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四章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机密货舱。

法因娜下意识地对这个地方有些抗拒,想要转身离开。但是却没法挪开视线,只能被迫地看向密码盘。

耳边有一个声音说道:密码,密码是什么。

密码?!法因娜听到这个声音,心头一惊,想要向声音的源头望去,却动不了身体。

“密码”这个词唤起了脑海深处不快的回忆,法因娜不由得想要反抗。

“你们拿了密码也没有用的!”法因娜脱口而出,却不知道在对谁说话。

尽管嘴上极力抗拒,但是自己的手却缓缓抬起,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尖对准了密码锁。

不……不行……停止……不要想!

尽管如此,大脑已经不可抑制地回想起密码了,越是拒绝记忆越是清晰。

密码一个接着一个在脑中浮现。每回忆起一个,手指就按下一个密码1……0……1……6……2……0…………7……2……1停下,快停下!快停下啊!

无论意志如何抗拒,身体依然顺从,十位密码一个个输入了密码锁。

“呲”两侧的气密阀喷出了密封用的氮气,舱体在法因娜眼前慢慢打开。

逃生舱里静静地躺着一个裸体女子。

诶?这是?法因娜感到一片混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机密货物,竟然是一个女人?

法因娜惊叫出声“不!这是什么?怎么会?”满脑子的疑惑在脑海炸开,这一幕对她来说太过震撼。法因娜说不出话来……而怪异的现象远未停止,反倒一件接着一件。

裸体女子的下体涌出大量的黑色液体,顺着大腿留下,泼洒在逃生舱的地面上。

法因娜惊疑地后退躲避地上蔓延的液体。

黑色的液体从女子的身体里溢出来逆流而上,包裹起女子的身体,变成一个黑色光滑的人形,只有脸部的轮廓隐隐能看出法因娜的外貌。

“这……这是什么东西?”法因娜不停后退,本能的恐惧让脊背发凉,面对这种超乎常识的事物,再坚定的人都无法保持冷静。

黑色的人形动了,仿佛大梦初醒的人类,它缓缓立起身,伸出了她光滑的手,慢慢接近法因娜。

“不……不……”法因娜惊恐地喃喃道,心跳加快到了极点,全身的血液都要冻结,不经意间汗水已经打湿了后背。但是法因娜快速地反应了过来,无论遇到什么超出常识的异常情况,一位舰长该做的事情还是确定的。

法因娜用力拍向墙面通讯器喊道:“保卫室!呼叫保卫室!”但是通讯频道里只有空洞的杂音,仿佛整艘舰船只有她与面前的怪物了。

黑色的胶质人形离法因娜越来越近,她黑亮手慢慢伸向法因娜的胸部,把法因娜逼入了墙角。她表面的反光映出法因娜的面庞,欺身贴向法因娜。

“离我远点!滚开!”法因娜大吼一声,一把推向黑色人形的胸口。

冰凉光滑的触感一触即逝,黑色的胶质仿佛溶解一般向四周散开,仿佛一层黑色的胶衣突然解开露出了内部柔软的肌肤。

这是……一瞬间,刚才还如同无机质怪物的黑色人形再度变回了赤裸的女体,与刚才不同,高大健美的身形,优雅的体态仿佛女神一般性感的身姿。如同刻意创造的性欲化身把法因娜逼向了墙角。

法因娜却看到了更加令她混乱的一幕,这个女人竟然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容貌。那张与法因娜完全相同的面庞,更是淫魅异常,双眼之中充满了色欲的火焰。

