用怒气的眼神看着羊祜。
哦,对对对,把口球给它取下。
下颚出现酸痛。
你犯了什么大罪。居然被定在路灯上。
​故意杀人。纵火。
还真是不轻。明天跟我回去怎么样。
我刚才听见了,但是要去哪?
一艘废弃的轮船。上面还有很多收留的人。大多数都是走投无路。
​不会被发现么。
那边是废弃核电站。没人会去的。
你有名字吗?奴隶名字不算。
那就是没有了。
OK,那我就为你起一个新名字。
看样子应该比我小。
做我妹妹随我姓怎么样。
随你便。有一个哥哥也挺好。
嗯,我姓羊。那就叫羊徽瑜​怎么样。
挺好听的。我喜欢。​我以后就是羊徽瑜了。
​你先睡吧。才刚把你弄下来。
行吧,晚安。
​阿祜拿起手术时被刮下的鳞片。
​用针线穿起两片。做成一个简易的项链。
放在徽瑜的枕头旁。​
好困。我也一夜没睡呢。
现在就免了吧。新搬了一床被子。
在另一边独自睡去了。
​也许是跑了这么远。身体已经虚脱。
阿祜​躺下便进入了睡眠。
​医生在门口侧身偷听。
并没有听到想要的东西。
没有我当年的风采啊。这小伙子不行。
等它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
夜猫子。饿了没?外面桌子上应该有饭菜。我都闻到了。
你吃了吗。
没有,我不敢去。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呀。
徽瑜无奈的晃了晃两只手臂。
让它喂我该多尴尬
好吧,此时医生在茶几旁看着新闻。
你能不能把菜端进来慢慢吃。
一方面是我这腿。另一方面是太羞耻了。
你好奇怪。那行吧。
醒了啊。那有菜,嫌凉的话,自己去热。
不用了。热菜一时间也吃不下去。
端起盘子便向房间走去。
怎么,那小姑娘还害羞呢?
哈哈,阿祜笑了一声便把门关上了。
你和它什么关系?
阿祜夹菜便开始喂起来。
硬说关系的话,也没什么关系,它应该算我的长辈?
嗯。什么时候去船上?
后半夜吧。吃完饭先给你换身衣服。
​现在几点了?
三点多了。一定来得及,放心。
​好几天没吃东西的它,恨不得让阿祜直接倒在它嘴里。
我这腿怎么走?
就那么走呗,我背着你去。​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对我有点信心好嘛,我还是把你抱过来的呢。​张嘴。
啊,嗯。行吧。
盘子里的东西没了。好了,该去换衣服了。
诶,我还没吃饱呢。
没有了,阿祜耸耸肩。
真扫兴。
别灰心。看你如此关心我和它的份上,给你讲故事。它以前的传奇经历哦。
你知道十几年前年的黑死病大流行么。
不知道。我没有那会的记忆。
你经历过?
当然没有。我也是听说嘛。
黑死病像是火焰一般席卷很多城市。
而它呢,独自一人去曾经的故乡去挽救村民。
抬手。
袖子套入了羊徽瑜的胳膊。
然后?
在它来之前呢,官府的人也尝试医治瘟疫。但是呢,灾民总是流动。治好了这一波。传染了那一波。白白做了许多无用功。
它将药物都磨碎后装入用布做的小口袋。丢进水井里。
这个村落的瘟疫也就逐渐消退了。
但是呢,官差想要独占这份功绩。以好去弄些赏赐。
便以没有行医资格的罪名发配至此。
现在也只有做些给猫狗看病的勾当。
太惨了。
是挺惨的。没办法。
它叫什么你还没说呢?
它的名字是,相柳。
​哎,你又吃我豆腐。那天晚上在路灯上你没摸够吗。
​这种事情能有够吗。来吧。
怪不得你要给我换衣服。居心叵测,你的目的达到了。
​它的嘴唇已经接触到徽瑜的左胸。
你有没有乳汁呢。
便​开始吮吸它的咪咪。同时也没有让它另一侧乳房空闲。用手指肆无忌惮的挑衅它的右胸。
外面是相柳,徽瑜也不敢放荡呻吟。
只能要紧牙关默默忍受。
小穴好像要。好像要。
​尾巴却不由自主的要侵入自己的小穴。
啊~
见次情况羊祜赶紧​对着徽瑜的嘴唇亲了上去。。
舌头顶开了它的牙齿​。也可能是牙齿放舌头入侵。
双方的舌头互相​交织。缠绵。
​阿祜想要进去的时候发现尾巴已经捷足先登了。
你这个小淫娃。我不进来,你自己就开始了。
把尾巴拔出来,带出一丝淫水。
来,给你真正的。
​阳具进入了它的小穴。横冲直撞。
​尾巴也没闲着。悄摸摸的摸上了阿祜的后庭。慢慢的插进去。
让你也尝尝被人上的感觉。
什么,啊~
不许出声哦。这次是徽瑜主动亲上了阿祜。
两个人都被互相抽插着。
被人上的感觉也挺好。。
阿祜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自己也越战越勇。后庭中尾巴的搅动也越来越剧烈。
我要来了~​
徽瑜赶紧用嘴含住并吮吸。下面不能,上面能。尽情来吧。榨干你。
它的双颊有明显的鼓起​又马上消失。
都吞了下去。我吃饱了。哈哈哈。​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5 thoughts on “犹抱琵琶半遮面”

  1. 好人没好报其实是幽弥狂的事迹。。
    井里投药是喜来乐的计划。
    上船的底特律变人的情节。
    我就是一个它人剧情的搬运工。

  2. 之所以叫犹抱琵琶半遮面。
    翻译过来就是距离产生美嘛。
    相柳是共工的部下。有点像九头蛇。
    我实在是起名渣。各位可以把自己想要出现的名字留言。
    尽量不用古人名字了。万一给我一个侮辱古人的罪过。太羞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