完全不像之前人偶似的模样,反而充满了灵气,看得法因娜心头一颤。

更为可怕的是这高自己半个头的女人,两腿之间挺着一根硕大的,野兽一般的粗壮肉棒。

就在法因娜惊慌失神的刹那,美艳的女郎把法因娜紧紧压向舱壁,温热柔软的触感袭来,炙热的嘴唇吻住法因娜的脖颈。

“不……不要……”感觉到脖子上湿热的吮吸,法因娜如同少女一般慌乱。

法因娜无力地摇了摇头,伸手想要在一次推开她,指尖却陷入了她柔软的乳肉,陷入了她丰满的胸部。光滑细腻的触感与富有弹性的肌肤。

“不,不要!”她羞红了脸想要把手抽出来,但对方的肉体越逼越紧,炙热的肉棒,溢出的粘液都在一步步压向墙角的法因娜,此时的人妻舰长反倒像是怀春的少女欲拒还休。

“你……你这怪物……啊!”法因娜只觉得小腹一烫,身体一颤一股爱液喷洒了出来,沾湿了两腿间。她低头看去才发现那粗大的肉棒戳到了她的小腹。

明明隔着衣服,这根马屌一般的肉棒却把炙热传入了她的身体,仅仅是轻轻一触,就让她的子宫剧烈地瘙痒了起来。性欲的信号从小腹直冲她的脊髓,仿佛一道电流传遍了她的身体,发软的双腿以内八的姿势才勉强站住。

“雌性本能”法因娜想到,她第一次如此剧烈地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明明面前的是一个有着自己容貌的怪物,同样的有着女性的性征,有着丰满柔软的乳房,有着浑圆挺翘的臀部,甚至和自己一样的脸庞。但是却散发出强烈的情欲信号,征服的信号。

这怎么可能……法因

娜想要叫骂,喊出的却是欲拒还迎的“不……不要……”

麻痹的大脑甚至无暇思考眼前的双性女究竟是什么东西,新的一轮刺激又来了。

一双有力的手,正摸向她的双腿。顺着她两腿的丝袜一路向上,掀起她制服的窄裙,握住了她的大腿。

法因娜仅仅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便分开了双腿,被她硬生生抬了起来。

掀起的制服大开的双腿,暴露出飢渴湿润的下体。硕大黏腻的肉棒一颤一颤,挺动着对准了法因娜的最后防线。

“不……不要……”法因娜感觉她要“吃掉”自己了,大声叫喊起来,拼命想逃离她的侵犯。但是尽管如此,也只是毫无作用地扭腰而已。肉棒一寸又一寸的靠近,被这样粗大的肉棒插入会带来什么样的感受,脑中已经停止不了想象。

会输的吧?会死的吧?会永生难忘的吧?如果插进去的话,自我都会消失的吧?永远都回不去了吧?会变成母猪的吧?会被征服的吧?再也无法维持自己了吧?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再也当不了舰长了吧?

法因娜的双眼快速地抽动着,头脑里的理智已经到了极限。

突然间的一挺腰,然后,一片漆黑。

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如同泡影一般消失了,所剩的只有空虚。

“又做了……那种……梦吗?”醒来的瞬间,所有的紧张都如同雾气一般消失不见,只剩下心中莫名的遗憾。

货舱、密码、女人、性……梦境中的意向在脑中回荡但是很快便散去了,无论怎么回想也只有身体里戛然而止的失落感。法因娜看向床头的面板,舰内时间03:24。夜还长着,可是她已经睡不着了,索性她掀开了毯子。

睡前特意把舱内循环机设置为了“除湿”,但是醒来之后两腿之间依然一片黏腻,这让她有些厌恶自己。

法因娜看向指尖的粘液,在睡梦中无意识地手淫似乎已经成为了习惯。娜塔莎安排打扫的时候又要调笑她了。法因娜摇了摇头抛开羞耻的念头,起身下床。

赤裸的法因娜走到梳洗台前沾湿毛巾,擦去大腿内侧的不适。粗燥的军用毛巾刮擦着大腿内侧的嫩肉,长期潮湿的肌肤微微红肿,带来些许刺痛,她皱了皱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淫乱了……她并不习惯裸睡,只是自己的身体已经难以忍受衣物的束缚,镜中的自己肉体异常的……丰满?法因娜摇了摇头否定自己,不……这只是胖了而已。镜中双眼带着一层淡淡的黑眼圈,显示着出主人纵欲过度的萎靡。而眉宇之间舰长的英气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颓废。

梳洗台一旁的照片,是与家人的合影,是因为与丈夫长期分隔造成的吗?还是太空中幽闭的生活造成的?法因娜读过的心理学资料中提到过,长期的太空生活可能会产生种种精神与肉体上的异常,而女性淫狂也是其中之一。自己会变成那样吗?她记不起在哪里看过了,一位女性军官在船舰中放浪形骸的模样,贪婪地吮吸着下属的肉棒,不知羞耻地诱惑众人加入侵犯她的行列。

想到这里法因娜的乳头又硬了起来,她皱了皱眉,急忙打断自己的思绪。还是换上朴素一点的内衣吧,再怎么不舒服也不能真空上阵,要是又凸点就尴尬了。

法因娜想起之前在走廊内的窘态又一阵脸红,急忙拉开收纳柜翻找自己的内衣。

但她却拿起了一件黑色的薄纱半透明前扣式文胸,如此性感得有些淫荡的款式是她以前从来不会考虑的,但是此时她却认识不到任何的矛盾,只觉得半透明的镂空十分漂亮特别衬她乳肉的肤色。

法因娜背上肩带,费力地把拉上两个罩杯。胸部似乎又变大了一些,更难塞进聚拢型的胸衣里。

“啊……怎么……这么紧……”法因娜用力地把两边的搭扣拉近,乳头被挤压的刺激让她不由得娇叫。

扩张的乳晕和挺立乳头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反而在这刺激下越是勃起。薄薄的半透明材质根本遮不住,若隐若现显得更加淫荡。

“啊……唔……噫!”突然一丝丝的刺痛从乳头传来,一阵温暖细密的放松感从双乳袭来,让她不由得发出了喘息。随着湿热的感觉包围了胸前,薄纱的黑色快速变深,而贴着肌肤的部分却变得更加透明。

法因娜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感觉,虽然她已经快要忘记了,这泌乳的感受。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肿胀的乳房竟然开始泌乳了。这样诡异的变化让她又羞耻又难堪。

“我……到底怎么了?”法因娜只好解开自己的文胸,对着梳洗台按压自己的乳房,好把乳汁挤出一些。

哺乳期的记忆涌上心头,自己也是一双儿女的母亲了。与记忆中不同的是,此时她的胸部反而更大了一些。法因娜两手勉强环抱住胸部的乳肉,从乳根处一点一点往前按摩,有节奏地挤出积蓄的乳汁。

“唔……”她咬紧了嘴唇,忍住喉头的闷哼,记忆中挤奶是这么舒服的事吗?

自己的胸部有这么敏感吗?梳洗台的梳妆镜里,自己披着一头乱发,皱着眉头咬牙按摩着自己的乳房。狼狈么?并不,一抹潮红显得她娇媚动人,而微微眯起的如丝双眸,更是泄露了她羞于承认的愉悦。镜中的法因娜反而带着一股哀羞的风情,再加上上身散乱敞开的文胸仿佛一位沦落风尘的少妇。

法因娜抽出纸巾,小心地擦干净乳汁,才能勉强扣好胸衣。法因娜又偷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心虚穿上制服……薄薄的制服已经不适合她如今的身材,紧绷的感觉勒得双乳又是一阵快感。

“啊……”法因娜忍不住叹息,乳晕传来的酥麻刺激让她有些魂不守舍,眼神迷离继续着装。

“走……走吧……”法因娜对着镜中的自己说道,拖着发软的双腿走出个人舱。

现在时间尚早,餐厅应该没什么人吧。想起自己的精液早餐,法因娜飢渴地舔了舔嘴唇。“舰长,到了巡视的时间哦”娜塔莎提醒道。

“嗯……啊……”乳头传来的酥麻刺激让法因娜有些魂不守舍,眼神迷离地回应着娜塔莎,“走……走吧……”法因娜感觉腿有些发软。在简单的精液早餐之后,新的困扰缠上了法因娜。经由上次的失控之后,法因娜对于这份早餐格外期待。早早地做好了自慰的准备。

但想象中的剧烈高潮却没有如期而至,尽管是凌晨餐厅的无人时段,可不管法因娜如何放纵自己,都没法达到那般体验。相反的,精液的腥臭滋味带了无穷无尽的性欲,怎么也没法满足。那丰满的乳房更是又涨又痒,勃起的乳头没有片刻消停不断摩擦着衣物,丰满的乳肉在性欲刺激下不停地泌乳,仅仅不到半天又进入了涨奶状态。

被勒紧的双乳让法因娜整个上午都如履薄冰,脸色不自然地潮红着。精神也深陷性欲的泥沼恍惚游移,无法集中注意。如果要给这种状态起个名字的话……“醉精”?这个想法让法因娜一阵羞耻,急忙摇头驱散自己的胡思乱想。

胸部似乎还不断地发涨,又开始涨奶了,但是现在依然是工作时间,视察还没有完成。

一路上法因娜总是产生错觉,好像自己的乳房在不停地涨大,让她一遍又一遍地低头确认。她的双手意识地抱胸,护在胸前,想要掩盖自己这对令她羞耻的巨乳,又忍不住想要挤压揉捏它们,好消解乳肉中的瘙痒与飢渴。

一整个上午,乳房里热的厉害,好像什么东西在乳房里四处流窜,乳头也敏感异常,和衣物的摩擦让法因娜每一步都感受到过电一般的刺激,而有时勃起的肥大乳头又摩擦到胸罩的花边,让法因娜不得不偷偷调整自己乳头的位置。

乳房持续刺激让法因娜的性欲无法平息,虽然不至于影响工作,但是既无法满足又无法平息,不上不下的感受让法因娜烦躁不安几近发狂。法因娜几次尝试振奋精神不成,只能俯下身去在舰桥操作台上趴一会也好。

但是这一趴下去,双乳压在操纵台的边缘,一阵舒畅解痒的快感的传来,法因娜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她急忙掩口,左右看看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常,这才松了一口气。惊惶之后就是欣喜,法因娜不由得意,自己发现了一个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偷安慰自己的妙招。

法因娜舔着嘴唇,装作不在意,小心地把自己的那对巨乳对准了操纵台的边缘,让自己最敏感的乳头和乳晕对准了操纵台的转角,然后一点点地把自己的体重压上去。

“唔~”又是一声叹息,法因娜惬意地眯起了双眼。这对淫荡又敏感的巨乳,自己终于找到了惩罚它们的好办法。仅仅是这样的挤压和摩擦,当然不如尽情的揉捏,可是这样简单粗暴的刺激,能够有效地止痒。

而在肉体的层面之外,自己竟然在舰桥上偷偷做出这般行径更是让法因娜感到异常的兴奋。自己这种行为连用桌角自慰都算不上吧,但是又如此的变态和下流,如同蹭痒的母猪一般又滑稽又卑猥,要是被舰员发现舰长竟然在用操纵台摩擦她瘙痒的乳头……想一想都让她羞耻得发疯。

就在法因娜伸懒腰一般一次次把自己的双乳压向操作台,变故却发生了。随着乳头再一次被挤压,一阵突然的快感传来,一股涓流钻过了她敏感的乳腺和乳孔,强烈的快感让法因娜牙根发酸,倒抽一口冷气。

刹那间,温暖的湿热感从胸口传来,溢满了舰长制服的胸口。回过神来的法因娜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这样挤压自己的胸部,挤出乳汁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怎么办,法因娜再次抬起头左右张望,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又低下头去,自己的乳汁已经浸湿了内衣,沾湿舰内制服更是紧紧贴住了肌肤,甚至能够隐约看到乳肉的肤色和内衣的黑色。乳汁的湿迹却没有停下,还在丝丝外溢缓缓扩大-“唔……”法因娜发出无声的哀嚎,懊恼地看着自己发涨的胸部,性欲的刺痛折磨让下身不断的流出淫液。www.kmwx.net

这可怎么办,左右都是忙碌的舰员,法因娜一边费力地隐藏胸口的状况,一边继续在舰长的宝座上惶惶不安如坐针毡。

随着法因娜的尴尬和拖延,状况并没有转好。相反的,乳汁和汗水混合之后,在燥热的身体蒸腾之下,发出刺鼻的奶骚味。以洁净有序闻名的法因娜舰长竟然散发出这种味道,让她更加心焦。就连哺乳期的自己也是以整洁优雅的面貌示人,而在距离孩子十万八千了的太空之中,自己却散发出如此下流,如此污秽,如此淫乱的味道。

而这又能怪谁呢?这当然不是护理的问题,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的欲求不满的雌性肉体,与上了年纪错乱的荷尔蒙。没错,护理那令人上瘾的快感并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自己上了年纪内分泌失调罢了。

内心虽然对自己沉溺护理导致身体变化而自责,但是身体对护理快感的上瘾感觉又让她无法拒绝,再加上暗示中对于“护理”的绝对肯定,法因娜此时脑子正处于矛盾的懊恼之中。

那现在又该怎么办呢?别人会不会闻这味道发觉自己的异状呢?

一闪而过的兴奋冲动又让法因娜陷入了深深的负罪感:我怎么会产生这么淫荡的想法,亏我还是一位孩子的母亲。

法因娜的精神越是焦躁,身体就越是淫荡,无处宣泄的压力都在向着性欲的出口乱钻,而越是如此精神的烦躁就愈加猛烈愈加痛苦。洗脑的后遗症逐渐浮现,思维的死循环把法因娜逼向绝境。

法因娜的胸部更涨了,乳汁和淫液彙聚到了一起,在丝袜上流下深色的痕迹。

“呼……呼……”法因娜的喉头发出粗重的喘息,现在……啊……都弄髒了……制服髒了……丝袜都弄髒了……我……法因娜神经质地不断擦拭着手上的湿渍,可只是把深色湿迹涂抹得更大而已。

“舰长?怎么了?”一旁的一位中士问道。

一瞬之间,法因娜如同过电一般,快速地抬起了头。

终于,还是要被人发现了吗?还是要在这里身败名裂了吗?

法因娜缓缓地转过头,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没有潮红,没有痛苦,没有焦躁,只是如冰一般的平静和冷漠-在这一瞬间法因娜用惊人的意志克制住了所有的压力,以一个冰冷静默的舰长姿态掩盖了所有的自我。

“没什么”法因娜简短地回绝之后,立刻抿紧了嘴唇,没有再说一句的意思。

她微微侧身掩盖胸口的痕迹,收紧双腿遮挡住丝袜上的水迹,努力使身体的姿势更自然,甚至向前坐了半个椅子,好让他远离自己身上的气味。

这个冷淡的回绝却没有让中士却步,相反的他走近一步关切地想要问些什么,是他发现了异常吗?是他看穿了法因娜的伪装吗?是法因娜的过度冷漠让他察觉到了不对劲吗?

但是法因娜已经到了绝境了,她甚至不认为自己能够撑到下一句话。她的嘴角微微抽动,意志维持的假面到了崩溃的边缘。

“没事,请回到你的岗位上去”娜塔莎的声音如同天籁从身后传来。

是她,法因娜的副官,娜塔莎从一旁走了出来,一句话就赶走了中士,拉起法因娜的手就往外走。有了娜塔莎在前的遮挡,法因娜急忙抓住机会,紧紧跟在

娜塔莎的身后,走出了舰桥。

“啊——”法因娜撕开了自己的上衣,拽开内衣的搭扣,暴露出自己沾满乳汁的胸部、异常肥大的乳头,疯狂地揉搓掐弄,尽情地在这对可恶的奶子上留下粗暴的指印。终于,终于到了能释放自己的地方,虽然这只是一间关上门的厕所,但也足以让她好好发泄一番了。娜塔莎迫不及待地拉开了一步裙的搭扣,准备下一步行动。

“咳咳”娜塔莎俏皮地轻咳了一声。

“嗯……”法因娜止住了动作,面色窘迫地看向娜塔莎,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的身体……越来越奇怪了……”

娜塔莎露出了理解的笑意:“当然”她拉开军服的领子,露出了半透明紧身衣。黑色的胶质紧身衣内部已经被乳汁染成了一片乳白,紧紧绷住的乳房和臀部也强行限制在紧身衣束缚之中,白色的液体随着她身体的挤压流动着,顺着身体曲线在紧身衣之间反复回流,显得淫靡而迷幻。

这是部队派发的气密式紧身衣,让穿戴者可以在突如其来的真空状态下存活。

不过由于完全不透气和过高的弹性并不受士兵的喜爱。

不过娜塔莎竟然用它的高弹力隐藏身体的变化,让法因娜也感叹的确是个好主意。

“你……你怎么……”看到娜塔莎很适应身体变化,法因娜有些羨慕,自己的身体很不自在。“娜塔莎……你……”看着娜塔莎泛着高光的光滑身体反而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脸上发烫犹豫了半天也没把话说出口“怎么了,我的舰长?”娜塔莎笑着伸手握住了法因娜。

这轻轻一触,让法因娜身子一颤,心髒一阵乱跳。她呆呆地望着娜塔莎,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她蠕动着嘴唇吞吞吐吐地说出:“你……好美……”这是子宫抽搐的感觉,触电的感觉,一见钟情的感觉。

“啊,舰长,你是说这个吗?”娜塔莎微笑着拉开了紧身衣的速封拉链,一对仅次于法因娜的巨乳弹了出来,一时间乳香四溢乳汁四溅。娜塔莎欺身压了上去,四乳相对挤压在一起,触手可及都是黏滑柔腻。

“啊~”乳头相互摩擦的刺激让法因娜立刻没了力气,再加上双乳柔滑挤压带来的舒适快感,让她只能痴痴地淫叫任由娜塔莎摆布。

她搂住法因娜的腰在耳边廝磨道“舰长,你也很美。”

“啊……是……是吗?”法因娜耳边一痒,这话诱得她粉面培红心花怒放。

同性的陌生刺激让她像是初尝人事的少女,又兴奋又迷恋。法因娜舔了舔唇边的乳汁,也许……值得尝试一下。她低头与自己的副官拥吻在一起。

“啊,终于,我们到了。”娜塔莎亲昵地搂着法因娜的腰,走入了“护理室”。

“喔,我也等不及了”法因娜笑着点了点头。在有了娜塔莎的陪伴之后,巡视时间变得舒适多了,每当积累了性欲,娜塔莎都会用刺激又隐秘的手段帮自己偷偷发泄出来。而自己欲求不满的身体,也从不断发情变成了快感连连。

娜塔莎似乎比法因娜自己更加了解她的身体,总是能发现自己的性欲,一眼看穿自己的欲望。她总是能够想出新鲜又有趣的特别玩法,拿出特别的小玩具,或仅仅用手指就让法因娜不能自已。两人的关系也愈加亲密愈加依赖。

“喔,这是?”娜塔莎注意到护理装置的扶手上多了个带着联邦标记的密码键盘。

“这个是……”法因娜疑惑地看着键盘,眼皮微微跳动,勾起了什么模糊的记忆-“这艘舰上没什么密码是舰长不知道的,不是吗?”娜塔莎一拍法因娜的臀部,把她推向键盘。

“我……我……尝试一下?”法因娜被推上前,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的心里已经有预感了。像是在梦里重复了无数遍,手指仅仅是对准了键盘就下意识地按下了1。

不对,这不对,法因娜触电似地缩回了手,护理装置不可能用那个密码。像是要掩盖什么的地,她急忙删掉了刚输入的数字,一个一个地尝试,从舰上最基本的安保密码开始。

不过这个密码锁的反应时间有些慢,输入的密码要过一两秒才显示密码错误。

只剩下一个密码没有尝试了,脑中已经重复了无数遍,手指迫不及待地想要顺应条件反射。

“快点啊,我的舰长,别错过了护理的时间”娜塔莎又搂住了法因娜,在她的耳边说道-“我……我……”不可能是那个密码的,没道理的,不可以的,这是陷阱!

脑中的警报跳了又跳,但是手指已经在娜塔莎的怂恿下伸向了键盘。

101620721手机飞快地完成了输入,两秒之后护理装置上的锁打开了。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开始吧”

不等法因娜思考为什么密码会相同,娜塔莎就把她推向了护理椅,这一切仿佛昨天刚发生过。

随着电极搭上额头,一支小小的针管刺入手臂。随着轻微的刺痛,法因娜长出一口气。

眼罩遮住法因娜的双眼,让她沉入舒适温暖的黑暗,每天的护理时间是她少有的宁静。

轻微的电流刺激着额头,传来舒适的震动,胀痛大脑逐渐麻痹,烦恼和焦虑都在逐渐远去。

她身为一个女人承担舰长的职责并不容易,与舰员的相处更是如履薄冰,仅仅是在舰员的面前吃早餐,就让法因娜备受煎熬。

电流从敏感的脚底钻过全身,法因娜微微一颤,药液正在逐渐生效,烦躁不安的身体正在平静,神经的敏感逐渐濒临极限,身体的烦躁正在被舒适的刺激代替。法因娜舒适地陷入座椅吐出肺里残余的空气,她精干的双眸失去了神彩,惬意地眯起,扩散的瞳孔里闪起性欲光芒。

没错,作为舰长的权利,享受一份营养美味的精液早餐是少不了的。仅仅是想到这美味,法因娜就痴痴地溢出了一丝唾沫,每一次享用都会让她高潮甚至失禁。

但是,为了避免舰员不必要的误会和偏见,自己享用美餐时的痴态可不能让他们注意到。可出于舰长的义务……或者说法因娜作为舰长的坚持,她必须在公共餐厅里享用,毕竟和下属同甘共苦才能鼓舞士气,这也是她一直坚持的。这之间的矛盾,让她……侧乳舒服的电击又来了,原本就硕大浑圆的美乳自发地胀大颤抖,内部敏感的乳肉传来了一浪有一浪的酥麻快感,如同敏感的乳腺直接受到了按摩,立起的乳头溢出了丝丝乳汁。

法因娜的眼皮微微跳动,刚才……刚才想到哪里了?法因娜回想被快感打断的思绪:对,因为我无法放弃公开饮精的暴露快感,所以才会这么困扰的。

两道紫红色的激光刺入了法因娜的瞳孔深处,快速地闪烁着,把大量的信息直接烙印在视网膜上,刻录在大脑皮层里,原本这是让人反胃的折磨在身体熟悉后都成了甜美刺痛的被虐快感。

我……我是暴露狂吗?是喜欢公开饮精公开高潮公开失禁的暴露狂?这个想法如此突兀又如此自然,像是突然揭开了意识的幕布,倒错的常识反推出了合理的结论。

啊,脑子,又来了,脑子又要被弄乱了。大脑直接被折磨可能是被虐的最高享受。法因娜大口地喘息着,畅饮这令她陶醉的痛苦。

<<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三章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2 thoughts on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四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